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

    君沧澜再也不能淡定了,他手指颤抖的指着君慕倾,看着一步步离去,身体慢慢缩小的高级魔兽,另外一直手捂着胸口,听到这个事实,他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君沧澜喃喃安慰道,还是不敢相信君慕倾竟然会拥有一直神级魔兽,那是神级啊!

    圣兽在苍穹大陆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个传说,但是神兽,那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但是神兽太少,少到几乎没有人讲过神兽的模样,但是她君慕倾,那个白痴废物,懦弱无能的君慕倾,今天,她的神兽跟着的竟然就是一只神兽金虎!

    “龙天大人,是老夫眼花了吗?”君沧澜显然还是不敢相信,他愣愣看着君慕倾的离去,呆滞地问这龙天,为什么龙天大人会露出自豪的模样,而且看上去那么春风得意?

    龙天得瑟地看着君沧澜,爽声说道,“沧澜长老,你应该知道宁鹰为什么会出现在楠凝学院,你应该知道原因,而他为什么会离开,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就连宁鹰都没有把握能打过神兽,他不希望因为君慕倾再多一个污点,所以才会选择离开。

    君沧澜垂下头,原本的精神奕奕,变成了垂头丧气,他无力阻止君慕倾的离开,更没有办法让君慕倾再次回到君家,之前君际说让君离一家离开,那是他自作主张,而现在,君离一家人,可谓是真的离开了,神兽的主人,就这么离开了君家。

    君沧澜自嘲一笑,突然他想起君洛帆,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君洛帆根本就不是君慕倾派人打伤的,而是她自己打伤的,君洛帆竟敢隐瞒事实,上次让他去芙水镇,只怕他就已经知道了真相,亏家主还那样相信他,让他一个庶出子享受嫡子的待遇,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他一定会禀报家主,严惩君洛帆!

    想到这里,君沧澜脸色一沉,挥袖大步离开楠凝学院。

    龙天见该走的人都已经走了,赶紧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追去,那模样哪里还有一丁点刚才的春风得意,急切的神情,让所有老师都一脸好奇的看着龙天的匆匆离开。

    离弦呆愣地看着手中的分数册,心里一直早冒冷汗,他从没有想到过君慕倾能有超于寒傲辰的一天,超越了寒傲辰,那就是说明,以后风云榜的第一就是她君慕倾,就连寒傲辰她都能超越!

    君沧澜用飞快的速度回到他们住宿的旅社,一回去,他就直径往君洛帆的房间走去,他到要看看君洛帆到底不知道悔改!

    “长老!”君洛帆看到君沧澜匆匆走回来,神情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紧张的叫道。

    他的伤早就靠灵药给治好了,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之所以没有去找君慕倾的麻烦,那是因为长老出手,会比他更有用。

    “你好好休息。”君沧澜语气僵硬得说道,一想到君慕倾是神兽的主人,他就气不打一处来,那是神兽啊,君慕倾竟然能契约到神兽!神兽,召唤师,君慕倾不是斗技师,而是召唤师,这一个消息,要在以前,在君家,可能是天大的好事,君家一定会昭告天下,现在,他们将一个召唤师赶出了君家,还是契约了一头神级魔兽的召唤师!

    君洛帆愣了一下,嘴边的笑容也不那么自然了,“长老见到君慕倾了吗?”他心里还有一点点担心,长老要是知道君慕倾的实力,那就一定会很生气,甚至是大发雷霆,但是,他并没有这样,那就是说,他没有见到君慕倾。

    “见到了。”君沧澜沉声说道,他一想到君慕倾是召唤师,心里就一阵叹息。

    “长老知道了?”君洛帆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君家总长老知道君慕倾的实力,那就相当于家主都知道了,家主要是知道君慕倾不是废物,那一定会后悔当初决定,派人将君离一家人找回去。

    君墨!他一定不会让君墨回君家!

    “为什么不告诉本长老!”君沧澜听到君洛帆这么说,脸色更加不好了,君洛帆果然知道君慕倾的事情!

    “君慕倾就算可以凝聚斗技,难道就可以回君家了吗?”君洛帆见君沧澜已经知道君慕倾的事情了,他也没有再隐瞒。

    “凝聚斗技!”君沧澜将声音提高了八倍不止,君慕倾还是斗技师!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君洛帆见君沧澜这么惊讶,心里也涌出了一股不安的情绪,他小心翼翼问道,“君慕倾凝聚斗技的事情,长老不知道吗?”那长老知道的是什么?君慕倾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君沧澜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气,“你可知道,君慕倾拥有一头神级魔兽!你可知道!”君沧澜只感觉如果自己再听到有关君慕倾的事情,会被气到吐血而亡,召唤师,斗技师,她君慕倾果真这般逆天不成!

    “不可能!”君洛帆忘记了眼前的人是君家长老,猛地站起身,激动至极地说道。

    君慕倾怎么可能是召唤师,还拥有一头神级的魔兽,这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君慕倾才十岁,她怎么会拥有一头神级的魔兽,就算是召唤师,也不能拥有神级的,灵兽都很少有与人契约的,更何况是一头神兽,那可是神兽!

    “这是我亲眼所见,你说不可能!”君沧澜也将满腔的怒火,一股脑的往君洛帆身上发,要是家主知道了君慕倾的实力,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让她回到君家,一定会!

    亲眼所见!

    君洛帆呆滞地看着君沧澜,这是长老亲眼所见,那就是说,亲眼所见君慕倾的身边站着一只神级的魔兽!

    “长老,你忘记了吗?君心才是召唤师。”君洛帆平静下来,他怎么想怎么不对,君慕倾怎么可能是召唤师,而且还能契约一头神兽,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君心了,君心才是召唤师。

    君沧澜声音沙哑地说道,“那只魔兽叫君慕倾,‘主人’。”这一声主人,代笔了太多太多。

    “主人,主人……”君洛帆踉跄的后退一步,带做到自己身后的椅子上,是主人,不是君心的魔兽,就是她君慕倾的魔兽,神级魔兽的契约者,君慕倾……君慕倾……

    房间里面再次恢复平静,两道身影,一站一坐,一悔一恨,两种不同的情绪在房间里面散开。

    君慕倾往自己院子走去,心里已经打定好主意要离开了,现在她实力显露,再留在楠凝学院,会造成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她刚走进门口,就看到“疯老师”一脸严肃的站在院中央,看样子是在等着她。

    “小红蝶,你回来了。”疯老师看到君慕倾走进来,原本严肃的脸,一下子又变得嘻嘻哈哈起来。

    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老师,她看他这么严肃的站在这里,还以为他知道她要离开了,特意等着自己,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嗯。”君慕倾淡淡的应道,扫视了一下院子,才发现,自己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在这里住了半年,竟然没有留下半点东西。

    “怎么,舍不得走啊?要不要留在这里,陪着我?”疯老师看着君慕倾扫视周围,心里顿时觉得她比寒傲辰那小子有情有义多了,当初他没来两天,就被那小子给骗走了,寒傲辰那小子,离开的时候,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这么走了,简直就是没良心的家伙!

    君慕倾将目光收回,没有立刻说话,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人,“你不是在等下个拜你为师的人吗?我不走,你怎么好意思?”终于,她开口了,却也直接戳中了疯老师的心里话。

    被揭穿的疯老师,一下子就跳起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你看错了,一定看错了。”就算是有,他也不会承认,这丫头跟那小子两个人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而且都是那么变态,要是下一个跟他们联手,那他不吃亏了。

    “你脸上就写着这么一句话。”君慕倾笑道,指了指疯老师的脸。

    疯老师听到君慕倾这话,反弹一样,用双手遮住了双脸,警惕地看着她,“你赶紧走赶紧走。”这丫头怎么说话比那小子还要狠,他是不是要考虑考虑不收这第三个?下一个会不会更加变态?

    君慕倾:“……”

    “看什么看,没有写!”疯老师见君慕倾没有离开,大声说道,却显得那般的心虚。

    “嗯,没有写,只是心里这么想。”君慕倾点点头,双手环胸,走到一旁。

    “呀,蝴蝶,蝴蝶,抓蝴蝶,抓蝴蝶……”疯老师突然一下子又变成了疯疯癫癫的模样,追逐着他的“蝴蝶”。

    君慕倾摇摇头,他还说没有,“老师……”

    “小丫头!”龙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有些急慌。

    君慕倾皱了一下眉头,缓缓转身,难道这老头也知道自己要离开?她没有把要离开几个字写在脸上吧?还是他们提前知道了什么?

    “你这小丫头,太没良心了,给我这么一大个烂摊子,就要走了。”龙天别扭地责备道,他又不能将她留下,五级技灵师,楠凝学院已经没有理由再把她留下了。

    “老头,你不是一向最喜欢烂摊子的吗?更何况,你还挺喜欢的不是吗?”君慕倾挑挑眉头,刚才那一声老师,他简直就要飞到天上了,这烂摊子,他只怕是巴不得要来收拾了,要是被人跟他抢,他还会不乐意。

    龙天直接白了一眼君慕倾,“丫头,你说话不能婉转一点吗?”唉……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学生了……

    “噗……”

    “谁在笑?”龙天转身四处张望,除了看到疯老师满脸泥垢,到处转悠,就是君慕倾一个人站在这里。

    君慕倾淡然地指了指左肩上的小“猫咪”,“是它笑。”老头不知道疯老师的身份?疯老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楠凝学院扮演着疯疯癫癫的角色,那天要不是她心里突然有股强烈的感觉,只怕她也要错过了。

    龙锁塔那个地方,老师怎么又会知道,虽然说是寒傲辰误打误撞进去的,但是为什么就他们两个可以进去?

    火镰额角挂着三条黑线,瞪着无辜的大眼珠子,不是它,不是它,它没有笑过,虽然也很想笑来着,但是它真的没有笑过,真的没有,没有,火镰已经在心里呐喊了,可就是不敢说出来,笑话,主人还在这里,它不像以后的日子都在煎熬中度过。

    “是吗?”龙天狐疑地看着君慕倾,眼睛继续扫视着周围,他好歹也是楠凝学院的负责人,老狐狸一只是也,怎么会被一两句话就给糊弄过去了。

    君慕倾平淡的点点头,“老头,你干嘛来了?”见龙天没相信,君慕倾直接将将话题给扯开了。

    “嘿嘿,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喏,你要离开,就先去这里看看,你不是很穷吗?记得狠狠的搜刮一比。”龙天贼笑着看着君慕倾,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张请柬。

    君慕倾接过请柬打开,当她看到赤君两个字的时候,眼中露出一抹惊讶,他们怎么会请自己?

    “老头,什么是魔兽会?”这里是五大家族的邀请函,是邀请赤君的,他们举办了一个魔兽宴会,请了很多人,赤君就是其中一个,想必老头也有一张,这种热闹,他怎么会错过。

    龙天看了看帖子,恍然大悟的说道,“你以为我也去啊?我是想去,可是没时间,你也知道你的烂摊子有多大,把我看好戏的时间都给搭进去了,所有说,你要是不给我狠狠搜刮一笔,那就是不尊敬师长。”他才不想去那个什么魔兽会,对于魔兽的事情,他从来都不感兴趣。

    君慕倾将请柬往怀里一塞,其实是扔进了空间,“得了吧,老头,你自己不想去,别怪在我身上,别人要是说我不尊敬师长,那全部都是你陷害的!”他收拾烂摊子,楠凝学院九曲十八弯,就连自己学生不认识路都会迷路,更何况是别人。

    果然是猥琐的老头,什么叫不狠狠搜刮一笔,就不是尊敬师长了?不过她喜欢,她要去见二哥,就要一份见面礼,准备见面礼就必须得有钱,像她这么一个穷人,是得好好搜刮一下才行,未来的日子她不能饿肚子不是。

    “丫头,你什么时候说话别这么一针见血?”龙天摸了摸鼻子,这丫头会吃亏,看来他是想多了,在她面前,吃亏的总是别人。

    “有吗?”君慕倾挑挑眉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学生问的问题,老师怎么可以推三阻四?”想就这样转移话题,五大家族的事情,她并不像多加搀和,不过那个什么魔兽会,她倒是有点兴趣。

    “……”龙天再一次清楚知道,这个丫头生来就是克他的,“你去黑森林不是听说有一只高级魔兽要出世吗?其实那魔兽根本就不在黑森林。”他也是收到了请柬,才知道有这回事的,这丫头知道这回事情也不告诉他。

    “宴会只是一个幌子,其实五大家族的人已经拿走魔兽了?”君慕倾狐疑地看着龙天,她就说五大家族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原来是已经知道魔兽不在黑森林。

    龙天摇摇头,“没有人知道魔兽去了什么地方,五大家族人赶到的时候,魔兽已经出世离开。”

    “那这次宴会是做什么?”君慕倾有些无语了,她虽然去过黑森林,不代表她知道那高级魔兽的样子吧?她也只是道听途说,然后顺便回去找找她的宠物,什么高级魔兽,她根本没有兴趣,水刃风刃,火镰它们就已经是高级魔兽了。

    “去过那个湖畔的人,都收到请柬,寒傲辰也有,不过他离开了,就不用去了。”五大家族是想看看除了他们有没有其他人得到过魔兽,要是那个人不同意,要么杀了,要么将他拉入自己的家族,巩固自己的在大陆上的地位。

    五大家族又想做什么?“我知道了,后天我会自己去的,不过老头,我参加了宴会,就会直接离开了。”她还记得大哥说过,她那个蹩脚二哥让她一年后去圣兽山找他,她要是不去,蹩脚二哥一定会跟她没完。

    圣兽山虽然叫圣兽山,但是跟圣兽无关,圣兽山是苍穹大陆上召唤师常去的地方,也因为这个而得名,大家都希望圣兽山,会出一个拥有圣兽的召唤师,在那个地方斗技师是不会出现,不过还是有五大家族的人在,苍穹大陆只怕没有哪个角落没有五大家族了。

    “嗯,走了也好,再过几天,留给五大家族的五个名额,就要来人了。”楠凝学院虽然是南方第一大斗技学院,可最可笑的就是,每期新生,都会有五个名额留给五大家族。

    “所以说,楠凝学院的新生,每一期,时候三百零五人?”君慕倾眯着眼睛问道,危险的气息在周围散开。

    五大家族果然不同凡响,连楠凝学院都要畏惧三分,不过,雷家,她还是一样要灭!总有一天,她会让雷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

    君慕倾一想到父亲离开时的那种痛,她就觉得喘不过气,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温暖,但是这种温暖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雷家人破坏了,所以,她发誓,就算灭雷姓是逆天的做法,她也要把这天逆转一下!让雷家人消失在这个世界!

    龙天看了一眼君慕倾脸上讥讽的笑意,头稍稍低下,沉重地点点头,突然他猛的把头抬起,“丫头,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负责的,要不是那死家伙跟人家打赌打输了,怎么会有今天这种破事情出来!”五大家族的人不但通过比赛进入一批,还有一个特别的名额。

    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徒弟误会自己,到时候把他一起拉入黑名单,这是绝对绝对不行滴,都是那死家伙,动不动跟人家打什么赌,现在好了……后悔也没用了。

    君慕倾额角流下一滴冷汗,她真想知道龙天嘴里面的“死家伙”是谁,他单单只是提到,就已经满腔的怒火了,要是看到了,还不直接抄家伙就上了。

    “老师是不是很苦恼收这么多五大家族的人?”君慕倾突然勾起一抹笑意,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你有办法?”龙天原本灰暗的眼中,出现了一丝霞光,他可是想了很久,都没有制止住这个情况,不然也不会这么头痛了。

    “老师是楠凝学院负责人,你说什么话,不代表楠凝学院,只要你对外公布,说以后楠凝学院每三年,只招三百人,那不就好了?”关系的五大家族的事情,君慕倾总是不淡定的。

    龙天沉思了一会,然后仰头大笑,“你这丫头果然狠,你就这么恨五大家族的人?”那群人是很讨厌,五大家族走到哪里,不觉得高人一等,他就是看不惯,才想着在楠凝学院削减一下五大家族的人。

    “没有,你可以走了。”她恨?不是,只不过想让他们死而已。

    龙天委屈的看着君慕倾,有些无奈,提到五大家族她就赶人,还说没有,“丫头你要小心,苍穹大陆远远不止与你想的那样,这是我最后一颗紫色丹药了,你可要省着点吃,这是……”龙天肉痛的把紫色的小瓶子给了君慕倾,那可是他最后一颗,他就得到那么两颗,全给这丫头了。

    除了紫丹药,其余的龙天可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一股脑的全部给了君慕倾,他太了解这丫头的脾气了,什么时候她都可以弄的一身伤,还特别招人妒忌,不小心就被人暗算了,得留点东西防身。

    君慕倾黑着一张脸,心里却暖暖的,她微笑的看着龙天把一件又一件防身的东西交到自己手上,看着他将东西一件件拿出来,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想把他纳戒里面的东西全部塞给她了。

    “老头,你给我这么多东西,我没地方放。”冷冷的声音带着淡淡柔软,君慕倾看着堆的比她还高的东西,有些无语,难道大人物都这么奢侈吗?这好东西也太多了吧?

    “喏,这是给你的。”龙天从怀里拿出一枚泛着红光的纳戒,塞到君慕倾的手上,歪着头想了想,已经没有什么东西给了,闷声离开,他再不走,就真的舍不得她走了。

    君慕倾愣愣看着手中的纳戒,还有高过自己的一大堆东西,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小红蝶,我也有东西要给你的!”疯老师急急忙忙走到君慕倾面前,明明他也有东西要给的,明明可以比龙天那小子要快一步,结果被这丫头刺激了,竟然给忘了,被那小子抢先了!

    这怎么可以,什么老师,龙天这臭小子也太会打主意了,他的学生也敢抢,早晚有一天,他会让龙天那臭小子知道厉害,敢跟他抢徒弟,跟那臭小子一样可恶!

    君慕倾囧囧地转身,老头给她的东西,不是防身,就是治疗的,她没有那么娇弱吧?看到疯老师哀怨的模样,君慕倾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个样子?

    “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君慕倾挑挑眉头,看样子疯老师身上的宝贝也挺多的,想到这里,君慕倾狡黠地扯开一抹笑意。

    低头仔细找寻东西的疯老师并没有看到这抹笑容,他还在满心欢喜的找着自己要给的宝贝徒弟离开的东西。

    “我也没什么,那老头把好东西都给你了,不过……嘿嘿……”疯老师神秘一笑,从怀里拿出一只神秘古字花纹的戒指,没等君慕倾问他做什么,他猛地就把戒指摇晃了两下,瞬间,君慕倾面前,就出现了两堆比她还高的东西。

    君慕倾:“……”

    原本她还想敲诈的,现在看来,这两老头是在比拼谁给的多,不用问,也知道是疯老师给的多,君慕倾笑看着疯老师,虽然她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不会害她的,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君慕倾低头扫视着疯老师给她的东西,嘴角扯开淡淡的笑意,他们还都不是怕自己受伤,其实,她没那么容易受伤吧?

    “丫头,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别再使小性子了,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这个世界,也绝对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别有了新老师,就忘了老人家我,啊呜……”说着说着疯老师竟然像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大嚎了起来,哭的那一个伤心不已。

    君慕倾看着三堆东西,还有一个放声大哭的“老人家”,“你怎么就哭起来了,放心,我不会忘记你的。”她囧囧地蹲下身体,柔声安慰道,什么老师,越看越像个小孩子。

    “真的吗?”疯老师没有擦干脸上的泪珠,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君慕倾。

    “真的。”君慕倾赶紧点头答应,她想忘记,他会同意吗?要是她把他给忘了,再次见面,那他非得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个时候她不得烦死。

    火镰鄙夷地看着哭嚎的疯老师,装,就装吧,等主人知道你在装,有你好受的,你就欺负主人嘴硬心软,别让它再回来,否则它一定把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好好陪他“聊天”!

    吱吱原本是在睡觉了,睡的那叫一个香,可是突然传来的哭声,差点没把它吓得掉下君慕倾肩膀,当它看到一个大老爷们哭嚎的这么伤心,也露出了深深的鄙夷。

    太不要脸了!火镰跟吱吱看着泪眼婆娑的疯老师,心里都用出同一句话。

    “那就好。”疯老师“伤心”的擦了擦泪珠,慢慢站起身。

    “……”果然是男人心海底针,刚才还哭的像怎么了一样,现在又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那个东西是什么?”君慕倾眼角看到一个古老的手镯,手镯暗淡无光,看上去并不像什么值钱的东西。

    “什么?”疯老师早已经止住了“泪水”,疑惑这往君慕倾指着的方向看去。

    “火镰,把那个东西拿过来。”君慕倾没有动,反而是叫身上的火镰。

    原本安安静静鄙视疯老师的火镰,脚下一划,摔落到了地上,它扬起脸,露出一个萌然的表情,一副要哭的模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它?

    “去不去?”君慕倾冷声说道,她还没跟它算账,它倒是先给她装无辜。

    刷的一下,火镰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笑话,它哪里敢真的不去,刚才的事情主人都准备随时找它,现在它还敢不去,那就是活腻歪了。

    火镰顺着君慕倾指着的地方,叼出那个手镯,暗淡的手镯没有什么奇怪的,就算是拿来当饰品,都嫌它简陋,手镯上连着指环的是九条墨黑的细链,这只是一个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手镯,偏偏却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这个东西是……这东西?”看起来好眼熟,他的东西里面什么时候有这个东西了?

    “小红碟,你也知道我东西太多了,我也忘记那是什么了。”偏偏他独独对这个东西有那么以一丁点的印象,就是忘记这个是什么东西了,好像怎很久很久以前,是谁送给他的,然后说了一句什么话,是什么话呢?

    君慕倾看了低头细想的疯老师一眼,直接将手镯带在手上,手镯扣在手上,大小竟然刚刚好,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她看了一眼周围的东西,小手一挥,三堆东西消失在了院中,进入了她的吊坠空间,看了一眼疯老师,赤红的身影转身离开。

    还在沉思的疯老师没有发现,面前的人儿,已经不见了,他还在想着,这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有那么一丁点印象,却偏偏记不起来是个什么东西了。

    “伐天,你要好好保管这个东西,将它交给……”

    “啊!红蝶,那东西不能给你!”疯老师猛的抬起头,脸上有了前所未有的惊慌和急迫,甚至还带着点点的伤感,他看着空荡荡的院落,就知道君慕倾已经离开了这里,带着那只手镯离开了。

    “我不是故意的,月儿,我不是故意的……月儿……”疯老师一下子又变得疯疯癫癫,匆忙的往院子外面跑去,最里面还喃喃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走出楠凝学院,君慕倾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手掌心里的号码牌,她转身往看了一眼学院,那老头还挺细心的,知道她要离开了,特地吩咐守门老师让她出去。

    “主人,我们现在应该去哪里?”火镰走出了楠凝学院,心里非常的激动,在楠凝学院里面,它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主人的实力是上升了,它还是一级神兽,这怎么行。

    “先去看看这个所谓的魔兽会,再去圣兽山,你不是也想去看看吗?”君慕倾斜视了一眼肩上的火镰,还有一直睡觉的吱吱,会心一笑,那一笑,绝美至极,让人不禁呆目。

    火镰看了看君慕倾,“主人,人家请的是赤君……不会你就是赤君吧?”火镰猛的一下惊醒了,黑森林那天,就那天,那个谁谁,不就是叫主人赤君!

    靠!它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果然是睡多了的缘故,脑袋都变迟钝了,一定是这样。

    “吱吱留下,你去黑森林待几天。”君慕倾冷冷说道。

    “什么!不要,主人,我不要去!”火镰急了,它不要离开,坚决不要!

    君慕倾:“……”

    它那么激动做什么?她话都没说完。

    “然后到圣兽山脚下等我。”冰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把打鸡血的模样,冷冷浇灭,去圣兽山少不了魔兽。

    “啊?哦。”火镰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在思量,要不要什么时候趁着主人不注意的时候,跟主人契约,到时候主人想赶它走都不行了。

    吊坠空间里面,一双银色的眸子突然睁开,一股银色的光芒从吊坠中冲出,狠狠地打在火镰身上。

    “你区区神兽,敢打老子契约者的主意,找死!”狂妄的声音从吊坠中传出来,光只是听到声音,火镰已经双腿打颤,有些站不住了。

    火镰满头大汗,不仅仅是双腿开始发颤,就连心里,倒在地上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这力量太可怕了!比五爪金龙还要可怕十倍。

    熟悉的狂妄声,让君慕倾脑中闪过那个小小的身体,那一头银色的头发,火红的小耳朵,还有一双银色的眸子,她才记起来,某位“大爷”还待着空间里面。

    “血魇,你吓到火镰了。”它沉静了这么久都没事,前面不是还有水刃和风刃吗?也没见它这么激动过。

    “哼!它想跟你契约,就该死!”这些区区魔兽,想跟它的契约者契约,找死!

    “……”太霸道了,这血魇,君慕倾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主,主人……”火镰不明白为什么君慕倾身上突然有股那么大的力量,这力量并非人类,而是魔兽,那是高级魔兽的气息,王者之气。

    “血魇,把你的怒火收回去,要是我以后没有魔兽了,你出来保护我?”君慕倾挑了挑眉头,一派的轻松自在,跟躺在地上的火镰,区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这么简单。

    封印在空间里面的血魇收回兽威,空间里面再度安静了下来,它用意识看了外面一眼,银眸闪过一丝疑惑,就在刚才,却又将这一丝疑惑给压了下去,银眸再次合上。

    太小气了,没见过这么小气的魔兽。

    君慕倾摇摇头,明明还在沉睡,就是感觉到火镰的一个小心思,就醒来了,差点把它吓死。

    火镰感觉到那一层如轻鸿而又沉重的气息散去,身体一轻,身体虽然没有再颤抖,但是它永远忘不了刚才那股惊颤,那是比五爪金龙更加可怕的力量。

    “主人?”火镰这下也乖乖的了。

    “你想成为我的契约兽不是不可以,等你都了圣兽那天,或许那家伙会同意也说不定。”君慕倾笑了笑,她跟血魇的是平等契约,她要契约别的魔兽,虽然不用经过血魇,但是她还是想让它同意,这是伙伴之间最起码的尊重。

    而水刃风刃火镰,甚至是吱吱,她也没有把他们当成奴仆,虽然它们叫自己主人,可哪个不是吵翻了天。

    火镰摇摇头,它的确是没有资格成为主人的契约兽,刚才那只魔兽,它即使不知道是什么种类,单单从它说话,产生的威压,它就知道绝对不是普通的魔兽,只怕五爪金龙在刚才那只魔兽面前,也要变成虫了。

    想到这里,火镰猛地抬起头,严肃而又认真的说道,“主人,求你个事。”

    “说?”

    “你什么时候把五爪金龙也放到老大面前,让老大吓吓它。”那情景一定很有意思,让金龙仗着自己是高级魔兽,就老是欺负它,它好歹现在也有了一个牛逼叉叉的老大了!

    想到血魇,火镰就肃然起敬,心里也非常非常开心,终于有人能压住金龙了,它能不开心吗?

    “老大是谁?”君慕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血魇老大啊!”火镰理所当然的应道。

    “呃……”君慕倾哭笑不得地看着火镰,刚才还被人家欺负,现在就认人家当老大了,魔兽也这么现实吗?

    “主人,我走了。你好好保重。”火镰说完,一个闪身就离开了,把君慕倾一个人留在原地,风中凌乱。

    吱吱不知道什么时候,双眼已经睁开,就再血魇兽威压制火镰的时候,它的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黑晶的双眸出现了一丝慌乱。

    君慕倾看了一眼远去的火镰,转身离开,她也要让赤君理所当然的出现在洛寒城了,君慕倾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离去的君慕倾没有发现,在楠凝学院的顶端,站着一个身影,他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不舍,最后他闭上眼睛,长声一叹,闪身离开。

    ------题外话------

    ~(>_<)~甜甜今晚差点就不能上传了,还好有备份的存稿,不然真滴就死翘翘了…呜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