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鬼鬼祟祟的几个人慢慢走到血月佣兵团,看着守在外面的几个佣兵,脸上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进来了,这真是太好了,完成了秦奎副团长给他们的任务,那日后……

    “赶紧拿出来,我们把东西放在这里,只要他们打开箱子,魔兽就会嗅着香味而来。”为首的人小声说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可不能有一点的纰漏。

    “是。”其余几个人纷纷那出自己纳戒中的魔粉,轻轻的放在地上。

    等所有人把魔粉放在地上以后,都松了口气,拍了拍双手正打算离开,就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满脸趣味的看着他们,手里还抱着一只金色的猫。

    “你是红衣斗技师!”为首的那个,很快就认出来君慕倾的身份,他不禁啐了一口,她着呢吗会出现在这里,不是还在会场上,看着比试吗?

    “怎么,各位不欢迎我吗?你们送东西过来,要不要喝杯茶,休息休息?”君慕倾挑挑眉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危险,红衣斗技师……不错不错,这个名字她还有那么一点喜欢。

    为首的人心虚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箱子,慢慢后退一步,“不,不用了,我们要走了。”看着君慕倾的红眸,他竟然有些吓到说不出话来了。

    “噢?是吗?那不好意思了,我这里也有一点东西,想让你们带回去,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知道是什么?”君慕倾看着他们惊慌的模样,刚才他们可不是这么害怕的。

    所有人纷纷摇头,他们一定不想知道,还是想这要尽快离开这里。

    “来了血月佣兵团,我们要是不好好招待一下,那可不是不给几位面子,你们是乖乖的留在这里,还是让我动手?”现在知道怕了,刚才好像还挺自豪的,不过现在即使怕了,那也没用,从他们踏进这里的第一步开始,就注定是要留下来的。

    为首的人看着君慕倾一眼,“我们几个一起上,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血月佣兵团的佣兵,都还在会场,杀了红衣斗技师,我们也是大功一件!”为首人大声说道,手里面也握紧的武器,就想着跟君慕倾拼了,他不相信这么多人,打不过一个斗技师。

    “啧啧……你们是不是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我是说,我们好好招待一下,并不是我一个人,进来吧,好好招待几位贵宾,别忘要上最好的一切。”君慕倾脸上扬起一抹笑容,笑得很是娇美迷人,但这让对面人的眼里,更加的惊慌了。

    杞子跟着血月佣兵团的人,从四面八方,慢慢走进来,看着那些个木箱子,脸上露出了愤怒,但是为了配合君慕倾,他们还是给忍了下来。

    “姑娘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招待这几位客人,让他们知道,血月佣兵团的待人之道。”杞子笑得说,算计他们,那就要知道他们的厉害,真以为他们血月佣兵的人好欺负啊!

    强龙还斗不过地头蛇呢!啊呸!他们才是蛇!

    “你们……我们可是龙舞佣兵团的人,你们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秦奎副团长一定会对你们不客气的。”为首的人看到这么多人围过来了,一脸的惊慌,这些人怎么都回来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秦奎副团长?不是孙才吗?”君慕倾问道,啊,对了,孙才死了,他们说是被赤君杀了,这个她的倒是忘记了。

    “姑娘,他们新的副团长叫秦奎,是雷家的人。”杞子赶紧解释道,姑娘刚才绝末之壁回来,有很多事情不知道是正常的。

    君慕倾点点头,慢慢走了过去,龙舞佣兵团的人纷纷后退一步,脸上遮不住的都是惊慌,一个红衣斗技师,他们还是打的过了,现在……这么多人,他们,怎么可能打的过!

    看到他们惊慌的模样,君慕倾轻视一笑,直接绕过他们,看着那四五箱魔草粉,这雷家出手还真是大方,用这么多魔草粉来陷害他们,不过这样也好,她还得担心,到时候不够用呢!

    君慕倾随手一甩,地上的魔草粉就消失了,她用意识探了一下空间,五个木箱就出现在里面。

    这样血月佣兵团的人不禁大吃一惊,姑娘竟然有纳戒,也对,她能够随随便便拿出那么多魔核,怎么可能没有纳戒。

    他们不禁羡慕的看着君慕倾,能有一枚自己的纳戒,那是他们佣兵做梦都想的事情,出去执行任务,要是没有纳戒,很多东西都不方便,他们真的很渴望有纳戒可以用。

    “好了,你们就好好招待他们。”君慕倾淡淡地说了一声,大步往外面走去,可刚没走两步,她好像突然响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身,“你刚才是不是说,你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我一个?不对,是杀。”君慕倾挑了挑眉头说道。

    那人赶紧摇摇头,不敢承认,他有种直觉,要是他承认了,就会比现在还惨。

    “没有吗?看来你记忆不怎么样,杞子,他们几个,想要打群架,你要记得好好招呼。”说完,君慕倾就转身厉害,群攻?那很好。

    “是。”杞子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揉了揉拳头,“兄弟们,你们说,我们打群架喜欢怎么样?”群架嘛,谁不喜欢。

    “当然知道了,废话那么多干嘛,打了再说。”站在杞子身后的人,说着就冲上去,把最前面那个人揪着衣领,就是一顿狂揍。

    “喂!你动手至少也要告诉我们,我们一起上,你破坏规矩!”血月佣兵团的人也全部冲上去,还不忘指控最先冲上去的人,破坏他们之间的规矩。

    “规矩个毛线,赶紧动手,打的最少的那个,要请客的!冲啊!”血月另外一个人大声吼道,好像面前有千军万马一样,大声吼道。

    偌大的血月佣兵团大堂里面,传来一拳又一拳拳头打在肉身上的声音,开始的时候,还有疼痛的尖叫,后来连呻吟都没有了。

    火镰满头黑线的看着血月佣兵团的方向,这就是所谓的群架,它以为主人已经够黑的,这些人,比主人还恐怖……不对,这让他们打的是主人,还是主人比较恐怖,啧啧,真够倒霉的。

    敢群殴它家主人,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里?”火镰收回目光,它可是很期待后面要做到事情。

    “龙舞佣兵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火镰点点头,它就说嘛,主人一定不会放这些人的,有人要倒霉了。

    秦奎命令着剩下的佣兵,把所有高级魔兽粪的粉末撒在周围,这让银子很不满,高级魔兽粪的气味本来就难闻,这已经让他受不了了,现在他们还把这周围撒上。

    “秦奎,你这是什么意思,把这周围撒上这些臭东西做什么?”银子吼道,这是他老爹的佣兵团,不是他的,他爹爹还没有开口,他凭什么这么做。

    “公子,我劝你还是进去,不然……”

    “进去,秦奎,你算什么东西,这是我家的佣兵团,姓银不姓秦,全部给我停下来!”银子大声吼道,所有佣兵都很自觉的亭下了手中的活,比起秦奎,让他们更加害怕的,就是这个公子了。

    秦奎不过是龙舞佣兵团的副团长,只要没有用,就像孙才副团长一样,只是被废了右手,就被杀了,还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秦奎算什么,他不过就是一个副团长而已,副团长吗,团长想换就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公子,秦奎是雷云大人的人,我说的话,就是雷云大人的话!”秦奎指着银子,厉声说道,好,他们听一个草包的话,都不听他的很好,这些人他都记住了,等他坐上了龙舞佣兵团的团长之位,他会好好跟他们算账!

    银子冷冷一笑,不屑地说道,“雷云大人,他们雷家,不也是要巴结我爹爹,没有我爹爹,雷家将势力扩散到每一角落,你以为一个雷云,就能吓到本公子吗?我告诉你,今天,本公子说不准撒就不准撒!”银子大声吼道,雷家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佣兵工会,佣兵团,谁怕过五大家族,现在是他们雷家巴结他们,不是他们巴结雷家。

    “你!”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秦奎,你的能有现在的位置,不是雷家给你的,是我父亲给你的,要是把你换下来,随时可以!”啊呸,雷家算个什么东西,他们龙舞佣兵团干嘛听他们的!

    “好好!你们可别后悔。”说完,秦奎大袖一甩,大步往佣兵工会走去。

    “来人,情秦奎副团长回去休息,要是谁放他离开,死!”银子阴狠地说道,眼中露出毒光。

    “是!”那些佣兵赶紧应道,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公子,可怕,他们突然感觉,公子比团长还要恐怖可怕。

    “银子,你敢!”秦奎也急了,他回去,就是要告诉雷云大人,说龙舞佣兵团不配合他们,现在被他们困住了,他还在怎么回去,今天晚上,魔兽就要来了,龙舞佣兵团没有撒上高级魔兽的粪,魔兽一定也会攻击他们的。

    银子轻哼一声,“还不请秦奎福团长进去。”

    “是。”佣兵也不敢迟疑了,他们可不想成为第二个秦奎。

    这一幕,刚还被赶来的君慕倾看到,看到不一样的银子,不禁有些好奇,这个银子,看来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单单这股狠劲,就是银烁没有的,还有纨绔的模样,那只怕是一个面具吧。

    这样的人才最可怕,让人看不透,要不是她今天来了龙舞佣兵团,肯定还不知道银子这样的一面,日后要是遇到他,被他暗算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怪银烁非常宠溺这个儿子,不是因为他是唯一的儿子,而是他知道儿子的真是本性。

    “主人,这个人,隐藏好深。”火镰也喃喃说道。

    这隐藏的何止是深,那是很深,今天就算他把秦奎杀了,雷云也不会怪罪他,谁会因为一个草包杀人,而怎么怎么样,君慕倾叹了口气,她早想到银子不简单了。

    能让孙才帮他出手,那就是说,孙才也是听银子的,而秦奎是雷云的人,所以,他才想要除去,这么有心计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连她也差点就蒙过去了。

    “走吧,既然龙舞佣兵团的人不撒,我们就好好的帮他们。”君慕倾脸上扬起一抹笑容。

    “好!”这种事情,它可是很乐意做到,不对,是非常非常乐意做。

    火镰猫着步伐,背上背着一袋东西,它匆匆在龙舞佣兵团的各处走过,它强忍着心里的冲动,不定的在龙舞佣兵团各个地方走来走来,不放过一个角落。

    君慕倾远远的看着,双手环胸,这样不用等到晚上,魔兽也会纷纷而至,下一个地方,就是佣兵工会。

    “主人,搞定!”火镰眼中泛着红色,背上拿着一小箱东西。

    “这是什么?”

    “这是高级魔兽粪,能让魔兽畏惧,主人,那些魔草粉好厉害,连我都有些影响,不很快就应该好了。”火镰摇晃了头,眼中的红色淡了几分,这就是魔草粉的厉害,魔兽只要闻到这个味道,会连理智都没有了。

    “走了。”君慕倾淡淡的说道,大步离开。

    火镰跟在君慕倾的身后,眼中淡淡的红色慢慢退却,一蹦一跳的往前走去。

    到了佣兵工会,当然还是那个样子,不过这次,君慕倾并没有在整个佣兵工会全部撒上魔草粉,撒上魔草粉的地方也只是雷云住的地方,这里是佣兵镇的中间,要是把佣兵工会像龙舞佣兵团一样,那整个佣兵镇都要遭殃了。

    “慢着。”看到火镰正要把所有的魔草粉倒下去,君慕倾赶紧叫道。

    火镰红着眼睛,凶狠地注视着君慕倾,“主人,怎么了?”它压制着自己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语气中的凶狠。

    君慕倾皱起了眉头,“把药粉给我。”君慕倾伸出手,经过上次,火镰的意志已经坚定了不少,不然现在它早就动手了,魔兽果然不能接近魔草粉,不然后果真的很大。

    “主人……”火镰在极力的隐忍,慢慢后退,它现在绝对不能靠魔草粉太近了,不然会失去理智的。

    “你赶紧回血月佣兵团!”君慕倾赶紧拿过魔草粉,迅速后退,火镰泛红的眼睛,还有那狰狞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的可爱,和萌呆。

    “嗯。”火镰点点头,立马往血月佣兵团的方向走去,里魔草粉越远,它就使劲摇头,眼中的红色也在慢慢退去。

    “魔草粉真有这么厉害?魔兽都抗拒不了?”君慕倾好奇的看了看怀中的东西,有些疑惑。

    “女人,这样你会害死很多人类的。”乐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还带着不屑,人类的死活不关他的事情,不过她不是人类吗?为什么人类还要杀人类,他们是一类,应该是像他们兽人族一样。

    君慕倾慢慢转身,他可真是无处不在,什么地方都有他,“再教你一课,同类,不一定就不自相残杀,你们那里是不会,不过你知道外面,你们的同类不会吗?连同一个姓氏的家族人都会自相残杀,跟何况是不认识的陌生人。”赤红的眼睛开始变得冷漠,冰冷的气息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

    乐游微微一愣,她这是怎么了?“你想做什么!”她身上怎么会散发这么强大的气息!

    “没什么!现在我不想做了。”君慕倾看了一眼身后的佣兵工会,转身离开,现在李古月他们也应该回来了,天色也不早了,是时候看一场好戏了,这一场戏一定会很精彩,让所有人都难忘。

    乐游跟在君慕倾的身后,这次他没有离去,他也想知道她想做什么,她怀里的东西,他当然知道,那是魔兽最爱的魔草粉,她拿这么多魔草粉做什么,这样魔兽会蜂拥而至的,她不知道吗?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就是知道魔草粉的是干嘛用的,才拿出来的,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君慕倾的步伐逐渐加快,将身后停下脚步的乐游,甩在老远外。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些人类做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乐游也更快的跟了上去,或许他没有来过人类的世界,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现在他可以慢慢学,能学到东西,不管是跟谁学都一样,只要能学到就好。

    君慕倾回到佣兵大会场地,血月佣兵的人已经全部回来了,让她很奇怪的是,这些人,之前都非常的不服气,现在看上去,她感觉怪怪的,他们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

    “姑娘。”杞子恭敬地叫道。

    君慕倾点点头,还是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这才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她甩开疑惑,转身坐下,当目光扫过青火佣兵团的时候,她看到了尹弑杀疑惑的眼神,好像是在询问她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走的那么急。

    君慕倾淡淡一笑,轻轻摇头,就算她做了什么,也不能现在告诉尹大哥,要是有人污蔑青火佣兵团,那就麻烦了。

    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他,等到比试过后再说也不迟。

    “你们看,团长回来了。”血月佣兵团的人都惊呼,那是团长,他们的团长!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团长受伤了!”杞子惊呼道,佣兵们围上去,脸上一些担忧。

    “我没事。”李古月摇摇头,让他们别担心,可是明天的比试……

    君慕倾坐在那里,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静静看着他们慢慢走来,时间就快要到了,她还以为他们出什么事情了,看来是出了事情,只不过已经解决了。

    “谢谢姑娘相告。”李古月走到君慕倾面前,这次要不是她,他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没什么,赶紧坐吧。”君慕倾淡漠地说道,这也是火镰“无意”中听到的,也不完全是她的功劳,要谢,就谢谢火镰。

    李古月点点头,坐在最前面,脸色有些苍白,“我们按照姑娘的方法,很快就杀了血木土兽,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个黑衣男子,他很厉害……”

    “黑衣男子?”君慕倾看着洛鹰雄。

    “是墨莲。”洛鹰雄点点头,其实墨莲就是雷家的人,正确的说,是雷家培育出来的杀手,专门执行任务。

    墨莲?那个兽人?

    “不会的!”乐游立刻反驳,那是他们兽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会的,一定是他们胡说!

    “我没有必要骗你,真的是墨莲,我当时没在团长身边,团长才会受伤的。”洛鹰雄有些自责,早知道他就不该离开那么一小会。

    洛樱宁轻哼一声,瞪着乐游,“有什么不可能的,这是我们亲眼所见,难道会有错吗?还有那个墨莲看到我跟大哥,就立马走了,难道可以说他不认识我们吗?”这种骗人的理由,鬼的不相信。

    那个墨莲,小倾救了他,好歹也是救命恩人,要不然就被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给杀了,谁知道他不知道感恩,还来杀团长。

    “可能他看到我们,是知道你在周围也不定。”洛鹰雄说道,当时墨莲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猛兽,很凶残,非常凶残。

    “墨莲,雷家?”他们有关系?“别管这些了,第一场就要结束了,我们赶紧回去。”君慕倾说道,那个墨莲,那次会放过他,是看在她是兽人的份上,既然。

    “我不准你动他。”那是兽人一族,不管是任何兽人,他都不准任何人伤害。

    “我又没说过要动。”君慕倾白了乐游一眼,她什么都没有说,那么激动做什么,现在她唯一想的,就是好好看完由雷家人导演的戏,她倒要看看,那个什么雷家的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会不会吐出血。

    龙舞佣兵团,明天之后,就不知道还存不存在了。

    “没有就好,否则……”

    “你杀了我?”看来,自己还是没有把他教好,算了一步一步来,兽人到了人类的世界,不就是要学习的吗?

    “是。”乐游点点头。

    “我们走。”君慕倾没有理会乐游,看着第一场已经结束,王太保宣布了哪些佣兵团被甩下去,这第一场的比试也就结束了,所有佣兵团也慢慢离开。

    洛樱宁冲着乐游办了个鬼脸,“白眼狼。”说完,就跟了上去,小倾是他们的王,他敢杀王,只怕他们长老都不会同意,要是知道他杀了小倾,一定会非常非常生气。

    还有兽人族的人,会原谅他吗?应该会吧,兽人们不都是那样,出了那个什么长老好一点。

    回到血月佣兵团,走到议事的地方,李古月等三人都惊讶的了,这些人是谁,怎么会被绑在这里?看上去,不像是他们佣兵团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人的?

    “没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君慕倾双手环胸,火镰从外面一步一步走来,一脸的疲惫。

    “主人,我已经感觉到,魔潮开始涌动,相信不久魔兽就会来了,还有,我要睡会。”火镰说完就倒在了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唔唔!”被绑住的人大声叫道,魔兽涌动,难道是血月佣兵团……不应该,那是什么地方!

    站在一旁的佣兵踹了那人一脚,“叫什么叫,你要是想魔兽围攻,我现在就把你给扔回去!”龙舞佣兵团也有今天,这都是君姑娘的功劳,都是有她,要不然明天消失的,就是血月佣兵团了,而不是龙舞!

    “发生什么事情了?”洛樱宁好奇的问道,他们不过是一天没有在一起,好像就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雷家的人,派人来这里撒魔草粉,被我们给发现了。”君慕倾轻描淡写的说道。

    “才不是,要不是姑娘,今天遭受魔兽攻击的人,就是我们了!”其中一个佣兵说道,要不是姑娘,他们就不会知道这些阴谋,这一切的功劳,还是姑娘的。

    “怎么回事?”洛鹰雄赶紧问道。

    “轰轰!”地面发生了抖动,这剧烈的响动,连血月佣兵团都感觉到了,更别说其它地方,明天早上,就能看到龙舞佣兵团被夷为平地。

    “这是怎么了!”严声开口问道,他听了半天,都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真的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是有什么大事。

    君慕倾抱起地上的火镰,往外面走去,他们不是很想杀自己吗?现在让他们知道被群兽攻击,毫无还手之力,那是什么滋味。

    所有人都跟着出去看着远处的沙尘,很快就传来了尖叫的声音,那个方向正是龙舞佣兵团,漫天的沙尘,魔兽一波接着一波,魔兽走过的地方,就变成了平地,没有谁能够幸免在魔兽的脚下。

    佣兵工会感觉到脚下的震动,里面的雷云大声笑了,这是兽潮,魔草粉引来的兽潮,明天之后,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血月佣兵团了,雷家在佣兵工会的势力又增进了一分,风家,君家,他们迟早会被他们踩在脚下,一定会!

    “雷云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王太保跌跌撞撞的走进来,显得很是惊慌,这个动静,看起来,应该是魔兽的样子,佣兵工会,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兽潮,那今天这是怎么了。

    雷云瞪了一眼王太保,“你急什么,这是魔兽来了,你没有看到吗?是魔兽来了,血月佣兵团完了,明天早上,血月佣兵团就会被夷为平地,你知道吗?你懂吗?”雷云越说越兴奋,只有这样,才能光明正大,彻彻底底的铲除一个佣兵团。

    王太保看着雷云的模样,有些质疑,他以为是雷云疯了,想让血月佣兵团消失想疯了,就算是魔兽来了,要攻击的地方也是所有的佣兵团怎么会只单单的攻击血月佣兵团。

    “雷云大人,你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下,我让人去看看怎么回事。”王太保着急地说道,希望不会有什么大事才好,要是真有什么大事,别说会长之位,他现在的地位都不保。

    雷云拉住王太保的手臂,凶狠地说道,“你急什么,我说明天就明天,难道你不想坐佣兵工会会长的位置了吗?”王太保有今天,都是雷家给他的,他要是不想要这个位置,雷家也可以随时收回去。

    “是是是。”王太保虽然着急,还是止住了脚步,听着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真的会像雷云大人说的那样,明天之后,血月佣兵团就消失这里了吗?这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将一个佣兵团铲平,那只有神明才能够做到。

    魔兽!难道是!

    王太保吗无奈刚的惊醒,难道,他们怎么可以用那个办法,魔兽……用魔兽铲除血月佣兵团!

    “雷云大人,难道是……魔草粉!”王太保艰难地说出最后三个字,脑中一片空白,要是魔草粉,那就完了,这件事情一定会被查出来的,那就完了,完了!

    雷云满意地点点头,指着王太保,“你终于聪明了一次,没错,就是魔草粉,我就是用魔草粉引来了魔兽,让魔兽踏血月佣兵团。”这个办法很好,很快,血月佣兵团就消失了。

    “我说了吧,现在应该可以相信我了。”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这让屋里的两个人,微微一愣。

    紧闭的房门,突然就被推开,十大佣兵团的团长,当然除了银子之外,所有人都站在那里,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们两个,王太保心里一寒,他们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王太保现在还在关心这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显然忘记了他们刚才的谈话,已经全部被十大佣兵,不对,九大佣兵团团长给听到了。

    这就是君慕倾没有把佣兵工会撒上魔草粉的原因,这样,比雷家人被魔兽踩死,还要好。

    “王太保,你竟然勾结五大家族的人,来陷害血月佣兵团!”绝杀佣兵团团长指着王太保说道,他们知道龙舞佣兵团跟雷家有勾结,没想到副团长,也是这样,还是为了会长之位。

    王太保立刻脸色苍白,他急忙解释,“我,我,我没有,你们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我没有!”

    “没有,刚才的话,我们都听到了,你知道现在被魔兽夷平的,是哪个佣兵团吗?是龙舞!不是血月!”尹厉嬉笑着说道,他们是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不过,魔兽杀人,人类也管不了,也无从管起。

    “不可能!”雷云现在已经不顾得自己身份暴露了,猛地站起来,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不敢置信。

    “我都站在这里,怎么就不可能了,雷云大人!”李古月盯着雷云,一脸的愤怒,就是他,要不是他,血月佣兵团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是谁干的,是你!”雷云指着前面瘦小的身影,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传言,君慕倾是八级技灵师,拥有神兽,但是外面的人却不知道,君慕倾一身火红,但是雷家人知道,他们知道,君慕倾在五大家族,现在是最赤手可热的,他早就该想到,那个红衣斗技师,就是君慕倾了。

    君慕倾挑了挑眉头,“你现在记起我是谁了?不过,雷云大人,你怕是要失望了,就算你没有算计我,我也不会加入雷家。”她都是那个要毁灭雷家的人,怎么会加入雷家。

    “好好好!果然是君家的人,君家的人,看来,雷家始终是斗不过君家。”雷云仰天大笑。

    “错了,不姑娘,跟君家没有半毛钱关系。”君慕倾冷冷说道,当雷云说出君家人的时候,冰冷的气息在空中肆意,让人不寒而栗!

    雷云听到君慕倾的话,止住了笑声,就算她不是君家的人,他也不会落在他们的手上,落在佣兵的手上,不是死,就是受尽折磨,“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君慕倾陪葬!”管她是不是君家的人,总之,姓君,就是一个错误!

    “啊!”雷云手持宝剑,形成可见的气波,往君慕倾那边刺去。

    “小倾!”李古月赶紧推开君慕倾。

    一个身影比他更快,他迅速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手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随手拿起的大锤,一锤就往雷云身上砸去,顿时,雷云被砸的头破血流,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王太保看到雷云死了,赶紧跪下来,“饶命,饶命,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离开,饶了我吧。”太可怕了,他不想死,不想死,他还想活着,他还有女儿。

    君慕倾轻轻扫视了王太保一眼,转身离开,雷家的人已经死了,那后面的事情,就是佣兵工会的事情了。

    乐游始终跟在君慕倾的身后,从她带着李古月,到青火佣兵团,之后是雪洪佣兵团,当他们走完了十大佣兵团,来到了佣兵工会,他才知道她要做什么那个人类……

    “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想要杀那个人吗?”君慕倾当然知道乐游跟在自己的身后,见他不开口,她也就自己先开口了。

    乐游没有答应,他面无表情地走在君慕倾身后,什么话都没说,刚才那个人类,他算计自己的同伴,可这是为什么?

    “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我曾经立下血誓,要将雷姓在这片大陆除名!”她立下誓言,是为了报仇,现在做的一切,为了报仇,同时在也为了自己。

    将雷姓永远除名!乐游微微一愣,这怎么可能,听那个人说,雷姓应该是很起强的一个家族,能在这里生存,并且有一定的地位,想要将一起连根拔起,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也觉得不可能吗?可是我一定会做到!”君慕倾目光坚定的说道,她一定会成功,一定会。

    “那个人,为什么要算计你们?”就是为了地位吗?

    “我刚才说了,人都是自私的,强大了之后,还想更强,五大家族中,君家首位,风家为次,雷家第三,宁家第五,白家为末,雷家人不甘心屈居第三,就想要将势力扩大,成为第一。”雷家人跟君家人见面,那就像是仇人一样。

    君家为首,“你姓君,那你就是君家的人?”她是为了自己的家族立下血誓的吗?

    “错了,我姓君,可不是君家的人,以后你就明白了,怎么样,在这里还习惯吗?”让他留在这里也好。

    乐游这次很诚实,他摇摇头,他不习惯这里,不习惯人类的世界,兽人族的时候,不会这个样子。

    “让你留在佣兵镇不好吗?”他不是不想跟这自己吗?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应该要把握住,跟佣兵做任务,了解一下又不是不可以。

    “长老说的,是让我跟着你,不是跟着那两个人类,再说我要监视你,要是你做了什么伤害兽人族的事情,我就立刻杀了你。”说到错事,乐游就想起了墨莲,他明明是兽人,为什么会在人类的世界,还被人了挖了双眼?

    “……”这个理由……

    “你挺像我二哥的。”君慕倾笑道,脸上闪过一抹忧伤,也不知道二哥现在怎么样了,那个“临君”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你二哥?”她还有哥哥?

    “我也是人类好不好,有自己的家,有亲人,你们兽人不是也有吗?我有哥哥很奇怪,我说的像,是你跟他一样,很蹩脚,想跟着我就说,何必拐弯抹角,我又不会让你别跟着。”蹩脚的兽人,很蹩脚。

    “我没有!”乐游被看穿了心事,冷冷说道。

    君慕倾斜视了乐游一眼,“没有就算了,你收拾收拾。”

    “为什么。”

    “你会知道的。”君慕倾故作神秘地说道,该见的人,她已经见到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