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卷!”火形状的龙卷风飞速往前面拦去,这才没有让长剑刺进自己的身体。

    君慕倾站定身子以后,回想着刚才破碎的火盾,那么轻松就被砍的连一点的火光都看不到,火光完全消失在了剑刃当中,她的斗技,在墨莲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就好比是沙石沉入了大海,再也不会有半点反应。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斗技会这么轻易被人挥散,不管是火盾,还是火焰,更是火卷,一剑,一剑就消失了,连一点碎屑都没有在留下,一点都没有!

    即便她的斗技再不济,也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打散……

    突然,君慕倾脑中灵光闪过,她暗暗懊恼,刚才要不是樱宁叫了自己一声,只怕她就没命站在这里了,这一段时间,奇遇太多,自从她火元素,还有火镰暴露与人前之后,她就骄傲了。

    君慕倾也是人,就算是活了两世,面对众人的吹捧,将一个个比自己高出一点点的人打败,她就开始沾沾自喜,完全忘记了这个世界,绝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墨莲不是宁浪,也不是银子,更加不是孙才,他们会败,同样的他们也太过自信,她不正是利用他们这一点,最后才杀死了他们,和教训他们。

    赤君的天赋,君慕倾的盖头换面,还有等等的一切,都让她也跟宁浪孙才一样,沾沾自喜,开始变的骄傲!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君慕倾心里不禁松了口气,还好她是在有命的时候想通了这一点,要是墨莲的长剑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那个时候才明白,那就晚了。

    君慕倾冰冷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冷漠,这种错误,她不会再犯第二次,不会!

    “再也不会了!”冰冷的五个字冷冷传出来,熊熊火焰在君慕倾周围燃烧。

    什么再也不会了?洛家两兄妹疑惑地看着君慕倾,她刚才怎么了,就这么一丁点的时间,他们明显感觉到小倾有点不一样了,还有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那是比刚才更加的冷漠,更加的无情!

    冰冷的气息比亚于墨莲的死亡之气,君慕倾手握着金色的大刀,也用同样飞快的速度往墨莲那冲去。

    金色大刀碰上黑色的长剑以后,一片片金色飘落在了地上,君慕倾靠着自己诡异的身法,躲过了墨莲重重的一击,等到她再次停下来的时候,手中再次出现了同样的大刀,她模样冰冷地再次挥动这手中的金刀,这次不同的是,她是用两只手握住的。

    金刀挥过去,墨莲脸上没有一丝动容,他仿佛没有感觉到那灼热的力量,舞动着手中的墨剑,死亡之气也愈加的浓郁!

    力量碰触,金刀再次变成片片碎块,君慕倾再以同样的方法躲过那一击,红色身影停下的时候,她双手握着大刀,金色的力量,跟可见的气波在周围流动,金刀变得无比的叫嚣,仿佛有什么东西,快要从那里面冲破而出了一样!

    火镰对抗着黒雕,没有占到本分的好处,它们之间毕竟相差了好几个等级,就算是只差一个等级,那差别也太大太大,更何况,是三级神兽,对抗十二级巅峰的神兽,那就更加讨不到半点的好处了。

    “可恶!”火镰金色的眼中也透着冰寒,它不相信,自己会打不过它,它能在摆脱高级魔兽威压,就能打败眼前的这只魔兽,不然还怎么保护主人,还怎么跟随在主人的身边!

    乐游被君慕倾那样说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分过心,跟圣兽对抗,虽然处于下风,但是那只圣兽也不能再进一步的伤害他,只是在他身上是不是的添加两道无关紧要的口子,时间久了乐游也知道,无关紧要的口子多了,那就是大事!他必须速战速决!

    君慕倾看着身上不小心划到的一道伤口,也知道刚才那一招,已经被墨莲看穿了,不能再继续用了,她抬头望天,圣兽,神兽巅峰,还有一个墨莲,那又怎么样,她君慕倾不会死在这里,一定不会!

    手上金黄色的大刀在刚才的一击,并没有立刻碎裂,这让站在身后的洛家两兄妹不禁大喜,洛鹰雄的身影撑着不注意,也立马冲上去。

    小倾这样凝聚斗技,并且还要对抗墨莲,一定会吃撑不下去的。

    “大哥!小心。”洛樱宁着急的叫道,她的武力远远比不上大哥,这种情况大哥还有办法出手,她是连移动一步,都很吃力。

    洛鹰雄在墨莲手上没过三招,整个人就飞了出去,他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心里少不了的还是震撼,三招不过,他竟然会输的这么狼狈。

    金色的大刀再次出现在君慕倾手中,这次除了熊熊的火焰,还有淡淡的其它几种元素光芒环绕在金刀周围,还有那可见的气波,无形的精神力,此时她好比手持镰刀的杀神,只不过手中拿的是金色的大刀,面对死神,依旧不顾一切,只想挥刀弑神。

    她决然的神情,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别说是兽人,就是神魔,她也会照杀不误。

    “杀!”墨莲仿佛也感觉到了君慕倾身上散发的冰冷寒气,握着宝剑的手,也慢慢握紧,身上的杀气,死亡之气,也变得更加的浓郁。

    金色的大刀元素涌动,霸气叫嚣,墨色的长剑杀气死亡气息十足,两股气息连打斗的三头魔兽,和乐游都感觉到了,乐游低头看了一眼赤红的身影,脸上露出一抹错愕,她好像……又变强了!这么短的时间,她是怎么做到的!

    “墨莲!”黑雕担忧的叫了一声,眼前的小猫不是它的对手,可墨莲!

    “杀!”所有人都惊颤了,那金色大刀上的力量肉眼可见,就算是他眼睛看不见,那也应该能感觉到,可他依旧丝毫没畏惧的挥动长剑,表情一点改变都没有!

    一金一黑的刀光剑影飞速穿梭,划过时间,划破天空,形成了两道特有的弧,手持刀剑的两人,早就看不到他们是如何过去的,“嘡!轰!”剧烈两声响起。

    洛家两兄妹都担忧地那里,小倾只是斗技师,她怎么可以跟兽人比力量!难道她不知道这里面的凶险有多大吗?

    强大的气波从两人的中间散开,震碎了周围的一切,圣兽站起来的地方,本就有一个巨大的坑,强劲的气波竟然让周围变成了平地,高耸出来的地方,被震的跟刚才凹陷的地方相差无几!

    余波过后,两人迅速分开,赤红的眸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一丝鲜红从嘴角溢出来,手中的金色大刀,如同玻璃一般,片片掉落在地上,元素气息没有散去,斗技也没有消散,如同玻璃般的片,静静躺在地上。

    “杀!”墨莲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手中的长剑再次抬起。

    “小倾!”洛樱宁大声叫道!

    墨莲的身影,如同一条黑线,笔直远处延伸到君慕倾的面前,长剑挥落,君慕倾拳头紧握,五种元素环绕。

    “滚!”划破空间的冰冷气息从天空划过,黑色的力量随着声音的到来,冲上墨莲的身体。

    感觉到这力量,墨莲立马改变的长剑挥动的方向,往空中砍去,他的剑刃没有挥出,黑色的炫力,就冲击在他身上,身体飞出了三丈之外。

    黑鹰看到墨莲受伤了,也顾不上对面的火镰,立马飞身去救他了,黑鹰一离开,火镰就从空中摔落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霸嚣猛地抬起头,看着天上,这是……

    怎么会这样!乐游也错愕的看着天上。

    洛家两兄妹震撼地看着这一幕,一招就能将墨莲打倒,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又是另外一个想置他们于死地的人!

    君慕倾这个时候可不顾上谁来了,她踉跄后退一步,嘴角的血丝也逐渐扩大。

    黑色的身影划破空中,慢慢呈现,强大的黑暗之气,让乐游和霸嚣神经都开始紧张,它们停下了打斗,站到了同一战线,紧盯着那么黑色身影。

    黑色的气息在空中划过,一步一步慢慢走过众人眼前,身影慢慢呈现,慢慢的所有人的目光从震撼,变成了呆滞,惊讶,他们看着那个身影慢慢靠近红色身影,没有一个人阻止,就是没有人出声,甚至是出手。

    火镰站起来,呻吟了一声,大声叫道,“老子一定要尽快变成圣兽!不然……”金色眼睛看到那抹身影之时,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了。

    君慕倾眼皮沉重的看着来人,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温润地声音缓缓响起,绝世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能令万物失色的笑容。

    “乖,把它吃了。”修长的手指出现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凑到她嘴边,君慕倾像都没想,就张开了嘴边,将药丸吞了下去。

    “剩下的事情由我来解决。”

    君慕倾摇摇头,“让他们离开,他是兽人,我是兽人族的王。”老鹿说过,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兽人,都是他们这样的,那也就是说,有很多兽人,还是人形,墨莲身上这么浓郁的死亡之气,她相信事情并不简单。

    “好。”他慢慢转身,随手一挥,黑色的旋风便朝着墨莲的方向飞去,黑雕立马挡在墨莲的面前,将所有的力量挡下来。

    “滚!”冰冷刺骨地声音传来。

    黑雕看了君慕倾一眼,拉着墨莲便离开,墨莲开始的时候还执拗,不肯离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让他步伐慢慢也跟上黑雕的脚步,慢慢离开。

    “圣兽,生,或者死!”修长的手指着霸嚣。

    霸嚣错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怎么会这样!

    “我是来拿绝末矿石的,让它离开前告诉我在哪里。”君慕倾吃过药丸之后,也感觉好多了,她与他并肩,看着不远处的圣兽。

    黑色的光芒从修长的手中挥洒出来,从霸嚣地头顶划过,一块黝黑的石头从空中划过,巨大的石块落在地上,普通简单。

    霸嚣惊讶的看眼前的少年,“你……”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就是你要的。”没有理会霸嚣,手指指着不远处的石头,平淡温润地声音里面,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宠溺。

    “哇!原来是你来了,你不是光元素吗?怎么会有暗元素的,好像比你的光元素,还要厉害。”火镰猛的跳起来,慢慢走到两人身边。

    乐游看着那抹黑色的身影,目光有些深沉,他们认识……

    “寒傲辰……”火镰看到那双墨色温润地眸子,立刻闭上了嘴巴。

    不错,来的人正是寒傲辰,黑色力量也是他的。

    “臣服,死!”寒傲辰看着霸嚣,第二次问道。

    霸嚣眼睛一转,走到寒傲辰面前,“我要臣服,也臣服她。”跟在她的身边,自己不但可以随时拿回自己的矿石,还能够回到这里,但是跟在这个男子身边,别说矿石拿不回,说不定生命也有危险。

    眼前的这个人,它不是对手,那强大的气息,不用动手它就已经知道了,臣服在这个女子的手下,它就可以拿回那宝贝。

    “好。”寒傲辰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霸嚣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耳边便传来凉凉的声音,不是声音凉,而是那话,让它觉得寒风阵阵。

    “臣服我,可以,若是你背叛,挫骨扬灰,君慕倾说到做到!”霸嚣打的什么主意,她都知道,想从她这里把矿石拿回去,一点可能都没有。

    “臣服了我主人,你还想离开?这辈子都没可能了,还是乖乖当我手下吧。”火镰得意地说道,圣兽,那也不错,够用了。

    霸嚣越想,就越觉得眼前的女子危险度,不亚于那个拥有黑暗气息的人。

    “你可以留在这里,但是,最好不要背叛我,否则……”

    “霸嚣一定不会背叛!”不知怎的,霸嚣身为圣兽,这么一个小女孩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可它的话,一字一句敲进心里,它感觉,如果真的背叛,一定会被挫骨扬灰。

    “在这里休息一天可好?”寒傲辰再次开口。

    “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隐瞒了自己双元素,自己不也隐瞒他五元素么。

    “小倾……”

    “你先照顾好你大哥,走吧。”君慕倾看了寒傲辰一眼,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寒傲辰扫视了一下周围,转身跟了上去,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可那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圣兽也一样有这种感觉。

    乐游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身影,心里尽管好奇,他也没有出声,那么强大的黑暗之力,那个男子,究竟是什么人,那女人为什么会认识他,她不知道拥有黑暗之力的人,都无比的危险吗?

    等到走远了,君慕倾才停下脚步,她笑看着寒傲辰,“你怎么会来这里。”她最好奇的还是这点,他出现的那股力量,她都感觉到震撼。

    “你有危险。”寒傲辰笑道,她的第一句话,不是“你为什么会有暗元素”。

    “你怎么知道?”君慕倾好奇地问道,他特意来救她的?不是恰巧出现在绝末之壁。

    “就是知道。”寒傲辰没有多加解释,他知道,她会相信自己。

    “那你什么时候走?”为了她来的,那等会就应该走了吧?他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她早就习惯了。

    寒傲辰笑道,“我会送你回去,到时候再离开,你为什么到最后,也不用水元素?”要是再凝聚水元素,她也不会受伤。

    君慕倾看着寒傲辰,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四目相望,谁都没有先挪开眼睛,谁都没有打破这气氛,“你只有两种元素?”最后,还是君慕倾先开口。

    “是。”寒傲辰点点头,他只有光元素和暗元素。

    “我现在知道你的秘密了,那你会不会杀我灭口,刚才我可是看到你杀意浓浓。”要不是自己开口,墨莲这个时候,已经变成尸体了,墨莲厉害,他更加厉害。

    寒傲辰微微一愣,眼中溢出了笑意,脸上的笑容有了点点的温度,她君慕倾会怕吗?答案是当然不会,她在是故意调侃他。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说过会保护她,就一定会保护,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寒傲辰给的承诺,就一定会做到。

    “谢谢。”君慕倾也笑道,人的一生,能有这么一个朋友也不错,至少有心里话,还有人说。

    寒傲辰摇摇头,突然脑中闪过一个身影,脸上的笑容全无,倒是有几分哀怨了,“倾倾莫不是忘记了我,才几天不见,身边又出现了几个男子,火溶城,皇城项家,五大家族风家,现在有多了几个,倾倾有新欢了。”委屈哀怨的模样,哪里还是刚才那个霸气嚣张的寒傲辰,现在更像是一个怨妇,不对,怨夫。

    君慕倾:“……”

    他怎么一下子就……等等,他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风家,风家唯一一个帮过她的,就只有风焱,他怎么知道!

    寒傲辰闪烁着无辜的眼睛,注视着君慕倾,“我知道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才问的。

    “他们只是朋友。”君慕倾回过神,淡淡说道,有个时候这个人,怎么怪怪的。

    “那我也只是你的朋友。”寒傲辰继续委屈。

    “……”那他还想干嘛?

    “倾倾,你看看,我未娶,你未嫁……”看着君慕倾逐渐变黑的脸色,寒傲辰自觉的收起声音,但是表情依旧委屈,哀怨,更显得楚楚可怜。

    “然后呢?”君慕倾挑挑眉头,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吃醋了,你没看出来吗?”寒傲辰脸色更加哀怨,他表现的不够明显吗?倾倾果然是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吃醋!有他这么说的理所当然吗?

    “倾倾,我都为你吃醋了,你还这么淡定,以后哪个敢娶你啊?”没人敢娶更好!

    寒傲辰微微一愣,他都被自己心里的想法给吓到了,原本只是想他只想简单的戏弄她一下,可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而且……刚才就在那么一瞬间,他心里也是真的不舒服。

    “啊!”寒傲辰大叫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看到一只小脚踩在自己的脚尖。

    君慕倾见寒傲辰低下了头,还不忘再狠狠地踩两脚,最后斜视了一眼面前人更加哀怨的模样,轻哼一声,转身离开。

    “喂……”痛的是他好吧,他这不也是为她担心着急吗?这么大凶,别说敢娶她了,就连接近她都不敢,这样也不错,是真的不错。

    寒傲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在一瞬间,他好像也明白了什么,眼中的柔情肆意,脸上冰冷的笑容,也越发的温暖。

    君慕倾回到休息的地方之后,身上还带着怒火,火镰缩了缩脖子,它很好奇主人这是怎么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它还是乖乖在这里比较好。

    不得不说,那个第一辰少爷还真不错,能让主人气呼呼的回来,难得看到主人这样,它倒是希望第一辰少爷,不对,被主人比下去以后,他就是第二了,第二辰少爷,能够常常来,让主人生生气也好不是。

    寒傲辰慢慢走来,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温润的笑容,却还是带着几分寒意,那一双闪亮的眸子,不难看出,他现在心情不错。

    乐游的双眼从君慕倾回来之后,就没有移开过她,等到寒傲辰回来之后,眼中露出一抹疑惑,这样的他,根本就不像是拥有黑暗之力的,更像是普通黑元素的拥有者。

    黑暗之力,跟黑元素的区别很大,黑暗之力,那是与生俱来的,拥有黑暗之力的人,人类所说的黑元素等级,那也是元素的巅峰,那也就是神级,说是神,眼前的少年,一点都不像,他究竟是谁!

    乐游越看寒傲辰,心里也越发的疑惑,最后他干脆走了过去,“你是什么人?”

    寒傲辰看了一眼对面走过来的人,脸上的笑意也越发的冰冷,“我要是想找兽人族,早就找来了,何必今天我对兽人族不感兴趣,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倾倾已经是兽人族的王了,他也没理由找兽人族的麻烦。

    乐游看着寒傲辰,刚刚开口就被他给塞住了,“那就最好。”乐游轻哼一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火镰漫步走到寒傲辰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君慕倾,见她没有发现,一步步慢慢地走过去,“难道你也来这里拿绝末矿石的?”火镰好奇地问道,这家伙不但突然出现在这里,身上还涌动黑暗之力,黑元素跟光元素怎么可以同时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面共存呢?

    “什么是绝末矿石?”寒傲辰问道,他来这里的目的,很重要吗?

    火镰指了指君慕倾旁边那堆东西,“不就是那个,不多啊,要是你要绝末矿石,干嘛还给我家主人,那你是来这里干嘛的?”火镰继续追问道,是特地来救主人的?没太可能,他怎么知道主人有危险,又怎么知道主人会在这里?

    “你不知道。”寒傲辰惊讶地看着火镰。

    “我怎么会知道!”它又不是神,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即便是神,哪里会去管他,主人它还来不及保护呢!

    “那就算了。”寒傲辰遗憾地说道,转过身去,就是不去看火镰。

    他怎么跟主人一个样,总喜欢卖关子,它不就是好奇心强了点,告诉它怎么了,作为兽,它无聊的时候,听听闲事怎么了,再说了,这是它主人的事情,还就不是闲事了。

    “你的伤是不是好了?”冰冷声音在火镰耳边响起。

    还在专注想着寒傲辰为什么会出现的火镰,打了个冷颤,立马抬起头,红色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的看着它这边……不对,是看着寒傲辰。

    “主人,我这就走。”火镰一溜烟地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用了,我们该赶路了。”这么一天下来,他们会耽搁很多时间的。

    “有个地方,你想不想去看看?”寒傲辰突然开口,他想她会非常感兴趣,也会用的上那东西。

    “辰少爷说的地方,当然要去看看,你们先走,我很快就会追上来了。”君慕倾笑道,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吗?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的?

    洛鹰雄看着君慕倾,本来还想问她去什么地方,想了想,就算是问了,他们也不会说,便转身继续前行,洛樱宁怕他有事,就立刻跟了上去。

    乐游朝着君慕倾轻哼一声,愚蠢的女人,他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浪费时间跟他走!等哪天死在他的手上,她就知道后悔错信人了。

    嘿!君慕倾看着乐游前去的背影,她又没有让他们等,给她摆什么脸色!

    火镰慢悠悠地走到,“主人,我可以一起去吗?吱吱也很想去。”说着,火镰转头,看着长毛下的吱吱。

    “不可以。”寒傲辰冷冷说道。

    “你听见了。”君慕倾附和着说道。

    “你们……”火镰转身就走,太欺负兽了!

    “去什么地方?”看着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君慕倾才开口问答,能让辰少爷看上眼的地方,怎么会差,上次是龙腾,这次又不知道是什么。

    霸嚣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是走是留,它是圣兽,要它叫一个人类主人,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它堂堂圣兽,是绝对不会叫一个人类主人,臣服于她,那不过是权宜之计。

    “你可以继续睡你的觉。”君慕倾见寒傲辰没有说话,才记起来,刚才又收了一只魔兽,还不是真心实意的,圣兽也一肚子坏水,想着先臣服自己,觉得自己比寒傲辰好欺负,等到寒傲辰走了,就对自己下杀手。

    霸嚣愣了一下,它还以为这个人类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没想到只是让它睡觉而已,还好。

    “是。”

    “放心,我没有知道你心里在想着算计我,更加不知道你想着等会拿回你的矿石,当然,我也没有再想,你拿回矿石,我就再削一次你的头顶!”君慕倾声音冷冽如冰,字字如千斤重石印在霸嚣的心上。

    霸嚣猛地抬起头,她是怎么看穿自己的心思的,还有,还有,她刚才说什么,要再削一次自己的头顶,那怎么可以,它年年沉睡,就是为了让这些矿石,能够更好的生长,矿石中的宝贝,就能让自己快点晋升,最后一点都不保,那它还能做什么!

    “我这就走。”霸嚣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刷的一下就不见了踪影,它可不希望自己的头顶再被削一次。

    君慕倾双手环胸,脸上露出息怒的笑容,早这样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我现在才知道,最厉害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圣兽,更不是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倾倾不过三言两句,就可以把圣兽吓走,厉害。”寒傲辰露出了同样戏谑的神情。

    “走吧,时间紧迫,我还要回去。”这家伙就是无聊,之前她听到“倾倾”两个字还会觉得不舒服,现在她已经麻木了,他说什么,自己都不会有惊讶了。

    “有为夫在,你怕什么?”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旁,死皮赖脸地说道。

    君慕倾闭上眼睛,周围一片阴寒,她双手握紧,深吸一口气,“寒傲辰,你是谁的夫!还有,今天你要是敢骗本姑娘,我就挖了你那双眼睛!”为夫……狗屁为夫,他是谁的夫!

    “倾倾,别生气,小心气坏身子,为夫会生气的,再说了,你刚才不是答应过我了吗?”寒傲辰闪烁着泪珠的大眼睛,好像在指控君慕倾,你喜新厌旧!

    “……”她什么时候答应过了?

    “刚才,我说,我未娶,你未嫁,是不是?”寒傲辰眼中露出一抹得逞的神情。

    君慕倾点点头,猛地想起来,立马又摇摇头,他寒傲辰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来之前,吃错了什么东西?

    “小倾倾,你怎么能反悔,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答应过什么?”她什么都没说。

    “朋友啊!”

    “这个是刚才答应的吗?”她不是早就说过,他是自己朋友了吗?

    “这个,我记性差,不是刚才,走吧。”寒傲辰突然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大步往前走去。

    莫名其妙!君慕倾看着寒傲辰走的方向,心里虽然疑惑,还是跟了上去,她才旁边看着他冷峻才侧脸,无奈摇摇头,男人心,海底针,果然男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将矿石收回空间,君慕倾才慢慢跟上去,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

    “到了。”寒傲辰突然停下来,空旷的戈壁上,一点东西都没有,全是沙石。

    “到了?这里有什么?”出了沙石还是沙石?难道是沙石下面有什么东西吗?

    “起!”寒傲辰伸出双手,沙石开始抖动,各种颜色的东西慢慢浮现,这让君慕倾大喜,果然是!

    “这就是当年几百上千佣兵留下来的武器,你是怎么知道的!”君慕倾惊喜地说道,他以前来过吗?

    寒傲辰拍了拍双手,不以为然地指了指天上,“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的,见你身边跟了两个佣兵,这里离佣兵镇不远,就知道你应该有用。”看她的笑容,想必用处还不小。

    “哪里有用啊,这次你帮了我大忙,下次你来佣兵工会,我请你……吃饭。”君慕倾点点头,她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来佣兵工会,等比试一完,她就要离开这里了。

    “只有吃饭?”寒傲辰额角跳动了一下,吃饭……

    “那大不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就帮你。”君慕倾想了想说道,的确吃饭不太可能,不过,她好像欠他越来越多的事情了。

    “你说的。”寒傲辰脸上精光一闪,他要的就是这句话,所有事情先欠着,等以后她一次还就好了。

    君慕倾立马点点头,“当然。”她说话很少有不算数的时候。

    “你要记住你今天的话,看看这满地的武器,你拿几件好的,其余的就扔在这里,反正也没有人会进入这里。”寒傲辰指了指地上的武器,那个样子,好像这些东西都是他家的一样,随便拿就可以了。

    还等他说,君慕倾低头看着地上的武器,各种各样的都有,不是神器,不过也已经是武器中的极品了,那次进入绝末之壁的人,都应该是高手,不过遇上圣兽的霸嚣,再厉害的高手,也变成了腹中之食了。

    君慕倾蹲在地上,那瞧瞧,这看看,各种各样的武器,都是佣兵的所有物,一般的佣兵,有一件好的武器,就已经是千金难求了,神器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她也没抱什么希望,在这里找到神器。

    “这个纳戒不错,不过有些不对劲,好像是坏了。”君慕倾从地上捡起来一枚戒指,走到寒傲辰面前,该拿的已经拿的差不多了,这个纳戒,是她看过里面最好的,就是有点坏了,要是好的话,她就可以送给大哥了。

    寒傲辰拿过纳戒,“这只是一点小损伤,要是你历练经过炼器冢的话,随便找一个炼器师,都可以把它修复。”她不是有纳戒吗?还拿拿纳戒做什么?

    “炼器冢?”

    “你去炼器冢,别去樱地,那个地方是光殿的地盘,要是你的天赋被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强行让你进入光殿,要是我突然有事情,没有感应到你出事怎么办?”光殿的人卑鄙无耻,什么事情都做,表面圣洁神圣,其实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好邪恶。

    “我可以保护自己。”君慕倾点点头,樱地,光殿,没听说过。

    每次都要他出来收拾烂摊子,她感觉自己是闯祸的小孩,把祸闯大了,就有人在后面收拾烂摊子,她才不要这样,动不动就要他帮忙,她不要这样!

    “该回去了,其实你是火元素斗技师,去炼器冢的时候,可以顺便学习一下,怎么炼器。”在这个世界上,学多点本事,一定不会有错,要是她去了光殿,光殿的人知道了她的天赋,那个时候……

    他也只是担心而已。

    “那你的丹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黑色的丹药,我还从来没见过。”君慕倾有些好奇,开始她不了解丹药,还以为黑色的也没事,后来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黑色丹药的。

    寒傲辰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我练出来的。”他的力量,只能练出黑颜色的丹药。

    “真的!”君慕倾认真地问道,语气中有些惊叹。

    “嗯。”

    “那这次有没有带在身上?”不会就那么一颗被自己给吃掉了吧。

    寒傲辰看着君慕倾的模样,淡淡一笑,手中出现了三个黑色的小瓶子,“这些是我带过来的,你要是不够,下次可以多带点。”这里是三十颗丹药,对于她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好啊,反正留着总有用。”君慕倾爽快接过丹药,看了一眼,随意的就扔进了空间。

    “等等。”寒傲辰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你不是要追上他们的吗?现在他们都已经到了风沙地区了。”寒傲辰严肃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

    “我带你过去。”寒傲辰说道,将她送出了绝末之壁,他便要回去了。

    “那就走呗!”

    寒傲辰扯出一抹笑容,走到君慕倾身边,搂过她的要,一个闪身走出了老远。

    “寒傲辰!谁让你抱我了!”气愤地声音从远处传来。

    “你刚才说答应的,我说带你过去,你忘了!”寒傲辰理所当然地说道。

    君慕倾没有再说话,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喷火,上次她带自己离开黑森林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这次……他是故意的,故意的!

    “嘘,别说话,下次大不了让你抱回来就好了。”寒傲辰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的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下次大不了让你抱回来!轰!理智弦彻底断了,“谁抱你,寒傲辰,下次我见到你,打到你满地找牙!”抱他!揍他才对!

    “喂!你的手别乱动!”气愤的声音再次传来,换来的,却是一阵阵喜悦的笑声。

    ------题外话------

    (*^__^*)嘻嘻……男主先露个小小滴脸…很快很快就会再次出来鸟,这次不会这么快就走噢…么么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