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看着手中的请柬,脸上纷纷露出了笑容,看来这次真是他们误会傲邪了。

    “几位少爷,你们从小就不看这些东西,所以每次,比我晚知道事情,这不能怪我。”墨傲邪冷冷说道,语气中却有明显的戏谑,就是戏谑。

    “你们四个是有了,可是我没有!”项羽跳出来,怒火滔滔地吼道,光明圣殿算什么东西,他们竟然不给他请柬,他们四个都有了,就他一个人没有,太没面子了!

    蓝枫笑眯着眼,慢慢走到项羽面前,轻声说道,“项大少爷,你醒醒可好?光明圣殿知道你去楠凝学院,就算会像往年一样,给你准备,那请柬,这个时候也应该,在你家。”说着,蓝枫指了指外面,脸上笑容依旧,语气却带着几分鄙夷。

    “靠!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惨了惨了,我得先回家了。”项羽惊慌失措地撒腿就往门口走去,“君慕倾改了名字记得通知我,不然我一不小心说漏嘴就麻烦了。”

    “说漏嘴没事,只要你记得我认识赤君就好了。”君慕倾不咸不淡地说道。

    “砰!”狠狠地一声响起,门外响起了呻吟地声音,“你不能换一招!”每次都用这一招,她无不无聊。

    “我就这招。”

    “……”

    三人顿时无语,他们从一开始就看错了,不过,项羽说漏嘴,跟赤君有什么关系,赤君是新一代的天才,双元素斗技师不说,还敢跟五大家族作对,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也有更多的人,敬佩赤君,敢跟五大家族作对。

    “这个,他这么激动做什么?”夏竹青小心翼翼地问道,倾儿应该没有项羽想象中那么吓人吧?

    “不知道,应该是我问你们,他为什么这么激动才是。”君慕倾茫然地看着夏竹青,她怎么知道项羽为什么这么怕她跟赤君见面,不过不好意思,她就是赤君。

    听到君慕倾的问题,罗塞哈哈大笑起来,“倾儿,你还不知道吧,项羽那臭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娘,他那个彪悍的娘,他们一家人都怕,他这么急匆匆回来,肯定是他娘给下了什么指令。”罗塞都笑抽了,从小到大,项羽都是这个样子,只要是跟他娘有关的事情,人就变得敏感起来。

    君慕倾额角挂上三条黑线,她终于知道项羽为什么会也会这样,原来是受娘亲的影响。

    “倾儿,那你想到自己未来几天的名字叫什么了吗?”罗塞好奇地看着君慕倾,莫家那大小姐已经知道慕青两个字,她现在又变成了这个样子,跟原本的模样差了四五分。

    “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君慕倾挑了挑眉头。

    “蓝倾?”罗塞看了一眼蓝枫,皱着眉头提议,他怎么感觉这个名字这么古怪?

    “你才滥情!”夏竹青瞪了罗塞一眼,蓝倾,蓝倾,那不就是滥情滥情么!他想的都是什么?

    “蓝倾不行,那就夏倾,要不罗倾也可以。”罗塞认真地说道,这么严肃的事情,有什么好笑的,他不也没想到那方面,难怪有些别扭,蓝倾,滥情,呃……

    “……”几人顿时一阵汗颜,扶着额头,多么想说一句,他们不认识眼前的人!

    “倾城。”冰冷的声音响起,墨傲邪看着君慕倾,两个字响起在房间里面。

    倾城!君慕倾微微一愣,他想到的也是这个!

    看着他们两个这一来一往,乐游轻哼一声,大步走了出去,一点也没有理会,那个说话的,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或许他的心里,根本就不想让墨傲邪成为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又怎么了?”罗塞看着乐游的背影,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怪,特别就是这个人,那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人嘛,哪有人会有那种眼神,就像是魔兽看他们时的目光一样。

    “就倾城。”君慕倾冷冷说道,她怎么知道乐游又怎么了,这个兽人,阴晴不定,她也猜不到是什么心思。

    “你们三个,不回去准备准备光明殿的叫卖会。”淡漠地声音慢悠悠地响起。

    “能不回去准备吗?光明圣殿每次一有事情,就要狠狠的敲诈我们一比!”罗塞气愤地说道,光明圣殿的事情谁不知道,大家心里都狠清楚,只要他们举办个什么,就自到自己要大出血,一般的东西,光明圣殿的人还看不上眼。

    连皇帝都要畏惧三分的圣殿,其他人哪里还敢说什么,更何况,圣殿比皇帝更加得民心,比起皇帝,那些人更加信仰光明之神。

    “这次,龙天会不会来?”君慕倾好奇地问道,龙天既然是皇帝的好友,那也应该会收到请柬才对。

    “请柬一定会有的,不过龙天大人,从来不参与跟光明圣殿一切有关的事情,这次也不会来才是,龙天大人一年来这里不过一两次,前不久刚敲诈了我一瓶青色的丹药,不会这么快来的。”夏竹青哀怨地说道,龙天大人跟光明圣殿一样,每一次来,他们照样会大出血,谁让他是他们曾经的老师,要是他不乐意,告诉皇帝,或者是家里人,那还不得挨骂。

    青色药丸,君慕倾从腰间拿出来一个小瓶子,“这个是你的?”上面刻了青字,她还以为这是为了好区别药丸,才刻上去的,没想到是老头打劫人家的丹药。

    “怎么会在你这里!”夏竹青错愕地问道,这就是龙天大人打劫他的那瓶。

    “他给我,我不就有了。”君慕倾淡淡说道,皇城贵族就是有钱,青色的丹药,光明圣殿……

    站在墨傲邪肩上的吱吱,立马闪身到君慕倾的肩上,欢快地叫道,“吱吱,吱吱!”

    “我知道。”君慕倾点点头,它不就是想吃魔核吗?光殿也不知道有没有魔核这东西,但是好东西一定不会少才是。

    “吱吱!”吱吱叫了一声,又回到了墨傲邪地肩膀上,一脸憧憬。

    “它说什么?”罗塞好奇地问道,不就是青色丹药吗?这么激动做什么?

    “你们可以走了。”墨傲邪冷冷下逐客令。

    “得。”罗塞点点头,转身离开,是要回去好好准备准备,他们是看不惯圣殿的人,可是这场戏还是要演下去,现在还不是跟圣殿翻脸的时候。

    蓝枫也慢慢跟了出去,夏竹青疑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微微一笑,也走了出去。

    他们离开之后,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君慕倾,还有墨傲邪,君慕倾慢慢走到墨傲邪的面前,目光寒冷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你可以说你的目的了。”他做这么多事情,难道就是因为乐意才会这么做,没有目的的事情,谁会去做,更何况是皇城四家的人,这么帮她,没有任何的目的,谁会相信

    墨傲邪看着君慕倾的模样,轻轻摇摇头,“我说过,没有任何的目的,你想要找个什么目的,那就随便给你一个,不如,你做墨家的少夫人也不错。”墨色的眼中透着几分认真。

    “少夫人?墨家少爷面具下面的容貌一定不会差,难道还怕没有人做你的少夫人吗?”用这种话来敷衍她,不管他有什么目的,今天他的确是帮了自己,就算是要用什么条件,来交换,那也是合理的,至于少夫人,那简直就是胡扯!

    “我说的你不相信,随便找个理由,你也不相信,我说我面具底下,是丑陋的模样,那你会信吗?”墨傲邪嘴角微微上扬,她还是这么不轻易相信人。

    “信不信,看了才知道。”君慕倾快速伸手去抓墨傲邪的面具,当手碰触到面具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

    “你不是想看吗?”墨傲邪似笑非笑地问道。

    “为什么不躲?”君慕倾缩回手,他明明就可以躲过去,为什么不躲,反而故意让她去摘面具,那面具底下,到底是什么?

    丑陋的模样,或者是俊美的模样,那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眼前的人也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刚才不是让我找理由吗?我也告诉你了,我让你做墨家少夫人,还有就是,墨家少爷就我一人,我对未来的夫人,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墨傲邪笑道说,还是没有摘下来,他倒是有些期待,她摘下来那一刻的反应。

    这人……真的像表面那样吗?错了,其实一肚子坏水,她说过让他以条件来换,但是没说过,要以身相许,他是对自己太过自信,还是不相信她君慕倾这么轻易就答应。

    “任何事情,都可以,就是这个不行。”君慕倾冰冷地说道,要不是看在他帮过自己的份上,只怕他也不能完好的站在这里。

    “就这个不行?”墨傲邪挑了挑眉头。

    “是。”

    “那好,我家人总催促我找夫人……”

    “我说了……”

    “你先听我说完嘛,我又没有让你去我家,只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墨傲邪已经有心上人了。”墨傲邪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洋溢着笑容。

    君慕倾猛地惊醒,他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前面那个不过是他的计谋,他真正的用心,是后面!

    “你刚才可是说过除了那一个,其它的都行。”墨傲邪无辜地看着君慕倾,嘴角的弧度扩大,身上的冷意也逐渐散去。

    “好!”君慕倾咬牙切齿地应道,转身大步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脚步,侧身看着墨傲邪,“既然你负责照顾吱吱,那就要知道,吱吱它每天都要吃魔核,越高级的,它越喜欢!”最后几个字,君慕倾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无耻!他墨傲邪才是最无耻那个!

    “当然。”墨傲邪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目光盯着君慕倾走出去的背影。

    听到有吃的,最开心的莫过于吱吱了,特别是听到高级两个自己的时候,眼中不停的闪烁着星光,无声地冲着墨傲邪说道,它就是要吃高级的魔核,就是要高级的,高级!

    君慕倾走出了房间,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火红,这才让仔细打量周围。

    刚才他们是从后门进来,更是从窗口跳进来的,才没有看到这一片火红。

    “这里是蓝枫的地方,他喜欢种枫叶,所以他住的地方,一定会有红枫。”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没有刚才的戏谑,反倒是无比冷漠。

    “现在还不是有红枫的时候。”君慕倾淡淡说道,她惊讶的是,这里会有红色的枫叶,而不是有枫叶树,这个季节,不是红枫生长的季节。

    “你刚来皇城,还不知道皇城的一切,皇城有五大贵族,其中项家,用有绝对的皇权,说是贵族,那跟皇家人已经没有区别了,而另外四家,就是你看到的,墨,蓝,罗,夏合称皇城四家,现在你该知道为什么不是红枫的季节,这里也会出现红枫了?”墨傲邪淡然地说道,皇城四家,是贵族之家,没有斗技五大家族的庞大家族,却也有一定的权利,财富,这么一些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奢侈。”君慕倾冷冷说道,贵族就是喜欢奢侈。

    “这是我们的资本。”墨傲邪自负的说道,然而那优雅地模样,又没有一点自负的模样。

    “是有资本。”君慕倾点点头,她也认同这句话。

    “我先走了,今晚我会来接你,就算你不想去普通的叫卖会,不过为了演好这场戏,你还是要配合在下。”墨傲邪再次恢复那戏谑的模样,此时要是有熟悉他的人在,只怕是一番大大的惊颤。

    谁见过墨傲邪那个样子,那是肯定没有,当初他大病之后,就变得冰冷无比,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好!”君慕倾咬牙切齿地应道,该死的条件!

    偏偏她又不喜欢欠下别人什么,她就演好这该死的戏,等乐游的伤一好,她就离开这里,最好离皇城,离他墨傲邪远远的,她再也不见看到他!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喜欢上我的。”墨傲邪自恋的理了理额前的发丝,优雅地转身离开,嘴角的弧度,不管如何,都掩盖不去,这把守在外面的守卫吓了一大跳,比见到鬼还要恐怖。

    喜欢你个大头鬼!

    君慕倾深吸了几口气,才将心底的怒意压下去,她君慕倾也有被动的时候!还被人咬的死死的!

    墨傲邪离开后,那就是真正的清静,君慕倾站在红枫之下,没有一个人出来打扰。

    红枫别院大家都知道他们少爷带回来一个人,但是谁也不敢去打听,少爷究竟带回了谁,少爷的事情,他们不敢去打听,也不能打听,况且傲邪少爷下令,不准任何人进入红枫居,他们也只能在心里猜测。

    到了傍晚时分,君慕倾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也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辰,还是墨傲邪的人,把她叫回神的。

    “倾城姑娘,这个是我家少爷为你准备的,还有我家少爷说,姑娘一天没吃东西,一定饿坏了,让我们给你准备了食物。”来人是一个男子,他看着君慕倾,脸上明显地有几分敬意,他从没见过少爷对哪个姑娘这么好,眼前的姑娘,一定是少爷的心上人。

    君慕倾低头看着石桌上的东西,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了一抹讽刺,“你家少爷还说了什么?”纤细地手指抚在洁白的衣服上面,跟白色相比,她更喜欢红色。

    白色只要沾上一点点血迹,就清楚可见,而红色,妖冶也更加适合她。

    “少爷还说,希望姑娘不要忘记答应之事,晚上他会来接你。”男子兴奋地说道,他不知道少爷跟这位姑娘之间又是什么事情,但是让少爷主动来接一个女子,这是第一次,夫人终于不用再替少爷担心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墨傲邪,我不会忘!”君慕倾浑身散发着怒火,她的愤怒成功的被墨傲邪给点燃,那他也要承受这怒火带来的后果。

    “是,那属下就先回去了。”男子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难怪公子会对眼前的人刮目相看!甚至有不一般的待遇!

    君慕倾静静看着桌上的白色衣服,目光一寒,她奋力抓起衣服,大步往房间走去,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怒火,外面火红的一片,也显得更加红艳,妖冶。

    “叩叩。”敲门的声音响起,熟悉的戏谑声音也随着响起,“我不知道倾城姑娘会这么害羞的。”墨傲邪看着紧闭房门,无声的笑了。

    “一扇门,还拦不住你墨傲邪。”声音响起,紧闭的房门也被无声的打开,白色的身影落入眼帘,墨色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肯定。

    “可以走了吗?”墨傲邪笑道,跟想象中一样,他怎么感觉还是那一身火红更加适合她,让她有种更真实的存在感,而这一身洁白,仿佛她随时就要乘风而去,远离这尘世一般。

    君慕倾点点头,大步往前走去,眉头从一开始就没有舒开过,黑色,红色,墨傲邪都可以给她找,可偏偏就是白色!

    墨傲邪跟在君慕倾身后,每当红枫别院的下人从他们满面走过,墨傲邪眼中就多一份苦笑,心里也多一丝悔意。

    他就不该让她穿这一身的,身穿白衣的君慕倾,那仿佛是女神临世,那一分超脱世俗,那一点优雅冷酷,稚气的脸上,带着一抹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那绝美至极模样,大步走过,发丝与白衣交错,在风中曼舞,还有这满院的红枫,那真是一幅极美的画,美得那样的不真实。

    红枫别院的仆人看到这一幕,纷纷都停下了脚步,连呼吸都不敢大气,就怕自己一个错举,惊扰了眼前佳人,打破眼前如画的一幕,不,这比画还好美,更多了一分不真实的感觉,他们站在这里,仿佛身临仙境一般。

    “墨少爷!”温柔地声音从院外走来,君慕倾听到这个声音,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头。

    粉色的身影慢慢走来,快步跑进红枫别院,脸上还带着温柔地笑容,众人顿时从幻想中走出来,看到君慕倾眉头紧皱,不禁瞪了来人一眼,无声责备她出现的很不是时候。

    来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样的一幕,她平时来红枫别院的时候,大家都是很热情,今天怎么一个个看她好像是仇人一样。

    “不知道柔心做错了什么事情,让各位这么看?”柔心柔声说道,声音中还带着点点委屈。

    下人们听到这个声音,也不好责备,柔心尽管只是墨家的丫头,但是不管是哪方面,都跟墨家的小姐差不多,这么温柔的姑娘,他们也不忍心多加责怪。

    “没事,柔心姑娘,我们先下去了。”其中一个男子红着脸走出来,迅速离开。

    男子离开后,原本还呆滞在原地地仆人都纷纷离去,脸上还带着几分愧疚,他们刚才竟然那么对待柔心姑娘。

    柔心面带笑容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等全部的人走了以后,她才扭头看向墨傲邪,但是首先看到的,却是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她傲立在红枫之下,仿佛是女神降临,跟周围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却又那样的得体。

    “你怎么来了?”墨傲邪冷淡地问道,慢慢走到君慕倾的身边,墨色的眼睛紧盯着柔心。

    “少爷,夫人让柔心在一旁待命。”柔心收回心思,当眼神接触到墨傲邪的时候,脸上更是染上了可疑地红晕。

    “不用了。”墨傲邪不耐烦地说道。

    “可是,夫人……”柔心委屈的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

    “倾城,你怎么看?”墨傲邪挑挑眉头,把君慕倾也拉扯了两人的谈话。

    柔心猛地抬起头,看向墨傲邪,少爷怎么会问一个外人这种问题,倾城,果然是倾国倾城,不,倾国倾城用在她身上,那显然是一种玷污,她的美,用世间任何的词汇都不能表带。

    君慕倾太阳穴跳动了两下,额上角也明显地出现了一抹黑线,“你喜欢怎么看,就怎么看。”他墨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跟她有关了?

    “倾倾莫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墨傲邪挑挑眉头,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倾倾!君慕倾抬头看向墨傲邪,对上那双墨色的眸子许久,却没有看出半分端倪,墨色眸子,如同一汪深潭,让人看不清,也看不透。

    柔心低着头,贝牙咬着玫瑰红唇,眼睛也开始朦胧。

    “既然她要跟着,那就跟好了!”君慕倾咬牙切齿地说道,黑眸中闪过一抹红色,她抬起步伐,大步往外走去。

    墨傲邪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刚才那一抹火红,难道这样都压制不住她眼睛的红色?

    “少爷?”柔心慢慢抬起头,柔声叫道,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淡笑。

    “嗯,既然倾城都同意你去,还不跟上,你伺候她就好了。”墨傲邪收回目光,应了一声,冷冷说道,话落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红枫别院之中。

    柔心咬着唇瓣,双手紧握,指甲没入肉中,也没有丝毫的察觉,最终她脸上带起淡淡温柔的笑容,才大步跟上去。

    刚走出红枫别院,印入眼帘的就是一辆白色的马车,马车不稀奇,稀奇的是,这马车,是用是靠着魔兽来做拉力,还是高级魔兽,看不出是什么等级,但是魔兽拟态之后,都会变得可爱一些,这也是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高级魔兽的原因。

    “奢侈!”冷冷吐出两个字,君慕倾已经钻进了马车里面。

    用高级魔兽来做马车,这不是奢侈是什么?普通人看不出来,不代表她不知道。

    那白色身影犹如昙花一现,让周围路人纷纷惊讶不已。

    墨傲邪慢慢走出来,冰冷的眸中,显然有些异样,他优雅地走上马车,柔心赶紧跟上去,害怕地看了一眼为首的魔兽,脸上闪过一丝恐惧。

    马车很大,就算一个成年男子站在里面,还是可以活动自如,马车的外面没有什么,甚至可以说平常,可里面却是华丽奢侈,即便是三个人挤在里面,也没有一点狭小的感觉。

    走进马车里的柔心松了口气,当她看到君慕倾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抹惊慌,她颤抖地伸出手,指着君慕倾。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不可能!

    “我想,你最好收回你的手,不然,我不介意帮你砍了它!”敢用手指着她,就应该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冰冷的声音,让柔心猛地收回手,脸色顿时一阵苍白,这个人给她的感觉,竟然这么的像少爷,给她的恐惧也一样,她不敢去质疑她的话,因为那双冰冷的眸子,已经露出了杀意。

    “呵!那我想请问柔心姑娘,你可以坐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君慕倾见柔心乖乖将手指头首回去,眼中的冰冷,也变成了趣味。

    “我……”柔心看了一眼墨傲邪,她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走吧。”墨傲邪对君慕倾说道,话落,马车已经开始动了,他优雅地走到君慕倾身边坐下。

    “我想柔心姑娘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君慕倾见墨傲邪走到自己身边坐下,站起来走到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苍白的柔心,装楚楚可怜,弱不禁风,啧啧,没想墨家也有这样的人。

    “我……这……”柔心惊慌的看了一眼墨傲邪,再次底下头去,不敢说出半个字。

    “倾倾想知道原因,问我不就好了,何必问去问一个下人?”墨傲邪跟着走到君慕倾身边坐下,嘴角微微上扬,难得她对自己的事情也会上心。

    “下人?”这只是下人?她还以为是墨家给他的童养媳,这气质,还有……怎么看,怎么不像只是一个下人。

    柔心抬起头,脸色越来越苍白,她双手握紧,眼睛紧紧的盯着君慕倾和墨傲邪这一来一往。

    下人,柔心没料到,少爷会对外人说,自己只是墨家的一个下人,她是墨家的下人没错,可从小她就过着墨家小姐的日子,名义上是夫人的贴身丫头,但是夫人从不要求她做什么,甚至让她学习贵族小姐该学习的礼仪,还有等等一切,这些她做的没有比任何一个小姐差,也正是这样,仆人们也会叫她柔心姑娘。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少爷为什么可以对她这么好,这个女人明明不理会少爷做的一切,更是对少爷视若无睹,尊贵的少爷,合适被人这么冷落,可为什么他好像乐在其中,更是对她说,自己只是一个下人!

    “不就是下人。”墨傲邪不在乎地说道,好似没有看到柔心脸上的苍白。

    “咦,柔心姑娘,你是不是病了,脸色这么苍白,要不要休息一下?”君慕倾似笑非笑地看着柔心,原来堂堂的墨家大少爷,不懂美人心,刚才的话把美人给伤了。

    墨傲邪的目光从君慕倾身上移开,看向柔心,“要是病了,就回去休息。”墨色的眼中冰冷无情,没有半点的其它情绪。

    柔心脸色苍白地看着墨傲邪,费了很大力气才扯出一抹笑容,“少爷,柔心只是被魔兽惊吓,小时候被它吓到,留下来的阴霾罢了。”说完,她大方地坐在君慕倾的对面,可那模样,却显得楚楚可怜。

    君慕倾这才注意到肩上的大手,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墨少爷也想你的手臂,永远离开自己吗?”

    “这个自然是不想,不过……倾倾好像答应过我什么事情。”墨傲邪没有缩回手,反而大手搂的更紧了。

    君慕倾抿着嘴,手中闪过金色光芒,小巧的刀刃就出现她手上,她将刀刃反插到墨傲邪的去墨傲邪的方向,动作一气合成,刀刃瞬间就出现到墨傲邪的手臂处,血腥味在马车里散开,她立刻后退一步,远离墨傲邪。

    “答应过你的条件,我不会忘记,但是墨少爷也别忘了,倾城要你的手臂,随时可以。”说完君慕倾走到马车的窗口,看着外面的一切,没有去理会墨傲邪的伤,也没有去理会柔心此时的神情。

    柔心见墨傲邪手臂受伤了,赶紧走过去,“少爷,柔心帮你疗伤。”少爷为什么不还手,这个女人明明就伤不到他。

    刚蹲下身体,想为墨傲邪止血地柔心,脖子突然被一只大手卡住,冰冷地声音在耳边响起,“本少爷说过,不许任何人靠近,滚!”墨傲邪说着,大手一挥,柔心就被推到在了地上。

    柔心趴在地上,手臂上的疼痛她都顾不上,目光紧紧盯着墨傲邪,他说过的话,她从来就没有忘记,不让任何人靠近,那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可以靠近少爷,就算他被她伤了,他没有半点责备,甚至连生气都没有。

    君慕倾眼角余光看到地上的柔心,心里顿时郁闷了,某位少爷既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那为什么还要靠近她,难道他不喜欢别人靠近,而是自己去靠近别人,奇怪的毛病。

    柔心慢慢站起来,强忍着手臂上的痛楚,走到君慕倾身边,“姑娘,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少爷,让他先包扎伤口。”少爷受了任何伤,他都不会去理会,这次的也不会例外。

    君慕倾扭头看向柔心,“他自己要任性,让别人担心,你何必理会。”她没有他们家下人这么好心情,还会心疼他。

    “姑娘,毕竟我家少爷也是你伤的,你无故伤他,要是老爷夫人,姑娘只怕说不清楚。”柔心见君慕倾没有根本没有半点理会自己的意思,干脆把老爷夫人搬了出来。

    君慕倾看着柔心,突然笑了,笑的很美,也很危险,“那你就去告诉你家老爷夫人,说不定到时候我还会好好感谢你。”老爷夫人,用墨家家主主母就来威胁她?不好意思,她君慕倾不是吓大的。

    “你……”柔心显然也没有料到眼前的人,不但不把少爷放在眼里,就连皇城四家的墨家,她也照样一点畏惧都没有。

    “柔心,你的话太多了。”墨傲邪冷冷说道,身体轻轻一动,手臂上的伤口,立马又渗出了鲜血,他是没有在意,倒是柔心一整颗心都在他的伤口上。

    抿着嘴巴,站到一旁,三个人僵在那里,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魔兽拉车自然是不用马夫的,整辆马车上,也就他们三人。

    墨傲邪闭上眼睛,坐在原地,手臂的伤口早就止住血了,想想刚才,他不禁自嘲一笑,玩笑有点过头了,现在不仅是弄伤了自己,还让他们的关系比刚才还僵。

    “倾倾,站累了,先坐会,马车会围着皇城转一圈,才会去叫卖会。”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墨傲邪先开口说话,他很清楚,要是这么一直沉默下去,未来的几天,都别想跟她说上一句话。

    君慕倾没有动,心里却一阵惊讶,她没想到墨傲邪会先说话,“我想看看皇城。”简单冷漠的几个字,已经说明,她是不会坐回去。

    “你若想看,明天我带你出来可好?”反正他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带她出来,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

    “砰!”一个黑影闪进马车,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马车里面原本徘徊这血腥味,因为黑影的到来,血腥味变得更中了。

    君慕倾冷眼看着来人,“伤还没好就乱跑,你死了,可别告诉你们老头,是我没有管好你。”冰冷刺骨的声音,慢慢响起。

    乐游狼狈地爬起来,做到一旁,身上还有明显的伤口。

    “放心,就算我死了,也不用你管。”他做什么事情,都不用这个女人管。

    “消失了一天,不打算说说你去了哪里吗?”君慕倾双手环胸,挑了挑眉头,看他扯动伤口,身上还多添加了几处,应该是去找人打架了,能回来,还不错。

    “哼!”乐游将头扭到一边,就看到柔心,心里顿时涌出一阵厌恶,这种厌恶是由心底发出来的,他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呵呵……”一直没有发出声音的墨傲邪,突然笑了。

    “你做什么?”君慕倾疑惑地看着墨傲邪,乐游受伤,他觉得很好笑吗?

    “我现在才知道,倾倾对我还算好的,心里平衡了很多。”说着墨傲邪还认可地点点头,这的确是实话。

    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她对他还很好?他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难不成是他眼花了。

    “至少我受了伤,倾倾不会再说风凉话。”墨傲邪再次开口,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不过墨傲邪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他到希望君慕倾说两句风凉话,而不是默不作声,至少这样,他知道她还是关心自己的。

    乐游狠狠地瞪了墨傲邪一眼,“别以为你帮了我两次,我就会感谢你!”

    “我没有奢望你的感谢。”墨傲邪挑挑眉头,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帮你两次?”君慕倾喃喃自语,目光扫视着墨傲邪,看着那双墨色的眸子,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涌出。

    两次!

    墨傲邪无奈地摇摇头,“倾倾,你就不理会一下我的伤口吗?”他都这样提示她了,还是不能猜出来,看来自己在她心里的影响力,还差那么一点,不对,是差很多。

    君慕倾靠在马车的窗口,“让我理会一下你的伤口不是不可以,先说说,什么两次?”两个大男人之间还有秘密,不过她倒是很好奇,乐游跟墨傲邪见面,不过也就一天时间,难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她都不知道的?

    “没什么。”乐游冷冷说道。

    君慕倾见他们不肯说,也没有再问,仔细打量起皇城的繁华,看到皇城,她倒是更加好奇,阴月城,五大家族主家所在的地方,相信也不会比皇城差到哪里去。

    柔心坐在一旁,茫然的看着三人之间的对话,她跟少爷认识的时间比他们两个都长,可此时此刻,她竟然连少爷刚认识的人都不如,他们之间的对话,自己更加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