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宽阔的大道上,两个身影慢悠悠地走过,一前一后,明明是一路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两个仇人一样,连这漫天的风景,隐不去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愤。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冰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大道上响起,语气中还带着点点的慵懒。

    “这十天来,你带着我满山的转就算了,刚才更是耍我,你是什么意思!”乐游气势汹汹地说道,她一开始就是在耍自己,别已以为他没有看出来,她就没有想过要教自己人类世界的东西。

    “随便你怎么想,要是这点你都忍受不住,还是早点离开。”君慕倾淡漠地说道,她没有强留过他,是他一直跟着自己。

    乐游轻哼一声,停下了脚步,见君慕倾还是没有回头,兽人那高傲的性格,又显露了出来,他转身大步走去,哪怕是到人类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他也可以学到东西!

    直到乐游身影消失,君慕倾都没有转身,或者是停下脚步,她要的是心甘情愿留在自己身边的人,而不是他乐游这种臭脾气,被骗了一次,就好像受到什么羞辱,这点忍耐都没有,那要留在她的身边,是绝对不会合适的。

    “吱吱……”吱吱睡了这么多天,也终于慢慢醒来了,看它扭头一看,自己不是在火镰的背上,不禁有些好奇。

    “火镰已经离开了,它说要成为圣兽才回来。”君慕倾淡淡说道,早在吱吱醒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吱吱一定会找火镰的身影,平时看起来,他们是喜欢吵架,可是感情是每天都在增加。

    “吱吱!”吱吱气愤地叫了一声,眼睛里面冒着怒火。

    “它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很多魔核。”君慕倾终于停下了脚步,随手将手中的吱吱,甩到肩上。

    “吱吱……”听到魔核两个字,吱吱也不生气了,猛地点头,只要有魔核,在吱吱面前,一切都好说。

    君慕倾无奈的摇摇头,迈出步伐往前走去,吱吱每次一听到吃的,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么一个吃货,没错,就是一大吃货!

    “吱吱?”吱吱疑惑地看着周围,它不认识这个地方。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不过走着走着,就走来了。”她本来就是四处历练,不管变强的,去什么地方都无所谓,

    不知道怎么的,君慕倾感觉自己越来越能够知道吱吱话里面是什么意思了,现在跟吱吱说话,已经跟常人说话没什么两样了,只要吱吱一开口,她就知道吱吱心里在想些什么,话里面是什么意思。

    吱吱低下头,它想知道这里有没有魔核吃,刚才看了一下周围,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吱吱!”吱吱猛地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一幕,用闪电的耳朵指了指不远处。

    “我看到了,是人。”君慕倾点点头,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人,现在终于是见到几个了,赤红的目光看着对面走来的几个人,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

    “好累,没想到出来会迷路!”对面走来的女子,大汗淋漓,不过这个时候,走出这个地方,才是最重要的,她已经管不上其它什么了,谁让身边的几个大男人都不理她。

    站在她旁边的男子,嘲讽地说道,“早让你别跟来了,现在好了,要不是你要什么宠物兽,我们也不会迷路,傲邪,你说说。”他们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摆她所赐,她好意思抱怨,要不是她,他们也不会待在这个鬼地方,不能出去。

    叫傲邪的男子,人如其名,对于同伴的叫唤,没有半点的理会,身上还散发这若有若无的寒意,冰冷,银色的半边面具将上半边脸遮住,三千墨丝随意披散在身上,墨色的双眸紧紧盯着一个地方。

    “本小姐来,不关你的事情,难道累了,叫一声也不行啊!”女子那声音无比刺耳,因为那就是尖叫出来的,她都快要抓狂了,待在这个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她不要待在这个地方,不要!邪也不说一句话帮帮她。

    “切!”男子轻蔑地看了女子一眼,她跟来不就是让傲邪多看他一眼吗?这么多年了,傲邪什么时候看过她一眼,只怕从小到大围在他身边的莫雪兰是什么样子,他都不知道。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冰冷地声音在面前响起。

    坐在地上的人,猛地抬起头,看着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三千红丝静静躺在背上,如血的眸子冰冷无情,最让他们感觉到熟悉的,就是这种气息,这,这不正是傲邪身上经常发出来的!

    “姑娘,我们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应该也听到了,我们现在也迷路了。”对莫雪兰轻视的男子,慢慢站起来,眼前的人才是倾国倾城,她莫雪兰算什么,还想让邪多看她一眼,她做梦吧!

    他们也不知道,君慕倾皱了皱眉头,那这里是什么地方,走了这么多天都没有走出去。

    “谢谢。”君慕倾冷声说道,绕过眼前的人,往前面走去,她就不相信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吱吱。”吱吱慵懒地叫道,它还以为是有什么好吃的,现在看来,是要饿肚子了。

    君慕倾从怀里拿出一块烤肉,递给吱吱,吱吱立马接过,大口吃了起来,它就知道,它就知道,一定会有吃的!

    四个男子对眼前的一幕早就见怪不怪了,在皇城里面,哪家的小姐手上,不会抱着一只宠物兽,那红衣姑娘肩上那只是有点奇怪,不过看它爱吃的模样,就知道是宠物兽,也只有宠物兽,才会这么爱吃。

    “等等!”莫雪兰双手环胸叫道,那只魔兽,她要了,这次跟出来,她就是为了要一直最好的宠物兽,虽然她的宠物兽已经有十几二十只了,可是都不如这只可爱。

    等?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脚步却没有停下,她怕自己的脚停下了,手却动了,到那个时候,让她停下脚步的代价可不轻。

    “你……”

    “好了,莫雪兰,人家的东西,你就不要想了,况且你已经有那么多宠物兽了,也不差这么一只。”跟君慕倾说话的男子,看到莫雪兰又要以前的招数,不禁开口。

    “罗塞,本小姐的事情,不用你管!”他们皇城四少怎么了,她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莫雪兰眼中闪过一抹毒光,“八方之火!”这一声,成功的让一直前行的君慕倾停下了脚步,她慢慢转身,看着那熟悉的斗技,脸上闪过一抹讽刺,红唇刚刚张开,就看到一个身影速度比她更快,挡在了前面,一拳打去,那八方之火立即消散。

    “她你也敢动!死!”一个残影闪过,乐游的手已经掐住了莫雪兰的脖子,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这位公子,希望你手下留情,别杀了她!”罗塞赶紧说道,莫雪兰死了不要紧,可是她是莫家直系的小姐,尽管不是最得宠的,可还是有一定的地位,要是今天他们杀了她,莫家的人,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乐游,住手。”冰冷的声音响起,这本来就是莫家的招式,是莫相守“斗技”里面的,莫家的人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乐游扭头看了君慕倾一眼,“你让我住手,我就会住手吗?”他为什么要听她的!

    “我再说一次,住手!”原本冰冷的语气,变得更加的寒霜,声音中的命令,是不容拒绝,不容违抗的。

    乐游掐着手里的人,大手一甩,莫雪兰就被甩了出去,高大的身影再次离开,“记住,以后不要再命令我!”就在那么一瞬间,自己还是听了她的命令,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不明白,不明白!

    赤红的眸子,依旧波澜不惊,火红的身影再次转身离开,身后却再次传来叫声,“姑娘,这里离皇城近,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皇城?”罗塞再次开口,他身边的两个男子笑而不语。

    傲邪墨色的眸子没有再去看那一抹身影,冷峻的脸上仔细端详,就会发现,他的嘴角微微轻勾,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皇城?”她怎么到皇城来了?

    “吱吱!吱吱!”吱吱听到皇城两个字,眼中大放光彩,好像看到什么无比兴奋的事情一样,在君慕倾肩上一蹦一跳的。

    站在她身后的三个男子,立马愣在当场,那魔兽,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什么比较特别的宠物兽?

    “不用你们,我自己也可以去。”君慕倾斜视了一眼吱吱,它听到皇城两个字,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没有我们,你永远出不了这里。”冷,寒,都说不出声音给人带来的制冷,傲邪突然开口,转身看着不远处红色的背影。

    君慕倾猛地转身,脸上划过一抹惊讶,当看到那个男子之时,脸上的惊讶也变成了疑惑,她刚才……

    “我不希望,我的魔兽,再被人打主意。”君慕倾挑了挑眉头,手指头指了指不远处呻吟的莫雪兰,莫家的人,都这么自大?以为自己是苍穹大陆第一首富,就目中无人了。

    看到莫雪魅和莫雪兰,君慕倾也觉得莫相守有那么一点点好了,除了厚脸皮一点,也不会像她们一样。

    “我保证,不会。”邪冷声说道,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冰冷。

    “好。”君慕倾点点头,既然有个免费的领路人,她也不用大老远的走那么多弯路了。

    “墨傲邪。”

    墨家跟莫家是不同的,墨家是皇城的四大贵族之一,莫家是首富家族,两个家族没有一点关系,要是硬要说有关系,那也是两个姓的读法一样,可实际上,两家,关系一点都不怎么样。

    “莫家人?”

    “笔墨的墨。”墨傲邪淡漠地说道,眼中也露出了一抹不满,他最不满的,就是跟莫家有这层“关系”!

    傲邪会解释!天!他们从来没见过傲邪会跟谁解释,自己跟莫家没有一点关系,要是别人说他是莫家人,他早就动手了,今天他还耐心的解释,这这,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

    “墨家?我叫慕青。”慕青也就是慕倾,也是读法一样,字不一样。

    君慕倾!

    六道不敢置信地目光同时往君慕倾那边看去,慕倾不就是君慕倾了吗?

    “君慕倾?”墨傲邪也质疑地问道。

    “羡慕的慕,青草的青。”这样都会想到她的名字,没这么夸张吧。

    “我就说,青儿怎么会是君慕倾嘛!她手里面只有一只宠物兽,君慕倾可是拥有一只神兽。”罗塞松了口气,就在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君慕倾真的来了,不过要真是君慕倾,只怕刚才莫雪兰早就没命了。

    君慕倾扯动了一下嘴角,她刚才还以为这么显眼的一身装束,他们认出了自己,从佣兵工会出来以后,她就将头上的黑色洗掉了,中间也没有遇到任何的人。

    “蓝枫。”蓝枫自我介绍道。

    “夏竹青。”夏竹青为难地说道,还真是巧了,这姑娘名字,跟他的差不多。

    几人虽然有点奇怪,可想到君慕倾是拥有神兽的,眼前的慕青别说神兽了,就连普通的魔兽都没有,身边只有一只普通的宠物兽,那宠物兽并没有高级魔兽的威压,自然不会是神兽了。

    他们四人的家族,是皇城四家贵族,合称皇城四家,四家关系非常的好,从小墨傲邪还有罗塞,蓝枫,夏竹青他们四个人就是一起长大的,感情特别的好,除了墨傲邪得了一场大病之后,性格像换了个人,从此喜欢戴面具,可这并没有影响四个人的感情,反而,他们的感情是越来越好。

    四人长大之后,个个玉树临风,风流潇洒,是皇城各家小姐心里最佳的人选,他们四个人,也被称为是皇城四少。

    四人除了被家族的事情,派出去,只要一有时间就聚在一起,走在大街上,成为了皇城最美的一道风景。

    老天是不公平的,他们四人除了样貌个个出众,还有就是拥有绝对的天赋,墨傲邪,他是光元素斗技师,没有谁知道他是什么等级,在人前,他从来不显露自己的本事。

    罗塞风元素斗技师,已经是四级巅峰技尊师,是家族新一代的希望,传言,也是最有可能继承罗家的人。

    蓝枫他是水系的斗技师,和墨无邪一样,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等级,他每天都笑脸迎人,只有认识他的人才知道,蓝枫是他们四个中最危险的,他冲你笑的同时,也能要你的命。

    而夏竹青,他是四人中唯一的召唤师,火元素,他的魔兽已经到达了灵兽巅峰,只有一步之遥,就能够达到神兽级别,尽管只是灵兽级别,但是他魔兽的却是朱雀鸟,朱雀鸟血统高贵,这让人又妒忌,又羡慕的事情。

    四人是皇城四家的希望,家里的人,从小就对他们希望甚大。

    皇城项家,他们的名声大过皇城四家的名声,他们家族是皇帝的宠臣,在外人眼里,项家只不过是一个比四贵族,更厉害的一个家族,也只有皇城的人才知道,项家,那就相当于是皇家,拥有皇家的权利,拥有皇家的待遇。

    莫雪兰在地上呻吟了半天,不见一个人过来扶自己,还跟那个红衣女子有说有笑的,心里不禁气炸了,她猛地跳起来,走到五人面前。

    “你们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我在那边叫了半天,你们没有理会我,倒是跟这个她有说有笑的!”她凭什么一来就跟这些人有说有笑的,从小她跟在他们四个身后,不但没有跟他们把关系理好,甚至,让他们嫌弃自己。

    罗塞讥讽地看了一眼莫雪兰,双手环胸,“莫大小姐,你明明没事,我们为什么要去扶你?”她那是无病呻吟,当他们是傻子,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都看不出来,好歹他们从小跟着家族,该见识过的也见识过了,连这么一点小把戏都看不穿,那这么多年,就白活了。

    莫雪兰脸颊一红,她刚才是装的,他们也该过来拉她一把,可他们竟然无动于衷,这也太可恶了,可恶可恶!

    罗塞正要说什么,就看到刚才离开的那抹身影又走回来了,他走到君慕倾面前,沉声说道,“这里走不出去。”他已经试过很多次了,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君慕倾微微一愣,他刚才是去找出路了,不是要离开,她还以为他就这么放弃了。

    “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反悔。”乐游将头扭到一旁,不再去看君慕倾,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走来着,但是想了想,他要看看眼前的人到底有什么厉害的,长老会让他跟她学。

    “那就好。”君慕倾轻轻点点头,还算有点毅力。

    墨傲邪看了君慕倾一眼,大步往前走去,墨色的眸中,还有一丝不可察觉的情绪。

    罗塞三人看着墨傲邪离开的背影,他这是怎么了,刚才还说的挺好的,又恢复了这一脸不理人的样子,这邪,是越来越弄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喂,你们说傲邪这是干嘛了?他回来后,心情明显变好了,现在又变成这个样子。”罗塞问着身边的好友,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息怒无常的邪。

    他们到这里面迷路之后,傲邪就消失了一天,他们也没问他去什么地方了,这么多年的好友了,傲邪要是说的话,就一定会告诉他们,他要是不说,就是追问也没用。

    “走吧,要是跟不上,我们就待在这里了。”蓝枫拍了拍罗塞的肩膀,他要是知道傲邪是怎么了,还傻乎乎的站在这里。

    “青儿,走吧。”夏竹青笑道,他们就是这个样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君慕倾点点头,她刚才是错觉吗?他们几个都没有感觉到,那个墨傲邪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他好端端的干嘛就生气。

    吱吱慢慢啃完自己手上的肉块之后,突然眼前一亮紫色的光芒闪过,它就落在了墨无邪的肩膀上,一蹦一跳的,一人一兽好像早就认识了一样,墨无邪没有扭头,任由吱吱待在肩膀上。

    跟在身后的几人,彻底的傻眼了,他们,他们眼花了吗?

    靠!墨傲邪这也太偏心了,为什么青儿的宠物兽就可以待在他肩膀上,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继续往前走,生病以前,傲邪也喜欢这些宠物兽,大病好了之后,他就将养的宠物兽给杀了,从此,只要是宠物兽靠近他,那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今天,他怎么可以这样!

    几人中间最气不过的就是莫雪兰了,她究竟有什么好的,青儿青儿的叫,还有傲邪也一样,别的宠物兽只要靠近他,他都会毫不留情就给杀了,今天这只畜生不但靠近了他,还站在他的肩膀上,他竟然会无动于衷!

    君慕倾惊讶的是,她第一次看到吱吱,除了自己,会这么主动去靠近人,她记得不管是白子琪,还是莫雪魅,还没碰到它,它就会放闪电,将她们的手臂烧伤,现在它竟然主动的爬上去。

    墨傲邪到底是什么人,戴着半块面具,乐游戴面具,是因为他那半边脸是魔兽的模样,那这个墨无邪是为了什么?

    “青儿,你的真的是普通的宠物兽吗?”蓝枫咽了一口唾沫,这怎么可能,墨傲邪怎么会任由那只魔兽待在自己的肩膀上,手都没有动一下。

    “是啊。”君慕倾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她也不知道吱吱是什么魔兽。

    “悄悄告诉你,傲邪是从来不让魔兽靠近他的,以前还以为他生病了之后,就有洁癖了,现在看来,也不是,他还是会让魔兽靠近的。”蓝枫说着点点头,可能是青儿的宠物兽比较可爱,他才会接受。

    君慕倾轻轻一笑,那还真是巧了,“我的魔兽除了我,他也是第一可以让它主动靠近的人。”吱吱会这么主动靠近,要不就是墨傲邪身上有高等级的魔核,要么就是有什么好吃的。

    在三个好友的注视之下,墨傲邪又做出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红色的魔核出现在挥动在手中,吱吱看到那魔核,一把抱住,对着磨蹭了两下,紫光闪过,它再次回到君慕倾的肩膀上,还一蹦一跳的。

    “你最近不能吃。”君慕倾伸出手,它刚醒,要是再把这灵兽巅峰的魔核吃下去,那还不知道又要睡多少天,墨傲邪一出手就这么大手笔,他不知道这样会宠坏吱吱的吗?

    吓!吃!青儿的宠物兽要吃魔核!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六道目光一齐看向君慕倾,就看到这样的一幕,吱吱可怜楚楚地看着君慕倾,一双黑晶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将魔核紧紧抱住,就怕面前的大手,随时会抢走一样。

    三个大男心里的坚硬,立刻化成了一汪柔水,看着吱吱这个样子,心里都感觉刺疼。

    “你确定?”君慕倾挑挑眉头,它再吃下去,就是胖吱吱了,以后想飞都飞不动。

    吱吱看着君慕倾,依依不舍地看着手中的魔核,它恨不得一口就吞下去,可是,面对君慕倾,它是一点勇气都没有,最后它闭上眼睛,将魔核放到君慕倾的手上。

    “青儿,它要吃就给它吃好了,大不了我们帮你找魔核。”蓝枫看着吱吱地模样,忍不住说道,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他们都不忍心看了。

    心里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青儿的宠物,是要吃魔核的,还有,傲邪是怎么知道的,一出手,还是拿最好的。

    “……”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她不给它吃,他们这么着急做什么。

    紫色的光芒闪过,吱吱的身影再次初夏在墨傲邪肩膀上,它一蹦一跳,用闪电型的耳朵,指了指身后,泪眼婆娑地注视着墨傲邪。

    蓝色的魔核出现在吱吱的面前,同样是灵兽魔核,同样是灵兽巅峰级别,这让君慕倾呆愣了一下,他这也太大方了,没有说一句话,就给吱吱两颗灵兽巅峰的魔核,即便墨家是皇城的贵族,魔核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灵兽级的魔核也不容易得到。

    吱吱马上跳回去,把魔核交到君慕倾手上,再次回到墨傲邪肩膀上。

    就这样,来来回回,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次,君慕倾的小手上放慢了各种各样的模样,罗塞蓝枫夏竹青三人嘴巴早就成了型,眼睛凸出,那叫一个惊讶,错愕。

    怎么可能!墨傲邪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对一只小小宠物兽,三番四次的索要,没有半点的不耐烦,还有那漠傲的背影,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君慕倾看着手上的魔核,吱吱还是不听的在问墨傲邪要魔核,看他的样子,这次也会给,想到这里,她慢慢走到前面去,和墨傲邪并排。

    “你不用给它这么多,它一时间也吃不完。”她不知道吱吱为什么要吃这些,但是吃太多,她还真是怕它会吃坏了。

    “让它吃。”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知道!”君慕倾皱起眉头,他怎么知道吱吱喜欢吃魔核!

    “是。”墨傲邪没有多加解释,只是冰冷吐出一个字,戴面具的脸也看向了君慕倾。

    看着那双眸子,君慕倾停在原地,却立马摇摇头,慢慢走了上去,“它吃了魔核会睡觉的……”

    “我帮你照顾。”红唇再次轻启,这让君慕倾再次皱起了眉头,他的眼睛好像能够看穿自己心里的担心,还对吱吱这么了解,他是什么人?

    “你愿意照顾,那就交给你了。”君慕倾想了想,没有拒绝,难得吱吱第一次对一个陌生人这个样子,她也能够轻松一段时间,在皇城里面也有五大家族的分支,她正担心会不会有人认出吱吱,现在就好了。

    墨傲邪没有回答,看了一眼君慕倾,目光往前面看去,唇瓣再次轻启,寒冷如冰的声音响起,“你可知道慕青两个字,会引起多少质疑,君慕倾三个字皇城早就听说了。”

    “慕青就是慕青,君慕倾就是君慕倾,其中亦有差别。”君慕倾淡然地回答,心里却泛起了更大的疑惑,他这是在告诉自己,慕青两个字,会引来危险,也是变着法的告诉别人,自己是君慕倾,他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好。”墨傲邪轻声应道,没有再开口,吱吱坐在他肩上,憧憬着一颗颗的魔核,摆在自己面前,随便它吃。

    君慕倾看着吱吱,吃货!有吃的,就连她都不要了。

    “你想出去吗?”墨傲邪突然停下脚步,注视着面前的人。

    “嗯。”

    “好。”

    好?他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他慢慢前去的背影,君慕倾双手环胸,这人给她的感觉,很神秘,非常神秘,还有那么一点点,就是在第一眼看到他眼睛的时候,她感到一阵熟悉,尽管就那么一点点。

    “青儿,你认识傲邪?”罗塞赶紧跑到君慕倾身边,他从来没见过那个女人可以接近傲邪三步,慕青站在他身边,他不但没有出手,甚至还跟她耐心地说话。

    君慕倾摇摇头,她也是第一次见墨傲邪,以前从来就没有见过。

    “那他对你那么好?”夏竹青同样震惊,从小除了他们三个,就连墨家的人,傲邪都没说过几句话,更别说其他人了。

    好?君慕倾疑惑地看着夏竹青,她没有感觉好在哪里。

    乐游目光紧紧锁视着前面的人,突然他将目光收回,看向身旁的君慕倾,轻哼一声,大步往前走去,跟上了墨傲邪也没停下,将他们甩在身后。

    “青儿,这是你的手下吗?也太没礼貌了。”蓝枫微笑着问道,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一只沉睡的猛兽一样,那跟魔兽神似的眼神,对他们不屑一顾,对,就是不屑一顾,真的跟魔兽有点像。

    君慕倾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乐游,说他是自己的手下,哪个手下会这么无礼,说他同伴,也没有哪个像他这样,说是朋友,动不动就对她轻哼,她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

    四人有说有笑地慢慢跟在墨傲邪的身后,莫雪兰看到这一幕,牙根恨的直痒痒,就是不能发作,她从小跟在他们的身后,都没见他们这么和颜悦色的跟她说过话,这个贱人他们才认识几天,就一脸的客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君慕倾面对身边的三人,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微笑,寒意直达眼底。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光明殿的要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威压地喝声从头顶传来,顿时让几人停下了脚步。

    光明殿?君慕倾皱了皱眉头,光明殿……那是什么?

    墨傲邪优雅转身,嘴角勾起一个可见的弧度,“圣殿长老,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了光明殿要地?”他声音依旧冰冷,嘴角的弧度更是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圣殿君长老显然是没有料到,是皇城四少在这里,白色的光芒闪过,就看到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对墨傲邪更是恭敬有加,这不由的让君慕倾更加好奇墨傲邪是什么人。

    光明殿,听着名字听耳熟的,君慕倾突然灵光一闪,才记起来,曾经她也听说过光明殿,那是父亲跟她说的,光明殿又称为圣殿,也叫光明圣殿,那个地方只要光元素的斗技师,因为大哥是光元素,他们曾经找上门过,所以父亲才知道一点他们的事情。

    光明殿他们是百姓的信仰,光殿光殿,那就是光明圣殿,曾经寒傲辰也说过,去了炼器冢不要去樱地,樱地就是光明殿的总坛,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差点就给忘了。

    “墨少爷,就在你们出去这几天,皇帝遇到了危险,是圣殿圣子救的,皇帝为了感谢圣子,就将这片地方给了圣殿。”他也是刚刚才到了这里,皇帝说过这个地方已经没人了,他才会问是什么人在这里,没想到会是墨傲邪。

    墨傲邪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圣主一直想要墨傲邪成为光明殿的人,所以也就下令,光明殿的人没见到墨傲邪的时候,一定要像对待圣子一样,墨傲邪不是圣殿的人,却拥有了圣子同等的待遇,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皇帝遇到了危险,君慕倾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圣殿长老,不偏不倚,刚好他们四个人出去的时候,项羽去楠凝学院的时候,还有就是,刚好那么碰巧,皇帝遇险了,圣殿的人救了,看样子这光明圣殿,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光明人。

    “这几天我们一直在这里面出不去,也没有人进来,就是你们弄的!”罗塞气愤地说道,他就说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光明圣殿,真是好,他们的地方,皇上刚赐给他们这块地方,这么着急就要封山了,不许外面的人进来,也不许里面的人出去。

    莫雪兰走到光明圣殿长老的面前,乖巧地说道,“圣辉长老,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就不相信,等出去了,她还奈何不了这个女人。

    圣辉庄重地看着莫雪兰,看到她走到自己面前,露出了和蔼的笑容,“等会就会有人带你们出去了,莫小姐放心好了。”

    “嗯。”莫雪兰点点头,看那个女人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君慕倾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即便这样,麻烦还是这样就来了,圣辉眼角余光看到君慕倾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惊诧,然后立马走到君慕倾面前。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人,传言中的那个人,光明神指示的人,出现了。

    君慕倾挑挑眉头,她还没有老到见过的人都不是人,到是这圣殿的人,看到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

    “我是碰巧经过这里。”君慕倾淡淡地说道,她可不愿意为了一点小事情,就跟圣殿的人接下梁子,那个圣殿,听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不然怎么连皇帝都要给几分面子给他们。

    “碰巧,我看你是蓄意,红发红眸!红发红眸,神的旨意果然是真的。”圣辉虔诚地仰头看着天上,模样无比真挚。

    神!这家伙脑子烧坏了!

    站在君慕倾身边的三人都纷纷一愣,神的旨意!青儿难道是什么人吗?神的旨意,那是好的旨意还是坏的,圣殿的事情,他们心知肚明,但是百姓门边不知道,一直以为光明圣殿,就是神传达旨意的地方,好的旨意还好,要是有什么其它的旨意,青儿就麻烦了!

    墨傲邪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撩起一缕她身上火红的发丝,放在手中把玩,“我看长老是弄错了,她的头发并非是红发,你看看,这里是黑的,只不过生性贪玩,就不知道用了一种什么东西,把自己的头发,给弄成了这个样子,想必长老也见过红眸之人,这并非什么稀奇的事情。”红发中间那淡淡的黑色,让圣辉哑口无言,心里却暗暗注意起君慕倾来。

    圣辉走到君慕倾面前,笑呵呵地说道,“姑娘,看错了,不过下次希望姑娘不要贪玩,红发红眸,可一点都不好玩。”圣辉目光犀利地注视着君慕倾,他身为圣殿长老,自然是听过有这种东西,没有证据,他也不能说明什么。

    圣辉刚走过来,君慕倾就感觉到身体一下子清新起来,这中感觉,就像是上次,洁雅身上散发出来的一样,“一定,我回去就把颜色还回来。”君慕倾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脸上同时也出现了几分红焉,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了。

    “那就好,墨少爷,圣辉就先行一步,这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圣辉去办。”圣辉拉回在君慕倾身上的目光,转而看向墨傲邪,脸上堆满了笑容。

    “好。”墨傲邪轻轻点头,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

    等到圣辉走了以后,君慕倾抬头冷冷注视着墨傲邪,“问你一个问题。”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