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名:第三十四章给我趴下!

    冰冷的气息在空旷的场地散开,站在君慕倾身后的人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这,这,这气息,跟少爷的好像!

    柔心惊讶的看着君慕倾,不敢置信地后退一步,这怎么可能,红色的衣服和墨色的发丝在风中飞扬,远远看去,她看到的是一个火红的身影,一片火红,红的张狂,红的肆意!

    尾随其后的五人匆匆走来,项羽看到还没有开打,口中念念有词,“赶上就好,赶上就好!”他就怕赶不上,君慕倾难得出手一次,啧啧,这次柔心是踢到踢到铁板了,这么个美人,君慕倾也能下的了手的,他都这么潇洒了,君慕倾不是还是没有放过。

    “你是来看戏的?”罗塞狐疑地看了一眼项羽,他怎么嗅到幸灾乐祸地味道。

    “你难道不是?”项羽笑看着项羽,他们别以为他不知道,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来的,几个月没见,她应该又成长了。

    罗塞摸了摸鼻子,好吧,他也是来看戏的,可是站在这里的哪个人不是来看戏的。

    “项羽,你什么时候从楠凝学院回来的?”叶兰惊奇地发现原本的三个人,变成了五个人,一个不认识,另外一个那就是项羽,可是他现在,此时,此刻,他应该是在楠凝学院,而不是出现在墨府的斗技场地。

    熟悉的声音让项羽直冒冷汗,他缓缓转身,“兰姨……”他一兴奋把这事给忘了!这里是墨府啊,兰姨在这里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

    叶兰笑呵呵地走到项羽面前,双手环胸,“羽小子,不好好上学,跑来墨府,是不是几天没有被你娘训,皮痒痒了?”她可是很期待那一幕的。

    项羽尽管是被母亲给召回来的,面对冶炼,还是一脸汗颜,“嘿嘿,兰姨,我是被我娘给召回来的。”要不是有选择,他宁愿在楠凝学院,也不会被他们一个两个三个嫌弃,最后还欺负他年纪小,狠狠地坑了他一笔!

    “被召回来的啊,是皇上的事情?”以项羽的天赋,进不进楠凝学院都无所谓,只不过他见他们三个都进去过,想要去凑凑热闹。

    项羽老实的点点头,在叶兰面前,不敢有一句假话,他还想活命。

    “兰姨,有什么事情可不可以等会再问。”项羽认命的说道,就算有天大的事情,那也要看完比试再说。

    叶兰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我本来就没有打算问,既然你说等会再说,那等会,我们就好好聊聊。”犀利地双眼移到对战的两人身上,叶兰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凝重起来。

    他可以说不吗?项羽将目光转到对立的两个人身上,柔心没出手,君慕倾也一样没有出手,她双手环胸站在原地,目光冷冽如冰,他仿佛又看到那双血红的眸子,闪烁着嗜血的光晕。

    “柔心得罪了,千丝火心!”银剑瞬间在柔心脚下展开,熟悉的纹路在银剑周围蔓延,三行星优雅地在环绕,七颗五角星闪烁着火红的光芒,白色的火焰如同发丝般,舞动着身体,急速往君慕倾这边飞来。

    白色的火焰便是玄火,玄火比普通的火元素等级要高一点点,但是在金乌火面前,那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火焰也有等级之分,最低级的就是普通的火元素,然后就是玄火,紫火,地火,天火,极品火,极品火不单单只是金乌火一种,凤凰的火焰,也是极品火的一种。

    玄火在金乌火的面前,跟普通的火元素没有什么区别。

    见君慕倾没有半点闪躲的模样,柔心不禁轻哼一声,斗技飞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下人们都紧张地看着这一幕,就怕君慕倾有一点点的损伤,少爷回来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别说夫人阻止不了,就连老爷也拿少爷一点办法都没有,墨傲邪的脾气大家都了解,柔心更了解,可在挑战的时候,她就没有给自己想过退路。

    “赶紧凝聚斗技啊!”叶兰着急地看着这一幕,心都揪起来了,她是真正担心君慕倾的安危,而不是怕儿子的责怪。

    “兰姨,你放心,柔心还伤不到她。”即便是伤到了,那付出的代价,只怕也是非常的惨痛,不是墨傲邪的出手,而是君慕倾就不会放过她。

    叶兰狐疑地看了一眼项羽,他怎么知道,难道他也认识倾倾,墨傲邪那臭小子,这媳妇应该是让她这个做娘的先看看嘛!可是到他这里,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所有人紧张地看着这一幕,这也包括罗塞他们三人,镇定自若的也只有乐游还有项羽,他们深深知道君慕倾的实力,要是被眼前的柔心打败了,她也就不是君慕倾!

    君慕倾双眼看着无数的火苗扑面而来,嘴角微微上扬,身影竟然就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距离刚才站着的一丈外,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柔心。

    自信能够将打败君慕倾的柔心,惊诧的看着这一幕,她的速度竟然比斗技还快!这怎么可能!

    瞬间的一幕,差点没让所有人的眼珠子掉出来,她,她……竟然就那样躲开了斗技,这怎么可能,要知道柔心的斗技,飞到她面前也不过是五个呼吸的时间,倾城轻易的就躲开了。

    “柔心姑娘,这样的速度,还不行。”君慕倾摇摇头,惋惜地说道。

    柔心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前的是在嘲讽她吗?她到要看看,倾城究竟有几分本事!

    “玄火噬心!”强劲地玄火刚凝聚好,就冲往君慕倾面前,那速度比刚才快一倍。

    站在不远处的君慕倾摇摇头,身影再次消失,这还不是柔心全部的实力,她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还是慢了。”

    冰冷地声音冷冷传来,所有人像是看到奇迹一样,看着君慕倾,她的实力究竟有多厉害,两次的斗技,两次七级技灵师的斗技都被她轻轻松松就躲了过去!

    罗塞看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每每看到柔心斗技飞奔而去,他就会提心吊胆,尽管知道君慕倾已经是八级技灵师了,可柔心也不差,她已经是七级的机灵师,两个人之间相差一个等级,但是也不带这么玩的,两次斗技,轻松躲过去,还一派轻松自在,这也太变态了!

    叶兰见君慕倾两次都躲过了柔心的斗技,也松了口气,心里不禁叹息,拥有现在的力量,这孩子该吃了多少苦。

    “倾城姑娘好厉害!”人群中惊叹出了一声,充满了崇敬。

    “是啊是啊,柔心姑娘已经很厉害了,可现在看上去,倾城姑娘比柔心姑娘还要厉害。”君慕倾刚才的两次举动,已经让所有人都惊颤不已,早就忘记了担心。

    听到这些议论,柔心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怎么会输,怎么可以输,她一定不会输给眼前的人,一定不会!

    “柔心姑娘不出手了吗?是不是也该轮到我了?”君慕倾眨了眨眼睛,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倒是能忍耐,不过再过一会,就不知道她还不会像现在这样。

    银剑缓缓在君慕倾脚下展开,那古老的纹路蔓延开来,三行星婀娜优雅地舞动身体,十二颗五角星闪烁着火红的光芒,火红的中间,还带着清晰可见的金色。

    众人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料到君慕倾是十二级技灵师,十二级啊,难怪她面对柔心能够镇定自若,难怪柔心的斗技上不到她,相差一个等级,已经很大差距,现在相差了五个等级,这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一脸看好戏的项羽差点没摔了个跟头,靠靠靠!君慕倾这丫头什么时候成为十二级技灵师的,他不过是刚晋升技尊师没多久,她竟然就追上来了,变态,果然是大变态!

    墨狂微微张开的嘴巴,还有那呆愣的模样,看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也没有料到君慕倾的等级。

    他也的确是没有想到君慕倾已经是十二级的技灵师,他原本以为即便是等级上没有柔心高,至少她还拥有金乌火,还不至于会输,现在看来,一直是他小看她了。

    “老头子,我……没看错吧!”那十二颗五角星,不会是幻觉吧!

    叶兰呆木地看着君慕倾,变态,果然是变态,哈哈……这不刚刚好!跟她那变态的儿子,刚好凑成了一对,真是太好了!

    “看来我们都低估了倾儿了。”蓝枫从呆愣中回神,轻声说道,八级技灵师个毛线,这是八级!

    “八方之火!”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金色火焰飞快冲了出去,让人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只能看到一抹金色的残影闪过!

    “火盾!”柔心急忙凝聚起了火盾,也就在火盾凝聚的那一瞬间,君慕倾的斗技,已经狠狠的冲击过来,将火盾冲了个粉碎,连丁点的火元素都看不到。

    柔心后退一步,错愕的看着君慕倾,她怎么可以这么快,不管是凝聚斗技师的速度,还有斗技冲击的速度,怎么可以这么快!

    “群火乱舞!”看着金色的火焰,君慕倾也有稍稍的激动,金乌火从她身里游走之后,她并没有立刻升级,从八级技灵师到十二级技灵师,那是她用龙血淬炼武器的时候,手上不小心沾到了龙血,倒是她也没注意到,一觉醒来,她才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十二级技灵师了,从那以后,她还没有凝聚过斗技,现在看来,金乌火真的很厉害。

    这怎么可能!瞬间凝聚出第二种斗技!

    金色的乱舞的火焰在空中闪过,柔心瞪大的双眼,踉跄后退一步,“玄火盾!”白色的火焰形成盾牌,挡在柔心面前,熊熊燃烧。

    “给我趴下!”君慕倾目光一眼,指着柔心的盾牌大声说道。

    原本还熊熊燃烧的玄火,瞬间变小了一半人,盾牌瞬间消散,众人只看见君慕倾的话说出来以后,白色的火焰就真的趴在地上,冲着君慕倾匍匐。

    “砰!”乱舞的火焰顺序不一冲击而去,柔心像是个破碎的娃娃,被狠狠的大飞出了三张之外,嘴中腥味散开,吐出了一口鲜血,即便是这样,匍匐在地上的白色火焰,也不敢动半分。

    它能动吗?敢动吗?在金乌火的面前,它无比渺小,金乌火就是火中的霸主,其它火焰见到,也只有匍匐膜拜的资格!

    “滚!”君慕倾指着玄火冷声说道,玄火像是得到了天大的恩赐,瞬间消失在了人前。

    静,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滞地看着君慕倾,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幕是真实的。

    尼玛!你能瞬间凝聚两种斗技,然后打到一半,对着火焰说,给我趴下!火焰就立刻趴在地上,连主人都不敢认,不敢护,只能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你敢冷声吼玄火,滚,然后玄火屁颠屁颠,好像得到天大恩赐一样,飞速离开。

    就算你敢,你能做到!

    除了君慕倾,还能这么牛逼叉叉,还有谁敢对火焰下命令!

    项羽咽下一口唾沫,泥煤啊!禽兽,禽兽!她君慕倾就是禽兽中的禽兽!她还能再牛逼叉叉一点吗?他们可是都知道柔心的火焰是玄火,她怎么可以指着玄火说一句,给我趴下!那个时候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然而在这个时候,玄火也的的确确趴在了地上。

    靠!她君慕倾还是这么变态,还是这么禽兽!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还是一片寂静,叶兰小心翼翼地看着君慕倾,那火红的身影只是站在这里,就有浑然的气势,让人不禁畏惧。

    罗塞愣是半天没有喘上气,这这这……也太彪悍了吧!

    柔心愤怒地看着君慕倾,她怎么可以这样羞辱自己,怎么可以!

    “柔心姑娘,我刚才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来打败我。”君慕倾微笑着说道,神情带着无辜。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纷纷一脸血泪,黑啊,黑果果啊!

    谁打伤人之后,还可以无辜地看着看着对手,说一句,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用来打败我!

    圈圈你个叉叉,这也太牛逼了!项羽刚想走过去,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泥煤!他的火焰连玄火都算不上,还是不去凑热闹了。

    柔心咬着唇瓣,目光冷然地看着君慕倾,脸上慢慢露出一个笑容,缓缓站起来,优雅地挥了挥身上的土尘,慢步走到君慕倾的面前。

    “倾城姑娘果然厉害,柔心佩服。”金乌火!倾城要不是仗着自己有金乌火,她一定不会输,现在躺在的这里的人,也不会是自己,而是她倾城!

    君慕倾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却还是笑盈盈地看着柔心,“柔心姑娘不生气就好,我其实也只是在火焰上,胜了柔心姑娘一点而已。”装?谁不会,既然她要装,那她君慕倾就奉陪到底,最后倒要看看,是谁会先忍不住。

    “噗嗤!”项羽忍不住噗的一笑,柔心在嘴巴上还想赢君慕倾,她不气死你,就算你今天运气好。

    柔心脸色微微变红,她将头垂下,走到叶兰和墨狂的面前,“老爷,夫人柔心输了。”柔弱地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叶兰满心的兴奋,在看到柔心以后,立刻消散,她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墨狂,谁知他竟然抬起头四处张望,好像就是没有看到柔心一样。

    叶兰扯出一个笑容,走到柔心面前安慰地说道,“别伤心了,输赢本就是常事,只要你努力,总有一天会赢的。”

    柔心猛地抬起头,看着叶兰,脸上带着几分激动,她坚定的点点头,想打败君慕倾的**也越来越大。

    叶兰只怕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原本只是安慰鼓励的一句话,会成为了日后的催命符。

    “回去休息吧。”叶兰微笑着说道。

    柔心点点头,微微俯身,转身慢慢离开,当她的背影消失在人前之际,满是温柔的眸中,露出了阴狠毒辣,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转身看了一眼身后张扬火红的身影,才迈步离开。

    柔心转身之后,没有发现身后一双冰冷的眼睛紧锁在她身上,眼神中还有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啪啪……”柔心离开之后,空旷的地上响起了一片鼓掌的声音,墨府所有下人都一脸兴奋,这个人,能让玄火都跪下的人,是他们未来的少夫人啊!

    项羽最先跑到君慕倾面前,“你什么时候晋升的,怎么也不通知一声!”他刚才差点就以为心脏要跳出来了,这忒夸张了!

    “项羽同学,倾儿晋升关你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罗塞慢悠悠地说道,心情还处在刚才的惊颤,他现在都能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

    “不告诉我,难道告诉你,我好歹跟她也是同学!”项羽自豪地说道,那比说他自己玉树临风还要来的理直气壮。

    同学?

    叶兰慢慢走到项羽的身后,纤手慢慢伸出去,揪住了项羽的耳朵。

    “羽小子,走,我们现在就去聊聊,老头子,准备瓜子茶水。”叶兰大手一挥,扯着项羽的耳朵就往回走。

    “哎,兰姨,有话好好说,松手松手。”项羽哭丧着一张脸,他怎么就这么命苦!被这一家老小都欺负。

    “松手你就走了,只要你听话,你老娘坑你的零花钱,兰姨给你补上。”叶兰笑眯眯地说道,语气中还带着几分诱惑。

    “真的?”项羽一下子来劲了,他每个月的零花钱,都会被他老娘坑一半,兰姨现在给他补上,发达了,发达了!

    “当然,兰姨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叶兰笑呵呵地说道,暗暗在心里还加了一句,本来就没有算过数!

    “痛痛痛!兰姨,轻点!”项羽虽然很想要那啥,一半的零花钱,可是他现在更想离开这只魔爪,可偏偏就是不可能。

    看着项羽被拉走的背影,众人纷纷摇摇头,可怜的孩子,怎么上了那么多次当,还会相信不可能的事情,兰姨的钱都是敲诈傲邪的,她怎么会有钱给你当零用钱。

    “我也回去休息了。”君慕倾淡漠地说道,慢步跟上去。

    “哎!倾儿,说说刚才那是怎么回事!”罗塞赶紧追上去,太牛逼了,让玄火趴下就趴下,让它滚就乖乖滚走,好像还特别开心。

    蓝枫也赶紧追上去,见两个好友都走了,夏竹青也追上去,他是火元素,多少也懂一点火的等级,刚才那火焰,要是他没有看错,朱火也没有记错,那就是金乌火,金乌火是火中的霸主,能吞噬所有的火焰!

    墨府的下人们也想跟上去,可是想到他们还有各自的事情,也就慢慢退去,脸上还很是惋惜,他们也想知道刚才那金色的火焰是怎么回事,而倾城姑娘什么可以让火焰匍匐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太厉害了!

    君慕倾面对这几双好奇的眸子,还是闭不做声,她庆幸此时叶兰跟项羽不在,不然那就不是普通的询问了。

    “倾儿,你的火焰为什么是金色的,就说说,让我们也知道知道!”罗塞再也忍不住了,他早就想问了,金色的火焰,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夏竹青是朱火的契约者,他的火焰才是紫色,就是不知道还有金色的火焰。

    夏竹青走到罗塞面前,笑着说道,“火也有等级的分别,你可别小看火元素,在六种元素里面,只有火才有等级的分别,最低级的是火元素,玄火,紫火,地火,天火,极品火,倾儿的应该是极品火的一种。”他自己就是火元素,再加上朱火也知道一点,他也就知道一点了。

    “是吗?”罗塞狐疑地看着夏竹青,他为什么都不知道有这回事情?

    “嗯。”君慕倾点点头,的确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她只知道有紫火,还不知道有地火,天火,更加不知道火元素还有这么多等级。

    “夏竹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他有种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的感觉,看蓝枫的样子,他好像也是知道的,他们知道竟然都不告诉他,太不够义气了!

    夏竹青拍了拍衣袖上莫须有的灰尘,喃喃说道,“你从来没有问过。”他从来只关心他的速度,其它事情都不会理会,他们聊天的时候会提起,他自己只怕是忘记了。

    “塞子,这个事情我可以作证,竹子的确是有说过,不然我也不会知道。”蓝枫微笑着说道,是他自己记不住,不能怪竹子没说过。

    “是吗?”罗塞疑惑地看着蓝枫,他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这没有道理的,要是他们说过,他没有道理不记得的。

    夏竹青慢慢走到罗塞面前,脸上堆满的笑容,“塞子,疯子说的没错,你什么时候听我们说过话?”每次一见面,他就跟他们比试速度,速度,可是他最自豪的速度,还是输给了墨傲邪。

    “是这样吗?”罗塞摸了摸头,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毛病,什么时候有的,他还以为他们的事情,自己一向都很关心。

    君慕倾抿着笑容,这几个人的感情真不错,跟亲兄弟一样。

    “你消失了三天,就是因为金乌火?”乐游慢慢走来,他记得在离开兽人族前,她的确是消失了三天,这三天长老是坐立不安,晚上睡觉都忧心忡忡,只怕就是为了她。

    君慕倾点点头,是这样没错,她在墨府的话他怎么知道,靠!他不会是在屋顶偷听吧!

    “我要想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很简单。”乐游鄙夷地看了一眼君慕倾,偷听这会事情,他还是不会做,他是兽人族的天才,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他们的聊天,只要他想知道,就一定能知道。

    “这样最好。”君慕倾慵懒地说道,她倒是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

    金乌火!夏竹青呆滞地将目光移到君慕倾的身上,“倾儿,你身上的是金乌火!”她怎么可能会得到金乌火,要知道金乌火是极品火种的极品,也就是火种的霸主,她怎么可能得到金乌火,还能将它驯服!

    “是。”君慕倾点点头,他们都摘掉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金乌火怎么了?”罗塞好奇地问道,他有这么走神吗?连竹子说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会忘记。

    “别想了,金乌火我没有说过,只不过金乌火,是火种的霸主,用霸主两个字来形容它,就知道它有多霸道,我听朱火说过,从来没有人能够得到金乌火。”但是今天倾儿是的的确确的得到了,还将它驯服。

    乐游没有做声,夏竹青说的是对的,金乌火是火种霸主,天堂鸟是魔兽最高傲的魔兽,它比金龙,火凤更加高傲,不论何时,它们的头都是仰望向天,双翅展开从不会放下来,只因为它们高傲,他们自大,不乐意俯视大地一眼,只愿意仰望天空,所以才会得名,天堂鸟。

    天堂鸟的寿命是有限的,除非它找到一个非常强大的人,成为那人的契约兽,可天堂鸟同时有是高傲的,它们不愿意与人类合作,一旦它们到了大限,它们都会有感应,就会将自己的本命火焰,还有魔核取出来,让自己的后人将它们合二为一,其中有个说法,那是天堂鸟可以在魔核跟火焰中得到重生,只是从远古开始,就没有天堂鸟从重复活。

    金乌火融合了天堂鸟的一切,包括高傲,轻视人类,可它为什么会寄住在她身体里面,并且将它驯服,为自己所用?

    “你知道怎么回事?”君慕倾看着乐游,看他的样子,那是知道的,关于金乌火的事情,她也只是听血魇说了一点点,具体详细的,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更加不知道金乌火为什么会跑进自己的肚子。

    乐游摇摇头,他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才没有开口,要是知道,他不会隐瞒。

    夏竹青跟着叹了口气,朱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关于天堂鸟,很少有人,或者是兽知道,就连兽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你们要是没事,我就去休息了。”君慕倾站起身,正打算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就看到叶兰激动地往自己这边跑来,脸上还带着笑容。

    项羽小心翼翼地走到叶兰的身后,就是不敢去看君慕倾,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们这些臭小子,一个两个都没有羽小子诚实,一个两个都知道倾倾的事情,就是我不知道!”她竟然会是君慕倾,君慕倾……真是不错,真是不错。

    几双眼睛唰的一下看向项羽,都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模样,君慕倾冷冷地看了一眼项羽,慢慢收回目光。

    她就是项羽在这里没好事,这张嘴巴什么事情都说,她根本就不想让人家知道君慕倾曾经来过皇城,先不说他们几个,现在又多了一个,等会还要多一个,她才不会相信墨夫人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墨傲邪他爹!

    接下来该知道的人就全知道了,他们五大贵族就全知道君慕倾来过皇城了。

    “兰姨,你说好不出卖我的!”项羽激动地大叫,说话算数,以后他要是还相信兰姨的话,他就去撞墙!

    叶兰笑呵呵地看着项羽,“哎呀,这不不是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下次,下次我一定不说是你说的。”这次大家都知道了,下次,不用她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下次!还有下次!

    项羽差点没气的跳起来,兰姨陷害他一次还不够,还有第二次!

    “好了好了,没下次。”叶兰摇摇头,她这句话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小孩子果然就是小孩子,最容易哄。

    罗塞憋着笑意,就他在场,这段对话,他就已经听过不下十次了,就不知道私底下,还有蓝枫他们两个听过多少次,每次兰姨都说没有下次,结果下次就在眼前。

    项羽轻哼一声,他决定以后再也不告诉兰姨这些事情了,每次他们几个人都拉他开刷!

    君慕倾嘴角轻轻抽搐,她就知道什么事情都不能让项羽知道,他知道的越少,她就越安全,最好就是不要遇见他!

    “倾城,你什么时候有金乌火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更加没有听说过,难道她离开楠凝学院的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太好奇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君慕倾挑挑眉头,所有事情要让他项羽知道,那就更全世界知道没有什么区别。

    “好歹同学一场啊,虽然你比我晚一年,毕竟还是同学不是。”项羽理所当然地说道,他可一直没有后悔那天被她打伤,不然也不会认识一个这么厉害的朋友。

    叶兰推开项羽,“去去去,你来凑什么热闹,倾倾,你就告诉伯母一个人,他们几个小子都不敢偷听,我跟你保证!”叶兰信誓旦旦的说道,她这是在了解为了媳妇,项羽这小子捣什么乱。

    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她怎么说,总不能说她去了兽人族,然后兽人长老给她一个盒子,这是不可能的。

    “伯母,我刚才不是说过,是偶然得到的,甚至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那就是金乌火。”她刚开始的时候,的确不知道那就是金乌火,被烧了三天三夜才知道的。

    君慕倾缓缓转身,看着天空。“去不同的地方历练,就会有不同的契机。”

    “我是想知道你三天是怎么撑过来的。”金乌火不是一般的火,让金乌火淬炼,那一定是生不如死,她究竟是怎么撑过来了,这一路又吃了多少苦,其实叶兰想知道的是这些。

    “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血魇的缘故。

    叶兰猛地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走,今天不想这些,我们去大街上逛逛,你想买什么,伯母帮你!”

    呃……

    站在他们身边的几个人顿时愣在了当场,这是什么情况,兰姨刚才不是还想打听事情,看她的样子,那是非常的想知道,先在怎么突然想去逛街了?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

    “不用……”

    “夫人,夫人!”奴伯匆匆忙忙走来,嘴里不停的大声叫喊,就怕叶兰听不到一样。

    叶兰看到奴伯形色匆匆的模样,脸色一暗,“皇上又有什么事情,你就去告诉他,邪儿不在,墨狂现在已经不管家里的事情了。”皇上三天两头派人来她家,是不是闲着没事做。

    “不是的,夫人,不是的!”奴伯大口喘气地说道,还不停的说不是的不是的。

    “那是做什么?”叶兰挑了挑眉头,皇帝派人来他们家,还能有什么好事。

    “皇上派人来,请四位公子。”赶紧说道,皇帝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他们家少爷不在,知道这四位少爷知道他们墨府,就是派人来了,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叶兰立马站起来,认真地看着奴伯,“皇帝是怎么知道的!”邪儿离开的事情,没有一个人知道,要是召唤,也是五个人一起召唤,现在只招他们四个,那就说明皇帝知道邪儿不在。

    奴伯摇摇头,他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知道的,看样子,是少爷离开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了。

    “皇帝果然就是皇帝,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叶兰慢慢坐下,脸上闪过一抹讽刺,才冲着罗塞他们四个说道,“既然是皇上让你们去,你们就赶紧去吧。”墨府里面只怕也有皇帝的人,光明圣殿他不相信,他们五家他也不相信,让他们相互牵制,好,果然是很好!

    君慕倾听着叶兰的话,也听出了一些端倪,墨傲邪离开的事情,只怕是瞒着皇上,而现在皇上知道的,那就说明,皇帝知道墨傲邪离开的事情。

    “是。”四人也不像是之前那般嬉戏,沉着脸大步往外面走去。

    “奴伯,你还有什么事情?”见奴伯没有离开,叶兰就知道他还有事情没有说完。

    “夫人,光明圣殿圣子在前厅等候,说是想见见倾城姑娘。”奴伯小心翼翼地说道,还不停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什么!光明圣殿那小子敢打老娘媳妇的主意,走,赶紧带我去,倾倾,你留在这里,等我解决了光明圣殿那帮杂碎,我们再去逛街!”说完叶兰就气势汹汹地往前厅走去,留下君慕倾一个人目瞪口呆。

    她什么时候成为墨家的媳妇了?她怎么不知道,还有,圣光找到的人是她才对啊!

    奴伯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君慕倾,笑呵呵的说道,“姑娘,你别见怪,我家夫人一向是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别太介意。”夫人啊,你怎么就把事情给说出来了,这会让人家倾城姑娘多害羞不是,就算是为来的媳妇,那也要低调,低调才是。

    “没事。”君慕倾摇摇头,她发现自己心脏的承受能力是越来越好了,一而再的这样子,她都还能这么淡定,她都开始有些佩服自己了。

    “倾城姑娘,我们也去前厅吧,圣子说一定要见到你,不然就算是夫人去了,他也不会离开。”圣光好像早就知道夫人会阻止他见倾城姑娘一样,提前就跟他说了。

    “嗯。”她倒要看看这位圣殿的圣子找到能有什么事情。

    毕竟圣主找她,是为了让她加入圣殿,不对,那是试探她而已,现在圣殿圣子又来找她,下次会不会是圣女来了,那个一般人都不知道,与世隔绝的圣女。

    要是她记性不差,圣殿的圣女已经找过她了,还跟她动了手。

    君慕倾跟着奴伯慢慢穿过一院又一院,终于到了前厅,就听到叶兰暴躁如雷的声音,无非就是让圣光离开这里,说的一些话,倒是圣光让君慕倾有些错愕,面对叶兰的吼声,不恼不怒,依旧是温文尔雅,说话也是彬彬有礼。

    “倾城姑娘,既然已经来了,何必在外面听,走进来听不是更好。”圣光的声音突然响起,红色的身影同时也出现,走进大厅之中。

    “说吧,你来这里干嘛?”

    吼吼!来晚了!原谅裸奔中的甜甜吧。

    嘻嘻…小小的推荐一下好友的文文噢…

    末世重生:独宠劫掠女王文/阿尼娅http://。y/inf/507312。htl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