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在知道君慕倾有那么多个师父老师之后,战翅按耐不住了,第二天就是开始教君慕倾炼器,他把一切都准备妥当,得意洋洋地站在院子中央,把一些简单的魔核,矿石扔进炼器炉里,蓝紫色的火焰从手指头中间冒出来,一蹦一跳的,好像很欢快的模样。舒睍莼璩

    “乖,等会就放你出来玩,现在帮我练个小东西。”战翅小心翼翼地看着手中蓝色的火焰,一脸讨好的模样。

    蓝紫色火焰傲骄地动了动身体,自己跳入炼器炉中,将刚才战翅扔进去的魔核矿石不停淬炼,在这里其中,他还不断往里面加矿石,不过都是一些极其普通的。

    火元素就像普通火焰一样,平淡无奇,可是玄火却是白色,紫火是紫色,地火是蓝紫色,天火是金白色,而极品火焰则是金黄色。

    “师父,这样就可以炼出来了?”将火焰扔进炼器炉中,加上一点矿石。

    “当然不是,这只是将它们中最重要的部分提炼出来,你看着简单,其实这是最消耗精神力的,还有最消耗精神力的就是最后一步,将神器凝聚成形。”这只是普通简单的神情,所有他练出来,他都已经是地火炼器师了,这样的神器他都炼过不下百次,所以现在也没感觉有什么吃力。

    君慕倾点点头,看着炼器炉中被扔进去的东西,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战翅见君慕倾不再问,也专心的连着自己手中的神器,炼器最重要的就是要心神合一,这样才能够炼出好的神器。

    炼器炉中红色光芒闪过,一枚红色的戒指飞出来,落在战翅的手上,他笑呵呵地走到君慕倾面前,把戒指交到她手中,“这就是神器。”一件小小的神器,他就练了将近一刻钟,这也说明炼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君慕倾把玩着手中的戒指,戒指很普通,只有几个图腾,还有就是红色,其实这老头还挺细心的,知道她喜欢红色,把戒指都炼成红色的。

    “这是什么神器?”君慕倾将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目光看着那枚一件损坏的戒指,一抹淡笑从脸上一闪而过。

    “就是防御的,来,滴一滴血上去,让神器认主。”战翅看着君慕倾,经过昨晚的事情,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个丫头,不管到哪里,都会有人挑衅,毕竟不是每个时候她都能很好的保护自己,这神器,可以在关键的时候,保护她。

    君慕倾一道金光闪过,红色的血液从手中冒出来,滴在戒指上面,顿时,便感觉有什么东西钻进脑中,她闭上眼睛,才发现原来是这戒指的有什么用处。

    主要就是防御,危险的时候,只要想一下,就会有一道跟火盾一样的光芒帮她挡住对手的攻击,君慕倾慢慢睁开眼睛,笑盈盈地看着战翅,没想到他连这个都想到了,有师父就是好。

    蓝紫色的火焰得意的从炼器炉中窜出来,看到君慕倾,讨好的蹭了蹭她,君慕倾惊奇发现,这蓝紫色的火焰不但不热,反而有种冰凉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舒服。

    “好了,我刚才的步骤,你记住了吗?”战翅严肃地问道,要是没有记住,那就要再多看一遍,甚至是即便。

    “嗯。”君慕倾点点头,这都是最简单的炼器,就几样东西,这都记不住,那怎么行。

    “嗯,第一步,把火焰召唤出来。”战翅的话还没说完,金色火焰立刻涌出,刚才还一脸讨好君慕倾蓝紫色的火焰,颤抖的掉到地上,看上去很畏惧的样子。

    战翅看到君慕倾的火焰,囧囧的看着君慕倾,以后这个样子,他要怎么教她,金乌火本来就比地火等级要高,她这么一召唤,地火连动都不敢动,只敢对着金乌火臣服。

    “把火焰收回去!”战翅赶紧说道,这火焰有仗势欺人的时候,平常它是怎么对待自己的,现在这个模样,一点骨气都没有,看到金乌火就拜下去,它好歹也让他在徒弟面前留几分面子不是。

    呃……

    君慕倾看了看自己的火焰,在低头看了一眼蓝色的地火,眼角不禁抽搐,金光闪过,金乌火立刻被收回去,蓝紫色的地火,这才敢慢慢爬起来,走躲到战翅的身后。

    “师父,你以后在教我的时候,还是别让你的火焰在场。”君慕倾指了指地火,神情有些为难,要每次金乌火一出现,这地火就趴在地上匍匐,她还要怎么学?

    战翅瞪了一眼君慕倾,她还说,还打击人,知道她的是金乌火了,不行,他这个做师父的怎么可以落后,只要有机会,他就一定要去寻找天火,极品火焰他是不想了,但他一定要找到金乌火,不然在徒弟面前也抬不起头啊!

    看到战翅的眼神,君慕倾摸了摸鼻子,眼神望周围看去,师父,这不是我的错,是你的火焰不争气。

    “来吧,按照我刚才的方法,把这些东西扔进去。”战翅汗颜地看着君慕倾,心里想要找到天火的想法更加强烈。

    “哦。”君慕倾拿起放在旁边的魔核,矿石,将它们一一放进炼器炉里面,再次将金乌火召唤出来,手指一点,金色的火焰便没入炼器炉中。

    熊熊火焰燃起,战翅满意点点头,至少第一步是成功了,能将所有东西凝聚在一起。

    “再扔。”战翅双手负在身后,看着火焰差不多了,提醒道,话还没有说完,几颗矿石已经被君慕倾扔进火炉里面,这又让他满意点点头,还不让沾沾自喜,真不愧是他的徒弟,只看了一次,就全部记住了。

    炼器炉的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战翅突然脸色大变,大吼道,“赶紧将火焰收回去!”不会吧,不会吧!

    君慕倾伸手,火炉中的火焰,立马窜会手中,她看着手掌心的火焰,露出一抹疑惑,还没有到时间,神器应该还没有好才是,难道是她炼制失败?没道理啊。

    凄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君慕倾往身边看去,战翅已经不在了,可是哀嚎凄惨的声音还是阵阵响起,她缓缓低下头,就看到战翅拿着一堆破碎的东西在那里哭泣。

    “师父,你干嘛让我停下?”君慕倾好奇地问道,她炼的好好的,而且马上就要成功了,他干嘛叫自己停下,这一停下,那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我不让你停下,我的炉子,就连渣都不剩了,我的炉子,这是我炼制出来唯一一个地火神器啊!”战翅抱着一大堆碎片在地上哀嚎,声音更是凄凉万分。

    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地上的随便,那东西她还以为是他在哪里找来的垃圾,没想到竟然会是刚才的炼器炉。

    “师父,我就是用了一点点火焰,就一点点。”君慕倾皱着眉头说道,要不是就一点点火焰,这炉子早就连灰都看不见了,他以为还能拿着炉子的尸体在这里哭喊。

    战翅随意抹了抹脸上,站着看着君慕倾,表情更加哀怨,“啊,徒弟啊,师父就这么一样拿的出手的神器,就连地火神器,你都能烧成这样,那你怎么炼器啊!”金乌火就是金乌火,连地火神器,就能烧成这个样子,他还能怎么说,炼器师最重要的就是要一个好的炉子,现在她都没有这个炉子,那要怎么开始学习炼器?

    君慕倾:“……”

    他哭的这么凄凉,要是有人听到了,还以为她欺负师父,那金乌火的威力就这么大,她已经控制到最小,这地火神器还是会被烧成这个样子,她能有什么办法。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果然,外面的人还是听到了,只见连眦匆匆走来,猛地四处张望,见周围没有事情,才松了口气。

    “姑娘师父,你这是干嘛?哭的这么凄惨,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连眦松了口气,咦,“明明今天早上老牛扫地了,那这堆垃圾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看着还有点眼熟。”连眦看着那一堆被烧焦的地火神器,疑惑的问道。

    “臭小子,你怎么说话的,这是老夫的炼器炉,炼器炉,什么叫垃圾!”本来不是垃圾的,现在不是垃圾,也变成垃圾了,想到自己炼器炉被烧成这个样子,战翅就柑橘一阵肉疼。

    连眦抬起头,脑子停止转动三个呼吸,然后笑呵呵的走到战翅面前,“会长,你是骗人的吧,我见过那么多炉子,没有一个炉子像你这个这么特殊。”这哪里是炉子,明明就是碎片,还硬说是什么炉子。

    “你,你你,你个臭小子,存心来气我的是不是,赶紧走,你又不是炼器师,你知道什么,别打扰我教徒弟炼器!”战翅直接下逐客令,他会告诉他们,是因为他徒弟的火焰太厉害,所有自己的炉子被烧成碎片了,他会说吗?笑话!

    连眦撇了撇嘴,“不过给看就不给看嘛,小气!”说完连眦自己就往门口走去,他都想走,可是副团长说,要留下一个人听姑娘差遣,刚好今天轮到他,不然他早就跟炯牛去睡觉了。

    战翅肉疼的看着地上的碎片,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宝贝徒弟,师父必

    须找到更好的炼器炉,不然没有办法教你。”要找到更好的,那就要天火神器,或者是极品神器,可要找到这两样,那比登天还难。

    “找到天火神器都不容易,更何况是极品的。”还刚好是炉子,这金乌火它到底有什么东西烧不破?

    “没办法,你先在家里待着,师父去找,放心,很快我就回来了。”战翅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院中,君慕倾想叫都来不及,因为人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很快回来是多块?君慕倾双手环胸,金色的火焰出现在她面前。

    “你能不能配合一点,收敛一下,现在你把炉子烧坏了,我要怎么炼器?”君慕倾无语的看着金乌火,她也不知道这火焰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不过看那地火挺有灵性的,那金乌火应该也有一点灵性才对。

    金乌火扭动了一下身体,好像是在回应君慕倾的话。

    “算了。”君慕倾将双手放下,金色火焰消失在眼前,突然她看到战翅没来的及带走的袋子,袋子口袋地方有一本书,她好奇走过去,把书拿起,翻动了几眼,突然她的目光变得灼热。

    这是关于炼器的书!还有一封信?

    信封上面写着“宝贝徒弟”四个大字,君慕倾将信封拆开,一行黑体字映入眼前。

    “宝贝徒弟,师父就知道地火神器不能抵抗不了你的金乌火,所以我一早就决定好了,要去找天火,这些东西就给你,这里面有师父的炼器的一些记录希望对你有用,还有袋子里面的东西,你要好好保存,放心啦,总会有你用到的一天。师父就先走了,徒弟要乖乖的等师父回来。”看完整封信的内容,君慕倾额上布满了黑线,那老头早就知道金乌火会烧了他的炉子!

    “连眦!”

    “在!”听到君慕倾的声音,连眦赶紧跑进来。

    “给我去追那老头!”

    “啊?”他都看到会长走好长时间了,现在要追也应该追不上了,而且他也没有会长的斗技厉害,要怎么追?

    “算了,你回去吧,今天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扰我。”君慕倾叹了口气,打开放在桌上的袋子,好奇的翻动起来。

    “是。”连眦松了口气,他是真的追不上会长,那家伙精明着。

    院子里又剩下君慕倾一个人,她打开袋子,在里面找到一块黑色的令牌,还有一些乱起八糟的矿石,然后就没有了,她将矿石装会袋中,随手拿起令牌,偌大的“佣”字映入眼帘。

    佣?

    君慕倾又拿起那本没有名字的书,翻开来看,里面的确是有记录炼器的内容,而还不少,记录的很详细,甚至连哪样东西先放,那样后放,放错了顺序,会有什么错误,都记录的非常清楚。

    炼器者,非器也!

    最后面一页只有六个字,之后的地方就是空白,君慕倾抚摸着那六个占了一整页的书。

    “炼器者,非器也?什么意思?”这老头怎么后面都不说说是什么意思,那她怎么知道这六个字是在说什么。

    “主人。”霸嚣走进来,就看到君慕倾对着一本书,神器非常凝重,它才走过去,希望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潇,你来的正好,你帮我看看这句话的意思。”君慕倾抬头就看到霸嚣往自己这边走来,她赶紧叫道,想了半天,她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有从来没有炼过器,这师父也太没责任心了!

    “炼器者,非器也?不懂。”霸嚣摇摇头,连主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更何况它只是魔兽,魔兽更加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意思了。

    “你也不知道。”君慕倾嘟起嘴巴。

    “不过主人,你们好奇怪,为什么要用个炉子炼器,我曾经也见过一两个炼器师,从来我看到他们将炼器的东西扔进火中,让火焰焚烧淬炼就好,并不需要这个炉子。”霸嚣看着地上的碎片,不用说它也知道,这应该是主人做的,除了主人火焰有这么大威力,还有谁能将地火神器烧成碎片。

    “只是将炼器材料扔进去就好了?”君慕倾疑惑地问道,看了页上的六个字。

    “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可以炼器,不过那是我很多年前看到的,那时间久到我都忘记是什么时候了。”看到这些东

    西,它才稍稍有印象,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有人做着同样的步骤,就直接将神器炼出来。

    “炼器者,非器也!”君慕倾惊喜地看着霸嚣,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潇,你真厉害,这六个字的意思应该就是你说的那样,炼器师,不一定要用炼器炉子才能炼出神器。”那就是说,即便没有炉子,她也还是能够炼器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把看到的告诉主人。”霸嚣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它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赞,而且这个人还是一向冷冰冰的主人,它就更加不习惯了。

    “好了,我自己再研究研究,你去忙你的事情。”君慕倾笑道,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试试,不然这老头留下这六个字是什么意思,这一页后面就没有记录,老头也一直是用炉子来炼器,难道他也没有破解这六个字的意思?

    应该是这样的,要是她没有霸嚣的提点,也不能猜出这六个字的意思,不管是不是这个意思,她都要试一下。

    金色的火焰沸腾,君慕倾拿起几枚矿石魔核,扔进火中,为了不让矿石魔核掉落,她赶紧用精神力控制住它们,这才让火焰很好的淬炼它们,到了时间,君慕倾再按照刚才战翅的方法,把矿石扔进火中,再用精神力锁住,让它们完全融入在火中,不停焚烧,不停淬炼。

    “时间应该够了。”君慕倾看着金色的火焰,喃喃说道,她满怀信心地将火焰挥散,空中却空无一物,别说神器,就连神器渣都没有看到。

    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前方,不会这样吧,连魔核,矿石它都照烧不误,那她要怎么样炼制神器!

    她慢慢走回去,看看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出现问题,可是翻来翻去,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她深吸口气,金色的火焰再次出现在面前,几枚矿石魔核立刻被扔进去。

    神器的形状是可以自己定,不管是什么样子,只要你坚定你心里最喜欢的那个模样,那练出来的神器,就会是那个样子,要是举棋不定,想着要在这个,又想着要那个,只怕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神器即便是练出来,也会四不像。

    金色的火焰再次散去,空中还是没有什么,君慕倾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样,她的步骤,还有时间都对,难道是金乌火火焰太过猛烈,不用那么久的时间?

    想到这里,君慕倾看了看桌上的东西,这只够练一次神器的,要是不成功,她就要自己去找矿石。

    金色的火焰涌动,经过前几次的失败,君慕倾已经能够狠熟练的将矿石扔进火中,还有那手法,都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生疏,看着她的手法,好像就是一个常年炼器的人一样。

    这次君慕倾将时间缩短了一半,她将火焰挥散,看到空中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就知道自己是失败了,矿石已经没有了,必须要去找才行,君慕倾叹叹气,转身收拾东西,就听到门口吵杂的声音。

    “你让我进去,我认识君姑娘。”

    “不行,姑娘有令,不准任何人进去。”连眦赶紧拦住那人,不管他怎么说,就是不让他进去。

    “可是……”他来找君姑娘是有事情的。

    “没有可是,你走吧,今天姑娘不会见任何人的。”连眦挥挥手,示意让那人赶紧走。

    “连眦,让他进来。”君慕倾坐在石凳上,轻轻一笑,连眦跟以前果然不一样了。

    “是。”连眦瞪了一眼封云亭,好像在无声指责,吵到姑娘了吧!

    封云亭冲着连眦点点头,“谢谢。”迈开步伐匆匆忙忙往里面走去,当他看到那抹红色身影时,脸上划过一抹笑容。

    “封少主找我有事?”君慕倾看着手中的记录,头也不会地问道。

    “我只是知道姑娘最近在学习炼器,就送一些矿石过来。”封云亭走到君慕倾对面坐下,看着院中的狼藉,轻轻一笑,“君姑娘不用着急,金乌火比其它火要难控制,多炼几次就好了。”昨晚所有人都走了以后,他才去翻阅书籍,这才知道,金乌火,那好是天堂鸟的火焰,是火中极品,就连天火也要畏惧三分。

    “矿石可以留下,你可以走了,不送。”君慕倾淡漠地说道,目光一直放在战翅留下来的记录上面,能有心思跟封云亭说话,仿佛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封云亭并没有生气,他露出淡淡笑容,看了一眼君慕倾,将一袋矿石悄声放在桌上,轻步

    离开,她能有今天的成就,只怕不单单是天赋,还有她本身的原因。

    炼器失败,她会不停的去钻研,想自己失败在哪里,不会像一般人一样失败两三次就泄气,不想再做。

    “刚才应该是时间还太长了,所以才会把神器给烧焦。”君慕倾露出笑容,轻轻点头,应该是这样的,那她再将时间缩短一点应该就可以了,而且刚才也证明了,不一定是要炉子才能炼出神器,至少也是一个进步。

    把书放在桌上,看着眼前一袋巨大的东西,她扭头看了看周围,慢慢站起,打开一看,惊奇发现都是矿石,而且还是那些个极品矿石。

    君慕倾额角挂上三条黑线,封云亭知不知道她是初学者,这些东西给她,会多浪费,而且一给,还是各种各样,这么一大袋!

    “算了,现在也没有时间再去找,试试再说。”说完,她随手抓起几颗矿石,金色的火焰空中燃烧,她迅速将矿石扔进去,没过多久,又将另外几颗扔进去,顺便还扔了几颗其它的,魔核。

    君慕倾双眼紧盯着空中的火焰,她多久没有这么紧张忐忑过了,即便这次没有成功她还是会再试,再炼,可是谁不想一举成功。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君慕倾将火焰挥散,金光闪过,空中还是空无一物,刚才还可以看到被烧焦的神器,现在连烧焦的都没有,到底是除了什么问题?

    君慕倾缓缓转身,突然空中一道金色光芒闪过,金光闪闪的耳钻从空中落下。

    君慕倾兴奋地跳起结果耳钻,看它在手中发出强烈的光芒,心中一喜,这应该就是成功了,原来在最后面,要将精神力加大控制,这样才能凝聚好神器,她明白了,明白了。

    “潇,潇!”君慕倾开心地叫道。

    一道金光闪过,霸嚣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好奇的看着她,“主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它这是跟主人这么久以来,第二次看到主人这么开心,第一次是那个有黑暗之力的男子出现的时候,那个时候主人就很开心,这次是为了什么?

    “你看,你看,这是我练出来的神器。”君慕倾拿着两颗耳钻,表情很是幸喜。

    “恭喜主人。”听到君慕倾说自己能够炼出神器,霸嚣也很开心。

    “滴一滴血在上面。”君慕倾指了指霸嚣,笑道说。

    “哦。”霸嚣不知道君慕倾想做什么,却还是听话的划破手指头,把血滴在上面。

    “好啦。”君慕倾俯身到霸嚣面前,耳钻自然而然的就穿过了霸嚣的耳朵,没有一点痛楚,看着金色的耳钻,君慕倾点点头,的确挺配霸嚣的,看来她是真的成功了。

    霸嚣惊讶的看着君慕倾,主人竟然会把第一次练好的神器给自己!

    “要不要试试?”君慕倾问道,她都不知道这有没有成功,不过看刚才,应该是成功了,就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等级,她也只是刚学会炼而已。

    “好。”霸嚣爽快的答应。

    “不能用金乌火,不然会溶的。”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霸嚣,脚下银剑展开,深蓝色的四行星璀璨耀眼,还有十二颗蓝色的五角星光彩夺目,“水术!”一道水术飞快奔出。

    “啊?哦!”一道金色的光芒挡在前面,将水术杜绝在外,不能冲破。

    君慕倾见成功了,立马挥散水术,走到霸嚣面前,“看来是成功了,霸嚣不会介意我给你个防御的家伙吧?”看着霸嚣的耳钻,君慕倾稍稍兴奋,这至少是成功了。

    霸嚣摇摇头,不管主人送什么,它都不会介意,“主人,你成功了,要不要告诉大家?”霸嚣没有问刚才的事情,主人一向厉害,就算是双元素,它也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你不好奇我的水元素吗?”君慕倾本来还以为她要问刚才是怎么回事,但没想到,霸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告诉大家。

    “主人一直都厉害。”这是霸嚣的心里话,从对付五大家族的人开始,它就这么觉得。

    君慕倾轻轻一笑,眼中洋溢着笑容,“先不用告诉他们,等我熟练熟练再说。”她都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她要多试几次再说,至少也要等她能认出是什么等级的神器再说。

    “好。”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