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句话,惊醒了不少人,是啊,怎么君慕倾那去了一趟黑森林,就拥有一只魔兽了!

    “呵呵……”如鸿毛一般的声音轻轻响起。

    “赤君公子?”君沧澜见赤君没有离去,反而对大家的疑问露出了讥笑,脸上有几分难堪。

    “在黑森林,我见过君慕倾。”淡淡的声音幽幽传来,所有的目光顿时聚集在红色身影上。

    莫雪魅脸色一白,猛地看向赤君,想起自己破洞万千的谎言,心里已经开始发颤了,她今天在学院里面听到黑森林的事情,她就请假来了这里,君慕倾拥有神兽又怎么样?那也要毁了她!

    黑森林里,那么危险的境地,龙天大人带着他们一寸一寸寻找山谷的时候,都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可是,君慕倾还是活下了,不但没有事,还认识了眼前赤手可热的赤君公子!

    君慕倾看着莫雪魅的脸色,步步逼近,“你说君慕倾的魔兽是黑森林里面带出来的,我怎么听说的是,君慕倾的神兽,是一只金色的老虎,而从黑森林里面带出来的,是紫色的魔兽?”君慕倾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吱吱,只见它生气的嘟起嘴巴,不去看君慕倾。

    “这……那你怎么可以确定,那不是君慕倾混淆视听!”莫雪魅还是不服气,心里也已经清楚知道了自己的错误,她不该这么沉不住气,君慕倾有两只魔兽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甚至是见过。

    擂台赛那天,也的的确确是很多人见过君慕倾肩膀上的两只魔兽。

    “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非常简单,找个人去楠凝学院问问不就好了吗?”君慕倾将双附在身后,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慵懒,莫雪魅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妒忌过头了,这样的谎言拿到这里来说,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不成。

    这样的傻子还挺多的,他们在第一时间就相信了莫雪魅的话,今天要不是她站在这里,只怕以后追杀她的,就不只是君家和五大家族,还有其它争夺魔兽的人。

    项羽讥讽地看着莫雪魅,以前学院里面,她不与人争持,不论是谁,都会露出温柔的笑容,还以为莫雪魅人不错,现在看来,不是人不错,是心计太重,把所有人都骗了。

    “莫雪魅,你闯出学院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龙天的声音缓缓在身后响起,莫雪魅的脸色一下子刷白,没有丁点血丝。

    “龙天大人……”她不服,为什么君慕倾可以叫龙天老师,而她们都是楠凝学院的学生,偏偏只有君慕倾一个人可以这样!

    “龙天大人。”在会场里的人看到龙天出现,都恭敬的叫道,龙天是三个传奇人物的一个,谁不想巴结,得到一点好处,可是名声越大的人物,脾气就越古怪,这么多年,没有谁能做出让龙天大人满意的事情,当然,除了赤君。

    “老师。”君慕倾淡淡叫道,他不是说不来的吗?

    “小子,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龙天哈哈大笑着,走到君慕倾的面前,她装是吧?那他奉陪到底。

    花千娆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一对师徒,冷汗一阵直流,装,他们就装吧,啊呸,什么天才,什么传奇人物,果然是臭味相投的一对师徒,要不他知道君慕倾就是赤君,看到这一幕,还真以为他们两个很久没见了。

    项羽不满地走到龙天跟前,白了他们两个一眼,“我说龙天大人,什么叫很久不见,你不是刚刚才分别吗?”他们至于弄得像几百年没有见过吗?

    龙天错愕地看着君慕倾,用眼神问道,他知道了?

    君慕倾摇摇头,心里也是一阵紧张,刚才项羽还在她面前说君慕倾的坏话,应该是不知道的。

    “看什么看,龙天大人,你们在黑森林不是刚见过吗?”他还记得,眼前这位尊敬的龙天大人,为了追自己的徒弟,撇下自己学院的学子不惯,让他硬是在黑森林里走了一天,才有人来接他。

    龙天微微一愣,然后理所当然地说道,“我那是见徒弟吗?寒傲辰那小子霸占着她,我跟她说不到十句话!还有,我见自己学生,要你管!”想起黑森林,龙天心里就直冒火,寒傲辰那小子跑的也忒快了,一眨眼就不见人了。

    项羽囧囧地站在原地,这是不公平待遇,太不公平了。

    “老师……”阴霾的声音幽幽响起,君慕倾瞪着龙天,什么叫寒傲辰一直霸占着她?他还好意思说,他怎么做人家老师的,自己学生差点就被人家暗算了,都不知道,要不是寒傲辰,她现在都受重伤了,哪里还能安安稳稳地咱在这里。

    龙天讪讪扭回头,笑道,“嘿嘿,我说……咳咳,小子,你没事吧?”龙天暗暗叹息,他差点就叫成丫头了,要是他叫出来了,这丫头不杀了他,唉,当人师父难啊,被徒弟打压的师父更难。

    “没事,莫小姐只是妒忌心太重了,老师不必生气。”君慕倾挑挑眉头,扭头看着不远处的莫雪魅。

    “啥!”不用计较!这是她君慕倾嘴里说出来的话吗?

    “难道是我说的不够明白?”君慕倾淡漠的问道,她只是让老头不生气,没说不计较,动手计较的人,也不该是老头,更加不应该是她,这是寒傲辰的桃花,他自己解决。

    龙天想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恍然大悟的说道,“没事,没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突然想起来学院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先回去了。”龙天自始至终都只跟君慕倾说了几句话,其他人都不曾看多一眼。

    直到龙天离开,所有人愣是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这是在说什么?怎么他们一句话也没有听懂?龙天大人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见赤君一面的吗?

    项羽马不停蹄地就跟了出去,还不忘在身后大叫等等,谁都知道龙天大人是火元素的斗技师,项羽也是,他很希望龙天能指导指导自己,可偏偏中途杀出来个赤君,双元素的天才,他是彻底没机会了。

    花千娆神情迷离的笑看着龙天离开,这两个师徒到了一起,总有好戏看,一向大公无私的龙天大人,偏偏喜欢护短,更好笑的是,狂妄傲漠的赤君,也就是君慕倾,会是这家伙的徒弟,这两个人碰到一起,得罪君慕倾的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一双凤眼勾着妩媚,扫视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莫雪魅。

    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君慕倾对眼前人会置之不理,花千娆揉了揉胸口,那天那丫头下手的狠劲,他可是清楚记得,差点就能内伤了。

    君沧澜的脸色非常的差,可以说是能滴出墨水了,黑脸跟他苍白的发丝形成了正比,没有丝毫衰老的容颜好不容易才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君家在苍穹地位可是而知,身为君家的长老,自然也有自己的地位,龙天虽然是三位传奇人物中的一位,但是他怎么对君家这么无礼,他身为老师,就是这样教导自己学生的吗?

    “君长老,希望你还是把事情查清楚,我倒无所谓,要是君慕倾听到今天的事情,带着神级魔兽杀到君家,那后果……”君慕倾将话说到一半,就没有再开口,迈开步伐便离开,不用她多说,君沧澜也知道后果会如何,在君家,有几个人能打过神级魔兽。

    君沧澜心里一震,是啊,君慕倾再没有本事,可她手里还有一只神级魔兽,君慕倾早就对君家怨恨极深,要是就这样污蔑了她,那君家就有危险了。

    莫雪魅见所有人的目光还停留在赤君离开背影上,悄声离开,她不活放弃的,一定要杀了君慕倾,一定要杀了她!

    莫雪魅刚走出会场,黑影闪过,没等她开口说大叫,嘴巴已经被捂住了,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噗!”花千娆低声一笑,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呵呵……没事,没事,我也该回火溶城了,家父已经催促很多次了,君长老,告辞。”花千娆急忙跑了出去,他再待在这里面,一定会憋出内伤的。

    她君慕倾敢再无辜一点吗?噗,君慕倾带着神级魔兽去君家,威胁,红果果的威胁,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你们敢不把今天的事情弄清楚,明天我就带着魔兽杀到你们家去,到时候后果自负!

    可惜,这些人都不知道赤君就是君慕倾,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太黑了,花千娆在心里感叹,够无耻!这样威胁人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花千娆跑出外面,看到周围没人,再也忍不住了,仰头就大声傻笑,笑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撕心裂肺。

    “呃……少主……”花谷在身后黑着一张脸,今晚少主一点都不正常,就知道傻笑,难道是今晚受刺激了?

    “花谷,本少主我不想笑的,可是,可是真的很好笑,哈哈……”说着,花千娆再次啥笑起来,笑到肚子痛了都没有停下,每每他一想到,当所有人知道君慕倾身份之后,那脸色,就更想笑了。

    糟了!少主真的疯了!

    “不行,我得告诉城主。”花谷拉着狂笑的花千娆,大步离开,时不时的看着大笑的花千娆。

    会场里因为君慕倾,花千娆,项羽的离开变得安静,二楼的一个窗口处,始终有一双眼睛盯着门口,当目光接触到花千娆项羽跟君慕倾的谈话,露出了一丝羡慕,不管如何,他始终做不到他们这样。

    “我一定会跟你做朋友的。”羡慕的眼神中换上了坚定,窗口缓缓合上,沸腾的心早已跟随你一抹红色身影离开。

    月色洒落,让整个世界都披上了一层银装,火红的身影慢步走在街上,帷帽下的容颜上,勾画着一抹笑容,那笑容不但没有让人感觉沐浴春风,反而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像是掉入了冰窖了一样。

    “吱吱!吱吱!”紫色的小球在她肩上大叫,黑晶的眼里非常不满。

    “等你会说话的时候,再跟我说。”冰冷的声音没有温度的响起,赤红的眼睛看都没有看一眼肩膀上叫嚣的吱吱。

    “吱吱……”吱吱一下子阴郁下来,这是它的硬伤,硬伤!

    “赤君公子果然跟传说中一样,不但是双元素天才,而且冰情冷酷,有一样,倒是跟传闻中的不一样。”白色的纱衣在空中飘过,一副绝美的画从天飘落,斑斑光点在空中洒落飘逸,白色纱衣上带着点点光晕,宛如女神降临一般。

    冰冷的赤眼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人,看到那倾国丽质的容颜,没有丝毫的波动。

    “你是什么人?”她给人一种恬静,安逸,舒适的感觉,可越是这样的女人,越危

    “我只是想看一下,这个苍穹大陆的第二个双元素斗技师。”恬静的声音缓缓响起,宛若一曲动人的歌曲,令人心醉。

    “你看到了。”平静的声音中没有丁点起伏,也没有因为那个“第二个”,有丝毫的惊讶,或是丁点好奇。

    君慕倾心里早就对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了考虑,她的重生,能让君慕倾身体发生变异,不但精神力强到不行,而且还拥有了五元素,那也就是说一个人身上可以拥有几种,或者是多种元素,那她可以拥有的东西,别人为什么不可以拥有,说不定,这个世界上还有六种元素的人存在,只是没人知道而已。

    “看起来你并不惊讶。”恬静极美的笑容,同样没有丝毫改变,温柔恬静的声音依旧悦耳。

    君慕倾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步步走到那人的面前,微笑着说道,“看起来,你很好奇我的事情,大老远来,不是为了告诉本公子是第二个双元素斗技师吧,既然如此,请吧,第一个双元素斗技师。”明明是来试探自己实力的,偏偏装的特高洁恬雅,这女人怎么看,她心里怎么不舒服。

    “你知道?”那人眼里闪过一丝错愕,却又很快的回复了平静。

    “是你先出手,还是我先?”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技尊级别的斗技师了,不过那又怎么样,打不过就跑,这是她的原则。

    这原则……

    “我叫洁雅,赤君公子,得罪了。”带着点点光芒的身体突然往后面飞去,她本是好奇传说中的赤君公子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看来,果然是一翩翩公子,一表人才,尽管不知道他帷帽下的模样能拥有那么好听声音的人,想必样貌也不会差。

    洁雅……人如其名,不知道心怎么样是不是也是洁白恬雅。

    君慕倾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看着洁雅往身后飞去,既然是要打,那就要拉开距离不是吗?不擅长近距离攻击,她自然是知道这点的,白色的光芒在洁雅手中闪过,一柄巫师一样的权杖出现在她的手中,权杖的模样就像一个缩小版的斗技阵一样,两颗不同颜色的五角星排列在上面。

    “一级?”光水元素一级技尊师,果然人如其名,连斗技都一样,只是那颗心……

    “得罪了。”恬雅的声音响起,远处的人儿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光之流萤!”白色的斗技如同闪电一样,飞速往君慕倾这边奔腾而至。

    “八方之火!”霸道而又充满力量的声音冷冷响起。

    “水菱闪!”柔顺的声音再次响起,水元素凝聚而成的斗技,飞速追来,紧紧跟在她的光元素身后。

    “水潮涌!”看到水菱闪,君慕倾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大陆上的斗技,都是通用的,除了技尊师能创造属于自己的斗技,其他人都是学习一些以前留下来的斗技,眼前的人才刚步入技尊师,是没有时间创造自己的斗技的。

    “轰!”四种元素碰撞,一阵余波散开,洁雅踉跄后退一步,君慕倾脚下没有挪动半分。

    “想赢我,光等级高是不够的,还要精神力。”冷酷的声音响起在洁雅耳边,君慕倾没有再凝聚出斗技,迈开步伐继续前行,心里也知道,其实如果真正打起来,她会是输家,洁雅手里面拿的是神器吧。

    洁雅脸上露出一抹红晕,愣愣看着君慕倾一步一步往自己走来,心里不知道为何,心里有点激动,当看着他从她身边擦过的时候,她柳眉轻轻皱起。

    “赤君公子,我……”她怎么可以邀请他……

    “你很美,心应该也是美丽的,希望你永远这样。”这是君慕倾最真挚的祝福,苍穹大陆上,能做到洁雅这样的人不多,就连她自己也做不到。

    君慕倾的话,让洁雅的脸颊都快红出血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红色背影的离开,他看到自己的时候,并没有像其它人一样,露出那种让她不舒服的目光,她还以为在他的眼里,她不够美,原来不是这样的。

    他说,她很美。

    他说,她的心也应该是美丽的。

    他说,希望她永远这样。

    简单的三句话,恕不知已经让一颗恬雅平静的心,发生了强烈的跳动。

    “雅儿。”深沉的声音入沉入大海的石子,波澜不惊。

    “啊!”洁雅惊慌转身,就看到白色的身影站在身后,半边银色面具落入眼帘。

    “你见过她?”那个双元素的天才,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没有双元素的人,洁雅就是其中一个,为了保持她光元素的纯洁,她的身份并没有透露与世,而她也被保护的好好的,跟大陆上的一切隔绝。

    今天来见赤君,她没有半点想法,只是她双元素一个人久了,好奇另外一个跟自己一样的人,就这么简单。

    洁雅红着脸点点头,“圣光,你说我会再见到他吗?”她很想再见到他,从小她就听人说,雅雅,你是是双元素斗技师,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不可以踏出这里半步,跟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那为什么他可以?他不用有这种束缚?

    那个叫圣光的皱了一下眉头,“你喜欢她?”

    “我……”洁雅不知道什么是说谎,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不能喜欢他。”圣光冰冷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浓厚的严厉,她怎么会喜欢上赤君!

    洁雅委屈的看着圣光,身上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喜欢他,赤君给她的感觉很舒服,她就是喜欢他。

    “你是不是很羡慕赤君?看着她独断果行,你心里也想这样?”圣光知道洁雅的性格,越是阻止,她越会反抗,还不如将一切尽早说清楚。

    洁雅仔细的想了想,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他多好啊,能自由自在的,不用顾忌双元素的身份,也不怕那些讨厌的人。

    “其实,她跟你一样,都是女子,所以,雅儿是不能喜欢她的。”君慕倾,你的魅力果真这么大,男子为你神魂也就罢了,就连女子你也不放过,这个人还是你惹不起的人。

    “啊!”洁雅瞪大眼睛,脸上恬静的笑容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错愕。

    只见圣光嘴角微微勾起,深出洁白的手指,摸了摸洁雅的头,“雅儿,我们回去吧,我会永远留在你的身边。”其实今天就不应该带她出来。

    “好啊,不过我还是喜欢赤君。”谁说她不能喜欢女子了,而且她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白色的身影飞过,留下一串恬静优雅的笑声。

    “……”她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君慕倾迈着轻快的步伐,嘴角勾着一抹笑容,精神抖擞的样子,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心情不错。

    她本来是想换一身男装,看着镜子里面火红的发丝,还有赤红的眸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显眼了,扔进人堆里面,别人还是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她。

    火镰颓废的跟在君慕倾的身后,搭拢的耳朵,金色的眸子也没有神采奕奕,反而低头着头,跟身边人的形成了很大的比例。

    “主人,为什么我还要变回猫?”这已经不知道是火镰第多少次问了,它都已经很多人面前变回了人形,干嘛还要变回猫,它不要变回猫,不要!

    君慕倾没有回答,斜视了一眼火镰,它现在是神级魔兽,神级!扔在魔兽推里,比她还显眼,现在谁都知道君慕倾拥有一只神级魔兽,那火镰拟态成猫,至少不会有人再第一眼就确定自己的身份。

    “主人……”

    “闭嘴,你是老虎,拟态之后就是猫,不是变成猫,明白?”有金黄色眼睛的猫吗?很显然,没有。

    火镰委屈的看着君慕倾,“那拟态成猫了,它为什么还要自己走路,不是应该舒服的躺在主人的怀里,或者是趴在主人肩上的吗?吱吱可以待在主人肩上舒服睡觉,它也要,它也要睡觉!

    君慕倾停下步伐,温柔的笑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火镰猛地点点头,那可是关于它的大事,能不想知道么。

    ”那你还记得,是谁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自己变回本来面目的?“要不是它,她现在那是安安心心上路,不用担心时不时窜出来两个人,问她要魔兽。

    ”呃……介个介个,主人,你有危险,我怎么可以不出手。“火镰无辜的看着君慕倾,那表情真是萌呆了,再配合那举手投足,别说是女人了,男子都会心软。

    ”要不是你是在我有危险的时候出手,现在你还在黑森林里面陪着龙腾。“其实要是火镰承认自己早就想变回原形,君慕倾是不会这么对它的,一脸无辜就可以免罚了吗?既然是神兽,那这一点点路也不算什么

    龙腾!火镰想起那个黑影就心里打颤,那家伙就是一个他妈的变态,它在里面待了三天,比待三年的时间都要长,那就是一种折磨,它无时无刻不想着让主人接它回去,这三天没日没夜的挨揍,好不容盼到主人了,主人竟然这么对待它,它真是命苦。

    ”主人,我可不可以见见老大?“火镰讨好的说道,目前为止,就它一个人知道老大的存在,那可真是太好了,有老大在,别说龙腾了,就连金龙都别想欺负它。

    君慕倾当然是知道火镰心思了,她淡淡笑道,”火镰,血魇它脾气不好,喜怒无常,它要是生气了,那比你在龙腾面前惨不知道多少倍。“从她莫名其妙跟血魇契约,就没有跟它说过几句话,她怎么会知道血魇的性格,这些只不过是用来吓吓火镰的。

    说来也奇怪了,自己的吊坠,会是有一个空间,看那个样子,是刚刚制造出来的,那血魇为什么会封印在里面?

    火镰咽下了一口唾沫,没有再说话,它当然记得老大的厉害,只不过是想让它们也尝尝老大发威的恐怖,不然就它一个人这样,多亏啊。

    ”火镰,圣兽山,你有没有在龙腾嘴里听到一些什么?“看着不远处的高山,君慕倾皱了皱眉头,就要看到那蹩脚二哥了,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听大哥说,进入楠凝学院的请帖,那是二哥很辛苦才得到了,要是二哥知道她离开了学院,会不会怪罪她?

    火镰想了一下,摇摇头,”它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一句话,它讨厌那个地方。“龙腾不喜欢的地方,不知道它会不会喜欢?

    ”吱吱!吱吱!“君慕倾肩膀上的吱吱突然大声叫唤,双眼冒光的看着前面。

    君慕倾跟火镰相视一看,它怎么了?怎么这么兴奋?难道……

    魔兽!

    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君慕倾跟火镰都了解了吱吱的习性,它非常喜欢吃,能吃的东西,它都不会放过,每次吃完之后,还会吱吱的说几句,没人知道它说什么,连某兽也不知道吱吱嘴里说出来是什么。

    吱吱看到其它东西,都会猛地跳上去啃,只有看到魔兽的时候,才兴奋大叫,又不敢跑向前去,因为它弱小的身体,斗不过高大的魔兽。

    ”吱吱,这里是圣兽山,你就别想着吃了。“火镰语重心长的说道,它可不想累到筋疲力尽,还要给这家伙找吃的。

    ”吱吱……“吱吱抬头看着君慕倾,一脸哀怨。

    ”火镰说的对,这里是圣兽山,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君慕倾来了吗?“她不敢想象,那会招来多少人。

    ”吱吱……“

    ”它说什么?“君慕倾低头问着身边的火镰,额角已经在跳动了。

    火镰摇摇头,它从来就没有听懂过吱吱的话,主人有个时候还能猜测出来,它是半点都看不懂,还要被它欺负,没天理!

    ”吱吱,吱吱!“突然吱吱越来越兴奋,指着不然出,脸上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它已经闻到了香喷喷,香喷喷的好吃的了,吱吱满足的闻了一下越来越接近的味道,嘴角溢出了一抹口水。

    ”不好,主人!魔兽过来了!“火镰半天才明白吱吱的在说什么。

    君慕倾平静点点头,”我知道,而且还有人。“是召唤师,这里离圣兽山还有一段距离,就出现召唤师了,那圣兽山该有多少召唤师。

    她只知道,每一个召唤师,一生都会来圣兽山一次,在这里学习召唤师该知道的东西,还有一些基本的召唤,有些运气好的,能在圣兽山遇到自己的契约兽也不一定,这里会出现召唤师,也太不寻常了。

    ”趁他们没有发现我们,先躲起来。“君慕倾冷冷说道,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她旁边的草丛走去。

    ”也不知道那君心是怎么想的,明明有那么多大师愿意教他,可他偏偏给所有人惹出麻烦!“埋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赤红的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可不是,那样的天赋,只会让人家眼红,可偏偏他喜欢跟人家打,这一打,又要去面壁崖了。“另外一个人也想不明白,君心还没有拥有魔兽,敢跟拥有魔兽的人去打,这是圣兽山绝不容许的,更何况君心还是主动挑衅的那个。

    面壁崖!聊天的两人没有发现草丛中一个红色身影匆匆闪过,显得有些急忙。

    召唤师,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近攻远攻职业,也是最难的一种,在苍穹大陆上,召唤师少之又少,这么多地方,也只有圣兽山,可以看到召唤师的身影。

    君心面壁,在君慕倾的记忆中,二哥只有对待自己事情的时候,才会这么莽撞,不顾一切跟人家打,打到浑身是伤,回到家里被父亲责骂,打罚,也不会吭一声,但在圣兽山,能有什么事情,让二哥出手?又是为了她吗?

    想到这里,君慕倾的速度越来越快,绿色的光晕笼罩在她身上,风元素感觉到了她的着急,托起她的身体,更快的往前面跑去。

    水流喘急的瀑布下面,一具赤、裸的身体稳稳的站在底下,忍受着巨流的冲击,在他对面的岩石上,还坐着一个老人家,老人家精神抖擞,胡须,眉毛,头发,都是一片雪白,他”慈祥“地看着对面已经快虚脱的人,不禁叹了叹气。

    这都一年了,他不但没有学会忍住冲动,还更加冲动了,也不知道这些人都在想什么,挨了打,要受罚,偏偏就死活不说原因,这孩子也太固执了!

    ”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管!“君心此时只穿了一条亵裤,却依旧那样桀骜不驯,语气中多了一份隐藏不去的疲惫,在君家那股风流潇洒不见了,还多了几分狼狈。

    老人家没有理会君心的话,反而摇摇头,一脸受伤的看着他,”我这是关心你,你知道吗?只要你说出这些年你跟人打架的原因,我就不罚你。“何必呢!

    突然,君心笑了,”没有为什么,你要罚就罚,这些年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受罚了。“说话间,君心眼里露出一丝着急,那死丫头就要来了,要是让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又要哭了,他可不想看到她丑死人的样子。

    ”唉,你别骗我了,明明想快点离开这里,说吧,只要你说了,我就让你离开。“老人家一副我看穿你的模样,慵懒地躺在身后的岩石上,还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小子忍受所有。

    ”我说过,你要是问这个问题,就赶紧滚。“君心不耐烦的说道,打他们还算是轻的,要是他契约了魔兽,就不仅仅是打伤他们而已。

    老人家疑惑地看着君心,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固执,当初延迟来学校是日期,后来来到学院以后,又跟人打架,这么好的苗子,赤手空拳跟人家魔兽打,他都心疼,可惜了,这么一年每天再这瀑布下冲水就能让他力量增强,要是拥有了魔兽,他应该是如何的出色。

    偏偏固执的臭小子,就是不肯说半个字。

    ”小子,家里还有什么人,跟糟老头子我说说。“老人家笑呵呵的看着君心,圣兽山只管你是不是召唤师,不会理会家里有什么人,你在家里的地位如何,又有什么过去,这些在圣兽山来说,就是狗屁!

    君心冷冷抬头,看着眼前的老人家,”老头,这好像不在你应该知道的范围之内吧。“就算他把嘴巴说破了,也别想知道什么。

    ”哎呀!小子,我不是怕你闷的慌,陪你聊天吗?“君心,他不难知道君心是君家的人,可每次谁要跟他提起君家,偏偏这小祖宗像是人家欠他钱一样,立马翻脸。

    ”不用,我不闷。“君心冷笑道,老家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不说自己也知道。

    ”……“一点都不可爱!

    ”你可以走了。“凉飕飕响起,很明显,某人在这里,很不招人待见。

    ”我说你个臭小子,要知道,我可是长辈,你怎么说话的,小心我让你在这里多待几天。“这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道,把他这么一个良好老师拒之门外,可悲,可叹!

    君心不再说话,也不再看对面的老人家,干脆闭上眼睛,静静等待这最后的几个时辰,丑丫头要来了,他不能这么丢人的出现在她面前。

    ”哎,我说你小子,什么态度,你是不是真的想多留几天?“这瀑布本来就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用处了,刚来这里的时候,他两个呼吸的时间都站不了,现在已经可以站几天几夜了,也就说明他的力量越来越强。

    ”无所谓。“君心虽然很想离开这里,却偏偏嘴硬,不想服软。

    ”好好好,你想留在这里是吧,你好好在这里待几个时辰,没有人跟你说话,闷死你!“老人家抬脚就要走一样,他回头看了看瀑布下的人,偏偏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连挽留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嘿!这小子,每次他走,怎么都不挽留一下!

    ”你这臭小子也太没良心了,我在这里陪你说话一整天,口都渴……“老人家话还没有说完,一杯纯净的泉水就映入眼帘。

    他欢喜的结过,”谢谢。“水刚喝到嘴里,一下子就喷了出去,立马反条件的站起来。

    赤红的身影,散发着淡淡的冷意,赤红的眸子紧盯着瀑布下赤、裸的身体,火红的发丝,伴随偏男性化的衣袍随风飘荡。

    ”咳咳……我说……“老人家本来想站起来问眼前的人是怎么出现的,在他问这个问题前,他发现了一件更好玩的事情。”你这样看着人家一个裸、男,脸都不会红一下,难道是爱上这个臭小子了?“有八卦,有内幕,这难道这是那小子的情人?然后,然后……然后臭小子撇下了她,人家追来了,这个”情人“还有那么一点奇怪。

    ”一年之约已到!“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让瀑布下面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脸上同时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砰!“君心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跳下了水潭。

    ”呀!从来没见过这小子这样,丫头,难道你是这小子的情人!“内幕,天大的内幕啊,这臭小子也有今天,真难得!

    想到这里,老人家不禁开怀大笑,没有注意到一双冰冷的眸子,已经看向他,还带着淡淡危险的气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