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千灵羽慢慢走到君心的面前,看着天上的青鸟,第一次,它有强烈的**,想要往眼前的魔兽打败。爱睍莼璩

    “金虎,青鸟就交给吾!”千灵羽的青白交错的羽毛,在它晋升为神兽的时候,已经全部变成了白色,翅膀轻轻展开,身体飞到了空中,原本与人大小般的身体,也变得巨大起来,直到跟青鸟同等大小后,变化的速度才停下来。

    火镰惊讶的看着千灵羽,屁颠屁颠的回到君慕倾旁边,对君心问道,“啧啧……还真让你找到一只神兽契约啊,不错不错,只不过……”怎么是雌的,当然后面的话火镰是坚决不会说出来的。

    君心没有话说,这种情况,也只有火镰才敢一脸没事的说话,其它站着的,躺着的,趴着的,不是将心提到桑眼,就是害怕畏惧,有些更是惊颤不已,恨不得把地上裂一道缝隙,最快的逃走。

    “独角兽?”君慕倾看着那洁白魔兽,光洁的羽毛遮挡住漫天的火光,不过额头不是一只角,而是两只。

    “主人,这家伙可不是独角兽,独角兽比它好看多了,这家伙是双角兽,拥有跟独角兽相似的身体,却多了一个角,身份也因为这个角,大大的降低。”金虎得意的说道,唔……原来还有主人不知道的东西。

    双角兽怒意滔滔的看着火镰,“闭嘴!”它哪里像独角兽那种虚伪的魔兽了,把它跟独角兽比,那就是侮辱!

    君慕倾看着双角兽,恍然大悟地说道,“噢~原来是冒牌货啊。”原来还有这种魔兽,她第一次见到,的确是跟独角兽差不多,只不过独角兽的角长在了头顶,它的长在了两边。

    “噗!咳咳!”君心皱着眉头,猛地大咳,他还以为这丫头是知道了双角兽的厉害,心里有了警觉,谁知道她一脸明白的模样,是看出来眼前的魔兽是个冒牌货。

    火镰汗滴滴的看了君慕倾一眼,欲哭无泪地在心里呐喊,主人,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双角兽的厉害,就连它都不敢小看眼前的双角兽,不但级别比自己高,而且双角兽的实力,绝对不低于它。

    “人类,吾就先杀了它,再把你吞入腹中。”双角兽愤怒的看着君慕倾,显然相似于独角兽,能激起它满腔的愤怒。

    “靠靠靠!敢吃我主人!你个冒牌货!老子先吃了你的主人!”火镰看着对面的双角兽,一声兽吼之后,就动起手来。

    双角兽毫不犹豫的迎战,这只金虎敢惹怒它,就要接受后果!

    “战……”男子本来想阻止双角兽,但是想到双角兽最痛恨的就是别人说它想独角兽,也就让它去了,深沉的目光紧锁着君慕倾,这个女娃娃果然聪明,金虎不过是说的一句话,就能激怒战铁。

    “哼!我现在就然给你知道我的厉害!”娜儿不服气的说道,手上的长鞭再次挥过来。

    “火鞭!”熟悉的纹路在脚下展开,君慕倾手中也出现了一条火鞭,火鞭甩去的方向,跟娜儿的不一样,娜儿是往她身上打,但是君慕倾是直接往她脸上挥动。

    君心揉了揉胸口,刚动一步,五脏六腑剧烈的疼痛传来,腥味从口中散开,他皱了皱眉头,额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

    天上的千灵羽和玄青打的昏天黑地,不少地方,都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圣兽山中传来一片惊慌恐惧的声音,逃窜的不止是魔兽,还有各个山头的召唤师,这些人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这个样子,也知道是魔兽打起来了,那巨大的身体,看起来还不是简单的魔兽。

    古惊天站在自己山头,看到不远处的打斗场面,没有逃走,也没有惊慌,他一脸看好戏的叹息道:“啧啧……千古难得一见的神兽大战,竟然会在圣兽山上演,不过这面积有些小了,神兽真正的实力根本没有显露出来。”

    “山长,这谁的魔兽在打架?”古惊天山头的人也没有离开,魔兽大战,走到哪里都是危险了,还不如留在原地,说不定最到头来还没事。

    “小子,你没走?”古惊天有些惊讶,他们不也应该早早就逃走了吗?

    “走啥,反正走了也没用,不如站在这里看看。”只见那人指了指不远处的战斗,脸上有些兴奋,“山长,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魔兽这么厉害?”这是什么魔兽在打架啊,太厉害了。

    古惊天得意地看着打斗的两只魔兽,“等你拥有了神兽。”

    “靠!山长,

    你看,你看,那座山的树倒光了!”那人指着一个光秃秃的小山顶激动的说道,眼里也有藏不住的崇拜。

    “……”古惊天无语状,闷声看着对面的打斗。

    “山长,你说这是不是今天早上那位姑娘?她好像是昨天才来圣兽山的,今天就把圣兽山弄的鸡飞狗跳的,太厉害了。”看着打斗,那人口水都飞起来了,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他还有些后怕,就那么一声兽吼,十几个召唤师就飞出了院子,太恐怖了,要知道飞出了院子,那就等于要掉到山脚。

    古惊天:“……”

    火镰跟战铁两个人在森林中展开了战斗,不论是谁往身后走一小步,或是后退一小步,树木都排山倒海折断倒地,小面积的空地,光秃的地方越来越多,被它们两个击中的空地,也成了巨大的凹陷。

    而君慕倾没有用斗技,只是用手上的火鞭对抗着娜儿,手持神器的娜儿一直保持这上风,她笑看着君慕倾的,斗技师敢近身跟她打,那就是找死!

    “你以为我真会跟你打!火掌!”君慕倾冷冷勾起嘴角,小手带着火红的元素,形成一个手掌,狠狠的打在了娜儿的身上。

    “无耻!”

    “谢谢!”君慕倾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无耻又怎么了?她又不是君子,也不用怜香惜玉,就无耻了,怎样?

    娜儿捂着胸口,也没有再出手,贝齿咬着红唇,不服气的瞪着君慕倾,她要不是仗着是斗技师,老早就被自己打飞了,可恶!这是她第一次被人打的这么狼狈!

    “哈哈……臭鸟,你看看,你主人输了!”火镰吃力的对抗着战铁,还不忘欢腾对这天上的玄青得瑟,它就说它主人那么厉害,小小的召唤师哪里是她的对手,看看,输了吧!

    “哎呀!你说说这个小姑娘,你第一天认识小君君吗?小君君一向很无耻的说。”娇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君慕倾差点脚下一滑,额头上的三条黑线也自然而然的显露。

    “花千娆!”君慕倾看着头顶,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

    “君君,人家绝对不是跟踪你,我们好像分开没几天吧?那你来圣兽山也应该没几天,啧啧,果然就是个麻烦大王,你看看,一,二,三只神兽,太触目惊心了。”红色的软轿漂浮在空中,这次只有花千娆一个人来。

    这娇媚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妖情都忍不住往天上看去,这声音,比她的还要娇情动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也是召唤师?”战铁的契约者看着火红的软轿,然后低头再看看脸色苍白的君心。

    “哎呦,眼睛不要这么狠毒嘛!”软轿里面的花千娆微微一愣,这么快就认出他是召唤师了,不愧是神级魔兽的契约者,圣兽山果然卧虎藏龙,三只神兽,好大手笔。

    “你是谁?”娜儿鞭子指着天上,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怒意。

    “君君,她比你还不可爱,真是的。”软轿缓缓降落在地上,一只纤手轻轻撩开红纱,俊美的容颜映入所有人的目光,他矫情妩媚一笑,那叫一个倾国倾城。

    娜儿惊讶的下巴都脱臼了,这……这……他是男的!

    看到花千娆的人,都一脸囧意,这家伙竟然是男的,男的!

    对抗着战铁的火镰,身体一僵,差点就被战铁给伤到了,“靠!人妖,你没事来凑什么热闹,老子被你害死!”果然是人妖,那声音它听了那么多次,还是非常麻,很麻!

    “咦?它认识我?”花千娆好奇的指着火镰,面对着僵局,他更像是逛集市一样,没有半点的紧张。

    霍乱黑着脸看着缓步走来的花千娆,轻啐了一声,什么东西!男不男女不女的!比他们还要悠然自在!

    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抚着君心打算离开,花千娆的到来是将局面的僵持缓解了不少,不过不代表他们会放弃二哥,现在二哥受伤了,最重要的还是要带他去疗伤。

    “跟我们走,这场战斗就会停止,别忘了,我们还有一只神兽!”男子见娜儿受伤,也没有出手,反而对着君心威胁状地说道。

    君心无辜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走可以,那就是带走我的尸体。”他们一来就无礼要求,就算是召唤师又如何,他也是召唤师,它们的神兽等级也差不多,虽然多了一

    只,可最后谁输谁赢,那就不知道了。

    霍乱惊慌的看君心,爬到他的脚边,“君心少爷,你就跟他们走吧,求求你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四头神兽的威压已经让他吐血了,再来一头,那就连命都没有了。

    “滚!”男子好不留情的挥手,霍乱的身体就被弹出了老远。

    “你不用再说了,想带走我二哥,做梦!”君慕倾冷冷说道。

    “我靠!主人,它烧了我的毛!”火镰的声音再次换来!换来了所有人的一阵鄙夷,它还真是悠哉,这可不是玩玩闹闹的比试,一不留意,就会死于非命,这只魔兽是傻了,还是笨蛋,这个时候还管自己的毛发。

    “老子不止要烧你的毛发,还要把你的皮拔下来!”战铁黑着脸,怒视着火镰,也忍不住粗暴起来,它是来打架的,还是跟它家主人撒娇的!

    “主人,它要拔我皮!”火镰委屈的说道。

    “……”所有人一阵风中凌乱,它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死啊!

    “砰!”白色的身体从天坠落,千灵羽身上已经没有几处是完好的了,它不过是刚晋升,能对抗三级神兽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千灵羽!”君心着急的叫道。

    “跟我们走,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男子再次开口,只要君心肯答应,他们就绝对不会伤害这里的任何东西。

    花千娆走到君慕倾身边,柔声说道,“你们都不让人家知道你们的来意,跟你们走了,谁知道会是什么下场!”这家伙比君君还要张狂,难怪君君二话不说,就跟他们动手了。

    “既然你说带走你的尸体,那好,我就成全你!”一直站在不远处围观的那人,终于站了出来,他缓缓走到君心面前,语气中带着点点戏谑。

    “绝破,收拾他们!”那人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指,指着君慕倾,再指了指受伤的君心,冷冷说道。

    “是。”站在男子身后的魔兽站了出来,周围气氛变得更加沉重。

    “吱吱!”娇小的声音从火镰头顶响起,某只刚刚才睡醒的吱吱,还分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只知道它被人吵醒了,心情很不爽!

    一道紫光闪过,吱吱叫嚣的身体就落在了君慕倾的肩上,墨晶一般的黑眸注视着慢慢走来的魔兽,而变得深沉。

    一场更大的战斗,一触即发!

    “吼!”震耳欲聋的吼声从走出的魔兽嘴中发出,双角兽停止了打斗,远远的站到一旁,眼中带着点点的畏惧。

    火镰疑惑的往声源处看去,那是一只比自己还要巨大的魔兽,金黄色的毛发比自己的还要长,巨大的身体,金色的毛发,既拉风又有型,看得火镰牙齿泱泱,恨不得扑上去咬掉那魔兽的两块肉。

    十二级巅峰神兽!

    除了君慕倾和花千娆以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处于呆滞状态,十二级巅峰神兽!只差一步就能晋升圣兽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一个比一个厉害。

    君心心里也开始打鼓,他看了看君慕倾,眸中闪过一抹坚定,绝对不能让臭丫头有丁点事情。

    霍乱口吐鲜血,强大的气压,将他最后的半条命都给夺走了,他眼皮沉重的看着这一幕,心里突然后悔了,早知道来这里会送命,当时他就不该跟着来。

    君慕倾看着眼前十二级巅峰的神兽,她想到了风刃,她跟风刃已经分开很久了,现在它会不会已经是圣兽了,早知道今天会遇到十二级巅峰的魔兽,她就让它留下来好了。

    花千娆倒是没什么,像没事人一样,站在君慕倾面前,时不时的看一眼君慕倾,当时她收服六翼青狼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手软,十二级巅峰又怎么样,她君慕倾又不是没有对付过。

    “我跟你们走!”一直沉默不语的君心,突然开口,竟然是同意跟他们走的话。

    “二哥!”君慕倾着急的看着君心,他为什要答应,今天就算打到昏天黑地,最后谁胜谁负不是还不知道吗?他为什么要同意!

    君心苍白的脸上勾着宠溺的笑容,“小倾儿,二哥等着你变强大的那天,跟你一起去找父亲!”她才来圣兽山两天,差点连斗技都不能凝聚了,做哥哥的就该

    保护妹妹,而不是让妹妹保护自己。

    “不要!”君慕倾摇摇头,她可以赶走他们的!她可以的!

    “你们可以再见的。”绝破的契约者开口说道,眼睛始终若有若无的往君慕倾身上扫。

    君慕倾抿着嘴巴没有说话,说什么她也不会让他们带走二哥,就算是二哥同意也不行,坚决不行!

    “丫头,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你日后一定会跟你二哥见面,你的锋芒绽放的绝对不止这个地方而已。”这丫头要是召唤师,他就直接绑人了,这样的天赋,比君心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这个地方而已?君慕倾皱了皱眉头,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

    “你放心让你二哥跟我们去,你想想,你二哥现在已经拥有了神兽,也已经是唤宗师,留在这个地方,他还能进步吗?”男子继续问道,这个地方要找到一个拥有神兽的召唤师,那不是一般的困难,难道让这么好的苗子,就没落在这里了。

    男子的话让君慕倾有几分动容,的确,他说的没错,像二哥这样天赋的人,留下圣兽山是一种浪费,但是她怎么知道这些人不会伤害二哥?

    “小丫头的防人之心还真强烈,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明明只有十岁,看起来却像个一百多岁的人。”男子调侃着说道,能让魔兽认主的人,能差到哪里去,他倒是有点舍不得这个丫头了。

    十岁!另外的两个人,猛的看向君慕倾,斗篷下慢慢的都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这也太不像了吧!

    这丫头出手狠,说话狂傲,行为更是不把一切放在眼里,面对五头幻级魔兽,面不改色,轻易的就将局面化险为夷,那种冷静,能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想出解决的办法,这样的人才十岁!

    “君君,你看看你,都让你别老吓人了。”花千娆都一脸无奈,君慕倾的确不像个十岁的人,难道从狼群出来一次之后,不仅激发了天赋,还有其它什么东西?

    “你没有让我值得相信的地方。”一来就说要抢人,三只神兽出动了两只,她怎么能相信他们?

    “这个东西你拿着,等到了那个地方,你就知道这个东西怎么用了。”男子拿下腰间的一个令牌,递给君慕倾。

    君慕倾自然的接过,低头看了一眼,令牌的中央是一个“绝”字,绝字的周围有很多复杂的暗纹,即普通又显得神秘,男子拿出令牌的时候,他身边的人纷纷愣了一下,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君慕倾手上的令牌。

    “绝家,没有听说过。”君慕倾随意把玩着手里面的令牌,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吗?

    娜儿和另外一个男子错愕眼红的看着君慕倾,她知道她手里面的东西有多贵重吗?她竟然随手就把玩了!

    “哈哈……你会听说的,不过不是现在,丫头,等你不适合在这里的时候,你会去那里的,他,我就带走了。”男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声笑道,这样的丫头,的确有趣。

    君慕倾看着君心,没有说话,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她清楚知道,二哥已经不适合在这里了,他有更长的路要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君慕倾再次问道,那里?那里是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丫头,不要小看这个世界,你看到的远远不是最厉害的,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男子神秘兮兮的说道,满是趣味的看着君慕倾,要不是她现在还不适合去,他也会把她一起带走。

    “卖关子!”

    “我跟你们走,但是,我要知道我到底是去什么地方。”君心心里也有些担忧,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跟人走了,去什么地方还不摘掉。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娜儿淡定的说道,君心是跟她同等级的召唤师,她就算轻视,也要轻视那个狂妄的丫头。

    君心迟疑了一下,此时君慕倾已经不反对了,“臭丫头,记得别人给拐跑了,这家伙我看着就讨厌,还有,你一定要记住,你会来找我的,否则我会回来找你算账!”等他到了那边,变强了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他们三个打趴下!

    满心欢喜的三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家给惦记上了,只等待变强那天,被人打到趴下。

    君慕倾囧囧的看

    着君心,二哥到底在像些什么,你妹妹才十岁,而且就算选也不会选个人妖,还是千年人妖精。

    “太伤心了,君君,你二哥伤了人家。”花千娆故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捂着胸口,好似真的被狠狠的伤到了一样。

    君慕倾黑着脸,狠狠的一脚踩下去!还不让蹂躏两下才移开,“你觉得你妹妹就这眼光吗?”君慕倾好不客气的指了指一旁的花千娆,他也是召唤师,来这里也是为了学习召唤师的基础吗?看样子不像,更像是去参加什么隆重宴会的。

    君心这才放心点头,脸上是放心了,心里就是放心不起来,这家伙在她身边太危险了。

    “放心,我会保护他的!”千灵羽走到君心旁边,没有刚才的腼腆。

    “走!”君心黑着脸转身离去,什么保护他!好像从刚才到现在,被保护的,一直是它,不是自己吧。

    君慕倾笑呵呵的看着君心离开,她的笑容,也只有在亲人的面前绽放的最甜美,连一旁的花千娆都看呆了,他还以为她不会笑,就算是笑,不是冷笑,就是那渗人的笑容,他没想过哪天,她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喂!冒牌货,你怎么就走了?难道是怕了大爷我不成?”火镰不怕死的在身后继续喊道。

    战铁满头黑线地往前走去,没有多加理会身后的火镰,它怕自己这一转身,就会忍不住暴揍身后那该死的魔兽!

    “吱吱,你要学学人家,知道吗?”火镰意味深长的对着君慕倾肩上的吱吱说道,眼睛还不停往战铁那边看去。

    “你舍不得的话,可以跟它一起走。”君慕倾打趣说道,她可没见过火镰今天这样过,就这么喜欢打架?那好,等水刃和风刃回来以后,让它打个够,保证让它舒舒服服的。

    火镰背后一阵凉意涌起,“主人……”它怎么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几人跳上了青鸟的背上,契约的魔兽也进了召唤之镯里面,君心转身看着君慕倾,青鸟慢慢往天上飞去,红色的身影逐渐模糊,最后变成了一个红点,直至消失。

    “别看了,你看不到了。”男子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英俊的容貌,并不亚于君心,可以说他们各有春秋。

    君心收回目光,看向那个男子,他突然有点庆幸刚才丫头没有看到这个人,现在他倒是有闲希望那丫头不要去那个地方了。

    “你们带我去哪里?现在可以说了吧?”这是他心里一直的问题。

    “临君!”男子吐出两个字。

    “临君?”人名还是地名?

    “你会知道的,你也会喜欢上那个地方。”男子笑道,他也等着那个丫头能来。

    君心没有在问,心里一直在思考着“临君”两个字。

    君慕倾看着远去的黑点,慢慢收回目光,本来她是来看人的,没想到最后变成送人,她一定会找到那个地方的,一定会!

    “小君君,人家也该走了,还以为这里这么大动静怎么了呢,现在看来……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花千娆往自己的软轿走去,火红的身体走进软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将软轿托起,他就这么飞走了。

    花千娆只是路过这里而已,看到圣兽山有高级魔兽打斗,他就好奇的下来看看,没想到会看到君慕倾又人打起来了,不对,这次是差点跟魔兽打起来了,她胆子也太大了,不过胆子不大的,那就不是君慕倾了。

    “君慕倾!”君梓漫虚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命挺大的,竟然没死,不过那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君慕倾指了指被震死过去的霍乱,脸上闪过一抹讽刺。

    “主人!”火镰将身体缩小了一半,走到君慕倾面前,他们该走了。

    君慕倾跳到火镰背上,指着君梓漫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就说,君慕倾会去阴月城找他的!”三年之约还有两年,很快,她就会见到君家传说中的家主了。

    火镰轻蔑的看了一眼狼狈的几人,处了君梓漫其它人都趴在原地,没有了动静,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死了过去。

    地上匍匐的五只魔兽早就吓晕过去了,这么震撼的场面,它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它们第一次见到神兽,更别说是十二级

    巅峰神兽施压,它们承受不起,无法承受!

    火镰载着君慕倾在树林中穿梭,速度非常快,但是却一直还停留在圣兽山的范围之内。

    “主人,我们干嘛要停在这里?”火镰好奇的问道,这里已经没有谁什么是主人要留恋的了吧?

    君慕倾慵懒的躺在火镰的背上,“你一向知道你主人我很穷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了?”留下来做什么?她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这里不会安宁了。

    吱吱听到这话,立马兴奋的在火镰背上一蹦一跳的,那叫一个兴奋。

    “你跳个毛线,主人只是说她穷,没说你穷!”火镰认命的说道,弄到魔核也不给它吃,就不给它吃!这丫的就是一吃货。

    “吱!”吱吱不满地在火镰背上狠狠的踩上几脚,傲骄至极。

    “你不满什么,这魔核不是给你吃的。”君慕倾看着吱吱,有些无奈,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吃货,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一听到有吃的了,马上就跳起来,那动作比谁还快。

    “吱吱!”吱吱还是不满,它大声嘀咕道,却没有一个人听到你刚它在说什么。

    “别叫了,听不懂你的话。”火镰满头黑线的往前走,也不知道主人在哪里遇到这么个东西,不知道品种也就算了,说的话一句都听不同,它做为兽都听不懂,主人哪里还能听懂嘛!

    “饿了?”君慕倾问道。

    “吱吱!”吱吱立马点点头,好像在说,它已经饿了很久了。

    “想吃魔核?”君慕倾挑挑眉头,果然才对了。

    “吱吱!”吱吱再次点点头。

    “喏,自己动手。”君慕倾指了指前面因为刚才事情还在逃窜的魔兽,慵懒地说道。

    这个世界果然幻兽比较多,灵兽都没有几只,不然也可以开始组建她的魔兽军团了不是,经过刚才的事情,君慕倾强烈感觉到,兽多,绝对是可以欺负兽少的!

    吱吱立马摇摇头,蹦跶了一下身下的火镰,“吱吱……”

    “想让火镰帮你?”这些都是君慕倾猜的,但每次都准确的才对了。

    “吱……”

    “火镰,你动手,不过是给我。”君慕倾吩咐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绝对吱吱再这么吃下去,就会越来越胖了,现在比刚遇到它的时候,已经胖了很多,都是吃出来的。

    “吱吱!”吱吱不满的用闪电耳朵指了指君慕倾,眼中燃着淡淡的怒意。

    “生气?生气也不给。”君慕倾一脸你奈我何的神情,就是不给吱吱吃白食。

    火镰加快的飞奔的步伐,锋利的爪子飞快划过几只魔兽的头顶,三颗魔兽就被一只娇小手,轻易掏了出来。

    “走吧,穿过森林,记得别忘记你主人我的钱。”君慕倾慵懒的靠在火镰背上,冷冷说道,她不知道自己空间里面堆积了多少魔核,但是她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多少魔核都不够吱吱一只兽吃。

    “哦。”火镰苦逼的往前奔跑,看来主人这次受刺激受大发了,看到魔兽就杀。

    在森林中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君慕倾在圣兽山的打斗早就疲惫不堪了,先是被天地法则处罚,再来又是跟五只魔兽打了起来,尽管级别不是很高,元气还没有恢复的她,对抗起来还是比较吃力的,本以为杀了那五只魔兽,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谁知道又来了几只更高级的神兽!

    这接二连三下来,君慕倾早就疲惫不已,当时能支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允许另外一个亲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

    “主人……”火镰小心翼翼叫道,它也知道主人累了,但是……

    “嗯?”君慕倾声音中带着浓浓睡意。

    “有打斗的声音。”看样子不像是魔兽,好像是人,难道他们快穿过森林了?

    “那你把我放下来,我再睡会。”君慕倾动了动身体,继续睡觉。

    再睡会!火镰差点就叫出了声音,但想起那里打斗的应该是人,它还是给忍了下来,前面有人打斗,主人怎么可以无动于衷,这就代表他们已经走出森林了啊。

    br>“主人……”

    “什么事?”

    “你难道不高兴我们走出来了吗?”火镰将君慕倾放在草地上,泪光闪烁的说道,这几天他们看到魔兽就不放过,主人的纳戒里面,不知道又多了多少吱吱在食物。

    “喏,这是昨晚烤的。”君慕倾随手把空间里面烤好的食物拿出来,放到火镰面前。

    火镰两眼放光的看着金黄金黄的魔兽肉,这可是主人亲手烤的,它没想到主人不但打架厉害,就连烤吃的也这么厉害,就连吱吱那个非魔核不吃的吃货,都吃了好几块,之后就睡着了,到现在都没醒过来。

    不对!刚想吃东西的火镰突然想起来,它是叫主人醒来的,怎么变成它吃东西了!

    “主人啊,你赶紧起来吧,好像是真的要打起来了!”火镰欲哭无泪的看着君慕倾,好歹他们也去看看热闹不是。

    “想去看热闹自己去。”君慕倾慢慢坐起来,摇晃了一下脑袋,才感觉清醒了几分,她自从前几天之后,也变得嗜睡了,都睡了几天了,还是没清醒过来。

    被猜中心事的火镰拿着君慕倾给的烤肉,没有再说话,默默走到一旁啃肉去了。

    “这只魔兽明明是我们血月佣兵团打下来的,你们龙舞佣兵团凭什么抢走?”带着怒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让还在昏昏沉沉的君慕倾猛的惊醒,站起身来。

    火镰赶紧将剩下的烤肉塞进嘴巴,走到君慕倾面前,“主人,你怎么了?”

    “佣兵团?是佣兵团的人!”君慕倾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她看了看身上的装束,在看看蹲在地上的火镰,现在君慕倾拥有神兽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她就这么走出去了,后果严重!

    火镰点点头,“是佣兵团,怎么了?”森林里面看到佣兵团的人不奇怪,主人怎么这么兴奋啊?

    “没怎么!”君慕倾突然冷静了下来。

    火镰鄙视的看了一眼君慕倾,明明刚才主人还很开心,这一转眼就这样了,还想不告诉它,过分!

    “走,去看看怎么回事。”君慕倾扬起一抹笑容,大步往声源处走去。

    “谁有什么证据是你们打下来的?我们是同时到的这里,同时遇到的这只死魔兽,你怎么就说这是你们打下来的?”猥琐的声音赶紧接应,语气中还带着可见的狂妄自大。

    “这是魔核!”女子把血淋淋的魔核伸出来,放到众人眼前。

    “魔核谁没有啊,沾点血就说是你们的,谁不知道你们血月佣兵团已经开始没落了,而且,今年的佣兵排名,你们连吊车尾的份都没有了。”另外较为肥胖的人傲然的说道,看样子就知道是来找茬的。

    “你……”

    “我们排不排上,那是我们的事情,银子,你们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女子身边的男子也开口了,他一脸绯红的指控着对面肥胖的男子,分明已经是忍无可忍的边缘了。

    可惜他们不是龙舞佣兵团的对手,不然也不会吃这个哑巴亏了,龙舞佣兵团仗着自己实力高,又是十大佣兵团的第五,就老是打压下面的佣兵团,而且还不得意,今年听说他们佣兵团又增加不少有能力的佣兵,看样子他们是想跟青火佣兵团一较高低。

    “我银子做事情,不用你管,你们算什么东西,吊车尾!今天这只魔兽本少爷要定了!”银子说着就啐了一口唾沫,他爹就是龙舞佣兵团的团长,他怕啥!

    “我想去佣兵工会,你们谁知道路?”冰冷的声音传一旁传来,十几道目光猛地就往那边扫去。

    “这么看着我啊?我就是一问路的。”本来她不想出来的,但是,青火佣兵团五个字让她没忍住。

    君慕倾站在那里,看着争得面红耳赤的两队人马,无趣地打了个哈欠,为了区区幻兽打起来,这也叫十大佣兵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