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名:第十六章王?

    火镰站在君慕倾的肩上,无视着时不时传过来的鄙视的目光,它是无辜的好不好,这都是主人教它的,打不过还不跑,留在那里给人打呀,它有不杀不是。

    “主人,你不是跟我说,打不过就跑吗?他们干嘛那样看着我?”火镰委屈的看着君慕倾,它完全是无辜的,是无辜的,这都是主人教它的。

    君慕倾摇摇头,“打不过就跑没错,是我教的。”君慕倾点点头,佣兵打不过不走,不代表她不会这么做,她又不是佣兵。

    洛鹰雄看着君慕倾,他就说魔兽那么高傲的动物,怎么会有这种毛病?原来这是小倾教的,打不过就跑,这是什么理论?

    “这个……”

    “你们佣兵打不过还爱面子死撑,我又不是佣兵,更不是君子,偶尔敢点下流无耻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君慕倾理直气壮的说道,她才不会像他们一样。

    洛鹰雄一脸无语状,谁说自己下流无耻,有她这么理直气壮的。

    “呃……这个,小倾,我们……”洛樱宁愣愣说道,最后你我,都没有你出过下文。

    “切,你什么你,我家主人一不是高手,二不是君子,打不过人家就跑,有什么不对了。”火镰非常护主地回答道,它刚才不是也跑了,他们至于一副大惊小怪的神情吗?跑了又怎么样?就跑了!

    洛家两兄妹一脸汗颜的往前走去,是他们跟不上时代了,还是怎么说,神兽居然也说这样的话。

    “我打不过人家跑,是不高手,那你身为神兽,为什么要跑?一个人类你都打不过。”君慕倾冷风阵阵地问道。

    “我……我……这个,不是你说打不过就跑吗?我这是跟你学的。”火镰理直气壮的说道,它这是近墨者黑,没办法的,主人是这样,它这魔兽太正直了,绝对不行。

    君慕倾点点头,这个理由成立,毕竟也是自己给它教的免费一课,但是也从来没想过,它这么快就用上了,还用的这么……

    “哇!主人,你看,你看!那里!没有风沙!”火镰突然跳了起来,太好了,没有风沙,它终于不用再忍受这些该死的风沙了,真是太好了,这次他们走路了,这么快就走出了这片风沙。

    洛家兄妹脸上露出一抹幸喜,大步往那边走去,太好了,终于看到尽头了,因祸得福,他们不仅是躲开了那个人,还找到了出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火镰猛地往前面奔去,一跳一蹦的,脸上有遮不住的幸喜,吱吱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骑在火镰的头上,两只魔兽飞快的往前面跑去。

    君慕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眉头却有些神锁,绝末之壁,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不只是戈壁的风沙,只是第一关,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些什么东西,他们这样,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

    他们这个高兴,也是有道理的,只用不用再忍受这片风沙了,碎石挂在脸上,她脸上都出现了不少的伤痕,还好不深,不然真的就要吃丹药了,君慕倾见两人和两只魔兽都开心的在那片没有风沙的戈壁上奔跑,也慢慢走出了风沙吹拂的戈壁。

    看着烈日照下,君慕倾转看了看身后的风沙,她怎么感觉这一片风沙才是最安全的,有些时候,肉眼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更可怕的。

    洛家兄妹开心的奔跑,完全忘记这里是绝末之壁,不管何时何地,都会有危险。

    “你们还是安安静静的往前走,戈壁还没有走出去,这里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到底绝末矿石在什么地方,他们还不知道,两个月内找到绝末矿石,还有待出去,这绝对不会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

    洛樱宁开心的说道,“就算再大的危险,也比刚才那个地方好,没有风沙,要是这里能洗掉一身的尘沙就好了。”她站在这里,像是重生了一样,想到回去的时候,还要经过这里,洛樱宁再次叹口气。

    “等会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君慕倾淡漠的说道,说不定身后才是这片戈壁最安全的。

    “樱宁,你还是小心点,在这个地方,什么危险都会随时存在。”洛鹰雄也沉声说道,这跟他们以前的任何任务都不一样,一个危险过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危险了,这里不同,这片戈壁没有走出去,危险就会随时存在,他们还不知道要这里走多久,也不知道到底要多久,才能找到绝末矿石。

    洛樱宁嘟了嘟嘴巴,得意的看了一眼洛鹰雄,“大哥,我知道,就是走出了那里,我高兴一下,就算有什么危险,也没有刚才的那一阵风暴讨厌。”她从当佣兵开始的那天,就没有像这次一样。

    “就是就是,应该开心一下。”火镰也非常赞同,它不会觉得有什么东西,比刚才那个地方更加危险了,那个地方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后面的危险对它来说,那就不算什么。

    君慕倾慢慢走到火镰身边,脸上划过一抹笑容,“你还是别开心的这么早,等会那个人又来了,我看你怎办。”这么开心,要是后面遇到一只神兽,甚至是圣兽怎么办?

    “继续逃不就好了。”火镰理直气壮地说的道。

    “噗!”洛樱宁直接笑喷了,小倾的魔兽果然强大,她说这样的话理直气壮,火镰也这样,不愧是她的魔兽。

    “那要是这里有比你高级的神兽,或者是圣兽呢?绝末之壁,谁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你也说过圣兽是存在的,说不定这里就有圣兽。”君慕倾忧心的说道,神兽她还有把握,要是阵的有圣兽,那就麻烦了。

    火镰停下了脚步,吞了一口唾沫。“主人,你能不能不吓我?我感觉到圣兽的威压,就会透不过气了,到时候还有谁保护你?”圣兽,它一定要尽快晋升,成为圣兽,这样,它就可以以人形在外面走了,人类看到它,也不会一个个惊呼,神兽!

    每次这样,它尽管是很得意,但也不想每天在人前的时候,都当哑巴,出了神兽会开口说人话,还有就是兽人也会这样,兽人那么高傲的兽族,它们比他们这些魔兽还要讨厌人类,住的地方搬的远远的,不给任何人靠近。

    “你知道就好,不过有威压也不错,你上次不就成功晋升了吗?”君慕倾淡淡说道,对了,她完全忘记了龙锁塔的事情,她好像记得把那离用空间画卷,给它送到自己空间了。

    洛鹰雄好奇的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兽吗?”他以为那只是传说,相传圣兽可以幻化人称人类的模样,在人类的世界生活,不会有任何人能知道它们是魔兽,除非它们自己愿意显出本体。

    火镰不咸不淡地回答道,“何止是圣兽,你们人类世界不是还说,这个世界有兽人吗?这个世界呢,是的确有兽人的存在,这也些我们魔兽都知道,不过兽人自以为高我们一等,它们也认为兽人血统不纯,就这样,兽人不仅在人类的世界,没有地位,在魔兽世界,更加没有地位。”这也是人类为什么说兽人生性孤傲。

    原本就是人类跟魔兽遗弃了它们,不是他们远离人类,和远离这个世界。

    “兽人?”这个世界上还有兽人。

    “主人,这个世界上当然又兽人,我知道的就是,兽人在这个世界上,最早是人类跟魔兽的孩子,不管最后慢慢演变,兽人越累越多,兽人也可以结婚生子,最后,他们就自成一派,称为兽人族。”兽人族,它也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长什么样子?”洛樱宁好奇地问道。

    “兽人,他们半人半兽,他们形态不一,反正总有一半是魔兽的形态,有一半是人的形态,兽人族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害死真的是假的。”火镰懊恼的抓了一下头,要是看到兽人,它还是远离好了。

    “我们怎么不知道?”洛鹰雄好奇地说道,兽人?世界上有圣兽,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很惊奇的事情了,现在还听说了一阵兽人族,那他们就更加没有听说过了,魔兽跟人,也可以生孩子。

    火镰白了洛鹰雄一眼,“你真是笨,这个世界上有圣兽,圣兽可以凝化成人的形态,说人类的话,做人类的事情,你知道它是魔兽还是人类啊!要是你喜欢上的人,你会因为她是魔兽嫌弃吗?”一点常识都没有,还人类,还不如它这个魔兽。

    “那肯定不会。”洛鹰雄赶紧说道,要是他喜欢的人是魔兽,他一定不会嫌弃。

    “不过现在的兽人族,只是兽人跟兽人交配,不会出去,他们远离人类,当然现在的魔兽,也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类,它们都知道兽人族的事情,就怕自己的小孩跟兽人族的那些一样,半人半兽。”它要找,也要找一只金毛发的母老虎,这样好。

    君慕倾若有所思的看着火镰,“半人半兽?”人类跟魔兽的孩子?

    “主人,你这样就有点像魔兽,人类种,虽然头发有各异的,但是眼睛,那一定是黑色的,魔兽拟态成人,它们都要变化自己眸子的颜色,不然一眼就看出来,它是魔兽的。”主人拥有红色的眼睛,这在人类世界可是第一遭,可偏偏主人就是人类,不是半人半兽。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是兽人了?”君慕倾含着笑容,扭头看着肩上的火镰。

    火镰赶紧摇头,就算是这个意思,它打死都不会承认,“主人,当然不是了,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魔兽,当然,除了眼睛,不过谁说人类的眼睛就不可以是红色了,你们说是吧?”火镰立马将这个烫手芋头人给洛家两兄妹。

    洛樱宁瞪了火镰一眼,笑呵呵地说道,“小倾,你就别听火镰乱说,你怎么可能会是兽人。”小倾明明就是人类,什么兽人!

    “我在想,这里会不会有兽人族,因为兽人族的人,一旦看到有人类侵犯了它们的地盘,就会全体出动,它们因为是半人半兽,也像人类一样,有斗技师,还有武士,可他们的斗技师跟人类不一样,不但能凝聚元素,而且还能近身跟人打斗,就跟武士一样。”这一点是他们魔兽羡慕所没有的,可是魔兽鄙视兽人,有什么办法。

    “这不会是真的吧?”洛樱宁看了一下周围,这要真的有兽人,那他们不就很麻烦了,面对兽人,还有各种的危险毒虫,还有风尘沙暴,绝末之壁比想象中可怕的多。

    火镰嘿嘿一笑,小声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这不是刚提到神兽,圣兽吗?就顺便说了一下兽人族的事情,反正我们走路,没有什么话说的话,也很无聊,还不如多说说,让你们也了解一下魔兽的世界。”主人不是也想知道,它就全说出来了。

    “那你们魔兽还有什么厉害的?”洛樱宁越来越好奇了,魔兽对他们来说,是很神秘的,有哪只魔兽而且还是神兽,愿意告诉他们魔兽世界的事情,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

    “兽族大分飞禽族,走兽族,水族,还有非类族。”火镰见他们这么想知道兽族的事情,当然也愿意告诉他们,只不过它怎么感觉周围的味道不一样了?

    “还有我刚才说起的兽人族,兽人……”

    “魔兽,你很了解我们的事情吗?”嚣张地声音从前面传来,火镰顿时一阵石化。

    “啊!主人,有兽人!”火镰冲着对面的兽人大声叫道。

    “你们说的没错,这里就是兽人一族的领域,不过我们是第一次看到,人类跟一只神兽,同时来到这里。”兽人们讽刺的看着眼前的人类,他们都绝对自己在魔兽的世界里面,高出一定,因为他们拥有魔兽所没有的。

    “这个……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火镰好奇地问道,不会这么巧吧,说兽兽就到,来的还是兽人,这次他们死定了!

    兽人讥讽的看着火镰,“你不过是区区的神兽,敢跟我们这么说话,就连圣兽到了这里,它都不曾放在眼里。”现在它只不过是区区神兽而已,只不过是魔兽的起步。

    火镰怒了,什么叫区区魔兽,它好歹也是堂堂一大神兽,谁看到它不是膜拜,它们敢说这样的话,不怕它一口吞了它们。

    “你他妈说什么屁话,老子是神兽,神兽,你们见过神兽吗?”靠,有这么瞧不起兽的吗?它是区区的神兽,那它们连神兽都算不上,刚才还觉得它们无辜,现在就觉得活该,难怪魔兽会远离他们,活该,活该!

    领头的兽人笑了,它一只上本身是人类,下半身是魔兽的兽人,神兽在他们的眼里,什么都不算,“区区神兽而已,圣兽来到兽人族,都是老老实实的,你们敢在我们面前叫嚣。”它们兽人一向高傲没错,那是他们有高傲的资本。

    “你……主人,它们欺负我。”火镰眼看就说不过它们了,突然它哀怨的看着君慕倾,满脸泪珠的看着君慕倾。

    洛樱宁脚下一个踉跄,难怪人家会小看它了,它这个样子,哪里是有点神兽的样子,连普通魔兽都比它强吧。

    洛鹰雄低头往地下看了一眼,忍住满腔的笑意。

    “是吗?那欺负的很好。”君慕倾淡漠的说道,谁让它说人家的坏话了。

    “主人,你不能这样。”火镰更加哀怨了,怎么连主人也不帮它说话了,这群兽人,哼,让它主人都不帮它了!可恶。

    “吱吱!吱吱!”吱吱看到兽人,脸上闪过一抹兴奋,嘴角也留下的唾液。

    火镰跟君慕倾心里涌出两个字,不好,吱吱闻到了魔核的味道,兽人是半兽半人,他们的魔核,比普通魔兽的更加珍贵,吱吱肯定是问道了珍异的香味了,才会这么激动的。

    “吱吱啊,不能吃,不然主人会罚你的。”火镰语重心长的说道,那些兽人连它都不放在眼里,要是一不小心,把它捏碎了,那麻烦就大了。

    “吱吱,吱吱!”吱吱还是不停的跳动,好像是没有听到火镰的话一样,它想吃,它要吃,好香,好香的味道。

    “你想吃?”冰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火红的眸子紧盯着吱吱。

    “吱!”吱吱立马想到君慕倾,脸上也一脸的哀怨,它怎么就忘记,它是不能随便吃的。

    “刚才是我们不好,你们别生气。”洛鹰雄看着眼前的兽人,谦和的说道,难怪火镰说兽人是高傲的,果然没错,眼前的兽人,不就是高傲无比,看不起人类和魔兽。

    兽人不耐烦的看了眼前的人类跟魔兽,狂妄的说道,“你们赶紧离开,不然别快我们不客气,你们也应该知道,进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过。”那些人来敢来兽人族,就应该付出他们的代价。

    君慕倾看着这些兽人,讽刺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这里是兽人族的地方,能避免麻烦就避免麻烦,要是跟兽人发起冲突,她也不知道后果如何,听火镰说的,兽人们应该是挺厉害的。

    “主人,你怎么就走了?我们不是还要找东西吗?”火镰着急的叫道,主人就这样走了,那也太没有面子了,难道他们就怕了这些兽人不成?

    “我说走了就走。”君慕倾冷冷说道。

    火镰没哟再说话,主人的决定是谁都不能够改变了的。

    洛家两兄妹跟在君慕倾的身后,叹了口气,佣兵们难怪都没有回去,大概是贪欲太重,想要不顾一切的得到这里面的宝物,才会被兽人们杀了,兽人是那么痛恨人类的,人类进攻,他们当然会被杀死。

    兽人看着那火红的身影,那个兽人的领头,一个闪身,走到了君慕倾的前面,“你是……”

    “我也是人类。”君慕倾淡淡地说道,“而且也没见过你们。”她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兽人,没想到兽人是这个样子的,难道魔兽跟人类生的就一定是半人半兽吗?

    “王!”兽人猛地跪下,恭敬的冲着君慕倾叫了一声。

    王?

    王!

    王!?

    什么情况!

    火镰呆滞地看着面前的兽人,它主人什么时候收复了兽人一族?这怎么可能,主人才十岁,也从来没有来过什么绝末之壁,那主人是怎么当它们王的?

    靠!这也太牛逼叉叉了吧!兽人的王!

    洛家两兄妹也愣住了,小倾什么时候变成了兽人的王了?看这个兽人对她这么恭敬,不像是假的,而且还跪下了,难道小倾真的是兽人的王?她也是兽人,不过这怎么可能。

    君慕倾也是一头雾水,她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兽人是王了,这件事情,她还真不知道,她还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人,你是十岁吧?”火镰愣愣问道,“你确定不是你变成人身的十岁?”它找不出第二个理由。

    “不是十岁。”君慕倾摇摇头,双手环胸。

    “那你真是……”火镰感觉到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兽人的王,那也太牛逼叉叉了。

    “我快十一了,所以我十一岁了。”君慕倾半冷不热地说道。

    “砰!”火镰从君慕倾肩膀上掉了下去,“主人,你耍兽!”他还以为主人就是兽人的王呢。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君慕倾似笑非笑地说道。

    洛家两兄妹也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小倾真的是兽人的王,吓死他们了。

    “王,难道你忘记我们了吗?当年你统一兽人族的时候,教会我们很多东西,之后便离开了,我们还以为你永远都不回来了。”那个兽人见君慕倾说不认识他们,是忘记了,才继续解释道。

    君慕倾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些兽人,她真不是他们的王。

    “可我真不是你们的王,我才十一岁,你们王统一你们,那是多少年以前?”君慕倾淡淡解释,这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怎么可能是他们的什么王,那一点都不现实。

    兽人低头沉思了一下,“一百面前。”但是……

    “那不就得了。”君慕倾耸耸肩,她确实不是他们的王,更加不认识什么兽人,这里也是她第一次来。

    “可是王,我可以证明你就是我们的王。”兽人着地说道,他可以证明眼前的人就是他们的王,他们王的眼睛也是红色的,当年也她一身火红的衣服带领它们统一兽人族,为他们找了这么一个栖身之所。

    君慕倾扶额叹息,她真不是什么王?第一次来这里,怎么回事什么收人的往,这话也太不显示了。

    “我真不是。”君慕倾沉声说道,她都想自己是兽族的王,这样子,她不能自己动手,就可以找到绝末矿石了,但是她不想跟兽人扯上关系,也不想冒充他们的王,她要是承认了,这些兽人,还会让她离开,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王,百年前,你跟现在一样,我们称你为王,但是你也不让我们这样叫你,我们会认错任何人,都不会认错你,王的眼睛是红色的,头发是红色的,衣服也是红色,我们怎么会认错,你的体型也跟百年前一样。”兽人沉声说道,它不明白,他们的王为什么不认他们。

    一样?怎么可能?她百年前来过这里?还是君慕倾自己来过,不可能啊!

    “说不定,真是你们认错了天下相似的人太多了,我的眼睛头发,也是一年前变成这样的,你说你们的往都一百多岁了,怎么可能是我。”一百多年前,君慕倾都没有出生,她更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来过这里。

    “可是……”

    “别可是,我要是你们的王,早就承认了。”她也想承认,但是祸端无限,想了想还是算了。

    火镰看了看君慕倾,主人承认不是很好吗?那什么矿石,直接让这些兽人们去找就好了,根本就不用他们满风沙,那碎石的到处找,还不知道在说什么地方。

    “可是……王。”

    “我说了不是你们的王了,不用再跪着了,赶紧起来吧。”兽人,王?红衣红发红眸?世界上真有这么相似的人?如果不是确定君慕倾才十岁,她都怀疑,这真是君慕倾做过的,不过想想应该没什么可能。

    兽人迟疑地站起来,疑惑地看着君慕倾,它还是觉得她是王,当年它虽然真是远远观看,它还记得,王带着它们,建立自己的家园,告诉他们兽人的不该自卑,他们不会有现在。

    “好了,你也知道真相了,我们也该走了,闯进你们的地方,真的不好意思,不过,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这里有兽人。”君慕倾很少对人这么客气,更何况是兽人,她肩膀上的火镰看的一愣一愣的。

    “可是……”

    “姑娘,等等……”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出现在君慕倾的眼前,笑呵呵地看着她。

    “你是谁?”他是兽人吗?看着不像。

    “姑娘,老头子只想知道,姑娘身上有没有一块狼毛玉牌?要是有,你便是我们的王。”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王没有到这里来,红眸红发,也来到这里。

    狼毛玉牌!

    君慕倾刮过一抹惊讶,她,她好像是有……

    “你说的狼毛玉牌?”巧合,一定是巧合,一定不会是真的,怎么肯能嘛!

    “红玉,红狼毛。”老者就像一个慈祥的老者,亲切的看着君慕倾。

    “……”不会这么巧的吧!

    君慕倾心里顿时一阵凉意用处,世界上这么巧的事情也有?可是她不想当什么兽人族的王,她想回到人类世界,她还有仇没报。

    “姑娘?”老者好像已经知道了一般,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这个,我,是有一块同样的玉佩,但是……”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父亲给她的玉佩,会跟兽人族有关,这一切也太巧合了吧!这一定都是巧合。

    “王,老鹿终于等到您了。”老者立马跪下,匍匐在地上。

    他身后的兽人也赶紧跪下,恭敬地冲着君慕倾叫了一声王。

    洛家两兄妹是越来越不明白了,玉佩怎么了?一块玉佩就能认定小倾是他们的王了吗?这也太滑稽了吧,怎么可能,小倾怎么可能是魔兽的王,还是兽人!

    火镰看着君慕倾,难道主人真的是兽人族的王?可是主人明明才……这没道理啊!

    “我还是没明白。”君慕倾冷冷说道,什么兽人族的王,她才不是,她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人类而已。

    “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老鹿慢慢站起身,冲着君慕倾恭敬地说道。

    君慕倾撇了撇嘴,她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就变成了兽人族的王,还有那块玉佩,不是父亲给她的吗?这跟兽人族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是小倾……你们王的朋友。”洛鹰雄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是看君慕倾往前面走了,他们也跟上去,还没走一步,就被这些兽人拦住了。

    君慕倾缓缓转身,看着身后,“让他们跟我一起走吧,他们是我的朋友。”这些兽人都是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就叫她王,她一直都不知道。

    老鹿对着身后的兽人说道,“带他们跟上来。”说完就带着君慕倾往里面走去。

    戈壁的内壁,是兽人居住的地方,火镰慢慢走在君慕倾的身边,身体也变大了不少,至少不能试了面子,它好歹也是堂堂神兽,怎么恩呢个字兽人族面前显得那么弱小。

    洛家两兄妹到现在都没明白过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兽人好端端的就叫小倾为王,还有身玉牌,那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都乱了,乱了!

    红色的身影慢慢在戈壁穿过,突然君慕倾看到一样熟悉的东西,那就是房子。

    “你们也住房子吗?”君慕倾好奇地问道,她还以为兽人跟魔兽一样,不是找洞,就是随便在找个地方。

    “王,这都是百年前我们学的。”老鹿回答道。

    “你知道我不是你们的王?”君慕倾错愕地问道,既然知道不是,那还带他们进来,不怕有危险吗?

    “我当然知道您不是以前那个王,不过王离开的时候说过,不管日后谁拿着红色玉牌,来到兽人族,那就一定是她的传人,让我们拜她为王,帮她做一切事情。”老鹿恭敬地回答,他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以前的王,既然拥有玉牌,那就一定是了。

    啥?还有这回事?那个什么王不是刷她吗?

    “我不想当你们什么王,你们兽人族远离人类,也远离魔兽,对我的帮助不大。”要是换成别的魔兽,她早就同意了,但是兽人孤僻,冷傲,不会去人类世界。

    老鹿笑而不语,慢慢的往前走去,他们已经走到了小镇的门口,镇门上的牌子,写着三个大字,兽人族,那强劲有力的字,让君慕倾都不禁叹服,霸气,有力,从字体上就可以看出来那个人的性格如何。

    “王,那是以前的王给我们写的。”保留了一百年了。

    君慕倾点点头,果然是枭雄,写的字都这么强劲有力,想必人也非常厉害,不然怎么会让兽人同统一,还让兽人敬佩一百年都不曾忘记她。

    “走吧。”君慕倾抬起步伐往里面走去,这里叫兽人族,跟人类的小镇没有什么区别,井然有序,甚至还有一些兽人在街上卖吃的,小孩在街上玩闹,要不是他们样子不一样,你就跟普通的人类没什么两样。

    所有人看到老鹿走来,都纷纷围上来,“鹿长老,您回来了。”兽人各有各的姿态,顿时让身后的两个人打了个冷颤。

    “嗯嗯,你们看,我给你们带谁回来了。”老鹿指了指身边的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柔和了。

    顺着老鹿的手指指去,当所有人看到那一抹红色身影的时候,都闪过一抹惊颤,然后唰的一下,纷纷跪下。

    “恭迎王的回归!”所有兽人都纷纷跪在了地上,原本待在家里的兽人,也纷纷跑出来,看到那一抹红色身体,一个接着一个跪在了君慕倾的面前,嘴里高呼王的回归。

    君慕倾太阳穴跳动了两下,这是谁在耍她?

    “老鹿……”

    “王,您让他们起来,他们才会起来,不然老鹿也没有办法。”在王的面前,他就算是长老,他们也不会听自己的,他们有一百年没有见过王了,当初的一个兽人村,也变成了现在的兽人镇。

    君慕倾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你们起来吧。”别人来绝末之壁,那就觉得是灾难,怎么她一来,就直接变成了王了?这待遇也太好了吧?

    “谢王。”所有兽人都站起来。

    “老鹿,他们为什么看到我就知道了?”难不成他们每天都拿着,以前那个什么王的头像供奉吗?

    “王,一百年前的事情,所有兽人一族都知道,不管是谁。”老鹿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这里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知道以前那个王的事情,她的事迹,还有她的样子,所有的一切一切都知道。

    都知道?

    “走吧,你跟我讲讲你们那个王的事情。”她要是有一只这样的魔兽军团就好了,不过她没想过是兽人族,也没想过兽人族会出族帮她什么,她的魔兽军团一定会成功的。

    老鹿点点头,“你们先回去吧,我带王去走走,顺便带这几个人类,和魔兽找住的地方,记住,这是王的朋友,不可怠慢。”

    “是。”老鹿毕竟也是兽人族的长老,他说的话,也没有人敢不听。

    “我要跟在主人身边。”火镰走到老鹿面前,它实在是想不明白,兽人为什么这样就认主人当王了,整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要是它们是想办法伤害主人那该怎么吧?

    “让它跟着吧。”君慕倾点点头,她知道火镰不放心,但她能感觉到,这些人对她没有半分的意图。

    “好。”老鹿走在前面,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火镰,满意的点点头,有神兽做坐骑,难怪王会挑选她做继承人。

    三个身影慢慢往前走去,兽人们也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兽人虽然看不起人类,但眼前的两个,是他们兽人王的朋友,要是不以礼相待,王怪罪下来就不好了。

    君慕倾跟着老鹿走过一个有一个巷子,终于他停在了一座庄严的房子面前,轻轻推开,君慕倾就看到陈旧的摆设,还有那火红的布置,从这就可以看到一起住在这里的人,一定非常爱红色。

    “这里是?”

    “这里您就暂时住在这里,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老鹿淡淡说道。

    “你知道我会离开这里。”君慕倾直接跟老鹿挑开了说,让她永远留在这里,那是不可能的。

    老鹿摇摇头,冲着君慕倾说道,“王,您的名字?”

    “君慕倾。”

    “好好好,王要离开这里,我们不会阻挡,但是我想您能留在兽人族多一点的时间,兽人族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王了,不管是以前的王,还是现在的,我们都想看看。”以前的王不知道还在不在,但是王的传人,他们一定会把他们当成是她,因为这是王当时走的,唯一条件。

    君慕倾迟疑了,她来这里是为了找绝末矿石,她留在这里,还要怎么去找,“老鹿,我来这里,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以前的佣兵来过这里,他们应该知道她来这里,也是为了那样东西。

    “老鹿知道,不过王,那个地方太过危险,我们兽人族都不敢去,您不能去。”老鹿当然知道王的目的,但是那里太危险了,他怎么能让王冒险,其它人也不会同意的。

    “你知道?那就太好了,我也省的去找,我可以留在这里一些日子,不过你也要告诉我那个地方在哪里?”君慕倾笑着说道,兽人们其实挺好的,只不过人类的歧视,魔兽的歧视才让他们变得孤傲。

    老鹿迟疑了一会,还是点点头,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吵杂的声音。

    “她不是我们的王,不是我们都王!”

    “不是我们的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