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五大家族的人已经站在那片空地处等着君慕倾,而冒险会的人也伸头张望,可就是没有看到那抹红色身影出现。

    “我看君慕倾是怕我们,逃走了,哈哈……”君家那人仰头大笑,一脸胜券在握的目光,他身后五大家族的人更是得意。

    君家的人都不会维护君家人了,那他们这些外人,干嘛还要给君家人面子,这次,就要好好羞辱君慕倾一番,拥有神兽又怎么样,白痴就是白痴,神兽都没在她身边,也敢应战。

    “你们不要胡说,那位姑娘,是不会离开的。”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冒险会的人就是看不惯五大家族,那副嘴脸。

    想到刚才他们要帮那位姑娘,那姑娘竟然拒绝,说她有自己的办法,很快就能回来,现在时间都快到了,也没见到她人,冒险会也有那么多人,他们帮忙,五大家族照样赢不了,那姑娘偏偏不让他们参与此事。

    “你小子知道什么,难道在这盆地,没有听说过君慕倾三个字不成,要知道君慕倾那是废物,那是白痴,还连累自己的家人,一起被家主赶出了君家,你们想要维护她,别做梦了!”那人狂妄地笑道,刚才他看了一遍,君慕倾身边并没有神兽金虎,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会输的问题。

    区区一个君慕倾,他们还是能对付的,别说她是废物,就算是她天才,也打不过上百人。

    冒险会的人心里也开始担忧,别说那姑娘是像他们说的一样,就算不是那一个人怎么可能打的过那么多人,这不是惹祸上身是做什么,这种局面,她要去哪里找那么多人帮自己的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就连你们都不相信她能打得过我们。”君慕倾,今天一定会输在这里,他会让家主看看,君慕倾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了她一个人,出动了家里三分之二的人去找,可惜找了一两年,也没有找到君慕倾的踪影,现在在这盆地看到她,当然不能放过这个能够羞辱她的机会。

    冒险会的人纷纷低下头,那个姑娘跟五大家族的人不一样,他们也希望她能够赢,只是这种情况,能赢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他们也不想这么没有自信。

    “别这么自信。”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赤红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冒险会地人都纷纷露出担忧的目光。

    “君慕倾,是你太自信了,一个时辰已经到了,不过在比试之前,我们还要说说,你一个人换我们上百人,那可不行……”

    “那你想怎么样?”君慕倾冷冷问道,他也知道他们有上百人,她只有一个人,还觉得条件不公平。

    “要是我们输了,我们今晚睡这里,要是你们输了,你跟这些什么狗屁冒险会的人,都睡这里。”那人指了指脚下,叫嚣地说道,这才是公平,看他们什么冒险会,还敢帮君慕倾!

    君慕倾缓缓转身,迟疑地看着冒险会的人,“他们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能决定!”够狠的,想让他们全部睡外面,不过这些人跟她素不相识,帮他们做决定,绝对不可能,五大家族果然欺人太甚!

    “姑娘,你就答应他们,我们相信你。”冒险会为首的男子走到君慕倾面前说道,就算今晚睡外面,那他们也输的理直气壮,总比他们人多欺负人少的好,什么群斗,那就是群殴。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相信她,他们才是第一次见面,他们怎么会相信她……

    “君慕倾,你看人家都答应了,你还犹豫什么,难道是怕我们了,我说过,你也可以找人,这次比试,不管你找到什么,只要你找到跟我们一样多的人,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一个时辰她能找到什么人,看吧,就连她身边那个丫头都不见了。

    君慕倾皱着眉头,扭头看着那人,“真的什么都可以吗?”脸上的神情有些为难。

    “当然,我说话算话,他们也会同意的。”那人指了指身后五大家族的人,这些都是五大家族的后背,所有才会听他的,长辈们会晚点才来,到时候他们已经把所有事情都解决好,只等他们来住就好了。

    看到君慕倾脸上“畏惧”的神情,他就更加的得意了。

    五大家族的人纷纷点点头,他们当然同意,要是一个废物都打不过,那他们不是丢人都大发。

    “好啊,既然是你说的,君少爷可别后悔,对了,我就听说一个叫君洛帆,还有一个叫君梓漫,不知道你是君家哪位少爷?”君家的少爷可真多,嫡系,旁系,旁支,各个都是少爷。

    “听好了,本少爷就是君洛帆的弟弟,君洛阳!”君洛阳得意地说道,君洛帆那是他大哥,说起话来,他都觉得很得意。

    “噢,那别忘记,帮我问候你哥,他下半身的伤好了没有。”君慕倾认真说道,脸上的笑意扩大,还无声地闪过一丝红晕,顿时让在座所有人想入非非。

    下半身的伤?

    难道君洛帆那次回来,就是因为下半身被人伤到了,才会受罚!

    对啊!肯定是被伤到那个地方了,不然君慕倾怎么会脸红,没想到啊,君家的第一天才,竟然会……

    听到君慕倾的话,五大家族所有人都惋惜地叹气摇头,第一天才又怎么样,伤了那里,跟废物也没什么区别。

    君洛阳听到他们的叹息,气得脸都变成猪肝色,“君慕倾,你说什么,我哥从来就没有受过伤,从来就没有!”下半身,那明明就是大腿,跟那个地方还有一段距离!

    “没有受伤就没有受伤,你那么激动干嘛,你这样,会让人觉得你欲盖弥彰的。”君慕倾微笑着说道,好像君洛帆是真的伤到了那个位置。

    “你……”

    “噗……”人群中纷纷传出笑声。

    君家第一天才都变成那个样子了,能不好笑,只怕君家家主都要气死了,难怪这个消息,他们五大家族都打探不到,原来是君洛帆伤了那里。

    冒险会的人也纷纷笑起来,他们开始还以为会担心君慕倾会吃亏,现在看来,她应该不会吃亏,在五大家族所有人面前,把事情这么隐晦地说出来,这不是让大家想入非非么。

    还有那个君洛阳的反应也真是够大的,没有就没有,何必那么大声说话,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人家,就是被伤到过。

    “哼!我等会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君洛阳大袖一挥,“还笑什么,还不动手!”可恶!可恶!

    五大家族人见君洛阳生气了,立马忍住笑容,要是把这位公子惹火了,回去告诉君家家主,他们君家的人找上门来,那他们就惨了。

    “好啊,你们的人到齐了,那现在也轮到我们了。”君慕倾转身看着身后,对冒险会的人轻声说道,“你们先站到一旁,我不会让你们睡这里的,我也不想睡这里。”火红的眼中闪耀着光芒,令人不自觉的就信服了,冒险会的人纷纷推开,让出一条道。

    霸嚣带着一群黑影慢慢走来,身边还站着闪电,这下闪电可得瑟不小,它走在霸嚣面前,那叫一个开心。

    原本还在担忧君慕倾会输的人,都纷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慢慢走来的巨大黑影,他们没有看错吧,这,这怎么可能!

    五大家族的人看到那群黑影,差点吓到摔跟头,他们愣愣看着巨大身影地走来,全身已经开始颤抖,畏惧。

    所有人的嘴巴都成了型,眼睛瞪得比铃铛还要大,那巨大身影前进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脸上的表情更是夸张极致。

    “各位这就害怕了?等会它们还要跟你们群斗,现在你们就怕了,那等会怎么打?”君慕倾挑挑眉头,看着身后的灵级魔兽,还有幻级魔兽,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三四十只,这一个时辰她可没有闲着。

    “你,你,你,君慕倾,我说的群斗,没说过可以用魔兽!”君洛阳也说话都说不标准了,看着那慢慢走来的魔兽,他双腿不停地打颤,这些都是五大家族的后辈,就算见过魔兽,那也没有同时见过这么过,更没有见过这么多灵兽一起出现。

    君慕倾双手环胸,冷酷地注视着君洛阳,“刚才我还听说天才弟弟君洛阳少爷说过,我用什么都可以,而且我还再三问过你,你都说可以,怎么看在反悔了?”群斗吗?那必须就是群,他们可以用一百多个人来打她一个,那她为什么不可以找魔兽,来帮她。

    “我……你……”君洛阳终于知道君慕倾话里面的意思了,他看着君慕倾,她身边果然有神兽!

    “所以今天晚上,还请五大家族的少爷,小姐们,不用太客气,帮我好好教训教训它们”君慕倾好心提醒道,小手轻轻一挥,所有魔兽顿时停下了脚步,五大家族的人要是冷静下来,说不定,还能看到这些魔兽的双腿也在不停的打颤。

    冒险会的人从错愕中反应过来,再次傻眼,他们没有看错吧?魔兽,三十四十只幻兽和灵兽,她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可召唤幻兽和灵兽的!太不可思议了,难怪她会同意五大家族的挑衅,试问,这里随便找十头魔兽,都能把这上百个人打趴下,更别说三四十只这么多。

    阴谋,黑果果的阴谋,一开始她就想好了用魔兽来对付他们,可怜这些没脑子的人,还说人家是笨蛋,算计人家,反被人家给算。

    “你……”君洛阳伸出手指着君慕倾,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

    “天才弟弟君洛阳,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最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这次给你温馨提示,下次……”

    “咔嚓!”骨裂的声音突然响起,就看到君洛阳握着刚才这着君慕倾的手指头,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

    “啊!”破天的声音直冲云霄。

    五大家族的子弟,都纷纷后退一步,惊颤地看着君慕倾,刚才君慕倾是怎么出手的他们都没有看到,现在的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家族要拉拢君慕倾,这个人就是恶魔,恶魔!

    冒险会的人也没想到君慕倾会出手伤君洛阳,还没从魔兽的震惊中走出来,就看到君洛阳捂着手,脸色苍白看着君慕倾,听刚才那声音,只怕这个手指头是废了。

    “这次是小小的温馨提示,天才弟弟,下次你可别忘了。”君慕倾淡漠地说道,连山露出一抹冷意。

    “……”温馨提示!这是吗!

    君慕倾可没有忘记他们之间还有赌约,没有再看君洛阳一眼,向前一步看着五大家族的人。

    “既然的是群斗,那我也就吃点亏,用它们三四十来打,各位不用客气,尽管动手。”君慕倾微笑说道,三四十对一百,她已经很吃亏了,既然找不到更多的帮手,那她也就勉为其难地吃点亏。

    冒险会的人听完这话,嘴角都不禁抽搐,吃亏……不用客气,尽管动手,一百多人,对抗三四十头魔兽,再怎么动手,还是被揍的那个。

    五大家族子弟畏惧的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魔兽,就怕一个不注意,魔兽扑上来,他们就全完了。

    “咦?刚才各位不是还豪云壮志的模样,现在怎么不出手了?难道是看到我们没有你们人多,你们想要让我们吗?既然这样,那君慕倾就不客气了,给我狠狠的揍!”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身后立马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尘灰飞腾过后,就听到一阵惨烈的叫声。

    “救命啊!”

    “啊!”

    “君慕倾,我们是五大家族的人,你……啊!”

    “砰砰!”

    “啪!”

    各种惨烈的声音传来,玫瑰红唇慢慢轻启,“对了,你们可别忘了,这些是五大家族的人,别忘了替我好好招呼!”君慕倾刻意将“好好招呼”四个字加重语气。

    入恶魔般的声音响起,五大家族的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们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君慕倾连五大家族都不怕么?

    冒险会看着眼前一片惨状,不禁吞了吞口水,看着站在他们面前赤红的身影,他们不禁有些呆滞。

    她还能再狠一点么,让三四十头魔兽群斗,听到说是五大家族的,还要更好的招呼,五大家族的人是傻,还是没脑子,竟然跟这么变态的一个人来群斗,这明摆就是挨打的份。

    打斗的声音维持了大概半个小时,在确定每个人都被打到,又伤到了一定程度,慵懒的声音才缓缓扬起,“打了这么久,我想胜负已分,不知道还有谁不服,可以跟我说,不用客气。”君慕倾的话刚落声,魔兽立刻散开,站到一旁,没有半点动作。

    五大家族的人皮青脸肿,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都照打不误,他们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一声接着一声的呻吟响起,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

    “没有人说话,是不是代表你们输了,不好意思,今晚就麻烦你们睡这里。”君慕倾指了指脚下,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看着五大家族的人一个个鼻青脸肿,心里早就乐翻了。

    冒险会的人个个脸上忍住即将爆发的笑意,他们白担心了,眼前的姑娘,就是扮猪吃老虎,看上去伤害力不大,真正动手并且挨打了才会知道她的手段。

    “哦,忘记告诉各位了,我这个人呢,比较胆小,这些魔兽,今晚也会住在这里,你们要跟它们好好相处,要是你们惹怒了它们,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君慕倾无辜地看着五大家族的人,转身往冒险会搭好的木棚走去。

    什么!今晚这些魔兽也住在这里!

    所有人脑中顿时一片空白,这怎么可以!跟魔兽住在一起,要是它们半夜饿了,爬起来……

    “噗!”冒险会的人顿时乐了,跟魔兽住在一起的滋味一定很好,他们就好好享受这一切。

    “啊!”胆小的人已经被自己的幻想给吓晕了,还有的拔腿就跑,可是跑了两步,看到周围排排站的魔兽,都纷纷停下脚步,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霸嚣见君慕倾往回走,从魔兽群中走出来,大步跟上去,冒险会的人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一群魔兽,他们真佩服那个姑娘的胆识,竟然敢跟魔兽站在一起。

    只是,今晚这魔兽要住在这里,可不可以打打商量,让它们离这里远点?

    君慕倾走到木棚,坐在木椅上,看着简陋的一切布置,没有什么其它的情绪,霸嚣已经走到了她身边,看到那些人憋屈的样子,心里一阵畅快,它好像也有点明白,乐游回去的时候,提到君慕倾,会有那种表情。

    “姑娘,那些魔兽……”为首人的迟疑地看着君慕倾,这些魔兽在这里,别说五大家族的人睡不安宁,就算是他们,也会被吓到不敢入睡。

    “你们放心,它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君慕倾淡漠地说道,圣兽神兽都在这里,那些灵兽幻兽还不敢造次,她原本想着,找一百来头魔兽,吓死他们,谁知道这封天盆地的魔兽真不好找,都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而且一只离一只老远,她也就懒得去了。

    “可是……”

    “既然你们刚才相信我,那现在也应该相信我,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君慕倾淡淡说道,他们好歹也给她一个住的地方,这已经很不错了,不用跟五大家族的人一样,露宿街头,半夜还有惊喜,那就不妙了。

    “南宫诺谢谢姑娘解围。”为首的男子抱拳,感激说道,今天要不是这位姑娘,只怕他们现在已经被五大家族的人赶出去了。

    “我没有给你们解围,你们也不用谢谢我,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不用姑娘姑娘的叫,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姑娘姑娘,已经一年多没有去见过佣兵工会的人了,也不知道现在的红枫佣兵团怎么样。

    “这怎么可以,姑娘也是因为我们才差点跟五大家族的人打起来的。”要是叫她的名字,这不合理。

    “姑娘,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那些魔兽都听你的吗?”站在南宫诺身后的男子纷纷围上来,他们都好奇,只因为他们在封天盆地住了这么多年,别说魔兽很少见到,就连宠物兽都很少遇到,这里本来是有很多魔兽,可是都被以前的冒险会给杀光了,后来魔兽也就很少出来,冒险会的人也全都离开。

    君慕倾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她总不能告诉他们,这都是她身边这位姑娘的功劳,到时候要是霸嚣被惹急了,发火了怎么办,她还真是有点担心魔兽的脾气。

    “姑娘,你是君家的人,为什么那些人会欺负……”好吧,最后被欺负的还是别人。

    “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这封天盆地,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君慕倾早就想问了,这盆地虽然大,也不至于叫封天才是。

    南宫诺瞪了手下一眼,轻声说道,“那是封天盆地四处高耸,看不到尽头,就被称为封天盆地,我们这里真是盆地的一角,也是魔兽最不长出没的地方,平时要是没有吃的,我们就会走远一点,去杀魔兽。”南宫诺将那些有的没的,都跟君慕倾说了便,他们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惊颤着。

    “南宫慧你们认识吗?”君慕倾突然想起霸嚣今天救的那四个人。

    “那是我爹,姑娘认识!”南宫诺兴奋地说道。

    爹?难怪了,“见过一面,你们还有没有什么事情?”君慕倾问道,现在天还早,只是她还有一些事情要跟霸嚣说。

    “呃,姑娘,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叫一声就好。”南宫诺说道,想到外面有几十只魔兽都是她的,他就觉得自己是白担心,他们要担心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眼前的姑娘。

    君慕倾想了想,还是点点头,毕竟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君慕倾才开口,“潇,你让那些魔兽,半夜的时候才离开,不用太早,也不用太晚。”君慕倾嘴角笑容加深,赤红的眸子,让人看了不禁打颤。

    “是。”霸嚣现在对君慕倾的话,那叫一个言听计从,不为什么,霸嚣就感觉,听君慕倾的会,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做魔兽太久了,它也想试试做人类的滋味,本来以为做人类很无聊,现在,不但不无聊,还挺好玩的。

    “闪电呢?”君慕倾四处看了一下,也没有看到闪电的影子,不禁有些好奇那家伙去了什么地方。

    “它还在魔兽面前那耍威风。”看到闪电对待魔兽的狠劲,它也知道那家伙根本就不用什么教育,就是看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和兽胆小了一点。

    “你告诉魔兽之后,就去休息。”今晚会有一场好戏,她得先睡一觉,然后才有精神看好戏。

    “是。”霸嚣转身走出去,瘦小的身影,任何人都不会怀疑,这么柔弱的女子,会是霸气种田的比蒙兽。

    君慕倾看着霸嚣离开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看来这是个好的开始,霸嚣肯听她的话就好,圣兽她都没有把握打败的家伙,要是有什么事情,那可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麻烦的人,那就是五大家族的人了,君慕倾走到门口,看着发出惊恐的声音,脸上的笑容逐渐逝去,最后变得冰冷无比,没有一丝温度。

    “啊啊啊!”

    “啊!”

    “救命啊!”

    “我晕了!”

    “长老救我们!”

    “魔兽啊!”

    “……”

    半夜时分,各种惊天动地的声音在空地上响起,地都给他们震动三分。

    南宫诺等人赶紧爬起来,就看到五大家族的子弟纷纷在尖叫,而他们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众人一阵奇怪。

    “诺,难道是他们从来没见过魔兽,才会这么害怕?”站在南宫诺身后的男子好奇张望,他们那边也没有什么,干嘛这么惊慌,还有火焰,今晚他们难道就坐在那里,不睡了吗?

    “不会,五大家族要求很严格,每半年我们不都是要看到一批人在这里经过。”半年就会历练一次,这要求不算严格么?这是这些人到底在惊讶什么?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救命啊!”

    “娘!快来救我!”

    “……”

    “啊啊啊啊啊……”

    这些是声音无比惊颤,凄惨,就是没有一个人能来救他们。

    “半年一次历练?”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众人纷纷转身,就看到君慕倾双手环胸,站在他们身后,讽刺地看着不远处的一幕。

    “是啊,封天盆地每年五大家族都会阻止两次历练,以前都是长老带领他,他们也就安静,不过听说今年五大家族的商量,让他们独自来一天,明天才会有人来跟他们去另外一个地方。”这些都是他们听那些人聊天时候说的,不然他们也不知道。

    “那他们还真是挺惨的。”君慕倾讥讽地说道。

    惨,这一切不都是你让人家这么惨的。

    冒险会的人摸摸鼻子,忍住笑容,以往五大家族的人都威风无比,这次只怕是丢人丢大了。

    “你也醒来了?”君慕倾好奇地看着霸嚣,难得魔兽也会看戏,她还以为就火镰一只魔兽会这个样子,看来圣兽也会这样。

    “嗯。”霸嚣还是不喜欢说话,大多数的话,都是用一个字,有个时候,就是随便的应一声,君慕倾也没有多在意,不喜欢说话不是错,只要还说话,那就还行。

    “啧啧……”君慕倾轻轻摇摇头,那些魔兽又没有动手,只是吓吓而已,至于这么大动静吗?

    “潇。”君慕倾轻轻叫了一声,再这么叫下去,今晚上谁都不用休息了。

    霸嚣点点头,闪身消失在众人眼前,瘦小的身影在巨大魔兽的面前,那那么的突兀,而巨大魔兽对一个那个瘦小身影毕恭毕敬,又是更加的突兀。

    “滚!”没有温度地字眼吐出来,金色的身影漠然转身离开。

    魔兽像是得到多大解放一样,撒腿就跑,一溜烟,几十只魔兽瞬间消失,闪电愣愣看着魔兽消失的背影,它觉得,霸嚣厉害,但是主人更加厉害,因为主人根本就不用亲自动手,这些魔兽照样畏惧。

    所有人都呆滞地看着魔兽离开,心里还一颤一颤的,久久都不能平复。

    魔兽离开后,人群才慢慢安静下来,看大霸嚣回来之后,君慕倾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吱吱那家伙这么吵都没把它吵醒来。真是佩服佩服。

    就算魔兽离开了,可五大家族的人也睡不着了,他们惊恐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度日如年的日子,这么短短的几个时辰,他们感觉比一年还要慢。

    黎明破晓,所有人都纷纷站起来,又不敢离开这里,但是又非常期待这那些身影的到来,只要长老们来了,那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不用再看到那些魔兽。

    昨天晚上,那些魔兽,没有靠近他们,就已经很可怕,很恐怖,要是今天他们还在这里待一天,那一定会疯了!

    君洛阳握着手,他已经吃下丹药,软绵绵的手指头在无声告诉他,这个手指已经废了,以后再也不能用。

    “君,慕,倾!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君洛阳看着自己被废的手指头,凶狠地说道,他一定要杀了君慕倾,一定要杀了君慕倾抱他废手之仇!

    “洛阳,你别想了,君慕倾有神兽,神兽能号召灵兽,你斗不过她的。”坐在君洛阳身边的人叹息地说道,还好君慕倾只是按规定群斗,没有真的动手,要是她让那些魔兽动真格,就算是再来一百个人,也会一一成为魔兽的盘中餐。

    “不用你管。”君洛阳轻哼一声,他哥哥是君洛帆,哥哥一定会给他报仇!

    那人见君洛阳不听,白了一眼,转过身体,不再去看他,跟君慕倾斗,一定会吃亏的,人家拥有神兽,你有吗?

    “你们为什么躺在这里!”惊雷般的吼声响起,天亮了才敢睡下的一百多人,猛地惊醒,立马站起来,看到十几个长老失瞪大双眼,看着他们,都纷纷低下头,不敢直视。

    “问你们话!”一个个皮青脸肿,让他们提前来一天,就弄成这个样子。

    “长老,我们……我们遭遇魔兽。”没有底气地声音传来,所有人的头搭拢的更低,都不敢去看站在他们面前的长老。

    “遭遇魔兽,这个地方怎么会有魔兽出现,你们是不是又吵起来了?”都快被他们气死了,每一年历练,总会出现同样的事情,好好的总会打起来。

    见长老说他们是不是自己打起来了,那么人立刻抬起头,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这次他们还没来得及打,就被魔兽打了。

    “你们一个个这个模样,那倒是说怎么回事!”即便是遇上魔兽,也不会有那么多魔兽同时攻击,封天盆地他们又不是第一次来。

    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出声,想起昨天的事情,他们还忍不住打颤,太恐怖了,幻兽,灵兽,全部攻击他们,君慕倾挥挥手,它们就停下,脸色一变,它们就会揍的越狠。

    白痴废物,有这样的白痴废物吗?将魔兽握在手中,听她号令,谁能比君慕倾更变态,就连君洛帆都不能!

    没有人再有胆子说起昨晚的事情,要是他们把昨晚的事情告诉长老,君慕倾一个不高兴,又召唤出魔兽,一脚一个,他们一百多个人都不过它们踩的。

    见所有人都沉默,长老们也没有办法,他们头痛地看着低头后辈,信心全无,一脸畏惧的模样,他们都是五大家族新一代的希望,怎么可以变成这个样子!

    “长老!”君洛阳哭丧着脸,慢慢走到君家长老的面前,颤抖的伸出被君慕倾捏断的食指。

    “这是谁干的!”君家那长老怒瞪着君洛阳身后的人,才一晚上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这么狠心,又谁这么大胆,敢伤君家子弟!

    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冰冷气息迎面扑来,所有人纷纷后退一步,惊恐抬起头。

    “看到没有,君家长老在问你们话,不回答不是很不礼貌吗?”讽刺地声音在身后响起,十几个长老立马转身,火红的身影印入眼帘,同一时间,所有长老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君慕倾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惊讶错愕看着自己的人,双手负在身后,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仿佛是让所有的人俯身膜拜。

    “你……你是君慕倾!”君家长老愣愣说道,几年不见,君慕倾跟以前截然不同,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不知道,自己这么有人气,不但让君家子弟一眼就认出来,就连君家长老,都能在第一眼认出我,该说惭愧,还是说荣幸呢?”讽刺的语气丝毫没有留情,敲打进君家长老的耳中。

    “君慕倾,看到本长老,你竟然如此无礼,君离是怎么教你们……”

    “砰!”长老眼前一花,只感觉到一阵热潮,人已经被打出了一丈以外,他刚想站起来,火红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

    寒山冰泉般的声音幽幽响起,“侮辱我爹,别说你只是君家区区的旁支长老,就算是君沧澜在这里,我照杀不误!”火焰涌出,金色火焰在众人眼前闪过,君家那位长老,连碎末都没留下,就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静,还是静,一帮人呆滞在原地,就连风都停止了吹拂,所有一切好像静止了一般。

    君家另外几个长老张了张嘴,始终发不出半点的声音,她……她怎么……怎么可以!

    “君慕倾,你好大胆子!”也不知道是谁先找回了声音,瞬间,所有人回过神,身体颤抖地看着嗜血的君慕倾。

    此时的她犹如地狱罗刹,火红一身,无比嗜血刺眼,没有给人半点暖意,只有那刺入心骨的冰冷,而那如同与生俱来的霸气,又让人觉得,她是弑杀天下的王者,令人胆颤畏惧。

    “从,今,天,起,我,君,慕,倾,回来了!”一字一顿,霸气狂妄嚣张声音响起,敲进了每个人心里,在告诉每一个人,她君慕倾回来了!

    “说我父亲一句不是,挫骨扬灰!陷害者,死!陷害我家人者,杀!”狂傲的霸气没有遮掩地飞扬在天地之间,重重击打进所有人心里。

    所有人瞪大双眼看着那抹火红的身影,他们应该嘲笑,笑君慕倾白痴废物,敢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们用尽全力,嘴角都没有扬起,只有深深的信服。

    他们绝对相信君慕倾敢这么做,也能做到,不管是五大家族,还是任何人,只要有人做了其中一件事情,那必将被挫骨扬灰,逃都逃不掉。

    冒险会地人匆匆赶来,听到那霸气狂妄的话语,他们除了震撼,还是震撼,除了震惊,还是震惊,那一抹火红的身影傲立在那里,他们竟会有种俯身膜拜的想法。

    霸嚣静静站在那里,当君慕倾一字一顿,将所有话说出之后,它感觉到一阵热血沸腾,更有种错觉,眼前的人,也就是它的主人,笔直的站在那里,瘦小的身板,让人无法忽视,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如同王者傲立巅峰之上,等待群雄地膜拜。

    它突然觉得,跟在主人身边,一定不会这么平凡下去,主人早晚有一天,会成为那最耀眼的明珠,最霸气的王者,也在这一刻,霸嚣一颗傲骨的心,完全臣服在那火红身影之下。

    火红的身影傲立在天地,冷冽冰冷,却又火焰赤红的眸子,精致至极的轮廓,冷酷傲然的身影,成了天地间最耀眼,最璀璨的一道风景,众人静静站在那里,忘记了呆滞,忘记了时间,将所有一切都忘在脑后,眼中,脑中,心中,唯一停留住的,便是那一抹火焰肆意的身影。

    ------题外话------

    霸气涌起,有木有,小倾倾雄起鸟…鼓掌!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