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鹿匆匆走出去,怒视着前来闹事的人,他们怎么可以对王不敬!

    “乐游,你这做什么?”老鹿看着眼前的兽人,怒叱道。

    “长老,那个人类根本就不是我的王,她只是来骗我们的而已。”乐游指着君慕倾说道,眼前的人怎么就是王了,他们的王才不会是个人类,人类怎么可能会帮助他们。

    老鹿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其它原因,他大声吼道,“你给我闭嘴,难道我会认错吗?她就是我们的王,我们兽人族的王!”眼睛和头发不算,那玉牌肯定就是对的。

    “那她有什么证据?”乐游不挺直了背,一脸敌意的看着君慕倾。

    “就是,她有什么证据,难道长的像,她就是我们的王了吗?”他们才不会相信人类的诡计。

    “你要什么证据?”老鹿叹了,这都是乐游这小子闹出来的,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天赋了得,就一直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任的王,带着兽人族,讨回以前的血债。

    他们这些后辈哪里知道,战争不是他们兽人族希望的,他们只要安安静静生活在这里就好了。

    “王的玉牌,那是您告诉我们,那是王从这里捡的石头,和狼毛绑在一起的。”乐游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那个玉牌随着王的离开,也就消失了,怎会出现在这个人类的身上。

    君慕倾疑惑的从脖子里面拿出吊坠,好奇地问道,“这是石头?”看着那无暇的红玉,这是石头,那他们族的石头未免也太值钱了吧?

    当君慕倾拿出吊坠的瞬间,所有兽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惊颤,那是王的玉牌,真的是王的玉牌!

    “王!”所有的兽人都跪了下去,只有乐游一个人愣在当场,脸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慕倾,不停在心里问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不会的,那一定会是,一定不会是。

    老鹿笑着注视着乐游,笑道,“乐游,你该过来拜见王。”这孩子,不属于他的东西,本来就不可以强求,兽人族留在这里就挺好的,不用什么报复,也不想什么其它,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

    乐游握紧了拳头,怒瞪着君慕倾,“我是绝对不会认一个人类为王,我不服,不服!”乐游冲着老鹿吼了一声,转身就往镇外跑去。

    “他没事吧?”君慕倾也看出来了,那个人以为这个王位非他莫属,突然杀出一个人,说是兽人族王,还是个人类,他当然是不会服的,看到她手上的吊坠,只怕到这会,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

    “王,没事的,那孩子很聪明,他会想通的。”老鹿笑呵呵的说道,他相信乐游会想通的,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毕竟兽人族的人,都是善良的,不会有那个例外。

    君慕倾点点头,“我的朋友怎么样了?”王就王她,让她离开就好,就算兽人族不出这里,她还是能自己出去。

    “王的朋友已经安排好了。”跪在地上的人立马说道。

    “谢谢。”君慕倾冲那人一下,兽人族的人还挺善良的,在这里与世隔绝,也挺好的。

    “王,您先休息,明天我再告诉您,您想知道的事情。”老鹿对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王选出来的人果然不一样,能屈能伸,他好像又看到了百年前的那个王了。

    “好,你们也先起来,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君慕倾冲着跪在地上的兽人说道。

    “告退。”老鹿轻声说道。

    “告退。”跪在地上的兽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纷纷离开,心里有止不住的雀跃,这是他们的王,他们的王回来了!

    君慕倾走进自己的房间里面,火镰立刻变大身体,与君慕倾平视。

    “主人,你怎么就变成了他们的王了?”兽人族一向最自傲了,这会怎么拜主人为王,这也太奇怪了吧。

    “有什么好奇怪的,世界上有很多时期是你怎么想都想象不到的,这个吊坠父亲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竟然会跟兽人族有关。”这也太奇妙了吧?

    火镰歪着头想了想,“也学是你父亲无意中得到了这么个大馅饼。”这不挺好的吗?成为兽人族的王。

    “不知道这个馅饼好不好吃,我曾经想过让兽人族帮助我消灭雷家,当时想了想他们是不会出这里的,也就算了。”雷家她要自己灭。不要依靠任何人的力量。

    “所以主人才会一开始就拒绝,就是不想跟兽人族扯上关系?”兽人族隐居在这里,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主人不想破坏他们,其实它家主人挺好的,真的很好。

    “你再说一些兽人族的事情给我听听。”君慕倾赶紧说道,那个什么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知道很多,都是听别的魔兽说道的,你以为就人类无聊的时候聊天吗?魔兽也会,我就听它们简单的说起过兽人族的由来,其它的就不知道了,更加不知道兽人族在百年以前,还被一个女王统一。”谁会想到兽人族会呆在这么一个破地方,到处都是隔壁,除了石头,就是沙尘,连根草都看不到。

    兽人族的周围倒是涨了不少的植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现在这里住几天,明天那个老头就会过来告诉我们,那个女王做了什么事情,怎么看到我就说我是我王?”奇了怪了,天下间相似的人不少,但是她也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像的。火镰慵懒地伸了一下腰,“主人,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看看?”火镰好奇地冲着君慕倾一笑。

    “你做什么?”它什么时候想去她家了?

    “见你父亲啊,看你父亲还有没有其它的宝贝,我们一起拿过来,说不定,下个地方,就是所有魔兽的王了。”那多威风,它可是主人的萌兽,怎么说也感觉拉风有型吧。

    君慕倾黑着一张脸,它能说点别的吗?为什么想着这件事情,就算父亲身上还有别的东西,它也别想打主意,因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她是绝对不会不会不会让火镰得逞的。

    “我父亲现在不在家。”君慕倾冷冷一笑,这都是多亏了雷家的人。

    “啊!那他老人家去哪里了?赶紧找到他。”也不知道主人的父亲怎么样,一定也是个很好的人,看看主人就是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一年前,他把吊坠交给我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不见了,我当时还以为他死了,后面大哥才告诉我,父亲没有死。”雷家人她还是依旧不会放过!

    不见了?怎么会这样?“那你不去找他吗?”不见了,那就得去找,说不定蛇呢么时候就在找到了。

    “我不是在找吗?”君慕倾冲着火镰白了一眼。

    “哦,主人,我也会帮你找的。”火镰点点头,主人对它那么好,它也要帮点忙,说不定他们一起找,就能找到主人的父亲也说不定。

    “你说的。”君慕倾笑了笑。

    火镰点点头,“我说的,神兽说话,一定算数!”

    “神兽,再说兽人族的眼里面,圣兽都不算什么,更何况你才神兽。”君慕倾说着就摇摇头,圣兽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是敬重的,怎么都会这么讨厌魔兽?

    “这个……”谁让兽人族的人就是这么讨厌魔兽跟人类呢!

    “吱吱……”吱吱鄙视的看着火镰,显得有些傲骄。

    “主人,它嘲笑我。”火镰立马指着吱吱说道,这家伙嘲笑它!吱吱个小不点敢嘲笑它,它好歹也是神兽了,它才幼兽,更让人看不起,有什么好得意的。

    “看到了,欺负的挺好的。”君慕倾赞同的点点头。

    “主人……”火镰立刻泪眼婆娑地看着君慕倾。

    君慕倾指着火镰,“你还别这个样子,你看到没有,吱吱都被你给教坏了,什么都学。”她一想到两只魔兽冲她这个样子,就头疼。

    “主人……”

    “吱吱……”

    君慕倾的房间里面是热闹非凡,但是有些人却心情很不爽,他的位置就这么被人抢走了,他很想发火,很想杀了那个人类,可他一旦动手,族人就会驱离他。

    “乐游。”沧桑的声音慢慢传来,乐游没有战神,他也知道是谁来了。

    “长老,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服,他不服!

    “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安排你留在王的身边可好?”老鹿眼中闪过一抹精明的光芒。

    乐游猛地转身,对这老鹿大吼道,“长老,你明知道我讨厌她,干嘛还让我留在她的身边?”他才不要留在她的身边,区区一个人类,有什么资格让他留在她的身边。

    “哎呀,我本来是想让你找出王的不对之处,到时候好让你揭发,既然你不要就算了。”老鹿抬起脚正打算走人,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长老?这是真的吗?”难道长老也不想让这个人当王吗?

    老鹿点点头,“当然是真的。”王跟未来的长老,必须要同心协力才能搭理好兽人族,让他留在往的身边,那是为了让他了解王的为人。

    “不对,你是让我保护她?”乐游想起那抹红色的身影,就在知道那个人很弱,需要一个人的保护,长老说是让他去找那个人的麻烦,其实只是为了让他保护那个人。

    老鹿摇摇头,摆了摆手,“你会保护她吗?就算是有危险,你也不会保护她。”乐游的脾气他太了解了。

    “我……”他当然不会救,干嘛就一个人类。

    “乐游,你别忘了,没有人类,没有魔兽,就没有兽人族,我们兽人孤傲,是因为人类对我们的孤傲,而不是高傲,瞧不起人类,和魔兽。”这一点他们都理解错了,但是成为长老就必须要知道这一点。

    老鹿已经想了很久了,他的继承人,那就是乐游了,只有他才能胜任,只不过这个脾气得改改,跟着王学习,他会有所改进的。

    “长老,那个人类早晚会跟王一样离开,难道我也要去人类的人界吗?”他才不要跟那些黑心的人类一起生活,尽管他知道,没有人类和魔兽,就没有他们兽人一族,但是他还是会生气,当初生下他们,为什么还要遗弃他们?

    “当然了。”不去人类的世界,怎么学习。

    “可是……”他抚了抚自己半边魔兽一样的脸颊,叹了口气,这个样子,人类看到他,一定会把他当成是怪物,还绝非是人类。

    “我会给你想办法,只要你答应。”老鹿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我答应。”乐游不知不觉的就跳进了老鹿给他设地计里面。

    “那就好,你准备准备吧,王会随时离开的。”王现在还很弱,需要更加的强大,这个片地方不适合王的进步,只有外面的一切才适合王,等到王真正强大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的王才是真正的王。

    在兽人房间的洛家两兄妹着急的走来走去,他们也不知道小倾去什么地方了,现在心里有好多的问题,都想问她。

    兽人族的人偏偏不让他们出去,说是王现在已经休息,不见任何人。

    什么王,那是他们的朋友,是妹妹,小倾也不说是怎么回事,就西里古怪的当了人家的王,那她还出不出去,她就一直留在这里了吗?那可不行,外面还有好多事情在等着她,她不能留在这里的。

    “大哥,你说怎么办?他们不让我们见小倾。”她都快急死了,大哥好像跟没事人一样,静静地坐在那里。

    “你着急也没用,这个时候是见不到小倾的,不是小倾不见我们,而是这些兽人不给我们见,你还是休息一下,小倾会来见我们的。”洛鹰雄沉声说道,他也有满腔的疑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下子,他们面前出现了兽人族,一下子,小倾就变成了他们的王,到现在他都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大哥……”

    “你别叫我,我是不会帮你出去的,安心等在这里,兽人不是我们能惹的。”那么多佣兵都死在这里,这个地方也不会简单,还是小心的好,绝末之壁,不会只是兽人这么简单。

    洛樱宁被自己大哥看穿了心思,气呼呼地做到一旁,“我这也是担心小倾啊,要是她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办?要是这些兽人一下子反悔,说小倾冒充他们的王怎么办?”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还是兽人,他们在这里,也是很危险的。

    “够了,樱宁,你要记住,自己是个佣兵,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惊慌失措。”洛鹰雄冷冷说道,佣兵怎么可以是这样样子,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我知道自己是个佣兵,我也担心小倾,那可是我妹妹!”洛樱宁爽朗的说道,她的妹妹要是有什么事情,她这个做姐姐的当然会担心。

    “她不会有事。”这里这么安静,会有什么事情,说不定她自己都想弄清楚这件事情。

    “好吧。”现在暂时应该是是没事的。

    兽人族因为王的回归,都高歌曼舞,他们都在庆祝,本来君慕倾也该出席的,但是长老说,王一路赶来已经很累了,让王先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晚上在说这些事情。

    兽人族的人想了想,也悻然同意,王是人类,她体力不如他们,这点他们理解,只要有王在就好了。

    君慕倾站在房间里面,听着兽人族的呼唤,叹了口气,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变成王,最近走运了?先是雪洪佣兵团的令牌,现在又是兽人族的王,这到底是怎么了?

    “主人,你就别叹气了,总会好了,我们也总会离开的,反正那个什么老鹿已经答应了。”火镰吃着兽人族拿过来的食物,那叫一个开心,跟吱吱两个人就吃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君慕倾白了火镰一眼,它们两个就知道吃。

    “至少知道主人现在没必要这么忧愁,因为完全没有必要。”火镰摇摇头,吃着怀里抱着的食物,它觉得变小也不错的,能抱着大大的肉块,慢慢啃。

    吱吱更加是趴在了肉块的上面,一脸陶醉的模样。

    “我只想在想,是谁在耍我。”让她摊上了这么一个活。

    “主人,这种耍你,我完全支持,多来两次更好,这样你更加厉害。”火镰满足地啃了一大口肉,满意的嚼着。

    “吱吱!”吱吱也随之应和,它也觉得不错。

    “你们是被这些吃的收买了吧?”君慕倾看着剩下一半的食物,挑了挑眉头,它们两个还挺能吃的,就这么一会功夫,只剩下这么一点了。

    “呃……嘿嘿。”火镰满足地笑道。

    君慕倾也确实是饿了,随手拿起有肉就吃了起来,窗外嬉戏的声音传来,欢乐开心。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晚上,这一晚上,兽人族都欢歌笑语,君慕倾一晚上都没睡好,她这种睡眠及浅的人,有点什么声音就醒了。

    “王。”老鹿在外面瞧着门。

    “进来吧。”君慕倾打了个哈欠,兽人们体力充沛,她佩服。

    房门被轻轻推开,老鹿慢慢走进来,“王,今天你有任何的事情,都可以问我,我都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老鹿看到君慕倾有些憔悴,也知道一定是昨晚没睡好,他倒是忘了让他们小点声音了。

    “好,你先说说你们的王叫什么?”君慕倾毫不客气的开口。

    “不知道。”老鹿摇头。

    不知道?连自己的王叫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当人家手下的?

    “那换个,你们的王统领你们的时候,为什么要离开?留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这些兽人未免也太过热情,和激动了。

    老鹿想了一会,才慢慢开口,“王那个时候离开,只是跟我说,她还有自己的使命,让我好好打理兽人族,等待拥有她吊坠的人出现,那就是我的新王。”王有自己的事情要干,他们当然不能阻止。

    “下个,你们兽人族,为什么要统一?”兽人族不多,干嘛还要统一?

    “说是统一,只不过是王把我们从人类,魔兽的手里救出来,将我们安排在一起,让我们可以在一起生活。”但是群龙都不能无首,他们自然是要拜救他们出来的人为王。

    君慕倾点点头,这个人还挺好的,这样的帮助兽人族。

    “王说,兽人也是兽族的一部分,跟兽族分不开,她有责任将兽人族解救出来。”王救出了他们,后面又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兽族,这又关兽族什么事情了?

    “好了,你们王说的话你倒是记得清楚。”再问什么也是多余,反正他一句一个王说,王说……

    老鹿笑呵呵的说道,“那是当然,不过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她救过我们,我们便敬她为王,要不是她,我们还不知道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老鹿想起当年的事情,目光都变得炯炯有神。

    火镰蹲在桌上,看着那老鹿,“你们这里经常会有圣兽出现吗?”这是它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们出去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好,我们兽人是不怕圣兽,但是我怕你们有危险。”老鹿笑呵呵的说道,它不过才是神兽级别,面对圣兽也是没有办法的。

    圣兽!火镰崇敬地仰头,它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圣兽,它做梦都想,变成圣兽,它一定是个美少男,然后迷倒所有的人类女子,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咳咳……”君慕倾轻咳一声。

    “主人,我一定要尽快成为圣兽,一定!”想想以后的日子就美好,一定要努力成为圣兽才行。

    “我等着。”她的魔兽军团,当然少不了风刃水刃,火镰它们,她要的不在多,而在精,她也不着急慢慢找,等找齐为止。

    “王,你还有什么要知道的吗?”老鹿冲着火镰笑了一笑,年轻人有理想是好的。

    君慕倾歪着头想了一下,看老鹿白发苍苍的模样,表情严肃地看着他,“我现在很严肃的问你一个问题。”

    “何事?”老鹿满头问号,王还有什么严肃问题没问?

    “你到底多少岁了?”一百年前?

    “噗……咳咳……主人……”火镰很悲催的被呛到了,它刚拿起杯子喝水,看到主人那么严肃,它也以为是什么很正经的问题,谁知道主人来了这么一句。

    老鹿挥了挥身上,被火镰喷的水渍,脸上笑容依旧不改,“王,老鹿也不知道自己多少岁,兽人族的寿命比一般的人类要长,我们也从来不算这些。”他记得那是很久很久了,久到他自己都忘记有多久了。

    君慕倾斜视了火镰一眼,淡漠地看着老鹿,“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她进来也已经了四五天了,两个月的时间,她也要看看什么走,好安排一下自己的时间。

    “一个月后,就会有人带王去采石,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离开了。”王不止是属于兽人族的,他知道,王今后会有更大的成就,这里是留不住她的。

    一个月后?

    君慕倾也惊讶了,她以为,要在这里待几十天,然后剩下的十天,就去采石,回去,这里离外面很近,有兽人带领,那速度也一定会很快的。

    “我们一起离开?”有兽人跟她一起走?兽人不是不离开这里的吗?

    老鹿点点头,“王,乐游只是脾气不好,但是他明辨事理,等他明白了一切之后,就会对你信服。”他也相信,王能够让乐游信服,全心全意留在她身边,帮她处理兽人族的大小事情。

    啥?那个乐游跟她一起走?不是吧!他是怎么劝服人家,让那个跟自己一起离开?

    “你……做了什么?”肯定没有什么好事,这家伙也是个腹黑的主!

    “王到时候就知道了,这一路希望王可以多多包涵他的脾气,您是王,也可以命令他,不过乐游,你对他来硬的是不行的。”老鹿笑呵呵的说道,王一直在容忍他们,这个他也看出来了。

    她知道兽人也是可怜人,人和魔兽把他们创造出来,却又被遗弃。

    “来硬的……”她没有那么凶残吧?而且她听这话怎么怪怪的?

    “为什么让他留在我身边,你应该知道他不服气我的。”君慕倾挑了挑了眉头,自己抢了他一直认为是他的位置,他还会跟在自己身边,眼前的兽人,还笑地那么不正常,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老鹿不以为然地说道,“王,以后乐游就是你最好的左右手,让他多了解你,就不会做出让你生气的事情了。”等乐游真正能接受兽族的时候,他也该退位了。

    “……”左右手……

    “主人,我怎么听着老头说的,有点怪怪的?”话里有话的感觉,什么左右手?多了解了解主人,主人才不让他们了解,它就已经够了解了。

    “闭嘴。”君慕倾冷冷说道。

    “王……”

    “你还是叫我小倾吧。”一口一个王,她听着都头晕,他叫的倒是挺欢快的。

    “王……”冰冷的眼神射过来,老鹿吞了吞口水,赶紧改口,“小……小倾,有人保护你不是很好吗?”这小老虎不过神兽级别,怎么能保护到王。

    “这个不用,你们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还是能保护自己的。”至少还可以打不过就跑不是。

    “但……”

    “你想让他留在我身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君慕倾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跟在她身边,那就要听她的话不是。

    “您说。”见君慕倾答应了,老鹿也有几分激动,乐游好劝服,王心思缜密,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况且他也没想过要隐瞒王这件事情。

    “他必须听我的话,要是他敢违背我的话,我就让他随时回来。”不听话的人,她才不要留在身边,那是让自己心情变差,还有那个乐游,看到她就瞪眼,以后每天还要忍受他瞪眼。

    “好!”老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答应了之后,回想起刚才君慕倾的话,脸色一僵。

    让乐游听王的话……他怎么觉得是王在算计乐游?

    “好啦,你也可以走了,没什么要问的。”君慕倾挥了挥手,今后的日子,她要好好想想让那个叫什么乐游的人,好好的,乖乖的听她的话,每次看到她都瞪眼。

    “告退。”老鹿恭敬地站起来,迈开步伐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老鹿又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身笑呵呵的看着君慕倾,“王,人和魔兽生的孩子,并不是每个都像我们一样,你当兽人族的王,绝对不会吃亏的。”说完,拉开门,往外面走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君慕倾好奇地问着火镰。

    “我怎么知道?你是主人。”火镰也有点奇怪,难道兽人族还有其它秘密,是它们别的魔兽不知道?主人不会吃亏?主人什么时候吃过亏了?

    兽人族的不是每个都像他们一样?君慕倾想了想这句话,还是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兽人族不是只有他们这些,他自己都说,他们的王把兽人统一带到这里的吗?

    “啊,对了,王,今晚还有宴会,要是你不去,他们会失望的。”老鹿的头再次伸了进来,大声说道。

    吓!君慕倾猛地转身,“你不是走了吗?”他不是走了吗?

    “我刚想起来,还有事情没说,就又走回来了。”老鹿笑呵呵地说道,吓到君慕倾,脸上没有一丝的愧疚。

    “我回去的,不过我想见见我的朋友,让他们安心。”君慕倾这才想起来,洛家两兄妹还在这里,他们怕是急坏了,她这个王不是也当的莫名其妙的。

    老鹿一而再的不知道改口,君慕倾也就放弃了,他是故意这样子叫的,别以为她不知道。

    “可以。”老鹿点点头。

    “还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听说有佣兵来过这里,后面再也没回去,那跟你们有没有关系?”她听老鹿说过,这里除了兽人,还有圣兽,但是她还是想确认一下。

    老鹿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他手持着拐杖,笔直地站在那里,“兽人族痛恨人类和魔兽,却不会轻易杀他们,他们是太过贪心,还有就是那些人类再采石的同时惹怒了圣兽。”这里,没有那些人类说的那么恐怖。

    君慕倾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难怪他们在看到他们三个的时候,只是让他们离开,并没有动手,想必那些佣兵也是这样,却不听劝告,以为绕过兽人族就没事了,可他们没想到,这个地方,不但有兽人族,还有圣兽。

    “王,我先告退了。”老鹿恭敬说道,转身离开。

    “主人,看样子绝末之壁,是好东西太多了。”火镰眼中金光闪闪,好像眼前摆了一堆它嘴里的好东西一样。

    “吱吱!”吱吱猛地迎合,然后指了指离开的老鹿,嘴角溢出了口水,眼中闪烁着星光。

    “吱吱,你就别想了,兽人族连圣兽都不放在眼里,现在主人还是他们的王,你这辈子都吃不到兽人的魔核。”火镰冷冷打断吱吱的幻想,在人家的地盘,还想吃人家的魔兽,小心人家把你吃了!

    “吱吱!”吱吱指了指火镰,显得有些气愤。

    “火镰说的没错,你就别想着吃,兽人族的主意你也别打。”她知道吱吱的闪电厉害,但是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兽人族的人是绝对不能伤害的,连圣兽都畏惧的魔兽,它还敢吃人家魔核,找死的吧!

    “吱~”吱吱很失望的坐在桌子上面,它很想吃那个东西嘛!

    绿色的魔核突然出现在吱吱面前,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这是灵兽级别的,我就那么几颗,你要不吃……”

    君慕倾话都没说完,手上的魔核就不见了,吱吱快速把魔核塞进嘴巴里面,搅拌了两下,就给吞下去了。

    我去!火镰吞了吞口水,是不是哪天吱吱想吃神兽魔核,会打它的主意?

    主人出手也太大方了,灵兽啊,它就杀了那么几只灵兽,别人要是遇到灵兽,那不得开心的半死,主人倒好,见人家冲过来,直接就挖了魔核。

    “主人,吱吱再这么吃下去,会不会打神兽的主意?”火镰汗滴滴的看着稍稍满足的了模样,咽了咽口水。

    君慕倾笑了,笑的非常妖娆,非常非常迷人,但在火镰心里,却涌出了丝丝凉意,“那也说不定,你说等哪天吱吱想吃神兽魔核了怎么办?”她挑了挑眉头,好像在说,我也没办法,吱吱只有吃魔核才能饱,其它那些什么食物,对它没用。

    火镰咽了一口唾沫,“主人,我要尽快变成圣兽。”不管是为了什么,它一定要尽快。

    “嗯。”

    “我这个月闭关。”

    “嗯。”

    “我先走了。”火镰看了一眼吱吱,一溜烟就跑出去了。

    “哈哈……”君慕倾看着火镰飞奔出去的背影,放声大笑。

    “吱?”吱吱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君慕倾,眼皮都睁不开了。

    “你先睡吧。”每次吱吱吃过东西之后,就会睡觉,吃了睡,睡了吃,它不会是猪吧?

    “吱~”吱吱慵懒的叫了一声,就沉沉地说过去了。

    “吃货!”

    “叩叩……”敲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他们没有这些魔兽的外表,跟真正的人有什么区别,举止跟人没什么两样,甚至比人类最的更好。

    娇小的魔兽,伸了个头进来,红着脸颊,“王,长老让我带您去见您的朋友。”她用手遮了遮下半身,脸颊变得更红了。

    “你进来吧,我不会被吓到的。”君慕倾微笑着说道,兽人族要是见到正常的人,她才觉得会吓到。

    小姑娘慢慢走进来,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王。”

    君慕倾坦然的看着来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走吧。”头蛇身,难怪她怕吓到自己。

    “嗯嗯。”那小姑娘害羞的点点头,心里很是惊讶,王看到她竟然不怕她,还对她笑,要知道族人看到她的那一刻,都愣住了,她真是他们兽人族的王,一定是!

    “你叫什么名字?”君慕倾看着长长的蛇尾,还是忍不住问。

    “碧落。”碧落红着脸说道,王虽然是人类,但是是一个很好的人类,族人们都误解王了,她一定要回去告诉族人,王很好,真的很好。

    黄泉碧落,想到这里,君慕倾嫣然一笑,“希望你找到你的黄泉。”

    “黄泉是谁?”碧落好奇地问道。

    “没事,走吧。”君慕倾摇摇头,说了她也不知道。

    见君慕倾不说,碧落也不再问,专心地往前面走去,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演,脸上带着一抹若有若的笑容,那稚嫩地脸颊,在晨光的照耀下,无比的耀眼,碧落不禁意间转头,顿时愣住了。

    “怎么了?”君慕倾疑惑地问道。

    碧落的本来红透的,被君慕倾这么一问,显得更加红艳了,“没,没什么,王,到了。”她指了指身边的房子,冲着君慕倾微微俯身,缓缓离开。

    “大哥,干嘛不出去,反正现在又没有人守着我们?”洛樱宁都快急死了,这都一天了,小倾还是没有下落,她能不着急吗?

    “你给我坐在这里,小倾不会有事的。”洛鹰雄尽管也着急,他想了想那天是那些兽人带他们回来的,也是他们硬说小倾是他们的王,他们知道小倾不是之后,应该就会放他们离开了吧。

    “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小倾可是我们血月佣兵团的恩人!”还拿着血月令牌!

    “我这不是没事吗?”带着丝丝凉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洛家两兄妹脸上一阵欣喜,同时往门口看去。

    洛樱宁走到君慕倾身边,粗着声音说道,“你都快吓死我们了,怎么样,我什么什么时候可以离开?”他们还有找绝末矿石,不能在这里久待。

    “一个月后,可以出去了。”君慕倾淡淡说道。

    “一个月?为什么?”他们都没找到绝末矿石在什么地方,还要一个月之后去。

    “我答应他们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