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嘉,你就吃药吧。”萧棋风叹息地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王嘉,她不吃药,最后死的人就是他了。

    “不用你管!”王嘉拼命的想离开萧棋风的怀里,身体却被他紧紧环住,由于失血过多,她想动,身体也已经没有了半点力气。

    站在周围的高手,都讥讽地看着这一幕,然后目光再次移回到小湖的中央,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还是高阶的魔兽最重要,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死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棋风急了,什么叫不用他管,他负责保护她的安全,他怎么可能不管,“嘉嘉,你快点吃药,等会你爹来了,该心疼了。”谁都知道,副会长在所有儿女当中,最疼的就是王嘉,王嘉有什么事情,他只怕连别人的九族都不会放过。

    王嘉脸上露出一抹苍白无力的笑容,“哼,我就是要让爹看到,看你们是怎么欺负我的。”她一定要等爹来,要爹教训一下赤君,不然她堂堂佣兵工会副会长的女儿对“他”一而再的低声下气,“他”还是一点都没有理会,甚至将她很很的羞辱!

    萧棋风微微一愣,顺着王嘉的目光往君慕倾站的方向看去,嘉嘉是想让佣兵工社的人来教训赤君!

    “哇,够卑鄙无耻!”连眦都看不下去了,拉起衣袖,正想往王嘉那里走去,就看到一个粗犷的男人,在十几人的簇捧下大步走来,右边的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痕。

    “嘉嘉,爹爹来了,哈哈……”王太保大步走来,看到王嘉靠在萧棋风怀里,心里更是一阵畅快,女儿终于接受了他的安排,知道了他的用苦良心了,也明白到萧棋风的好了。

    “爹。”看到王太保来了,王嘉眼睛一红,豆颗大的泪花就闪出来了,泪珠不停的往下掉。

    大步走来的王太保看到宝贝女儿哭起来了,加快步伐,气势汹汹地走到萧棋风的面前,“萧棋风,你说,是不是你欺负我宝贝女儿了!”王太保就将王嘉拉出萧棋风的怀里,不等萧棋风解释,粗壮的一拳,已经落到了他的鼻子上。

    鲜血刷刷地从萧棋风的鼻中流了出来,“会长,不是我干的。”他感到特别委屈,每次都是这样,不由分说,只要看到他女儿哭了,就以为是他欺负了她,他也不想想自己的女儿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除了你,还有谁能欺负到我的宝贝女儿,是你!是你!”王太保气势汹汹地走到花千娆面前,指了指他,又指了指他身边的项羽。

    花千娆脸色一黑,脸上露出冷笑,“佣兵工社副会长好大脾气,就算火溶城再不济,在苍穹大陆上还是有些地位,不知道副会长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欺负了你女儿,是什么意思?”也只有蛮不讲理的老爹,才养出这样的女儿。

    “你!你是火溶城的人?”王太保脸色一僵,迟疑地问道,这才自己看面前人的衣着,火红的衣袍的角落处,有一朵更加鲜红的火焰在妖娆燃烧,这让王太保脸色大变。

    “花千娆。”花千娆微笑谦虚地说道,身上始终带着几分妩媚迷离。

    “原来是花少主,得罪得罪。”王太保听到花千娆的名字,脸都白了,哪里还想到其它的事情。

    项羽用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对花千娆说道,“死人妖,你们火溶城能让王副会长脸色大变,我们项家就好欺负吗?”又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家伙,佣兵工会出了这样一个人,可真是耻辱。

    项家?“皇城项家!”王太保这下可不是脸白,而是大吃一惊,颤抖的看着项羽无辜的样子。

    “咦?怎么王副会长也听说过我们项家吗?”项羽故意吃惊地问道,眼中却闪烁这嘲讽的笑容。

    皇城项家,谁人不知,那是贵族之首,在皇上心里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家族,他们每一代都会有一个天才的诞生,这个天才就这只是负责保护皇上一个人的安全,算是凰家最信任的家族。

    “当然,当然。”王太保讪讪笑道,心里深深捏了一把冷汗,他早该想到能进黑森林的人不简单了,没想到他一出声,就得罪了火溶城跟皇城项家的人。

    “那就好。”项羽微微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佣兵工会也不是吃素的,他也不能做的太过分,项家再厉害,也没有佣兵的人数多。

    王嘉狠狠地捏了一把王太保的要,愤怒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爹,你女儿被人欺负,你就不理会了吗?”王嘉边说,还不忘看一眼前面的君慕倾,可她目光再哀怨,君慕倾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王太保听说女儿别欺负了,冲着花千娆和项羽两个人笑了笑,然后转身指着炯牛和连眦说道,“是你,还是你,到底是谁欺负拉老子的女儿!有胆子欺负,没胆子承认!”

    粗暴的声音在湖畔响起,十几个高手没有一个人理会,看到王太保说话这么大声,都愤怒地瞪了一眼,之后就继续低头看着湖中央,生怕错过了什么。

    萧棋风好不容易将鼻子的血给止住了,看到王太保到处询问是谁欺负他女儿,他不禁摇摇头,却又露出一个笑容,他缓缓走到王太保面前,双手抱拳,憨厚地露出微笑。

    “会长,你还是将嘉嘉的伤口先止血吧。”王嘉如果死了,那他的计划就全落空了,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

    “伤?”王太保这才去注意王嘉手上的伤口,看到血肉模糊的小手,王太保彻底的愤怒了,怒火将他双眼都烧红了,他大步走到萧棋风的面前,救助他的衣领,愤怒极了。

    “是谁,是谁伤了我的宝贝女儿!老子要把他碎尸万段!”他宝贝女儿自己都不忍心说一句重话,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把他给伤了,是不是不要命了!

    王嘉无力的看了一眼王太保,眼里露出一抹愤恨,“爹,你怎么现在才看到女儿的伤?”

    “嘉儿,你快说,是谁伤了你,爹爹为你做主!”王太保扫视了一下周围,见没有人敢看他这边一眼,也没有谁有古怪,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谁伤了王嘉。

    “太吵了。”冰冷地声音缓缓传来,双手看着湖畔的君慕倾有些无语,在这里上演一副父女情深的戏码,无聊至极。

    一瞬间,树林里变得安静起来,之前还有说话的几个声音,现在连呼吸声都变细微起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从湖畔移开,落到君慕倾的身上,都好奇眼前的少年是什么身份,为什连佣兵工会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小子,你说什么!”王太保愤然地走到君慕倾面前,大手使劲一拽,将她身体拉转过来。

    君慕倾踉跄一步,很快的稳住了身体,赤红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意,“佣兵工会的副会长好大架子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野蛮的人。

    “你给老子闭嘴!”王太保大声叫道,他最不喜欢别人在会长两个字面前,加个副字,这个少年不但说了,敢讥讽他。

    “赤君公子,你伤了我就算了,别再对我爹无礼了。”王嘉弱弱地说道,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说完还不忘擦拭一下脸上的泪珠,满是鲜血的小手映入王太保的眼中。

    “什么!是这小子伤了你,小子,你敢伤我女儿!”王太保伸手想去揪君慕倾的衣领。

    红色身影快速闪过,王太保眼前一花,手掌抓了一个空。

    “你女儿还没有资格让我伤她。”君慕倾冷冷说道,身上的寒意也在不自觉中加重。

    项羽心里稍稍一愣,为赤君捏了把汗,他都不敢对佣兵工社的副会长这么说话,赤君也不太不知道轻重了吧,她不知道这样会得罪佣兵工会的,得罪了佣兵工会,那不是跟天下的佣兵为敌吗?

    “妈的,你小子找打是不是!”王太保这些气愤了,还没有人敢在这么说他的宝贝女儿,没有人敢说!

    “你可以问这里所有人。”君慕倾也懒得说了,转身往回走去,该找到的东西她也找到了,刚才站在这里,她是想看清楚湖底有什么东西,看了半天,她也没有看明白,还不如早早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历练。

    “爹……”王嘉见君慕倾就这么走了,当然是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她皱着眉头,脸色越来越苍白了,手上的血虽然已经被她偷偷止住了,但是刚才的失血过多,她就算是吃了药,也没有这么快回过劲来。

    “嘉儿,你先靠在这里,爹爹帮你讨回公道。”王太保柔声说道,听到女儿疼痛地声音,他心的揪起来了。

    “嗯。”王嘉乖巧的应道,似笑非笑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

    王太保将王嘉安置在一旁之后,大步跟上君慕倾的步伐,项羽原本想出声阻止,但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赶来,他赶紧遮住了自己连,藏在花千娆的身后。

    “小子,你给老子站住!”武士的斗气在王太保的周围散开,他愤怒大喊一声武君的力量爆发在周围,气波震动了周围的草木。

    “你敢欺负老夫的学生,找死!火怒!”龙天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君慕倾的面前,不等她开口,巨大的火球从他手里面快速飞出。

    王太保也打出一掌,大掌跟火球想装,立刻消散在了当场。

    学生?所有人都好奇的往来人身上看去,龙天一直很少出楠凝学院,他的名声在苍穹大陆无人不知,但是也没有几个人见过龙天大人张什么模样,所以他们都在好奇,这人是谁?

    “管你是谁的学生,伤了老子的女儿就是不行!”王太保指着君慕倾凶狠地说道。

    “老头,你不知道你已经被撤职了吗?”就在双方白热化的时候,无关紧要的一句话,冷冷传来,之后又是几声摔倒的响声。

    躲在花千娆身后的项羽,也不禁好奇地伸出头,才伸出头,他就看到一向注重自己面子的龙天大人,竟然会赤君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今天的太阳确定是从东边出来的吗?

    “你小子有来过学院吗?”龙天讪讪笑道,脑中再次闪过君慕倾的模样,他猛地摇了一下头,在心里嘀咕,不会的,不会的。

    “没去过。”君慕倾也懒得承认了,没有去过就算了,她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这就对了嘛,那就是说……唉,小子,我很不想面对来着。”就算心里已经知道了结果,龙天还是想否认一番,他可是立誓不收女学生的,虽然这个女学生,他还非常非常满意,有个家伙知道了,一定会笑话他的。

    王太保怒了,他们竟然在他的面前聊起天了,“就算是你的学生又怎么样,你是什么人,没本事就别强出手,小心最后死的那个是自己。”他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眼中地神情更是得意。

    项羽看着王太保一脸不知死活的模样,惋惜的叹叹气,龙天大人他也敢这样骂,以后就够他后悔了,不对,等会他就会后悔了。

    “老头,有人骂你。”君慕倾好心提醒,她第一见到有人,看到老头破口大骂的,这是不是说明这个副会长勇气可嘉,当了一会敢死队,让所有人知道得罪龙天大人的下场?

    “我就听到了狗吠。”龙天脸上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

    君慕倾转身看着身后,“你该把你的学生带回去了。”说着她指了指身后,让老头带项羽回去,她也就少了一个麻烦。

    这老头也不是善茬,说堂堂佣兵工社的副会长是狗,那其他佣兵是什么?狗的手下,那不就是狗了,他这样就不怕整个佣兵工社找他麻烦吗?

    “怎么,这小子缠上你了?”龙天紧张地问道,他早就看到项羽了,还想躲。

    “算是。”

    “项羽,你可以回学院了,学院历练取消。”龙天淡漠地指着花千娆身后的项羽说道,然后又转回头,笑嘻嘻地看着君慕倾,“我说,你还满意……”

    项羽大步走出来,一脸抗议地说道,“龙天大人,赤君什么时候变成你学生了,为什么学院的历练会取消?”难道是因为这只魔兽吗?

    “闭嘴,赶紧给我回去!”龙天不悦地说道,现在不管怎么样,让他的宝贝学生别生气,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龙天大人!

    龙天!

    靠,龙天大人的学生!赤君!

    那个人竟然会是赤君!

    项羽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在人群中掀起了一片哗然,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远处的三人,正确的说是两人,他们的目光不停的在龙天和君慕倾身上闪动,心里满满的都是疑问。

    王太保满是怒火的心,也在同一时间熄灭了,当他听到龙天大人,和赤君的时候,已经目瞪口呆了,他今天不是得罪火溶城,就是得罪皇城项家,现在又来了龙天大人,和现在人人口中的天才,赤君公子,他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

    “龙天大人,我不服!”项羽再次抗议,赤君就算厉害,龙天大人怎么可以说是他的学生?那不就是楠凝学院的人了,楠凝学院规矩不能私自打斗,上次跟君慕倾打了一架,他已经从一等生降级了。

    “现在不是。”君慕倾淡淡说道,从他没有认出她的那一刻,他已经光荣的被撤职了。

    “我说能不能商量一下,再给我一个机会。”龙天讪讪笑道,一副有时好商量的模样。

    “……”项羽一阵无语,他的话完全被无视了……

    “龙天大人……”王太保走到龙天面前叫道。

    “我等会跟你算账。”龙天指了指王太保,然后又面向君慕倾。

    “……”

    “轰!”就在众人聚精会神看着龙天想做什么时候,王太保突然出手,面目狰狞地看着君慕倾,巨大的气波,往那里飞去。

    斗技师所擅长的本来就是远距离攻击,王太保突然这么一出手,所有人都没来得及阻止,呆滞地看着两道巨大气波往君慕倾身上飞去,龙天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光爆!”温润地的声音缓缓响起,气波和斗技相碰装,爆炸的巨响在林间轰动,

    “怎么了?”惊慌的声音参差不齐地在人群中响起。

    “赤君!”龙天着急的声音响起。

    “赤君!”花千娆刚赶紧走到龙天的身边,淡然的脸上也出现了担忧,他看了看地上,没有发现刚才的裂缝,如果不是少了一个人,他们一定会以为刚才的只是幻觉。

    “你们急什么?”慵懒地声音缓缓传来,黑衣男子单手抱着火红的身影,红色的帏帽在空中飞落,却始终不见赤君的真面目,因为“他”的脸深深地埋在了黑衣男子的胸前。

    “你怎么来了?”君慕倾没有抬起头,而是将脸埋在寒傲辰的怀里,闷声问道,刚才要不是他,只怕她就被打中了,佣兵工社副会长……

    寒傲辰轻轻笑道,“我不来,你不就被人家欺负死了。”看着及时被自己衣袍挡住的头颅,不禁哑然失笑,她也有害怕的时候吗?

    被人欺负死?这里有谁敢欺负赤君?先别说“他”双元素的身份,就单单“他”是龙天大人的学生,这就已经让人退而止步了。

    “寒、傲、辰!”龙天黑着一张脸,怒瞪这空中的人,他这是什么意思,寒傲辰会救赤君,就是知道她的身份,他怎么有种就他一个人不知道的感觉,这些学生眼里越来越没有老师了,知道的事情都喜欢放在心里。

    寒傲辰?这又是谁?所有人好奇地看着黑衣男子,眼中都露出一抹惊颤。

    好美的人!这个世间怎么还会有这么没的人儿,就连一心一意想着赤君的王嘉,都是一脸的木讷,目瞪口呆地看着飞在空中的人。

    “寒傲辰,你快点接受我的挑战,赤君说,我打赢你,就能挑战‘他’了。”看到寒傲辰出现的人,最开心的莫过于项羽看,他都巴不得寒傲辰快点出现了,现在他主动出现,那就更好了。

    寒傲辰微笑着低头看着项羽,“你打破了我的分数,我就接受你的挑战。”小倾倾果然淘气,明明是不想接受项羽挑战,还拉他下水。

    “你们无耻!”项羽大声说道,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在夸奖我们。”寒傲辰笑道,紧紧搂着怀里的人,小倾倾可是很少这么主动的,难得一次。

    “赶紧离开这里。”君慕倾冷冷说道,他怎么越抱越紧了!

    花千娆好奇地看着来人,他可是很少看到君慕倾这个样子的,不想让人知道看到样子,也不用把住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长的他都有点妒忌,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好看的人,真是过分,老天还真不公平。

    就算是小君君喜欢上这个男子,他也不会奇怪,这么一个美人,会让人忘记嫉妒,只记得倾心。

    王嘉呆木地看着寒傲辰,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长得这么好看,一切都是那么美,但是却有一点点缺憾,他怀里的人不是自己,赤君再厉害,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眼前的人,她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的模样。

    “好。”寒傲辰没有问为什么,微笑着说道,墨黑的双眸扫过龙天的时候,露出一丝得意,他笑道,“龙天大人,我们先回去了。”温润的声音响起,一道黑影闪过,空中两个身影已经离开了。

    “那个人可以在天上行走,那不是技尊师!”错愕的声音从十几个人中间响起。

    “是技尊师!楠凝学院竟然有学生是技尊师!”技尊师啊,那是多少人一辈子也达到不了的等级!

    技尊师,项羽看着寒傲辰离开的方向,脸上也出现了几分错愕,技尊师,刚来学院那会,寒傲辰明明只是大技师巅峰,才五年的时间,就到了技尊师级别,寒傲辰的天赋究竟有多变态!

    “那小子……”龙天若有所思地看着寒傲辰离开的背影,转身看着项羽,“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他到这里来是为了找君慕倾的,他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花千娆妩媚地走到龙天面前,娇弱地叫道,“龙天大人,那你又来做什么?”龙天不知道魔兽的事情?

    “还不是为了找君慕倾。”说到君慕倾,龙天就头疼,现在两个变成一个了,他就更加头疼了。

    花千娆若有所思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心里有些好奇,难道龙天大人没有发现君慕倾就是自己的学生吗?楠凝学院开学都快两个月了,再怎么样也应该认出来了才是。

    花千娆没有去过楠凝学院,所以才会不知道楠凝学院的布局,也不知道,学生之间都很少见面,别说龙天还是负责人,不过龙天是在装糊涂,他觉得能糊涂一天就糊涂一天好,至少也少一天被人笑话。

    王太保再怎么嚣张,他也只想这巴结这些有声望的人物,他现在才是副会长,会长那才是他的目标,巴结上那些有地位的人物,他才有这个机会,没想到他最想巴结的几个人,今天都得罪了,他死灰寂然地站在原地,龙天一行人都离开了,还是没有回神。

    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君慕倾赶紧推开寒傲辰,跳在旁边的树干上,“你不是走了吗?”她好奇地问道。

    “听到说有魔兽,就知道你回去,就回去看看,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啊。”寒傲辰指了指君慕倾的肩膀,认真地说道,他的斗技飞过她身边的时候,力量明显的弱了,不然那王太保怎么会全身而退。

    “吱吱,吱吱!”紫球大声叫唤,好像是在反驳寒傲辰的话。

    “为什么历练会被取消?”他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

    “还不是龙腾蜕变,让龙天那老头吓到了,以为黑森林里面真的有圣兽,我来过黑森林很多次了,并没有看到什么圣兽,那是骗人的而已。”寒傲辰脸上带着温润地笑容,语气中透着几分慵懒。

    “你为什么会知道?”君慕倾挑挑眉头,疑惑地看着寒傲辰。

    寒傲辰一脸恍然大悟地模样,然后理了理头发,“从我回到楠凝学院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楠凝学院的老师了。”他这个老师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就收学生的。

    老师?他?

    “我不想留在学院里,也可以离开。”寒傲辰又恢复了那种慵懒的状态,靠在旁边的大树上,闭上黑亮的眼睛。

    君慕倾终于知道什么叫嚣张了,眼前的这个人才叫真正的嚣张,真正的“黑”人一个。

    “吱吱,吱吱!”紫球在君慕倾肩上蹦跶,一双耳朵怒指着寒傲辰,闪电飞过,黑影立马消失在了树干上。

    “这家伙脾气好大。”君慕倾扯过紫球,放在手里面蹂躏,看了半天,她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就是长的奇怪了一点,脚就那么一丁点大,就长了一张脸,没有身体,对了,还有一对闪电的尾巴。

    “楠凝学院有本书曾经记载,说有种魔兽很像它。”寒傲辰站在树底下,靠在树干上,目光紧盯着君慕倾怀里的紫球。

    “什么书?”君慕倾跳下树干,走到寒傲辰面前,正好她想研究研究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种类。

    “那书没有名字,不够那是在书库的第三楼的第三层的第三架的第三本,新生除了上风云榜的能进书库外,就就有进学校一年的才能进书库。”说完,寒傲辰脸上闪过狡黠的笑容。

    第三楼第三层第三家第三本?

    “君慕倾!”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君慕倾疑惑地往声源处看去,看着对面走来的人,她嘴角微微上扬。

    “不知道君家第一天才的君洛帆有何指教?”君慕倾讽刺地说道,君洛帆在寒傲辰面前,天才不算,蠢材倒是挺像的,你十八岁技灵师,这里还有一个十五六岁技尊师呢!有什么好得意的?

    君洛帆摇着纸扇,风流倜傥地走到君慕倾的面前,微微笑道,“谢谢夸奖,不过君慕倾,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那是他永远的耻辱,从来没有人敢那样对待他,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为什么君离一家人永远都那么好运,他不相信,他们会一辈子走运。

    “就是你被‘请’出我家的事情吗?这件事情我怎么敢忘记,那可是君少爷最光彩的时候。”君慕倾眨了眨眼睛,露出讥讽的微笑,君家现在什么事情都派出君洛帆,看来君洛帆就是他们心里最厉害的天才人选,不过也是,十八岁的技灵师并不多见,现在只怕不是技灵师了吧。

    “你……”君洛帆双眼喷火的瞪着君慕倾,君家的人听到她进了楠凝学院,已经开始怀疑当初的测试石是不是有问题,要是让君家的人知道君慕倾不仅仅可以凝聚斗技,而君墨已经突破了技灵师,那他在君家,就一丁点地位都没有了!

    “我?君少爷,第一天才?我看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君慕倾诡异地笑道,走进一步。

    “小倾倾,我看着第一还是能为他冠上的。”寒傲辰微微一笑,看向面前的君慕倾,君家的人也来了,不知道小湖的中央有什么东西,会让这些人这么重视。

    紫球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趴在君慕倾肩膀上竟然睡着了,它好像并不担心君慕倾挨打一样。

    寒傲辰扭头无奈地看了一眼君慕倾,温润地脸上,充满了柔情,无害的笑容,在无瑕的脸上展露,这让一旁的君洛帆微微愣住了一下。

    “你是谁?难道又是哪个家族的废物,废物配废物,果然绝配,哈哈……”说着君洛帆仰头大笑,一点也不把寒傲辰放在眼里,更加没有觉得君慕倾会有什么厉害的朋友。

    寒傲辰听到君洛帆的话,没有生气,反而脸上的笑容加深,他温文有礼地站在君洛帆面前,黑袍加身,暗藏着金色银线勾边,为他举手投足见的优雅,添加了几分尊贵和神秘。

    “不说话?难道是哑巴不成,那也正好,你们死在这里,也不会也不能叫喊。”蓝色的水珠往君慕倾那边飞去,目标正是她那洁白的细颈。

    黑色的衣袖轻轻挥过,温润的声音轻启,“我不喜欢被人无视。”在他面前伤人,这个君家第一天才,果然第一,只不过那是第一蠢材!

    君慕倾平静地站在原地,得意的看着君洛帆,她就知道寒傲辰会出手的,这个家伙终于有了一点长处了,那她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喝喝茶,然后看他们两个人打?

    对于寒傲辰,君慕倾那是绝对的放心,光系的三级技尊师,在斗技师的行业里,幻技师是最低等级,上边是大技师,技灵师,技尊师,技尊师并不是顶峰,上面还是有上尊技师,尊者,大乘尊者,之后就是尊神,苍穹大陆,还没有人能够达到尊神级别,因为尊神,已经接近神了。

    君洛帆即便是已经突破了技灵师的级别,好歹寒傲辰也已经是三级的技尊师了,要打败他,并不容易。

    “臭小子,你给我滚开,这是我们君家的家事。”君洛帆脸色一冷,心里也惊讶了一番,他的元素竟然就这样被他给冲散了,元素不是斗技,可也有一定的攻击力,中间加注了精神力在里面。

    寒傲辰摇摇头,抬起右手,一脸你错了的模样,“我记得君慕倾一家人,已经离开了君家,这是不争的事实吧?”家事?即便是家事,他也要一管到底。

    “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挡我者,死!”君洛帆阴狠地说道,杀不了君墨,他就杀了君墨的宝贝妹妹,这样同样可以泄愤。

    “我说过,不喜欢让被人无视,光束。”淡淡地声音响起,一道闪光飞过,击在了君洛帆的身上,没等他爬起来还击,又是温润地一个声音,“光刃!”无形的光刃往君洛帆这么飞来。

    君洛帆被五大家族封为第一天才,那也是有两把刷子的,捂着被光束击中的地方,踉跄后退,匆忙闪过。

    “水菱闪!”菱光闪烁的蓝色水柱飞快涌出,四行星在君洛帆脚下盘旋,这就是说,君洛帆真的已经突破了技灵师,到达了技尊师级别,看样晋升已经有几天了。

    “光柱!”寒傲辰大手一挥,脚下的斗技阵展开,三颗白色的五角星闪烁着光芒,四行星跟君洛帆的一样,在银剑周围旋转。

    君洛帆眼球突出,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完美无瑕的男子,三级技尊师,三颗星,君慕倾怎么可能认识三级的技尊师!

    “君慕倾,这是我们姓君人的事情,你有本事就别让他帮忙!”君洛帆在最快的时间里面反应过来,指着君慕倾说道,还算好看的脸上,变得扭曲起来,他自认自己已经拥有逆天的天赋了,同龄人中,没有谁能过超越他,寒傲辰的出现,无非是在君墨给他的打击上,再加重一道打击。

    君慕倾脸色一沉,冷冷说道,“好,群火乱舞。”白色的火焰飞快的从君慕倾的斗技阵中涌出来,往君洛帆的那边涌去,她也将两人的距离拉开,火焰还是不断在在她脚下斗技阵中飞出来。

    “君慕倾,你这招,已经不管用了。”君洛帆眼中露出一抹冷笑,“水菱盾!”菱光闪闪的盾牌挡住了飞速涌来的火焰。

    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冷意,这招吗?君洛帆那一箭她可是没忘,她这人还是知道礼貌的,什么叫礼尚往来,她还是懂那么一点点的,今天他君洛帆不死,也要残在这里。

    “万火归!”君慕倾双手一抬,赤红的火焰将她全身包裹,火焰在她身后,如同凤凰展翅一样,飞奔而去,后面还拖着长长的“翎羽”,“翎羽”的末端正是君慕倾。

    强大的火焰,将他们周围的树木花草熊熊燃起,三人周围都陷入了一片火海,所有人匆匆赶来,就只是看到熊熊燃烧的烈火。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里怎么会着火了?”连眦匆匆尾随,他决定了,要追赤君当老大,那就不怕以后还有人敢瞧不起他们了。

    “吃饭了。”炯牛咽了咽口水,呆木地说道。

    “笨蛋,你就知道吃!”连眦狠狠地一掌拍在炯牛的头上,手撑着额头,他不认识身边的人。

    君洛帆抬头看着满天的火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君慕倾怎么会这么厉害,他抬起不肯低下的头颅,却没有看到,蓝色的三行星和那耀眼的五角星。

    “水菱,破了它!”水火本就是相克的两种斗技,谁厉害,那就是能欺压另外一种,君慕倾之所以敢用这么强大的斗技,就是因为她知道,在精神力上,君洛帆远远不如她,只有靠这样,她才能够有一点点胜算。

    “水菱闪!”君洛帆见自己的斗技都不能冲破君慕倾的斗技,干脆就用出了上次伤她的斗技,不同的是,这次的斗技比上次的更加厉害,速度也更加快。

    “万火归”这个斗技,最大的缺陷,就是不能及时的收手防御,君洛帆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敢用攻击斗技,而且还是将全部的精神力都用上,君慕倾死了,斗技也就不攻而破。

    可惜这里不是在君家,君慕倾身边站着的也不是君墨,黑色的身影挥散了菱光闪闪的斗技,洁白修长指的手直欺上君洛帆的脖子,在同一时间,君慕倾的斗技再次凝聚,冰冷的声音缓缓扬起,“火焰闪!”

    寒傲辰目光冷冽的看着君洛帆,修长的手指头在慢慢缩紧。

    炽热的火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没等君洛帆从寒傲辰的错愕中回过神,火光闪烁的斗技便往他身上飞来,不知怎的,飞奔而去的斗技突然改变的方向,往君洛帆的下半身飞去。

    看着那飞奔而来的斗技,君洛帆哪里还想到其它事情,掰开寒傲辰的手,正想转身离开,但斗技已经到了身前,匆忙之下,他身体微微倾斜了一下,惨烈的叫声在森林中回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