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们回去”。

    君慕倾看着低头往回走的人,不禁好奇,二哥刚才不是还想要一只神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回去了?

    看着君心的脸色,君慕倾也没有多问,要是他肯说早就说了,也不会闷声往会走。

    回到院子,君心就回到自己房间,将自己锁在里面,好几次君慕倾想叫门,都给忍下来了,现在不去找也好,她的精神力好像消失了一样,她得赶紧恢复,这样才能帮二哥。

    古惊天早就帮君慕倾准备了一个房间,就在君心的旁边,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住在山长的院子,只有山长认定的人,拥有极高天分的人才能住在这里面,山长不是召唤师,在这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低位,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君心能住在这里,那是给他天分的一种肯定,曾几何时,他刚来圣兽山那会,大家都以为他会是第一个拥有魔兽的人,谁知道却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一年整天跟人家打架,这样就算了,还整天受罚,都没有时间去找魔兽。

    君慕倾坐在床上,紧张的探究自己的精神力,但是她好像在刚才将那无尽的精神力都抽干了一样,不管她怎么试探,都探究不到一点,更奇怪的是,她元素空间的五种元素,变得更加的灰暗了。

    “这是怎么回事!”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心里涌出了点点着急,难道她又要跟以前一样,不能凝聚斗技了吗?

    “主人,怎么了?”火镰爬到床上,紧张的问道,能让主人脸色都变了的事情,一定是大事。

    君慕倾脸色沉了沉,摆了摆手,再次闭上眼睛,探究这身体里面的元素,还有精神力,却还是像刚才一样,没有一点反应,她的整个元素空间死寂沉沉,不过那一个小黑点却大了不少。

    那个是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再次探究,这次她却改变的探究的方向,那个黑点已经自己身体里面很久了,她以前以为,那是暗元素,现在看来,这黑点并没有暗元素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那个小黑点就想一滴水滴一样,静静的漂浮在元素空间,没有像其它五种元素一样,光芒璀璨,反而它暗淡无光,显得平淡无比。

    看了半天,君慕倾都没有探出个究竟,干脆将意识抽回来,不再去探究空间,她叹了口气,不知道这种情况会维持多久,她的精神力要是一直没有恢复,别说召唤师和斗技师两种都拥有,她就连其中一种都拥有不了了。

    “女娃娃,出来陪老人家我聊聊天呗,你二哥一进去就把自己锁在里面,你也这样,告诉老头子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两个人回来就一脸的心事,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可能不好奇。

    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火镰看到她这个表情,立马后退一步,“主人,我还没休息好,你先出去吧。”老头,我为你祈祷。

    “嗯。”君慕倾没有理会火镰的表情,轻轻点头,起身往门口走去。

    紧闭的房门轻轻被打开,就看到古惊天一脸好奇的看着君慕倾,还不停的上下打量,这个女娃才十一岁,啧啧,应该是才十一岁,都还没有发育不是,这身衣服,还有没有做任何绑束的头发,一点都不像一个女孩子。

    “娃娃……”

    “君慕倾。”娃娃……这个称呼……

    “哎呀,你怎么能反驳我老人家嘛,在我眼里,你就是娃娃!”十一岁的女丫头,不是娃娃是什么。

    君慕倾没有回答,将门关上,往院中的凉亭走去,院子虽然简陋了一点,却不失风景,看来这个老家伙还挺懂得欣赏的。

    古惊天一脸得逞的模样,跟上君慕倾的步伐,“娃娃,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那臭小子一回来,就是像发疯了一样,一声不吭的往房间里面走去。”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君慕倾笑道,“没事。”有事也不会告诉他,一个八卦的老头子,都说女人爱八卦,这个老头也不差。

    “娃娃,你一点都不可爱,乖,告诉老人家我,满足一下老人家的好奇心。”古惊天笑呵呵的说道,慈祥的笑容,像个什么似的。

    但是在君慕倾眼里,那是比龙天更猥琐的笑容,龙天每次露出这种笑容,就会没好事发生,她不相信这个老头也会有什么好事。

    “老人家,你也不可爱,这么喜欢问人家的,那你拿东西来交换呗。”君慕倾眨眨眼睛,她也是女人,偶尔八卦一下,纯属自娱自乐,反正们这也是闷着。

    古惊天喃喃说道,“老人家我有什么东西来交换的。”这丫头太精明了,换成君心那小子,早就赶他走了,怎么会跟他来交换条件。

    “你想知道什么,就拿你的什么来换。”君慕倾无辜的说道,这是场公平的交易。

    “换个行不行啊?”古惊天立马抬头,笑的像朵花似的。

    君慕倾摇摇头,撇撇嘴巴,没商量的模样,“老人家,你一点诚意都没有,怎么来交易?”这还叫不喜欢听山下的事情,从她嘴巴里面听到的八卦,都是山下的事情。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不说也没事。”古惊天就是不说,什么交易啊,他是抱着好奇心来的,根本就没想过交易,丫头是斗技师,还是好商人啊,这么会精打细算!

    “难道你不想知道楠凝学院的事情,比如说,我刷新分数,具体分数是多少?比如说……”

    “停!我不想知道了!”古惊天心里像被猴抓一样难受,他怎么不想知道,他问了,这丫头也不会,还说要用什么来交换,不听,不听,他能坚持,能坚持。

    君慕倾走到古惊天面前,忍住笑意,“不想知道,哎呀,我刚才明明想说的,你既然不想听就算了,我继续回去睡觉。”君慕倾说着就抬起脚步往前走。

    “哎……”古惊天赶紧拉住君慕倾,不让她走。

    “我现在不想说了。”君慕倾撇撇嘴巴,就是不去看古惊天,这样看过去,好像是小女孩跟长辈撒娇一样。

    “你……”古惊天一脸哭笑不得,这丫头真是一点都不吃亏!

    “你想知道什么?”最后古惊天只有妥协,谁让他的好奇心重,让他产生兴趣的事情,他就要非知道不可。

    君慕倾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呐,是你自己要说的,不关我的事情。”她就知道,这样诱惑,他还能抗拒,就不是这老头了。

    “嗯。”古惊天认命的应道。

    “你是斗技师?”君慕倾问道,二哥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七七八八了,现在让她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古惊天认命点点头,他就“毁”在这个丫头手上了,好奇心啊好奇心!

    “那你知道,如果的技灵师,强行凝聚技尊师的斗技会怎么样?”君慕倾再次问道,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凝重了。

    古惊天反条件跳开一步,指着君慕倾说道,“丫头,你千万别做傻事,那是找死啊,技灵师是绝对不可以凝聚技尊师的斗技,那是会死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还没干这件事情吧?”古惊天狐疑的问道,要是凝聚了,她怎么还能完好的站在这里。

    君慕倾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要是凝聚了,没有成功,凝聚到一半的斗技被高级魔兽的威压驱散,会怎么样?”她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书上面也没有什么东西记载,没有哪个技灵师会在做这么蠢的事情。”谁会搭上自己的命,去凝聚一个不可能凝聚的东西,那人也太傻了。

    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古惊天,她第一次被人家说蠢,“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人像我刚才说的,她的精神力突然消失,元素变得暗淡无光,会怎么样?”问到这里,君慕倾心里有点紧张。

    “没有精神力,元素暗淡,娃娃,那不就是不能凝聚斗技了么?你傻了吧!”古惊天猛地看向君慕倾,难道……

    “你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做。”君慕倾漠然的看了一眼古惊天,不满地说道。

    “没做就好,凝聚上一级的斗技,那是很危险的事情,丫头,你还是别想了,要是一不小心,被精神力反噬,或者是像你刚才说的那样,都不是什么好事。”前者后者,都是一个字,“死”,不能凝聚斗技,那不是等着任人宰割是什么?

    “哦。”君慕倾点点头,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的情况了之后,心情比刚才平静了不少,没有了斗技,她还能当武士,这些都不能阻止她变强的脚步,都不能!

    “老头,你说的是真的!”君心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神情一脸凝重,都是因为他,都是因为他!

    “我还骗你不成,没有了精神力,那就是不能将元素凝聚,变成招式,空间元素暗淡,那就好比泉水没了源头。”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这臭小子,第一天认识他!

    君心脸色沉重的看了君慕倾一眼,转身往回走去,耳边传来熟悉的叫声,“二哥……”

    “我没事。”君心没有转身,大步往自己房间走去。

    君慕倾站在原地,张了张嘴,早知道她就不问了,没有精神力,元素空间暗淡,那不就是明摆的告诉他,自己不能凝聚斗技了吗?还要跑来问老头子,现在好了。

    “喂,那臭小子今天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没有找到魔兽,受打击了?”古惊天好奇的问道,太怪了,真是太奇怪了,这一点都不像那小子的做派,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君慕倾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君心离开,深深怀疑自己,这次来是不是来错了,唉……

    “我先回房了。”她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不然那个蹩脚二哥要钻牛角尖了。

    “好。”古惊天点点头,满脸趣味的看着君心的背影。

    “砰!”关门声音响起,古惊天这才想起来,那丫头问了自己的问题,自己到现在什么都没有问,他被坑了!

    “哎!娃娃……”

    “砰!”又是一声关门的声音,古惊天闭上眼睛,狠狠拍了一下自己头。

    君慕倾回到房间,火镰就迎上来,“主人,是不是那老头欺负你了?”让它主人回来就这个样子,可恶!

    “你觉得可能吗?”君慕倾斜视了一眼火镰。

    火镰点点头,的确是没有多大可能,“那你是……”

    “我不能凝聚斗技了。”君慕倾沉声说道。

    “啥!”不能凝聚斗技了!怎么会这样!“那啥,主人,你不能凝聚斗技,还能当召唤师不是,老大现在不在,我可以保护你,反正你现在跟召唤师也没有什么区别。”拥有魔兽的人,那跟召唤师有什么区别?

    “你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那蹩脚二哥不这么想,他一定以为是他害我这样的。”君慕倾躺在床上,苦恼的说道,来次圣兽山,会发生这种事情,这是她没想到的。

    “主人,你管他,他不是在圣兽山受委屈了吗?你带上我,早圣兽山走一圈,把所有人教训一遍,他就不会但心你了。”这叫扬眉吐气,学主人的。

    君慕倾猛地做起来,这个主意不错,“走!”说干就干,第一个要教训的就是风启,区区一只幻级魔兽也敢出来显摆。

    “吱吱,赶紧跟上!”火镰也一脸兴奋,它已经好久都没有打过架了,这次它不要吓走那些魔兽,一定要好好打一架,不然兽都会懒。

    “吱吱!吱吱!”吱吱在身后大叫,好像在叫君慕倾等等自己,匆忙离开的君慕倾哪里听到那么多,往前面走去的速度更快了。

    “吱!”吱吱傲骄的叫了一声,紫光飞过,它已经稳稳落在了君慕倾的肩上,得意的朝着跟在后面的火镰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这家伙……”仗着自己速度快,就老是在它面前炫耀,过分啊!

    火镰将自己的身体变的跟幻兽大小,奔跑在君慕倾身边,即便如此,它神兽的威压还是在源源不断的外泄,圣兽山的灵兽感觉到这股力量,都缩在自己的地盘不敢出来。

    “呀!这丫头去做什么?跑的这么快?难道是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可惜老头子不能去看。”古惊天惋惜的摇摇头,根本没有想到君慕倾之所以这么兴奋,那是要去找别人打架。

    君心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看着君慕倾匆匆离开,走到古惊天的身边。

    “她怎么了?”跑的这么快?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人家哥哥。”古惊天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发生什么事情,早晚会知道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见古惊天离开,君心心里更加担心了,她现在不能凝聚斗技,出去有多危险,要是遇到什么事情该怎么办,越想,君心心里就越后怕,他迈开步伐跟了上去。

    “在哪里?”君慕倾冷声问道,奔跑的速度没有听过,要是换做以前,风元素将助她,她早闪身离开好远了。

    “前面。”火镰兴奋的应道,紧紧跟在君慕倾的身边。

    君慕倾双眼紧盯着前方,身体急速往前面跑去,跟在她身后的君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甩了老远。

    飞速奔去的君慕倾,突然发现对面也同样飞奔的身影,立马停下了脚步,只见对面的人挥动着大手,大声叫道,“走开走开!”

    君慕倾平静的看着冲来的身体,往旁边走了一步,之后就是“砰!”的一声,火镰都闭上眼睛,不忍心去看这么悲惨的一幕。

    “哎呦!”呻吟的声音从君慕倾身后响起,她缓缓转身,就看到一个灰色衣服男子,邋里邋遢的,撞在了她身后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大声的呻吟。

    那男子慢慢从树上滑下来,抚着后背呻吟,他闭着眼睛缓缓转过身,指着身后的君慕倾大声吼道,“都说让你让开了,明明看到我冲过来了。”痛死了,这次摔的最惨。

    “今天,就放过你。”冰冷的声音传来,那人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红色身影背对着自己,正打算离开。

    “等等,你不是圣兽山的人?喂,你害我摔跤,不应该道歉吗?”男子疑惑的看着那满头红丝,感觉眼前的人很陌生,就是根本没见过,这人不是圣兽山的!那最好不过了。

    君慕倾缓缓转身,冷眼看着去,“不干我事。”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男子本来还在叫嚣着要她道歉,当他看到那绝美的容颜之时,他简直就是呆住了,赤红冰冷的眸子,让他不禁后退了一步。

    “你……”

    君慕倾扯开一抹笑意,看着一脸惊慌的男子,挑了挑眉头,“怎么,怕了?”

    “你是谁?”男子定了定心神问道,好美,从来没讲过这么没的人。

    “哼!”君慕倾没有说话,正打算转身,但是有个身影比她更快,挡住了她离去的步伐。

    赤红的目光紧盯这挡在自家面前的人,散发着冷冷的寒意,“滚开!”

    “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是什么人,没有召唤之镯,不是召唤师。”男子讪讪笑道,原来是个冰美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连圣兽山的召唤师中的女子,都没有这样的。

    君慕倾冷冷笑道,“再说一次,滚开!”召唤师?谁说召唤师就一定要有召唤之镯了?

    “唉,不要这样嘛,你这样横冲直撞的在山里面跑,很容易遇到魔兽的,你去哪里?我带你去可好?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萧乾坤。”萧乾坤摸了摸鼻子,脾气真大。

    君慕倾额上挂着三条黑线,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她的话难道他没听懂吗?看到那人继续一副热情的模样,她没有再说话,直接往前走去,火镰缓缓跟在君慕倾旁边,将本身威压收敛起来,这里都是召唤师,人类看不出来它的身份,不代表魔兽感应不出来。

    “姑娘,我真的不是坏人,你不用害怕。”萧乾坤连忙说道,要是换成以前,他还不愿意搭理,难道这叫因果报应?现在轮到他也尝尝不被人搭理的滋味了?

    君慕倾还是没有出声,自顾自的往前走去,火镰走在一旁,鄙夷的看着那个男子,搭讪也要找个好的理由,它家主人不喜欢这样子的。

    “……”萧乾坤彻底无语了,这姑娘性格更冷,不管说什么,她都不理会。

    “姑娘……”

    “说完了吗?”君慕倾停下脚步,冷眼看着萧乾坤。

    萧乾坤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脏兮兮的手擦在衣服上,憨厚的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理我。”

    君慕倾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你再跟着我,后果自负!”冰冷的声音带着丝丝凉意,君慕倾已经很不耐烦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难不成他听不懂人话!

    “萧师兄。”急慌的声音在前面响起,一个男子匆匆往他们这边跑来。

    萧乾坤看到那人,脸色一僵,急忙对着君慕倾说道,“姑娘,后会有期,我们一定会再见的。”说完,他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了眼前。

    火镰看着匆匆离开的背影,心里对萧乾坤更加鄙夷了,这人比项羽还不要脸。

    “主人……”

    “走吧。”君慕倾冷冷打断火镰的话,直接跳上它的后背,不再像刚才一样,一路奔跑。

    火镰认命地往前面跑去,那金牛的气味越来越重了,应该就在这附近就是了。

    “金牛,你为什么会丢下我一个人。”风启怒气冲冲的问道,他好不容易才追到它,它竟然躲起来了,就算有天的事情,它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契约者丢下。

    魔兽跟召唤师是有联系的,一旦魔兽的契约者有事,魔兽也会死去,当然,魔兽死了,召唤师不一定会有事,这要看魔兽跟召唤师之间的契约是什么了。

    契约也分为几种,平等契约,主仆契约,平等契约,魔兽契约者谁有事,另外一个就避免不了,而主仆契约,其中一个有事,另外一个最多只是受到重创,等级下降,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金牛高傲的看着风启,不理会风启的话,刚才它自己的小命都快没有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个人类的性命。

    “我们之间的契约,就算是主仆,你也不能丢下我,难道你想变成幼兽吗?”风启见金牛没有说话,心里的怒意更加大了,他原本想着,不管什么情况,只要契约到一只魔兽,就是好事,现在看来,他当初就不该跟这只魔兽立下主仆契约。

    这个主仆,当然魔兽是主,风启是仆,他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死了,魔兽只不过是降级,但是魔兽死了,他也会跟着没命,这就是所谓的主仆契约。

    “原来,堂堂风家的召唤师,竟然是跟魔兽立下主仆契约,更可笑的是,自己为仆,魔兽为主。”冰凉的声音缓缓在身后响起,君慕倾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一幕,主仆契约,她就听说过人类为主,魔兽为仆,但是今天竟然听到了反过来的事情,她也不得不惊讶一番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风启看到君慕倾,脸色不是很好,没有人知道他跟金牛的是主仆契约,她竟然偷听他们说话。

    君慕倾摇摇头,走到风启的面前,“不是我偷听你说话,而是你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任何一个人从这里路过都能听到。”主仆契约,真是有意思,只要杀了魔兽,风启的小命就没了。

    风启难堪的张望了一下周围,显然是把君慕倾的话听进去了,刚才他也知道自己有点气愤过头,没有注意自己的语气。

    金牛没有感觉到魔兽的威压,高傲的看着眼前的突然出现的人类,心里也就认定,刚才那个拥有高级魔兽的人,一定不会是眼前这个,是那个男子,那个男子拥有高级的魔兽。

    火镰金色的眼睛看着高傲的金牛,心里不禁嘀咕,“你再得瑟,小心老子等会一个威压吓死你!”区区的幻兽,在它面前得瑟,不想要全尸了吧它!

    君慕倾拍了拍火镰的头,示意它什么都别做,她突然发现一件更好玩的事情,主仆契约,主仆契约。

    “风家人,就你这个样子,真是丢人。”风焱也不像他这个模样,风家在斗技五大家族的地位,是第二,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人出现,还是一个召唤师,就不怕丢他们风家的脸吗?

    风启脸色一糗,指着君慕倾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是风家人?”风家,风家!

    君慕倾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指着自己的手指头,她慢慢抬起小手,不得风启将手缩回去,狠狠抓住,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啊!”风启脸色苍白弯曲着身体,看着自己被捏碎的手指头,她是武士!

    只有武士才能够轻松的将人的手指头给拧断,可是武士怎么会出现在圣兽山,周围还跟着魔兽?

    “哞!”金牛愤怒的看着君慕倾,它看不起人类是没错,眼前的人类不过是它的仆人,但是那也是它的人,怎么能让别人就这么打了。

    金牛刚迈出一步,火镰的身体就渡到它的面前,金色的眼睛露出一抹讥笑,敢对它主人出手,活的不耐烦了,它火镰的主人是好欺负的吗?它区区幻兽也敢出手!

    “哞!”金牛看着眼前魔兽,感到平淡无奇,就并没有将眼前的魔兽放在眼里,直接扑了上去。

    “怎么,想要用你的魔兽?”君慕倾挑挑眉头,带着几分讥笑的说道,魔兽是吗?不好意思,那注定了失败,火镰是神兽,别说是刚晋升的幻兽,就连灵兽它都不会放在眼里,要是神兽到来,只怕火镰还高兴呢!

    “啊……臭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的魔兽也不会放过你的!”风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额头上已经流下了滴冷汗,十指连心,手指头就那样子被捏碎了,他没有昏死过去,已经是君慕倾手下留情了。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捏碎你的手吗?记住,下次说话的时候,最好别用手指着我。”君慕倾奋力一甩,可见的气波在周围流动,她忘记了,自己还有斗气,对付风启,简单的斗气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火镰,更加不需要斗技。

    “你……”恶魔!恶魔!

    “害怕了?这还只是开始,火镰,不用客气,给我狠狠的揍!”自己是废物,敢对她二哥出口妄言,区区的幻兽,敢在她面前得瑟,很不巧,今天心情不好。

    君慕倾的话让火镰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主人这么说了就好,它不会对眼前的兽客气的。

    “你一定会后悔的。”风启表情扭曲地说道,都是君心,今天的一切都是君心害的,君心,君心!

    “我从不做后悔的事,火镰,给我揍!”君慕倾转身,全身散发着冷意,此时的她,宛若一个战神,高大的站在风启的面前。

    “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风启心里涌出一股惧意,不知怎的,明明眼前的女子,看上去一只手就可以提起来,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害怕,甚至是畏惧!

    君慕倾没有再回答,只是冷眼旁观着金牛挨打的一幕。

    金牛气势汹汹的看着火镰,一脸胜利的模样,眼前的魔兽,给它的感觉不过是幼兽,幼兽而已,它不赢也赢了!

    金牛低叫一声,猛地往火镰那边冲去,偌大的牛角闪着光芒,沉重的步伐在地上震动。

    火镰无语的轻摇头,轻轻往旁边走了一步,金牛的牛角就落空了,它赶紧急刹住脚步,迅速转身再次往火镰那边冲去,这些在火镰眼里,都像是看戏一样,一点威胁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风启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金牛好歹也是幻兽级别,要是眼前魔兽等级真的不高,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躲过金牛的攻击!

    火镰轻松躲过金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它还以为可以好好打一场,没想到这只大笨牛,只会用牛角当武器,其它的什么都不会,不过这只魔兽刚好搭配了那个人类,兽蠢,人也蠢。

    “火镰。”君慕倾自然是知道火镰在玩的,玩是可以,但是不要太过火了。

    火镰听到君慕倾这轻轻一叫,立马来了精神,对待金牛也不想刚才吊儿郎当了,它同情的看了一眼对手,不是它这么早结束的,是它家主人不耐烦了,今天她心情不太好。

    “嗷!”一声粗犷的虎啸发出,对面冲来的金牛,被冲退了好几步,头上直冒星星。

    “哞!”金牛痛苦的呻吟了一下,心里也开始发颤,这力量好熟悉,是刚才那只高级魔兽,这个就是刚才那只魔兽!它竟然没有认出来,只不过是小巧的身体变大了而已,该死!

    “这么快就认输了,火镰,我们走吧。”君慕倾摇摇头,大步离开,该教训的人都已经教训了,现在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火镰点点头,君慕倾已经稳稳落在了它的背上,金色身影闪过,一人一兽已经走出了很远。

    风启趴在地上,羡慕的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他身为召唤师,却从来没有坐在魔兽背上,反而常常被魔兽欺负,她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以让魔兽对她乖乖听话?

    金牛不满的走到风启的面前,轻叫了一声,转身离开,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人类,只要没死就好,没死它的等级就不会降下来了。

    风启躺在地上,越想心里越不平衡,今天的一切都是君心,都怪君心,现在连他最大的秘密都被人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君心的错,他要回去告诉山长,让山长来教训他们。

    风启所说的山长,自然不是古惊天,古惊天也说过,这圣兽山不止一个山头,每个山头都会有一个山长,他们负责守山,负责打理召唤师的一切,解答召唤师的一切难题,真正负责圣兽山的,还另有其人。

    老旧的院子中央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紧闭着双眼,严肃而又深沉的表情,说明这个人并不简单。

    风启踉跄的冲进院子,大声叫喊,“山长,君心,君心……”气喘的风启说了好久,也只是说了君心两个字。

    中年男子猛地睁开眼睛,走到风启的面前,脸上露出一抹厌恶,“你也被君心打了?”这么大年龄,只是拥有一只幻兽,就算被君心打了,也是他活该,君心那么好的苗子,怎么就去那个老头那边了。

    风启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就是没有说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年男子有写不耐烦了,风启是他这边最没出息的一个,留在圣兽山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麻烦事情倒是一大堆,现在还惹上了君心。

    “君心……君心叫人打我。”风启虽然脸上觉得过不去,但是还是说了出来,君心已经没有机会留在圣兽山了,各位山长说,这是他最后的机会,要是他在圣兽山召唤师聚集那天,没有找到魔兽,就会被赶下山去。

    中年男子脸色越来越黑,君心叫人打他,君心还用得着叫人吗?君梓漫他都敢打,何必叫人!

    “这是怎么回事?”男子还是耐心问道,这是一个让君心过他这边的机会。

    “就是……”风启低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还多了不少的修饰,也华丽丽的将他跟魔兽主仆契约的那一段给省去了,他知道山长早就看君心不顺眼了,不然他也不敢来找山长。

    中年男子越听越觉得奇怪,红发红眸的女子,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女子,虽然规定了各位山长不能随意打听山下的事情,但是有几个人能做到,只怕也只有古惊天那个老顽固那么听话。

    红发红眸,还拥有幻级以上级别的召唤师,他并没有影响,难道并不是圣兽山的,还是所圣兽山来了别的召唤师,他不知道?

    “你没有问她是谁吗?”男子沉声问道,他也不能猜出来是谁。

    风启摇摇头,他想问也来不及了,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把那个女子放在眼里,谁知道她会那么厉害,要早知道,他一定不会对那个人口出狂言,太可怕了,比君心还可怕的人。

    手指的麻木,让风启心里后悔到肉疼,“山长,你也不知道圣兽山有这个人吗?我本来以为她是斗技师的,我在她的手上并没有看到召唤之镯,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是召唤师,魔兽等级会那么高。”看着男子脸色越来越差,风启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他们都是一年上圣兽山的,他成了山长,自己却才只是刚入门,这样的差异,谁都不想承认认识过他风启。

    “我怎么会知道,我只管自己的山头。”就算知道,这话也是不能乱说的,圣兽山真正的幕后人,才是真正可怕的,自己是圣兽山唯一的召唤师山长,但是那些人比召唤师还要恐怖。

    风启没有再说话,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还有什么秘密能瞒住他,什么只管自己山头,明明是怕违反了山规。

    “山长,霍乱山长,我跟你说……”萧乾坤满身污垢的从院子外面走来。

    “你给我站住!就停在那里!”霍乱指着萧乾坤,脸色越来越黑,他都不知道自己山头,究竟是些什么人。

    “哦,不过山长,我今天遇到一个很美的姑娘,更奇怪的是,那个姑娘的头发眼睛都是红色的,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说话都那么奇怪。”说着萧乾坤低着头,有些羞愧了。

    “红发红眸?”又是她,这个突然出现的到底是什么人,跟君心有什么关系?

    “是啊,我……”

    “够了,你们先回去,我自有打算!”霍乱脸上出现一抹阴霾的笑容,转身往房间走去。

    这下,君心不想来他这边都不行了,这么大的祸事也敢在圣兽山闯出来,不知死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