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吃颗灵丹?”墨傲邪心疼地问道,心里对叶兰,也就是他的母亲多了一分怒火。

    吃饭的时候干嘛要说这些,要说也要等她吃完饭以后再说,现在被呛到了!

    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他是不是故意刺激她,呛到了就吃个灵丹,难道灵丹像沙子一样多了,随地都有?

    “你出去我就没事了。”君慕倾冷冷说道,他在这里,一定会被他气出血,可恶,被骗到这里也就算了,竟然还被他耍!

    墨傲邪欲言又止地看着君慕倾,面具下满满地都是无奈,他有给过她提示,为什么她就是猜不出来,君慕倾在任何事上面,她都会有十分的自信,十分的聪明,还有等等的令人措手不及,就是偏偏不去多家猜测他的身份。

    聪明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只要其中一个人捅破的窗户纸,一切迷糊就会解开,可是有人就是没想过要去捅破窗户纸。

    “这个是给你的。”墨傲邪手中突然出现一个小盒子。

    “什么?”君慕倾坐起身,好端端的干嘛给她东西?

    现在的君慕倾非常敏感,在墨府,她又不得不敏感,更重要的是在墨傲邪面前,她不得不敏感。

    “拆开看看。”墨傲邪淡淡地笑道,将盒子放在君慕倾的手上,她这么激动,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吗?他又不会对她怎么样,这么激动做什么。

    君慕倾狐疑地看了一眼墨傲邪,将盒子打开,就看到一块如墨砚一般黑的玉石在自己手上,她疑惑的抬起头,“这个是什么?”好端端的给她玉佩,不过看起来还不错。

    “下次你遇到危险,把它打碎,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打碎它,我就会立马出现。”墨傲邪严肃的说道,语气了没有半点戏谑,也没有半点玩笑。

    君慕倾看了看手中的玉佩,扬起一抹笑容,“什么时候都可以?”他难道可以瞬移吗?就算是瞬移,他在皇城,自己要是在皇城很远的地方,他要是来了,自己都已经打完了。

    “当然。”墨傲邪点点头,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他也知道她已经跟光明圣殿结下梁子了,圣灵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好吧,不知道你的实力,看你自信的模样,我就收下了,到时候真的打起来了,你要是不来,我就杀到皇城。”君慕倾随手将玉石扔进怀里,眼睛扫视到了手中的手镯,这些天根本就没想到它,好像比前几天有光泽一点了。

    “难道我没有告诉倾倾,墨家早就是我当家了吗?”墨傲邪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谁让他老爹不想再扯进争斗就把一起扔给自己了。

    君慕倾白了一眼墨傲邪,他当家又怎么样,不就是奢侈了一点,比她有钱一点。“谁当家没用,要是光明圣殿跟皇帝打起来,没有实力,还是没用。”说着她耸了耸肩,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强者为尊,即便你以前再没落,可一旦你成为强者,后来的事情,就会盖过以前。

    当家不代表自己的实力,一旦被人打败,那地位就会大不如以前,这个道理不用她说,相信他也应该知道。

    墨傲邪很认同君慕倾的话,他现在的实力,不是最厉害的,可为了要保护好她,就必须变得更厉害,比任何人都厉害。

    “吱吱!”紫色的身影在门外窜进来,跳进君慕倾的怀中,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臂。

    “它就醒了?”君慕倾惊讶的看着墨傲邪,怎么可能,这家伙每次吃了魔核,没有四五天不会醒,这次怎么会醒的这么早!

    墨傲邪暗暗叹了口气,这个小家伙来的真不时候,“可能是它晋升了。”墨傲邪淡漠地说道,查了很久,他才知道这个紫色爱吃魔核的东西是什么,千年难见的异灵兽会出现在这里,还在倾倾的手上。

    “晋升?”君慕倾抱起吱吱,上看下看,翻了翻它的耳朵,拽起短小的腿摇晃了两下,什么都没有改变,连大小都没有,晋升?不像。

    墨傲邪见君慕倾那么粗鲁的对待吱吱,可吱吱最终也只是哀怨的看了她一眼,黑晶的眸中没有怒火,他也就松了口气,“这魔兽叫异灵兽,魔兽在每一阶晋升都会有天地法则降落,而异灵兽,就算是晋升圣兽,都不会降落闪电,传说,天地自然的灵气会孕育出各种异灵兽,它们拥有自然力量,吱吱就是拥有闪电的异灵兽,异灵兽几千年才有一只。”看着吱吱微微僵硬的身体,墨傲邪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

    “异灵兽?”看上去没什么异灵的,就是个肉球,还是个贪吃的肉球。

    “异灵兽天生野性难训,找上人类,要不就是这个人类很强大,有能力保护它们,要不就是这个人类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它们喜欢的。”他不知道吱吱为什么会找上倾倾,这两个条件,她是拥有第一个,但是,现在的她应该还没有让异灵兽感觉到强大才是,可它的的确确是跟在了倾倾的身边。

    看到君慕倾那么对待吱吱,墨傲邪有些紧张,他怕吱吱会用它的异灵伤害她,可吱吱到最后都没生气,更加没有动怒,他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心里更加疑惑。

    “那你看上了我什么?”君慕倾伸手戳了戳吱吱的小肚子,心里跟墨傲邪一样,也是深深的疑惑。

    吱吱哀怨地看了君慕倾一眼,有些委屈,仿佛在说,它也不知道。

    “异灵兽的认主,不代表它的臣服,它在亲近你的同时,心情不开心,就会要人的命,不过看着小家伙,它是真正的喜欢你。”墨傲邪笑着说道,多了个小家伙保护她,也是一件好事。

    “是吗?”

    吱吱赶紧点点头,它是很喜欢很喜欢!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吃的。

    “我怎么感觉它跟着我,是为了吃的,我都快被它吃穷了!”从一开始它就打劫自己的魔核,后来就死赖上自己,说什么都不肯离开,现在它几乎把自己的稍微高级一点的魔核都吃了,她更觉得吱吱是为了自己身上的魔核才跟她的。

    墨傲邪无声地笑了,要换成是别人,知道眼前的魔兽是异灵兽,那只怕是当祖宗一样的供奉,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到好,好嫌弃吱吱吃的多。

    “真不是我嫌弃它,是它看到吃的,就不知道天南地北了。”君慕倾无语状的看着吱吱,幻兽级的魔核,它还嫌弃,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灵兽魔核给它吃。

    晋升?那吱吱晋升到什么等级,以前是什么等级,现在又是什么等级,火镰都不知道吱吱是什么品种,墨傲邪是怎么知道的?

    墨傲邪微微一愣,嘴角的笑容无线扩散,他慢慢低下身体,坐到床边,无声地注视着君慕倾,眸中的笑容逐渐变得更深。

    和吱吱玩耍的君慕倾,突然感觉到两道目光从面前射来,她抬起看去,就看见墨傲邪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那双墨色的眼睛更像是一潭深泉,让人琢磨不透。

    “你看着我做什么?”这笑容太诡异了!

    “没事,以前不知道倾倾这么可爱。”墨傲邪笑眯眯的说道,看来未来的还很漫长,没事,他会等,因为他们两个未来的路更加漫长。

    “你可以回去了。”君慕倾指了指门口,直接下逐客令。

    “倾倾真是无情,唉……”墨傲邪哀怨地注视了君慕倾一会,才慢慢起身离开,她的确是需要休息。

    几天她看不到自己,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想他,不过这个无情的小丫头,不忘自己就算好了,让她想自己,还真是一种奢望。

    倾倾还是真是无情!

    君慕倾猛地抬头看着那一抹身影消失,仿佛想到了什么,她压住心底的惊讶,急忙追上去,墨傲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院中,君慕倾脚步急忙地往外走去,她必须要确定一件事情!

    “哎!小倾,你有没有事?呛到没有?有没有怎么样?”一直在客厅徘徊担心君慕倾的叶兰,刚看到儿子往外面走去,就立刻往君慕倾住的地方走,没想到她也会走出来,就急忙问道。

    君慕倾嘴角微微一勾,轻轻摇头,“我没事,伯母,你看到墨傲邪了吗?”就那么一瞬间,他就消失了,这家伙平时没见他跑的那么快。

    是他!一定是他!

    可为什么之前她没有想到,可恶的墨傲邪,竟然不告诉她!

    “啊?他刚走。”叶兰指了指外面,昨天晚上本来就该走了,他硬是多留了一天,开始她还奇怪为什么,现在看到眼前的人,她倒是全明白了。

    “走了?”君慕倾皱起了眉头,他这算什么!

    “是啊,昨晚他就应该走的,硬是多留下来了一天,他看到信的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叶兰若有所思地说道,以前不管什么时间,只要收到信,他就会急急忙忙离开,他们当然也不会多问,儿子长大了,就该有自己的事情,但是这次,看他收到信的时候,眉头都皱起来了,她还以为他刚回来就要离开,没想到,他竟然没走,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君慕倾着急地问道,她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墨傲邪究竟是不是他。

    叶兰摇摇头,走到一旁的凉亭坐下,“邪儿的事情不会跟我们多说,不管是喜还是哀,他都会自己一个人解决。”常年不在家,她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好不好。

    “那他会去几天?”君慕倾深吸一口气,她早该想到!

    “或许三天,或许十天……也或许几个月,长的,几年都不会回家。”叶兰如实说道,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着急?难道刚才那臭小子做了什么?

    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这个回答,跟她没问一样,一样的没有结果。

    “小倾,是不是我儿子做了什么?你告诉伯母,伯母替你讨回公道!”叶兰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神秘兮兮地问道,脸上还带着几丝暧昧的笑容。

    看到叶兰的连凑上来,君慕倾立马后退几步,“没有什么事情。”因为她也不确定,他到底是墨傲邪,还是……

    寒傲辰!

    他要是寒傲辰,那墨傲邪这么了解自己,还有那熟悉的感觉,就变得合理,要不是寒傲辰,那他是谁?

    “真的?”你有些不相信,要是没什么事情,小倾会这么急着找她儿子,要是没什么事情,她会这么着急问邪儿什么时候回来,问他去了什么地方,早知道小倾想想知道,她就该问问那小子要去什么地方,不然小倾就可以追上去了。

    君慕倾立刻点点头,能有什么事情,就算有事,她也不能告诉眼前的人,要是墨傲邪是寒傲辰,那他到底是不是墨家的孩子,要他不是墨家的孩子,那真正墨家的墨傲邪去了什么地方,这些都是疑问,在没有确定之前,还不能把一切说出来。

    马车在空中飞速行驶,马车内的人慵懒地半卧在榻上,面具早已经拿下来,而那面具下的容颜,让月亮都羞愧的躲藏在云端之后。

    黑夜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他双手环胸,看着那飞奔而来的马车,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

    飞奔而去的马车,急忙停了下来,马车里的人也缓缓睁开眼睛。

    “你不去找她,到这里来做什么?”半卧的人缓缓站起来,三千墨丝随意披散在后背,任其飘扬。

    “我只是想来确定一件事情。”乐游一双如野兽的眸子,紧盯着马车,他想知道一件事情,非常想知道!

    墨色的身影慢慢走出来,仿佛要融入黑夜当中,“你确定了?”

    “是。”他就是那天在兽人族救下君慕倾的人,也就是那个叫寒傲辰的人,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其实他就是他,还要隐瞒下来。

    “你不想知道我的黑暗之力是什么地方来的?”寒傲辰脸上挂着温润地笑容,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有说不出的美,还有那暗涌令人畏惧的其实。

    乐游摇摇头,现在他已经不纠结这些了,光明又如何,黑暗又如何,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只是想来问问,寒傲辰为什么不告诉君慕倾自己的身份,还用墨傲邪的身份重新认识她。

    “你告诉她你的身份,就好了,何必让她慢慢猜。”君慕倾对于那些不关自己事情的人和事,她往往不会多加去理会,这一点他应该是很清楚的,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同一种人。

    寒傲辰微微一愣,心里的郁结突然解开了,是啊,他告诉她自己的身份不就好了,何必让她奇怪,何必硬让她自己猜出来,想到这里,寒傲辰不禁苦笑,这么简单的道理,兽人都知道了,他竟然没有想明白。

    “我会的,这几天我都不会在皇城,而她是你们的王,我希望你可以为了你们族人好好保护她。”兽人一切以兽人族为重,他虽然知道乐游为了兽人族,是不会不理会君慕倾,却还是忍不住叮咛。

    乐游将脸移开,不去看寒傲辰,“她不用我保护。”有那么多人保护他,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没事。

    “随你。”墨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当中,马车也跟着消失了。

    寒傲辰想通了之后,之想快点解决事情,回到皇城,告诉君慕倾,自己就是寒傲辰。

    乐游揉了揉胸口,他的伤还没有好,看来要多待几天了,这几天就要看寒傲辰能不能够及时的赶回来,不然到时候他的伤好了,君慕倾是不会多加停留。

    其实那个女人也不是那么讨厌,的确是有几分本事。

    身影匆匆在黑夜中闪过,夜,恢复它该有的宁静。

    君慕倾慢慢往前厅走去,墨傲邪是走了,但是他的娘亲,是一天比一天热情,一天到晚都热情到不行,她又不好意思拒绝。

    穿过一个又一个院子,君慕倾松了口气,贵族就是贵族,她从自己的院子走到前厅,都要差不多半个小时,九曲十八弯,最后她得出的也只有两个字,奢侈!

    “倾城姑娘!”惊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拉住了君慕倾的步伐。

    她慢慢转身,就看到柔心站在身后,轻风吹过,有说不出的美感。

    “有事?”自己出现在这里,让她很惊讶吗?

    柔心收回心思,轻轻摇头,柔和的笑容挂在脸上,“只是没想到姑娘会来墨府,姑娘是来找少爷的吗?可是少爷昨晚已经出去了,没有一段时间回不来。”柔心故意说道,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的色彩。

    君慕倾挑挑眉头,她当然知道墨傲邪出去了,好像有人不知道一些事情。

    “倾城姑娘,夫人让我带你去前厅,说有事情要告诉你。”叶兰身边的丫鬟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开心地叫道,君慕倾的到来,让墨府上下都很开心,因为他们的少爷,也就是墨傲邪,终于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她还长的那么好看。

    “好啊,带路。”君慕倾淡淡说道,走了两步,她又停了下来,“柔心姑娘走这条路,是不是也去看夫人的,要不要一起?”柔心,啧啧,要是人如其名就好了,可惜。

    柔心看了一眼君慕倾,脸上露出笑容,“柔心是要去看夫人,一起。”她不是来找少爷的吗?为什么夫人会请她?

    来叫君慕倾的丫鬟这才看到柔心也在,赶紧走过来俯了俯身,“柔心姐姐,刚才抚琴没有看到姐姐,实在是因为夫人让姑娘快点过去。”抚琴担忧地看着柔心。

    “没事,既然是夫人的吩咐,我们还是快点过去。”柔心善解人意地看着抚琴,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

    抚琴松了口气,柔心虽然只是墨府的丫鬟,但是夫人曾经说过,看到她要像是看到墨府小姐一样,那也就是说,柔心名义上是墨府的丫鬟,其实,她也算的上是墨府的小姐,他们做下人的看到小姐,自然是要行礼的。

    还好柔心人很好,从来不会跟他们计较这些,有时还帮他们做事,大家都觉得柔心真的很好,要不是倾城姑娘来了,说不定,柔心会是他们以后的少夫人。

    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了父亲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柔心在下人面前倒是挺好的一个人,红枫别院,墨府,大家看到她,都会俯身打招呼,那待遇,比的上贵族小姐。

    三人慢慢走进前厅,叶兰猛地就冲上来,抱着君慕倾的手臂,“倾倾,你怎么可以这么晚才来,我都等你好久了。”叶兰哀怨地注视着君慕倾,要不是她叫人去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来。

    君慕倾一脸汗颜的看着叶兰,顿时一阵无语,她这样一点都不像是孩子的娘,而且还是墨傲邪的娘。

    “夫人,你别吓到倾城姑娘。”墨狂宠溺地看了一眼叶兰,无奈的摇摇头,什么时候她才可以改改这性子,是个人就粘上去,这些人迟早都被她给吓走了。

    “才不会,倾倾不等到邪儿那小子回来,是不会离开的,不对,是永远都不离开了,留在这里陪我。”叶兰拉着君慕倾,显然是没看到她身后的柔心。

    “呃……”

    “倾城姑娘,别理她,她就这样。”墨狂无奈地解释道,邪儿看上的人自然是不同凡响的,不错不错!

    “没事,伯母,我等一个朋友的伤好了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君慕倾脸上勾画着笑意,她到不是被叶兰吓到,而是被那些话给吓到了。

    叶兰立马坐正身体,着急地说道,“不行,你以后就住在皇城,就当是陪陪我。”说着说着,叶兰的脸色就搭拢了下来,这样的一个人,让人感觉真的不像是一个孩子的娘了。

    君慕倾笑而不语,等到乐游的伤好了之后,不管墨傲邪有没有回来,她都是要离开的,至于墨傲邪是不是寒傲辰,她总有一天会知道也不急这几天,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她快点变强,这才是最重要的。

    “夫人。”柔心可怜楚楚地叫道,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好像随时就要倒了一样。

    “哎,柔心,你什么时候来的,傻丫头,来了也不叫我一声。”叶兰这才注意到他们身后一直有人,而这个人还是柔心。

    柔心勉强地露出笑容,走到叶兰面前,轻声说道,“柔心见夫人跟倾城姑娘在说话,不敢打扰。”甜美的笑容让柔心整个人都变得好看,只是那一双深沉的眼睛,破坏了一切的美感。

    君慕倾看着柔心的模样,也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一双眸子紧盯在柔心的身上。

    “你这傻丫头,我不是说过,你是娘的女儿,没有什么敢不敢,和打不打扰的,来来,坐。”叶兰看着柔心,一脸慈祥的模样,看她热情拉着柔心坐下,好像是没有看到柔心眼中的深沉。

    柔心听叶兰这么说,也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君慕倾一眼,扯出一抹笑容。

    “倾城姑娘。”柔心轻声叫道,那举手抬足之间,跟大家闺秀没有一点差别。

    君慕倾没有应答,同样露出一个笑容,就没有再说话。

    “倾倾,邪儿离开了,昨天听奴伯说,等会蓝枫那几个小子会过来玩,你等会也见见他们几个,蓝枫罗塞,还有夏竹青,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叶兰详细的给君慕倾说着墨傲邪的事情,恨不得有关墨傲邪的一切全部都告诉君慕倾。

    “这个,我已经见过他们三个了。”君慕倾苦笑道,她现在就是希望他们四个来救她,留在这墨府,那比比试还要累人。

    “见过了,也对,邪儿那小子成天跟他们几个黏糊在一起,不过倾倾应该还不知道吧,你别看罗塞那小子懒懒散散,说话也没有遮拦,可是几个人里面,最细心的就是他,那小子可是风元素斗技师,还有还有,蓝枫是水元素,夏竹青是火元素,不过夏竹青是召唤师,比他们两个小子厉害那么一点点。”叶兰一开口,就说个没完,而且还越来越兴奋。

    君慕倾苦笑不得地看着叶兰,“伯母,你叫我过来是?”她急急忙忙叫自己过来,就是为了说墨傲邪的一切?

    “等会那几个小子过来,我也这里等的也无聊,就拉你出来聊天。”这是她未来媳妇,她必须好好疼倾城,而且这个孩子还这么懂事,身上总带着跟年不相符的成熟,只怕这都没因为没有娘亲,才会这样。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要加倍的疼倾倾,墨傲邪安臭小子要是干欺负她,她叶兰第一个答应!

    “……”就这样?

    柔心坐在那里,两个人之间的话题,自己跟本插不上嘴,叶兰说的事情,她都知道,而且已经了解到不能在了解,但是这些事情,不是叶兰告诉她的,都是她自己去问的,叶兰从来就没有在她面前,说过墨傲邪的事情。

    “伯母想说什么?”君慕倾不习惯叶兰的热情,可她还是挺喜欢叶兰的,在她面前,自己有种被疼爱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夫人,你坐下说。”墨狂满是柔情地说道,对外人他再残忍,再冷漠,但是在叶兰的面前,他永远都不会大声的说一句话。

    叶兰瞪了一眼墨狂,不满地坐在旁边,她跟倾倾在说话,他来插什么嘴,都看了他几十年了,看都看腻了,难得来倾倾这么一个美人,还跟她这么合的来。

    “倾倾,刚刚我说他们几个人是元素,你是什么元素的?”叶兰微笑着问道,看她这冰冷的性子,跟墨傲邪一个人,这都是跟他老爹学的,遗传多一点她,不好吗?每天都冷冷冰冰的,跟冰块一样。

    君慕倾看看叶兰,没想到她会问自己的元素,她笑了笑,“我是火元素。”君慕倾淡淡说道。

    这简单的一句话,倒是让在座的几位都吓了一大跳,叶兰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大家心里都在猜想,可就是没想过她是火元素。

    “这个,倾倾,你没有骗人?”叶兰小心翼翼地看着君慕倾,火元素,这也太不可能了,这丫头性子这么冷,比她那个笨蛋儿子是好很多,但是火元素,怎么会有怎么冰冷的性子。

    由此可见,那些什么火元素性子比较活跃的话,都是狗屁,都是废话!

    君慕倾轻轻一笑,金色的火焰在她手中废物,他们这个表情,也太夸张了,她不像是火元素的吗?她倒是还有其它的几种元素,只是现在不方便说出来。

    “金色的火焰?”墨狂眉头微微皱起,他看着君慕倾手中的火焰,不禁站了起来,“这是,这是金乌火!”她身上竟然会有金乌火,金乌火是火种的极品,火焰也有等级的分别,不过这只是炼器师才会注意的事情,斗技师一般只在意自己的斗技,根本不会去注意火元素。

    君慕倾微微一愣,被发现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金乌火,只是偶然之下,得到一个盒子,盒子里面红色的光点飞到我身体,过了几天,火焰就变成金色了。”这就是金乌火了,看来血魇那家伙没有骗她。

    “金乌进入身体之后,那就会是三天三夜的淬炼,你竟然能承受住金乌火三天三夜的淬炼!”墨狂惊奇地看着君慕倾,果然不一般的女子,他就说邪儿看上的女子,一定不一般,一定不一般。

    “喂,死老头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叶兰也是斗技师,可她是土元素的斗技师,对于火元素本来就不了解,墨狂的话,她也是听的迷迷糊糊的。

    “夫人,金乌火是火种的极品,火焰也有等级之分的,这些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年我也只是听一个朋友提起过金乌火,这才知道。”刚才倾城手上火焰的颜色,那就是金乌火。

    叶兰瞪了墨狂一眼,说了等于没说,金乌火她都知道是火中极品,她问道是那个三天三夜是怎么回事。

    “能拥有极品的火,除非是天生,要么就是自己本命契约兽,还有几是后天所得,倾城姑娘显然是属于后者,金乌火到她身体里面之后,会试着将她身体里面的污垢清除,那必须是三天三夜的淬炼,也就是金乌火三天三夜在身体里面不停的转动。”墨狂说到这里,不禁对眼前的人有种敬佩,能让金乌火在身体里面三天三夜,没有事情的,她只怕还是第一个。

    三天三夜!在身体里面不停的转动!那就是整个人都在火里面烧!

    叶兰想到这里,心里就更加的心疼了,她不知道君慕倾吃过多少苦,单单只是这金乌火已经这么吓人了。

    “金乌火传说那是天堂鸟的本命火,每一只天堂鸟死前,都会把自己的本命火,跟魔核融合在一起,得到这枚火焰的人,那会受益无穷。”倾城得到了这火焰,那也就是说明,她以后的路还很长,长到没有人知道最后的终点在哪里。

    “这些我都知道。”君慕倾淡漠地说道,在金乌火转动她身体的同时,血魇是不是的冒出来跟她说一句,她多少也了解一点。

    “你能承受住金乌火的淬炼,不简单,不简单。”墨狂仰头大笑,儿子果然没有选错。

    君慕倾轻轻一笑,正想说什么,耳边就传来如春风吹拂地声音,“倾城姑娘,柔心也是火元素斗技师,没有领教过火元素,你可不可以让柔心见识一下?”柔心期待地注视着君慕倾,双手握在一起,看起来很紧张的模样。

    “我……”

    “柔心,你已经是七级的技灵师了,还拥有玄火,就算倾倾的是金乌火,那也不能比。”叶兰护短地说道,玄火跟金乌火的差别虽然一个是天上,一个在地下,但是……

    柔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委屈地说道,“夫人,柔心没有件事火金乌火,所以才想了解一下,没有想过要对倾城姑娘如何。”她双手紧握在一起,眼中蒙上了一层薄雾。

    “可是……”

    “让她们比一下也好,柔心的斗技不差,不过金乌火的威力也不小。”墨狂笑着说道,倾城的实力到现在都没有显露,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斗技师,说不定会让他们眼前一亮也说不定。

    君慕倾扭头看着墨狂,他是想试探自己的实力?还是想看看金乌火的威力?

    “倾城姑娘,你放心,老夫绝对不会让你有半点事情的。”他倒是想,要是他那儿子回来,看到倾城受伤了,那还不得让他们大家都去睡大街。

    君慕倾慢慢转身,笑看着柔心,她不找事,事情还是一样会找上她,看来有些人很自信,能够打败自己,七级技灵师……

    叶兰再次瞪了一眼墨狂,他怎么净出一些馊主意!倾倾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怎么可能打的过柔心,要是被柔心伤到那着怎么办!

    墨狂抬起头,就是不去看叶兰的眼神,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墨老爷,都这么说了,那倾城也就不客气了。”君慕倾冷淡地说道,她一定会非常客气的,一定会,不然有人怎么会知道轻易挑战一个连等级都不知道的对手,是什么后果!

    见君慕倾同意看,柔心好像是已经胜利了一样,她抬起头,笑看着君慕倾,“倾城小姐,那就请,我们去外面比试。”墨家都有自己比试的场地,墨家的下人最起码都是大技师以上的级别,即便已经是大技师了,那也要不停锻炼,所以墨家有个转身对战的地方。

    君慕倾大大方方地跟在柔心的身后,脸上没有半点的怯场,更没有一丝惊慌。

    站在一旁的抚琴倒是急了,她不明白柔心姐姐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是那可是倾城姑娘可是少爷喜欢的人,要是倾城姑娘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会饶过柔心姐姐的。

    “夫人,你快点去劝劝柔心姐姐,要是少爷回来,看到倾城姑娘受伤,会杀了柔心姐姐的。”少爷真的会杀了柔心的姐姐的。

    “抚琴,不会有事情的,我们去看看,最后的输赢,我们谁都不知道。”叶兰笑道说,那个孩子,果然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改变她。

    “夫人,凡事顺其自然,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墨狂轻声说道,柔心是身世不怎么样,甚至比府里任何一个下人的都差,有次她竟然因为别人耻笑她,把人家打成了残废,他们本来以为柔心慢慢教化会好的,现在看来,她还是以前的她,没有半点的改变。

    叶兰点点头,脸上再次洋溢出那个笑容,大步往外面走去,“倾倾,等等我。”

    墨狂叹了口气,都走了,留下他这把老骨头,还是去看看,他也想见识一下金乌火的厉害,当然,还有倾城的厉害,倾城敢接下挑战,不只是因为自己的承诺,更重要的是,她知道柔心打不过自己。

    斗技场上,君慕倾和柔心分两边而站,周围已经围满了墨家的下人,当他们听说柔心挑战了倾城姑娘,都微微一愣,然后都说柔心欺负人,最后还是人不住跑过来看,他们都想知道最后怎么样。

    还有些下人刚刚听到消息,纷纷往斗技场上跑去。

    “快去看,柔心姑娘挑战了倾城姑娘。”大叫地声音让所有下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往斗技场的方向跑去。

    刚刚走来的五个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微微一愣,他们没有听错吧,柔心挑战君慕倾,七级技灵师,挑战八级技灵师!

    “有人要倒霉了,走,去看看。”项羽笑道,脚步已经往斗技场的方向走去了。

    他们几个每天都往对方家里面窜,早就对对方家里面前的事情了如指掌,就算没有人带路,他们自己就认识路。

    “倾城姑娘,斗技无眼,要是柔心伤到姑娘,还请姑娘原谅。”柔心微微俯身,脸上低着淡淡的笑容,眼神中却有遮掩不住的张扬。

    “自然。”

    ------题外话------

    甜甜来晚了,把存稿用完之后,甜甜就是现码现传,要上班的甜甜很悲催…嗷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