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定回答。”

    “光明圣殿,是不是有个叫洁雅的?”她记得没错的话,那个人是叫洁雅,拥有两种元素,一种是水,一种是光。

    洁雅!

    “青儿,你怎么认识洁雅的!”洁雅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就连光明圣殿的人都一定知道洁雅这个名字,洁雅是圣殿最纯洁的人,从小就与世隔绝,不沾染外人的毛病,高洁圣雅,他们也是几经辛苦才知道光明殿有个圣女,叫洁雅。

    君慕倾不明白他们的惊讶错愕,只是淡漠地说道,“我见过。”

    “洁雅是谁?”莫雪兰呆愣地问道,他们在说什么,光明圣殿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了,她从小就在光明圣殿,进进出出的,也没有听谁说起过,有洁雅这个人。

    “有人来了。”墨傲邪冷冷打断这一场对话,墨色的眸子,出现了波浪。

    血腥味!君慕倾猛地看向走来的几个人,白色的衣服,身上却有着浓浓的血腥味,别人闻不出来,她一闻就会知道,这也是她从小就练出来的。

    “墨少爷,是圣辉长老让我们带你们出去的。”三人都是一身洁白,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显得无比的庄重,圣洁。

    “不用,告诉我出口在哪里就好了。”墨傲邪淡漠地说道,眼中刚荡起的波浪,在看到光明殿人的时候,瞬间消失。

    光明圣殿的人都知道墨傲邪地身份,只要他点头,圣主就会让他做圣殿的继承人,圣殿的继承人,那是连圣子都不敢,也不能妄想的。

    “这里一直走,墨少爷看到光明之神,就可以找到出口了。”为首的人轻声说道,那声音如同一股清泉,让人疲累尽消。

    却让君慕倾更加肯定,圣殿将这里封起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里就只有他们几个人,她不信。

    “嗯。”墨傲邪淡淡点头,眼中一片平静。

    罗塞三人不屑的看了一眼光明圣殿的三个人,这种场面话,也只有傲邪才会跟他们说,这也是难为他了,傲邪跟他们一样厌恶光明圣殿的人,可是为了家族,不得不忍气吞声,谁让人家光明圣殿看上他了,让他做下一任的继承人。

    皇上半是忧愁,半是喜,喜的是,墨傲邪被圣殿看中,要是将来圣殿到了他的手上,光明圣殿还有什么威胁,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而愁的却是,进入光明圣殿的人,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对光明之神是无比的信仰,再也变不回以前。

    蓝枫面带笑容,安静的站在原地,光明圣殿的人,想让墨傲邪进入,那就打错了如意算盘,傲邪那么讨厌光明圣殿的人,怎么可能去光明圣殿,连半点可能性都没有。

    莫雪兰得意的冲着君慕倾露出个笑容,看她的样子,就是没有见过圣殿的人,哪里像她,从小就在圣殿去玩,跟圣殿的人早就熟到不能再熟,她一个外人知道什么。

    “走就是了。”墨傲邪淡漠地说道,转身往身后走去,看着光明圣殿的人离开,脸上的寒意也减轻了不少。

    有内幕,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里面的事情只怕是不简单,只不过她不想管简单还是容易,不要扯到她身上就好了。

    一路上没有人再开口说话,几人大步往外走去,才刚没走多远,就看到乐游浑身是伤,躺在地上,地上面都被他的血给染红了,“乐游!”君慕倾匆匆走到乐游面前,蹲下身子,眼中有些着急。

    “光明,骗人的,你要小心。”乐游虚弱地说道,光明之人,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光明,更加没有黑暗,光明黑暗有什么区别,他满心以为身上拥有光明之力的人,就一定是光明的,现在看来,他又错了,君慕倾又教了他一课。

    君慕倾见乐游虚弱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青色弧度从空间闪过,落入他的口中。

    “吞下去!”她冷声说道。

    乐游这下也没有心思跟君慕倾反抗了,自觉的将药丸吞了下去,顿时感觉好了不少。

    “发生什么事情了!”君慕倾着急地问道,他乐游是兽人!兽人!光明圣殿的人就算是再厉害,区区几个人类,怎么打得过身为兽人的乐游,她真是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今天之后,我再也不会相信光明圣殿的人!”乐游愤恨地说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光明黑暗,根本就没有。

    君慕倾无声地叹了一声,乐游不说她也没有办法,从他的话里面,她也能猜到一点,他看到寒傲辰身上有暗元素,就以为他会伤害兽人族的人,看到光明圣殿的人身上有光元素,就以为光明圣殿的是好人,没想到却被暗算。

    “他怎么样了?”罗塞着急地问道,被光明圣殿伤成这个样子还能活下来,这人绝对是个奇迹,不过这一身的伤,就没有那么容易好了。

    “我们去皇城吧。”最终君慕倾叹了口气,现在乐游这个样子,她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光明殿的人,对红发红眸的人,那么紧张,她还是将把头发染成黑色,拥有不用颜色眸子的人,这个世界比比皆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乐游没有回答,静静地躺在地上,君慕倾也没有开口说话,兽人有天生的愈合力量,乐游还是光元素,那就更加可以加快治疗身上的伤口,光的力量,可以加快治愈身上的伤,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墨傲邪扫过地上的乐游,没有一点的温度,他挥动衣袖,光芒闪到乐游的身上,只见很多的光光点点,在乐游身上续集,他的伤口不但没有再流血,脸色也没有刚才苍白了。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墨傲邪淡漠地说道,双手附在背后,漠然转身。

    “你……哼!”莫雪兰瞪了君慕倾一眼,难道连傲邪也这样了,这个女人身上有什么魔力,傲邪竟然会给一个不相干的人治伤!用光元素是可以治伤,但是也会大大的消耗精神力,所以光元素的斗技师,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给人治疗,傲邪从来就没有为谁这样做过!

    “我是不会感谢你的。”乐游半卧起来,明显感觉身上的伤好了很多。

    “我只是想快点离开这里。”墨傲邪淡漠地说道,语气中没有半点的改变,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换来他眉头轻轻一皱。

    君慕倾对那个男子,是越来越有更疑问了多,见乐游能够站起来了,她也就松了口气,再怎么说,她也是答应过兽人族长老的,更进一步的说,她好歹也是兽人族的王。

    乐游受伤了,她也不能不理会。

    站起来的乐游,捂着胸口,狠狠地瞪了前面走去的人一眼,他不知道这个人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把他的伤治好了一半,留下一般,那一半还是最严重的,没有一段时间,根本恢复不过了,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从那以后,到出口,他们也就没有见过光明圣殿的人,也许是墨傲邪在这里,也许他们在暗处看着他们,但是只要他们不出来,他们就不在乎他们在什么地方,要当跟屁虫,他们就当好了,他们也当做是没有看到。

    走出了光明圣殿的地方,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罗塞更是欢腾的不得来了。

    “你们不知道,我刚才连话都不敢说,光明圣殿的人就喜欢告状,要是他们告到皇上那里去,我们就麻烦了。”有光明圣殿人的地方,还是少说话,不然这些人整不死你,也要做整死你。

    是光元素的人还好,可以像墨傲邪一样,受人尊重,他们一不小心,就被人告状了,怎么受罚的都不知道,皇上当然是不会杀皇城四家的子弟,可是为了堵住光明圣殿人的嘴巴,还是会狠狠地罚他们。

    “告状?”君慕倾好奇地看着罗塞,光明圣殿的人会去告状!

    “那可不是,不过青儿,你的头发,怎一瞬间就变黑了?你到底是什么颜色的?”罗塞一跳一跳的,好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不过他是娃娃脸,就算是做出再孩子气的事情,也没有让人感觉到突兀。

    “你看到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君慕倾漠然地回答,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出了光明殿的地盘,自己的头发就变黑了,染都不用染而且黑色头发里面找不到一个红色的发丝。

    还有就是刚才,明明她清楚记得,自己的头发是洗干净的,怎么还会有黑颜色的头发出现,不过要不是那一缕黑发,她今天也是百口莫辩了。

    “莫小姐,莫家的人来接你了。”蓝枫指了指前面,冲着莫雪兰说道,下次他们出来,一定要看清楚身后有没有人跟着,这莫家大小姐,不仅无聊,而且还很无聊,每次都不知道,她就跟在他们都是身后,说什么都不肯回去。

    莫雪兰看到莫家的人来了,叹了口气,深深的看着一眼墨傲邪的背影,狠狠跺了一脚,大步往前面走去。

    “终于是走了。”罗塞仿佛放下了千斤一样,深深地松了口气,这丫头跟光明圣殿的人熟的很,谁知道她会不会把什么话告诉光明圣殿。

    “你刚才想说什么。”罗塞刚才明明就是想说什么,看都罗雪兰在一旁才没有再开口。

    “你看出来了。”罗塞笑呵呵地说道,他什么都没说,青儿就看出来了,“青儿,我告诉你,光明圣殿,一直在找一个什么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不过今天他们注意到你,你还是小心一点,要是被光明圣殿的人抓到把柄,那以后就没有好果子出了。”见莫雪兰不在,周围也都是自己人,罗塞也就把事情说出来了。

    “噢?”

    “罗塞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的,我们打探了很多年,都没能知道,他们找一个什么人,不过这个人是光明之神,亲自下的旨意,必须找到的。”蓝枫眼睛笑的跟月牙一样,温柔地声音,如清风吹过,让人感觉那叫一个舒服。

    找人?光明之神?她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看来她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

    乐游见君慕倾一脸的疑惑,也慢慢开口,“就像我们的传说一样,有很多传说都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的确还是有神的存在,只不过没有人见过神,就以为那只是传说而已,光明有光明之神掌管,黑暗也有黑暗之神。”他真是不知道他们的王,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君慕倾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神,光明之神,黑暗之神,啧啧……那不是有很多的神!

    “你们,这位公子,你们是什么?”夏竹青抓住了最重要的两个字眼,立马问道。

    “没什么。”乐游淡淡说道。

    “不说就算了。”夏竹青撇了撇嘴,毫不犹豫的就给乐游一个白眼。

    君慕倾微微一笑,看来这个世界的确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神,那是神吗?

    “皇城!我终于回来了!”当君慕倾以为不会有事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不禁微微一愣,这是……

    “哇!项羽,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可还没有到假期的时间,要是被龙天大人知道你出来了,一定会让你直接打包回家。”罗塞很快就发现了项羽,立马飞奔过去。

    咯吱!君慕倾愣了一下,项羽回来了!是啊!她怎么忘记了,项羽就是皇城项家的人!太失误了,她怎么会把这件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罗塞,你不给老子回来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难道是认识了哪个美人,怕我长的比你好看,所以才这么紧张?”项羽眯起眼睛,特意扫视了一下周围,脸上的疲劳,在看到他们几个人的时候,一扫而光。

    “屁话,我是那种人吗?项羽,你还是老实交代,说说今年楠凝学院的事情,不是又进来新生了吗?怎么样,迷倒了几个?”罗塞鄙视地看了项羽一眼,他的年龄比他们四个人小,跟他们却也非常的熟悉,关系也特别的好,项羽有个时候还说,要不是他比他们晚了几年出生,那皇城,就不只是四少,而是五少。

    项羽想了想,狠狠地叹了口气,“能有什么事情,不就是那些事。”除了一个君慕倾不寻常之外,也没有其它什么事情。

    “你们楠凝学院不是有个叫君慕倾的吗?说说,我听说她有神兽,我还想她让那神兽跟夏竹青打一架,听说她的那只神兽也是火元素,那就更好了。”火元素跟火元素打起来,一定会非常的精彩,可惜,君慕倾没有来皇城。

    “嗨!能有什么事情,说起来,我跟君慕倾还挺熟的,不过我跟你说,你别想让夏竹青出手,老子怕他断子绝孙。”说着项羽就大笑了起来,想到宁乾,他还是有憋不住的笑容。

    夏竹青脸色一青,走到项羽面前,“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断子绝孙!”他一回来就说这些话,干脆别回来算了。

    “我说的是真的,宁家人她都把人家给切了,更何况你夏竹青。”项羽笑呵呵地说道,君慕倾就是有这么厉害,他不相信,他也米有办法,这也的确是实话。

    切了!

    罗塞愣愣站在原地,后背不禁阴风阵阵,是他错觉了,怎么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不相信就算了,君洛帆差点都被切了,你们说你们呢?”也不知道五大家族是怎么想的,明明更厉害的人就站在前面,硬要说君洛帆是天才,也对,是五大家族的天才。

    “噢?那一个白痴去挑战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被切?”冰冷的声音从面前传来,项羽顿时僵在了原地,他脖子僵硬的扭头,吞了一下口水,不,不,不会这么巧吧!

    当那双赤红的眸子印入眼帘的时候,项羽顿时下半身感觉一阵凉意,“君君君……君君……”不会真的这么巧吧!他才刚回来!

    “你说我下次见到赤君的时候,要不要……”

    “别!千万别!”项羽立马跳起来,走到君慕倾的面前,一脸的讨好,“早知道你来了皇城,我是打死都不会说刚才的话的,你就当我刚才是放屁好了,真的。”项羽狠狠地点了一下头,这君大小姐是什么时候来皇城的,怎么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这些没义气的,还好呵呵地问他君慕倾的事情,大活人都站在这里了!

    这一幕看的身后两人眼睛都直了,今天这是怎么了,青儿这么厉害,让傲邪不一样也就算了,就连项羽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恶魔一样,说话的声音都软下来了,以前说他说话像放屁,他总会反驳,今天倒是主动承认了。

    “我要是不来,只怕你把所有的事情,都通告皇城。”君慕倾淡漠地说道,她也不希望看到他,可就是看到了!

    “这个不会。”最多只是跟他们几个说说而已。

    乐游站在君慕倾的身后,脸色比刚刚好了不少,还是透着一股虚弱,他有些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能让人这么畏惧。

    “是吗?”君慕倾挑挑眉头。

    “先不说这个,你怎么来这里了?”前几天还没有她的消息,再加上听说皇帝出事情了,他就赶紧赶回来了,没想到会遇到她,这应该是运气好,还是说坏呢?

    君慕倾双手环胸,“想来就来了。”

    “你……”项羽发现,这么几个月不见,她君慕倾,还是老样子,气死人都不偿命的!

    “青儿!你们两个认识?”罗塞本来还想着给项羽介绍介绍,现在看来,他们两个比跟他们还要熟悉,得,这下介绍都不用介绍了。

    “罗塞,你叫的那么亲热干嘛,倾儿倾儿的,老子能不认识吗?还比你们都先认识,她不就是君慕倾……了。”项羽看着君慕倾慢慢变阴沉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他应该没说错什么才是。

    君慕倾?!

    君慕倾!

    罗塞和夏竹青不禁瞪大了眼睛,就连蓝枫脸上的笑容,都出现了几个呼吸的呆滞,才回过神来。

    君慕倾咬牙切齿地瞪了项羽一眼,好好!非常好,他项羽有种!她早晚让他没种!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墨傲邪漠然地看了一眼项羽,一股刺寒从眼中溢出来,让项羽不禁打了个冷颤,不就是说了一句真话吗?怎么一个个都这看着他?他什么都没做。

    君慕倾无奈之下,也知道是瞒不下去了,这一切都是皇城项家,项羽大少爷的功劳。

    清静幽雅地房间里面,站的站,坐的坐,低头的低头,各有各的事情,在这种气氛之下,谁也没有先开口。

    墨傲邪坐在窗台前,望着外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上的寒意到了这里,也有收敛了许多。

    “你们有什么就问吧。”君慕倾叹了口气,她还想着留几天就走了,等到乐游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她就可以悄悄的离开,现在看来,没希望了,这几个家伙这样看着她,她能悄悄的走才怪了。

    “你是君慕倾,不是慕青?”罗塞第一开口问,同时也问了一个最傻的问题。

    “废话!”项羽喃喃说道,他不知道君慕倾的头发为什么变黑了,但是那样子,那声音,最重要的是那一双红色的眼睛,他怎么可能会忘。

    “闭嘴!”君慕倾冷冷说道,狠狠瞪了一眼项羽。

    “我闭嘴。”项羽点点头,站到一旁。

    三人纷纷偷笑,他项羽也有今天,他项羽终于也有今天了,真是过瘾啊!

    “你有神兽?”罗塞再次开口。

    “有。”

    “那个,它是神兽。”罗塞问着,还不忘指了指墨傲邪肩膀上的吱吱,魔兽吃魔核,他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就算是神兽,也不会有吃魔核的习惯,她的魔兽怎么那么奇怪。

    “不是。”这些事情,他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罗塞,你又不是不知道,君慕倾的魔兽是火元素,这是……好,我不说。”项羽赶紧闭上了嘴巴,她君慕倾要是不高兴,把她的习惯告诉了赤君,那他就麻烦了不是。

    “我没有问题了。”罗塞点点头,君慕倾,慕青,傲邪早就知道了,竟然也不告诉他们,过分,还是兄弟吗?重色轻友的混蛋!

    蓝枫微笑的看着君慕倾,“倾儿,你是八级技灵师?十岁?”十岁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到达技灵师,君洛帆是天才,那她君慕倾就是鬼才,逆天的鬼才。

    “对了一半,错了一半。”君慕倾淡淡开口,既然已经瞒不下去了,她也就没有打算再瞒,选择相信他们,她也就会如实回答。

    “对了哪一半,错了哪一半?”四个声音同时响起,难道她不是八级技灵师,或者是更高的等级?

    “对了,我是八级技灵师没错,错的,那就是,我已经十一了。”不知不觉的,她来这个世界,也有一年了。

    “……”那有区别吗?

    “还有什么就一起问。”他们不会就是想要确认外面说的是真是假。

    “你的神兽有没有待在身边,让它跟朱火打一场,看看是谁厉害。”罗塞兴奋地说道,他早就想看看了,朱火就是朱雀,它还不是神级魔兽,却拥有高级血统,巅峰级,也应该能跟神兽打一场。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轻轻摇头,“火镰已经离开,不过朱火是谁?”火元素,这里有召唤师?

    “哦,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竹青就是召唤师,他的本命契约兽,是一只朱雀,已经是灵兽巅峰了,可朱雀,也叫朱雀神兽,所以想看看他们谁厉害。”罗塞赶紧解释,现在神兽不在,那就看不成了。

    神兽朱雀!那竹青还挺厉害了,能契约到朱雀。

    “你应该知道这一路都会有人追杀你。”冰冷的声音从窗边响起,墨傲邪的脸一直转在外面,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她当然知道有人追杀她,不然她也不会化名,谁知道,项羽,他一来什么都戳穿了,她也不想这样。

    “你要改变。”

    “怎么变?”她也想变来着。

    “这个戴上。”墨傲邪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黑色的戒指。

    “这是什么?”君慕倾用同样冰冷的语气问道。

    “戴上你就知道了。”

    “好。”君慕倾点点头,走过去,端详了一下那枚戒指,慢慢戴上。

    两人这一来一往,同样冷如坚冰的声音让身后的四人打了个冷颤,不禁在心里感叹,两座冰山啊!

    而乐游一双眸子,紧盯着这一来一往的两人,一种莫名的情绪从眼中拂过,瞬间又恢复正常,只怕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君慕倾把五个手指头全部带了个遍,最后只有中指的指头才最合适,刚将戒指带上去,她就感觉到周围一阵黑雾环绕,让她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乐游猛地看向墨傲邪,心里更加确定一件事情。

    “呀呀呀!傲邪,从来不知道你手上还有幻神器,这哪里是变了个模样,简直就是变了个人。”罗塞目不转睛地走到君慕倾身边,仔细打量,就那么一瞬间,就一瞬间,就变了个人一样,天下间还有这样的幻神器,第一次见到。

    君慕倾疑惑地低下头,发现自己的一身火红,已经变成了黑色,变了个模样?那是什么样?

    “倾儿。”蓝枫拿着镜子,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依旧是那个笑容。

    看到镜中的人,君慕倾顿时吓了一大跳,这,这是她!没看错!

    “这个……”就连眼睛都变成黑色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不一样的时候。

    “这个不就是你了。”项羽笑呵呵地说道,他还希望君慕倾能快点忘记刚才的事情,他怎么能这么倒霉,刚说君慕倾,君慕倾就出现在面前,希望赤君最近都不会见到她。

    君慕倾脸上也难得露出了笑容,这幻神器,改变她眼睛的颜色,样子虽然也改变了一点,也还能认出这就是自己,幻神器是不可能会做的这样的,幻神器只会简单的改变一下模样,一些自己本来就有的东西还是不会变的,但这完全不一样,就像是真的一样,

    还有,她跟他们认识不过才一天,墨傲邪会对一个陌生人这样,她想也不会,从他们三个人的表情,她就知道。

    “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不用做这么多的事情。”君慕倾冷漠地说道,天上不会真的有掉馅饼的事情。

    “你就当有事。”墨傲邪冷淡地说道,冰冷的模样依旧不改。

    “我说傲邪,你什么时候对我们这么好过,这东西从来就没有见你拿出来过,老实交代,你身上还有什么宝贝!”罗塞走到墨傲邪面前,挑挑眉头,看了看墨傲邪手上的纳戒,这个看上去,怎么那么眼熟。

    墨傲邪摇摇头,“没有。”

    “没有,你手上的纳戒,怎么跟倾儿的那么像,说实话,真没有了吗?”就算是有,傲邪也不会拿出来,他早就知道了,傲邪的东西,要是能给他们的,早就给了。

    墨傲邪没有说话,神情更是坦然,“我的戒指,自然像。”他冷冷地抽回手,模样再次看向窗外。

    “……”罗塞顿时被塞到无语,他就知道,傲邪是变冷了,但是这么多年来,说什么,他就没有输过!总能让人哑口无言,偏偏还老是一副淡漠的样子,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现在倾儿这个样子,也不能说她是君慕倾,没有神兽,也变了个样子。”夏竹青正色说道,大家都知道君慕倾拥有神兽,现在神兽不在了,就算别人知道倾儿就是君慕倾,也没有几个人相信。

    君慕倾猛地愣住了,没有神兽,被人就不知道她是君慕倾!

    神兽!这些都是火镰的功劳,君慕倾亏你曾经还那么骄傲,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原来你不过是有火镰在身边,没了火镰,你还依旧是芙水镇那个废物!

    废物吗?迟早有一天,她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君慕倾,不用靠任何人也能站在巅峰!

    “无所谓!”君慕倾的语气变得更冷了,红润地脸上,一片冰冷。

    “夏竹叶,你知道知道君慕倾的本事吗?你就说没有神兽!她君慕倾没有神兽,就比你厉害!”项羽立马说道,君慕倾没有了神兽,那也还是君慕倾,那只笨猫其实也没有什么用!

    夏竹青不知道为什么项羽一下子这么激动,君慕倾现在本来就没有魔兽在身边不是,他说的是实话。

    “你气愤什么?”罗塞淡淡地说道,竹青本来就没有嘲弄倾儿的意思,只是在说实话,哪里用得了这么激动。

    “我气愤,去你们的,老子被这丫头伤了,你说我能不气愤吗?”靠!要是君慕倾没有神兽,就没有那么彪悍,他也不用被伤成那个样子,被她打伤了不说,龙天大人还那么的不公平。

    “……”

    罗塞呆滞地看着君慕倾,她她!她能打伤项羽这个变态!

    蓝枫脸上的笑容是彻底的僵住了,他没听错吧!

    “羽小子,你说笑的对不?”夏竹青扯出一抹笑容,别人不知道项羽的实力,他们四个人能不清楚吗?项羽就是个变态,大变态,动不动就找他们四个人挑战,身上的伤痕越多,他就越高兴,要是他们不打他,他还会生气,可是…君慕倾不是八级技灵师吗?

    “靠!老子会拿这些事情来说笑吗?输了就输了,那丫头那个时候还不是八级技灵师呢!”项羽红着脸,气愤地吼道,妈的他会拿这种丢人的事情来说笑,输在他们四个人手里面,那是他们四个人比他厉害,他也就认了,可君慕倾……

    “……”不是八级技灵师,就能伤了项羽,她是人吗?

    “我没有那么厉害。”君慕倾淡漠地扫视了他们几人一眼,当时她也是偷袭才会伤到项羽的,不然她也不可能做到。

    “她是没有那么厉害。”乐游也非常赞同,他输了是因为她偷袭,只怕眼前的人会输,也是靠偷袭才赢的。

    “你倒是清楚。”君慕倾挑挑眉头,“赢不一定要光明正大,赢了行了,好好记住,倒时候你别到你们家老头面前说,我什么都没有教你。”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站在她身边的四人,嘴角不停抽搐,她这是在教人……是带坏人才是。

    乐游没有说话,黑着一张脸走到一旁,“其实你……”

    “别忘了,你现在知道的,都是我教给你的,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报仇。”君慕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痕,别以为她不知道乐游心里在想些什么,那招是她告诉他的。

    “错了,我想说的是,你很无耻!”表面上她比谁都冷漠,可实际上,她比谁都无耻,卑鄙。

    “谢谢夸张。”君慕倾认真地点点头,能够活命的招数,就是好招,打不过人家,还要拼命去打,那就是笨蛋。

    “你……”

    “噗!”项羽端着手里面的杯子,猛地喷出了一大口水,他只是口渴,想喝口水而已,他们怎么可以连口水都不给他喝下去?

    三人皆是满头黑线,看来他们还不够了解眼前的人,亏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说倾儿跟墨傲邪很像,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像,倾儿这么……墨傲邪又那么……两个人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墨傲邪冷漠地扭头看着眼前的一幕,冰冷的眸子,也洋溢出了一抹笑容,嘴角弧度微微上扬,可以看的出来,他现在心情很好。

    “我很好,你不用这么关心我的。”君慕倾继续说道,她现在才发现,膈应乐游,才是最好玩的事情。

    “这个,倾儿你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身份被揭穿吗?”蓝枫轻咳一声,回归正题,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倾儿这么坦然,好像一点都不怕自己的身份被揭穿,那她为什么还要说自己叫慕青?

    “揭穿了就揭穿了。”到了这皇城,会平静,那真的是很难很难,特别是那个光明圣殿,对她已经开始怀疑,莫雪兰走的时候那眼神,看样子也不会轻易罢休,她要每天想着这些事情,那就不用走出来了。

    “那你还改名?”

    “你们不认识我,我干嘛要告诉你们,我真正的名字,揭穿是就揭穿了,那也不代表,我就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君慕倾慵懒地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们好歹也是皇城的人,连这些都不知道。

    乐游鄙夷地看了一眼罗塞,这道理他都知道,身为人类,还不懂这些东西,真是没用!

    “停,你们说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倾儿,今晚皇城会叫卖会,你想不想去?”项羽激动地走到君慕倾面前,这里是他的地盘,可以好好的在她面前出出风头。

    君慕倾摇摇头,叫卖会她又不是没有去过,上次就遇到了五大家族的人,这次她还是不去了。

    “过几天会有一次叫卖会,是光明圣殿举办的。”墨傲邪冷冷说道,眼睛直视着君慕倾。

    光明圣殿?“如果我可以进去,我去也无所谓。”君慕倾耸耸肩,她正好想看看光明圣殿究竟有什么东西,那个什么叫卖会,不失为一个好机会,洁雅既然是光明圣殿的人,那光明圣殿也应该是在找赤君,双元素的人,谁不想据为己有。

    “好。”墨傲邪轻轻点头,只要她肯去就可以。

    “喂!君慕倾,好歹是同学一场,怎么我叫你,你就不去,他叫你就去!”他墨傲邪每次都抢他风头,现在又抢他风头,比寒傲辰还要可恶,难怪名字里面都有一个傲字,两个人同样的可恶!

    “傲邪,你怎么知道光明圣殿有叫卖会的,我们怎么没有收到请柬?”罗塞是几个人里面最活跃的,平常有是什么事情,他也是最具有代表性,问出所有人的心声。

    他们四人齐名皇城四少,每次光明圣殿有什么事情,都是他墨傲邪一个人先知道,还偏偏等到最后才告诉他们,不用说,他们也知道,他墨傲邪就死故意的,还是很故意很故意的!

    “我也是刚收到请柬,你们出门都不看给你们的东西的吗?”墨傲邪反问道,嘴角微微上扬。

    出门给的东西!三人顿时一惊,赶紧往怀里掏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