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咧咧的身影大步走来,挥动着巨大的手臂,这人在君慕倾眼里,就是个巨人,她在同一辈的人里面,已经算是发育早了,身体也比同龄高出不少,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她已经是十四五岁了,但是眼前的人整整大出了半个身体!

    “我就是,请问你是……”

    “赤君!”男子猛的凑到君慕倾面前,好奇的盯着她看。

    “是。”君慕倾小心翼翼的问道,她感觉再这样下去,脸囧的会缓不过来。

    “你小子也没什么特别的,怎么尹弑杀一回来就在我面前吹嘘啊?”男子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君慕倾,一点也没发现眼前的人一脸囧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这个……”君慕倾欲哭无泪,早知道她就不用这个身份来了,谁知道尹大哥这么厉害,现在她都感觉整个佣兵团都知道她的事情了。

    火镰站在君慕倾肩膀上,都感觉自己快笑抽了,太好笑了,不得不说这些人的热情,让它家主人陷入的囧状,它可是第一次看到主人这个样子,太逗了,它好佩服这些人。

    吱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糊醒来,一脸笑状的看着君慕倾。

    “赤君公子,这是我们家团长,尹厉。”盖石讪讪介绍,心里已经在呐喊了,团长啊,你能不这么丢人不,人家好歹是客人,你看到人家就一口一个小子的叫,这会让人家多尴尬。

    “尹团长。”他就是尹弑杀的老爹!

    “客气客气!”说着尹厉巨大的手掌,拍在君慕倾纤细的肩膀上面,拍的火镰差点就栽了下去,它紧紧抓着君慕倾的肩膀,抹了一下冷汗,这些人怎么都喜欢拍它这边,吱吱那边怎么没有一个人拍,不公平。

    君慕倾苦笑着看着那只巨掌,青火佣兵团的人全部这么热情,都是因为这个团长,刚才那两掌差点拍的她那个气没喘过来,尹大哥对她下手还是轻的。

    “团长,赤君公子都累了,你要跟人家聊天,那也等到明天才是啊。”赵同提醒道,那说话的语气,好像就是跟兄弟在说话一样,没有畏惧,也没有胆怯。

    尹厉连忙点点头,“是的是的,是要安排一个地方你给休息,你就住尹弑杀那小子旁边,反正他也快回来了。”他这么一兴奋就给忘记了,能看到尹弑杀那小子嘴巴里面经常念叨的人,他不兴奋也不行。

    “谢谢尹团长。”君慕倾还是没有缓过来,他们的热情彻底的吓到一个,不畏惧五大家族的“少年”。

    “客气啥,赵同,还不带赤君公子去,难道你也不想休息了。”尹厉对这赵同说道,脸上还是带着那熟悉的戏谑。

    君慕倾突然发现,尹厉不像别的团长一样,永远带着团长的架子,在这些佣兵面前,他好像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佣兵,可以跟他们开玩笑,聊天,吃饭,做任何事情。

    “得了,团长,既然你都发话了,小的哪敢不从,赤君公子,请。”赵同小跑到尹厉面前,装扮起了店小二的样子。

    君慕倾无奈一笑,大步走向前去,没想到尹弑杀的老爹这么有趣,看到他,她都有点想念自己的父亲了,那个为了自己,愤怒离开家里,为保护自己,不受到任何伤害,最后被雷家人暗伤,消失在自己眼前的父亲。

    君慕倾前面,赵同跟在她的身后,“赤君公子,希望你没有被吓到,团长就是这么热情,在我们面前一点架子都没有,有个时候跟我们同吃饭,同睡觉,还有吵闹,不过他真的比别的团长要好。”他都特别庆幸自己加入的是青火。

    “我知道,只不过我这人性子有点冷。”君慕倾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刚开始她是被吓到了,后来也就习惯了。

    “嘿嘿,那就好,我就担心你被吓到了,其实我们团长人很好的,你相处久了就知道了。”赵同傻傻一笑,每每说到尹厉的时候,眼神中都用遮挡不住的崇敬。

    “不会,我也希望能快点接受这种热情。”不然她每遇到一个青火佣兵团的,就被狠狠的拍两下,那是没有内伤,也会被拍出内伤的。

    “公子是特意来看我们领队的吗?”赵同好奇的问道,除了佣兵团的这些人,他最佩服的就是赤君公子,玲珑山的一切,别人可能是听说,大他可是看的真真的。

    “是啊,等他回来,我就要走了。”君慕倾对赵同的问题都一一解释,没有半点的不耐烦。

    “这么快啊,你不看完我们排名再走吗?”赵同有些着急,今年不用说,他们也会得到第一了,有领队,他们都非常自信,不过他希望赤君公子能待久一点。

    “反正你们都会是第一,这都是知道的结果。”君慕倾挑挑眉头,看来这两父子对青火佣兵团的影响力都挺深的,青火佣兵团排在第一位,果然是名副其实。

    赵同再次傻笑了一下,他都能想到的事情,赤君公子怎么会没想到,赤君公子还有事情要做,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的。

    “公子,这就是你房间,那个是我们领队的,我就送你到这里了,要是你却缺什么东西,可以跟我说。”赵同仔细说道,其实他还想跟赤君公子聊两句的,但是已经到了。

    君慕倾点点头,“谢谢。”她不知道今天第几次说谢谢了。

    “不用客气,那我就先走了。”赵同挥挥手,挠了挠后脑勺,傻笑了一下。

    赵同走了以后,君慕倾才走往房间里面走去,她随便看了一下,这里并不缺少什么,帏帽动了两下,两个身影闪出来,躺到了床上。

    “哈哈……主人,太逗了,主人……我的天,我的肚子。”火镰捂着肚子大笑道,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人。

    “吱吱,吱吱!”吱吱也难得应和火镰,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显然是很开心。

    “是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兴奋。”君慕倾拿下帏帽,走到床边双手环胸的看着笑翻了的两只魔兽。

    “不是,是我从来就没见过你那个样子,不过……”火镰突然没有再笑,而是拿这爪子,揉了揉自己胸口,“我刚才差点就掉出来了,胸口也被狠狠拍了一下,那个老家伙下手太狠,可是,我还是很想笑!”说完火镰再次大笑起来。

    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老家伙,它活了都上百年了,叫一个活了几十年的人老家伙,想到尹厉君慕倾还是叹叹气,未来的两个月,每天被这样子拍,她会不会被拍出内伤?

    “火镰,我们在这里住几天,就去血月佣兵团玩,你不是很想洛樱宁吗?”君慕倾坐到床边,也只有她才那么喜欢火镰,真不知道这只卖萌的魔兽有什么地方值得喜欢的。

    “好啊好啊!”火镰连忙点头,它那可是非常非常想念洛樱宁的,主人从来都不夸它,它难得被一个人看到自己的存在,然后还美滋滋的被夸奖,当然想去了。

    “吱吱。”吱吱赶紧摇了摇头,它不喜欢被那群人看着。

    “吱吱不喜欢去?”君慕倾疑惑的问道,相处的越久,她从动作上面,就能猜出吱吱在说什么,倒是前两天那个,她一直都没想到。

    “吱吱,你为什么老跟我作对!”火镰瞪着吱吱,也不笑了。

    “吱吱!吱吱!”吱吱在床上蹦跶了两下。

    “主人?”

    “它说,它就是不喜欢去,就是不喜欢去。”君慕倾认命的当起两只魔兽的翻译官来。

    “吱吱,吱吱!”吱吱赶紧点头。

    “主人,这句我看懂了,你这只笨兽,我想去不行啊,让我去怎么了?”过分,老是跟它作对。

    君慕倾躺床上,看着两只吵架的魔兽,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竟然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青火佣兵团的大堂里面,占满了人,君慕倾站在中间,呆木的看着这些人都对自己露出兴奋地模样,好不容易恢复的冰冷神态,再次恢复囧样。

    “哈哈……我让你们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位就是赤君公子。”尹厉隆重的把君慕倾介绍给了佣兵团里面重量级的人物,这也看出来了,君慕倾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高。

    “呃……”

    “团长,你这么一大早叫我们起来,就是为了召集人看赤君啊,等会再看也是可以的嘛。”盖石撇了撇嘴,团长昨晚就已经很兴奋了,今天还这样,这是咋回事嘛。

    “不然你以为是怎么回事,你是见过了,可是其他兄弟还没见过赤君。”尹厉瞪了一眼盖石,太自私!

    “这个,嘿嘿!”盖石笑了,他也没想到昨晚的人会是赤君,青火佣兵团里面,大家都知道赤君是他们家领队老挂在嘴边的人,他们当然好奇,佣兵界的天才尹弑杀,时常挂在随便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所有人鄙夷的看了一眼盖石,然后将目光重新放在君慕倾身上。

    “这个,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君慕倾好奇的看着尹厉,她总感觉他们笑的有些夸张了。

    “赤君,你可知道,自从听到了你的名声之后,青火佣兵团的人,就都想跟你打一场。”蓝组老兴奋了,这也是他一直想的事情。

    啥!打架!

    “团长。”着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原本兴奋的场面,被这一声冲淡。

    尹厉瞪了一眼蓝组,他请赤君来,可不是为了跟他们打架的,只不过是想让他们看看他儿子看中人是什么样子,他们这一个两个想做什么?群攻啊!

    “进来。”尹厉沉声说道。

    门口守卫赶紧走进来,神色匆匆的走到尹厉面前,“团长,龙舞佣兵团的人来了,说是让你交出个什么姑娘。”笑话,他们佣兵团除了小姐,就没有女人了,什么姑娘!

    姑娘?众人你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倒是尹厉脸色一黑,大步走了出去。

    君慕倾跟在身后,龙舞佣兵团的人,只怕是打探道她询问青火佣兵团的事情,才来这里找她来了,银子的老爹还挺心疼这个儿子的。

    尹厉匆匆走到外面,就看到龙舞佣兵团的人气势汹汹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些什么。

    “孙才副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亲自带人来青火佣兵团,难道是挑衅吗?”尹厉一张老脸都黑透了,本来今天的事情挺好的,现在被人这么一搅和,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孙才看着尹厉,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却还是扯出一抹虚伪的笑容,他走到尹厉面前,“尹团长,昨天我家公子在酒楼被人伤了,一打听才知道那个人往你们青火佣兵团来了,要是尹团长看到这人,还是交出来,别伤两团之间的和气。”尹厉不就是个大老粗,有什么资格坐享佣兵团第一团长的位置。

    “本团长可听说你找的是个女的,我青火佣兵团,除了小女,就没有第二个女子了。”尹厉当团长也不是吹嘘出来的,该狠,该摆架子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会迟疑。

    “那他是谁?”孙才指着尹厉身后的君慕倾。

    “我叫赤君。”君慕倾不等尹厉开口,主动站出来应道,事情是她惹出来的,没有必要连累到佣兵团,自己的事情就该自己解决才是。

    “我家公子说,就是一个红衣女子打伤的他,你戴个帷帽,那也应该把这身红衣服脱掉,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孙才说着就让身后跟随去抓君慕倾,可没有一个人敢动手,他们动手也要看看地方,这里是青火佣兵团的地盘,第一佣兵团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他们就这么几个人,他们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他们了。

    盖石立马站到君慕倾面前,破口大声说道,“你们敢,赤君公子是我们青火佣兵团的客卿!”龙舞佣兵团太目中无人,怎么说他们也是第一佣兵团,敢在他们地盘要人,不知死活!

    客卿!公子!不是女的吗?难道是公子看错了?把男的看成了女的!

    孙才本来是理直气壮的,被盖石这么一吼,心里也不确定了,要是这个人真是男的,那是不是他们认错人了?世界上穿红色衣服的人很多。

    “副,副团长,那个赤君,赤君公子,双元素天才……”站在盖石身后的人艰难的说道,他们也是接下任务的时候,听别人说的,赤君,拥有双元素,还是水火相克的两种!

    什么!他就是那个双元素……

    要是公子惹上了他,那也只能认栽了,没有人会去得罪一个双元素的天才,就算团长再怎么护子心切,也不会冒险得罪赤君。

    君慕倾点点头,很好,他们是知道她是什么人了,“你们今天要是能打赢我,我就跟你们走,绝不反抗,青火佣兵团的人,也不会为难你们。”这件事情是她惹出来的,怎么好连累佣兵团,再说排名的就要来了,就更加不能让他们帮自己出头。

    “赤君公子……”蓝组担忧的叫道,龙舞佣兵团的人卑鄙无耻,孙才不管为了什么原因,都会使出卑鄙的手段,让赤君公子去龙舞佣兵团,最后强行将他留下。

    “没事。”君慕倾自信的说道。

    孙才知道君慕倾的厉害,但是想到自己只要打败了君慕倾,就能够让她去自己的佣兵团,心思也动摇了,有双元素的赤君在,这次的排名,他们未必会输。

    “好……”

    “我先说清楚,斗技无眼,要是你们的人伤了,或者是死了,都不能怪我,当然,我伤了或者是死了,也不会怪在你们身上。”君慕倾淡淡一笑,听起来非常公平的条件,其实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好!”孙才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既然这样,那就最好不过了,伤了他,也不能怪到自己身上。

    青火佣兵团的人都担忧的看着君慕倾,不明白她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要是她受了伤,他们就没有理由,更加没有借口去帮他了。

    尹厉戏谑的眼中,勾起了几抹欣赏,尹弑杀那小子终于做了一件对的事情,就是交了这么一个朋友。

    “孙副团长都同意了,那就开始吧。”君慕倾冷笑道,后背笔直的站在原地。

    青火佣兵团的人见君慕倾心意已决,也不再阻难,他们相信,赤君敢这么说,就一定有打赢的把握,他们还是先看看再说。

    只有站在君慕倾肩膀上的火镰才知道,它家主人的腹黑程度,这是把一帮子人全部黑到了,主人怎么可能会受伤,怎么可能会有事情,就算有事的,那也是他们这些人,主人受伤的机率它不用想也知道为零。

    君慕倾站在空地上,她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前方,脸上透着冰霜,身上的寒意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站在不远处的孙才心里有些忐忑,但是想到斗技师只能远距离攻击,他的信心又来了,只要他死缠在赤君的面前,赤君就没有办法凝聚斗技,这一战,赤君输定了。

    “赤君公子,那在下就得罪了。”孙才虚伪笑道,稍稍俯身抱拳,就在身体弯下去的同一时间,他手上出现了一把大刀,猛的一下,往君慕倾身上砍去。

    “火盾!”君慕倾眯起眼睛,她早就知道这个孙才阴险狡诈了,没想到会这么无耻。

    红色的盾牌挡在君慕倾的前面,斗技师的防御是最完美的,虽不是万能,但在武士的面前,也能最好的保护到自己,孙才无奈之下,他闪动了位置,不再正面跟君慕倾较量。

    等级不代表一切,就算是一个再低等级的斗技师,武士,召唤师,一旦拥有了高等级的魔兽,神器,和药物的辅助,他们照样能完美的取胜,高手尽管受人尊敬,但是也不是完全胜不了的。

    武士身上别的没有,就有一身蛮力,他们等级越高,那力气也就越大,厉害的武士,能一刀就劈开斗技师的防御斗技。

    孙才这个时候还在试探君慕倾,并没有完全将实力显露,就是那么一小试,他就惊讶不已,他惊讶的赤君小小年纪,对斗技熟练已经超过了他的年纪,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凝聚,并且有最佳的防御,心里暗暗惊讶一番,年纪轻轻就有能这么熟练的凝聚斗技,不愧是新一辈的天才级人物,只不过羽翼还没有丰满,想赢他还弱了点。

    孙才自信满满的想到,手上的招式没有丝毫松懈,大刀入排山倒海一般疯狂的砍去。

    青火佣兵团的人看到孙才那暗算的一刀,心里忿忿不平,可耻,那就是丢佣兵团的脸,堂堂佣兵,怎么可以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接近君慕倾的孙才可能没有看到她脚下的斗技阵,但站在周围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不震惊到难以置信,那是八级技灵师的斗技阵,青火佣兵团的人虽然知道赤君是双元素斗技师,但这等级那着实让他们大大惊诧了一番。

    尹厉错愕的拍打着身边盖石的肩膀,指了指君慕倾,满脸的兴奋,天才,果然是天才,仅仅是双元素也就算了,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有这么高的成就,天才!

    所有人都傻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近身纠缠的两个人,就连孙才带过来的几个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抹火红的身影,张了张嘴嘴,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吓到说不出话来了。

    孙才看着所有人脸上惊讶错愕的模样,得意的笑了,他以为大家是在为他的实力而惊讶,不错他晋升武君,也不过是前几天的事情,他们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晋升。

    其实他也没什么,才武君而已,不用这么惊讶错愕,他本来是想把实力留到佣兵排名上才显露的,今天遇到了赤君,算是提前给他们一个惊喜。

    孙才采用这贴身近战的战术,一直围在君慕倾身边,看着她只能防御,一点施展力气都没有,他心里一阵欢腾,斗技师每个都一样!都不擅长近攻。

    君慕倾冷静应对着孙才的招式,看着他自信的模样,脸上闪过一抹讽刺,迎面而来的大刀挥落,又被很巧妙的躲了过去,就这一来一往,孙才的很多杀招都被君慕倾躲过去。

    挥动着大刀的孙才,满头大汗,他不知道赤君是幸运,还是看穿了他那一刀落下的位置,每每他的刀离赤君衣角不到一毫,他身体,就会很碰巧的侧开了,这让孙才很不是滋味。

    青火佣兵团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好几次,他们都以为赤君公子躲不过去了,但是每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赤君公子又能轻松的躲过攻击,这是怎么回事?

    盖石和蓝组打开眼界,他们从来不知道斗技师的体力也能这么好,孙才已经是武君级别的武士了,可他每次的招式,都会被赤君无形化解,将危险降到最低。

    跟着孙才一起来的佣兵们,难以置信的咽下一口唾沫,他们没有看错吧,赤君不是斗技师吗?怎么可以跟武士周旋这么久?她一点事情没有,倒是他们的副团长满头大汗,显得有些急躁。

    怎么回事?孙才越想越不对劲,他隔着纱幔,看向君慕倾,愣了一下,他仿佛看到了纱幔下面那自信满满的笑容,不但如此,孙才感觉自己有种被耍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孙才赶紧将心里的想法甩掉,全力对付眼前难缠的少年。

    尹厉满意地点点头,这少年不仅有实力,还有头脑,知道斗技师力量不如武士,竟然聪明的运用本身的优势,一次次巧妙的躲过孙才的攻击,不错,不错,这赤君他是越看越喜欢,比他那笨蛋儿子强多了,只会用蛮力,都不动脑子,怎么教都不会。

    孙才也没想到君慕倾的体力会这么好,他采用近身攻击,就知道斗技师的体力不如武士,就算能凝聚斗技防御,但也有精神力消耗殆尽的时候,可他却小看了君慕倾,以为跟别的斗技师一样,被武士近身攻击,就慌了神,着了急,君慕倾不但不着急,反而将计就计,最后自己的力气还在,孙才的已经消耗了一大半。

    “赤君!”孙才终于被惹怒了,他将大刀换到左手,左手的速度竟然比他右手的还要快,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他们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君慕倾,这一刀包含了太多力量,就算凝聚斗技防御,斗技也会被劈开,赤君也会受到伤害。

    君慕倾看着这一刀,也并没有惊慌,依旧冷静,她看着硕大的大刀落下,嘴角弧度勾画更深。

    淡淡的绿光在帷帽下面闪烁,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火红的身上,还有别的颜色,就连离她一步之遥的孙才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在那么一瞬间,君慕倾的身体,犹如灵蛇一般,从刀刃上轻轻划过,帷帽被砍掉了一大截,但人没有收到丁点伤害。

    “靠!这样都躲过去了,赤君公子名不虚传啊!”蓝组兴奋大叫,心里也越发的渴望跟他大战一场。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那样的招式,他们都躲不过,最多只能冒险对抗,但是赤君公子不但躲了过去,还一点事情都没有,那帷帽原本就是多余的,砍掉了也就砍掉了,看着还碍眼,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赤君公子的真面目呢!

    尹厉满脸趣味的看着君慕倾,刚才他好像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原本还有信心帮助孙才打赢赤君,龙舞佣兵团的人,现在只感觉脚下一阵空滑,心里阵阵抽搐,惊悚,好似看到了魑魅魍魉一般。

    孙才嘴角闪烁出一抹冷笑,他右手瞧瞧握拳,肉眼可见的斗气在急速凝聚。

    “不好!赤君小心!”盖石大声说道,都急红了脸,他双手握紧,看着孙才那急速凝聚额斗气的拳头,他感觉心脏都快从口里面跳出来了,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尹厉瞧瞧握起拳头,目光深沉的往孙才那边看去,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才忍住没有出手的冲动,这场比拼最后的要求,是赤君提出来的,要是他出手了,赤君到最后还是输,他相信赤君一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这小子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孙才看着自己的拳头,满脸信心的挥出去,那一刀本就不是他的目的,他早就知道赤君能躲过去,这一拳才是他所有的力量,胜败都在此一拳!

    “主人!”火镰着急的叫道,主人还没有让它出手,这么危险的情况,主人可以挡下这一拳吗?

    “我,早已看出了你的目的。”红唇轻启,雪顶冰泉般的声音缓缓传来,孙才顿时一愣,手中的力道却不改分毫。

    青火佣兵团的人都不忍心去看这一幕了,有些人更是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赤君被这拳打到血肉模糊,也就在他们不敢看的这一瞬间,白皙瘦小的手臂轻轻抬起,拳头上泛着红色的光芒,那力量跟孙才的有点像,又感觉不像。

    “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要用力量比出胜负吗?”青火佣兵团那些比较高级职位的一些人,惊颤了,这小子不要命了,斗技师敢跟武士以力比力。

    “赤君,你不要命了,赶紧缩手!”蓝组着急的叫道,今天就算他赤君输了,他们也不会小瞧他,甚至比以前更加的敬佩他,他为了赢,难道连命都不要了,这一拳下去,他不死也要残废了。

    龙舞佣兵团的人脸上扬起了希望,曾几何时,他们一度要以为输定了,现在又有希望了,这一拳,副团长一定会赢,一定会,斗技师敢跟武士比力气,那不是找死的节奏么!

    两个拳头都往前打去,快到让人只能看到一白一红的两个残影。

    “轰!”强大的气波将周围炸到草飞土扬,围观在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一道强大的气波四处涌动,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声破天的声音从漫天土尘的中央传来。

    大家竖起耳朵,青火佣兵团的人忧心忡忡,龙舞佣兵团一脸得意,当土尘散去,所有人都是目瞪口袋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的表情当即石化。

    错愕,惊颤,汹涌澎湃,难以置信,这些都不能解释他们此刻的表情。

    盖石动了动舌头,他才发现自己的舌头早就已经麻木了,连说话,都已经不会了,强烈的心跳声砰砰,仿佛要从胸口跳出了一般。

    蓝组本来想拍下盖石肩膀的大掌,都忘记了放下,双眼紧锁着对面身影。

    尹厉张张嘴巴,没有开口说话,紧握的拳头松懈了下来,脸上勾着一抹若有若的笑意,满脸趣味的注视着眼前。

    龙舞佣兵团的人,全身颤抖,冷汗寖湿了衣服,一阵寒风吹过,他们心里对眼前的人深深的都是畏惧。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做到!

    孙才抱着被打碎的手臂,在地上呻吟,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在地上打滚,想晕厥过去,但是强烈的剧痛,刚昏睡,又被痛醒,这比上次宁乾还要痛上百倍。

    “恶魔!恶魔……”孙才颤抖痛到想晕厥,但是却又晕不过去,嘴里面还不停的说着两个字,那疼痛他清楚知道,耳边还不停回响着刚才骨头寸寸断裂的声音,太可怕了,那清脆的声音,让他后悔跟眼前立下战局。

    “赤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副团长,只不过是象征的比拼而已。”龙舞佣兵团的人很快的就回过神,看着地上呻吟的孙才,急红了眼,这怎么是好,佣兵比拼就要来了,现在副团长又受了伤,那不是完了完了吗?

    这下死定了,回去团长一定会大发雷霆,没一届的比拼,他们团都少不了副团长的出手,才能维持在第五名,团长对副团长都无比的重视,现在副团长受了伤,团长一定会杀了他们的!

    君慕倾缓缓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龙舞佣兵团的人,“这场战局之前,我就已经说过,生死不论,残伤无关。”刚才孙才的那一拳,要不是自己加注了精神力在里面,那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她,而不是孙才。

    “你……”阴谋,这一切都是赤君早就算计好的,他早就知道结果。

    龙舞佣兵团的人一片死寂,副团长完了,他们都完了,想到这里,他们纷纷紧握拳头,往君慕倾那边瞪去,就算死,他们也要拉下赤君,让他陪葬!

    “难道龙舞佣兵团的人不守信誉吗?今天在场的都可以作证,你们是同意过赤君的提议的。”赵同兴奋地说道,太厉害了,赤君公子比在玲珑山的时候更让人措手不及,他仿佛又看到那个闯入兽群的少年,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定的时候,赤红的身影让所有人都惊叹。

    龙舞佣兵团的人都涨红了脸,没错,孙才是答应过这个要求,他们没有理由找他们报仇,但是他们还有别的办法。

    “赤君公子,我等也想跟你比试,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龙舞佣兵团的人突然恭敬了起来,为首的人冲着君慕倾微微抱拳俯身,头低下的瞬间,他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比试?是报仇才对吧,现在他们的副团长被自己废了,他们回去不好交代,只要杀了自己,他们就可以冠冕堂皇回去跟他们佣兵团的团长说今天的事情。

    “好啊,既然你们想给他报仇,那就一起上。”不是君慕倾目中无人,也不是她狂妄,而是眼前的人,不值得她重视,也不值得她放在眼里。

    他们几个不过是武真级别的佣兵而已,君慕倾对付他们,已经是绰绰有余的了。

    青火佣兵团的人,额角纷纷一阵汗颜,赤君公子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就算眼前的人只是武真级别,那好歹也有五六个,他们要是全部近身攻击,他一双手,怎么打得过六个人。

    “既然公子这么说,我们就不好意思拒绝了,大家一起上。”那人眼中露出一抹阴狠,身后的人就飞快的往对面冲上去。

    “赤火雨箭!”漫天的雨箭,没等佣兵靠近,便从天而降,他们不得不停下步伐,挥动手中的武器,将头顶雨箭打下来。

    “风刃!”站在原地的男子冷笑地看着君慕倾,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八级技灵师,也不过是技灵师,不能同时凝聚两种斗技,这风刃,也不是普通武士手中的刀剑,轻易就能躲过去的。

    男子打错了如意算盘,今天站在这里的换成是任何人,都可能会中他的计,可惜站在这里的人是君慕倾,而她偏偏又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个人,你说技灵师不能同时凝聚两种斗技,就不能了?她在大技师的时候已经可以同时凝聚两种了,虽然威力不大,但也能吓吓人,雷素不就是这样吓的吐血晕厥的吗?

    “蓝潮汹涌!”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从君慕倾嘴中吐出来,同样的斗技阵,但是那炫耀夺目的八颗五角星,却从红色变成了蓝色。

    蓝色的潮水迎面扑去,所有人好像都听到了海水波涛汹涌的声音,猛劲冲来!

    “怎么可能!”男子呆木的看着那斗技一路狂奔而来,他突然后悔了,后悔去招惹赤君,他忘记了赤君是拥有双元素,对于一个不知道底细的斗技师,他显得有点自大了。

    蓝色的潮水无情的涌来,将风刃包裹在里面,几道风刃如同沉入大海一样,了无音讯,一红一蓝的两种斗技,让人不禁惊叹,这是再完美不过的组合。

    “噗!”蓝潮将男子身体洗礼了一遍,他湿哒哒地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比茶杯还大,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围观的人愣在原地,看着两种斗技的完美展现,惊讶的眼珠子突出,嘴巴成了型,眼睛一眨都不眨一下的愣愣看着笔直的背影,这也太牛逼叉叉一点了吧!

    赤红的身影傲立天地间,帏帽下的笑容,是那般的冷酷,那般的自信。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