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欲哭无泪地看着那一跳一窜的东西,心里的大石头也悄声的放了来,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那一蹦一跳的火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待在蛋里面?

    蛋碎了以后,元素空间的位置也变大了,火焰在以前火元素的地方一蹦一跳,其它的元素,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君慕倾突然感觉到身体一松,那种灼热的疼痛感不见了。

    “轰隆隆……”就在她刚刚庆幸没有什么其它事情的时候,天上乌云开始聚集,然后就听到火镰的声音。

    “喂!老狐狸,你说主人在这里的,我怎么没有看到她!”火镰冲着老鹿大声吼道,这都快要下雨了,主人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它已经晚来一天了,这该死的老鹿,拖拖拉拉,硬是要到第四天才肯出来。

    老鹿呆滞地看着离开时,君慕倾做的地方,王明明就在这里的……“我离开的时候,王就在这里的,这个小木盒还在这里,那就证明王可能就在附近。”王,可别出什么事情。

    “你也看到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我主人,你说在这里,我们找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火镰大声吼道,它从来没有见过主人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是不是主人出什么事情了?呸呸呸!主人一定不会有事的。

    “火镰,你别急,我们都找找。”洛鹰雄四处张望地说道,小倾应该就在这附近。

    “我就在这里啊?”君慕倾看了看自己,和周围红色的空间,难道他们都看不到自己吗?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主人的声音!”火镰一下子跳起来,到处看,就是没有找到君慕倾,心里也涌出了阵阵着急。

    “我一直都在。”君慕倾手撑着下巴,坐在原地。

    “主人在这里,天上还有乌云!那不是……”想到这里火镰撒腿就跑,“主人,你先待在,我等会再来接你,你们该走的就赶紧走,这是天地法则,主人要晋升了!”它可不想再一次躺着中枪,离的越远越好。

    看着火镰飞奔离开的背影,所有人都囧了,就算是晋升的天地法则,也不用跑的这么快吧,它又不会乱劈。

    “你们不跑会后悔的,我晋升主人都会被天地法则劈到,主人晋升,你们会不会被劈到!”火镰继续大声说道,它还是先走为妙,等主人晋升之后,才回来。

    老鹿抬头看了一下不停聚集的乌云,也转身大步离开,“王,我们等你晋升了再来。”说完,老鹿带着兽人族的人,转身就走。

    “我们也走。”洛鹰雄拉着还在发呆地洛樱宁,大步离开。

    君慕倾:“……”

    什么晋升不晋升的,没有这么快晋升吧,她才八级技灵师,说不定是天要下雨的雷雨,他们跑这么快走什么,她现在又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外面也看不到里面,就算是天地法则,那也劈不到大。

    “咔嚓!”山崩地裂的声音从天上响起,君慕倾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不会是真的吧!

    一道闪电从天降落,直直地落在了红色身影的身上,君慕倾在心里苦叹一声,整个人就昏了过去,天上的乌云依旧没有散开。

    远处的火镰,听到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小倾这是晋升技尊师吗?”洛樱宁呆滞地声音从身后传来,拉住了火镰的脚步。

    火镰停了下来,抬头看着依旧厚重的乌云,眼角抽搐了一下,它就说主人变态,连晋升都这么变态,技尊师晋升,有她这样的吗!

    “王这是!”老鹿惊颤了,这只是晋升技尊师!怎么可能!这太不现实了,太不符合逻辑了!

    “狐狸,主人做事情,一直都不符合逻辑。”火镰叹了口气,这一道闪电就这么厉害,那第二道……

    “咔嚓!”

    “咔嚓!”

    看到同时坠落的两道闪电,所有人凌乱了,谁能告诉他们,这不是真的,技尊师晋升,会有这么大动静!

    “不对啊,这不是主人晋升吧!”看起来不像是斗技晋升。

    “是有点不像。”老鹿也发现了,斗技师的闪电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斗技晋升,那王身上有什么东西需要晋升的吗?还是说那个红光时其它的什么东西?

    “咔嚓!”再一道闪电落下来,所有人不禁咽下了一口唾沫,这样……也太恐怖了吧!

    天地法则落下,乌云慢慢消失在了天上,空中再次恢复了风和日丽,火镰看到乌云散去,赶紧往回跑,那速度比离开的时候,还要快。

    最后一道闪电落下的时候,君慕倾也醒了过来,太阳穴不禁跳动了几下,这根本就莫名其妙,她又不晋升,好好的天地法则干嘛就落下来了,还是说是血魇晋升,那干嘛劈她?

    不对,血魇封印着,不会晋升,那是谁?

    “主人!”火镰看到那抹火红的身影,赶紧跑过去,脸上呆滞了一下,蹲下身体,抬起爪子,摇晃了一下君慕倾。

    “还没死!”君慕倾痛苦的呻吟了一下,不过离死不远了。

    “吓!主人,被四道闪电打中,这是怎么回事!”这比它晋升牛逼多了,太厉害了,主人就是主人,身上有什么宝贝晋升,这么厉害。

    君慕倾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火镰一脸兴奋,“你很开心?”她被闪电劈中,它很开心?

    “呃……没有,没有的事。”火镰赶紧说道,它绝对没有开心,最多只是兴奋好奇,想知道主人为什么会这么厉害,被四道闪电打中了,还能没事,这也太厉害了!

    “小倾,你没事吧!”洛樱宁走到君慕倾身边,着急的问道,看着她身上灼伤的烧痕,脸上划过一抹心疼。

    “没事,你们怎么来了?”君慕倾好奇地看向老鹿,她明明是让他一个人来接自己的,怎么一下子变成这么多人了,还一个个这么着急?

    “我都担心死了,还好你没事!”洛樱宁担忧地说道,还是小倾厉害,四道闪电落下,都没有事,还好她没事,还好!

    乐游站在一旁,双手环胸地看着君慕倾,心里也有着惊颤,刚才的闪电,他自认为都不能完全的接下,她不但接下了,还一点事情都没有,她……

    “王,你没事吧?”老鹿担忧地说道,都是他……

    “没事,你别担心。”君慕倾慢慢挪动了一下身体,她感觉已经好多了。

    她知道老鹿指的是什么事情,前几天是有事,现在已经没事了,而且她也感觉好多了,那个红光好像是取代了火元素,乖乖待在那里。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鹿喃喃自语,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还好王没有事情。

    火镰看着老鹿跟君慕倾这一来一往,噌到老鹿面前,“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它不敢去问主人,他自己还是敢问的,一定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一定有。

    “火镰,你是不是闲的慌,快把你主人带回去!”洛鹰雄冷冷说道,这么重的伤,看来是走不了了。

    “哦。”火镰慢慢变大,走到洛樱宁身边,正在犯愁怎么让主人到自己的背上,一个身影走了出来,乐游抱着君慕倾,脚尖轻轻一点,就跃到了火镰的背上,他将手里面的人放下,立马就跳了下来。

    乐游会帮忙,是谁也没想到的,这也包括君慕倾,她想着要不要自己爬上去,他就把自己放上来了。

    “回去吧。”老鹿会心一笑,他终于决定了。

    火镰身体一跃,飞奔出了老远,洛家两兄妹跟在身后,还有几个兽人也赶紧追上去。

    “你想通了就好。”老鹿欣慰地说道。

    “我也想看看,你让我学习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乐游依旧狂傲,双眼紧盯着离开的君慕倾。

    “我没说过让你学习。”老鹿立马反驳,他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能学到多少,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这些别人帮不到他。

    乐游若有所思的拍了拍老鹿的肩膀,“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她不是斗技晋升,那是什么?”她身上也没有别的东西,会是什么东西晋升?

    “不知道。”这三天他也在兽人族,只有王一个人在这里,她不愿意说,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连君慕倾也莫名其妙,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没有晋升的预兆,也没有晋升,天地法则来了,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可就是被闪电劈了,而且还是最狠的那种。

    君慕倾躺在火镰的背上,每次她都被劈,别让她找到天地法则,不然一定找它算账!

    “主人,你为什么会被闪电劈?”这是火镰心里最想知道的事情,主人又没有晋升,又没有什么的,就是被闪电劈了,一下子还来了四道。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躺在这里了。”君慕倾吃了丹药以后,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一大半了,现在她需要的是休息,休息。

    火镰点点头,每次主人都是躺着中枪,它是站着中枪,上次它不是被闪电也劈了,谁说天地法则是最公平的天罚,那它为什么无缘无故劈它跟主人?

    “这次应该不是无缘无故被劈。”君慕倾喃喃说道,说不定就是那东西。

    想到空间的红点,君慕倾闭上眼睛,用意识探寻着元素空间,突然发现那红光变了,变得有点奇怪,却还是待在火元素的地方,她身体里面也的的确确还有火元素。

    其它的四种元素安分的待在原地,没有什么其它的变化,倒是有一样,她空间里面的小黑点不见了。

    “主人你就是知道嘛!”主人就是知道,还不告诉它。

    “知道什么?”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那个小黑点不见了!

    是被火光烧掉了,还是被闪电劈没的?总之就是不见了。

    “主人你还装。”火镰鄙夷地说道。

    “装什么装?”她什么时候装了?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被天地法则劈的。”火镰斜视了君慕倾一眼,还不告诉它。

    “……”她什么时候说过知道了?“三天不见,你是不是觉得你主人……”

    “没有,绝对没有。”火镰立马说道,咳咳,它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问。

    “我先睡了,等回到兽人族,告诉老鹿,我们明天就离开。”时间快到了,他们要尽快出去,洛家两兄妹只怕是心里着急,没有说出来。

    “可是主人,你的伤……”

    “伤什么伤,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你留在兽人族。”君慕倾慵懒地说道,沉沉地睡了过去,这三天,那是无比的备受折磨。

    洛鹰雄跟洛樱宁跟在身后,他们也知道,这是小倾为了他们才要走的,她的伤还没有好,这样子赶路,会不会出什么事情,矿石,可以不要,他们可以现在就回去的。

    “小倾……”

    “主人睡着了。”火镰小声说道,脚下是速度更快了,这些人在这里,主人会睡的不安稳的,还是快点回去好了。

    紫色的小身体,从火镰脖子的毛发慢慢爬出来,它噌到君慕倾身上,找了个舒服暖和的位置,继续呼呼大睡。

    第二天天一亮,君慕倾就爬起来了,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上的伤口都好了,吱吱躺在自己身边,沉沉熟睡着,还有火镰,它躺在地上,听到动静也立马就爬起来了。

    “主人,你没事吧?”火镰担忧地问道,昨天还伤的那么重,怎么可能会没事。

    君慕倾摇摇头,慢慢站起来,“天亮了,我们该走了。”

    “主人,你确定不要休息一下?”它觉得还是先别上路,主人伤的那么重。

    “我在你身上休息,就可以了。”说完,君慕倾往外面走去,门才被推开,就看到兽人族的人,全部站在门口。

    他们这是做什么?君慕倾看着门口站着的老鹿,这是唱哪一出?

    “王,他们都知道你要离开了,所以才会出来相送。”老鹿沉声说道,这事大家一个月以前就知道了。

    “王,兽人族不管你是不是统领我们一族的王,但是你可以打败乐游,我们就已经把你当成真正的王,从今以后,心里再无怨言,再无二心!”坚定的声音从兽人中传出来。

    “既然你们当我是王!那给我听着,我的人,宁可站着死,不过跪着生!”君慕倾神情冰冷地说道,字字威严,句句霸气。

    “是!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她的话让兽人们倍受激励,这话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这是王给他们的期望,他们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绝对不会!

    他们看到君慕倾一身红衣的时候,心里虽然有疑惑,但是他们还是很开心,已经传说中,他们的王,就是穿着血红的衣服,统一的兽人族,在知道她只是王的继承人之后,他们心里有些失望,这不是他们真正的王,真正的王已经将他们抛弃,那玉牌是王地位的象征,可是……他们心里只不过是把她当成一个外人,就算是王,那也不过是外人。

    当乐游讽刺君慕倾,挑起事端的时候,他们心里是激动的,亢奋的,因为他们也想知道这个王的实力有多少,能不能将他们兽人族的第一勇士打败,有没有能力保护他们兽人一族,后来,乐游输了,群族涌动,这才是他们的王,他们渴望已久的王,那个时候他们坚信,往一定会带领他们走出这里,一定会!

    现在他们终于看到了,王,并不是表面看着的那样,她有自己的威严!能让人畏惧,臣服。

    “对了,老鹿,我还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君慕倾收回目光,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那是那浑然天成的震慑力,却让人不禁呆滞。

    “请问。”老鹿恭敬地说道。

    “为什么红玉下面,是狼毛?”还是红色的狼毛,她还从来没见过红狼,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况且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没有的。

    老鹿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出来,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了,“不知道,但那吊坠是王自己带过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往身上的东西,绝非凡品。

    “我该走了,但我向你们承诺,等我回来的时候,就是兽人族离开的时候。”她君慕倾说道做到,如同那个誓言!

    “好好好!”

    兴奋的声音一波盖过一波,后来君慕倾就后悔了,她完全低估了兽人族的热情,就那么一句话,就愣是半天没出来。

    三人两兽,外加一兽人,累到在石块上,君慕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么一句话,会让兽人族的人那么兴奋,她硬是挤了半天才挤出来,走了那么远了,兽人族还是紧跟在身后。

    “不用跑了,这里他们不会来。”乐游桀骜地说道,依旧是那自负地表情。

    “为什么?”洛樱宁走到乐游身边好奇地问道,难道这里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兽人族的人不可以过来的,回想起刚才那场面,可真是够震撼的,小倾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兽人族半天都不放她出来?

    乐游没有回答,轻蔑地看了洛樱宁一眼,转身走到一旁,原因,他们不需要知道。

    “算了,他不会说的。”君慕倾挥了挥手,她也看出来了,乐游是跟他们出来了,可那根本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要不是被自己打败了,他才不去人类的世界。

    “这里已经是圣兽的领域范围了。”乐游的声音再次响起,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那火红的身影,脸上带着一丝不屑。

    她是打败了自己没错,可圣兽,不是他,不会中暗招,也不会轻信一个人类的话,不会因为一个人类的话而闪身,果然不错,人类都是狡猾的,没有一个人类是可信的!

    圣兽!火镰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圣兽!圣兽!它着急地走来走去,圣兽可不行,它是三级的神兽,来一只圣兽还好,要是来两只,他们该怎么办?

    “有没有别的路?”洛鹰雄平静地问道,现在他们连兽人都看到了,这里圣兽,并不奇怪。

    乐游轻哼了一声,“没有!”乐游的身体是人类的模样,整个身上,除了他那半边狰狞地脸颊,其它的就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现在又带上了银色的面罩,另外的半边,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算起来,也算是一大美男,兽人天生的野性,显得他既神秘又霸气。

    “走吧。”君慕倾淡漠地说道,既然没有办法躲开,还是要去看看,这毕竟是唯一的一条路。

    “你们就一定要得到那矿石吗?”乐游冰冷地注视着君慕倾,打那东西的人类,就没有活着离开过,圣兽就是守护那东西的,她想要得到,只怕东西没有拿到手,人倒是先没命了!

    “走吧。”君慕倾没有回答,大步往前面走去。

    “主人,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要不要休息一下?”火镰赶紧问道,主人从出发以后,就不愿意坐它背上了,这样走下去,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君慕倾还是没有回答,她静静地往前走着,目光紧盯着四周,那团红光是将她整个身体不知道烧了多少遍,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现在,她的眼睛可以看的更远,看的东西也更多。

    “不知死活!”乐游不屑地说道,脚步还是更了上去,他跟他们走,可没说过遇到危险要救他们。

    “那也总比你狂妄自大好。”洛樱宁把玩着胸前的头发,鄙视了乐游一眼,在这里说风凉话,好像他们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他们有什么事情,看他回去怎么跟兽人族长老交代。

    乐游好像是看穿了洛樱宁的心思一样,“你也别得意,我只是跟你们上路,没说过要保护你们的安全,你们的生死,包括她的,都不关我的事情,你们能出兽人族就出!”他答应过很多事情,就是没有答应过要保护他们!

    “你……小倾,他是没说过吗?”洛樱宁无奈之下,也只能问君慕倾了,不过,谁说他们要他的保护了,她只是说他们有事情,他难以交代好吧!自作多情。

    “我们也不用他的保护。”君慕倾冷冷说道,从出了兽人族以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哼!小倾说的对,我们不用你的保护!你还是保护好自己吧!”他们要靠自己的能力走出这里,来绝末之壁以前,他们也没想过在这里面遇到兽人族,也不知道会有个兽人跟在他们身后。

    那个时候他们没有想过要谁的保护,现在就更没有想过。

    “愚蠢的人类!”乐游狠狠地哼了一声,大步往前走去,在他眼里,人类是无比的脆弱的,好像只要轻轻一捏,就会碎了一样,同时,人类的力量在他眼里也是不屑一顾的。

    君慕倾脚步,缓缓转身,双手环胸看着乐游慢慢走过来,“你可别忘了,就是你自认为愚蠢的人类,用一招,就把你推到地上的!”他得意个什么劲,兽人族跟圣兽能够和平相处,那也不关他的事情,他有什么好得意的。

    “哼!”乐游没有说话,尽管君慕倾说的是事实,他还是同样的轻视人类,将人类不放在眼里。

    “小倾,你看他!”洛樱宁指着乐游,这是个属下的样子吗?

    “赶紧赶路。”君慕倾继续往前走去,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这里是圣兽的范围,她才不会相信,圣兽跟兽人一样,看到她会叫她王,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

    又是一路的沉默,洛鹰雄严肃的看着周围,火镰都感觉不到圣兽的力量,更别说他们是人类,他必须时刻看着周围,圣兽来了,可以在第一时间里面准备,就不会被打的措手不及了。

    浓郁的杀气跟死亡之气迎面扑来,君慕倾停下脚步,表情严肃的看着前面,是他来了!

    “主人,我不想遇到他!”火镰苦着脸说道,那个人太变态了,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圣兽的地方,难不成他来这是,是为了杀圣兽的吗?

    “你以为我想遇到?”君慕倾瞪了火镰一眼,那家伙是变态中的变态!

    “这个……”

    浓郁的死亡之气,让一直不屑一顾往前走的乐游也停下了脚步,他眯着眼睛,注视着远处,当他看到那抹黑色身影的时候,脸上闪过一抹兴奋!

    “这个人就交给我了!”高手,高手中的高手,正好符合他的口味!

    乐游不由分说的就冲了上去,黑衣人感觉到前面有人来了,迅速拔出了手中的黑剑,那剑刃,肉眼都看不清楚,君慕倾也才能看到那么一点点。

    “他们认识吗?”火镰呆呆地指着还没有说一句话,就打起来的两个人,他们这样就打起来了,也不说是什么事情,难道以前就认识?还是说那个黑衣人在他们之前到过兽人族,跟兽人族发生了冲突。

    “你问他们吧。”君慕倾双手环胸,静静地看着远处,乐游这第一条,就已经不能站在她的身边了。

    “吼!”一个巨大的气波从四面八方涌来,火镰心里顿时涌出了一种畏惧,这是圣兽级的威压,这里果然是有圣兽的,而且就在他们不愿的前面,是他们两个惊扰了圣兽!

    “怎么了!”洛樱宁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鞭子,脸上的神情也严肃起来。

    洛鹰雄抿着嘴巴没有说话,这就是圣兽,刚才的那一声,要是再大一点,他们今天就死在这里了,圣兽的一个叫声,就能让他们死,那要是真的跟圣兽打起来,他们有几成的把握可以赢?

    “小心。”君慕倾双手附在身后,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轰!”地洞山摇声音响起,周围的地面开始了晃动,不止于灵兽的兽潮,也不是神兽的威慑,这是圣兽!

    “无知的人类,敢打扰吾休息!”粗重的声音响起,如同雷声一样,轰隆隆的,震的人耳朵都生疼。

    周围的树木纷纷倒塌,就在他们面前的一大片树林,就那么凹了下去,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圣兽出现,土地都会凹陷下去,但是,当那只巨大的爪子,从天上飞落的时候,他们都纷纷惊颤。

    这是!圣兽,竟然就在他们的前面,就躺在他们的前面,他们脚下的,就是它的身体,打斗声将他吵醒了,他才会挪动很多年没有挪动的身体,感觉到有人类的气息,它才彻底的醒了。

    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它也已经很久没见过人类,和吃过人类了!

    “哼!拥有区区的神兽,就想着能打赢吾,你们做梦!”圣兽的身影慢慢呈现在众人眼球,高大的身体,那整整比火镰本体打出了三分之一,一双大眼睛,漠视着眼前弱小的三人,当它看到打斗的两个人是,脸上闪过一抹讽刺!

    “没想到,兽人族也有自相残杀的时候,吾当真以为你们不会杀自己的同伴!”圣兽讽刺看着正使着浑身解数,想打赢对方的两个身影,兽人族也有今天!

    兽人!兽人自相残杀!那个黑衣人也是兽人!

    “愚蠢的人类,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带着这些来到吾休息的地方!”兽人怒指着君慕倾,火红的一身,让它很不舒服,它好像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身影,她浑身染满了鲜血,将她的衣服都染红了,可她好不在意,依旧傲立在那里。

    君慕倾站在最前面,火红的衣着,也是最明显的,圣兽很快就看到了她,就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乐游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君慕倾的面前,双眼紧盯着圣兽。

    “圣兽,即便她只是人类,可也是兽人族的王!愚蠢二字,不是从你口中说出来!你没资格!”他们兽人一族从来就不怕圣兽,这么多年,圣兽沉睡,他们也一直相安无事,那个人,会是兽人,为什么他一点也感觉不到!

    圣兽怒了,兽人又如何,怎么可以在他面前这么说话,当年,兽人只不过是靠着人多,才跟他打了个平手,现在,他一个兽人,凭什么跟它打!

    “那吾就让你知道,吾霸嚣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圣兽霸嚣身体慢慢变小,变化成了人的形状,但是外表依旧是魔兽的样子,魔兽不屑人类,圣兽就更加不屑。

    强大的气息从两人中间散出,身后的洛家兄妹才从呆滞,乐游不是说不会保护小倾的吗?怎么圣兽只不过是说了小倾一句,他就有这么大反应了,还是说他前面的话只是说说而已。

    两道身影周围泛着不同的光芒,没有谁先开口,同时冲了上去,错杂难分的两个身影到了一起,让人看不出来,到底谁是谁,只能静静看着,忍受着巨大气波从周围扩散,他们就连圣兽跟乐游之间打斗的气波都坚持不住,更何况是跟圣兽打。

    死亡的气息再传来穿,君慕倾收回目光,猛地往一旁看去,就看到那抹黑衣,慢慢走来,手中的长剑在不停的抖动,黑色的光芒在周围环绕,火镰慢慢恢复本体,巨大的身影站在君慕倾的身旁。

    “主人,你的伤还没好,让我来!”火镰严肃的看着黑衣人,几天不见,他好像有变强了。

    “我,杀她!”黑衣人朝着火镰指了指红色的身影,空洞的目光,没有半点波动,脸上神情,仿佛也像是石化了一样,僵硬的没有一丁点表情。

    “靠!敢在本神兽的,面前,指着本兽的主人,说杀,那老子先杀了你!”火镰踏出一步,狠狠地朝着黑衣人的头上踩去。

    黑色的残影在空中闪过,黑衣人指着火镰,“你,也杀!出来!”

    冰冷无情的声音冷冷传来,火镰还在想着,这家伙想做什么,结果一直魔兽,猛地冲召唤之镯中冲了出来,那魔兽比火镰还要高大,墨色的眼睛中没有一丝温度,一只神级巅峰的黑影,站在火镰面前,显得无比的傲然。

    “靠靠靠!你们!欺负老子等级低啊,一头两头,不是圣兽,就是神级巅峰,老子早晚有一天会超过你们,一定要超过!”火镰一下子气炸了,这地方,有圣兽就算了,现在还在了十二级巅峰的神兽!神兽也就算了,还是十二级的巅峰,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吧!

    “欺负!自己没本事而已!”黑影慢慢呈现,一直巨大的三咦黒雕出现在众人眼前。

    “靠!三个翅膀,多了一只,你就了不起啊,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火镰说着干就干,强大的火焰往黒雕站着的方向飞去。

    黒雕的眼中闪过一抹讽刺,轻松的就飞到了天上,火镰不甘示弱,天上不是对它有利的地方,再怎么样,也要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不就是神级巅峰的魔兽,得意什么,早晚它火镰会比它更加厉害!

    君慕倾担忧地看着天上,火镰也太冲动了,等级没有那只魔兽的高,现在还飞到了天上,那就更加麻烦了。

    “你的对手,是我!记住,杀你的,墨莲!”墨莲冰冷地“注视”着君慕倾,语气中带着死亡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小倾!”洛家两兄妹异口同声的叫道,这个人是火镰都打不过的,小倾要怎么应对?

    乐游在空中,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脸上闪过一抹担忧,他刚才就该把他碎尸万段,兽人又怎么样,没有哪个兽人,可以在这女人面前这么说话!

    “兽人,你不专心,就只有死!”霸嚣冷笑着说道,当初他们不是心慈手软,也不会有今天!

    “杀了你,我再去杀了他们!”乐游冷冷说道,也开始认真。

    “乐游,本姑娘可不要你担心,你别忘了,你还是本姑娘的手下败将。”君慕倾双手环胸,心里不禁气愤,这个时候分心,他是想找死吗!这不是让人有机可乘,那圣兽都巴不得他时刻分心了!

    乐游的脸色越来越黑,手中的招式也越来越狠,一想到那天的事情,被君慕倾在这么多人面前揭发了出来,他全身就散发着怒火,手上的招式也一招比一招狠辣!

    “杀!”墨莲冰冷地吐出一个字,手中的黑剑动了,他的身体也动了。

    “你们待在这里!”君慕倾斜视了一眼身后,“火焰!”灼热的热度从脚下斗技阵散发出来,这让君慕倾也吓了一大跳,当她凝聚了火元素斗技之后,她就担心,火元素到底还能不能用,可火焰出现之后,她惊讶了。

    这火焰,比她的火元素厉害上了十倍,金色的火焰如同万丈的光芒照下,不禁刺眼眼球,更加是比以往的火焰更加的灼热。

    君慕倾随意叹了一下元素空间,她好像看到了那奇形怪状的东西,抖动着身体,感觉到她的窥视,它还傲骄的冲着君慕倾得瑟了一下。

    火焰冲向墨莲,两股力量从中间重开,一边是炎热的夏日,一边是冰冷的冬天,对抗的两个人是没事,但是站在他们身后的洛家两兄妹,现在好比是冰火两重天,不管是站在那边,都要承受着折磨。

    他们终于知道自己跟君慕倾的差别了,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只能站在身后干着急,所有人都有事情做,反倒是他们,连站在这,都觉得吃力,更别说要帮忙了。

    黑色的剑影划破了火焰,接着紧跟着另外一道剑影飞来,“火盾!”君慕倾迅速防御,金色的盾牌立在她的面前,不禁松了口气,她现在庆幸自己去过楠凝学院,要是换成以前的她,这一招不会轻易躲过去,这得对亏了入学时候的最后一关。

    “没用!”死亡之声再次传来,黑剑划过一道剑影,这次比刚才那一道力量还要大,甚至也更加强大。

    剑影飞上火盾,两股力量相互碰撞,火盾一点阻力都没有的,就那样一分为二,最后消失在了人前。

    君慕倾呆住了,她的防御力不是最厉害的,但是她是相当自信,可这次,竟然没有一点阻力,就直接被人家的剑影砍破!

    “小倾!小心!”着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君慕倾猛地太起头,看着飞来的长剑,惊慌后退了一步,可长剑没有丝毫停顿的,追逐而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