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佣兵团的佣兵们从来没有见过团长这个模样,气愤,恼怒,还有无可奈何。

    李古月在议事的大堂里面走来走去,下面站着的,是佣兵团高一层的佣兵,他们看着李古月走来走去,副团长也不见了,不禁一阵好奇,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

    团长跟副团长,除了执行任务,很少会分开,就连去佣兵工会总部,他们两个也是一起去的,今天怎么一起去了,就回来一个,那另外一个去哪里了?副团长怎么不见回来,团长还这个样子?

    “团长。”严声终于忍不住了,他本来就是个粗人,什么事情都憋不住,所以也就先开口了。

    “等樱宁来了再说。”李古月狠狠的叹了口气,他是怎么劝都不听,怎么劝都不听,他洛鹰雄就是个猪脑子,难道不知道那是雷家的阴谋吗?这个任务,成或不成,到头来,都是个死。

    “我来了,团长,你说吧。”洛樱宁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李古月气呼呼的声音,走进来还不见她大哥,不禁也好奇了,难道亲如兄弟的两个人也有吵架的一天。

    洛樱宁有个时候狠狠怀疑,她跟大哥不是兄妹,团长跟大哥才是兄弟,这两人的感情,比她跟大哥的还好。

    “樱宁,你赶快去阻止你大哥,他要去绝末之壁拿绝末矿石!”见洛樱宁来了,李古月赶紧说道。

    “什么!”洛樱宁瞪得眼睛都出来了,绝末之壁!绝末矿石!

    她大哥没傻吧!明明知道那是有命去没命回的,佣兵团就算再不济,也不要用命换来的矿石,绝末矿石,那是所有晶石,里面最值钱的一种,越值钱,那危险也可想而知,没有一个佣兵敢去绝末之壁找绝末矿石,大哥是吃错药了吧!

    “佣兵工会有个新的任务,就是让我们去找绝末矿石,我当然是不会同意,当你大哥知道完成这次任务,就可以拿到一万个矿晶,他就立刻给接下来了,我拦都拦不住!”说完李古月叹了口气,绝末之壁,绝末绝末,那就是绝路!去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回来的。

    大堂内一片哗然,副团长竟然为了他们去绝末之壁,一万个矿晶,绝对可以解他们的燃眉之急,可这也太危险了,副团长怎么可以去那个地方,就算是他们现在解散,副团长也没必要拼命。

    “我这就去!”洛樱宁惊慌的说道,那个地方,绝对不是人可以去的,大哥一定不能去,一定不能去!

    李古月看着洛樱宁跌跌撞撞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冲动的步伐,血月佣兵团不能没有他,他不在这里,龙舞佣兵团乘机而入,那血月佣兵团就彻底的完了!

    君慕倾慢慢走进来,表情淡然的看着李古月,“发生什么事情了?”樱宁那么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叫她都没有理会。

    “姑娘!”见君慕倾进来了,所有人都尊敬的叫了一声,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就算是她送了一大堆魔核,也不用给她血月令牌,看到她还要尊敬,这交易也太划算了。

    君慕倾走到李古月面前,赤红的眼睛紧盯着他的脸,“我想知道。”她谦和的说道,淡然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鹰雄去了绝末之壁。”李古月重重地说道,轻如鸿毛的声音,显得重如千斤。

    “绝末之壁?那是什么地方?”君慕倾好奇地问道,能让佣兵脸色骤变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姑娘不是佣兵,当然是不知道,绝末之壁在佣兵镇的北面,那是快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也是佣兵团所渴望的宝地。”李古月苦笑道,刚开始的时候,有不少的佣兵都为了里面的财富,纷纷跑进去,可进去的佣兵,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君慕倾双手环胸,“继续。”宝地,那是绝路吧!

    “刚开始找到这块宝地的时候,佣兵工会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疯狂的跑进去,那个时候每个佣兵团只剩下不到百人的情况,大家都盼着他们能够找到丰厚的资源,兴奋期盼,但是逐渐,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到现在,那些进入绝末之壁的人都没有回来过。”说完之后李古月叹了口气,神情凝重。

    所有佣兵也都低下头,这是每个佣兵都会知道的事情,加入佣兵团,第一件知道的,不是团里的事情,而是这一段佣兵的耻辱。

    “那洛鹰雄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跑进去?”找死也要留着力气去参加两个月后的佣兵大会吧。

    “绝末矿石。”李古月语重心长的说道。

    “那又是什么?”君慕倾对李古月的说的一点都不知道,她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相传有人曾经走出了绝末之壁,但是刚到边缘地带就死了,有些大胆的佣兵,还是想去绝末之壁冒险,就发现了这个人的骨骸,他们去的时候,周围都是鲜血,白色的骨骸上面也是血,看上去像刚死不久,骨骸的旁边,还有一块黑色的石头,他们把石头拿出来,拿去鉴定,才知道,那竟然是比墨晶还要值钱的东西,大家不知道那叫什么,因为是从绝末之壁出来的,就叫它绝末矿石。”最重要的是,鹰雄明明知道就不能找到,他还要去冒险。

    “值钱的东西?”君慕倾猛地抬起头!看着李古月。

    肩上的火镰,看到君慕倾这个模样,就知道它家主人又在打绝末之壁的主意了,比墨晶还值钱,那可是宝贝啊,杀多少魔兽,都比不上那一丁点,主人不心动才怪。

    “嗯。”李古月狐疑的看着君慕倾,她想干嘛?

    “那我现在走了,有这么好的东西,早应该也叫我一起去的。”君慕倾笑道,立马转身就走,生怕别人抢了绝末矿石一样。

    李古月立马追出去,“姑娘,你没听到我说的吗?”那是绝末之壁!绝末之壁啊!

    “能没听说吗?就是因为是绝末之壁才去的。”君慕倾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还带着点点的兴奋。

    严声着急地道李古月的身边,“团长,姑娘会没事吧?”那可是绝末之地!

    “不知道。”李古月忧心忡忡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希望她可以创造出奇迹,不禁自己能安全回来,还把他们两个带回来。

    “吱吱!吱吱!”吱吱在后面蹦跶了两下,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大声尖叫,黑晶的眼里,也出现了从未过有的急切。

    “小吱吱,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等着你的主人回来。”严声走到吱吱面前,同样心事重重地说道,回来,绝末之地,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回来的,而且从来就没有人回来过。

    “吱!”吱吱黑晶的大眼睛瞪了一眼严声,一道紫色的光芒闪过,紫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众佣兵的眼前。

    看到这一幕的人一阵哗然,这是什么魔兽?怎么这么厉害?

    洛鹰雄目光坚定的往前走去,他转身看着身后,不禁叹了口气,不管如何,他都会拿回绝壁矿石,一万个矿晶,能让血月佣兵团不至于被解散,这已经非常值得了。

    “我还没见过这么笨的人,不为了自己,为了一个什么破任务,才去找。”火红的身影站在洛鹰雄的身后,君慕倾原本染黑的发丝,变回了撩娆的火红,一双赤眸显得神采奕奕。

    “小倾!”洛鹰雄惊讶的看着君慕倾,她怎么会来这里的,这里很危险她不知道吗?

    “怎么?只准你去,不准我去吗?你那任务有没有说要一块多大的绝末矿石?”君慕倾挑挑眉头,她看中的东西……

    洛鹰雄摇摇头,没有说过要多大,只是说有就可以了,也正是因为没有要求,他才敢赌一把,一丁点也是可以完成任务的。

    “那就行了,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君慕倾笑道,都是历练,什么地方不是,绝末之壁既然没有人出来过,那就是个很好的挑战,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洛鹰雄站在原地,就那样看着君慕倾,他是绝对不会让她进去冒险的,这里面太危险了。

    “你拦不住我,要么就是一起进去,要么就是我让火镰把你打晕,然后自己进去。”她是进去历练而已,又不做其它的事情,那绝壁矿石,顺便带点回来,那也是有必要的。

    洛鹰雄脸色僵了僵,看着君慕倾肩膀上的火镰,他迟疑的点点头,他怎么放心小倾一个人进去,这里面那么危险,他们两个人进去了,还有个照映,她一个人,那会很危险的。

    “那就走吧。”君慕倾满意的点点头,他还知道自己打不过神兽。

    “等等!我也要去!”后面匆匆赶来的洛樱宁赶紧跑过来,拉住君慕倾的手臂,她也要去,怎么可以让他们两个人去冒险。

    洛鹰雄看到洛樱宁也来了,赶紧说道,“你回去,佣兵大会不能少了你。”血月佣兵团要是再少一个人,那排名不用开始,他们就已经输了。

    “大哥!我们一起去,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从那里回来就好,我要跟你一起去参加佣兵大会,让血月佣兵团待在十大佣兵之列。”洛樱宁目光坚定的说道,今天不管怎么样,她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她要去就让她去,就当是一番了历练。”君慕倾看着满地沙石的戈壁,皱了皱眉头,这就是绝末之壁的边缘地区了,边缘都是这个样子,那里面会是什么样?

    洛鹰雄猛地看向君慕倾,她只是把这次去绝末之壁当成普通的历练而已吗?

    “等等,等等我们!”后面惊呼的声音响起,三人转身,就看到龙舞佣兵团匆匆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衣蒙面人,手中握着一柄墨色的宝剑,周围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君慕倾把眼前的佣兵忽略,目光直接看向了后面慢不走来的人,杀气,这么浓郁的杀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们也要进去?”洛鹰雄问道,龙舞佣兵团的人去里面做什么?他们又没有接下这个任务,根本没有必要进去,难道是为了绝壁矿石吗?

    龙舞佣兵团的人点点头,他们不进去来这里干嘛,又不是闲着没事做,绝末之壁那么危险,没事谁会进那里面。

    “要进就跟上吧。”君慕倾冷漠的收回眼睛,对龙舞佣兵团的人冷漠的说道,既然他们想跟着,就让他们跟,有什么事情,那就不好意思了,不怪他们见死不救。

    洛鹰雄也不再说话,目光深沉的扫视了周围一眼,转身往里面走去,洛樱宁和君慕倾跟在身后,刚抬起步伐,一道紫色身影闪过,稳稳落在君慕倾的肩上。

    “你也来了?”君慕倾笑道,她还以为它还在睡觉呢,没想到不但醒来了,还跟了过来。

    “吱吱!吱吱!”吱吱冲着君慕倾大叫,好像是在职责她丢下自己,最后它瘪着嘴巴,不去看君慕倾。

    君慕倾抚了抚吱吱,“好啦好啦,我不是看你在睡觉么,你现在既然已经跟过来了,那就一起进去,但是你不能……”

    吱吱赶紧点点头,前几天那么大的诱惑它都抵挡下来了,现在就是再多的魔核它也不在乎了,反正它最后也会吃到,还是比那些更好的,想到那天,吱吱就一阵回味,就那个魔核,对它来说,才好上那么一点点。

    火镰鄙夷的看着吱吱,好像在说,你跟过来做什么,我一只兽就可以保护主人,你还是回去睡觉吧你!

    “吱吱!”吱吱用闪电型的耳朵指了指那边肩上的火镰,眼里露出深深的不满,它一个人就这么来了,还敢把它抛下,真是太过分了!

    “走吧,我们现在开始冒险。”希望绝末之壁不是第二个黑森林,里面一点挑战性都没有,说什么有高级魔兽出世,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听说有魔兽出现,那就是骗人的。

    说到高级魔兽,君慕倾用眼角余光扫视了一下肩上的火镰,它会不会就是那个高级魔兽,可看上去,怎么都不像,吱吱会是那个高级的魔兽?

    火镰傲骄的冲着吱吱哼了一声,这家伙就是来凑热闹的,明明知道这里这么危险,还不在血月佣兵团好好待着,还跑来这里,真是的,到时候遇到什么危险,还要顾着它,麻烦!

    ·“火镰,你就别看了,吱吱是一定要去的。”君慕倾淡淡说道,大步往戈壁里面走去,漫天的沙尘,从边缘地区就开始飞扬。

    洛樱宁已经见怪不怪了,火镰经常跟吱吱开这种玩笑,明明是两只魔兽,一只还是神级,偏偏就像小孩子一样,斗嘴,吵架,他们都看不懂他们在吵什么,也只有小倾知道,偶尔的冲它们一笑。

    他们身后的龙舞佣兵团的人,看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萌的魔兽,这里是从哪里得到的宠物兽,太可爱了,等那个人死了之后,他们就一起抢过来,拿回去献给公子,公子一定会非常喜欢的,一定会的。

    黑衣蒙面人,不急不缓的跟在身后,不管是何时,他都维持这一个动作,冰冷的杀气散发,笼罩在周围猎鹰一般的双眼注视着前方,冰冷无情。

    他们刚走到绝末之壁里面,才知道,这里跟想象中大不一样,到处都是飞沙走势,别说矿石了,就连魔兽的踪影都没有看到,还是说要去找什么找什么,龙舞佣兵团的人一阵失望。

    “小倾,你看看,这里全部都是灰尘,我们要怎么找矿石?”佣兵团接下的任务,佣兵工会会公之于众,所以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龙舞佣兵团会到这里,目的简单,她才不信。

    君慕倾淡然地没一步,她这个时候,终于知道那个浑身散发着杀气的人,为什么脸上会蒙着布了,这废物的沙石,不小心就吹到了脸上,从脸上划过,就是一道伤痕,想躲都躲不掉。

    “你们没事吧?”君慕倾看了一眼肩膀上的两只魔兽,他们柔顺的毛发已经变得混乱不已,还搀和了好多的沙石,身上也出现了几条伤痕。

    火镰摇摇头,这点风沙算什么,后面还有更加厉害的东西在等着它们,这样就倒下了,那还算什么魔兽,等它变成了圣兽,一定要毁了这里,太坑了,它第一次这么糗的出现在人前,还被这么多人看到。

    吱吱轻轻叫了两声,除了毛发有点受损,其它的什么事情都没有,眼睛还神采奕奕的,这让君慕倾放松了不少。

    火镰跟吱吱紧紧抓在君慕倾的肩膀上,眼睛注视着前方,都有着难以消除的怒火,它们一直引以为傲的毛发,都变成毛草了,沙子被风吹进来,连洗的地方都没有,这到底是个什么破地方!

    洛鹰雄走在最前面,从纳戒里面拿出一些布块,给洛樱宁和君慕倾一人一块,要是不蒙上的话,他们没有遇到其它的凶险,被这些风沙都给淹没了。

    “大哥,你一个人走来这里,知道矿石在什么地方吗?知道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找了。”洛樱宁大声说道,声音很快的就被大风给吹散了。

    洛鹰雄还是听到了一点,他摇摇头,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人出去过,进来的佣兵都死在这里了,他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危险,也不知道绝末矿石在什么地方,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要尽快离开这里,待的越久,就越危险,他死了没事,妹妹跟小倾不能有事,一定要平安的送她们两个出去,一定要!

    “火盾!”冰冷的声音扬起,火红的坚盾竖立在三人面前,挡住风沙。

    “怎么了?”洛樱宁好奇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倾干嘛凝聚出斗技,现在这里很危险,要尽快离开才是。

    “先休息吧,不急这一时。”君慕倾看着满天的沙尘,在看看洛鹰雄跟洛樱宁脸上的伤,用意识叹了一下空间,手中出现了两颗红色药丸。“这个你们吃了。”君慕倾淡漠的说道,他们的只是小伤,红色的应该就够了。

    龙舞佣兵团的人见突然冒出的火盾,不禁惊讶,他们竟然这么大手笔,这个地方,会让斗技师来,能休息就好,龙舞佣兵团的人纷纷坐在君慕倾他们的身后,躲着沙尘。

    看到君慕倾手上的丹药,洛樱宁一阵呆滞,小倾身上还有什么?能一次告诉她吗?不然每次她都一脸惊讶,她都快麻木了。

    洛鹰雄看了一眼君慕倾,她脸上也有伤口,“还是你跟樱宁吃吧,你们的脸被刮花了可不好,我一个汉子,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女孩子都喜欢美,她把药丸给他们,她吃什么?

    君慕倾摇摇头,直接把药丸塞到两人手中,“你们吃就好了,我不用。”她现在要是吃了药丸,晋升了怎么办?还是忍着点比较好。

    洛樱宁看着手中的药丸,慢慢放进嘴中,小倾手上竟然会有药丸,难道是君家给她的?不是说她在君家并不怎么样吗?还老是被人家欺负,那些人真是可恶!

    洛鹰雄宠溺的看了一眼洛樱宁,把药丸收起来,这么宝贝的东西,他还是留着好,迟早会用的上的,只要他们还在绝末之地,就一定会用上这药丸的。

    龙舞佣兵团的佣兵看的一愣一愣的,那红衣人身上,竟然会有纳戒,还有红级药丸,这么一点小伤,就给红色,那她是不是还有其它颜色的,想倒在合理,佣兵们都满心的贪欲,都想得到君慕倾身上的一切。

    纳戒是佣兵们最渴望得到的东西,但也不是每个佣兵都能得到,当龙舞佣兵团的人知道君慕倾有纳戒,还有红级药丸,顿时眼红了,这么好的东西,会在这样一个人手上同时出现。

    在龙舞佣兵团人的眼里,君慕倾就是一个刚加入佣兵团的人而已,能拥有纳戒跟红级丹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龙舞佣兵团,不是第五佣兵团吗?有本事跟那个人一样,站在那里。”洛樱宁指了指冷酷的黑衣人,讥讽的对这龙舞龙舞佣兵团的人说道,太没用了,还躲在他们的身后。

    龙舞佣兵团的人都涨红了脸,他们是第五佣兵团的不错,但是都是为了送这个黑衣服的人来这里,其它什么都没有,说是护送,其实就是来送死,他们不想死,被人逼的无可奈何。

    君慕倾才不理会龙舞佣兵团如何如何,那些都是没有威胁的人,倒是那个黑衣人,让她很好奇,这么重的杀气,不是常年杀人累计,就是这个人太过恐怖。

    “小倾,你看什么?”洛樱宁疑惑的问道,忧心地看着盾牌后面的漫天沙尘,这外围地区,就有这么多灰尘,那到了里面,该多可怕,她已经无法想象,以前进来的佣兵,进入这里的时候,就要死一批了吧?

    君慕倾摇摇头,“没事,休息一下,等会赶路。”她淡淡说道,还没有确定这个人来这里做什么之前,她是不会冒险,况且来这里的人,能有几个完好离开的。

    火镰走到盾牌的最前面,抖了抖身上的沙尘,眼中带着几分怒意,它很想变回本体,然后踩平这个破地方,这么重的沙尘,它一直最满意的毛发都变脏了,在这里走两个月,它怎么忍受的了。

    “吱吱!”吱吱蹦了蹦,也把身上的沙尘抖下来,哀怨的看着君慕倾。

    “你们两个要是怕脏,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君慕倾淡淡的说道,它们连这么一点都忍受不了,还怎么走下去,还不如现在就回去,别到时候,还要她还要照顾它们两个。

    吱吱立马用头顶的闪电耳朵遮住眼睛,“吱吱”的叫了两声。

    火镰也停止了抖动,泪眼婆娑地走到君慕倾面前,无声的指控她,你不要我们了吗?

    君慕倾扶额长叹,她不是不要它们,是这里面太危险,有龙舞佣兵团的人在,她是不会让火镰显出本体,这也是为了它们好。

    “我不是不要你们,让你们回去等着不是更好吗?”君慕倾淡淡的说道,看到这漫天的沙尘,它们都不禁怒火冲冲了,要继续走下去,它们还不直接把这里给轰了。

    火镰摇晃了一下头,它才不要更主人分开,这里这么危险,有它在,好歹主人有什么危险,它还能出手帮忙。

    吱吱立马跳到了君慕倾的肩膀上,狠狠的跺了两脚,好像在说,你也太小看本兽了!

    呃……洛樱宁呆滞的看着两只魔兽,她根本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小倾好像全都明白,看到他们的动作,神情,就知道他们要干嘛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洛鹰雄微笑看着君慕倾,这两只魔兽,对她很忠心,即便是有生命危险,它们还是不肯离开,拥有这么的魔兽,和魔兽宠物,也是一大幸事。

    “既然你们不肯走,那我们就开始走了,你们后面要是后悔,可不能回去。”君慕倾脸上也带上了淡淡的笑容,不管后面那个人是做什么的,有火镰和吱吱在,他成不了什么气候。

    黑衣蒙面人目光紧锁着君慕倾的两只魔兽,一抹复杂的情绪,从眼中一闪,让人来不及抓住。

    三人慢慢站起来,火镰跟吱吱也重新回到了君慕倾的肩膀上,龙舞佣兵团的人见前面的人站起来了,也赶紧站直了身体,做好准备。

    火红的盾牌瞬间消失在了三人面前,漫天的沙尘在他们面前飞舞,很快就像他们无情扑来,沙石从脸上刮过,幸好他们都围裹着布块,才没有什么事情,后面龙舞佣兵团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漫天穿过,挂在他们的脸上,甚至有人不小心就被大风刮走了。

    龙舞佣兵团的人一阵畏惧,止住步伐不敢前进,黑衣蒙面人的脚步没有改变半分,就算是龙舞佣兵团的人不敢在前进,他依旧往前走去。

    兢兢战战站在原地的龙舞佣兵团的人,被大风呼啸,沙石挂上了脸,手,连衣服都吹破了好几道口子,他们心里越来越不安,特别是想起了那些传说中的事情,就更加害怕了。

    那么多佣兵,没有一个能够回去,那是不是代表他们也不能回去,来绝末之壁,就是送死了,他们是不幸中的大不幸,团长会选他们来保护这个人,这人哪里用他们保护,根本就没有必要,干嘛还要他们来送死?

    想到这里,龙舞佣兵团的人心里不禁对前面继续行走的黑衣人涌起了一股怨念,要不是他,他们今天根本就不会来到这里,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

    慢慢往前面走去的身影突然停住了脚步,龙舞佣兵团的人微微一愣,几人拥在原地,惊颤的看着他,浓浓的杀气,已经让他们不知所措了,这个人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光芒从风沙中闪过,龙舞佣兵团的人还没来及想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人就倒在了地上,眼睛都来不及闭上,就已经咽气了。

    君慕倾等三人听到身后的动静,纷纷往身后看去,当他们看到龙舞佣兵团的人都倒在地上,风沙不停的扑打他们的身体,依旧没有反应的时候,不禁纷纷看向那个男子,这个人连龙舞佣兵团的人都敢杀。

    同时,君慕倾也确定了,这个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杀气,不是与生俱来,而是人杀多了,四五个人,一剑就给解决了,看都不看一眼,这显然是杀过很多人,人在他的眼里,就好比随意砍伐的萝卜一样。

    龙舞佣兵团的人不是护送他来这里的吗?怎么他会出手杀人?就不怕银烁那个老家伙找他麻烦?

    洛鹰雄同样疑惑的往身后男子看去,原本的一行八人,也少了一半,还没有进入内部,没有找到矿石,就已经死了一半的人了,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

    “喂,你这什么意思,杀了他们,等会你来探路吗?有他们在,至少也可以探探路,你想杀人,也不用这么浪费吧。”洛樱宁白了黑衣人一样,这这个人要杀,他们早就杀了,少一个人跟他们抢矿石,那对他们当然又好处,留着他们,是怕后面有危险,让龙舞佣兵团的人去探路,不是很好吗?干嘛杀了?

    “樱宁。”洛鹰雄扯了扯洛樱宁衣袖,就怕她变成下一个墨剑下的鬼魂。

    果然,黑衣人的目光转移到了洛樱宁的身上,手上的宝剑唰的一下,脱离了剑鞘,一道光芒闪过,刀刃状地光晕快速往洛樱宁那边飞去。

    “火盾。”急切的声音从洛樱宁身边响起,冰情冷漠。

    黑人人看着自己的白刃打在火盾的上面,他的白刃立刻消散,反而火盾完好的立在那里,充满杀气的眸子,转而看向君慕倾。

    “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冲动,你想想,要是我们死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最后你也会死,而且完成不了任务。”君慕倾平静的对上那人的眸子,眼中没有半点的畏惧。

    黑衣人静静的看着君慕倾,没有说话,也没有让自己的宝剑再次出鞘,只是静静的看着,最后,冰如幽冥寒潭般的声音缓缓响起,如果让人相信那是从人嘴里说出来的,君慕倾更加相信,那是从死人嘴中说出来的话。

    “你不怕我?”黑衣蒙面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简直可以算的上是面瘫了。

    君慕倾双手环胸,摇摇头,“怕当然怕,我这么爱惜自己的命,怎么会不怕杀人如麻的人,我也不喜欢有人伤害我要保护的人。”她淡漠的说道,不管是在森林,还是在佣兵团,佣兵镇,这两兄妹总是对自己保护有佳,她说过,护她之人,她必护之,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洛樱宁感动的看着君慕倾,就在刚才,她差点就以为自己死了,那一道杀气浓郁的招式往自己这边飞来,她发现整个身体像是僵住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小倾,此时她已经死了。

    “你的命,我要了!”黑衣人说完,就往前面走去,如地狱幽冥罗刹的声音传来,洛樱宁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第一次他要杀的人,没有杀到,也是第一有人不惧怕他,这样的人,不管是任务,还是为了自己,他必须杀,一定不会放过。

    看着黑衣人不再动手,洛樱宁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在这个地方他们要是打起来,一定会很吓人的,漫天的碎石沙尘,已经让人吃不消了,他们两个再打起来,那他们就别想走了。

    君慕倾眯起眼睛,看着那个人慢慢的往前走去,他说“她的命,他要了”?那就要看他有没有这种本事,能不能拿到自己的命。

    火镰蹲在君慕倾的肩上,小声问道,“我一定不会让他伤害你。”敢伤它主人,它一口把他给吃了,一身黑色衣服有什么了不起的,谁都想杀它主人,每一个成功的。

    “没事。”君慕倾淡然看着黑衣人远去的背影,她有种感觉,这个人不是为了矿石而来,而是为了另外的一个目的,现在她也不好说是什么事情,但是一定跟这次事情有关。

    “你们一路上注意一点,他的宝剑一旦出鞘,你们就要躲开。”君慕倾冲着洛鹰雄和洛樱宁说道,不是每次她都及时能帮他们防御的,这次她还能防御住,那下次呢?她就没有把握了。

    两兄妹纷纷点点头,他们也知道这个黑衣人的厉害,这么怪脾气的人,第一次看到。

    “杀他们,任何人不能阻止!”冰冷的声音缓缓从前面传来,他在告诉君慕倾,他想杀的人,谁都阻止不了,他要杀的人,就连神他也救不了。

    君慕倾看着前面,蒙面人也正转身看着自己,她对上哪一双黑色的眼睛,感到一阵疑惑,他目光空洞,不像可以看到东西,这么厉害的人,竟然会是个瞎子?

    “我要救的人,谁也杀不了!”君慕倾同样以冰冷的声音回答,她要救的人一定会救下来,不管是谁,她一定会救下来,不能让一年前的事情重演,一定不可以。

    “好。”黑衣人点点头,目光空洞的往前走去,稳健的步伐,一点也不像在风沙中行走的人。

    洛樱宁跺了跺脚,这个人也太嚣张了,什么人都敢杀,偏偏自己又打不过他。

    “樱宁,我们走吧,天黑之前找不到休息的地方,那就麻烦了,这里到了夜晚,会出现一些毒物。”洛鹰雄淡淡说道,绝末之壁,简单来说,就是一块戈壁,常年被风沙笼罩的戈壁。

    洛樱宁常年再外,也自然是早就看出来,这里就是一块戈壁,戈壁的凶险,是他们怎么样都想象不到了,要是今晚找不到住的地方,那麻烦就大了,今晚他们都别想着休息。

    “走吧。”君慕倾点点头,慢慢移开步伐,难道风要一直吹吗?这样下去,两个月也找不到那什么绝末矿石。

    三人慢慢的移开步伐,慢慢的往前走去,留在那里的佣兵的尸体,就那样摆在那里,风沙渐渐将他们掩盖,最后被吞入其中,一滩鲜血慢慢寖红的沙石,鲜血慢慢流出,显得格外的诡异。

    在风沙漫天,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地方,洛鹰雄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不知道自己答应君慕倾进来这里是对是错,可他阻止不了她的任何决定,更阻止不了她的步伐。

    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洛鹰雄脸上闪过一丝坚定,绝对不能让她们出事,一定不能!就算是用自己的性命,他也绝对不会让她们有任何的事情,一定不可以。

    风沙猛烈吹拂,沙石割破了衣服,时不时的身上会出现一条血痕,四人也没有停下脚步,前面的黑衣人,笔直地往前走,沙石击打在他的身上,他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样,步伐不改半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