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满目琳琅,奢侈华丽的房间里面,四人相对而坐,诡异的寂静气氛,让奢华一切都带着丝丝诡异,不同其它三人,火红衣袍的少年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坐在特别制作的软椅上,红火的帷帽将“他”容貌遮挡,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只有冰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慢慢往四周散开。

    较为肥硕的中年男子,终于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赤君公子,你……”

    “什么都不用说了,赤君是绝对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家族,或者是门派。”压沉的声音冷冷打断那人的话,不想再让对面的人再多说一句废话,“他”正是离开楠凝学院的君慕倾,而坐在她对面的人,则是君家的两个大人物。

    君洛帆脸色难看的看着早已经见过几次的人,他本以为他们有赌约,也曾经有些交情,赤君会同意入君家,成为君家的一份子,谁知道“他”这么狂妄,连君家长老都不放在眼里。

    君沧澜倒是没什么,他深知少年自傲,不会将财物,地位放在眼里,他相信自己只要有耐心,耐心比别人好,眼前的人就会同意成为君家的一份子。

    “赤君,你为什么不肯进入君家?”君洛帆忍住怒火,不过那语气已经接近咬牙切齿的地步了,他的耐心已经被眼前的人磨光了。

    君慕倾摊开双手,淡漠反问,“那我为什么要答应?”就因为君家的权势,地位?那些东西她不屑。

    “这……”君洛帆被问的哑口无言,赤君的狂傲,他是知道的,五大家族“他”都不畏惧,怎么会将君家的势力放在眼里。

    “既然没有理由,那我就先下去了。”君慕倾淡淡笑道,面对君慕倾的时候,他君洛帆那可是恨不得吃肉喝血,没想到面对“赤君公子”的时候,会这么的低声下气,换了个身份,地位都不一样了,都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

    下去,那怎么可能,君沧澜笑呵呵的站起来,走到君慕倾勉强,挡住她离开的步伐。

    “赤君公子,老夫希望你多考虑考虑……”

    “没什么考虑的,我听说被君家强行驱逐的君离一家人,有个女儿叫君慕倾,更是听说君慕倾拥有一头神兽,来请我这个外人,不如让你们自家人重新回去,这不更加容易吗?”原本她以为在楠凝学院发生的事情,没有这么快传出来,结果,谁知道这次传的比任何时候都快,就如同赤君两个字一样,君慕倾三个字,很快的就逆转了之前的名声,现在提起君慕倾三个字,大家都会说,她不是拥有一头神兽吗?

    听到这些话,君慕倾自己都感到无语,后来她才知道楠凝学院的消息不是传不出来,而是有太多太多令人惊讶的事情,已经让他们懒得传出,这次,臭名远扬的君慕倾身边,突然出现一头神兽,这就像是赤君拥有双元素异能一样,在他们眼里来说,那就是逆天。

    可笑的是,很多自认为自己聪明的人,都没有想到,其实君慕倾就是赤君,赤君也就是君慕倾,也或许是他们自作聪明罢了。

    提到“君慕倾”三个字,君洛帆和君沧澜的脸色纷纷糗了一下,见赤君还在,才拼命扯出一丝虚伪的笑容。

    坐在三人之间的中年男子不停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心里不禁嘀咕,赤君公子果然名不虚传,敢在君家总执法的面前提起君慕倾,“他”明知道君慕倾三个字,那就是君家的伤,君家人,只怕是想破脑袋,都没有明白,为什么君慕倾可以拥有一头神兽,因为她才十岁,十岁的她拥有神兽,那该是什么级别的召唤师了?

    “这……君家人说话绝不反悔,既然君离一家人已经脱离,就不会再让他们回去。”君沧澜没有底气地说道,家主一句命令,就算他不愿意,也要做,现在想请回君慕倾,只怕是难了,谁会想到那么一个懦弱的女孩,会是召唤师,还拥有神级魔兽,更可怕的是,懦弱的女孩,已经不在懦弱。

    “哦?”那他们现在是在做什么?

    “是啊是啊,赤君公子放心,君家人说话绝对不会反悔,君慕倾已经离开了君家,就不可能再让她回去。”君洛帆赶紧应和道,好像迟了一步,眼前的人就会反悔一样。

    君慕倾点点头,绕过君沧澜直径往门口走去,“希望君家人不会忘记今天说过的话,想必谷城主为今天的话作证。”不可能再让她回去,那现在他们是不是在打自己嘴巴?君家人说话算话,她倒要看看他们是如何的说话算话。

    君沧澜这次没有再阻止君慕倾,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君慕倾不愿意加入君家,那后果就是“他”自己承担,君家是绝对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威胁到家族的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长老,你为什么要赤君离开?”君洛帆尽管不喜欢赤君,但是为了家主更加信任他,他必须要将赤君拉进君家。

    “你觉得你可以留住他吗?与其想着让赤君加入君家倒不如想想,怎么样赤君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赤君是不会进入君家,他已经深深感觉到了,刚才“他”离开时的话是什么意思?

    君洛帆大步走到君沧澜旁边,“可是,家主让我不惜一切,让君慕倾加入君家。”家主的话,君长老也不能反驳。

    “我知道,不过有些人,不能用的时候,那就只有斩草除根!”君沧澜脸上闪过一丝狠意,这句话是对赤君说,也是对落寒城城主谷合说,谷合要是把今晚的对话,跟别人说了,那就免不了被斩草除根。

    谷合打了一个冷颤,走到君沧澜的面前,惊恐的说道,“长老放心,我一定不会将今晚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都不会说。”他还想留着这条命,他不想死。

    “哼,知道就好,赤君的事情,我会处理,君洛帆,你还是想想要回去怎么面对家主。”君沧澜说完大袖一挥,举步离开,君慕倾的事情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现在到处都传的沸沸扬扬,说君家如何如何,这样的耻辱,都是君慕倾惹出来的。

    “是。”君洛帆赶紧应道,君慕倾,他怎么知道君慕倾该如何解决,自从那天君慕倾从楠凝学院出来以后,就像消失了一样,“可是长老,赤君毕竟跟我有三年的约定,要是你现在把他杀了,这件事情要是被别人知道了。”

    “三年,你是想让赤君羽翼丰满再杀他吗?”君沧澜冷冷打断,三年时间可以发生太多太多事情,对于赤君这样的有逆天天赋的人来说,更是危险中的危险,三年时间,君慕倾指不定就能超越君洛帆,三年后的比试,君洛帆要是输在赤君的手上,那丢人的就不是他君洛帆,而是整个君家都会被别人嘲讽。

    “我……”

    “不用说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你现在下去处理好会宴的事情再说。”那只高级魔兽还不知道有没有认主,要是认主的话,魔兽,跟契约者都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

    “是。”君洛帆低头应道,转身匆匆离开。

    “唉!”君沧澜叹了一口气,君慕倾是被君家赶走的,赤君又不会加入君家,要是那只高级的魔兽再落入别人的手中,那君家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这些都是一个又一个麻烦,是不能用,就必须除去的麻烦!

    谷合擦拭这额上的汗珠,全身颤抖的站在君沧澜的身后,他很想出去,可他今天要是走出这个房间一步,后果还不知道是如何的,站在这里又是担惊受怕,君家人不好惹啊。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一片和谐安宁,君洛帆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谁进入过房间,只是君沧澜站在一面墙前,仰头叹气,谷合就站在他的身后,不停擦拭这冷汗。

    君慕倾回到会场,做到自己的嘉宾位置上,没有开口说话,可惜她还是不得安宁,特别是坐在她身边的人认出她之后,那就是更加不平静了,所有人毒想见见赤君是何模样,不过个个到最后都无功而返,君慕倾没有理会这些人,自己一个人静静看着一个个走进会场的人,坐在她身边的都是从黑森林走出来的人,这些人里面也包括炯牛还有连眦。

    “赤君大人!”连眦看到那个红色身影,就大声叫道,通过这几天的打听,他不想知道赤君是什么人都难了,太恐怖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赤君这么恐怖的人,双元素的天才,天才啊,在玲珑山的事迹,整个苍穹大陆都知道了,他竟然还傻乎乎的人别人,真是罪过。

    君慕倾挑挑眉头,没有理会,她不想跟不相干的人牵扯太多,她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一个寒傲辰,一个老头,花千娆,他们知道就够了。

    “哎呦,小君君,你要来也提前跟我说一声嘛,我好怕人去接你。”花千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君慕倾的身边,他妩媚的笑道,将君慕倾身边的男人迷得七荤八素。

    “滚!”花千娆感觉到那人的目光,脸上露出一抹厌恶,他冷声说道。

    还在犯花痴的人,猛地回神,他的目光接触到衣角那一抹红焰的时候,跌撞离开,火溶城的人,他这些小人物还惹不起。

    “花少主有何贵干?”君慕倾无聊的扯开一个笑容,看了一眼花千娆之后,头再次扭回到台上。

    “贵干倒是没有,不过人家最近听到了一个传说,只想跟赤君公子确认一下。”她终于将自己的实力显露了,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已经让君家的人嗯喝一壶的了,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她了,简直就是爱惨了!

    君家人终于也尝到了吃瘪的滋味,他能不高兴吗?

    君慕倾没有开口,双手轻轻抱住双臂,她当然知道花千娆指的是哪件事情,他都知道事情从楠凝学院传出来的,自然就是真的,何必再确认。

    “赤君公子没有回答,那就是真的喽,哎呦,没想到,真没想到。”花千娆拿着火红的袖子,遮住嘴巴,偷笑起来,神级魔兽,想必就是那六翼青狼了吧,说起来他们还是熟人,怎么今晚没有看到它?

    “死人妖,你又在做什么?”吊儿郎当的声音酷酷响起,项羽的身影就出现在君慕倾另一只手的旁边。

    “臭流氓,这里已经满座了,没有你的位置。”花千娆看到项羽来了,就浑身不爽,一脸嫌恶地看着君慕倾身边的人。

    “哎呦,怎么娇滴滴的花少主能用的招数,我就不能用了嘛?”项羽学着花千娆说话的语气,坏坏的回答,手还很配合的翘起了兰花指。

    “噗……”君慕倾庆幸自己没有再喝水,不然一定会被这两个人呛死。

    “你!”

    “你什么你,不服啊?”项羽得意地看着花千娆,其实心里已经一阵寒颤了,早知道学这个死人妖说话,会这么难受,他一定不要这样。

    “哼!”花千娆气呼呼的轻哼一声,双手环胸,没有再说话。

    项羽见花千娆不回自己了,轻轻拍了拍坐在君慕倾身旁人的肩膀,那人嗖的一下就跑了出去,能跟火溶城少主吵架的人,能是平常人吗?他还是先走了,免得丢了小命。

    “哎呀!我都没说什么,跑那么快干嘛?”项羽继续衣服吊儿郎当的模样,嘴上虽然这么说,身体已经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还不忘冲着花千娆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君慕倾看了一眼项羽,再看了看花千娆,“我觉得你们两个挺像的,而且走到一起就吵架,难道上辈子是夫妻?”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啐!(呸!)”

    “谁跟他是夫妻!”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地说道,说话的语气速度都一模一样,就想约好了似的。

    花谷满头黑线的看吵闹的两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这么紧张做什么,就算是夫妻,那也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这辈子只能做兄弟。

    呃……这个,他什么都没想,花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花千娆,赶紧在心里说道,他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说!

    “看看,你们还说不是,花谷,你说呢?”就在花谷还在庆幸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时候,冰冷的声音参杂着戏谑,缓缓响起,他身体僵硬了一下,就感觉到有四道目光直射过来。

    “花谷,你要是敢说假话,我就拔了你的皮!”花千娆愤愤的说道。

    “花谷,别听你家主人的,你要是敢说假话,我会把你拔光,灌下可以迷倒十头母老虎的药,扔进那种很就没有见过男人的女人堆里。”项羽双手环胸,不急不慢的说道。

    花谷额角流下了冷汗,他无辜地看着君慕倾,他怎么不知道赤君公子会玩这招?那么冰冷的人,什么时候学会陷害人了,“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人的吗?

    “赤君公子,我要说实话吗?”花谷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人能保护他的安全,那个人就是赤君。

    君慕倾没有扭头,脸上堆满了笑容,帏帽底下的吱吱寒颤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它在想着要不要去找火镰,它可不想跟着跟人类一样,被主人给卖了。

    “说实话,他们两个敢对你怎么样,我把他们扔出去,说假话,那就按照项羽的去做。”戏谑的声音缓缓响起,透着一丝玩味。

    花谷一脸欲哭无泪的模样,他在心里呐喊,赤君公子,你不能对待属下我的,我要是说了实话,就算你不对我怎么样,我家少主都不会放过我!

    “说!”两个声音再次异口同声的响起,说完了之后,两人还不忘相互瞪眼。

    君慕倾:“……”

    花谷:“……”

    吱吱:“……”

    “公子,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了,这还用我说吗?”花谷低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喃喃回答,有赤君公子给他撑腰,他还是说了,他家少主虽然可怕,但是赤君公子更加可怕。

    炯牛跟连眦连忙赞同地点点头,他们两个相处了十几年,才有了现在的默契,他们两个才见了两次面,比他们还要默契,他们都想着要不要拜他们为师了。

    “来人……”

    “花千娆,人家花谷是说了实话,我刚才记得你是他说真话,不然扒皮。”君慕倾的声音再次响起,满脸笑容的她,这个时候才感觉这场宴会没那么无聊,花千娆跟项羽上辈子不是冤家,就是情人,不然这默契,也太好了。

    花谷赶紧点点头,就怕慢一步,就会被他家少主处罚。

    “君君,你怎么帮着别人说话,我才不要跟他是夫妻!”花千娆见君慕倾维护花谷了,只能哀怨的看着君慕倾,那模样楚楚可怜,让人心软,只是心软的那个是别人,而不是君慕倾。

    项羽黑着一张脸,瞪了花千娆一眼,“谁跟你是夫妻,你这个死人妖,就你这样子,我看着就恶心!”

    “臭流氓,你以为你是谁啊,看着本公子恶心,本公子看着你才恶心呢!”花千娆拉起衣袖,双手叉腰的说道。

    “哈,死人妖,你是不是想打架,本公子,我看你应该自称本姑娘!”项羽双手叉腰,怒视这花千娆,还止不住在心里大骂,死人妖,死人妖!

    “打就打,臭流氓,你以为我怕你不成,来啊,来!”说着花千娆就站了起来,衣袖被拉的更高了,洁白的双臂让不少人看到了直接鼻血长流不止。

    吵骂声在会场里面一下子响了起来,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停止了对话,狐疑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怎么了?花少主怎么跟项家少爷打起来了,难道是因为赤君不成,应该是为了赤君,不然怎么还会大打出手。

    “够了!”阴沉的缓缓响起声音,君慕倾双手环胸没有起身,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哼!”两人见君慕倾生气了,立马停止了吵闹,同时轻哼一声,扭头不再去看对方。

    花谷汗颜的抹了抹额上的黑线,在心里无奈的说道,少主啊,你们这默契,让人不想误会都不行,一见面就吵,难怪赤君公子会这么说你们了,活像两个冤家。

    君慕倾摇摇头,没有劝任何一个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世界宁静了,没想到两个大男人碰到一起,也会吵成这样,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发,发生什么事情了?”谷合匆匆忙忙跑过来,见花千娆跟项羽气愤的扭头不去看对方,心里一阵汗颜,楼上的事情已经让他头痛到不行了,现在楼下又骂起来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君慕倾看着谷合匆忙赶来,还有那侵湿的头发,淡淡回答,“没事,只不过花少主跟项少爷在聊天,声音大了一点了而已。”

    “哦,那就好,几位公子,你们先休息休息,等会就要开始了。”谷合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匆匆忙忙的又离开了。

    花千娆疑惑的看着谷合离开的背影,慢慢坐下,“君君,你这么个蹩脚的理由他竟然没有追问,太可疑了。”一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这样的,一定是。

    君慕倾淡淡一笑,从谷合出现,她就知道有可疑的事情发生,君家是要动手了吧,不知道是要先动君慕倾,还是赤君,或是那个高级魔兽的主人,但是他们说的高级魔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都只说是高级魔兽,总要说说是什么样子的才行。

    “干我何事?”冷冷一声传来,项羽也随之坐下了。

    “我总感觉今天的宴会不平常,他们五大家族自己的事情,找我们这些外人来做什么?我们又不知道他们的东西放在哪里的?”那天他是为了魔兽去的,要是得到了魔兽,他还会来吗?不用说也知道了。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魔兽。”就算看到过,是他的就是他的了,五大家族算什么?他们要就要给他们?傻瓜才会这么做。

    “我也没有。”项羽赞同的点点头,一直是他们两个人在说话,君慕倾的目光始终只是静静盯着台子。

    花谷无语的看着自己少主和项羽,刚才吵架的是他们两个,现在不谋而合的又是他们两个,谁看了都会觉得这两人满满的都是基情,他们两个就不能淡定一点吗?

    炯牛和连眦从头到尾都是目瞪口呆的那种,从花千娆跟项羽吵起来,然后两人一切一致对外,这默契……

    “这个……花少主,项少爷,那个,我们,我们可以请教一下你们的默契为什么可以这么好吗?”炯牛摸了摸头,憨笑着问道,这不问还好,一问,噗嗤的笑声就从花谷嘴里面吐出来了。

    花千娆和项羽原本满头黑线的看着炯牛,听到那个声音之后,目光转移了目标。

    “咳咳,这个,这个……我被水呛到了而已,真的。”花谷讪讪笑道,这些人简直就是太真相了,不得不说他都觉得少主跟项羽少爷这默契好的有点可疑。

    “是吗?”两人再次可以的异口同声。

    “哇!连眦,你看看,他们两个的默契真的太好了,绝对可以当我们的师父!”炯牛拍了拍连眦,兴奋的说道,他跟连眦的默契,那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但是,他们就算是生活了十几年,都没有眼前这两个人的默契的三分之一。

    “……”

    花千娆跟项羽那叫一个无语,同时坐正了身体,双眼看着前方,不再开口说话。

    “他们是双胞胎吗?说话一模一样,连动作也是耶!”天真的声音缓缓响起,一字不漏的进入了两人的耳中。

    花千娆跟项羽相视一看,怒声说道,“你学我做什么!”

    “……”

    所有人顿时又是一阵石化,是人都知道这满满的都是基情了,不用再说也知道了。

    君慕倾低头扶额,他们两个是打算越描越黑吗?再说下去,整个会场的人都会误会了,不得不说,他们的默契的确是很好,好到让人不联想都不行。

    “别说你们认识我。”最终君慕倾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太丢人了!

    “君君……”花千娆委屈地看着君慕倾,这丫头太没良心了,这一切明明都是她激起的,到最后,她好像是局外人一样,还让他被别人误会了,跟那个臭流氓搞基!

    “咳咳……”君慕倾轻咳了两声,有些受不了花千娆的这个声音。

    “那个,赤君,你是不是认识君慕倾啊?”项羽不自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要是君慕倾认识赤君,他坚决不会挑战赤君。

    君慕倾歪着头想了想人,然后点点头,“认识,怎么?你也认识?”她故意假装疑惑的问道。

    “能不认识吗?要知道我也是楠凝学院的学生。”不认识,那家伙说走了就走了,靠!明明已经是斗技师了,结果前几天又给你爆出一条更加劲爆的,君慕倾拥有神兽!

    神兽啊,那家伙也太他妈不是人了,五级技灵师,还拥有神级魔兽,她敢不敢再逆天一点?

    “哦?看你的样子,你对她有很大意见?”君慕倾挑挑眉头,隔着幔纱看着项羽。

    “意见倒是没有,不过那家伙,太不是人了,单单斗技吓人也就算了,还有魔兽,他妈就是个禽兽,不对,是禽兽不如!”项羽没发现周围的不寻常,见赤君这么问自己,他也就没有隐瞒的吐槽。

    “噗……”这次轮到花千娆笑喷了,他笑了一声以后,赶紧将自己嘴巴捂住,憋住那浓烈的笑意。

    臭流氓这些完了,吃果果的完了,敢在君慕倾这丫头面前说她坏话,他现在都可以想象到臭流氓以后的悲惨命运,你知道人家禽兽不如,那你知道在禽兽不如面前,说她坏话,那是什么赶脚吗?

    花千娆在心里狂笑,大笑,呐喊,就是不敢笑出声,臭流氓这下死了,肯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噢?是吗?”君慕倾挑挑眉头,转头看了一眼憋住笑意的花千娆,再次扭回头,笑看着项羽,那笑容,让站在她肩上的吱吱都打了一个冷颤,把一双耳朵搭拢下来,遮住双眼。

    “可不是吗,那家伙明明知道自己的分数超过了寒傲辰,也不跟我说,害我白激动了。”连寒傲辰的记录都打破了,难怪她听到寒傲辰三个字那么淡定,难怪寒傲辰那家伙,会跑出来跟她说话,那不就是为了要看看超越他的人是谁吗?

    “咳咳……”花千娆脸红脖子粗的猛地咳嗽。

    “咦?死人妖口长疮了?”项羽见花千娆一脸痛苦,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没事……”花千娆沙哑地说道,他憋到肚子都痛了,臭流氓能别再说了吗?该死,偏偏他自己又很想听来着。

    君慕倾扫视了一眼花千娆,淡漠的说道,“他是被你气到了。”她什么时候说过知道自己分数了?她怎么不知道?

    “噗!”花千娆噗嗤一笑,再也忍不住了,仰天大笑起来。

    再次,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了他们这一堆人的身上,原本坐在君慕倾身边,想讨好赤君的那些人,都纷纷撤走,用行动来告诉大家,他们并不认识,疯子,疯子!

    连眦和炯牛坐在君慕倾身后的位置上,好奇的看着花千娆,不知道他究竟在笑些什么,花谷看着花千娆一脸受刺激的模样,心想是不是他家少主,因为刚才的事情,脑子糊涂了,不然现在怎么笑的这么奇怪?

    “臭,臭流氓,你,咳咳……你可以无视我,噗,真的。”不知道笑了多久,花千娆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但是每每他一想到,臭流氓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原因,他心里就一阵畅快。

    “……”

    “你再笑,我不介意……”

    “不,我不笑。”花千娆立刻忍住笑意,转身到一旁。

    炯牛跟连眦都无语的看着花千娆,不就是项少爷抱怨了两声吗?为什么花少主会这么开心?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赤君公子,不管君慕倾跟你说什么,你千万别听。”项羽想到自己以后会挑战赤君,然后君慕倾又跟赤君公子那么熟,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谁知道赤君会不会染上那毛病。

    君慕倾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项羽,身上危险气息越来越沉重,花千娆往旁边靠了靠,臭流氓没有感觉到危险,他都感觉到了,他也是的,说就说嘛,没必要全部都说出来不是,现在好了。

    花谷看着他们三人之间的一举一动,总感觉怪怪的,特别是他们家少主,笑的太不寻常,平常见他笑,也没不是这样开怀大笑的。

    “放心,我会好好记住你的话的。”君慕倾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项羽,将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一点一点收回。

    “赤君!”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君慕倾扭头一看,印入眼帘的就是风焱带着淡淡微笑,却透着几分凄凉的脸。

    “你也来了?”君慕倾起身,看了看身后,她多希望大哥也能来这里,多半年多没见了,她好想大哥,可是大哥怎么会来这里,要是大哥知道她离开楠凝学院,也一定会生气的。

    风焱苦笑的看着君慕倾,还有她身边的站着两人,脸上的笑意越发凄凉,“你要小心了,有些人,有些事,他们是不允许的。”风焱看了一样楼上等候着自己的君洛帆,只能简单的提醒一下。

    君慕倾猛地抬起头看向风焱,但他已经往君洛帆那里走去了,他们?他们不仅仅是君家吗?还是五大家族的联手?

    “怎么了?刚才那个人你认识啊?”项羽好奇的张望,完全忘记刚才还在抱怨君慕倾的事情。

    “没事。”君慕倾淡淡收回目光,眸子附上了一层寒霜,五大家族的人敢出手,她也会要不犹豫的应战!

    花千娆的笑声也止住了,双眼紧盯着风焱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溢出了一丝担忧,五大家族要对君慕倾出手,不是没有可能,那她要怎么办?五大家族高手如云。

    “君君……你可是答应过人家,要去火溶城的。”花千娆含羞着注视君慕倾,想带她会火溶城,至少那里还是安全的。

    “好啊,不过我先答应了尹大哥,先去佣兵工会。”君慕倾扯出一抹笑容,再次恢复了轻松自在,气氛也不像刚才那么沉闷了。

    “啊,对了,臭流氓,刚才你不是还在说君慕倾的事情吗?多说说,小君君绝对喜欢听。”虽然有刚才的那一幕,但是花千娆每每想起项羽在君慕倾面前,说君慕倾的坏话,心里就一阵发笑。

    项羽挥挥手,“我干嘛要说,死人妖,从你刚才到现在,你就没有停止过笑,先说说你的到底是为什么小?”他一个人在这里说,赤君都没有半点反应,这死人妖笑什么?

    花千娆清了清嗓子,身体坐正,严肃的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站在花千娆身后的花谷,也不明白他家少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笑的神秘兮兮的,说的更是神秘兮兮的。

    炯牛气粗地说道,“花少主,你知道了什么,也让我们乐呵乐呵啊?”他人本来就笨,花少主还喜欢打哑谜,这是难受死了,他到底知道了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他脑抽了。”凉凉地声音带着一丝戏谑,君慕倾扭头,看着君家人一步步往自己这边走来。

    “我说……”

    “赤君公子,龙天大人怎么没有来?”君沧澜笑呵呵的看着君慕倾,一脸的慈祥可亲。

    君慕倾同样露出一抹笑容,淡漠的说道:“君长老怕是问错人了,老师没来,我这作学生的,怎么可以过问,这帖子,他都是托人给我的。”是想查探老头有没有来,想对她下手了吗?

    “是吗?”君沧澜讪讪问道。

    “不知道五大家族请我们来,是为了什么事情?要是君长老想知道那只高级魔兽在不在我手上,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没见过什么高级魔兽。”宠物兽是见过一只,高级魔兽不会长成它这个样子吧?

    “既然不在赤君公子手上,公子有事,可以先离开。”那天进入黑森林的人太多太多,光楠凝学院历练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今天的这个宴会,并不是为了魔兽,而是为了给他们一个警告,让得到魔兽人,尽快交出来。

    “好,那就告辞。”为了这样一件事情,五大家族都兴师动众,好大面子。

    “我知道魔兽在谁的手上。”傲然的声音在所有人身后响起,君慕倾没走两步,就看到了莫雪魅的身影出现在人群当中。

    “是谁?”君沧澜不急不躁的问道,其实心里早就想立刻知道答案了。

    “君、慕、倾!”莫雪魅讥讽的笑道,就算君慕倾拥有神兽,她也要照样毁掉,那天君慕倾不是得到一只很可爱的魔兽吗?呵呵……

    会宴上一片哗然,这几天落寒城传的事情,沸沸扬扬,以前不知道君慕倾三个字的人,现在都知道了。

    “君慕倾?”君沧澜有些不相信。

    “长老,那天我遇到过君慕倾,她身上并没有魔兽。”君洛帆经过再三的思考,才站出来回答,就算他不主动,长老还是会问他,毕竟他那天不仅见过君慕倾,跟她打起来,还受了伤。

    项羽也急急忙忙站出来,“我那天也看到了,君慕倾身上并没有魔兽。”莫雪魅,竟然敢污蔑君慕倾,心肠也太歹毒了。

    “你怎么说?”君沧澜没有认同谁的话,也没有否定谁的话,问莫雪魅话的语气却已经不耐烦了。

    “我……”莫雪魅有些慌了,她本来就是胡诌的,现在君慕倾那边还出现了两个证人,她要怎么说?

    “嗯?”

    “我……”莫雪魅的头更低了,“我那天在山谷里面,明明看到她手里面抱着一只魔兽的,那魔兽长的很可爱,还会伤人。”见谎言就要被戳穿了,莫雪魅赶紧抬头,将那天自己看到的事情说出来。

    所有人都无聊的摇摇头,黑森林里面宠物兽多了去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宠物兽不喜欢外人,伤人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单单就这样就说君慕倾得到了高级魔兽,谁都不会相信。

    “那怎么解释,君慕倾去了一趟黑森林,就拥有一头神级魔兽了呢?”莫雪魅急忙说道,脸已经涨的通红。

    ------题外话------

    么么…大封推甜甜木有力气多更了,上个星期加班了好几个晚上,都是用存稿支撑着,呜呜…

    顺便推荐一下好友文文:《俊男部队之异世兵女王》/http://。/inf/531。htl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