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君心!”

    另一道身影快速飞来,这就是召唤师跟斗技师的区别,斗技师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依靠斗技,但是召唤师不同,召唤师这条路,也比斗技师来的艰辛,他们不仅要让魔兽不断提高实力,也要提高自身的实力,魔兽相斗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闲着。

    速度明明很快,快到肉眼只见到一抹残影飞过,但是君心还是稳稳的挡下了这招,他没有魔兽,但是这一年,他自身的实力确实在不断上升,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赤手空拳打伤他们。

    “蓝灵,给我吞了她!”妖情面部狰狞地指着君慕倾说道,她就不相信,五只魔兽,五个召唤师,杀不了一个君慕倾。

    君家的命令他们当然会听,下了圣兽山以后,他们也会是君家的人,这次杀君慕倾,他们都会分上一点点的功劳,到了君家,他们也能理直气壮,不管是为了什么,君慕倾,今天非杀不可。

    “火盾!”君慕倾赶紧凝聚火盾,巨蟒仰头甩过去,想把君慕倾连人带斗技都甩出去,巨大的蛇头碰撞在地上的岩石上,巨蟒发出了声声呜咽,赤红的身体就在巨头撞来的时候,消失在了原地。

    她闪身站在一旁,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五只魔兽,脸色没有出现错慌,她冷静的思索着对抗它们的办法,想了好久,她也只想到一个办法。

    “火狼!”君慕倾心一狠,凝聚出技尊师才能凝聚的斗技,聚兽,斗技阵可以将看到的一切都凝聚出来,包括魔兽,人,还有一切可以攻击的东西,但是技灵师以下级别,只能凝聚简单的死物,比如箭,盾牌,还有一些长矛,这些简单的器具作为攻击,技尊师才能够凝聚兽形,当然他们也是要经过学习才能做到这样。

    “臭丫头,你做什么!”君心急了,尽管他不是斗技师,可大哥是,他从小也跟着大哥知道了不少斗技师的事情,也知道斗技师不能够越级凝态,也丫头也太冒险了。

    妖情低声一笑,“看来不用我们出手,也有人想找死。”区区技灵师想凝聚兽形来对抗他们的魔兽攻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看到君慕倾凝聚技尊师级别的斗技,几人干脆没有再让魔兽出手,反而似笑非笑的讥讽的看着她,再所有人眼里,这是找死的行为,谁敢再技灵师的时候,就敢凝聚技尊师的斗技,不是找死,是什么?

    君慕倾额角渗出了汗珠,斗技阵一闪一闪的,她凝聚出来的火狼身体也一闪一闪的,这就说明,这次的兽形凝聚不成功,她很有可能被精神力反噬,变成真正的白痴,严重的,连命都会没有。

    “呵呵……打不过我们,想到这种自残的办法。”君梓漫也笑了,他推开妖情,笑呵呵的看着君慕倾挣扎,其实不用挣扎,都已经知道了后果,她一定会死,被自己的精神力所反噬,不是白痴,就是没命!

    君慕倾脸色苍白的凝聚这兽形,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成功,兽形凝聚以后,她就可以安全的度过这一关,只是她第一次感觉到精神力的空虚,她的精神力,还有元素,好像要被抽干了一样,还有元素空间,火元素一闪一闪的,其它的元素看到火元素不淡定,都想抢占它的位置,将它挤出元素空间。

    君心着急的对抗着吴雨,时不时的看一眼冒险的君慕倾,他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这丫头怎么不用神兽,只要神施加威压,就能将五只魔兽逼退,情况也不会像想在这样。

    心乱的君心,招式也乱了,原本处于上风的他,没有注意到吴雨脸上的表情,背地里的一掌打来,落在君心的背上。

    “噗!”君心往前踉跄几步,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他感觉一道热流从喉咙涌出,血液冲过嘴巴,喷洒在空中。

    吴雨和暴风走到君心面前,讽刺一笑,从一开始,他们两个不自量的人,就注定了失败,十对二,他们不赢也赢了,魔兽的一脚就能将他们两个踩死,更何况现在一个受了伤,另外一个离死不远。

    “二哥!”君慕倾艰难的叫道,早知道她就不冒险了,现在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要将魔兽凝聚出来,一定要!

    “吱吱,吱吱!”君慕倾肩膀上的吱吱突然叫起来了,一双金色的眼睛猛地睁开,君慕倾手上闪烁的兽形立刻消散,对面的五只魔兽全身打颤,惊慌的看着君慕倾肩上的火镰。

    君慕倾感觉手上一送,一口鲜血从嘴中吐了出来,原来,斗技凝聚的魔兽,在高级魔兽的施压下,也不敢轻易出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想到这里,君慕倾笑了,火镰做了这么多事情,就这件做的做好,这次强行凝态魔兽差点要了她的命!

    火镰迷茫的扫视周围,它擦了擦眼睛,正想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空中就传来了血腥味,它用力嗅了一嗅,鼻子处的血腥味,让它怒了,它很想变回原本的模样,可主人说过,她没有让它那样做,就坚决不行。

    “我没事。”君慕倾低声说道,语气中带着疲惫,在对面几个人眼里,那是更大的讽刺。

    她的确是交好运了,刚才那种情况都没有死,没有被精神反噬,那也要让她死在魔兽嘴里面,妖情露出迷人的妖娆的笑容,“蓝灵,你看,那就是你的食物,相信这个食物,你会很满意的。”

    一阵凉风吹过,没有一只魔兽敢动,它们惊颤的缩在原地,身体不停的抖动,那是高级魔兽施压,它们不过才是幻兽,怎么敢跟高级魔兽对抗。

    并不是没只魔兽都像火镰一样,也不是每个魔兽主人都像君慕倾一样,到现在,这五只魔兽的主人,还不明白,自己的魔兽这是怎么了,刚才还精神抖擞,怎么一下子就变得颓废了起来,还一脸的惊慌失措!

    君梓漫见其它四只魔兽突然这样,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长啸!”白色光芒闪过,身上带着白光,全身斑点身体比,妖情巨蟒小一半的蝮蛇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情况还是跟刚才一样,蝮蛇精神抖擞的出现,当它的目光接触到君慕倾肩上的火镰时,将身体盘卷在了一起,头缩进身体里面,不管君梓漫怎么叫都不肯出来。

    君心捂着胸口,也送了一口气,还好臭丫头记得让神兽施压,不然他们今天都玩完了。

    “呵呵……”君慕倾竭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发出了阵阵笑意,她倒是把火镰给忘记了,完全把火镰当成了一直普通的宠物,真没记起来,火镰已经是神兽了。

    “你笑什么!”妖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看着君慕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周围有更高级的魔兽在吗?没有听说圣兽山又那个召唤师的魔兽,比他们几个的高级,那怎么出现现在这种情况的?

    君慕倾摇摇头,没有说话,她感觉全身都疼,身上的精神力也像是抽干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蓝灵,我在叫你,你听到了没有!”妖情大声叫道,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蓝灵会这个样子。

    被叫喊的蟒蛇,拉拢这脑袋,摇摇头,吐着蛇信,无辜地看着妖情,好像是在说,主人,不是我不肯去,那人是神兽的主人,我们不能动,也不敢动,神兽一个威压,就能让它们死于非命,见到它们都只有膜拜的份。

    “风甲,你上!”暴风走到风甲面前,沉声说道,那穿山甲畏惧的哆嗦,要不是有自己的主人在这里,它早就钻地逃走了。

    “你们上啊!”吴雨走到几只魔兽面前,大声叫道,就是没见他们一只敢向前去。

    君心揉了揉胸口,脸上皱了一下,大步走到走到君慕倾身旁,对着前面的五人,潇洒凌然说道,“别叫了,它们是不会听你们的了。”在神兽面前,灵兽什么都不算,更何况还是一两级别的幻兽。

    “没用的东西,让你们杀个人都那么难吗?”君梓漫大声吼道,平常这些魔兽看到人,都是垂涎三尺,今天怎么一个个都畏惧了,君慕倾就是一个红眼红发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蝮蛇没将头缩的更低了,它不敢,那是神级魔兽,是神级!

    “既然你们不出手,我们就走了。”君慕倾擦了擦嘴角的血,拉着君心转身离开,要不是她这个时候身体里面一点精神力都没有,一定让他们再滚一次!

    “慢着!”君梓漫见君慕倾就这么离开,都没有动手,觉得有点奇怪,他狐疑地叫道。

    “你刚才耗尽了精神力了!”突然,君梓漫眼前一亮,想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君慕倾怎么会这么就放他们离开了,一定是她刚才强行凝聚魔兽形态的时候,耗尽了精神力,一定是这个样子。

    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她没想到君梓漫会想到这一层,君家的人不完全是笨蛋,至少君梓漫就不是,他没有君洛帆那么愚蠢。

    君心看了一眼身边的君慕倾,看到她脸上疲倦的模样,也知道君梓漫才对了,他慢慢转身,傲骄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五只魔兽我们都没有放在眼里,你们五个,还敢跟斗灵师打?”他们两个都受伤了,一定不能让他们看出端倪,她不让魔兽出手,一定有她的道理。

    君梓漫低头看了一眼惧怕的五只魔兽,心里再次涌出怒意,对着它们轻哼一声,扬袖转身离开,没用的东西!

    君慕倾闭上眼睛,身体一软,已经靠在了君心的身上,没到技尊师级别,不能凝聚兽形,连她的精神力抽干了,都没有成功,技灵师跟技尊师的差别就那么大吗?

    “倾儿!”君心叫道。

    “我没事,我们走吧。”他们一定会感觉不对劲的,要赶快离开这里,那些老头果然是对的,给了她那么多东西,她到希望,那些东西用不上,刚上圣兽山,就受了重伤,说出去一定被笑死。

    “嗯。”君心也知道君梓漫一定会回来,君梓漫尽管平时嚣张,但还是有脑子的,刚才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没走多远,他就会发现刚才话里面的破绽了。

    君慕倾靠在君心身上,往草丛里面走去,两个伤兵……

    君梓漫走到半路果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匆匆往回走去,当他回到刚才的地方,君慕倾跟君心已经离开了,看着地上的两滩血迹,他愤恨的哼了一声,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他就错过了,君慕倾!

    刚才即便是君梓漫没有离开,他们也杀不了君慕倾,神兽在哪里干嘛的?难道是好看的吗?让他们自己离开,只是她不想让他们这么早知道自己偶神兽,圣兽山有多少召唤师没有魔兽,要是知道她有神兽在手,比在山下引起的纷争还要大,只不过要是有人硬要送死,君慕倾也是不介意让火镰大吃一顿。

    “回去!”君梓漫冷冷下令,他相信君慕倾会回来的,他也一定会杀了她的。

    跟在他身后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的跟了上去,刚才的一切并不怪他们,他自己的魔兽也没有动手。

    不过刚才那一幕真的好奇怪,君慕倾一个受重伤的人,为什么会让他们的魔兽都害怕,难道是君心有一只比他们还要高级的魔兽?不可能,君心要是拥有魔兽,那就绝对不会赤手空拳的跟他们打,那就是还有一个可能,君慕倾有高级魔兽。

    君梓漫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记得那一封密函中写了一句话,“切记,君慕倾拥有一只神兽金虎”神兽!

    “是神兽!”君梓漫叫出了声音,脸上露出一抹惊慌,难怪它们五只魔兽都会畏惧,那是神兽,君慕倾肩上那只黄色的猫,是神兽,并不是普通的宠物!

    白光闪过,蝮蛇再次出现在君梓漫面前,它讨好的直起身体,吐着信子。

    “刚才你们害怕,是不是因为神兽?”君梓漫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多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君慕倾怎么会拥有神兽,她并不是召唤师!

    蝮蛇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不管是主人,还是刚才的神兽,都是它不能得罪的,它们之间的契约,是主仆契约,并非平等。

    君梓漫踉跄后退一步,果然是神兽,那说说明什么,那就是他这一辈子都别想杀君慕倾了!

    “梓漫少爷,什么神兽?”妖情小心翼翼的问道,神兽!君慕倾吗?要是她拥有了神兽,那还怕谁?连眼前的君梓漫她也不用再怕了,干嘛还要逃走?

    君梓漫冷笑道,“还有谁,君慕倾。”君慕倾,君心,他一定要毁了他们,家族虽然对君慕倾给出密令杀之,可谁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反悔,就不杀君慕倾了,他一定要在这之前,杀了他们两个,不惜一切代价。

    君慕倾?

    四人一脸茫然的看着离开的君梓漫,都不明白他究竟在说写什么,君慕倾跟神兽有什么关心?

    君慕倾和君心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她动了动身体,就感觉剧烈的疼痛感在全身蔓延。

    “主人。”火镰走到君慕倾身边叫道,受伤了都不让它教训那五个人,真不知道主人是怎么想的。

    “我没事。”君慕倾沙哑的回答,全身已经没有丁点力气了。

    “以后你不可以这么冒险。”君心站在君慕倾身边,整张脸都黑透了,从她立下誓言,他就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这个妹妹不敢做的,这臭丫头,今天这么危险的事情也做,技灵师强行凝聚技尊师才能凝聚的斗技,她是找死吗!

    君慕倾强行坐起身体,“我这不是冒险。”她早就想这么做了,每次都是她被别人的凝聚兽攻击,她当然不希望自己老是挨打,不会还手了。

    “就是冒险!”君心大声吼道,这还不是冒险!

    君慕倾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危险,不过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坐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喏,你把这个吃了。”君慕倾不想理会君心,她都疼死了,他还骂她,还是大哥好,“我杀了君际,大哥也没有像你这样。”君慕倾嘀咕道,蹩脚二哥!

    “什么!”君心瞬间将声音提高了八倍,“你杀了!”把君际杀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呃……你赶紧吃了吧。”君慕倾指了指手上的绿色药丸,老头又给了她几颗。

    君心没有说再说什么,看了一眼君慕倾手上的药丸,走到一旁,“我不用吃。”绿色丹药,这丫头怎么笔笔吓人,这一年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神兽,又是灵丹,还杀了君际宁浪。

    大哥也是的,臭丫头杀人了,也不说说,现在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刚才他都快吓死了,伤的那么重。

    君慕倾摇摇头,她当然直达她伤的重,所以才只给他绿色的,“我这里还有。”君慕倾拿出那个紫色小瓶,倒出那颗紫色的药丸,冲着君心笑了笑,她不是不吃,是有别的。

    当君心的目光接触到君慕倾手上的药丸之时,简直就是呆住了,中品紫色!她竟然会有这么珍贵的药丸。

    “这是我老师给我的。”说了一句之后,君慕倾就没有再说了,说多了,这蹩脚二哥又该担心了,偏偏嘴巴那么毒。

    君心狐疑的看着君慕倾,想了想还是接过了药丸,迟疑的吞下去,老师,她的老师想必不是简单的人物,紫色药丸,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拥有,她老师竟然会这么大方,给她紫色中品。

    君慕倾笑了笑,把龙天的最后一颗紫色药丸给吞下去,瞬间,全身一股清新之气在身体里面游走,全身的疼痛感不见了,身体轻飘飘的,只是,君慕倾往元素空间探了探,五种元素竟然晦暗不已,她感觉到精神力并没有随着身体的恢复,而回来,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症状。

    “怎么了?”君心揉了揉胸口,那里已经不疼了,绿级药丸果然不同凡响。

    君慕倾摇摇头,伸出小手,忽明忽暗的火元素,幽幽燃起一缕,很快便消失了,这让君慕倾心里很是紧张。

    “这是怎么回事!”君心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急了,难道是刚才她强行凝聚兽形,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慕倾脸色沉了沉,然后露出一抹笑容,“可能是还没有完全恢复,二哥,你老实告诉我,来这后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她绝对不会相信他是来后山散步的,那个山长说这后面有神兽,尽管只是传说,谁知道传说会不会是真的。

    君心心虚的看了一眼君慕倾,走到一旁,“老头跟你说了什么?”多嘴的老头子,等他回去,一定让他好看。

    “那也是他担心你,知道我有神兽,才告诉我的。”果然是真的,蹩脚二哥每次都是这样,嘴巴不说,做的比谁都多。

    “你回去。”君心想起刚才君慕倾的事情,脸色一沉,她是斗技师,不能凝聚斗技,跟着他去会有危险的,那只笨兽看上去没有什么用,不能让她去。

    君慕倾嘟了嘟嘴巴,走到君心面前,“我又不会拖累你!”她现在是不能凝聚斗技,可她毕竟还是武士不是,还有火镰在这里,吱吱虽然不知道它有没有用,可自从上次它帮自己杀了宁浪之后,她就绝对不相信,它只是简单宠物。

    “你……”她怎么这么固执!

    一旁的火镰看的一愣一愣的,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人,难道它今天没睡醒?或者是它把主人跟丢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它主人?不对啊,出了它主人,还有谁会这么变态!

    “人类,我会保护我主人的。”这个人类竟然小看它,有它在,主人能有什么事情。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就只知道睡,她刚才多危险,你知道吗?”君心也不管眼前的是神级魔兽,还是什么东西,指着火镰吼道,刚才要是它早点醒来,臭丫头就不会受伤了。

    君心心里最恨的还是自己,要不是他,要是他拥有契约兽,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

    火镰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它虽然在君慕倾面前就像一只宠物,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指着它骂的,它怒瞪着君心,要是君慕倾没有站在这里,它早就将他吞下腹中了。

    “火镰。”君慕倾冷声叫道,魔兽还是有魔兽的脾气,火镰是臣服于她,可并没有臣服二哥,二哥这么骂它,它会生气的。

    火镰听到君慕倾的声音以后,身上的怒意收敛了一点,它也知道刚才自己睡觉误了事情,但这个人类,不该指着它骂,它是神兽,连普通魔兽看到它都会膜拜,更何况在魔兽眼里,人类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的生物。

    君心从来就没有怕过火镰,有君慕倾在这里,他自然是知道眼前的魔兽是不会伤害他的。

    “主人,你上来吧。”火镰将身体变大了几倍,足够让君慕倾躺在上面休息了,刚才的事情它的确是有错,主人现在这样,它也有责任。

    “不用了,你感觉到这附近有没有神兽气息?”君慕倾突然想起来,那次风刃在君家就感觉到了红顶乌鸦的神兽气息,才走了出来,那火镰肯定也能感觉到另外一只神兽的气息了。

    君慕倾的话刚刚落下,火镰就泪眼婆娑的看着她,“主人,你是不要我了吗?”见过龙腾之后,它才知道主人并非它一直魔兽,算算老大,它都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只了。

    不要它了?君慕倾疑惑地看着火镰的模样,太阳穴没有预兆的跳动了两下,她没见过这么喜欢卖萌的魔兽。

    君心看着火镰的样子,嘴角也抽搐了几下,这是神兽吗?刚才还怒火冲冲的瞪它,一眨眼就像一只家猫一样,臭丫头说她救了它,它就跟了自己,他有那么一丁点怀疑了,特别是她在拿出那两颗药丸之后,就更加怀疑了。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君慕倾黑着脸说道,她怎么就忘记了,几只魔兽里面,火镰是最喜欢装萌的。

    “那你要找其它魔兽?”火镰继续不死心的问道,心里的担心也消散了。

    “我有说过那是我要的吗?”它这是睡觉睡傻了吧,她什么时候说过那只魔兽是自己要的了?

    “吓!”火镰的身体瞬间变小,娇小的猫咪一下子就窜到了君慕倾肩膀上,撒娇似的蹭了蹭君慕倾的耳垂,“我就知道主人最好了,不过,主人,这里并没有你说的魔兽,灵兽倒是一大堆。”有它在,那些小家伙,当然是不敢出来的。

    君心一脸的无语状,谁能告诉他,魔兽怎么会这样?撒娇,讨好,装萌,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绝对不要自己的魔兽也这个样子,受不了,太受不了了。

    君慕倾轻咳了一声,“二哥,看样子,我们要回去从长计议。”这里没有魔兽,那个传说就不是真的,这么多年了,是知道那只神兽还在不在这里,灵兽也不错。

    “我要去看看。”君心不死心的继续往后山走去。

    没办法,君慕倾也只有跟上去,这里既然有灵兽,她就不能可能放着二哥不管。

    “其实后山并不是有一只神兽,而是这里,是圣兽山魔兽出现最频繁的,曾经也有人看到过这里有神兽的踪迹,臭丫头,你不要老是道听途说,那老头知道的,未必就是对的。”君心傲骄的解释,又恢复了君慕倾熟知的那个二哥。

    那个老头骗她,君慕倾听完之后,心里立马响起了这么一句话,果然那个老头子不是什么好人。

    “那臭老头说的也是他知道的。”君心好像是听到君慕倾心里的话一样,平淡无常的解释,眼中还有一抹遮不去的笑意。

    君慕倾:“……”

    “人类,不准你欺负我主人!”火镰怒瞪着君心,这个,这个,这么讨厌的人,怎么可以是主人的二哥!

    君心看都没有看火镰一眼,他们兄妹说话,有它这只外兽什么事情,它连倾儿的契约兽都不算。

    君慕倾噗嗤一笑,火镰有个时候是挺可爱的,“二哥,我魔兽不同意你欺负我。”二哥欺负她是常有的事情,从小跟她抢吃的,抢玩的,却常常把最好吃的,最好玩的留给她。

    “切!”君心冷冷扫视了火镰一眼,大步往前走去,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二哥,这圣兽山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君梓漫可以不把那老头放在眼里?”还一脸鄙视的样子,难道那老头不是召唤师吗?不是说圣兽山都是召唤师吗?

    “圣兽山,召唤师为大,那老头又不是召唤师,当然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并不是说圣兽山都是召唤师,圣兽山也并非一座山,这周围峰峦重叠的,都是圣兽山,每一个山上都有人,没有个山头都会有一个山长。”君心耐心解释,他找魔兽,也并非一定要在这个山头。

    “哦。”君慕倾点点头,看来外人真的不了解圣兽山,以讹传讹而已。

    “那你们怎么知道这里有多少召唤师?”君慕倾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把心里的疑问一一问出来。

    君心斜视了一眼君慕倾,继续解释道,“每一年,这里都会有召唤师排名。”想要知道不难。

    “那不就跟楠凝学院的风云榜一样?”没想到到处都是比拼,圣兽山也一样。

    “风云榜?”君心皱了皱眉头,他的决定是对的,让她去楠凝学院果然是对的,想必她的老师一定很厉害,不然怎么会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晋升到技灵师。

    “风云榜有一百个名额,那是从楠凝学院开始有学生那一年开始的,挤进一百名的,都是学校的佼佼者。”君慕倾大概解释道,她也不是很清楚楠凝学院的事情,这半年,不是历练,就是闭关,不然就是比赛。

    君心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君慕倾,“那你是第几名?”他没有忘记,刚才她说过,她刷新了风云榜的成绩,那是第几名?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前三名。”君慕倾讪讪笑道,排名还没有出来,她就已经离开学院了,她哪里知道自己是第几名。

    前三,君心点点头,继续往前走去,那天为她求帖的时候,他没想过会有今天,他只是希望她能学会斗技,好好保护自己,没想到她不但学会了斗技,而且还是五级技灵师了。

    “什么人!”呵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阵魔兽才粗喘,一个中年男子骑着魔兽,奔腾而来。

    君慕倾和君心赶紧闪身躲开,脸上的神情都不是很好。

    “君心,你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还应该在受罚吗?”那个男子看到君心之后,脸上带着薄薄的怒气,他脚下的魔兽也吐出粗重的呼吸,傲视着脚底下的两个人。

    君心没有理会那个人,拉着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脸上的神情更差了。

    “他是谁?”君慕倾无声轻启唇瓣,扭头看着那只金牛兽,她见过宁浪的凝态的魔兽,却没有这只的威慑大。

    君心摇摇头,没有出声,本以为就这么离开的两个人,却没想到,有人并不希望他们两个就这么离开。

    “君心,好歹我也是前辈,你就算是召唤师,但是,没有契约兽的召唤师,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只怕连斗技师,都能将唾弃。”那人口出妄言地看着君心,脸上露出一抹讽刺。

    每天跟人打架不算,还目无尊长,现在更是不好好练功,跟女子在这里私会。

    君心面带着危险的笑容,抬头直视当在他明前的人,“风启,你都一大把年纪才有的魔兽,我为什么要这么早去找魔兽,这次成绩再差,想必也破不了你的记录。”风启也就是去年刚刚才得到的魔兽,他算是大龄的召唤师了。

    “你……”风启脸色一糗,显然是被君心戳中了心事。

    “怎么,难道不是吗?风师兄,你别忘记了,我只要在你年龄找到魔兽,那就不是垫底的。”君心双手环胸,讥讽的笑道。

    风启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看着君心,年龄是他的硬伤,跟他一年的召唤师,在大陆上都有了自己的地位,而他却还在圣兽山,接受着最基本的排名,他现在是圣兽山中年纪最大的召唤师,因为这个原因,他看到君心到了圣兽山一年,都没有拥有自己的魔兽,他就开始产生变态心里,在别人身上得到的屈辱,都会原封不动的还给君心。

    这次,君心竟然会反驳了,以前他最多只是瞪眼而已。

    “噗嗤!”君慕倾忍不住笑道,她就说嘛,蹩脚的二哥,跟人家吵架从来都没有输过,她是白着急了。

    “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区区斗技师,敢出现在圣兽山。”风启这才正是一旁的君慕倾,当他看到眼前的人,肩膀上有两只魔兽,却没有契约之镯的时候,就想着将满腔的怒火,全部发泄到她的身上。

    “风家人一点教养都没有,风家的家教果然不是一点半点的差。”君慕倾冷冷说道,她本来只是想着在一旁看戏的,既然有人要往枪口上撞,她也不介意开枪。

    风启脸色一僵,错愕的看着君慕倾,她怎么知道自己是风家人!

    “风家人不但没教养,还笨。”君慕倾若有所思的对着君心说道,苍穹大陆,出了姓风,不是风家人,难道也是风家哪个小分支被强行撵出来了?她还没听说风家有这回事。

    风启脸色一阵红一阵绿的,他指着自己的魔兽,那才是一只敢到幻级的火元素魔兽。

    君心看了一眼君慕倾,脸上扯开一抹笑容,臭丫头真是长大了,以前这种情况,她早就吓哭了,哪里还会反过来骂人家。

    风启突然想到君心叫他的名字,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份,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圣兽山的山长不知道山下的事情,不代表召唤师,或是其他外人不知道。

    “野丫头!你找死吗?”风启扫开心里的郁闷,怒声对君慕倾说道。

    “找死的是你!”君慕倾目光一寒,赤红的眸子发出阵阵凉意。

    风启看着对面人的眼睛,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那冰冷的寒意竟直达心底,让人不寒而栗!

    “倾儿……”君心扯了扯君慕倾手,这样的妹妹,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天指天立誓的人。

    温暖的声音让君慕倾红眸中染上了一层暖意,她扭头冲着君心一笑,红眸再次看向风启。

    “主人,要不要我给他点颜色尝尝?”火镰在君慕倾耳边小声说道。

    “随便你。”君慕倾笑着细声回答。

    “嘿嘿!”火镰无耻的奸笑到,主人都这么说了,它要是不动手,那就太对不起人了,神兽的威压稍稍释放,火镰看着对面的人,但是目标却是神兽的幻级魔兽。

    让你欺负我家主人,现在就让你尝尝欺负的滋味!

    “哞!”站在君慕倾神兽的金龙突然全身发颤,一个瞬间跑出了老远,将自己的主人狠狠遗弃在了身后。

    “金牛,你回来!”风启一下子傻眼了,他刚刚契约的魔兽,怎么说走了就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牛好像没有听到风启的叫声了一样,狂奔的速度更快了,火镰在不经意间发出的威压,都能让君梓漫的五只魔兽颤抖,更何况它这次是特意的,它就是要让这只笨牛吓到把自己主人都给遗弃。

    “你的魔兽走了,还打?”君心桀骜的看着风启。

    风启脸色一下子比锅底还黑,他赶紧往前面追去,到这会,他还是没明白,金牛为什么一下子走了,还显得那么的恐慌,吓到把他都忘记了,一个人就走了。

    君慕倾看着风启离开的背影,勾起一抹笑容。

    君心终于知道,世界上最厉害的事情,不是把对手打趴在地上,而是让对手的魔兽落荒而逃,但对手却不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