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寂静的大堂内,黑色身影慵懒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眼睛微微眯起,冷淡的脸上,没有丁点神情。

    君慕倾不明白李古月一大早叫自己来这里做什么,她有种感觉,这跟那一堆魔核有关,那堆魔核不怎么值钱,对于现在的血月佣兵团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君姑娘。”自从血月佣兵团的人知道君慕倾的事情之后,全都改口叫她君姑娘,她是怎么劝也没有一个人听,严声开始的时候还不满,后来知道君慕倾为他们带来那么一大笔钱财,也郑重地叫她一声君姑娘。

    这让君慕倾很是头疼,她帮他们,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自己,他们却像是受了多大的恩惠一样。

    “说吧,说之前,把君字去掉。”他们要叫,君慕倾也阻止不了,也就随他们去了。

    李古月愣了一下,脸上划过一抹疑惑,但还是改口,“姑娘。”

    “说吧。”君慕倾点点头,赤红的眼睛也完全展露。

    “姑娘对血月佣兵团的大恩大德,血月佣兵团没齿难忘,从今天开始,姑娘有用得着血月佣兵团的地方,血月佣兵团所有人,一定万死不辞,就算日后没有了血月佣兵团,我,洛鹰雄,洛樱宁也会把姑娘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那些魔核,解决了他们眼前的危机,至少排名结束以后,他们也不会那么快解散,或许可以从别的地方解决办法。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她无心插柳,没想到柳树成荫,有了李古月的承诺,那就相当于以后有了几个打下手的,这样也未尝不可。

    “好。”君慕倾爽快的答应,这种好事,不答应白不答应。

    严声赶紧凑上前来粗声说道,“还有我,君……姑娘,还有我严声,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我也一定会全力帮忙,把你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严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带着几分豪迈大声说道。

    “我也是!血月佣兵团就是我的家,我怎么可以不答应。”连眦也站出来说道,他身后的炯牛这个时候也急了。

    “姑娘,可别忘了俺老牛,你让俺们有了家,以后你有啥事,包在老牛身上。”炯牛憨厚的笑道,血月佣兵团的人就像他的家人一样,团长也说了,排完名额之后,就让他跟连眦正式加入佣兵团。

    君慕倾脸上笑容流露出了几丝问道,她慢慢站起来,“好,护我之人,我定会护之。”待她好的人,她定当十倍还之,同样,伤她,害她之人,她定当百倍还之。

    李古月呆滞了一下,他没想到会换来君慕倾这么大的承诺,回过神之后,手中立刻出现了一枚火红的血月令牌,“姑娘,这是血月佣兵团的令牌,这令牌,能号令血月佣兵团任何佣兵,当然也包括我。”李古月郑重地说道。

    号令他?“好吧,这令牌我就收下了。”君慕倾随手一挥,令牌就出现在空间的某一个角落。

    她不知道这令牌能不能用上,但是既然是给她的,那留着总比没有好,说不定以后她真有什么事情,要他们帮忙也说不定。

    君慕倾怎么也没想到,不久之后,她就真的用上了这块令牌,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火镰躺在旁边,无力的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类,自从他们知道自己是神兽以后,主人就不让它躺肩上了,一到没人的地方,就把它甩下来,狠狠的摔地上,也没有一个人出声说句话,那个洛樱宁,知道它是神兽之后,每次看到它,脸色就一阵惨白,它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想上街看看。”君慕倾淡淡说道,她来佣兵镇已经四五天了,就是还没出过门,今天她想出去走走,就是想知道龙舞佣兵团的副团长,被赤君伤了之后,龙舞佣兵团团长的反应如何。

    李古月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姑娘,最近龙舞佣兵团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新进来佣兵镇的人,盘查的特别严格,说是要找赤君,给他们副团长报仇。”这也是最近才传来的消息,他一直都没告诉过君慕倾。

    君慕倾似笑非笑的走到一旁,找赤君报仇,龙舞佣兵团的人当真无耻,当初公平对决,最后,还扯下了一个佣兵团,很好,她也不用再手软了,跟雷家有牵扯是吧?那就走着瞧。

    “有没有说原因?”君慕倾淡漠问道,好像是在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跟自己毫无关系。

    “没有,只是听说赤君杀了龙舞佣兵团的副团长孙才,才会找他报仇。”李古月也觉得奇怪,赤君什么时候来了佣兵镇?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要不是龙舞佣兵团的人传出要杀赤君,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孙才死了?这条罪名好,一个废人,别说雷家的人不要,就连龙舞佣兵团的团长也不会要了,杀了一个废物,嫁祸到她的身上,不错的苦肉计。

    君慕倾缓缓转身,目光犀利的说道,“赤君没有杀孙才。”龙舞佣兵团,好,很好,赤红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你怎么知道?”李古月好奇的问道,难道她认识赤君不成。

    “小……姑娘当然会知道,她认识赤君,也会知道赤君是什么样的人,说不定这就是龙舞佣兵团的另外一个把戏。”洛樱宁急忙站出来说道,龙舞佣兵团没有一个好人,说赤君杀了孙才,她更相信,是银烁杀的。

    连眦也急忙站了出来,“就是,团长你说过龙舞佣兵团跟雷家有关,那肯定是雷家的主意,赤君公子曾经杀过雷家的人,一定是雷家人想报仇,才会陷害他的。”连眦也很快的想到了雷家,雷家那是跟赤君有大仇的,不是龙舞佣兵团想陷害赤君,就是雷家要陷害他。

    “不管是什么事情,龙舞佣兵团,会为这个理由付出代价!”君慕倾赤红的眸中,完全呈现了一个冰川世纪,眼中没有一丝暖意,或者是波动。

    洛樱宁愣了一下,心里不禁疑惑,难道小倾喜欢赤君公子,不然怎么会不顾?还是小倾跟赤君公子的感情那么好,不管什么事情,都会为对方出头吗?她也没听说过赤君公子为小倾出过头啊?

    “我还是要去街上看看。”冷冽的目光缓缓扫过眼前的人,君慕倾抬起步伐,往外面走去。

    火镰赶紧跟上去,他们不知道主人为什么这么生气,它当然是知道的,赤君是谁?那就是君慕倾啊!君慕倾为什么这么生气,那是因为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有人陷害她,龙舞佣兵团的人敢说主人杀了他们的人,那后果,想当严重,火镰此时已经可以幻想那精彩的一幕了。

    “小倾,等等我!”洛樱宁赶紧跟上去,小倾这样走出去,她还真是有点不放心,要是遇到龙舞佣兵团的人打了起来怎么办?有跟人在她身边,至少还能劝劝不是。

    李古月看着君慕倾匆匆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我是不是不该告诉她的?”从君慕倾住到血月佣兵团,他没见过她这样过。

    洛鹰雄摇摇头,“她迟早会知道的。”小倾的手段,是他们远远都想不到的。

    “你……”李古月惊讶看着洛鹰雄,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洛鹰雄苦笑的看着李古月,“我没事,团长,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了。”说完,洛鹰雄匆匆离开。

    连眦疑惑的看着洛鹰雄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道,“难道副团长喜欢上君姑娘了?那就麻烦了,君姑娘身边可是有个绝美男子了,不说赤君,就算是那个人,都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不对,是跟本说不出他的美。”连眦回想起黑森林的事情,那个时候君慕倾的身边就站着一个男子,长的比他们副团长好看多了。

    “喜欢,那个人?哦!连眦,你说的是那个人啊!”炯牛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眼睛里还有一丝陶醉。

    “团长,我们也先走了。”炯牛看着李古月逐渐好奇的目光,拉着炯牛匆匆离开,这是君姑娘的**,他们也不好给人家全部说出来。

    李古月看着连眦两个人神秘劲,不禁也好奇,他们最里面那个倾国倾城的人,是什么人,他会不会见到。

    君慕倾走在大街上,就看到龙舞佣兵团的人对陌生人的盘查,脸上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跟他们说的一样,不过这样是找不到赤君的,赤君就没有影藏过自己,只不过,是他们找不到而已。

    “小倾。”洛樱宁在身后匆匆跟来,看到君慕倾脸上的寒意消散了很多,不禁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小倾直接去龙舞佣兵团的麻烦。

    “我不会冲动的。”君慕倾淡漠的说道,眼睛扫视着周围,不再去看龙舞佣兵团的人。

    她要是冲动,早就找雷家人算账了,在没有真正强大之前,她是不会莽撞的,活了两世,这些还不明白,那就真是白活了。

    火镰靠在洛樱宁的怀里,那天主人伤了那个人类,它跟吱吱的目标很大,要是被别人认出来,主人就是打银子的人,那就麻烦了,它是不怕那些人类,可主人一定不想跟他们正面冲突,至于阴的主人来不来,那就要看她的心情了。

    洛樱宁点点头,“那就好,小倾,你一定没来过佣兵镇吧,我带你好好逛逛?”前几天刚到佣兵镇的时候,她就说要待小倾逛逛,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带她去。

    “好。”她出来就是为了看看这里周围。

    洛樱宁开心的走在君慕倾的身边,给她仔细的介绍着周围,哪里是哪里,那个方向是去那个佣兵团的,佣兵镇周围附近,只有十大佣兵团才有资格住在那里,别的普通的佣兵团,是没有资格的。

    “龙舞佣兵团在什么方向?”君慕倾淡漠的问道,让人看不出她心里的想法。

    “在青火佣兵团的右手边,哪里是雷家出钱买的。”雷家的钱财,是每个佣兵团都渴望的,但是佣兵不愿意束缚,也就不愿意听从雷家的话,不然现在就不止一个龙舞佣兵团投靠雷家了。

    右手边?难怪那天龙舞佣兵团得到消息,就匆匆赶来了,那块地方雷家看上了,应该是不错的。

    洛樱宁怀里的火镰,看到君慕倾脸上勾起的笑容,心里一阵默哀,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家伙被主人算计上了,不会是龙舞佣兵团的吧?想想也应该是,他们谁不好找茬,找它主人的。

    “雷家打算让哪个佣兵团来抢你们的位置?”十大佣兵团里面,雷家只有一个,还是排名第五的,他们肯定不会甘心,普通佣兵团,也可以成为十大佣兵团的人,只要有本事,就能让血月佣兵团退下来。

    “还有哪个,就是那个贪狼佣兵团,出了狂狼,还会有谁那么势利眼!”洛樱宁愤恨的说道,狂狼在普通佣兵团里面,称王称霸,一看到他们十大佣兵团的人,就吓到处逃窜,恨不得地下裂开一条缝,赶紧钻进去,有了雷家撑腰,他们连他们血月佣兵团的人都欺负了,气死了!

    “贪狼佣兵团?那跟我是老熟人了。”君慕倾笑道,玲珑山贪狼佣兵团团长,看到尹弑杀,脸色都变了,雷家这么好的机会,他不会不心动。

    “你又认识?”小倾认识青火佣兵团,又认识贪狼佣兵团,怎么不早点认识他们。

    君慕倾笑看着洛樱宁,“在玲珑山有过一面。”要不是贪狼,她还未必会认识尹弑杀,现在也不会站在佣兵镇。

    “早知道我那个时候就去玲珑山了,因为有任务,五色玲珑果出来了,我们没去,听说是没赤君吃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多出一种元素。”早知道小倾会去,他们也应该去的。

    “没有。”她吃了之后,除了晋升,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其它的事情,可能是她已经有五种元素,不能六种齐全吧。

    洛樱宁好奇的看着君慕倾,“你怎么连这个也知道,难道你跟他的关心很好?”她看了看周围,看到有龙舞佣兵团的人,才把赤君两个字,换成了他,这个时候在佣兵镇提起赤君,是很为危险的一件事情。

    “当然好,我跟他几乎分不开。”君慕倾笑道,她能不认识赤君吗?她就是好不好。

    “什么!难道你真喜欢她!”洛樱宁惊讶的破口而出,原来小倾真的喜欢赤君,他们一定是恋人,两个都那么厉害,她早该想到了。

    “噗!”火镰直接不给面子的就笑喷了,主人喜欢赤君,咳咳……是挺喜欢的,谁不喜欢自己不是。

    君慕倾额角挂上了三条黑线,她想说自己很喜欢赤君,为了引起别的误会,她还是不打算说了,她喜欢赤君……呃……樱宁脑子里面究竟在想写什么?这么蹩脚的理由,都想到了。

    “没有。”君慕倾摇摇头,瞪了一眼洛鹰了怀里的火镰。

    火镰里面止住了笑容,颤抖的身体,还是可以看出来,它现在在笑,而且还是狂笑!

    “咦?火镰这是怎么了?怎么身体发抖的这么厉害?”洛樱宁的注意里成功移开,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小倾喜欢赤君,原来不是那么回事。

    洛樱宁抚了抚火镰的后背,心里还是有点发颤,现在的火镰是只猫没错,但它的本体还是神兽,她要是让火镰生气了,它突然变大了怎么办?幻兽她见过不少,神兽还是第一次见到。

    君慕倾淡淡斜视了一眼火镰,“它没事,这不过是神兽的一些怪癖而已。”

    火镰脚下一滑,突然发现自己是在洛樱宁怀里,才松了口气,它哪里有怪癖了,只是嘲笑这些人类而已,他们也太笨了,也不想想,为什么君慕倾来过的地方,就会有赤君,赤君跟君慕倾一样,永远一身火红,没见过赤君的样子,他们怎么没想到过,这根本就是一个人嘛!尽管主人现在不是火红,那这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的。

    “我怎么不知道魔兽有怪癖。”她没见过神兽,也没听说过魔兽会这样子。

    火镰满意点点头,这个人类还不算太笨,主人的气话,她至少不会相信。

    “难道是火镰自己本身的怪癖?”洛樱宁问道,她没有见过神兽,对神兽的事情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君慕倾说的是真是假。

    在苍穹大陆来说,能见到神兽,那就是莫大的荣幸,神兽的数量少之又小,圣兽更是一个传说,能拥有一只神兽,还有谁敢在面前放肆,就连五大家族都要给三分颜面。

    “喵!”火镰本来是想吼洛樱宁的,它看到君慕倾的目光,最后只是凶狠地冲着她猫叫了一声。

    “啊!”洛樱宁立刻把手里的重物给扔出去,火镰叫嚣的身体从空中划过,稳稳地落在了不远处龙舞佣兵团佣兵的头上。

    “你他妈这是谁的猫,敢欺负到老子头上了!”那个佣兵狠狠的把火镰从头上抓下来,扔在地上,说着就用刀去看,黑色的身影匆匆闪过,娇小的手指,紧紧握住挥落的大手。

    “谁敢阻止老子杀这畜生……”佣兵猛地抬起头,当他看到那张熟悉的容貌时,立刻大声叫道,“好啊!终于招到你了!你知道我们找你有多辛苦吗?”佣兵脸上一片兴奋之色。

    君慕倾愣了一下,这么快就认出她来了?难不成龙舞佣兵团的人有火眼金睛不成?

    “我不认识你。”君慕倾用力一甩,那个佣兵直接后退了几步,她快速将火镰抱起来,往回走去。

    “来人啊,来人!我知道伤少爷的妖女了,你们快来啊!”谁知道那佣兵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破声大喊,脸上的神情异常激动。

    伤少爷?君慕倾这才想起来,那天自己伤了龙舞佣兵团的银子,这下不想找麻烦,麻烦也自动找上门来了。

    君慕倾叹口气,带火镰出来就是一个麻烦,它就是个麻烦精!

    “喵!”火镰忧桑的看着君慕倾,委屈极了,好似无声的在说,主人,这事不赖我,是那个人类把我扔出去的,而且,人是你打的。

    一瞬间,君慕倾身边围满龙舞佣兵团的人,所有人都露出猥琐的笑容,将目光停留在君慕倾的脸上,她刚想转身离开,就听到银子那个恶心的声音。

    “姑娘,这么快就走了,上次你脱了我的衣服,怎么那么着急就走了?”银子笑呵呵的说道,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现在他是多想把眼前的人蹂躏,糟践,然后碎尸万段!

    让他出那么大的丑,回去还被老爹骂,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侮辱。

    君慕倾缓缓转身,看着银子,刚想说什么,就看到洛樱宁穿过佣兵,走到君慕倾的身边,怒指着银子。

    “她是血月佣兵团的人,银子,你难道想要挑起两个佣兵团的纷争吗?”他们再不济,也是十大佣兵团之一,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至少现在还是,闹到佣兵工会,他们也不怕。

    “血月佣兵团!”银子咬牙切齿的说道,青火佣兵团,血月佣兵团,这两个佣兵团,早晚会被雷家的人一锅端了!

    “是!而且,你一再欺负我妹妹,血月佣兵团还是十大佣兵团之一,你要闹到佣兵工会,我们也不怕!”洛樱宁拉过君慕倾的手,将她护在身后,就完全是一个大姐大的形象。

    银子这会也迟疑了,洛樱宁说的没错,就算血月佣兵团再不济,那也是十大佣兵团之一,十大佣兵团在佣兵工会有过协议,大家相安无事,不会有那一方主动挑起事端,否则,直接逐出十大佣兵团,而挑事的人,也永远不可以注册佣兵。

    “前几天,她伤我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这件事情,我去佣兵工会说,那也有理!”银子狡黠一笑,满脸赘肉的脸上,露出了讥讽。

    将他们包围在其中的佣兵,也讽刺的看着两人,她们也不看看,龙舞佣兵团是好惹的吗?血月佣兵团再过几天就不是十大佣兵团了,龙舞佣兵团那就不一定了,有雷家人的支持,说不定,就可以进入前三位了。

    君慕倾心里划过一道暖流,慢慢走出来,“前几天打你的时候,还不是血月佣兵团的人,我是今天才是的。”君慕倾露出一抹笑容,有血月令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银子心里有些慌了,突然想起,今天自己一天都在佣兵工会,这个女人要是注册佣兵,自己不会知道。

    “哼!你可知道,我今天一天都在佣兵工会,你是什么时候注册佣兵的?”她就狡辩吧,早晚会死在他的手上,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日死!

    银子的话刚刚落下,围在他们身边的人就狂笑了起来,他们家公子,今天一天都在佣兵工会,她说今天注册的,这个谎言,她也敢说出来,真是够笨的。

    “谁说我注册佣兵了?十大佣兵团都有各自的令牌吧?那你们的龙舞令,又代表了什么?”君慕倾双手环胸,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火镰坐在她的肩膀山,人性化的也勾起了一抹笑意。

    “那是当然……”银子猛地一惊!李古月那老小子,竟然把血月令牌给了这个小丫头!

    “明白就好!”洛樱宁乐了,她得意的看着银子,血月令牌,那就代表了在血月佣兵团的身份,没有注册那也是血月佣兵团的人,佣兵团不会轻易将令牌给任何人,因为令牌就相当于整个佣兵团。

    银子气胀的看着君慕倾,就这样,就这样!那他的耻辱怎么办!

    龙舞佣兵团的佣兵们也气急了,他们一脸惋惜的看着君慕倾,那么好的令牌,怎么就给了这么一个小丫头,要知道拥有令牌,就能够要求佣兵团做任何事情,而且是无条件,无理由,任何事情必须执行,就连团长也不能违抗,这么好的令牌,便宜了这个小丫头。

    血月佣兵团是没落了,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再恢复以前,甚至胜过以前,而且他们即便是解散了,血月令牌依旧存在价值,以前在血月佣兵团的佣兵看到令牌,也要必须无条件无理由服从执牌者的任何命令。

    太狗血了!这丫头,这个小丫头,怎么可以得到血月佣兵团的血月令牌!

    君慕倾惋惜的看着喷血的佣兵们,叹息的摇摇头,“不好意思,这东西,就在我手上,你们想要?”火红的令牌出现在君慕倾的手中。

    看到那火红的令牌,所有人都垂涎三尺,只要得到了它,血月佣兵团就掌握在了他们手中,哪里还要站在这里围攻别人!

    “火焰!”看着几双伸过来的大手掌,君慕倾冷冷地说道,无情的火焰,从中间喷出,烧黑了所有人的脸颊,有些人的头发都给烧没了,衣服也变成了碎块。

    “啊!”银子看到那火焰,赶紧往回跑,他不想再裸奔一次!

    见银子走了,站在原地的佣兵,也纷纷逃离,他们也不想自己跟公子一样,那天是酒楼,看到的人不多,现在可是大街上,要是全裸了,那他们还怎么出去见人?

    围观在周围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银子怎么就这么快走了?那火焰真的那么厉害吗?他看了一眼,撒腿就跑,他们可从来没见过银子的速度那么快过。

    “噗!”洛樱宁噗嗤一笑,扭头看着君慕倾,“小倾,你是怎么做到的?你都只是将火元素挥发出来,还没有凝聚斗技,他就这么害怕了?”太逗了,她从来没见过银子那个样子,真是太好笑了。

    “没什么。”君慕倾淡漠的回答,她会把那天银子裸奔的事情说出来吗?答案是,绝对不会。

    “你不怕他们来找你麻烦吗?龙舞佣兵团,是你想都想不到的。”冰冷阴寒的声音响起,君慕倾脑中闪过一抹阴寒诡异的脸颊。

    “你是谁?”君慕倾看着对面走来的人,这人跟那个什么冷蛇有点像。

    “冷涛!”冷涛冷冷介绍,在佣兵镇,第一次有人不认识他,这个小丫头是从哪里来的?

    “冷海棠?”君慕倾疑惑的问道。

    “你认识?”

    “不算认识,不过他曾经威胁过我。”君慕倾冷笑着注视着高过自己小半个身体的冷涛,一脸的悠然自得。

    “丫头,你可知道我是谁?”冷涛冷冷问道。

    “为什么要知道?”她刚来,除了青火佣兵团,还有血月佣兵团,其它人一个都不认识,当然,龙舞佣兵团那不算是认识,纯粹只是麻烦,怎么会认识这个姓冷的。

    冷涛看了君慕倾一眼,良久,手上出现了一枚白色的雪花令牌,“这个送给你,就当是他威胁你的补偿!”

    君慕倾还没反应过来,冰冷的令牌就出现在她的手上,不知道是因为原本主人就很冷淡,还是被放在了冰冷的地方,一股寒意,从她手上传来。

    洛樱宁张了张嘴巴,错愕的看着君慕倾,指了指她手中的令牌,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围观的人,下巴差点就掉了地上去了,这是天上掉馅饼!还是怎么了!

    靠!这丫头运气也忒好了点,有了血月令牌还不说,现在又多了一块,他们求一辈子,都见不到一面的血月令牌,雪洪令牌,今天同时出现在了一个小丫头的手上!

    真让人怎么活啊!

    拥有两块令牌,那也就是说,她以后,可以随时命令两个佣兵团做任何事情,就算是跟佣兵工会决裂,也要执行!

    老天,你眼睛是吓了还是怎么了?怎么会让一个小丫头,手握两个佣兵团的令牌!

    “怎么了?”君慕倾不明白的看着周围人,下巴都脱臼了,还是不知道收嘴,不禁好奇。

    洛樱宁吞了吞口水,指了指君慕倾手里面的令牌,深吸了两口气,颤抖地说道,“小倾,你真不知道刚才那人是谁?”

    “我为什么要知道?”她还是那句话,就算是神,也不认识每个人类,佣兵团的令牌是很重要的,冷涛为什么要给她?难道天下间真的有掉馅饼的好事?她可不信,不过既然给了,她也收下,指不定哪天就用到了。

    “……”洛樱宁一阵无语,小倾还真是不知道,“那是雪洪佣兵团的团长,那雪洪佣兵团团长,可是特阴寒的一个人,独来独往,排在十大佣兵团之次。”她怎么可以不知道。

    “哦,现在知道了。”君慕倾点点头,看着两块令牌,直接扔进空间,突然她想起,好像,曾经,尹大哥也给过她一块令牌,是青色的……

    她用意识往空间里面探了一下,才看到那块静静躺在那里的青色令牌,打量了一下,直接把重重的两块,也跟它放在了一堆。

    “你……”

    “噗!”这绝对不是火镰笑喷的声音,而是围观的人吐血的声音。

    n!她也太不把东西当东西看了吧!那是雪洪令牌跟血月令牌,可以号令两个佣兵团,她就那么扔进纳戒!

    她是人吗!就不是人,人家都拿来当宝一样供着的东西,就被她随便扔到纳戒里面了!

    洛樱宁感觉到头顶雷声震震,被雷到外焦里嫩,一脸的血泪。

    君慕倾皱着皱眉头,她不就是表现淡定吗?这些人怎么跟看到奇迹一样。

    佣兵团的令牌不轻易给出,一个人得到一块,已经是平生之幸了,她还同时得到了两块,正确的是三块,还不当一回事,仍谁看了,都会吐血不止。

    “我们回佣兵团。”洛樱宁扯了扯君慕倾的手臂,往回走去,现在不是惊讶错愕的时候,这里人多眼杂,很多人都知道令牌的用途,要是让心存歹心的人看到小倾手里面的令牌,那就麻烦了,令牌是好东西,好的东西,就会招来杀生之祸。

    君慕倾也很配合的往回走,她当然也知道手里这两颗令牌是个麻烦,拥有令牌,就能够要求佣兵团做任何事情,那个冷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见第一面,就把自己佣兵团的令牌给了自己,说是补偿,冷海棠跟冷涛有什么关系?

    街上围观的人都纷纷呆滞的看着君慕倾和洛樱宁匆匆离开,心里面很想得到君慕倾手中的令牌,却还是放弃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将令牌偷到手,让那个人告诉雪洪佣兵团和血月佣兵团,那代价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气的。

    君慕倾拥有两颗令牌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住在佣兵镇,雷家人的耳中,男子粗狂的脸上大怒,拳头紧握锤在桌上,桌子立马变得粉碎!

    “大人息怒。”站在他旁边的人兢兢战战的说道,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息怒,你们干什么吃的,赤君没找到,现在又让一个区区的斗技师拥有了两块佣兵团的令牌,两块,是两块!”男子震怒地吼道,单单一个血月佣兵团,他们还不放在眼里,现在是脸雪洪佣兵团也牵扯进来了!

    站在男子身旁的人,低声嘀咕,“我也想要,可是人家不给,有什么办法。”两块令牌,那就相当于两个佣兵团在身后撑腰。

    “闭嘴!”男子怒吼道,他想要,他自己还想要呢!可是人家能给他们吗!也不知道那个斗技师走了什么好运,竟然能得到两块!

    “雷云大人,不必生气,血月佣兵团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嘲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雷云立刻起身,脸上的怒意不改,却多了几分谦和。

    “会长,血月佣兵团留着始终是个祸害,更何况,他们比试,不一定会输。”雷云沉声说道,血月佣兵团拉下去是好,还是不能拉下去,这几年做的就全白费了,也不会有第二个这么好的机会了。

    王太保走到雷云身边大椅前,面带微笑的坐下,“雷云大人何必生气,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能让血月佣兵团,再也成不了气候,那个斗技师,还有洛鹰雄,洛樱宁,都会死。”

    “噢?”雷云好奇的看着王太保。

    “眼下有个非常危险的任务,去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我们给血月佣兵团不就可以了。”王太保乐呵一笑,想要血月佣兵团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那就再简单不过了。

    雷云低头想了想,大手抬起来挥了挥,“那个任务血月佣兵团不可能会接的,青火佣兵团都不敢接,他们怎么敢。”血月佣兵团的人只是没落,不是白痴,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们怎么会去做。

    王太保不以为然的摇摇头,神秘地说道,“雷云大人,你可知道,血月佣兵团眼下最缺的是什么吗?”有了雷家,他就不信,他的副会长之位,不能扶正。

    “不知道。”他刚来佣兵镇没几天,他怎么知道血月佣兵团最却的东西是什么?

    “财源,他们现在的日子,比普通佣兵团的还要差,这个任务就算是凶险,但是为了佣兵团,洛鹰雄还是会去,他是个就算搭上自己性命,也不想佣兵团解散的人。”王太保了如指掌的说道,他担任佣兵团副团长这么多年了,哪个佣兵团团长副团长的脾气他不知道,洛鹰雄一定会去。

    雷云紧锁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开,“那要是他们完成了任务,我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谁知道血月佣兵团会不会完成这件任务。

    “雷云大人刚才都说了,这是连青火佣兵团都不敢接下的任务,他们要么就不接,接下了一定会死,而洛鹰雄一定会不顾李古月的阻止,不过自己的死活,接下这个任务。”只要他敢接下来,还怕杀不了他,就算任务杀不了他,还有他们派去的人。

    “既然团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雷家承诺,只要佣兵掌握在雷家人的手上,那你就是佣兵工会的团长,那个爱玩失踪的老家伙,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说完雷云仰天大笑,那时候,君家,风家,他们雷家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谢雷云大人。”王太保笑呵呵地说道,他说过自己会是佣兵工会的会长,那就一定会是!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