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没有理会老人的话,赤红的眸子紧盯着一脸得瑟的人,她想知道这一年二哥的状况。

    “老头,告诉我,他这一年是怎么过的。”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稚嫩的脸上有这跟年岁不相符的成熟,冰冷的脸颊,会让人好奇眼前的人儿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至少她面前无聊至极的老人家就很好奇。

    “啧啧,没天理,糟老头子我什么都没做过,被你这个小丫头审问,他不就是打架受罚,就这么简单。”打架的理由他也不清楚,这不是在这里询问,这臭小子就是死活不说,看到人家姑娘来了,更是跳进了水里面,一点礼貌都没有。

    打架?又是打架?

    “君心,你给我出来,不然我就告诉你大哥,你死定了!”君慕倾着急地大喊道,事情绝对不会简单,二哥不会轻易跟人家打架。

    “丫头,他已经顺着水流下山了,你要不要去我那里喝杯茶?”他可是很有兴趣,听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丫头不简单啊,能轻轻找到思过崖,还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走过来,不知道是哪家的天才人物到了这里。

    君慕倾看了一眼面前的老人,只能点点头,现在还能怎么办,二哥一定做了什么事情,不然怎么会不肯见她,只有去他学习的地方,她才有可能了解,和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谁能让二哥出手打人。

    “老头,跟他打架的人,是五大家族的吗?”君慕倾沉声问道,不离十了。

    “呀!真看不出来,你这丫头还挺聪明的,他打的是君家的召唤师,君梓漫,你知道吗,君梓漫可是拥有一头幻兽,那臭小子不但把人家打伤了,还把人家魔兽给伤了,有个时候都让人怀疑,他才是真正的魔兽。”真是好苗子,姓君,不是君家人,那小子身份还挺神秘的。

    君家人,看来是认识二哥人,应该是他们提起以前的事情,或是说什么的坏话,二哥才会这个样子的,能在瀑布下面站那么久,应该不是第一次受罚了。

    “这一年啊,君心几乎每天都是受罚度过,开始的半个月,他比谁都勤奋,比谁都想要一头魔兽,自从君梓漫出现以后,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每天跟人家打架。”不等君慕倾问,老人家已经自顾自开始说了,真正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老头,那你不知道君心的身份吗?”这里虽然离外面远,想要知道一个人的身份不难。

    “老头子我有条规定,凡事进来圣兽山的人,不准打听山下的事情,更不允许将山下的事情带上来,来这里的人,不论是谁,一律平等,没有贵族,平民,大家族之分。”说道这里,老头脸上有几分得意,有这条规定,有一半,是他不想知道山下发生的事情,现在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五大家族的姓氏,其它的一概不知。

    不想知道山下的事情,有趣的老头,看起来不怎么讨厌。

    “老头,一定是召唤师才能上这里吗?”她一路上,也没有见到几个人,召唤师,真的有这么少吗?

    “你不是也出现了吗?”她不是也不是召唤师。

    君慕倾点点头,她什么时候说过她不是召唤师了,“圣兽山没有几个人。”看着空荡荡的一座大宅,君慕倾可以认定,这里面没有几个人。

    “山长。”好不容易走过一个人,只是匆匆叫了一声,就离开了。

    “走吧,去我书房喝茶。”古惊天笑哈哈地往前面走,这让君慕倾熟悉的感觉,龙天和疯老师也是这个样子,有点为老不尊,偏偏喜欢嘻嘻哈哈的,又让人看不透他们的实力。

    君慕倾跟古惊天走进房间以后,院子里面晃晃悠悠的走出来了几个人,他们有男有女,都轻蔑地看着君慕倾走进去的身影。

    “那丫头看起来长得不错,喂我的魔兽,一定会很滋补养颜的。”其中一个女子妖娆动人地说道,手中还把玩着一条青色小蛇,对着房间吐着红色的信子。

    她身旁的男子厌烦的说道,“杀,扔下山去。”没有温度的声音过后,没有人在应和,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召唤师都不算,凭什么可以上圣兽山,他们都是苍穹大陆寥寥无几的召唤师,才有资格留在这里,至于她,只有死的份。

    “君梓漫,你在这里做什么?”君心急急忙忙换上衣服,正打算去思过崖见君慕倾,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圣兽山并不是有老师传授什么东西,只是给他们一个平台,激励出自己的天分,这里每一年,召唤师只聚集一次,那一次是每个召唤师决定自己实力是时刻,拥有魔兽的人不多,但是拥有魔兽的人肯定是已经赢了一半了。

    那几人中,走出一个狂妄的男子,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讥讽地看着头发还带着水珠的君心。

    “君心,怎么你也听说这里来了一个大美人,所以来看看?”君梓漫无耻地笑道,他刚说完,身后又是一阵讥笑。

    君心握了握去拳头,忍住满腔怒意,“君梓漫,我不准你打她的主意!”早知道圣兽山,会遇到君家的人,他是一定不会让臭丫头上圣兽山,君家,君家的人都该死!

    “呦!我们的君心大公子认识她,哈哈……”君梓漫说着,竟然仰天大笑起来,君心认识的人,那就最好不过了,可以慢慢折磨。

    “你……”君心有些气恼,再好的风度,此时他也忍不住了,拳头紧紧握起,愤怒的瞪着眼前的人。

    “君心,你要是还敢出手打我,就连这圣兽山都待不下去了。”君梓漫得意的说道,脸上还带着几分高傲轻蔑,君心要不是有山长护着他,就不只是在山后面冲水那么简单了。

    “我今天……”

    “君心!”寒冷的声音凉凉传来,顿时君心心中的怒火全无,他愣愣转身,臭丫头敢这么叫他!

    这样就叫住了?古惊天有些不敢相信,想当初他亲自出马,都拉了好久,才劝开君心的,这丫头一叫就忍住了没有出手,差别也太大了吧?古惊天越来越好奇眼前这个红发红眸的小丫头了。

    “臭丫头,谁让你来的!”君心着急地看着君慕倾,她怎么能来!

    君慕倾双手环胸,满不在意的说道,“你让我来的。”他自己不是说一年之后来找他吗?她生日快到了,那不就是快一年了。

    “我是让你一年之后!”她怎么提前来了!

    “那我在楠凝学院待不下去,又不敢回家,不就来找你了?”君慕倾无辜的说道,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要是火镰此时在这里,只怕心里又是一阵寒意了,这样的主人难见到,还会撒娇的主人更是没有见过,看到这一幕,它一定会想,主人会不会因为这样让血魇老大出来教训它。

    君心还以为君慕倾在楠凝学院受欺负了,心疼的走到君慕倾旁边,“都说让你勤快一点,现在被欺负了吧?”看来当初他就不该让她去楠凝学院,大哥要是知道这臭丫头被人欺负,不知道该多心疼了。

    君慕倾笑而不语,被欺负,被欺负的那是别人,她可是丁点欺负都没受到。

    “别在这里亲热了,君心,你自身都难保,山长我们告辞了。”君梓漫讽刺的说道,看都没有看君慕倾一眼,转身迈步离开。

    “等等!”红色的残影闪过,瞬间,原本站在君心面前的君慕倾,出现在了君梓漫面前。

    君梓漫一行人猛地停下了脚步,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君慕倾,脸上闪过一抹错愕,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

    “滚开!”君梓漫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们是堂堂是召唤师,还怕她小小斗技师不成,魔兽的一脚就能把她才到尸骨无存,敢来圣兽山,就要做好随时被魔兽踩死的准备。

    “本姑娘不喜欢有人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更加不喜欢有人对我说滚,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字,那就好好的滚吧!火卷!”五级技灵师的斗技阵在脚下现形,强大的斗技,把君梓漫卷入其中,往门口飞去。

    “你做了什么!”那妩媚妖娆的女人狰狞地问道,她手上的青蛇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送他一程而已,在山脚下就能找到人。”淡漠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赤红的眸子扫视了一眼那女人手上的青蛇,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不知怎地,青蛇猛的就将头给缩了回去,惊慌失措的往袖子里面钻,这让那女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青灵。

    “蓝灵,你这是怎么了?”女人面对这同伴脸上讽刺的笑容,脸色变得很难堪,青灵只是看了眼前这个丫头一眼,就吓到不行了,这个丫头究竟有什么本事,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技灵师而已。

    “你们几个再不去找人,我相信圣兽山的魔兽,会很喜欢人肉的味道。”君慕倾自顾自的说道,脸上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几人听了之后,脸色一僵,往门外狂奔而去,心里也开始阵阵担忧,他们担心的不是君梓漫,而是君家的势力,一个家族出一个召唤师不容易,君家也不例外。

    就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君心冷冷走到君慕倾面前,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没想到这次下山听到这么大的消息,没想到君慕倾会那么厉害!”熟悉的声音在君慕倾耳边响起,她记得,这个声音,正是她在离圣兽山不远听到二哥受罚的声音。

    “可不是,君家这次是要悔断肠……”

    “你们说,君慕倾怎么了?”君心掠过君慕倾,匆忙走到两人面前,双手紧紧抓住其中一个的肩膀,紧张的问道。

    “啊!山长!”他们两个看到古惊天,一脸的惊慌,在这里,是不允许谈论起山下发生的事情的,这是山长的规矩,要是违反了规矩,是要受罚的。

    古惊天若有所思的看着君心今天一而再的反应,他很好奇那个君慕倾是什么人,能让这个臭小子这么紧张,还有眼前的这个女娃娃,年纪不大,五级技灵师,后生可畏啊!

    君慕倾无语的看着君心的举动,她人就在这里,干嘛还要去问别人,她又不会骗他什么。

    “君师兄。”那两人异口同声叫道,就是没有回答君心的话,山长不在这里,他们还敢说,现在山长在,他们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说。

    “我问你们话!”君心感觉整颗心都快跳出来了,他们说君慕倾厉害,说君家悔断肠,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慕倾,火元素五级技灵师,拥有神兽金虎,将楠凝学院风云榜成绩刷新,在擂台赛上,设下生死局,杀了宁浪。”君慕倾的声音缓缓响起,她低头摸了摸鼻子,只说这些好了,说太多了,二哥会直接吓晕过去的。

    斗技师,魔兽,刷新成绩,杀宁家人!生死……

    “臭丫头!你敢设下生死局!”君心猛地走回到君慕倾面前,大声吼道!

    宁浪,他是宁家分支长老,她竟然敢跟他设下生死局,要是出什么事情了该怎么办!他们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不能再让她有半点危险。

    “嘻嘻……二哥,我这不是没事吗?在说了,你妹妹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大哥也知道。”君慕倾走到君心身边,抱住他的手臂,笑嘻嘻的说道,早知道她就不说设生死局的事情了,这里都传来了,还有哪里不知道她的事情。

    君,君慕倾!

    回来的两人猛的抬起头,看着那一身火红的身影,脑中回想起在酒楼听到的话,“君慕倾那可是一大美人,不过也是个冰美人,头发眼睛,衣服无一不是火红,但偏偏她走过的地方,就如同六月飞雪一般。”

    “君,君,君慕倾!”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君师兄每次听到君梓漫说君慕倾坏话,就要出手教训了,感情,那是他妹妹!

    古惊天都震惊了,这里面哪一条不是惊人心魄了,五级技灵师,神级魔兽!楠凝学院的事情他很久都没有听说了,不过能将风云榜成绩刷新,那也绝对的不低,宁家人都敢杀,这丫头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你们先回去!”古惊天从震惊中走出,平静的指着还在门口的两个人,“今天的事情,不要在圣兽山传,否则,你们也可以下山了。”他不知道君慕倾的事情,看他们每个人的模样,就应该是知道的,他可不希望这个丫头的到来,让圣兽山一团乱。

    现在不乱也乱了,古惊天回想起刚才君梓漫滚下山去的那一幕,他一定不会罢休的。

    “是。”那两人偷偷看了一眼君慕倾,心里一阵荡漾,果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君心突然严肃地看着君慕倾,心里的担心早就放了下来,她刚才说在楠凝学院待不下去,只怕是另有隐情,大哥也知道吗?这一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慕倾走到一旁,身上的寒意也没有那么重了,“就是过玲珑山的时候,救了一只魔兽,然后它就跟着我了,还有刷新楠凝学院记录,二哥,那很容易,真的。”在最后一关吃了点亏而已,不过也认识了一个剑飞老师,听说他还在养伤,那天擂台赛他没去。

    “就是那只神兽?”君心皱着眉头问道,他总感觉中间少了点什么。

    “要不然呢?”君慕倾转身问道,她又没跟火镰契约。

    “主人,你终于想起我了。”火镰哀怨的声音传来,只见它疲惫的打着哈欠,还不忘优雅的漫步走来。

    “神兽!”这下古惊天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呆愣住了,这丫头是做什么好事了,平白无故的让她救了一只神兽,应该是魔兽晋升的时候救的,只有那个时候,魔兽才是最虚弱的。

    “……”君慕倾扭头看着火镰,再看看二哥脸上凝重的模样,心里一阵叹息,现在的二哥应该不是发怒,而是发奋了,刺激不小!

    “老头,给我妹妹找个住的地方,我先走了。”君心说完就大步离开,他已经浪费了一年的时间了,以前的丑丫头也长大了,那个誓言,对雷家的誓言,雷家没有灭亡,他永远都不会安心,倾儿都变得那么厉害了,他也一定要追上她跟大哥的脚步,跟他们一起,灭了雷家!

    君慕倾无奈的点点头,看来又有很久见不到二哥了,突然她眼前亮光一闪,走到古惊天的面前。

    “老头,你是什么魔兽,放出来看看?”君慕倾知道召唤师都有自己的召唤手镯,没事的时候,魔兽可以在里面呆着,她跟血魇虽然契约了,不过它还被封印着,召唤手镯形成不了。

    手镯,君慕倾看了看手上古老暗纹的手镯,有些出神了。

    “没礼貌!你大哥这样对待我老人家,你怎么也可以这样!”果然是一家人啊,语气都一样,他早就该想到了,什么情人!明明就是一家人!

    “错!”冰冷声音带着点点戏谑。

    “哪里错了?”

    “你说错了,他是我二哥,不是大哥。”她敢说这老头绝对是故意的,白发苍苍,偏偏容貌一点都没有改变,这样的“老人家”会耳背?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

    古惊天无语的看着君慕倾,他还以为什么地方错了,原来是这里,他们既然不是君家的人,那苍穹大陆还其它君姓吗?还有,没有一个人会像他们一样,敢得罪君家的人,自己姓君,偏偏好像对这个姓氏有多大仇恨一样。

    “你叫君慕倾?”古惊天将话题转移,他人老了,说不过年轻人了。

    “是。”君慕倾淡淡点点头,刚才他不是听的清清楚楚吗?

    “你是召唤师吗?有没有兴趣留在圣兽山?”古惊天趁热打铁,立马说道,神兽啊,在圣兽山能契约到神兽的人,不多,那叫几乎没有,她能留在圣兽山就再好不过了。

    君慕倾扭头看着笑呵呵的老人家,“我不是召唤师。”是召唤师,她也没有兴趣留在圣兽山,这里有二哥就好了。

    “真的?”古惊天质疑地问道,不是召唤师,能顺利的进圣兽山,很可疑,非常可疑。

    “你是不是还想知道我跟君家有没有关系?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我二哥动不动就跟君家的人打起来,是吧?”君慕倾盯着古惊天,嘴唇轻启,将他心底的一个接着一个疑问,全部说了出来。

    古惊天微微一愣,然后仰天大笑,这个女娃娃还真是聪明,就想糟老头子肚子里的蛔虫,不用他说,也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老头,我不想当你的蛔虫。”君慕倾冷冷说道,蛔虫,这老头也太恶心了吧!

    “啊哈哈……好好好!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知老头子我的心事了。”古惊天更加开心了,他都忘记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聪明的丫头,果然是很聪明。

    古惊天要是知道以前圣兽山下,大家对君慕倾的传闻,只怕气的嘴巴都歪了,这么聪明的女娃娃,被传成了白痴,还懦弱,他今天所见到的,只有聪颖,胆大,狂妄的女娃娃。

    “我二哥去哪里?”看他神色匆匆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比她还重要?

    “女娃娃,你几岁了?”古惊天看看君慕倾,她眼睛的神情,脸上的成熟,还有说话的语气,都不像一个十五岁的丫头该有的,看她的身高,又应该没有十五岁才对。

    “十一。”过几天就十一岁了,她来这个世界也快一年了,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比她前世发生的十年都要多。

    “丫头!你骗老人家我吧!”十一岁!怎么会!一定是骗他的,一定是。

    “我骗你做什么?我二哥去哪里了?”他到底有没有听到她的问题嘛?

    “他是你哥,不是我哥。”臭小子的心事,他就没有猜中过,谁知道他心里想写什么,他都好奇那臭小子去那个地方做什么?难道去找魔兽吗?去找那只高阶魔兽?

    君慕倾点点头,然后跟上去,她问了也是白问了,这老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山长,怎么当人家山长的。

    “丫头,你不能这么对待老人家我的,知道老人家心里的疑问,你还不告诉我?”古惊天大声叫道,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笑意越来越深,这样有趣的小丫头,可惜不是召唤师。

    君慕倾没有理会古惊天的叫喊,大步往君心离开的方向走去,蹩脚的二哥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年里面老是跟人家打架,当他看到自己不但已经是技灵师了,还拥有了一只神兽,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堕落了。

    跟君心相处的时间不久,君慕倾还是能大概猜到一点他的心思,嘴硬心软,明明做了,还死不承认。

    “他应该是去了后山!”古惊天见君慕倾没有停下步伐,只有告诉她君心的去处。

    君慕倾这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古惊天,“他去后山做什么?”后山,思过崖就在后山,难道他又去冲水了?

    “圣兽山一直有个秘密,那就是在后山的某一个地方,有一只神兽,你二哥可能在哪里听到了这个秘密,所以才去后山的。”能拥有神兽,是每个召唤师梦寐以求的东西,圣兽山还没有谁拥有过神兽。

    神兽?她就知道是这样的。

    “谢谢。”君慕倾冷声说道,大步往后山走去,火镰跳上了君慕倾的肩头,直接呼呼大睡了起来,在熟睡以前,它在心里说道,以后它再也不敢自作主张了,主人整兽的功夫,比整人还要恐怖。

    谢谢?吓!这个丫头还会说这两个字,不错不错,比那个臭小子礼貌多了,至少女娃娃不会黑着一张脸,让他滚,山长这个职责还真不容易,简单来说就是给人家看山的,君梓漫从来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过,唉!这山长当的,太丢人了。

    暗处的一个身影看到君慕倾离开以后,露出一个深沉的笑容,见古惊天没有发现自己,大步往外面跑去。

    君心大步往前面走去,他知道在圣兽山的某个地方,一定会有神兽的存在,一定会有,只有拥有了神兽,他才能保护好臭丫头,父亲回来,要是看到她有什么事情,一定会伤心的。

    “二哥!二哥!”君慕倾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往前走去的君心停住了步伐,往身后看去。

    “你怎么来了?”君心皱了皱眉头,这里这么危险,她来这里做什么?

    “二哥,你要保护我的不是,你走了,那要怎么保护我?”君慕倾露出淡淡的微笑,赤红的眼睛看着君心,心里暖洋洋的。

    君心看着君慕倾火红的头发,赤红的眼睛,还有脸上的淡淡的笑容,皱了皱眉头,“如果二哥能早点拥有神兽,你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怪他,要不是他,她现在绝对还是那个懵懂的臭丫头。

    君慕倾淡淡一笑,走到君心的面前,“二哥说什么呢?你不是要去找神兽吗?妹妹陪你。”

    “好。”君心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君梓漫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的,刚才倾儿用斗技将她打下山脚,等他恢复过来,会带人过来找麻烦,圣兽山里召唤师地位也不是一般的高,君梓漫是连那老头都没放在眼里。

    “那就走吧。”君慕倾淡淡一笑,眼睛斜视了一眼身后,有些人要是不知死活,她随时奉陪,刚才只是让他滚下山,等会她会做出蛇呢是去年刚就不得而知了。

    君心没有动,他也感觉到有人跟来了,双眼静静的看着草丛,大手紧紧将君慕倾的小手握在其中。

    “出来!”此时的君心没有以前的风流潇洒,也没有君慕倾熟悉里的桀骜不驯,他目光深沉的看着一个地方,眼中隐隐约约掺着怒意。

    “呦!君心公子这么快就发现我们了啊。”君梓漫的声音缓缓响起,他并没有被火卷甩下山去,他的契约兽救了他。

    君慕倾本想前一步,跟君梓漫纠缠,但是一个身影比她更快,君心目光寒冷的看着出现的君梓漫,他身后还跟了那几个小喽喽,他们都是拥有契约兽的召唤师,看上了君家的地位,才跟在君梓漫的身后,为的就是以后下了圣兽山,能有个依靠。

    “君梓漫,你还没有挨够打!”君心双手附在身后,脸上露出一君慕倾最熟悉不过的笑容,狡黠,狂傲,还有萧然洒脱。

    君慕倾会心一笑,这才是她熟悉的二哥嘛,刚才那个根本就不想,颓废,动不动就发怒,很没品的跟人家打架,他以为自己是超人啊,赤手空拳的跟人家魔兽打起来。

    “喝!君心,你今天是吃了豹子胆了,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君梓漫看着君心那种表情,心里感觉有种被千百只蚂蚁爬过的感觉,让他很想离开这里。

    君心冷冷一下,轻哼了一声,“我会在今年圣兽山排比上,超过你。”圣兽山召唤师的排比,要看魔兽等级,召唤师等级,还有就是作战的默契,他一定会找到神兽。

    “超过我?我看你还是回芙水镇,保护你那个懦弱白痴的妹妹君慕倾吧,上次她那样都没死,真是可惜了。”君梓漫讥讽的的说道,他深深明白自己在君家的地位,要不是君离一家人离开君家,今天站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就不是他,君心的天赋,是家族公认,最好的,家主将召唤师的希望全部放在他的身上,没想到却发生了那件事情,从此,君心的名字消失在了阴月城。

    可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君心,还是他跟一起来的,所以君梓漫处处打压君心,用君慕倾来打击他,让他发怒,让他犯规,让所有人还不知道君心天分的时候,就下了圣兽山。

    “哈哈……”他身后的几个人也迎合的大笑起来。

    君心这次没有生气,也没有出手,他讥讽的看着眼前的人,君梓漫只怕到现在都不知道,刚才那个对他出手的人是谁。

    “君慕倾是白痴,那输在白痴手上的人,那又叫什么?”冰冷的声音在君心身后响起,圣兽山其实还是有一点好处的,就是山上的人,不知道山下的事情,这样可以为她省去不少麻烦。

    君梓漫看着君慕倾慢慢走出来的身影,目光一沉,心里有几分紧张,“你说什么!”君心这么护着她,难道她就是君慕倾不成!不会的,不会的,君慕倾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芙水镇,她不能凝聚元素,怎么可能是五级的技灵师!

    “不说话了?”君慕倾站在君心旁边,一红一紫的身影就那么站在那里,对眼前的五人,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是君慕倾!”君梓漫大胆猜测,君慕倾跟三年前的差异很大,三年前,她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君慕倾似笑非笑的点点头,“还不算太蠢。”

    “君慕倾!”君梓漫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红衣红发的女子,会是君慕倾,火红的头发,赤红的眼睛,难怪芙水镇会传出消息,说君慕倾是煞女,她这还是人吗?跟魔兽有什么区别。

    君慕倾?君梓漫身后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平时他们虽然听老大在君心面前说过君慕倾的名字,可总是那么一两句,眼前人跟传说中也太不一样了。

    妖娆的女人扭着细腰,走到君梓漫面前,嗲里嗲去地说道,“梓漫少爷,我们几个都是拥有魔兽的召唤师,难道会怕一个斗技师不成。”看来这个臭丫头的身份还挺神秘的,君慕倾,君家的人。

    “梓漫少爷,妖情说的对,我们都是召唤师,难道还怕她吗?”他们中间最高的男子说道,没有发现他们所谓的魔兽,躲在空间里面缩成了一团。

    火镰沉沉睡在君慕倾的背上,此时它要是清醒的,一定会跳起来,大声欢呼,终于也有兽看到它惊慌无比了,它终于扬眉吐气了,不然老是这么憋屈着,它都郁闷坏了。

    “就是,梓漫少爷,我们五个人的魔兽分别是五种元素,难不成还怕她的火不成!”另外一个也说了,他们平时跟在君梓漫的身后,多少染上了一点狗眼看人低的毛病,明明就是人家的一条狗,偏偏还要说人话。

    君梓漫没有说话,抿着嘴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双眼紧锁着君慕倾,连眼睛都没有眨动。

    “暴风,绝雷,妖情,你们怎么看?”见君梓漫不说话,那人急了,他们五个人在圣兽山,出了那些指导的前辈,怕过谁,他们的魔兽都已经是幻兽级别,其它人的最多还是幼兽,看到他们都会躲得远远地,哪里还敢出手。

    “吴雨,你别小看了她。”绝雷警惕的看着君慕倾,在五个人里面,他是唯一一个不敢小视君慕倾的人,刚才的一个区区斗技,就让君梓漫滚下山去,这样的人会简单,那就怪了。

    君心和君慕倾站的腿都酸了,君梓漫还是没说话,他们相视一看,转身往身后走去,找魔兽才是大事。

    “你们给我站住!”沉思的君梓漫终于想起来了,前几天他收到了君家的密函,说是遇到君慕倾,一定要杀,这是通知,也是命令,他没有见过家族哪次有这么急着杀一个人,君慕倾是第一个。

    君慕倾好奇转身,“还有什么事?”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君慕倾,杀了你,家主一定会很开心的,你们上!”君梓漫阴冷的笑道,要不是君慕倾来了这里,他都快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既然家族下令要杀的人,一定不能存在这个世上。

    君心眉头一皱,是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君家不可能不知道,那就是说,臭丫头的实力,人尽皆知了!

    “八方之火!”见他们几个走过来,君慕倾冷冷吐出几个字,白色的火焰将他们包围在其中。

    白色的火!四人愣了一下,纷纷召唤出自己的魔兽,暴风的是一头风元素的穿山甲,穿山甲土元素占多,风元素的已经是十分稀有的,绝雷的是一只大猩猩,是火元素,妖情,也就是那个妖媚的女人,是一条巨蟒,冲着火焰吐了吐信子,蓝色的光晕,不难看出,它是水元素的魔兽,吴雨的是一只土系的大蜘蛛,褐色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周围,显然是惧怕这漫天的大火。

    “蓝灵,让她知道你的厉害!”妖情嗲声说道,那一挥手,显得妩媚迷离,顿时让身边的三个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欲火,但却深深压下。

    那条巨蟒巨头一样,大吼一声嘴中吐出了及时的水潮,将大火扑灭,噗呲声在周围响起。

    “漫天火雨!”君慕倾见八方之火被破,再次凝聚出斗技,也终于明白召唤师的地位为什么会比斗技师要高。

    “风甲!”暴风沉声叫道,穿山甲的身体瞬间变大,漫天的火箭打在它身上,像是挠痒痒一样,穿山甲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看着君慕倾,仿佛是在说,这样的招式,它不屑抵挡。

    君心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他后悔这一年的散漫,此时他要是拥有契约兽,就不会让倾儿一个人单打独斗,这些斗技打在魔兽的身上,根本就没用。

    “给我破!”君慕倾沉声下令,爆炸的声音从穿山甲的身上响起,刚才还对君慕倾露出讽刺的穿山甲,低吼呻吟,焦臭味从它背上传来。

    这是什么招数!

    暴风心疼的看着风甲,身影闪过,消失在了原地,但他身影出现在君慕倾面前的时候,他狰狞一笑,扬起拳头就往君慕倾身上打去。

    “你好像还忘记我了。”嚣张的声音在暴风耳边响起,他脸色一僵,身体已经被打出了老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