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行人匆匆在街上闪过,封城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不去注意那个废弃的地方,就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要说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封城比以前更加和谐,封城的人,也不是口口声声,把神挂在嘴边了。

    平静的日子是让不少人平静下来,可是那天那惊颤的一幕,谁也不能忘记,上百只魔兽一同在光殿晋升,将光殿摧毁,差点连封城都保不住,幸好最后魔兽都离开了,不然,现在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封云亭看着君慕倾行走的方向,眼睛里面涌出一抹笑容,他还以为姑娘要去什么地方,原来是要去封城外的黑市。

    “君姑娘,我可以问一下,当天,你是如何号令魔兽的吗?”封云亭将声音压低,这么几天下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魔兽,怎么会听人类的号令,而且这个人不是召唤师,更加不是驯兽师,而且,那天,那么多魔兽一起晋升,又是一大奇迹,她好像都是在创造一切不可能的事情。

    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封云亭,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开口,“不知道。”这里毕竟是他们家的地盘,在人家的地盘闹事,总要有个交代,上次去见封璨,因为时间太赶,就没有好好将说什么话,现在既然封云亭问起,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封云亭微微一愣,不知道?这怎么可能!她在号令魔兽,怎么会不知道!

    见封云亭质疑的神情,君慕倾心里一丝怒意冒出来,她没有必要说假话,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他们了,这个世界上,只怕也只有一个人,对她说过的话从不质疑,她说什么,他就会相信什么。

    君慕倾甩掉心里的想法,恢复一如既往的淡然。

    封云亭见君慕倾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烦,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要是君姑娘有必要隐瞒自己,怎么还会回答她,只不过他还是很好奇,一个人类,怎么能够号令魔兽。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君战天好奇地看着周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好热闹的样子,看到这些人来人往,眼前又浮现出巫落村的情景,瘦小的身体露出一丝杀气。

    “战天!”君慕倾低头冷冷地叫道,他又想起巫落村的事情了,那么浓郁的杀气。

    君战天低下头,他已经很努力不去想,只是,那一幕幕就会自己显露眼前,他没有办法不想。

    “进去看看。”君慕倾叹口气,柔声说道,一个小孩子,见证自己父母死亡,族人死亡,能像战天这样的,的确已经不容易,只是要报仇,仅仅恨是没用,实力说明一切。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收这么一个徒弟,五岁的孩子想要报仇,那至少也要等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那个时候,她不敢保证,光明圣殿,还存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她能保证的,就是将仇人送到他的面前,让他亲自动手。

    听到柔和的声音,君战天眼前一片朦胧,他目光坚定地看着君慕倾,“师父,战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他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封云亭疑惑地看着这一来一往,怎么回事,君姑娘出去了一趟,怎么会多了一个徒弟,还有刚才,那么浓郁的杀气,不是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而是这个小孩,他……

    “好,进去。”君慕倾指了指旁边的服装店,露出一个笑容,负身往里面走去。

    霸嚣原本想去牵着君战天,想了想,他应该独立,在他亲人被杀的的那一刻,就代表了,这一生,不平静,而他从拜主人为师的那一刻,也就注定,这一生,不会平凡,过分的宠溺,只会害了他。

    闪电走在最后面,叹了叹气,一个小屁孩身上散发出那么浓郁的杀气,很让人注意的,光殿的人要是知道,巫族的人不但活着,还让主人带着身边,那以后的风波就会更大。

    怕吗?不,它已经不是以前的闪电,不管多大的风波,它都会跟跟随在主人的身边保护主人。

    封云亭本来想问君慕倾,为什么要先去服装店,想了想,她身边还有个徒弟,一身泥垢,很难让人不注意到他,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君慕倾也会关心人,一直以为,君慕倾都是冷冰冰的,不管是对待师父,还是陌生人,都是一样。

    不了解君慕倾的人,都以为她是冷冰冷的,什么事情,都不会去注意,就算是至亲的人,她也会冷淡处理的所有应该处理的事情,其实她不是这样的,那些对她好的人,她一样会对他们好,只是她从来不表达出来,只会默默的做。

    走到服装店里面,君慕倾随意环视了一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对君战天说道,“选你喜欢的衣服,喜欢什么就拿,你们两个要是有喜欢的,也可以拿。”君慕倾微微笑道,有人这么说过,她当然不会客气。

    只是没想过,他的,还挺会做生意的,连封城都有他们的店,不过这也好。

    “真的?”闪电狐疑看着君慕倾,主人什么时候这么好……啊呸,罪过罪过,主人一直都这么好,一直都是。

    店里的人看到有生意来了,赶紧倒茶端水,脸上堆满了笑容,静静站在一旁,等待指示。

    “你不要也可以别选。”君慕倾随意端起杯子,眼角余光看了一样静静站在身后的人,寒傲辰教出来的人,还真是不一样,哪个店里的人看到有贵客上门,不是赶紧拉生意,他们倒好,站在这里,静静等待他们的决定。

    封云亭看了看店里,轻轻笑道说,“君姑娘,这家店的老板,我认识,你们喜欢什么都可以随便挑,我出面,会算便宜一点。”这里是墨家的店,墨傲邪也算是他的朋友之一,这家店可不只是服装那么简单。

    这里一共有三楼,在平常人眼里,这只是一家在简单不过的服装店,也只有内幕人知道,这里有各种神奇,还有武器,甚至还有上等的矿石。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用客气!”闪电拍了拍霸嚣的肩膀,大步往里面走去,走到里面,他不得不惊叹,这里真的很宽,就连衣服也有各种各样的,看的眼都花了。

    “你可以吗?”霸嚣低头看着君战天,他知道选吗?

    君战天摇摇头,这些东西,他从来就没有选过,以前都是娘亲给做,他穿就好了。

    “潇,你去选你喜欢的,我帮他就好。”君慕倾淡淡地说道,看来五岁的孩子,真的什么都要学。

    霸嚣迟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然后才点点头,往里面走去,看到那应接不暇的衣服,冰冷的神情,也开始转化柔软,君慕倾慢慢起身,看了君战天一眼,往里面走去,走了一圈之后,她才发现,这里没有小孩子的衣服。

    “老板,这里没有他的衣服吗?”君慕倾淡淡问道,要是没有,那要怎么出去,就算他这一身洗洗还能穿,总不能穿这一件吧?

    站在一旁待命的人,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笑呵呵地说道,“有是有,只不过小孩子的衣服,都有自己娘亲做,就算小店有一些,只是价格比较贵而已。”他们都是小孩子,能给的起钱吗?不过好像有封城少主在。

    “去看看。”君慕倾没有理会那么多,贵?先拿几件,其余的到了阴月城再买,皇城墨家可不是说说而已,连封城都有生意,阴月城那么繁华的地方怎么会没有。

    店主带着君慕倾往一个角落走去,映入眼帘的,就是店家所说比较贵的衣服。

    “姑娘,这些衣服,你们要是要,算便宜一点给你们。”店家笑呵呵地说道,没有半点不舍得。

    “战天,那你就去拿自己喜欢的。”君慕倾低头说道,这些衣服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将就。

    君战天点点头,往自己喜欢的那件走去,看了看,又放下来,瘦小的身影在衣服间穿来穿去,都没有找到一件满意的,君慕倾叹口气,摇摇头走过去,路过之处,衣服都会少那么一两件,等走到君战天身边的时候,她手上堆着的,都是衣服。

    “这些哪些不喜欢,那些喜欢,你自己分好。”看来真的要找个人教他才行,霸嚣不行,她不怎么会,闪电就更别说,一时间要找这么个人,还真是不容易。

    君战天点点头,伸手去拿君慕倾手上的衣服,最后他只挑了三四件,其它的都一一放下了。

    站在一旁的店主,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他还以为遇到了两个小孩子,很容易哄骗,没想到,他们的眼力劲,一个比一个好,拿的都是这些衣服里面,最好最贵的。

    “挑好了?”君慕倾看着君战天轻声问道。

    战天点点头,站到一旁。

    “那好。”君慕倾转身看着还在使劲擦汗的殿主,“把这些包起来。”现在就心疼了?等会他会更加心疼。

    主恭敬的说道。

    “这里除了衣服,还有什么?”君慕倾淡淡问道,目光扫视着周围,好像除了那些衣服,就没有看到什么其它东西了。

    “二楼是有矿石,三楼有神器。”店主简单介绍,看出来这两个人就不是封城的人,因为封城的人,都知道这些,他们也不会问。

    君慕倾点点头,转身我往二楼走去,矿石,神器,用卖衣服做幌子吗?样子也不像。

    君战天见君慕倾往二楼走去,也赶紧跟上去,听到身后动静,她才慢慢转身,就看到君战天急急忙忙跑来。

    “你在这里把衣服换了,顺便找带我们来的那位大哥哥,让他用水元素帮你洗洗头。”说完,君慕倾就往上面走去,而君战天也停下了脚步,拿过殿主手上的一件衣服,就往外走去。

    君战天拿着衣服,走到封云亭面前,仰着头,“大哥哥,师父说,让你用水元素帮我洗头。”即便是年纪小,君战天还是知道什么是水元素,六种元素他也学过一点。

    封云亭低头对上君战天的眸子,囧囧地说道,第一次知道,水元素还可以这么用。

    “谢谢大哥哥。”君战天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就那样看去,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小正太。

    君慕倾慢慢走上二楼,快速扫视了一下,看到这些矿石,没有太大的反应,这些她都已经有了,没有迟疑,她往第三楼走去,才走到上面,一股气息扑面而来,她停下了步伐。

    “姑娘,神器只有几件,因为炼器冢就在樱地附近,大家想买神器,都会去樱地店铺。”店主仔细的解释,也在转着弯告诉君慕倾,要是想买神器,就要去炼器冢,这里的神器,只是一些放在这里吸引人的。

    君慕倾撇了撇嘴,这也叫只有几件,这么大个地方,都是神器,不过寒傲辰开一家这样的店铺在封城,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来开店的,她更加相信,他是派人监视光殿。

    “这家店只有你一个人吗?”这么大的店铺,只有一个人收着?

    “还有几个人回皇城了。”店主婉转地说道,会皇城有很多事情,他不相信眼前的人会猜到。

    “我知道了。”君慕倾淡漠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回皇城了?应该是去告诉墨傲邪光殿的事情,听说那家伙闭关了,也不知道出来了没有。

    店主看着那一双似笑非笑地看着,心里微微一愣,他总感觉那一双眼睛看穿了什么,她不是前几天光明圣殿找麻烦的人吗?她到底是什么人?今天出现在这里,又是什么目的?

    回到楼下,在挑选的三个人,已经站成了一排,君战天把一切整理干净以后,换上干净衣服,把头发也输整齐,脸擦干净,还挺好看的。

    “姑娘,你看,这件衣服挺适合你。”闪电赶紧从身后拿出一件衣服,放到君慕倾面前,比对了一下,然后满意的点点头,挺适合住人的,不错不错,他的眼光还真不错。

    看着火红的衣服,君慕倾淡漠地接过,店主赶紧走到柜台面前,笑呵呵的盘算。

    “君姑娘,今天就算我的。”封云亭热情地说道。

    君慕倾将衣服递给闪电,“随便你。”说完,她正想往外走去,对面就传来刺耳的声音。

    “我还以为是谁呢,真是的,没本事就不要来这里买东西。”讥讽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怒气,穿着妖艳的女子扭着水蛇腰,慢慢走进来你,一双桃花眼看向封云亭的时候,露出了饥渴的目光。

    跟随女子来的还有好十几个随从,和几个同龄女子,她们见她往封云亭那边走去,脸上只是露出几分不屑。

    闪电学着那女子的模样,猫着步慢慢走到她面前,细细打量起来,女子对于闪电看着自己的目光,不屑轻哼一声,一双桃花眼全放在一动不动的封云亭身上,见他没有理会自己,还有些哀怨,楚楚可怜。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闪电手摸着下巴,眼睛眯起,“是个丑八怪!”说完,闪电就作呕地往君慕倾面前走去,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姑娘,走吧,站在这里,只会污染眼睛。”闪电不屑地说道,她以为自己是谁,长的那么丑,眼神那么恶心,他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

    跟女子前来的几个人,捂着最纷纷偷笑起来。

    妖艳的女子激动转身,看着自己的同伴都在笑自己,怒指着闪电,“你……给我挡住他们!”见他们就要离去,妖艳女子对着门口的随从说道。

    他们算什么东西,她姬艳是封城首富的女儿,矿石那只是她的装饰品,每天逛街买衣服的钱数不胜数,她也不是没有跟封云亭上过街,但是他每次都显得不耐烦,这次更是过分,他封云亭竟然会为了这个女人,再三推搪,说不去她家!却陪这个女人来买衣服!

    “是!”随从立刻将两个人包围,一脸凶神恶煞,跟她来的几个人也不敢在笑,脸上的笑容依旧可见。

    “姬艳!”封云亭冷声吼道,大步走到姬艳的面前。

    “封大哥。”姬艳家封云亭那么凶狠的看着自己,泪眼婆娑,早在几天前就听说封云亭带着一个女子回到封城,要不是母亲不准她出来,后来又有魔潮攻击光殿,她何必等到今天!

    她才刚出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幕,封云亭从来就没有为自己买过什么东西,今天这个贱人,这个贱胚子居然!这怎么可以!

    “噗!”闪电颤抖着肩膀,慢慢转身,走到姬艳的面前,“鸡眼,鸡眼!哈哈……”闪电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竟然还会有人叫就鸡眼的,真是奇葩,奇葩。

    “你!”姬艳愤恨地看着闪电,这辈子,她最恨的就是这个名字,他竟然敢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

    “咳咳。”霸嚣轻咳一声,一脸冰冷,可眼底的笑容,却显露无意。

    “漂亮的大姐姐。”君战天乖巧的走到姬艳面前,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甜甜的叫道。

    站在门口的三个女子纷纷走进来,都被君战天一脸萌然给吸引住,不能自拔。

    姬艳心里再大的怒火,都被这甜甜的声音给叫没了,她缓缓蹲下身体,“小弟弟怎么了?”还是小孩子有眼光,他们懂什么!

    君战天看着那恶心的笑容,表情僵硬了一下,心底一阵恶心,这个人好丑!

    尽管如此,他还是甜甜地笑道,“大姐姐,你脸上好多灰尘!我帮你擦擦。”君战天伸手往姬艳脸上抹去,厚厚的胭脂如墙粉一样,刷刷的往下掉。

    “啊!”姬艳大声尖叫,那声音,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君战天一脸无辜地看着姬艳,稚嫩地声音传出来,“漂亮的大姐姐,你脸上好脏,你看,好多灰尘。”说着他伸出小手,天真无邪地说道。

    姬艳嘴角不停抽搐,这个小孩,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想到封云亭还在这里,她也只有把这口气给忍下来,她早晚有一天,会让这些人爬在她脚边跟她道歉!

    “没事,小弟弟,姐姐不怪你。”即便心里有再大的怒火,姬艳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温柔地说道。

    霸嚣和闪电看的一愣一愣的,战天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谁教的?两个人狐疑相视一望,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一直沉默不语的身影。

    君慕倾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小脸冷漠的如万年冰川,冰冷的气息肆意,围在她面前的人,纷纷打了一个冷颤,心里更是出现了一股,难以忽略的怯意。

    “战天。”冰冷的声音从传来,出了认识君慕倾的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纷纷打了一个冷颤,身体不停的开始发抖。

    站在君慕倾面前的几个女子,后退一步,一脸惊慌的看着君慕倾,这个女子好可怕,竟然会这么冷漠,太可怕了!

    君战天吐了吐舌头,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低声叫道,“师父。”师父生气了,完了完了,这个女人这么丑,他是气不过,才帮师父教训教训她的,别惩罚他。

    君慕倾转身看着君战天,慢慢蹲下身体,眼底露出一丝笑意,不曾让任何人发现。

    封云亭好奇地看着君慕倾,他可不认为,君慕倾会就此罢休,姬艳这个疯女人,这么多天下来,就没有听说过红衣女子吗?

    “战天,你要记住,狗咬你一口,你不可能咬狗一口,直接动手就好了,明白吗?”君慕倾冰冷的神情瞬间散去,一脸好师父的模样,教育着“心爱”的徒弟。

    君战天微微一愣,张开嘴巴,立马点头,原来师父不是怪他。

    “噗!”那三个女子不雅的笑出了声音。

    “哈哈……姑娘你这话真是经典,经典,我必须学!”闪电笑得差点没抽搐,它怎么忘记了,主人最擅长的,就是黑。

    封云亭顿时一阵凌乱,顿时石化当场,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也开始颤抖,剧烈的颤抖。

    姬艳浑身打颤,她不是太开心了,而是被君慕倾的话气的颤抖,“你,你你竟然敢说我是狗!”这个贱女人!贱女人!

    君慕倾慢慢站起来,双手环胸,“既然鸡眼小姐这么喜欢对号入座,那我就不客气了。”强大的气息以君慕倾为中心,从四周散开,顿时间,围在他们周围的随从,还有姬艳都被冲飞出了老远。

    姬艳飞出去的身体狠狠撞在身后的石柱上,柱子立刻裂开了一条缝隙,“砰!”的一声,姬艳又摔倒了地上。

    而她的那些随从,都被冲击到了大街上,叠罗汉似的,堆积在一起,跟她一起来的女子,纷纷倒在地上。

    姬艳口吐鲜血,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浑身颤抖,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不好意思,‘怜香惜玉’四个字,我不会。”冰冷的声音带着戏谑。

    “……”

    所有人顿时一阵无语,她还真是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

    店主看到那个红衣女子这么彪悍,额头上不停的冒出冷汗,他讪讪一笑,绕过还在地上呻吟的姬艳,“姑娘,这……”天啊!她就是那天在城主府跟宁乾立下生死局的人,你这个老东西,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不想活了吗?

    现在的店主,那叫一个悔恨不已,拧巴这一张脸,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两耳光。

    封云亭见姬艳口吐鲜血,叹了口气,慢慢走动过去将她扶起,“姬小姐,你还是先回去疗伤,等明天我再让人送点疗伤药过去。”找君慕倾的茬,这不是找死的节奏,杀宁乾,她眼睛都不眨一下,更何况是一个小小封城首富的女儿。

    姬艳仗着自己父亲是封城首富,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当然,她喜欢的封云亭,封少主除外,井底之蛙,哪里知道外面的世界,封城首富,人家连五大家族的人都不放在眼里,别说是封城首富的女儿,即便是天下第一首富的女儿,惹到她君慕倾,都找打不误!

    姬艳泪眼婆娑地注视着封云亭,见他过来扶自己,趁机将整个身体都挂在封云亭身上,“封大哥,人家好痛,你就送我回去吧!”

    君慕倾双手环胸,面带笑容地看着这一幕,心里不禁感叹。

    啧啧……得寸进尺,封云亭要是真看上她,那就真是瞎了眼,要不就是没带眼睛。

    封云亭黑着一张脸,不耐烦地抚着姬艳,“来人!”

    两道身影闪过,封云亭身前立马出现两个人,自觉低头,不看眼前发生的事情。

    “送……”

    “不要!”姬艳眼睛闪烁着泪光,双手紧紧抓住封云亭的衣服,一脸死都不放开的模样。

    她才不要放开,一放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他怎么可以这么无情,都见她受伤了,也不送她回去,更没有教训那个出手的女人,还让他的跟随送她。

    躺在地上花枝招展的三个女子,慢慢站起来,愤恨地看着挂在封云亭身上的姬艳,她们都受伤了,凭什么封云亭只抱她一个人,她们都躺在这里,还有这个女人,好大胆子,敢伤她们几个。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敢伤我们几个?”其中一个女子气不过,指着君慕倾说道。

    一道红光闪过,刺耳的声音直冲云霄,赤红的双眼闪烁着冰霜,冷冷注视着那只已经没有食指的手。

    所有人错愕的看着君慕倾,她刚才是怎么出手的,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鲜血溅出,指着君慕倾的那根手指,已经静静躺在地上,而手指的主人,脸色苍白,冷汗不停从额上冒出来。

    “你……你……”被斩伤女子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右手,中间少了的那个手指头,在无声的告诉她那种锥心的疼痛,她虚弱无力说道,“我一定会让我父亲杀了你!”她怎么可以这么大胆,活生生的把她的手指头给切下来了啊,那她以后还怎么活,少了一个手指,那她以后还怎么活!

    君慕倾看都没有看那女子一眼,冷声对已经吓傻的君战天说道,“记住,当有人把手指到你脸上的时候,绝对不用留情!”说完,君慕倾大步往外走去。

    霸嚣慢慢走到君战天面前,叹口气,牵起他的小手,冷冷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别忘了告诉你父亲,伤你手指头的人,叫君慕倾,要报仇,随时欢迎。”霸嚣脸上露出一抹危险的笑容,拉着君战天慢慢离开。

    君慕倾!

    冰冷的三个字顿时在小店里面炸开,君慕倾!

    是她!是她!

    姬艳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她错愕的看着那抹赤红身影的离开,那个人,是君慕倾!

    就算这几天她们没有出门,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君慕倾在城主府的事情,听说魔兽的事情,也跟她有关,魔兽就是被她给赶走的,这个事情,封城其他人没有听说,她也只是不小心听到父亲跟哥哥说起,才知道的。

    君慕倾,想起从小长大的同伴,因为指着君慕倾的脸说话,少了一个手指头,姬艳就是一阵惊恐,心里更加恐慌。

    闪电撇了撇嘴,慢慢走出去,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们的衣服,新衣服沾上血就不好了,没想到买件衣服而已,也要见血,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君慕倾的手段吗?

    封云亭将手上抚着的姬艳交给自己的手下,慢慢走到受伤人的面前,“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要是他们知道,君慕倾曾经做过什么,就不会这么嚣张的指着君慕倾说话。

    那魔潮,他们难道都忘记了吗?要不是君慕倾手下留情,他们以为自己能顺利逃出城。

    别痴心妄想了!

    就连封云亭都没有办法,他是堂堂封城少主,就这么怕一个无名小辈,即便君慕倾是十二级巅峰的技尊师又能怎么样,就能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了吗?

    封云亭怕,他只是阻止不了君慕倾做的任何事情,她要做什么,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一道道愤恨的目光,看着远离的背影,凭什么,君慕倾又能怎么样,就能随便伤人!

    站在柜台的店长,早就傻眼了,君慕倾怎么可以这么大胆,伤了人,还敢留下自己的名字,就这么告诉人家自己叫什么。

    也不过也是,谁有这么显眼的一身,除了君慕倾,就再也没有人敢这么张扬,火红的头发,血红的发丝,那都是最能表明她身份的,她今天伤了人,只要随便一查,就能知道是她做的,那还何必隐藏。

    即便是这样,店长还是很敬佩,敢这么做的,除了君慕倾,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谁敢这么张扬。

    姬艳托身受伤的身体回到家里,姬仲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伤,赶紧迎上去,愤怒的表情显而易见。

    手上的随从早就默默离开,要是他们老爷的怒火发到他们身上,那就倒霉了,他们也受了伤,还被责罚一顿,谁都不愿意。

    “艳儿,是谁伤的你,你告诉爹。”姬仲抚着姬艳,他的宝贝女儿连骂他都舍不得,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伤她!

    姬艳肩膀不停颤抖,眼泪默默地流出来,就是不肯说半句话,封云亭派来的人,早就已经回去,姬艳想起今天那一幕,到现在,都没有还处在惊慌中,双手紧握在一起,就怕自己的手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见了一个。

    姬仲着急的看着姬艳,见她不肯说,心里也着急了,平常宝贝女儿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谁有这么大胆子,敢伤他宝贝女儿,可恨,实在可恨!就应该被碎尸万段给他女儿报仇!

    姬艳还是不肯说,姬仲那一个叫着急,在姬艳面前走来走去,不停的叹气。

    这样的维持了很长时间,就在姬仲终于忍不住的时候,门外如雷的声音便响起,刚才那个断指的女子,被一个中年男子拉着手,气冲冲的往他们这边打来,一路上,姬家挡住来人的仆人,都一一被打倒在了地上。

    “姬仲,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女儿跟你们出去一趟,怎么就少了一个手指头!”他这个女儿,尽管不是最喜欢的,可说不定,以后她可以让封云亭喜欢上,到时候,她就是城主夫人,现在这个样子,别说封云亭不会喜欢,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一个断指的女人,哪怕这个女人再漂亮也没用!

    姬仲也火大了,他宝贝女儿手上,还没有找人发脾气,这家伙竟然敢找上门来!

    “毛子发,我宝贝女儿到现在还受着伤,我还不知道找谁,你这个老家伙竟然敢找上门来,是不是想找打!”姬仲气势汹汹地说道,再怎么说,他也是封城第一首富,他毛子发算什么东西,敢在自己面前叫!

    “你女儿手上,我女儿是断手指……”

    小无力的声音响起,毛娟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看到自己受伤,第一件事情,不是给自己疗伤,竟然是跑到这里来找姬仲算账,真是可笑太可笑了!

    姬艳也火了,什么是她伤的,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毛叔叔,你别乱冤枉好人,我到现在还受着伤,你要是想知道你女儿为什么受伤,那就去找一个人啊!”找她姬艳做什么!

    “谁?”毛子发立马问道,不管是谁,他都要……

    “君慕倾!”姬艳非常不乐意的吐出三个字。

    毛子发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君慕倾,是君慕倾伤的?

    姬仲看着姬艳的伤,立马也问道,“你是不是也是她伤的?”他们这次出去,做了什么事情,明明跟他们说过很多次了,让他们别去招惹君慕倾,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什么祸事都出来了。

    姬艳无力的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不服,早晚有一天,她一定会让君慕倾死无全尸!竟然敢伤她!

    “君,君慕倾!”毛子发刚才还怒火滔滔,当听到君慕倾三个字的时候,气焰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恐慌,惊颤,还有不敢置信。

    “爹,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们为什么只听到她的名字,就这个样子,她有那么可怕吗?”姬艳不服地问道,虽然她也知道君慕倾可怕,她们害怕,是见过君慕倾的手段,那爹爹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姬仲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没有说话,他能说,君慕倾在城主府上的表现吗?能告诉他们,说不定上次百兽魔潮,就是君慕倾的神兽召集的吗?他们尽管没有见到是不是君慕倾,可在封城,有能力召集魔兽的,也只有君慕倾的神兽,那天,匆匆忙忙赶来的,不就是神兽!

    毛子发双腿也不禁打颤,显得有些无力,那个人是君慕倾,君慕倾啊,现在连五大家族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君慕倾。

    就在他们惊颤的时候,当事人已经走出了封城,到了目的地,樱地的黑市,看着人声鼎沸的街道,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你先在还可以看到吗?”君慕倾冷声问道,扭头看着君战天。

    君战天点点头,心里已经恢复平静,他连父母被杀,都亲眼目睹过,更何况是刚才那么一点事情。

    “那好,现在陪师父买东西。”君慕倾笑呵呵的看着前面,眼中露出一抹狡黠。

    又买?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错了,应该说,本来就要买。

    君慕倾来黑市,那是因为她知道黑市里面,总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现在她还有个能看头一切的徒弟,不好好收集一些矿石那么怎么行,不是矿石也没事,其它东西也挺好的。

    封云亭安排好了一切,就急急忙忙跟了上来,他有些担心姬艳和毛娟,她们两个一个受了重伤,一个断了手指,她们不敢找上门,但是那两个老的不会不找上来。

    世界总是美好的,这么美好的世界,有谁会愿意舍弃,可偏偏就是有人不怕死。

    “君慕倾!”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