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夫人!”门外开心的声音响起,坐在大厅的几个人纷纷疑惑,抚琴飞快从外面跑来,气喘吁吁的走到叶兰的面前。

    “夫人,少爷,少爷回来了。”抚琴笑道,这次是少爷出去回来最早的一次,这都是倾城姑娘的功劳,以前少爷出门,没有几个月是回不来的,可这次不一样,倾城姑娘在,少爷才会提前回来。

    叶兰立马站起来,听到墨傲邪回来的消息,脸上一阵喜悦,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君慕倾,神秘兮兮地走过去。

    “倾倾,邪儿能这么快回来,多亏你。”她从来没见过她儿子有哪次回来的这么早,这还真是第一次,第一次见到。

    君慕倾抬起眼皮,注视着叶兰,这跟她有什么关系,他爱回来就回来,这是他墨傲邪,不对,寒傲辰的家,又不是她家,前几天他不是说要三天才回来,倒是早了半天没错。

    “那少爷呢?”墨狂看了看身后,什么人都没看到,也不像是邪儿回来。

    “少爷问抚琴府里有没有什么事,抚琴告诉少爷以后,少爷就说,他先回房间休息。”抚琴开心地说道,还真是怪,以前少爷回来都会先告诉老爷夫人,让他们别担心,这次居然是先去睡觉,也不来见倾城姑娘。

    休息!

    叶兰慢慢站起来,笑眯眯地说道,“倾倾,你别生气,晚上我帮你教训他。”这臭小子,不先来看看倾倾,竟然是先跑去休息,混小子,这样子怎么娶到倾倾!

    “不用,等他休息好了,我自己去找他就好。”君慕倾冷冷说道,眼中洋溢着笑容。

    去找他,这个好!叶兰那叫一个双手赞成君慕倾的做法,“既然这样,我们还有事情要出去,倾倾你要做什么,让下人去干就好了。”叶兰扯了扯墨狂的衣袖,让他们两个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也不错。

    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叶兰拽着墨狂离开的背影,他们这是干嘛?她只不过是想去问问一些事情而已。

    “柔心姐姐。”抚琴的声音响起,君慕倾往门口看去,就看到柔心站在门口,看自己的眼神还带着怒气,怨恨,看到抚琴往她那边走去,才又恢复了柔和的笑容。

    “抚琴,少爷真的回来了吗?”柔心期待的目光,已经将她的心事全显露出来。

    君慕倾看着柔心,也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仇视自己,不为别的,这又是寒傲辰惹出来的桃花,她就纳闷了,为什么每次寒傲辰惹出来的桃花,都来针对她,她看上去很好欺负?

    抚琴赶紧点点头,就是少爷让她来告诉老爷夫人他回来的消息,明明看到少爷神色匆匆走回来,她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可少爷听到家里面没事的时候,担忧也不见了,更说要去休息,等晚上再去见老爷夫人,中间连倾城姑娘一句都没有提过。

    柔心脸上闪过一抹笑容,她抓住抚琴的手臂,“谢谢你,抚琴。”他回来,不顾抚琴后面要说的话,转身往自己的房间。

    “不用客气。”抚琴笑着回答,柔心姐姐又跟他们客气,每次少爷回来,柔心姐姐都会很开心,不过少爷喜欢的人应该不是柔心姐姐,而是倾城姑娘。

    君慕倾,往门口走去,看到抚琴脸上的笑容,她发现这几天都没有看到罗塞他们几个,连乐游也不见了踪影,看来他们相处的非常好,她也不用替他担心,至少他已经知道怎么样跟人相处,也愿意跟人相处,这个是个好的开始。

    “抚琴,我先去休息,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君慕倾淡淡说道,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抚琴微微一愣,少爷在休息,姑娘也去休息,他们两个这是怎么了?而且姑娘还不让任何人去的打扰,看到君慕倾远去的背影,抚琴赶紧追上去,不管是什么原因,姑娘让她守着,她就必须守着。

    君慕倾坐在房间里面,并没有去休息,看着门口的抚琴,她嘴角微微上扬,这丫头挺可爱的,让她做什么,她就真的会做到,她只是说别让人打扰自己,她就站在门口,不管任何人经过,她都会让对方的动作小点。

    “抚琴。”君慕倾轻声叫道。

    门外的抚琴立马推开门走进来,见君慕倾还没有休息,好奇地问道,“姑娘,你不是要去休息的吗?”这都好一会了,姑娘还坐在这里,难不成是不休息了?

    “你坐下来,我想问你点事情。”君慕倾指了指旁边的位置,有些事情,也只有他们才知道。

    抚琴摇摇头,后退一步,她不能跟姑娘平起平坐,这不合规矩,管家要是看到她这样做,会责罚她的。

    “放心,是我让你坐下,他们要是罚你,你就说实话。”

    抚琴嘿嘿一笑,“这到不用,墨府是不责罚下人的,只是管家看到了,会说我们而已。”见君慕倾都这么说了,抚琴也就大方的坐下,姑娘的话她也不能不听不是。

    “噢?墨府有这样的规定?”这条规定还像点样。

    “是啊,这是少爷定下来的,之后其它几个贵族,也效仿少爷的方法,赏罚分明,只不过罚也不会打骂我们。”抚琴开心的说道,她觉得少爷人真好,平时虽然冷漠了一点,但对家里的人都很好。

    君慕倾淡淡一笑,淡淡说道,“那还不错,我听罗塞他们说,你家少爷少时候大病一场,之后就性情大变,这是真的吗?”这些话她可以问寒傲辰,只是他现在在休息,她也不介意问问别人。

    “是啊,我们也不知道少爷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少爷对老爷夫人还是同样的孝顺。”抚琴开心地说道,每次君慕倾只问她一句,她总会回答两句,看样子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丫头。

    “没事了,我先休息,你不用守在门口。”君慕倾微笑看着抚琴,有些无可奈何。

    “嗯,那抚琴先告退。”抚琴很开心,她能跟倾城姑娘聊天,好开心。

    抚琴离开后,君慕倾就一直坐在原地,黑色的眼睛紧盯着外面的天空,嘴角的弧度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在夕阳落下对面屋顶的时候,君慕倾立马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君慕倾跟随着夕阳往前走去,步伐逐渐加快,下人们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气息,还以为是他们少爷走过去,抬头一看,他们不禁错愕,这是,这是倾城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着紧闭的大门,君慕倾伸手用力推开,以黑色为主的布置印入眼帘,脚步轻轻迈出,君慕倾跨过门槛,慢慢走进去,即便这里以黑色为主,但还是那么奢侈,一个房间,相当于平常房间的三倍还要大,还有分内外两间。

    君慕倾四处扫视了一下,见外面没有人,就往里面走去,她推开门看到空荡荡的房间,脸色一沉,他不是在休息,现在没有人在这里面,还说在休息。

    “倾倾,你是来找我的吗?”温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君慕倾想都没想就转身寻去。

    穿过房间,君慕倾四处扫视了一下,还是没有看到寒傲辰的身影,一股湿热的气息从黑色的纱幔后面飘来,君慕倾脸色一沉,这味道,是温泉,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寒傲辰奢侈!

    她抬起步伐,掠过黑色的纱幔,当场愣在了原地,眼角在不停的抽搐。

    撩水的声音在寂静地房间里面响起,寒傲辰坐在温泉里面,微笑着注视着君慕倾,“倾倾,你还看到你所满意的吗?”这真只是偶然,他回来休息过了,觉得还是很不舒服,就想着泡下温泉,刚下水,结果倾倾就走了进来。

    君慕倾深吸口气,闭上抽搐的眼睛,太阳穴随即跳起,她没有脸红,更没有常人的害羞,她想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冰封!”冰冷的气息在房间里面散开,好冒着热气的温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冰封,而此时寒傲辰身体也在温泉里面,整个身体也跟着水全部冰封起来。

    寒傲辰动了动脖子,看着身上的冰块,宠溺地摇摇头,“倾倾这是做什么,即便你想对我做什么,我也不会反抗的。”不过这冰封还挺冷的,他怎么感觉整个身体都冷僵起来了,一阵不祥的预感从心头涌出。

    看着被冰封住的寒傲辰,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慢慢走过去,蹲在寒傲辰面前,“是不是觉得越来越冷了?”君慕倾挑了挑眉头,冷就对了,她的斗技,怎么只是冰封住水而已,把水冰封,那根本就对付不了他寒傲辰,别以为她不知道。

    “倾倾,这是怎么回事?”寒傲辰微笑的看着君慕倾,他怎么感觉越来越冷,而且寒意直达心底,受不了。

    “你要是冲破了这冰封,我就再也不理你。”君慕倾冷冷地说道,竟然那墨傲邪的身份来接近她,得意,他不是很得意吗?他不告诉自己双元素,她没有怪他,毕竟自己也没有告诉他自己是五元素的事情,但是,到皇城,他认出自己,竟然没有告诉她!

    寒傲辰撇了撇嘴,倾倾什么时候也喜欢耍无赖了,再也不理他,这不是直接戳中死穴,明知道他不会冲破冰封,倾倾不管对他如何,他都不会反抗。

    “你曾经说过,我们是朋友,今天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情。”绿色的元素在君慕倾周围涌动,之后就是漫天的土尘,最后就是刺眼的光芒,再加上前面的水,火,五元素君慕倾全都告诉寒傲辰了,她想了一下午,也明白自己的确是不应该怪他,冰封他,只是为了让他好好说话。

    朋友之间是没有事情隐瞒的,她既然打算要问他的秘密,那她也应该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这才是朋友之间该有的信任。

    寒傲辰愣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倾倾相信他,看到那一闪而过的元素,他曾经想过倾倾不只是双元素,可他没想过会是五元素,五元素,就是没有暗元素。

    “既然倾倾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我也不能隐瞒倾倾,我身上的并不是暗元素,而是黑暗之力,黑暗之力跟暗元素不同,它能操控黑暗中的一切,几天前你看到的黑雾,那只是我接住黑暗之力,化成的身外身,因为我赶不及回来,又担心你,就化了身外身。”寒傲辰淡淡说道,他这次回来,也没有想过再对倾倾隐瞒自己的一切,他想着该跟她说的,就说清楚。

    “继续。”冰冷的声音传来。

    寒傲辰宠溺地看了一眼君慕倾,轻声说道,“光元素那只是我不相信拥有黑暗之力的人,身上没有光元素而强行弄出来的,没想到,我最后会成功,至于黑暗之殿,倾倾,我不能让你有危险,黑暗之殿的事情,不能告诉你。”光明之神已经盯上她了,他不能再把黑暗之殿的事情告诉她。

    君慕倾注视着寒傲辰,很久之后才将脸挪开,“那你为什么在第一见到我,说认识我?”她的的确确是没有见过眼前的人。

    寒傲辰轻轻一笑,“倾倾,其实我们早就见过了,那一晚上红色的月亮下,你在狼群的时候,我们就见过了,还有在玲珑山,你昏迷的时候,我们也见过,还有就是,打伤凰茯苓的,那也是我帮你的。”后面两次她不知道,那也就算了,可是竟然连第一次她都不记得。

    狼群?君慕倾皱起眉头,那晚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更加不知道自己还见过寒傲辰,可是她怎么会见过寒傲辰又不记得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她更加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要是告诉你,狼群那晚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你会信吗?”君慕倾冷冷问道,她的的确确是不记得了。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记得,见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她那个时候到了狼群,被群狼围攻,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寒傲辰坚定地点点头,他信,她说什么他都相信。

    君慕倾露出一抹笑容,她坐在地板上,“其实第二次我还有点印象,在昏迷中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是有人在说话,不过一醒来就看到尹大哥在身边,我还以为是他。”没想到也是他,看来他是认识自己很久了,只是她没有认识他而已。

    “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寒傲辰看着君慕倾,当时她已经昏迷了,元素也消停了下来,他也就没有注意到她身上有五种元素。

    没想到她竟然以为是尹弑杀救的她,倾倾一直才不知道,若当时他留下来,他们就不会在楠凝学院才见面。

    君慕倾微笑的看着寒傲辰,他得意什么,还有什么事情,她没问清楚,看到他眼睛会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是以前真的见过。

    “那你是不是墨傲邪?”君慕倾冷冷问道,墨傲邪,寒傲辰,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寒傲辰好像猜到君慕倾会问这个问题,他轻轻一笑,“自然是,你应该也听说过,我在小时候性情大变,那只是我被人陷害,受了重伤,恢复了本性而已。”他本就不是什么温和之人,以为成了墨傲邪,会不一样,到最后还是一样。

    君慕倾注视着寒傲辰,没有再问什么,该知道的,她都问了,她也不想再问,只因为,她相信他!

    “倾倾,冷……”寒傲辰可怜楚楚地看着君慕倾,他是真的感觉到冷,倾倾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不仅是水结冰,他感觉身体也快变成冰块。

    君慕倾斜视了寒傲辰一眼,冷冷说道,“解封。”迅速站起来,走到外面,在确定寒傲辰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自己以后,她就已经没打算再冰封他,可想到他全身**的模样,她就不想解封。

    寒傲辰微笑地看着君慕倾转身,发现身体开始逐渐的暖和,温泉里的水好像没有被冰封过一样,恢复了原本的热度,若不是周围还散发这冰冷的气息,刚才的一幕,肯定会以为是错觉。

    对于君慕倾的细心,寒傲辰脸上的加深了脸上的笑意,小倾倾还是心疼他的,将冰封解开,顺便把他的身体还有温泉加热,他就知道倾倾舍不得让他受冷。

    完美的身体在水中慢慢呈现,寒傲辰**着身体一步步走出温泉中,轻柔地拿起屏风上一件衣袍,缓缓穿到身上,一切的动作是那么优雅,仿佛是一副绝美的画境,只是这一幕,没有任何人看到,就连房间里的君慕倾更是没有多看一眼。

    寒傲辰转身看着君慕倾没有半点动静,不禁叹口气,是不是他的魅力下降了,倾倾看到自己这样还能这么淡定,随即他想到君慕倾还小,也就没再想自己的魅力下降,他坚信,不是自己魅力的原因。

    君慕倾黑着一张脸,水里的动静她不是没听到,该死的寒傲辰,他是故意的!不用转身,她也能知道身后是怎样的一幕。

    “倾倾。”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君慕倾闻声往身后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幕,差点没让君慕倾喷血。

    靠!这家伙故意的吧他!

    “倾倾……”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旁,眼神迷离地看着她。

    “……”这家伙到了发春期了,还是吃春药了?

    “谁!”温柔如水的眸子突然散发出冰冷的光芒,寒傲辰冷冷看着门外,全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君慕倾也立刻往门外看去,这才发现门外潜伏已久的身影。

    “吱嘎。”门被轻轻推开,纤细的身影慢慢走进来,当她看到房间里的摆设之后,微微一愣,这是她第一次进他的房间。

    看着来人,君慕倾微微皱起的眉头,她斜视了一眼身旁的寒傲辰,他的衣服已经穿整齐,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在外面加上了一件外套,脸上也戴上了属于他的面具,她不禁嘴角抽搐,还以为他是发情了。

    “少爷。”柔心低着头,柔柔叫道,还没抬头,脖子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掐住,让她透不过气来。

    “少爷!”柔心扭动着脖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寒傲辰,双手不能动弹,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

    寒傲辰连手都懒得伸,直接用黑暗之力掐住柔心的脖子,冰冷的声音慢慢响起,周围的温度也开始下降,“我说过,不准任何人接近这里,你好大胆子!”这个女人,从小就喜欢坐一些违背他命令的事情,若不是看在母亲的份上,她早死了千百次。

    君慕倾双手环胸,无情地看了一眼柔心,转身往身后的软椅走去,随意躺在软椅上,讽刺的看着柔心。

    一而再挑战寒傲辰的底线,就只是想让他看自己一眼,柔心很聪明,聪明到以为可以算计到一切事情,当然她也在算计寒傲辰,她在赌,用自己的命在赌,可是这种赔上命不讨好的事情,柔心怕是算计不到,因为她永远算不到寒傲辰的心。

    寒傲辰平时总露出温润的笑容,可他的无情冷漠,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如果说寒傲辰是温文儒雅的君子,那墨傲邪就是幽冥寒冰处走出来的鬼魅。

    “少爷……”柔心痛苦的呻吟着,为什么,为什么少爷会这么对待自己,为什么……

    “砰!”柔心的身体被力量甩到出去,狠狠地摔倒地上,柔心吃力的躺在地上,眼中,脸上,包括心里,对君慕倾的恨意越来越大。

    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少爷可以对她吐露心事,为什么她能得到少爷的柔情,为什么她对少爷无礼,少爷还一脸乐在其中,为什么!她不服,她有什么比不上倾城!

    “说,你知道多少!”倾倾进来之后,他就放松了警惕,连这个女人在外面偷听,他都不知道。

    柔心趴在地上,低声笑起来,她呻吟了一声,慢慢爬起来,她自嘲一笑,她知道多少,他留下自己一命,这为了知道自己知道多少,她全都听到了,从这个女人开始问少爷开始,她就一直在门外。

    君慕倾本来是想着,这一切都不关自己的事情,就闭上眼睛,当成什么都没有看到,更加什么都没有听到,两道恨意浓浓地目光射在她身上,紧闭地双眼立马睁开,透着一股寒意。

    “是他不喜欢你,你瞪我做什么?”君慕倾讽刺地问道,她就奇怪了,寒傲辰自己的事情,关她什么事,她就是个小孩子,就算是吃醋,也吃不到她身上才是。

    柔心愤怒地看着君慕倾,她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以前她以为少爷的性子就是这样,刚才她才知道,少爷也有另外的一面,而这一面,只对她一个人展现。

    她出现,把夫人的喜爱夺走了不说,还有众人的目光,拥有金乌火又怎么样,比真正的实力,她一定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见柔心还是用那种目光的看着自己,君慕倾优雅地站起身,走到寒傲辰的身边,冷冷说道,“你的桃花,自己解决,下次要是因为你,她们对我再露出这样的眼神,我就杀了她们!”她是不是太久没有出手,让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很好欺负!

    寒傲辰无辜地看了一眼君慕倾,这不是他的错,“倾倾,你要杀就杀,不用看给我面子的。”可为什么倾倾都不吃醋的,比起杀这些不相干的人,他更希望倾倾吃醋。

    不用看他的面子,她什么时候看过他的面子了!

    “倾城!”柔心像野兽一样,往君慕倾身上扑去,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衣角,就被一道金色的光芒给弹了回去。

    “上次没杀你,是看在墨家的份上,别以为我没有看出你在斗技里面的毒招!”君慕倾目光冰冷地看着柔心,上次的事情她只是伤了柔心,那完全是不想让叶兰伤心,现在她要还是不知道好歹,就不会再对她客气!

    柔心微微一愣,她竟然可以看出来,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寒傲辰疑惑地注视着君慕倾,上次,在他不在墨府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倾倾,怎么回事?”墨家收留她,她竟恩将仇报。

    “哈哈……墨傲邪,你什么时候在意发生过什么事情,就算墨府的人死光了,你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但为了这个女人,你竟然对我下手。”柔心狠毒地指着君慕倾,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一道闪电飞来,柔心的手背上立刻出现一条狰狞的裂痕,那伤口深可见骨,鲜血哗哗地流了出来。

    寒傲辰皱了皱眉头,血腥地味道散开,看着地上的血迹,眼中闪过一抹不耐烦,强劲地力量迎面而来,将柔心拍打出了房间。

    “啊!”柔心握住受伤的手,心里对君慕倾的妒忌之火,熊熊燃起。

    君慕倾看着肩上慵懒地小东西,无声地笑了,它什么时候醒的,应该是被柔心打扰了好梦,生气了才会用闪电劈她,它倒是还知道不能把眼前的人整死。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纷纷往这边跑来,看到柔心满身的血迹,脸色苍白,却还是想一副杀人的模样,都微微一愣。

    “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家都疑惑地往里面跑去,就只是看到柔心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柔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傲邪曾经说过不让任何人接近他的房间,柔心敢违抗傲邪的命令。

    “出去!”寒傲辰冷冷地说道,眼中没有一丝暖意。

    刚想要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一行人,听到这个声音,纷纷停下了脚步,罗塞好奇地看了一眼里面,除了柔心,什么都没有看到,他们刚见完皇上,就急急忙忙过来墨府,没想到墨傲邪这次会这么早回来。

    叶兰和墨狂出去了,还不知道府里发生的事情,不过等他们回来,事情已经解决完了。“吱吱,吱吱。”吱吱不满的看着柔心,眼中也露出了厌恶。

    “墨傲邪,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得不到,因为我会毁了它!也包括你。”她从小就是这样,她得不到的东西,任何人都别想得到,要是别人看中她喜欢的,她宁可把这件东西毁了,也不想让另外一个人得到。

    “啧啧……我还不知道你这么有魅力,让柔心姑娘要死要活的。”君慕倾讽刺地看着柔心,她这是疯了吧,刚才她不说这话,或许寒傲辰看在叶兰的份上,还会留她一命,现在看来,她这是找死的节奏,不想活了也不用往枪口上撞,会死的很惨的。

    听君慕倾这么说,寒傲辰立刻屁颠屁颠的就走到君慕倾面前,“倾倾,你现在知道我的魅力了,怎么样?”不管怎么说,毁了他?那就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能不能毁了他。

    “什么怎么样?”君慕倾好奇地问道,她什么都没说,他这么开心做什么?

    “我的魅力啊!”寒傲辰眨了眨眼,他也不知道自己魅力如何,以前他从来不理会这些,更加不会理会那些不相干的人。

    君慕倾斜视了一眼寒傲辰,感觉一道杀气扑面而来,她顺手推开寒傲辰,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先一步被人推了出去,浓郁的杀气在院中散开,之后就是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

    她赶紧望去,看到寒傲辰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才松了口气,而柔心则是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墨家的下人纷纷赶来,冲进院中,就看到柔心手里握着白刃,刺向君慕倾的时候,他们倒吸一口气,最后见墨傲邪保护了君慕倾,才又松了口气。

    天!他们看到了什么,柔心想杀倾城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柔心喜欢公子,也不能这么做,墨府对她恩重如山,她一个丫头,有小姐的待遇,她为什么还不知足?

    难道是为了少爷,这又何必,天下间又不止少爷一人,少爷已经有了倾城姑娘,柔心又何必强求,还想杀倾城姑娘。

    上一次君慕倾和柔心的比试,已经让墨家很多人都君慕倾心悦诚服,一开始他们就对这位倾城姑娘很有好感,人不但美,还特别好,尽管是冷冷冰冰的,却感觉很亲切,也有可能是墨傲邪的缘故,他们早就习惯了冰冷的气息,所以也没感觉到什么不妥。

    至于柔心,他们尽管惋惜,可是夫人没有说过要把她许配给少爷,只是说干女儿,一直是他们想多了而已。

    一向寂静冷淡的院子,一下子聚满了人,这些都是在寒傲辰院子附近做事的下人,听到这里的动静,就立马跑过来了,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惋惜地摇摇头。

    “倾儿,你没事吧?”项羽跑进来,急忙检查君慕倾,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冰冷气息从身后射来,项羽脖子僵硬地慢慢转身。“傲邪大哥。”他只不过是担心君慕倾,他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醋。

    这次项羽还真是说对了,寒傲辰就是吃醋了,特别在项羽叫那一声“倾儿”的时候。

    君慕倾冷冷绕过项羽,迎向她愤怒地目光,“你不服气我?”淡漠如寒山冰窖,令人不寒而栗。

    “自然。”柔心愤恨地说道,她不服这个女人一来墨府,就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少爷都喜欢上她。

    “还有呢?”君慕倾再次冷冷问道,柔心却不坑在回答,“火刃!”银剑展开,熟悉的纹路周围闪烁着三行星,十二个红色的五角星璀璨极致,只是这一幕惊颤了所有人。

    火刃脱离君慕倾的手之后,无情的飞向柔心,刀刺穿血肉的声音无情地在院中响起,柔心瞪大双眼,她怎么敢杀自己!

    “我从来不会让想杀我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也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墨家要找我报仇,尽管来,今天,你,必须死!”暗算,那是她嘴拿手的东西,她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应该知道了自己的下场!

    柔心看着没入身体的金刃,张了张嘴,鲜血从嘴中吐出来,“你不是人,你是恶魔,你是恶魔!”只有恶魔才杀人不眨眼,她不是人,不是人!

    “本姑娘是不是人,不用你来说!”赤红的衣服在风中飘扬,黑色的眸中闪过火红,在瞬间,在所有人面前,黑色的发丝,黑色的眸子,瞬间变成了赤红。

    此时的君慕倾如同地狱中走出来嗜血的罗刹,火红的,冰冷,冷酷,让所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心里发出阵阵颤抖。

    “你……你……”

    “对了,你还不知道杀你的人是谁是吧?记住,我叫君、慕、倾!”君慕倾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冰冷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她转身看着无比优雅站在身后的寒傲辰,“君慕倾从来就不是好人,欺我之人!杀!”狂妄的声音强而有力地在空中响起,那火红的身影,让人只觉得一阵炫目。

    风静了,人定了,所有的一切仿佛是静止了一般,寒傲辰优雅地露出笑容,缓缓迈出步伐,走到君慕倾面前,“我也说过,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

    “自然,我也一样,不管我是哪种身份。”寒傲辰坚定的说道,不管他是寒傲辰还是墨傲邪,他都会保护她。

    君慕倾微微一笑,刹那间,万物瞬间失色,站在周围的人忘记了血腥的场面,呆愣地看着君慕倾,红色在风中肆意飞舞,尽显张扬。

    “噗!”柔心躺在地上,看着那张狂地身影,此时心里才开始畏惧,她终于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人,恶魔,鬼魅,这些放在她身上,都说不出来,她给人的恐惧。

    君慕倾,倾城就是君慕倾!那个拥有神兽,十岁八级斗技师的君慕倾!

    乐游站在最后,看着君慕倾那脸上的笑容,再看看寒傲辰,他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同了,可那是什么都关系,他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君慕倾跟寒傲辰以后都会跟现在一样。

    “他们……”蓝枫呆呆地看着站在院中的两人,他们……

    “是他们。”夏竹青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们终于见到真正的君慕倾,跟项羽说的一样,冷酷,嚣张,狂妄,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任何人她都不畏惧,伤她之人,百倍代价,这才是真正的君慕倾。

    君慕倾!

    三个字在所有下人脑中回荡,君慕倾,她是君慕倾,天!

    “你们看,她是红眸红发!”其中一个下人指着君慕倾大声说道,眼中闪过一抹恐惧,说着他就往外面大步跑去,可有个身影比他更快。

    罗塞闪身走到那个下人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逃跑,以及他身边的几个人。“圣殿耳目这可谓不是一般的多,皇城四家也安排了内应,怎么,你们四个想回去通风报信,告诉圣灵,你们找到红眸红发的人了?”一道风刃飞过,没等那几个人回答,他们就已经倒在了地上,再也不能发出半点声音。

    “塞子,做事情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明明是六个才是。”蓝枫微笑地走到一脸平静的下人面前,要不是今天这件事情,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家里面,有这么多圣殿的内应。

    “蓝少爷,你说什么,小的们不明白。”那人眼珠子一转,相视一看,惊慌地问道。

    “你不需要明白。”水刃飞过,站在一起的两个人也倒了下去,这可吓坏了墨府里面所有的人。

    “疯子,那是我特意留给你的。”罗塞赶紧说道,他还真没看到那里还站了两个,看来他们也要回家清理清理垃圾,不然什么时候家被人家搬空了都不知道。

    蓝枫摇摇头,看到墨府下人惊慌的模样,缓缓开口,“你们不用担心,他们只是圣殿的人,现在已经没事了。”就在蓝枫话落的同时,一束光芒飞上天空。

    不好!

    那光束飞上天空,便立刻有人倒下,顿时几人心中暗叫不好!没想到光明圣殿安插了七个人在墨府!

    ------题外话------

    嗷呜…更新了更新了,么么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