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平静的日子总会很容易过去,君慕倾跟在老鹿的身后,不知道他又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这是她来这个世界之后,最平静的,也是最容易过的。

    她还要谢谢这些兽人,让她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不过老狐狸又要干嘛?她快离开了好吧,还带她来里兽人族这么远的地方。

    “狐狸,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知道老鹿的性格以后,君慕倾干脆给老鹿改了一个名字,不是老鹿,带着几分凉意的声音,让周围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老鹿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没有回答,看着石壁上的藤蔓,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

    “你做什么?”君慕倾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可从来没有看到他这样过,还以为他整天就会傻笑。

    “王的心事,当然要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说。”老鹿再次恢复那笑呵呵的模样,一双精明的眸子,紧盯着身旁的人。

    “一开始,我的确是不想当你们的王,当然,现在也不想。”君慕倾直接开口,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同意过,只是他们一口一个王这么叫,她也不好说,我不是你们的王,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在心里不能解开。

    老鹿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的确一开始王是不同意的,只不过她不想连累自己朋友,才会跟他们回兽人族,现在确实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事情。

    “不过现在……你们成为我的人,那以后就要听我的命令,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兽人背叛我,否则……”冷冽地两道目光射向老鹿,赤红的眸子没有一丝的温度。

    这一个月,她是笑呵呵的,可她还是以前的君慕倾,从来就没有变过。

    老鹿看到那双冷冽的双眸之时,微微愣住了,他这是第一次看到王冰冷无情的模样,还有那周围散发出的气息,那是霸气,狂妄的霸气。

    “我保证,兽人族,绝对不会背叛王,即使有这样的人,属下也会亲手解决。”老鹿精神抖擞地说道,不会有人愿意自己的手下背叛自己,他们的王,就更加不会愿意。

    君慕倾双手附在身后,后背停止的看着眼前的石壁,“既然叫我一声王,那我便是你们的王,我向你承诺,你们不会永远待在这个地方。”他们心里最渴望的,不过就是不被人轻视,嫌弃,厌恶。

    “属下一定等王回来的一天。”王再次回到兽人族,那也是兽人族重见天日的那天。

    君慕倾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看着老鹿,“你来这里,只是让我说心里话?”挑挑眉头,不止是这样的吧。

    “呵呵……”老鹿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仰头看着天上,在原地转了一圈,“王,这盒东西,是以前的王留下来的,她也没说这东西有什么用,现在我把它交给你。”老鹿定下来,冲君慕倾说道。

    小盒子?君慕倾接过小木盒,上面并没有上锁,也没有其它的什么,她轻轻一拿,就打开了,一阵香味从木盒中散开,一颗红色的珠子立刻钻进了君慕倾嘴巴里面。

    君慕倾脸上闪过一抹惊讶,她掐住脖子,猛地走到老鹿面前,“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就飞到她嘴里面去了?

    老鹿也着急了,他从来就没有打开过盒子,王把这个盒子给他,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小倾!发生什么事情了!”血魇地声音在心里响起,她感觉到他语气中的着急。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颗红色的珠子飞进去了。”君慕倾着急地说道,她又不是吱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吃了会不会有其它反应?那个什么王,是不是害她!

    “红色的珠子!”血魇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自从它被封印之后,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王,你的身上!”老鹿惊奇发现,君慕倾身上泛起了红光,红光在她身上一闪一闪的,好像是在雀跃的欢舞。

    君慕倾当然也看到了,她黑着一张脸,早知道这里面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她就不打开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还是先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君慕倾闭上眼睛,她用精神力探视身体里的那道红光,红光在身体里面慢慢流动,最后在元素空间停了下来。

    看到红光停了下来,君慕倾顿时急了,心里也暗暗捏了把汗,它不会是想吃她的元素吧。

    “这个东西你不能吃。”君慕倾看到红光叹了叹火元素,着急地说道。

    红光动了动身体,碰触了一下她的火元素,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张开“嘴巴”,就将火元素给吞了下去。

    君慕倾凌乱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怪东西,连火元素它也能吃!靠!把她的元素吃了,她要怎么凝聚斗技,不会是连其它五种元素也全部都吃下去吧!她后背阵阵凉意,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涌出。

    “喂!你不能吃!吐出来!赶紧吐出来!”君慕倾着急地说道,心里也在暗暗担心,它“吃了”火元素,会不会打其它元素的主意?

    火球“看了”一眼君慕倾,没有理会她的话,抖动了一下身体,身体的火焰就强劲了几分。

    君慕倾只敢感觉一道灼热的力量从元素空间散开,从四面八方散去,所到之处,都变成了火红色,红光的光芒在她身体里面燃烧,那股力量在她身体里面走了好几圈都没有停下来,不停的在游动。

    “这到底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王可不能出什么事情,不然他这把老骨头就算是死十次,他都不能原谅自己。

    “血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慕倾痛楚地问道,火元素被那团红光吞了,但是,她还是能感觉身体里面依旧有火元素的存在,甚至,元素比以前更加的充足,还更加的厉害了。

    血魇一双银色的眼睛紧盯着火光,连眨都没有眨动一下,“我现走了。”

    “慢着!”君慕倾大声叫道,这家伙每次遇到不知道的事情就逃避,别以为她不知道,自傲的家伙,一点面子都不肯丢,它不知道也别走啊,至少他们两个人可以研究一下。

    “还有什么事?”血魇挑了挑眉头,低头细想,这火光正源源不断的在给它增加力量,他想又该沉睡了。

    君慕倾感到一阵吐血,血魇老大,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吧!“它吃了我的元素,暂时是没有去碰其它元素,谁知道等到它再动的时候,会不会把其它的集中元素也吃了?”这东西那个什么王,怎么会交到这个老头手里面。

    “金乌火。”血魇最终还是说出了几个字。

    金乌火?那是什么东西?

    “相传金乌就是太阳,金乌火也是最厉害的一种火,不过这种火,一般是在天堂鸟的身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被你吃了,能拥有天堂鸟的金乌火,看来你运气还不错。”血魇若所思地说道,盯着金乌火,目光没有移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乌火?天堂鸟!

    “那你身上的是什么火?我记得你是火元素,你身上的火焰,不会连天堂鸟的都不如吧?”君慕倾笑着问道,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血魇立刻跳了起来,“你以为自己的白色火焰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要不是你契约了本兽,会有白色火焰吗?”血魇自傲地理了理自己的银发,傲骄地说道。

    “我就说怎么会有白色火焰,原来是你的功劳,也不知道跟金乌火比,谁更厉害。”君慕倾艰难地笑了笑,她还说怎么会有白色的火焰,原来是契约了血魇才会这样。

    “当然是本兽的厉害了,天堂鸟就是一只给人骑的小鸟,本兽可是……”血魇突然停了下来,“不说了。”傲骄地看了一眼君慕倾,转身离开。

    “是什么?喂!你说话不能说一般留一半!血魇!”这家伙也太骄傲了吧!

    “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契约的,不管你在心里说什么,我都是可以听到的。”血魇慵懒狂妄地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

    君慕倾脸色一僵,额上的黑线渐渐浮现,那她岂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王!”着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君慕倾这才想起来,老鹿还在身边,他什么都不知道。

    赤红的眼睛缓缓睁开,在睁开之际,眼中还有一道红色的光芒闪过,君慕倾顿时感觉眼睛更加明亮了,看到的东西,也比以前远了。

    “我没事,你先回去,三天后你来接我就好了。”君慕倾淡淡说道,身体的痛楚,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就算告诉他也没有什么用,要是把所有的兽人叫来就麻烦了。

    “你还是让他赶紧回去,金乌火,不能毁灭万物,但是一只区区兽人,还是能烧到灰都不剩的。”凉凉地声音在心中响起,君慕倾有种感觉,某个血魇,这个时候一定是一脸看戏的模样,一定是。

    “可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王没有事情吗?

    “我都说没事了,你赶紧走!难道连我的命令,你也不停了吗?”君慕倾怒吼道,不凶他,是不会离开了。

    老鹿迟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才缓缓地点头,往身后退去,他想留下来,毕竟也是活了那么救的兽人了,应该懂点东西,看王的样子,是不会让他留下的,这该怎么办。

    “记住,三天后来接我,这是命令!”君慕倾冷冷说道,三天时间,应该是足够了。

    老鹿一步三回头地看往回走去,他在想,是不是不该给王那个小盒子,他以为,那是以前的王留下来的,一定是给自己的继承人,谁知道不是,也不知道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慕倾看到老鹿离开了,立马盘腿坐在地上,感受着火焰在身体里的流动,她能清晰感觉到那种疼痛。

    “小倾,你要坚持下去,金乌火算是神秘的火焰之一,本兽自从被封印之后,有些事情,都记得不大清楚,要是你连金乌火都撑不下去,等到我封印解除以后,你就更加坚持不下去了。”血魇说完,还不忘夸奖一下自己。

    “……”君慕倾这个时候都痛死了,血魇还有心情说风凉话。

    “那你的到底是什么火焰?”君慕倾问道,就算以后会被烧,也要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吧?

    “等你先把天堂鸟的火焰消化了再说。”血魇摸了摸鼻子,将话题转移。

    “你有那么见不得人吗?”君慕倾一张笑脸都皱巴到了一起,火光每次从身体里面划过一次,她就会感到痛苦加深一分,而且这种折磨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血魇得意地看着君慕倾,“你赶紧强大,这样我也可以早点破封印,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我的本体了。”

    “你说的,到时候别反悔。”本体?连天堂鸟都是区区的小鸟?

    “你先撑着,我去睡一觉,没想到那只小鸟的火焰还不错。”慵懒地声音从深处传来,君慕倾知道,血魇已经回去了。

    她太阳穴跳动了两下,这是什么差别,它是故意在显摆吗?她在这里时时刻刻都被火烧,它倒好,说火焰不错,然后回去睡一觉,让她撑着……

    老鹿的慢慢地走回兽人族,时不时的往身后看,他回想起离开时,王的样子,心里就阵阵担心,但是王的命令他要是不从,还说算什么兽人族的长老,长老都不服从,别的兽人还怎么服从。

    洛家两兄妹通过这些时日,在兽人族已经可以行走自如了,他们看到老鹿回来,便迎了上去,他带君慕倾出去的事情,可是众人所知的,大家虽然好奇长老有什么事情,但这是长老跟王之间的事情,他们不能过问。

    “鹿长老,小倾呢?”洛樱宁跑到老鹿面前,起初她以为兽人族都不好相处,相处下来以后,她才知道,其实兽人挺好的,一直是她误会他们了。

    老鹿迟疑了一下,慢慢才扯出一个笑容,“王没事,只是她要闭关三天,让任何人不能去找她。”三天,这三天之中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王有什么事情,他就是最大的罪人。

    “是吗?”洛樱宁走到老鹿面前,疑惑地问道,小倾闭关,怎么也不告诉他们,就这样闭关了?

    “当然,这是王的命令,我也只是服从而已。”要不是往让他回来,他一定是不会回来的,也不知道王现在怎么样了,那个红光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相信,上个王是绝对不会害兽人一族,也绝对不会害王,一定不会的。

    小倾的命令,洛樱宁嘟了嘟嘴巴,小倾也是的,闭关也不先告诉他们一声,他们还是从这个兽人嘴里面知道她要闭关的,三天?

    “樱宁,可能是事情比较突然,小倾才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就等三天,准备好离开的东西。”洛鹰雄走到洛樱宁身后,淡淡说道,脸上恢复了以往淡淡自信的笑容。

    “没错,也是事情比较突然,王就突然让我回来,然后说要闭关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我们三天之后去接王就好了。”老鹿淡淡说道,这三天里面,希望王不会有半点事情。

    “原来是这样,难道是小倾晋升吗?三天时间?也不会啊,晋升的时候,会有天地法则降临,上次魔兽晋升,我们很远就看到灰蒙蒙的天了,要是小倾晋升,不会这么安静的。”洛樱宁注视着天空,喃喃自语道,晋升太危险了,小倾才八级技灵师,不会这么快就晋升的,不会的。

    “你想多了,她要是晋升,火镰也会知道的。”天地法则他们感觉不过,火镰是神兽,能最快感应到天地法则的降临。

    老鹿看着自己分析的两兄妹,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们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王一定不会有事情的,一定不会有的。

    “呵呵……是啊,要是王晋升,我也不会回来,一定会陪着王的。”他们兽人族也有人晋升的时候,也知道天地法则的恐怖,王要是晋升还好,可现在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王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好了,我们先回去了,鹿长老,你们那个什么乐游呢?不是说要跟我们一起走的吗?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人。”洛樱宁问道,那个家伙,目中无人,以为自己多了不起,那天他们还以突然没有声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是那个家伙跟小倾比试,结果输了,他们还是第二天才知道的,小倾也不告诉他们,好歹也让他们高兴高兴。

    老鹿看了看周围,只看到平常进进出出的兽人,没有看到乐游,脸上扯出一抹笑容,“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乐游一定会跟你们去的,这是我答应过王的,也是乐游答应过王的。”他还没有从那天的事情里面走出来,王的打击没有那么大吧?

    “好,我们先回去了。”洛鹰雄扯了扯洛樱宁,那个乐游就算不跟他们走,那也不关他们的事情,那是他们对小倾的承诺,不是他们的,他们没有资格这么要求人家。

    洛樱宁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哥,撇了撇嘴,她只是替小倾问一下,哥哥干嘛这样?

    “嗯。”老鹿点点头,目送他们两个离开。

    想到君慕倾,老鹿毫不犹豫地往高耸的阁楼处走去,这三天,他一定要劝通乐游,他这个样子,怎么去人类世界,王也不想要一个这样的手下。

    昏暗的房间里面,门被轻轻打开,老鹿慢慢走进去,看到窗口站着的乐游,见他没有堕落,还在钻牛角尖,不禁松了口气。

    “你也太小看你教出来的人了。”乐游的声音缓缓从窗口处响起,他还不至于为了一个人类生气那么久,在这里站着,只是为了决定要不要去人类的世界,可是,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要去,必须要去!

    老鹿笑眯眯走到乐游的身旁,他不是小看,是太了解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倒是这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竟然这么快就想通了。

    “我早就想通了,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待那么久,只是在想,要不要离开兽人族,要不要去人类的世界,人类遗弃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去?”他们现在的生活很好,为什么还要出去!

    老鹿摇摇头,走到乐游的身边,“我们的王,今后绝不止于此,你要在她身边,熟悉她的性格,熟悉她的处事,今后才能帮她管理兽人族。”老鹿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说我管理兽人族?”这怎么可能!

    “你是我的继承人,但是要管理兽人族的。”老鹿理所当然地说道,他现在不也是管理兽人族的一切,只不过,王还是王。

    “你是让我为她做事!”聪明的乐游也看出来了,王可以随时甩手兽人族的一切,但是长老不可以,长老就是管理兽人族,甚至是要管好,说白了,还是要为兽人族的王做事情,不是为了自己!

    老鹿摇摇头,他怎么还是不明白,为了王做事?管理兽人族,那是为了他们是族人,不是为了王。

    “这不是为了王,是为了我们自己。”老鹿说道,长老能够更好的留在兽人族管理兽人的一切,而王她还有自己的事情,她是人类,在人类的世界还有事情。

    “长老,那个人将我们带领到了这里,什么都没有做,倒是你,你为兽人族忙碌了一百年,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要选她的继承人!”他不明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明白!

    老鹿摇摇头,他还是没有明白,“你跟着王去人类的世界,就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了,你没有去过人类的世界,不知道一些事情,饿哦不怪你,但是,长老跟王,你会有一天明白的。”就算有再多的人说,也不会明白,他还是自己去人类世界了解,相信以他的聪慧,会有一天明白。

    还以为他不再钻牛角尖了,谁知道还是在钻,有些事情,他没有看破,也没有想破。

    “我会去人类世界,但是不是跟那个女人一起去。”乐游气冲冲地说道,凭什么要听她的命令,他为什么要听一个人类的命令。

    “你别忘了,兽人族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你答应过王的事情,你跟她的约定,难道你也忘记了吗?”老鹿见乐游还是扭到底,心都气得颤抖起来了,这么些年,他什么都学会了,就是没有学会去面对问题。

    “我……”乐游也想起了那天晚上,也没有再说什么。

    “你就是太过自信,王说过,你过于自信,就已经转化为自负,那天晚上,你一直在想,王会用什么招式让你挪开步伐,将你打败,任何一种你觉得可以将你推到的方式,都在你脑子里面闪过,就是没有想到,她不但没有跟你硬碰硬,还用了那么一招。”这都是王第二天告诉他的,王说,过分的自信,就是自负,一个人太自负,就算是再厉害,也会很容易就输了。

    乐游听了老鹿的话,微微一愣,质疑地问道,“这是她说的?”她怎么可能猜到自己心里的想法?没错,那天晚上,他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过,她会突然说出那么一句话。

    他输了,回过头想,他也知道让自己输的原因是什么。

    “嗯,王的年纪不大,但是心思敏捷,你跟在她身边久了,就会知道了。”老鹿有些疲惫地说道,现在也不知道王怎么样了,这三天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她现在在哪里?”乐游低头问道。

    “谁?”老鹿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

    “王闭关三天,不见任何人,连我也不见。”老鹿立刻说道,心里更加担心了,只怕未来的三天里,他晚上都睡不着了。

    “闭关!”她怎么突然就闭关了!

    “不错,三天之后,你随我去接王,顺便也该是时候离开兽人族了。”老鹿看着乐游说道,三天之后王没有事情,就会出发去找矿石,乐游也应该陪着王一起去,这样能保护到她。

    “嗯。”乐游点点头,或许长老说的对,他是该去人类的世界走走,也该了解了解这个王!

    “这三天,你好好准备准备。”老鹿不舍地看了一眼乐游,转身离开,这是他教育了几十年的徒弟,突然要离开了,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的舍不得,不舍得又能怎么样,只有见过人类的世界,他才知道怎样才能更好的管理兽人族。

    老鹿慢慢往外面走去,刚走到大街上,一个火红地身影就扑了上来,呲牙咧嘴地冲他吼道。

    “你这个只狐狸,把我主人骗到什么地方去了,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人!”主人也这是的,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鹿都回来了,主人还是不见踪影。

    老鹿这才记起来,还有一个更加难解决的火镰在,火镰虽然是魔兽,但是这些年跟在君慕倾的身边什么没有学会,没有没有见过,它可没有那么好打发。

    “王闭关。”老鹿还是那么一句话,在火镰面前却显得僵硬了。

    “闭关,一看你这话就是忽悠的我的,主人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会在兽人族闭关!再说了,过几天,我们就要离开了,主人为什么还要在这里闭关,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好事是不是?”火镰瞪着老鹿,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话。

    老鹿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就知道火镰没有这么好打发,应该说是跟在王身边的,都没有那么好打发,希望乐游能学到这些就好了。

    “这是王的命令,让我三天之后去接她。”这的的确确是王说的话,老鹿说起来,也有些理直气壮了。

    “主人说的?”火镰紧盯着老鹿,金色的眼睛里面,还是有些不相信。

    “你觉得我会假传王的话吗?不信,三天之后,你可以去找王,问问她。”老鹿也恢复了笑呵呵的模样,一副三天之后你请便的模样。

    火镰后退一步,脸上的神情也有些不自在了,去问主人,它才不要。“算了,反正也只是三天,三天之后,你去接主人,一定要叫上我。”不然她不放心,也不知道主人的葫芦里卖什么药,这三天竟然要闭关,闭关就闭关,还不告诉它,真是让兽操心。

    见火镰相信了,老鹿不禁松了口气,想起自己离开时后,君慕倾的模样,还是笑不出来。

    “吱吱!”吱吱坐在火镰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过来,听到老鹿地话,脸上也有些气愤。

    “它这是?”老鹿指着吱吱。

    “我怎么知道,它说的话只有主人才能看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先回去了,三天,我睡三天好了,一觉醒来,主人就回来了,就这样。”火镰低头往会走去,就这样子好了,主人在也会理解它的。

    吱吱鄙视的看了一眼火镰,睡三天,它也好意思说……

    “它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老鹿看着吱吱,他总感觉这只魔兽不简单,就是看不出什么地方特殊,明明就是一只普通的宠物兽,可又那么人性化。

    对了!火镰突然凑到老鹿面前,神秘兮兮地问道,“狐狸,你知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品种吗?”它看了看斜视了一眼身后,小声问道。

    老鹿仔细看了一眼吱吱,紫色的魔兽,像一个肉球,眼睛又是乌黑透亮,还真没有见过这是什么魔兽,从来就没见过。

    “火镰,首先矫正一下,我是鹿,不是狐狸,还有,这可能只是吱吱幼兽时的模样,等长大了,可能就容易知道一点,其次,你下次走过来的身后,能不能别踩我脚?”老鹿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被踩的脚,平静地说道,被一只神兽踩到了,还是会痛的。

    火镰呆呆看了一眼地上,立马移开了脚,笑呵呵地说道,“不好意思,有点激动,就这样子,你不用送我了,我先回去了,走了。”火镰一溜烟的就跑了,这个时候不走,更待何时!

    老鹿看了一眼火镰,这就是王教出来的,不错,真不错。

    君慕倾坐在原地,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她已经数不清楚,到底火光在自己身体里面转过多少次了,每一次转过,她就会感觉到身上就会更加的炎热,甚至感觉到疼痛的灼热更加痛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慕倾无力地说道,就算再怎么转,今天都过去了,也该消停消停了吧?

    “小倾,你要坚持下去。”血魇地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倒是精神抖擞。

    靠!火焰对它有用,对她来说,那就是无尽的折磨,什么叫坚持下去,她已经坚持不下去的,要不是精神力一直支持自己,她早就见佛祖了,不对,这个世界没有佛祖!

    “血魇,你要是告诉我你是什么魔兽,我就是坚持下去。”君慕倾扯开一个笑容,在心里问道,这是她最好奇的事情。

    血魇脸色僵了僵,没有回答,“半人半兽,满意吗?”血魇脸上也扯开一抹笑容,脸上露出一抹狡黠。

    “别逗了,血魇,区区的兽人族,你都不放在眼里,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高级魔兽,在有些东西没有确定下来的时候,可以随意变化自己的模样,你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参照哪个人类变的。”银色的眼睛,她相信改变不了,但是其它的……

    血魇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那你干嘛还问?”她明明就已经知道了,还问那么多干嘛!

    “哎呀,我猜对了啊!”君慕倾故意惊讶地说道,其实她也只是猜测,像血魇那么自傲臭美的魔兽,怎么会不穿衣服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

    “我这次出来,是告诉你,我已经开始沉睡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不过要让我醒来,也很容易,只要你快点变强就好了。”这次醒来,那只是睡累了,醒来休息一下,谁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又睡!魔兽都很喜欢睡觉吗?”君慕倾好奇了,她的几只魔兽都特别喜欢睡,火镰也是,它平时怕自己有危险,才不敢睡的太熟。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魔兽晋升,你以为就像人类一样,我走了。”血魇地身影慢慢消失,不管君慕倾怎么叫,她都没有理会。

    “啊!”一阵强烈的疼痛感从元素空间传来,她赶紧用意识,探进去。

    靠!这是个什么东西!

    君慕倾看着元素空间里面,一颗大大的……蛋!谁能告诉她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个蛋还带着红色的光芒,君慕倾囧囧地看着泛着红光的蛋,她想知道,这是从什么地方来了,为什么她的元素空间,会出现这个么一个东西,这不就是……蛋么!

    由于蛋在慢慢变大,把周围的四种元素,都挤兑走了,它们四个的空间,一下子变小了起来,也开始反抗,水元素碰到蛋,她就会感到一阵强烈的疼痛。

    “靠!有没有搞错!它碰你,疼的是我!”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吗?不要告诉她,这个所谓的蛋,还会出现个什么东西……

    不要这样,她不想这样的,那个什么王留下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君慕倾有些抓狂了,她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从红光闪进来之后,就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这个样子!

    “水元素,你让着它点。”君慕倾本来身体里面有红光闪过的疼痛,被几种元素跟这个怪东西,一挤兑,就更加痛了。

    “别打了。”这就是世界大混战嘛!它们几个为了抢得盘,就打起来了,不知道最后痛的人还是她,还是她!

    被它们气死了!看着那个红色的“蛋”越来越大,君慕倾无比汗颜,她不知道这里面是个什么东西,直觉告诉她,绝对不会有什么还事情发生,一定不会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君慕倾几次以为自己撑不下去了,元素就跟那个怪东西停了下来,她刚好点,就又开始了,她都怀疑,它们是不是想折腾死她,她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这才过了一天,一天!

    君慕倾终于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了,这一天的时间,她都感觉过去十年了。

    疼痛感让君慕倾疲惫不已,多少次沉睡过去,就被它们给吵醒了,后面又是一阵争斗,“蛋”已经越来越到,身体里面转动的火光速度也转动的越俩越快了。

    “唉!”君慕倾叹了口气,使劲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处于在一个火红的空间里面,周围的一切跟刚才的不一样了。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不禁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只是里面变化挺大,外面看不出来。

    这要是被火镰看到,或者是其它人看到,那脸就丢大发了,幸好有这层红色的空间,要是兽人族的人来这里,不小心看到她,那最后囧的还是自己。

    身体里的那枚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止了长大,其它四种元素找到各自安身的地方也就安静了下来。

    君慕倾以为事情就这么停下来了,这时,让她更加囧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蛋”竟然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缝里面散发出的光芒,更加的灼热,更加的明亮,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别跟我说,这‘蛋’会出现一个什么东西,那就真的该去撞墙了。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经常遇到一些狗血的事情,现在就更加狗血!

    元素空间出现一枚蛋,这样就算了,蛋还裂开了,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不过想想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就是了,把她的火元素吃了就算了,还把其它四种元素挤兑走。

    ”咔嚓!“蛋又裂开了一点,君慕倾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咔嚓咔嚓!“君慕倾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那枚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终于,蛋全部支离破碎,君慕倾脸上的表情也更囧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