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名:第三十八章嫁祸

    君慕倾汗滴滴地看着元素在身体里游窜,一阵无语,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元素可以脱离元素空间,游走全身,这要是说出去,项羽只怕又要把她当成怪物看待了,只是这真的很奇怪。

    五种元素慢慢回到元素空间,君慕倾还是有些疑惑,其它几种元素她没有什么感觉,可是那火元素,她感觉变大了一点,形态也变得更加的突出。

    火茧里的君慕倾缓缓睁开眼睛,她疑惑地看着周围,活动了一下身体,惊奇发现她的伤已经不疼了,这金乌火难道有疗伤的功效不成,君慕倾站起来,活动了两下,外面的声音还是不能传进来,她更加不知道外面的人已经快急疯了。

    君慕倾碰了碰周围燃烧的火焰,那火焰好像知道是她,她的手刚伸去,火焰就会自动熄灭,不会误伤她,她也不会感觉到灼热。

    “啧啧,挺好的地方,留在这里过冬是不错,要不是还有事情,是可以过冬,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君慕倾大声说道,她不知道金乌火能不能,或者是听不听的懂自己的说话,她总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

    安静寂静,火茧一点动静都没有,君慕倾无聊地坐下去,见火茧不放她,她干脆去元素空间去看看那火元素,不对,应该是金乌火。

    君慕倾用意识叹进去,看到那熊熊燃烧的金乌火,不禁叹息,这家伙吃了自己的火元素就算了,现在还把自己关在这里,它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她还有很多事情,不能老留在这里的吗?

    想到这里,君慕倾轻轻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光明圣殿的人走了没有,乐游将兽人救出来了没有……

    发觉自己的想法,君慕倾不禁自嘲一笑,什么时候她君慕倾关心的人越来越多了,她以为跟狼群生活久了,就再也不会关心任何人,任何事,看来现在不一样,她有了朋友,亲人,老师,还有就是寒傲辰那个……比女人还好看的家伙。

    “唉,什么时候让我出去?”君慕倾再次叹息道,她倒是没事情,换做以前,就算在这里面带十天半个月,她都不会着急,只不过现在她怕寒傲辰担心。

    不管君慕倾如何询问,换来的还是一阵又一阵的沉默,她顿时无语了,刚才不是还挺有灵性的吗?现在怎么又这样,她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一点都不理会她,到底什么时候让她出去。

    君慕倾微微张嘴,打算再问,元素空间突然传来一股暖流,整个元素空间壁,浅蓝色开始交替深蓝色,充裕的力量从空间爆发,往全身扩散。

    不会是真的吧?

    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涌出,君慕倾抬头看看火茧,这个地方,不知道牢不牢固,会不会被闪电劈中。

    乌云在天上聚集,雷电让地上的人顿时抬头往天上看去,看着空中的火茧,所有人纷纷散开,呆呆地看着乌云密布的空中。

    昏睡中的项羽这时也幽幽醒来,他四处看了一下,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空中乌云上。

    靠!有没有搞错,什么情况,这样都能晋升,她君慕倾到底在里面做什么?晋升啊,十二级技灵师没有经过巅峰,就直接晋升,这也太逆天,太变态了吧!

    项羽欲哭无泪地看着火茧,“君慕倾也太不是人了,这样都能晋升,我才刚刚二级技尊师,本来以为她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晋升,没想到这变态的家伙,这么快就晋升了!禽兽!”项羽那叫一个怨天尤人,他累死累活,一天到晚的历练,才刚刚进入技尊级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她君慕倾就追上来了。

    罗塞嘴角不停抽搐,在听到君慕倾传闻的时候,他们还不相信,现在他们不信也信了,前几天还是十二级技灵师,今天就要晋升了,就算晋升,那也要喘口气啊。

    看着所有人的惊颤,错愕,还有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寒傲辰只是淡淡一笑,看到她没事,就好了,黑色的身影慢慢呈现透明,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黑夜当中,这一幕也只有乐游看到。

    空中乌云密布,滚滚的乌云越来越厚,大家都很自觉的后退一步,虽然知道天地法则不会随便劈人,可看到这么厚重的乌云,他们心里还是也能惊颤,不对,是非常的惊颤。

    君慕倾这哪里是晋升技尊师,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会不会有点夸张,还是天地法则降错了?”夏竹青愣愣地问道,这太不真实了。

    朱火眼角抽搐了一下,它也想这么问,“竹,这明显没有错。”这个人类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地法则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落下来,要知道,乌云聚集的越久,那就代表天罚的威力越大。

    “你们晋升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吗?”项羽僵住一张脸,眨巴了一下,看着有经验的三位,他的天罚没有酝酿这么久,说不定他们的也是一样,毕竟每个人的天罚都是不一样的。

    罗塞笑呵呵的走到项羽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会告诉你,我晋升的时候,那乌云很快就落下来了吗?”天罚难道也有偏心的时候,可是这也不对啊,她君慕倾做了什么让天罚劈她的事情,让天罚这么记恨她。

    “是吗?那你们两个呢?”项羽好奇地问道,变态变态!果然是大变态!

    蓝枫和夏竹青纷纷摇摇头,他们都不是这种情况,更加不明白为什么君慕倾会这个样子。

    斗技师在晋升的时候是最危险的,大家都巴不得天罚轻一点,这样比较容易晋升,但是今天这未免也太夸张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天罚。

    “咔嚓!”惊天动地的声音突如其来,天边闪过一道光电,刹那间,大地出现了一片白色,跟白天没有什么差别。

    站在原地的几人立马后退几步,天,他们真想知道这只是晋升技尊师,不是晋升上尊斗技师,或者是别的什么等级,要不要这么夸张,这也太吓人了!

    闪电飞速落在火茧上,火茧立刻出现了一条缝隙,蛋裂开的声音响起,他们好奇地看去,火茧缝隙的地方,发出了强大的光芒,红色还有金色在叫错闪烁,既华丽又尊贵。

    又一声响起,火茧再次出现一条裂痕,火茧的上部分已经全部裂开,轰隆隆的声音还在头顶聚集,一帮子人很有默契地抬头看着天空,眼角不禁又开始抽搐。

    谁能告诉他们,刚才那一道闪电那么厉害,还会有第二道闪电出现,那一道就比的上晋升技尊师的四道,难不成后面还有几道,这天罚不是想让君慕倾晋升,而是想要整死君慕倾。

    “咔嚓!”又一道闪电落下来,这一道比刚才那一道还好大,火茧周围都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坑,火茧也在慢慢裂开,终于,整个茧身全部离开,两块火茧一份为二,变成两道金色的光芒,流进了君慕倾的身体。

    君慕倾站在黑坑当中,她抬起头,看着天上滚滚的黑云,额上挂满了黑线。

    “圈圈你个叉叉!本姑娘不过是晋升技尊师,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前几次无缘无故劈我,我已经不跟你计较了,现在你还来!”她都快觉得自己是最苍穹大陆最冤的一个技灵师,每次晋升她的天罚比别人的粗那么一点点就算了,为什么别人晋升,不对,是别的魔兽晋升,也关她的事情,又不是她晋升。

    淡定,现在君慕倾已经不知道淡定两个字怎么写了,你三番两次被天地法则特殊对待,换成谁都会抓狂。

    呃……

    君慕倾的话一出,所有人顿时石化在了当场,不过是晋升技尊师,她很逆天的好伐,十一岁的技尊师,她只怕是第一人,就别不知足了,还有还有,前几次是怎么回事,难道走在大路上,天上会无缘无故落下天罚。

    罗塞几个人好奇地看了看天上的乌云,立马摇摇头,这怎么可能,他们站在君慕倾身边,都只是劈她一个人,天罚怎么会随便落下,不可能,不太可能……

    可是在君慕倾面前,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她丫一个这么变态的家伙,就算走在大街上,无缘无故落下一道闪到,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是这样没错!

    “咔嚓!”第三道闪电再次落下,毫不留情的劈在君慕倾的身上。

    一帮子人,还有兽人,都肉疼地看着君慕倾,他们很好奇,被那么大的闪电劈到身上,那是什么感觉,他们晋升时候,天罚比这小多了,他们那是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君慕倾这……

    第三道闪电落下,乌云逐渐散开,所有人不禁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会有第四道落下来,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幸好是没有了,这三道已经够他们惊颤的了,要是第四道落下来,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深蓝色的光芒照亮了元素空间,君慕倾心里终于平衡了一点,她活动了一下手臂,深蓝色那就是技尊师,虽然是来的有点晚,不过也好,已经到了技尊师。

    看着自己身体没事,君慕倾迈出步伐,走到呆滞的几人面前,看着他们呆愣的目光,她好笑的挥了挥手臂。

    “回神啊!”

    “啊!”

    “你没事吧?”罗塞赶紧问道,那么粗的闪电落下来,她怎么一点伤痕都没有,这也太变态了,他君慕倾到底是不是人啊?

    君慕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摇摇头,“你看我有没有事?” 她都已经习惯了,经过了这次,以后天地法则就算落下再大的闪电,她偶淡定了,天地法则也记仇,有没有搞错。

    罗塞看了看,一阵疑惑,一点事情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三道闪电,前面两道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他还相信,毕竟他们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是不是落在了她身上,可后面这一道,那是的的确确落在她的身上。

    圣辉早就吓傻了眼,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他全身不禁发颤,这,这这也太可怕了,妖孽,妖孽啊!

    蓝枫笑眯着眼睛,走到君慕倾面前,“是不是因为你拥有金乌火,闪电才会变粗?”那一幕的确是够惊颤,他到现在心情还不能平复,他们几个任何一个人晋升,都没有像她一样。

    “不知道,反正在我第一次晋升的时候,它就……还行。”君慕倾如实地说道,第一次晋升的时候,那闪电比现在小多了。

    还行,还行是怎么个行法?那是什么样子的?

    所有人心中顿时涌出了疑惑,他们很好奇君慕倾第一次晋升的时候有多轰动,是不是跟这次一样。

    看着他们好像见到鬼的模样,君慕倾撇了撇嘴,勾起一个弧度,慢慢走到一旁早就傻眼的圣辉面前,要不是看到他,她都忘记了,自己还有事情要问,寒傲辰干的不错,知道自己想要问问红发红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你个问题。”君慕倾蹲下身体,脸上露出无害的笑容。

    圣辉慢慢将身体往后挪,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君慕倾找他会有什么好事情,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圣辉感觉到丝丝凉意从心底发出。

    “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虽然是圣殿的长老,但是十个长老里面,他等级最低,也是最不受看重的一个,有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都是最厉害的两大长老,更圣主谈论。

    “那就问一些你知道的事情。”君慕倾淡淡地说道,不知道,好借口。

    “什么?”圣辉这个时候的性命都被君慕倾捏在手里,他看着那双赤红的眸子,总有种感觉,好像可以看穿人的心事,不管他说什么,她都能看穿。

    “我想知道,为什么光明圣殿,那么想找我,还有,红发红眸是什么意思?”光明之神。

    圣辉看了看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他的身上,他感觉到君慕倾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开口,“我只知道,圣主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听说君慕倾在十岁生日之后,变成了红发红眸,就离开派人去打探虚实,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明确的答案,外界传说君慕倾的事情,也没有提到红发红眸,圣主并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要知道的人。”说话期间,圣辉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君慕倾不相信自己的话是真的。

    “还有呢?”君慕倾似笑非笑地看着圣辉,原来是这样。

    “至于为什么要找红发红眸的人,那是光明之神的指示,在十年前,光明之神就给出指示,让光明圣殿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红发红眸的少女,要是可以带走,那就带去见他,要是那人反抗,我们又奈何不了,就直接……杀。”圣辉最后一个字说的很小声,现在别说杀红发红眸之人,自己的命都捏在这个红发红眸的人手上。

    君慕倾挑挑眉头,十年前光明之神的决定,光明之神怎么知道会有红眸红发的一定是少女,她也是十岁的时候变成红发红眸,而光明之神的指示是在十年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圣灵为什么要抓兽人?”君慕倾冷冷问道,圣殿好大胆子,她的人也敢伤,不管是哪一宗,他们的梁子都结大了!

    “兽人,也是圣主,哦,圣灵听从光明之神的指示,他说兽人族也属于兽族一脉,魔兽在这个世界上,那是妨碍这光明的延伸,之后……你们就都知道了。”这个地方没有魔兽,不单单只是他们处理兽人的原因,还有就是光明之神的话。

    光明之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指示,光明之神,这比黑暗之神还要嗜血,兽人,兽族,还有红发红眸,难道曾经得有魔兽或者是兽人罪过光明之神?

    君慕倾慢慢站起来,走到乐游面前,冷冷说道,“这个人,随他们处置,你跟我来。”

    乐游轻轻点头,刚好他也有事情要跟她说,就不知道他们想说的是不是同一件事情。

    两人慢慢往旁边走去,这让身后的人更加疑惑,王?兽人?兽族?君慕倾是不是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会有这些半人半兽的家伙在这里,而她,怎么被乐游叫成王?

    君慕倾抬头冷冷看着乐游,双手负在身后,“你应该可以猜到我找你来有什么事情,带他们回去。”现在的人类世界,还不适合兽人生存,还有他们现在心里的怨恨太大,不适合留在人类的世界。

    乐游阴沉着脸,点点头,现在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他们被人类这么对待,对人类的怨恨是极其深刻,这个时候他们的确是不适合在人类的世界停留,要赶紧回到兽人族,让长老教化他们,可是他离开,火镰也离开了她,要是有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我,别忘了,你也输在我手上过。”君慕倾淡淡笑道,其实这个兽人身上还是有优点的,还很聪明,老鹿会选择他做传人,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一开始他不服气自己,也不是说不对,毕竟要不是自己的出现,他很有可能就是兽人族的王。

    “你放心,我说过臣服,那就是臣服,而且这些日子事情,我也看到了,你跟兽人族的你不一样。”兽人族的她常常带着笑容,身上的力量也不是很大,让所有人小看了她。

    来到人类的世界,他才发现,在兽人族等级不高的君慕倾,在人类世界,已经是逆天中的逆天,后来他才知道,她成为成为技灵师,到现在的技尊师,不过只是用了一年的时间。

    “带着这么多兽人,路上也会有麻烦,你就放心回去,我会帮你查查那墨莲是怎么回事,毕竟我也感觉他不一样。”一个兽人身上会散发死亡之气,一双眼睛也看不清楚东西,她也想知道是为什么。

    “好,等会我就带他们离开,王。”乐游郑重的叫道,这一声包含了太多太多,这是乐游的真正臣服,这是他的真正信服,要是在兽人族的时候,告诉他,不用两个月,他就会自己臣服君慕倾,他一定打死也不相信,可现在他的的确确是臣服了,而且还是心甘情愿。

    君慕倾撇撇嘴,被乐游这么叫,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这两瓶东西你拿着路上用。”君慕倾手中出现两个黑瓶子,直接塞到乐游手中,便转身往回走去。

    乐游看着手中的瓶子,他知道里面的是什么,现在他才知道长老是对的。

    项羽好奇地往乐游那边张望,看君慕倾走过来,他好奇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昏倒吗?我昏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吗?”无缘无故他就昏倒了,而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真是太奇怪,太奇怪了。

    君慕倾看着项羽,白色的身影从对面走来,她摇摇头,“我不知道。”难道跟他说寒傲辰来过,那家伙既然把项羽拍昏了,那就是不想让项羽知道他来过,还用有暗元素。

    要是项羽知道了,那就跟整个苍穹大陆知道没有什么区别,寒傲辰是光元素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可是黑暗之力,可能他们会认为是暗元素,知道的人不多,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那只怕又是一大震惊。

    “是吗?”项羽好奇地看了看身后的三个人,他们都纷纷摇摇头,他也就更疑惑了。

    其实就在项羽扭头的时候,君慕倾已经示意让他们别说,三人才会很有默契的没有告诉项羽,刚才那个人他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至少也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否则他们几个人的力量,是不过光明圣殿十大长老,还有圣灵的出手。

    “刚才他们只是试探你而已。”冰冷的声音传来,墨傲邪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傲邪,你刚才是怎么了,竟然真的离开?”夏竹青就不明白了,傲邪不是这样的,光明圣殿的人一来,他就离开,他们刚走,他有出现,他真有那么畏惧光明圣殿的人吗?

    寒傲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面对这好友的质问,他也想告诉他们,只是现在还不能说。

    “你们没有看到光明圣殿的爪牙一个都没出现吗?那都是他去拦住的。”君慕倾立刻说道,说完她微微一愣,他们误会就误会,关她什么事情,她竟然会帮这个家伙开脱,这是怎么了。

    夏竹青走到寒傲辰面前,狐疑地看着他,“是吗?”嘴巴上他尽管这样问,其实心里也已经相信,让他相信墨傲邪临阵脱逃,他更加相信君慕倾的话,他是去拦住光明圣殿的人。

    寒傲辰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更加没有出声,光明圣殿的爪牙是他拦住的没错,可是……

    “好啦好啦,相信你,就知道兄弟够义气。”夏竹青笑着说道,心里没有半点的怀疑。

    飞在空中的朱火,看着寒傲辰,眼中露出一抹疑惑,它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乐游慢慢走到几人面前,半边银色的面具已经戴在脸上,他微笑着说道,“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他尽快回到兽人族越好,听圣辉说的,光明圣殿是不会放过君慕倾,她身边随时有危险。

    君慕倾点点头,他们的确是越早走越好,光明圣殿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杀了莫雪兰,一定有什么阴谋。

    “喂!你们不说说是怎么回事?”罗塞赶紧问道,这些人,这些事,还有那个王,他们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好歹朋友一场,至少也要告诉他们才行啊。

    “你早晚有一天会明白的,她就是我们的王。”乐游若有所思地说道,兽人族早晚会回到人类的世界,那个时候他们就会明白今天的一切,他们也不会有任何保留的将一切都告诉他们。

    “好吧好吧,每个人都有秘密,那我们就不留你们了,不过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再比一场如何?”罗塞微笑着说道,想到刚才,他还是不服气,为什么他就输了,第四啊,前三都没有挤进去。

    “可以。”乐游点点头,他们还会有再见的一天。

    “我们该回家了。”乐游深深看了罗塞他们几个一眼,转身对群殴圣辉的兽人说道。

    “是。”兽人们立刻停下脚下的蹂躏,异口同声地说道,脸上还有藏不住的兴奋,回家,多么遥远的两个字,可是现在他们的的确确是要回家了,回家。

    乐游看了一眼身后的君慕倾,露出一个笑容,转身往前走去,站在原地的兽人看着乐游离开,迟疑地看着君慕倾,慢慢走到她的身边。

    “听乐游说,你是我的王,看在你救我们的份上,我们以后也会叫你王的。”胆子稍微大一点的兽人慢吞吞地说道,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一个人类为王,可乐游说的话,一定不会骗他们的。

    “嗯。”君慕倾轻声应道,一种叫喜悦的东西,溢满心头。

    兽人纷纷对君慕倾露出友好的笑容,大叫一声。“王!”便匆匆跟上去。

    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四人头上都是一头雾水。

    “再问你一个问题。”君慕倾走到寒傲辰面前,平静地问道。

    “好。”

    “他们说你们被困在这里的时候,消失了一天,你为什么会知道有危险?”绝末之壁跟这里的距离还是挺远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黑暗。”他拥有黑暗之力,任何的黑暗,都是他的眼睛,特别就是在夜晚,他能感觉到一些平时感觉不到的事情,只不过那只是偶尔,他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还不能随心所欲的操控黑暗之力。

    黑暗?这算什么回答?

    君慕倾白了一眼寒傲辰,不说就算了,她还不乐意听。

    “现在莫雪兰死了,该怎么办?”罗塞走到莫雪兰面前,把她扔在这里是不可能的,把她抱回去,莫家只怕是要追究责任,莫雪兰一直就是个大麻烦,活的时候是,死了还是。

    君慕倾淡漠地看了一眼莫雪兰,这个女人她相处的时间不久,那些事情也不该是她解决,皇城她是回不去了,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免得连累他们几个。

    “事情就你们解决好了,不管光明圣殿传出什么,你们都不用替我担心,反正想杀我的人,也不只是光明圣殿。”五大家族想拉拢她的同时,也在想方设法的想要杀她,现在又来个光明圣殿,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嗯。”寒傲辰深深看了一眼君慕倾。

    君慕倾伸出手,挑了挑挑眉头,“你有样东西忘记还我了。”她可一直没有忘记自己住进墨府的条件,这该死的寒傲辰,家里明明那么有钱,还要坑她的三百万墨矿。

    寒傲辰微微一笑,手中出现类似令牌形状的玉石,“你拿着它,在墨家的产业下任何地方都可以拿到,拿多少都可以。”一丝狡黠从他眼中飞纵即逝。

    又是令牌,难道他们除了令牌,就没有其它东西好给了吗?

    君慕倾撇了撇嘴,随意拿过玉石,扔进袖子里面,“到时候你可别后悔。”拿多少都可以,那不就是金库,还不错。

    “不会。”

    看着寒傲辰嘴角的弧度,君慕倾慢慢转身往奄奄一息地圣辉那边走去,“我现在才发现,果然还是打群架比较好。”戏谑地声音缓缓响起,让身后的几人身体微微一颤。

    恶魔啊,还是打群架比较好,这所谓的群架,是一群人打一个吧!看看,圣辉身上被刚才那群人揍到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就只剩下半口气吊在那里,狠,太狠了!

    “吱吱,该走了,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君慕倾冷冷叫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露出一抹笑容转身离开,紫色光束闪过,肥嘟嘟地萌货吱吱稳稳地站在君慕倾的肩上,一人一兽逐渐消失在几人面前。

    寒傲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费了好大劲才没有跟上去,今晚的事情,后果难以想象,他还要留在皇城,把这一切事情解决了之后,她想甩掉自己,都甩不掉了。

    以前都是他转身离开,这次终于换成倾倾了,寒傲辰不禁有些哀怨,可在一瞬间,哀怨的目光又变得坚定。

    项羽走到寒傲辰面前,疑惑地问道,“你就让她这么离开,不怕有危险吗?”今晚的事情光明圣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君慕倾就这么离开,那会有危险的。

    不然呢?寒傲辰双眼一直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她留在皇城更加危险,离开这里,至少,光明圣殿的人不会这么快找到她。

    “那小家伙什么时候来的?”见寒傲辰不说话,项羽摸了摸鼻子,转移了话题,回答他的还是沉默。

    罗塞鄙视地看了一眼项羽,慢慢走过来,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神秘兮兮地问道,“傲邪,我记得那个东西,你不是说要给墨家的少夫人吗?”真是黑,在君慕倾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人给拐回去了,他以前怎么没有觉得墨傲邪这么黑。

    “你看错了。”寒傲辰淡淡说道,大步往前走去。

    “看错了?”罗塞看着身后的三人,他肯定没看错!

    “塞子,你现在才知道吗?君慕倾早就被我们墨大少爷订下了。”夏竹青摇摇头,拍拍罗塞的肩膀,露出我同情你的表情,这么明显的事情,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他罗塞竟然还问,该怎么说他才好,这时朱火已经回到了召唤之镯。

    罗塞看着夏竹青的背影,走到蓝枫面前,“疯子,你说说,我像是没有看出来的样子吗?”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说。

    蓝枫点点头,往回走去,今晚的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也不知道倾儿一个人,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傲邪肯让她走,那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光明圣殿一定会拿今晚的事情大肆宣扬,还有莫雪兰,莫家一脉……

    “喂,你们什么意思,就把莫雪兰留在这里不管了吗?”莫雪兰就是个大麻烦,你在这里就在这里,好好的干嘛走出来,那么大的动静她都不知道危险的吗?

    “光明圣殿会解决,要留下点什么东西给他们,他们才能更加绘声绘色的把今晚事情,变成另外一个版本。”蓝枫幽幽开口,杀莫家的人圣灵眉头都眨一下,那能说明什么,他已经找到了一个很好推卸的理由,今天他们把莫雪兰的尸体带走,说不定还会惹上麻烦,放在这里,莫家的人找不到,光明圣殿也会主动把她交到莫家手上。

    直到所有人离开之后,白色身影闪出,抓起地上昏迷的圣辉和莫雪兰的尸体,又快速消失。

    金色的光芒早已消散,皇城内的百姓,都好奇地张望,再也看不到那金色的光芒在天际焚烧,这么惊颤的一幕,就连皇城最深处的皇帝,都惊动了。

    见再也没有光芒的出现,所有人才慢慢散去,也就在这个时候,白色的身影在皇城穿梭,空中漂浮而站的人勾起一抹冷笑,一步步往光明圣殿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皇城里的人起来,就看到嗜血的一幕,家家户户面前都出现了一滩血迹,众人还没有从惊慌中走出来,就传来莫家小姐莫雪兰被杀的消息。

    消息是从光明圣殿传出来的,听说是一个红发红眸的女子杀死了莫家小姐,听说,这个人便是扰乱光明的人,所以今天早上,皇城家家户户门口,才会有一滩血迹,因为那个女子是煞女,魔女,见到这个人,必须要立刻杀掉,不然就会有杀身之祸,这让皇城人人恐慌,大家都去光明圣殿,求光明之神保庇护他们。

    恐惧让所有人都对这个红发红眸的人,涌起了杀意。

    而尊贵的光明圣主,已经派出光明圣殿的人,去追杀这个女子,这让大家都稍稍安心不少。

    “可恶!”拍桌子的声音在红枫别院响起,罗塞愤狠狠地哼了一声,脸上都是憋屈。

    早上的事情,他们都听说了,光明圣殿把黑的说成白的,这一切明明都是他们做的,他们竟然扯上了君慕倾,可恶,可耻,光明圣主现在要是站在他们的面前,一定拍死他!

    “早就已经有心里准备的不是吗?”蓝枫轻声说道,他们是想了各种理由,却没想到,光明圣殿会来这一出,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倾儿身上,光明圣殿果然不要脸。

    夏竹青双手环胸,靠在一旁,眼中洋溢着杀气,圣灵,早晚有一天,他会让朱火吃了那个不要脸的家伙!

    “光明圣殿来这一出,只是想找到一个好理由推卸责任,让所有光明圣殿的信众,都认为光明光明圣殿追杀她,是为了所有子民,而不是一己私欲。”寒傲辰淡漠地说道,这种情况,他早就知道了,光明圣殿用这种手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罗塞立马站起来,气愤地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几个可是整件事情的参与者,光明圣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难道我们就坐视不管吗?”那天君慕倾就该一把大火把光明圣殿全烧了,而不止是一个光明阁!便宜他们!

    “光明神圣殿可以制造谣言,我们也可以陈述事实。”寒傲辰淡淡说道,这次,他不会再让光明圣殿得逞。

    “你有办法?”三人立刻围上来,好奇地看着寒傲辰。

    “没有。”光明圣殿!

    “切!”

    “你们听说了吗,听说了吗?靠!他孙子的光明圣殿,找这么破的理由,老子真想把圣灵揪出来,然后大卸八块!”项羽急匆匆往外面走来,愤怒的情绪,让他的脸都变得通红。

    三人鄙视地看了一眼项羽,回到各自的位置上,不再说话,连墨傲邪都没有办法,那就看光明圣殿怎么做了,他们早就无计可施。

    寒傲辰注视着天空,他还在想着昨晚圣辉的话,光明之神为什么会知道倾倾的存在,还是十年前……

    安心安心,光明圣殿不会有好果子吃的…(v&717;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