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炼出不少的神器,为了更加熟练,她几乎把书上记载的炼器的方法,都试了一遍,从开始的失败,慢慢成功,一大堆神器堆在桌子上,这些虽然都只是幻神器,最高级的也只是低级灵神器,好歹也在慢慢进步。

    君慕倾仔细翻阅着关于炼器的书籍,这一天一夜就没有休息过,刚躺下眯会眼睛,门外就传来狮吼的声音。

    “小倾,起来啦,出大事了!”洛樱宁在门外不停拍打着房门。

    君慕倾叹了口气,起身往去打开房门,“发生事情了?”

    五大家族来了,还是光明圣殿的人找来,莫雪魅还是真是不消停。

    “小倾,你快去看外面,光明圣殿发出公告,说潇昨天毁坏光明圣殿光明之神的神像,现在光明之神的信徒往这边走来,说是要找潇算账。”莫雪魅急忙说道,今天早上这件事情就到处传开,几乎封城的人都知道。

    “毁坏光明神像?”君慕倾皱了皱眉头,光明圣殿这又是唱哪一出,莫雪魅还真是不消停。

    “可不是,潇呢?你赶紧让潇去躲躲,这些光明信徒,一听说光明之神的神像被毁坏,像发疯一样往这边冲来。”这些人怎么就这么笨,光明之神要真的那么厉害,会连自己的神像也保护不了吗?

    君慕倾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问道,“光明圣殿怎么知道是潇毁坏的?”

    他们要是看到有人毁坏光明神像,那就一定会出手阻止,不会让光明神像损坏半分,还有就是潇要毁坏那光明神像,何必自己亲自出手,只怕这又是光明圣殿的阴谋。

    “听说是潇私自闯进光明圣殿,打伤光明圣殿的人,将光明神像打碎。”潇怎么会这么鲁莽,就算是要毁坏光明神像,也不要那么光明正大,光明圣殿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噢?”君慕倾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那他们怎么不抓住潇?”

    “这个我也不知道,听说就连光殿圣女都被打伤,现在她正带着人往这边来,希望你给他们一个说法。”这都是什么事,潇不知道去什么地方,难道是怕自己闯下祸,才离开的吗?可是这怎么可能,潇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找我讨一个说法?”莫雪魅,是该称赞她聪明的不少,还是说,这次她还是猪脑子,这么破的方法都被她想出来,说潇打伤她,那也要拿出证据。

    “君姑娘,不该给我神一个说法吗?”虚弱无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就看到浩浩荡荡光明圣殿人走进来,凶神恶煞的看着君慕倾。

    “圣女是要给光明之神一个说法,不是给自己?”君慕倾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淡漠地问道,她相信潇,更加相信潇的能力,要毁一个小小的光明神像,根本就不用潇自己亲自动手。

    莫雪魅是聪明还是蠢,知己知彼才是王道,她只不过是坚固潇一眼,就用潇来做文章,看来就是个猪脑子。

    “当然是为我神。”软轿里的莫雪魅咬着唇瓣,她以为君慕倾听到这么多人来了,一定会惊慌失措,没想到她还是镇定自若,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到底什么情况,才能让她君慕倾把这假面具脱掉!

    “圣女是被我是随从打伤的?”君慕倾挑挑眉头。

    “是。”莫雪魅坚定地说道。

    “那检查一下伤口,就可以知道,圣女是被什么打伤的,噢,对了,看圣女的模样,应该不是被斗技所伤,而是被强大的武力所伤,难道圣女那天晚上因为看到我家随从一拳打破了你的斗技,你就确定她是武士吗?”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拥有强大力量,本来就是魔兽与生俱来的东西,一拳打破她的斗技,更是不值得一提,要是因为潇不屑跟她莫雪魅动手,直接挥出一拳,就成为她所谓的证据,那就真是罪过罪过。

    莫雪魅原本惨白的脸色,因为君慕倾的一句话,变得更加的惨白,“要是君姑娘想知道是不是你的随从做的,那你就叫她出来,我们当场对峙。”要那个人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君慕倾,这次看你怎么办。

    “当场对峙?”明明她就是知道潇不在,才会做出这样的一幕,莫雪魅,好,非常好。

    “姑娘,这光殿圣女,明明就是知道昨天潇带着你的宠物出门散步,到现在没有回来,她就故意这么说的。”连眦本来是想出去的,没想到看到这样的一幕,昨天明明那个黄衣姑娘,就带着姑娘的宠物,出去散步了,到晚上都没有回来,光殿圣女这么说,就一定是知道这件事情,什么光殿圣女,就是一婊子!

    莫雪魅得意的看着君慕倾,轻轻将软轿的纱帘拉开,“君姑娘的随从出去,我怎么会知道,看君姑娘的模样,想必你也不知道这回事情,出去,就一定是散步?要是她就是趁这个时候去光殿毁坏我神神像呢?”

    叫不出来,就最好,她君慕倾这次该怎么办?面对谁上百的信众,只怕今天她难以脱身。

    “那圣女有什么证据?”君慕倾目光冰冷地问道,现在所有的证据,对她不利,尽管知道潇不是去光殿,但是这个时候她不在,莫雪魅就来了,那显然是早就有预谋,他们肯定是知道潇一时半会回不来,才会这么说。

    “光殿有很多人都看到一个黄色衣服的女子,伤了我,从逃了出去,昨晚我们在城主府的晚宴,君姑娘的随从不也差点就伤到我了?这就是最就伤到我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据。”莫雪魅笑的那叫一个得意,只要君慕倾能死,她就算是受再重的伤,也是值得的。

    啐!她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光明圣殿教出来的人,果然一个个厚颜无耻,一个圣光,一个莫雪魅,这两个人就是一丘之貉。

    “圣女匆匆带这么多人来姑娘的地方打扰,只能说出一个黄衣女子,这个世界上这么多黄衣女子,姑娘怎么知道,一定是君姑娘的随从。”讥讽从身后传来,光殿信众纷纷散开,让出一条道路,脸上愤怒的神情也平和了不少。

    “封少主难道想说,是本圣女看错了?”莫雪魅看着封云亭,脸上闪过一抹怒意,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围在君慕倾的身边,寒傲辰是,他封云亭也是这样!

    “这到不是,本少主只是怕圣女看错,污蔑了好人,你说昨天君姑娘的随从破坏光明神像,可是我昨天还见到了潇姑娘,她说她家姑娘的宠物兽太过娇气,要把它送去历练一番,就直接出了城门,不知道圣女怎么解释?”这样破洞百出的理由,也只有光明圣殿的人才会相信,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稍微想想,或者是了解一下,就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子的。

    光明之神的信徒,也歪着头看向莫雪魅,君慕倾的话他们可能不信,但是封城少主的话,他们还是相信的,少主不会因为一个外人,来欺骗他们。

    莫雪魅忍住怒火,双手稍稍握紧,“那少主怎么又知道不是,她没做亏心事,何必要在光明神像被损毁的时候离开,这分明就是逃避责任!”封云亭,封云亭,君慕倾究竟有什么好!

    “亏心事?”封云亭轻轻一笑,到底是谁做了亏心事。

    见封云亭说的话,才对那些光明信徒有用,君慕倾干脆站到了一旁,微笑着的看着莫雪魅,她有人证,现在潇也有人证了,不知道莫大小姐,莫大圣女这场戏要怎么演下去。

    “而且,我还有证据,昨天宁家小姐到光明圣殿做客,因为我们曾经是同学,就多说了两句,当时那个黄衣姑娘伤我到时候,她也在场,她可以帮我作证。”莫雪魅自信地说道,这个主意是宁霜想出来的,自然是少不了她的作证。

    “宁家人?呵呵……圣女大人明明知道宁家跟我有过节,昨晚宁家宁乾更是和我立下生死局输了,现在的宁家,是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给宁乾报仇,还有就是,圣女大人曾经是楠凝学院的学生,那当然是知道,宁霜宁乾跟我的过节,至于,还有些事情,不用我说,圣女也应该能想到,有个人,可从来就不知道有圣女的存在。”君慕倾笑眯眯地说道,原本处于下风的她,三言两语,竟然把气势提了上去。

    其实,有个时候,寒傲辰的桃花是讨厌,还有有利用的时候,只要提到寒傲辰,莫雪魅的脸色就一定会变,而且会大变,让人想阻止,都阻止不了,这不能怪她。

    洛樱宁站在一旁,张了张嘴,她发现自己真是白担心了,小倾是谁,怎么可能会躲,别说这光明圣女的话漏洞百出,就算如铁一般的证据,君慕倾还是会找到一把火,把铁给融化。

    有个人,君慕倾真是欺人太甚,她明明就知道,自己这最大的伤,就是寒傲辰,有的人,那就是寒傲辰,寒傲辰不是当她是红颜知己吗?怎么现在她君慕倾出了事情,没有出现,只要寒傲辰出现,她就立刻离开这里。

    见莫雪魅没有说话,光明圣殿信众开始动摇,他们只是一般的信众,不是那种死心塌地,一直信仰光明圣殿,光明圣殿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种,那样的信众太少,光明圣殿怎么会舍得交给一个区区光殿圣女。

    “光殿圣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光明神像,到底是不是那个人毁坏的?”已经有质疑的声音传来了。

    “当然是!”莫雪魅坚定的回答,事情到了这一步,即便不是,那也得是,必须是。

    “证据呢?”封云亭立马问道,回答的这么坚定,一看就是假的。

    莫雪魅坐在那里,没有出声,心里已经开始颤抖,证据,证据呢?

    “相信光明圣殿的信众,会相信我神的旨意。”严肃而又神圣地声音从空中传来,洁白的光芒在空中闪耀,跟在莫雪魅身后的众人,看到这道光芒,纷纷跪下,虔诚膜拜。

    对于这一变化,君慕倾皱着眉头往空中看去,洁白的光芒中间走出一个人,这个人既陌生,还有种熟悉的感觉。

    “神的使者。”莫雪魅赶紧跪下去,也装出虔诚的模样,忍着疼痛,慢慢跪下。

    沐雨的光芒照耀在莫雪魅身上,她苍白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白色光芒之后的身影也慢慢显现。

    君慕倾莫不在乎地看着那道身影,神的使者,那也不过是光明之神的爪牙,又是一个满口胡说,信口雌黄的傀儡,手下都是这个样子,那高高在上的光明之神,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不知道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君慕倾,见到神的使者,你还不跪下接受神的洗礼。”平淡无奇地声音响起,白光之后,如仙风道骨般的身影慢慢从空中走下来,还带来纯洁的光芒,跪在地上所有光明圣殿的信众,都纷纷抬起头,无比享受这种光芒的落下。

    神,君慕倾冷冷一笑,双手环胸,“不好意思,我不是光明圣殿的信徒,不需要这种洗礼。”洗礼,。”洗礼,这是催化人心,让他们心里更加相信光明圣殿,将整颗心都出卖给光明圣殿。

    “君姑娘,我相信,你早晚有一天,会成为神的子民,你可不要忘记,你正是神要寻找的人。”红发红眸,他们不知道神为什么给的找到这个人,现在这个人出现了,神只会给她两个选择,那就要看她怎么选。

    “我说过,我不是光明圣殿的信徒,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光明圣殿的洗礼,不用了,这种哪里是洗礼,明明是就污染。

    正在接受洗礼的人,纷纷怒瞪着君慕倾,耳边却又传来温润地声音,“接受神的洗礼时,心要平静。”他们才闭上眼睛,将刚的情绪抛却,静静接受光明之神的信仰洗礼。

    “不知道使者叫什么名字,看着有几分眼熟。”君慕倾将话题转移,用光明之神来压她,他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圣银。”

    “姑娘,他就是龙舞佣兵团那个,那个……”洛樱宁赶紧走过来,指着那位“使者”说道。

    光明圣殿使者,这明明就是龙舞佣兵团那个作威作福的银子,是瘦了不少,人也好看一点,看他走天空,如同行走平地,相信实力也上升了不少,那场兽潮,他居然活下来了,还加入了光明圣殿。

    龙舞佣兵团,他就是那个龙舞佣兵团的少主,叫什么银子,他干嘛不叫金子,那样更值钱。

    “龙舞佣兵团已经成为过去,圣银现在是我神派来的使者,我神在我临死的那一刻,救下我,从那一刻起,圣银,便诚心诚意信奉我神。”圣银一口一个我神我神,好像光明之神就是他妈一样。

    圣银地话,让不少人更加的崇信光明之神,他们都希望,在自己快死去的那一刻,光明之神能够来救他们,让他们永远脱离这一切。

    “那不知道使者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也是为了光明神像的事情。”来了个圣女,现在又来了个使者,圣主,圣殿圣子,圣殿圣女,不得不说,光明之神,还真会笼络人心,苍穹大陆有一半的人都信仰光明之神。

    “不错,神像的事情,还在调查,光明圣殿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当然,姑娘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我神给姑娘十天时间,希望姑娘能够找到潇姑娘,把一切误会都解开。”圣银说的冠冕堂皇,好像给君慕倾多大的恩赐一样。

    十天,就算是一天,那也没用,她找到潇的时候,光明圣殿,也早就找到足够让置人于死地的证据,她何必多此一举。

    “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们的神?”

    “这是我神的宽容,姑娘不必客气。”圣银体面的给光明之神讨回了面子。

    君慕倾翻翻白眼,什么叫给三分颜色就开染坊,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银子的心机,从她去龙舞佣兵团放魔草粉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一脸圣洁的样子,其实他的心计,比莫雪魅,圣光,甚至比宁鹰都要深厚。

    “既然是这样,那就请各位十天之后再来。”君慕倾冷冷说道,十天的事情,恩赐,啊呸!

    “洗礼完毕,各位可以先回去,相信十天之后,姑娘会给我们一个很好解释。”白色的光芒凭空降落,照在圣银地身上,白色的身影逐渐消失,正如同来一般,既简单,又不会让人忽视。

    莫雪魅慢慢站起来,笑看着君慕倾,“既然神说十天,那就给姑娘十天时间,我们回去吧。”十天,十天之后,就是君慕倾的死期。

    “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们神了。”还真是冠冕堂皇,光明之神,她就不相信光明之神自己不知道是谁损坏她的神像,让他们查,那明明就是拐着弯子说,是潇损坏的。

    “不用客气。”莫雪魅抬起下巴,轻哼一声,转身往软轿中走去,光明圣殿信徒安详的抬着莫雪魅往外走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洛樱宁立马跳到君慕倾身边,“小倾,现在要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找找潇,光明圣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十天之后,谁知道这十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啊呸,见鬼的光明之神,自己的神像坏了,都不知道是谁弄坏的,还做什么光明之神,赶紧滚下来得了!

    “潇应该是带着闪电去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只有她自己主动献身,我们才能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这十天发生的事情一定不会少,光殿的人不会这么善罢甘休,还有宁霜,宁家人都参与了这件事情,她不去招惹他们,他们倒是主动出手。

    封云亭走到君慕倾身边,轻声说道,“姑娘要是有什么事情,可是随时来城主府,找我,找我父亲,都可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连光明之神都已经惊动,那后果肯定也不小。

    “我知道了。”要用到他们,她一定会去找他们帮忙,要是现在潇回来,一切事情就简单多了,光明圣殿,也没有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制造那些莫须有的理由。

    封云亭点点头,从身后拿出一袋矿石,“本来今天是给你送这个的,刚出门就听到光明神像的事情,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到了,现在他们离开,我也该离开了。”要学习炼器,那要用到的矿石一定很多。

    君慕倾愣愣地看着那一大袋矿石,城主府有这么富有吗?昨天一大袋极品矿石,今天又是一大袋,明明知道她是在学习而已,出手还这么大笔,这样多浪费啊。

    封云亭轻轻一笑,轻轻一笑,将矿石放下,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小倾,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洛樱宁呆愣地问道,这么多矿石,就算是几十个任务,都可以让佣兵做,没想到,这封城少主,竟然会给小倾用来炼器,败家子啊!

    君慕倾瞪了一眼洛樱宁,她脑子里面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这都是朋友之间的互相帮忙而已,真是的!

    “小倾,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害羞的。”洛樱宁娇羞地说道,声音也软化了不少。

    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这些她到底是跟谁学的,为什么这么一点时间,没有看到她,连说话都那么像某个人。

    “小倾?”难道她学的不想吗?她是想逗小倾开心来着,怎么每个人对她这种表现,一点赞赏都没有,都是一脸的无语。

    “你这是跟谁学的?”君慕倾无奈的问道,这也太像某个人妖了,说话,动作,语气,都是一个样子,难道是那个人妖去过佣兵工会,应该不会才是,人妖怎么会去那个地方。

    洛樱宁指了指君慕倾身后的连眦,“还不是我看到他在学习,我就好奇多看了两样,没想到你们都这副表情。”她有那么失败吗?都这么看着她。

    “噗……”君慕倾噗嗤一笑,转身看着连眦,“你不会是在学花千娆那个人妖吧!”

    “呃……姑娘,我看花少主那样也挺有趣的,没有事情的时候,就模仿了两下,没想到会被洛姑娘看到。”真是囧大发了,这件事情,竟然会被这丫头看到,难怪那段时间,佣兵团的人看他的目光都带着笑容,感情是她搞的鬼。

    “有趣?我还是第一次见人说花千娆那样有趣,不过连眦,你还是别多学,这是个不好的习惯。”她都怀疑,花千娆那个人妖,现在还能不能变回正常的模样,要是不能,那就真的太囧了。

    远在火溶城某人无聊中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深深地叹了口气,站在他身后的花谷无奈地摇摇头,没有说话。

    “是,连眦知道。”他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要是被他们嘲笑,那多丢人。

    “哈哈……”洛樱宁笑地前俯后仰的,想起那天,她忍了很久,才没有在他面前笑出来,现在想想,还是感觉很好笑,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会那个样子说话,还真是没有见过。

    “你……”连眦耳根都成了猪肝色,可是看到君慕倾嘴角的笑容,最终还是将怒火忍了下来,他以后一定一定,再也不会做那么丢人的事情了,一定不会在这个丫头面前一定不会。

    “别害羞,你看看,小倾不也笑了吗?小倾,没事的,我们会帮你。”洛樱宁拍了拍君慕倾的肩膀,天大的事情,他们都还在,有什么好怕的,要是光明圣殿真的敢,那就跟他们拼了,他们几个人还怕光明圣殿的人不成。

    君慕倾点点头,这件事情,她心里已经有数了,十天之后,她一定不会让光明圣殿成功。

    “发生什么事情了?”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几人猛地转身,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身影。

    君慕倾转身看到那抹声音,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现在,她就更加有把握了,不管光明圣殿说什么,这次都没用,她烧了一次光明圣殿,不介意再烧一次光殿。

    “潇,你回来真是太好了!”洛樱宁冲到霸嚣的面前,亲昵地抱住她的手臂,现在潇都回来了,看光明圣殿的人还怎么说。

    “潇,你可知道,你不在的日子里面,有人为你戴上了多大的帽子。”君慕倾淡漠地说道,潇是绝对不会放过光明圣殿,而她也一样,她也不会放过光明圣殿的。

    “什么帽子?”霸嚣走到君慕倾面前。

    “你是怎么回来的?”君慕倾好奇地问道,这个时候光明圣殿的人看到她,一定会全力阻止,她竟然还能赶回来,这是怎么做到的。

    “闪电。”霸嚣吐出两个字,君慕倾瞬间就明白,她是凝态成小宠物兽回来的,她就说,光明圣殿的人要是看到她,怎会还会放她回来。

    “你们先去休息,我还有一点事情要跟潇说。”君慕倾淡淡说道,今天的事情,她根本就不在意。

    “好吧。”洛樱宁点点头,现在的确是要好好想想办法该怎么办,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大哥竟然会不在,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不知道家里出了很大的事情吗?

    目送两人离开,君慕倾才转身往房间里面走去,霸嚣跟在君慕倾的身后,一脸疑惑,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主人。”确定周围没人了,霸嚣才再次开口。

    “你让闪电去什么地方历练了?”

    “无间炼狱。”霸嚣诚实地说道,这些事情,就算主人不问,她也会说。

    “无间炼狱?”还有这样的地方,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无间炼狱,是可遇不可求的一个机遇,随时随地都能找到,它很远,也很近,只要历练完毕,闪电就会回来。”那个地方它曾经无意中进去过,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

    还有这么个地方,君慕倾歪着头,脸上有些跃跃欲试的神情,“主人,你现在还不能去无间炼狱,我送闪电去,那是没办法,而且通过别的魔兽送进去,会有更大历练,主人要想进去,要看机遇如何。”无间炼狱的名字就知道,那个知道,那个地方,绝对不会简单。

    “我知道,现在也没有时间要去,还有五个月的时间,五个月之后,我要去阴月城,不然我也不会那么急着要闪电晋升。”所有人已经知道她有神兽,要是闪电以兽态跟在她身边,就会知道她还有一只魔兽,这可不好,实力暴露了可就不好玩了。

    “主人为什么不跟霸嚣说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霸嚣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刚才看到光明圣殿的人从这里离开,还听说光殿的光明神像被打碎了,心里总环绕这一股不安的情绪。

    “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能冲动,听我的,我会让你报仇,还会让光明圣殿付出代价。”既然说他们毁坏光明神像,那没做到,就真的有点可惜,光明之神,一定会非常喜欢她送的这份礼物。

    霸嚣点点头,直觉这件事情跟她有关,君慕倾的话在耳边响起,霸嚣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淡定。”简单的两个字,让霸嚣压制住心里的冲动,她点点头,信任的看着君慕倾,她相信主人一定可以狠狠的教训他们。

    夜,是宁静的,却往往也是最多事情的时候,宁霜匆匆走到光明圣殿,见到莫雪魅坐在那里心平气和的喝茶,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大步走过去。

    “莫雪魅,你答应过我,要把君慕倾带到圣殿,用她的血来祭奠我表哥的!”那现在为什么君慕倾还活着,而且一点事情都没有,难道里了一个光明使者,她就不敢动君慕倾了吗?

    “你知道什么,十天,十天之后,君慕倾不用我们动手,就会有人收拾她。”莫雪魅笑道说,她早就知道光明圣殿在找一个什么人,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君慕倾,红眸红发,真是好啊,这下不用她动手,君慕倾也死定了。

    宁霜见莫雪魅那么自信,也坐下来,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是十天之后,光明之神真的给君慕倾十天的时间,要是这十天,让她找到证据该怎么办?”十天的时间不算长,但是也能发生很多事情。

    “担心什么,你以为光明之神的使者是假的吗?你以为光明之神不会知道是我们打碎他的神像,这些他都知道,没有说出来,你说是怎么回事。”莫雪魅笑道,光明之神显然也是不想让君慕倾活在这个世上,给她十天的时间,只是为了让她这个罪名坐实了,没有其它的想法。

    “神的旨意,你倒是清楚。”白色光芒闪过,圣银出现在两人面前。

    “参见使者。”莫雪魅赶紧跪下去,脸色也有几分惨白,神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揣摩他的心思,而现在她就是在做这件事情。

    “你就是光明圣殿使者?”宁霜好奇地看着圣银,使者也就是这个样子。

    “宁霜,给你个机会,要么,加入光明圣殿,要么,我杀了你。”

    “为什么?”宁霜脸色惨白的看着圣银,计谋是她出的,难道他们用了人,就要杀掉吗?光明圣殿就是这么做事情的!

    圣银轻轻一笑,慢慢走到宁霜面前,“为什么,你毁了神的神像,你以为神不知道吗?”神知道一切,也知道她们的野心,更加知道她们跟君慕倾的恩怨,否则,她们两个早就已经死了。

    君慕倾竟然会是帮助血月佣兵团的那个人,竟然会是她!当他看到的时候,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敢置信,难怪血月佣兵团能一下子变强,甚至能在绝末之壁拿到矿石,这都是因为君慕倾。

    宁霜脸色惨白的看着圣银,他竟然用这件事情来威胁她,难道她真的要跟莫雪魅一样,背叛莫家,成为光明圣殿的人,不,绝对不行,不可以,不能这样,她永远都是宁家的人。

    “即便是死,我也不会加入光明圣殿,我不想跟莫雪魅一样,放着好好的大小姐不做,做你们光明圣殿的圣女,说是圣女,其实连条狗都不如!”莫雪魅的生活很好吗?圣殿圣子来,她得恭恭敬敬,光明使者来,她得跪地膜拜,多好,多好!

    宁霜一声声的讽刺,彻底激起了莫雪魅的怒火,白色的光芒闪过,刀刃插入肉骨的声音响起,宁霜不敢置信地转身,当她看到莫雪魅脸上阴寒的笑容之时,仰头发出了声声讽刺的笑声。

    圣银看着飞来的血迹,皱了皱眉头,面前立刻出现一道柔光,将血滴挡住。

    莫雪魅再次狠狠刺进去一刀,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宁霜捂着伤口,踉跄地后退一步,便倒在了低山,血迹在白色的地上散开。

    “记住,下次我不希望看到血!”圣银一如既往的神情,语气,仿佛是在说无关紧要的话一样。

    莫雪魅立刻低头,应声道,“是。”

    “把尸体处理掉。”白光闪过,圣银再次消失。

    见圣银已经离开,莫雪魅缓缓站起身,看着地上的莫雪魅,脸上划过一抹冷笑,她抬起手,做了几个复杂的手结,宁霜的尸体就变成透明,最后消失,连鲜血都不曾留下。

    莫雪魅冷冷一笑,转身走出去,“这个房间,我不要了。”

    “是。”洛水脸色苍白的看着莫雪魅离开。

    白色的光芒从天上闪过,圣银的身影出现在雷家驻地的上空,圣银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慢慢往下走去。

    雷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对于君慕倾的事情,心里是重重担心,家主下了命令,让雷家在几年的比试上,取得第一,有个君洛帆已经够让人头痛了,现在痛了,现在还来了个君慕倾,这不是明摆着难上加难吗?

    唉!雷霆重重叹了口气,就是想不到办法,君慕倾才十三岁,十三岁,已经是十二级巅峰的技尊师了!要是几年之后,还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要杀死她,谈何容易。

    君家不会让他这么做,现在,还有个莫相守,一个战翅,这些人哪个是善茬,君慕倾啊!

    “不知道雷长老,这么哀声叹气,为了何事?”圣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圣银慵懒地坐在大椅上,眼神复杂地看着雷霆。

    听到声音,雷霆猛地转身,当他看到圣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色微变,想到他是光明使者,也将心里的不满压下去。

    “光明圣殿使者来雷家做什么?”雷家又不是光明圣殿的信徒,可不会下跪膜拜,今天的事情,还有谁不知道,君慕倾要是这么容易死的,早在三年前,被扔进狼群,就已经被狼群吃了,现在她羽翼丰满,还有神兽相护,光明圣殿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是想知道,当年龙舞佣兵团跟雷家合作,为何最后被你们陷害致死!”

    “龙舞佣兵团?”雷霆错愕地看着圣银,轻声一哼。“龙舞佣兵团是蠢,笨!让他们撒点魔草粉,让血月佣兵团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没想到,竟然会把箱子里面的魔草粉撒到自己的家里,被魔兽踩成肉酱!”还让雷云也死在那里,雷家少了不少高手,再多损失一个,那就是一大损失,这都是龙舞龙舞佣兵团的过错。

    圣银乍然站起来,怒瞪着雷霆,原来当天的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们明明撒的龙粪。”那是他亲眼看到。

    “哼!是什么也已经不重要了,龙舞佣兵团,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没必要再提。”雷霆挥挥手,要不是龙舞佣兵团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今天的事情,他也不会再提起。

    “没必要,太有必要了,只有一个人,会做这种事情!”君慕倾,除了拥有神兽的君慕倾能做这件事情,就没有人有可能再做。

    雷霆疑惑地看着圣银,为什么他这么在意那天的事情,圣银不是光明圣殿的使者,又跟龙舞佣兵团扯上什么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