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倾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她原本是想休息一下,没想到会听到这个消息,高级魔兽?难怪花千娆还有佣兵工社的人,都相继出现在了黑森林,寒傲辰是为了龙腾而来的,那他应该是不知道高级魔兽出世的事情,可这件事情,他们两个人怎么知道。

    看着一个猥琐,一个憨厚的两个人,君慕倾怎么也不明白,没几个人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知道的?

    “没有!”猥琐男立马说道,心里早就懊恼,在这里将事情说了出现,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了一份危险,看上去这个人还挺厉害的,要是一不小魔兽被“他”抢了怎么办?

    “是吗?”冰冷的声音依旧不改,赤红的双眼紧盯着对面的两个人。

    “是。”猥琐男立马应道,脸上的慌乱,已经将他出卖了。

    憨厚男子捅了捅身边人的肩膀,小声说道,“我们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他的意思就是,没有必要再隐瞒了,人家都已经知道的事情,想瞒也瞒不住。

    “闭嘴!”猥琐男压着声音怒骂道,他怎么找了个这种笨蛋!

    “你说他笨,在我眼里,他比你聪明。”君慕倾笑道,指了指憨汉,说没有她就信了,还真是笨到无药可救了。

    “妈的!你臭小子说什么!他聪明,你看到他呆木的样子,要是聪明,就不会跟在我身边了。”猥琐男被说成笨,还是第一次,从来都是他说别人笨,也只有他骂别人,今天竟然会被一个不敢见人的黄毛小子给骂了!

    君慕倾轻轻摇摇头,然后听到清脆的两声,猥琐男呆愣地站在原地,不管置信的抚着自己的脸,颤抖地伸出手指,“你……”怎么会有那么快的速度,怎么可能,“他”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说过,你比他笨。”君慕倾再次指了指猥琐男身边的人,憨汉站在一旁,捂着双脸,惊慌地后退了一步。

    “他都知道会挨打,你还是不知所云,这不是笨是什么?”君慕倾摇摇头,同情的看着猥琐男,好像在无声地说着,你已经笨到无可救药了。

    “可恶……炯牛,你还看什么,给我教训‘他’!”猥琐男面目狰狞地说道,心里也有几分发颤,刚才他没有看到眼前的人移动过身体,就被扇了两个耳光,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君慕倾再次同情地看了一眼猥琐男,手中的火球慢慢燃起,“给你们两条路,一,乖乖的把你们知道的告诉我,二,我打到你们愿意说为止。”有些人就是那么不知好歹,给脸不要脸。

    “别杀我,我说,我说!”猥琐男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立马跪下,害怕地看着君慕倾。

    “你可以说了。”君慕倾没有收回火球,赤红的眼中,没有一丝温度,果然是笨蛋,他以为是个人就会被他暗算吗?别人可能会,想在她面前耍花样,他还不够资格。

    猥琐男讪讪笑道,指了指君慕倾手中的火球,“有这个在,我害怕。”他脸上一脸的惧意,其实心里早乐呵好久了。

    君慕倾小手一挥,火球消散在手中,冷冷说道,“你可以说了。”

    “连眦。”炯牛叫了一声,示意他别出手。

    “我要告诉你的就是……去死吧!”猥琐男手中出现了一把蓝色的匕首,猛地往君慕倾身上刺去,匕首顶端每前进一分,连眦脸上的表情就兴奋一分。

    匕首快速的逼向君慕倾,就在连眦以为自己要赢的那一刹那,洁白修长食指跟中指平静地夹住了匕首,不管连眦用多大的力气,就是不能前进一分,最后连往自己那里拉,都拉不回来了。

    “连眦!快放手!”炯牛憨厚地叫道,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担忧。

    “你还不快点出手!”连眦涨红了脸,他不敢把匕首松开,谁知道这个人会不会拿匕首,把他给扎了,这么冒险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我说你笨,你还不信,放手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么。”君慕倾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红色的元素在手臂涌动,她将精神力移到手上,随手一甩,连眦的身体就被甩了出去,后背狠狠地撞上了不远处的大树。

    炯牛兴奋地看着君慕倾,双手握紧,心里有点紧张,“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能伤害他。”说着,炯牛指了指身后的连眦。

    “为什么?”君慕倾好奇地问道,这个家伙憨厚的样子,还有点可爱。

    “他其实是个好人,在我被人欺负的时候,是他救了我,而且我说过,要保护他的。”炯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脸涨得通红,他最怕跟陌生人说话了,一说话,他就会脸红。

    我会保护你的。

    君慕倾脑中闪过一句那样的话,熟悉的脸颊从脑海中闪过,“你说出来,我就让你们走,如何?”

    “真的!”炯牛有些不敢相信。

    “我说过的话,很少有不算数的。”杀了他们又没好处。

    “就是我们在偷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在窗户外面听到的,是有几个人在说,黑森林最近有东西出现,另外一个人说,高级的魔兽,得到一只,那么就可以在苍穹大陆横行,地位也会随之提高。”炯牛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全部说了来,脸颊还带着微微的红色。

    “笨蛋,那不叫偷,那叫借!”连眦知道事情瞒不下去了,但是也不想让炯牛把话说的那么难听,红着脸大声吼道。

    “闭嘴……”君慕倾斜视了一眼连眦,双手环胸继续问着面前的炯牛,“那你们认识那几个人吗?”她要确定,是不是出了火溶城和佣兵工社,是不是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炯牛摇摇头,低下头搓着手指头,心里还是有小小的紧张。

    “他们有没有说是什么地方?”君慕倾再次问道,黑森林这么大,她去哪里找,跟着花千娆或许是可以找到,可她不想依靠别人的力量。

    “听说是在黑森林内部的一个小湖中央。”炯牛挠挠头,显得更加的憨厚了。

    “你们可以走了。”说着,君慕倾就转身往里面走去,在黑森林内部小湖的中央,花千娆会遇到她,就是往黑森林的中央走去,这两个人并没有骗她。

    她还没走两步,连眦立马站了起来,“等等,我们告诉你这么多事情,你是不是要带我们进去?天下没有白吃……”

    “你们能跟上,随便。”红影闪过,面前的人已经走出了老远。

    “啊?”炯牛傻傻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有些傻呆了,好快!

    “啊什么啊,笨蛋,还不快点跟上去。”连眦拍了一下炯牛的头,拔腿就跑,这家伙真有这么厉害,他还以为刚开始“他”是做做样子,现在看来,他们两个能够平安的到达目的地了。

    红色身影匆匆在林间闪过,惊扰了很多的魔兽,它们想找人算账,却只看到一抹残影,刚好身后又出现两个人类,它们干脆就将怒火撒到了他们两个身上,炯牛伤痕累累挡在前面开道,连眦在后面指挥,两个人的默契,不是一般的好。

    打退了最后一只魔兽,连眦气喘吁吁地指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妈的,‘他’是故意的!累死了!”她一个人往前面走了就算了,还惊扰这么多魔兽出动,不是成心想将他们甩掉吗?不过他们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

    “连眦,你还行吧?”炯牛拍了拍连眦的背,好像没有看到身上的伤口一样。

    “没事,追……”连眦只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没有了,但想想今后的好日子,还是站了起来,抬起如千斤重的两条腿,死命的往前面追去,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他一定要过上好日子!

    “哦。”炯牛还是一副神采奕奕地模样,他拉着连眦,飞快的往前面追去,好不容易看到那一抹火红的衣角,面前突然又出现了魔兽。

    “靠!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连眦都觉得自己的命都快没有了,但是魔兽还是不断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连眦,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炯牛看到连眦辛苦的模样,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们现在也挺好的,不用这么拼命还是可以生活的,现在跟以前比,那真是好的没法说。

    连眦瞪了一眼炯牛,“我们不能放弃,一定要得到那只魔兽,一定要!”他是不会放弃的,一定不会放弃!

    “好吧,那还走吗?”炯牛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魔兽,动了动身体,结痂的伤口再次渗出血来。

    “废话,走!”连眦跟在炯牛身后,两人又是一番激战,最后连眦直接就到在了地上,想爬都爬不起来了。

    “连眦……”

    “扶我起来。”连眦摇了摇牙,虚脱地说道,他一定不能认输,一定可以追上那家伙的!

    “才走了这么一点点路,你就这副模样了,走到黑森林内部,那也是有命去没命回。”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炯牛想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走到君慕倾的面前。

    “你快救救他。”

    “我为什要救他,是他自己要跟来的,我没有比你们。”君慕倾冷漠地说道,语气中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你……炯牛扶我起来!”

    “可是……”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连眦挣扎着起来,谁知道双脚一软,还是瘫倒在地上。

    “哦。”炯牛无奈之下,只有扶起连眦。

    “我没时间跟你们再玩了,跟不上,再过去就是黑森林内部,跟不上,把命留在这里,也与我无关。”说着,君慕倾漠然的扫视了一下周围,这下她也没有闪身离开,而是迈出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炯牛裂开嘴巴冲着连眦一笑,那个人也挺好的,为什么连眦老是要那么跟人家说话,何必呢?

    “萧棋风,你干嘛来着我走了,你明明知道那些人跟赤君公子很熟,我们跟着他们,说不定还能遇到赤君公子。”王嘉愤怒地对身边的人怒吼,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被她错过了,赤君公子现在对她的误会一定很深。

    “嘉嘉,赤君不适合你。”萧棋风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受伤。

    “赤君公子不适合我,那谁适合我?你吗?萧棋风,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爹爹养在身边的一条狗而已。”王嘉好不客气的讽刺道,却没有想到,她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全部落入了她心心念着的人的耳中。

    萧棋风尴尬地低头,没有再说话。

    “走吧。”君慕倾漠然地看了不远处的两人,大步离开。

    “你认识他们?赤君公子,好耳熟……”连眦跟在君慕倾身后,仔细的在想,赤君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听着会那么耳熟。

    “连眦,你忘了吗?我们那天不是还听到,那几个人说,要找到赤君,争取让他帮助他们吗?”炯牛喃喃说道,挠着头,他怎么感觉那个人形容的赤君跟眼前的人有点像。

    “对了!”连眦拍了拍大腿,惊呼道,就是这样。

    走在面前的君慕倾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环视着周围,好像并没有将身后两人的话听进去一样。

    “怎么了?”连眦别扭地询问。

    “你们还是照顾好自己吧。”君慕倾没有回答,脚步慢慢抬起,缓缓往前面走去。

    草地上的摩擦声音,让君慕倾停下了脚步,帏帽下面赤红的双眼缓缓合上,就当她感觉到什么的时候,一条巴蛇出现在她面前不等她睁眼,巨大的尾巴就将她身体卷起,巴蛇消失在了草地中。

    连眦和炯牛眨了眨眼睛,想到刚才突然出现的东西,猛地瞪大眼睛,拔腿就往后面跑,没走两步,突然响起了君慕倾还在魔兽的手上,又停下了脚步。

    “连眦,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救‘他’。”炯牛看了看身后,迟疑地说道,他知道连眦又要说他笨了,但是他真的想去救人。

    “我知道,我也想去。”连眦呆滞地看着身后,去救人,就他们两个,怎么可能……

    “那就走吧。”炯牛眼前闪过一道亮光,拉着连眦就往里面走去。

    “你等等……我只是说想,没说真的要去。”连眦拉回了自己的手,心里很纠结,又想去黑森林内部,但是没有刚才的人在身边,黑森林里面那么多危险,他们该怎么进去,要不是去救人,他们两个人该怎么救?

    就在两人犯难的时候,三个身影映入眼帘,还有那没营养的吵闹声伴随而至。

    “喂,死人妖,你怎么老跟这我走啊?我对男人没可兴趣。”项羽摆了摆手,嫌弃地走到一旁,就是不去看花千娆。

    “臭流氓,你想对我有兴趣,我还不答应呢,我可是要为君君守身如玉的。”说着花千娆娇羞一笑,身上带着点点妩媚。

    花千娆的跟随一脸头疼的模样,在火溶城的时候,公子可不是这样子的,怎么出了火溶城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真的很想说不认识前面的两个人,这样跟着,太没面子了!

    “噗……哈哈……花千娆,你真的喜欢男人啊?”项羽忍不住大笑,火溶城的少主喜欢男人,而且还是主动贴上去的。

    “错,本公子只喜欢君君。”花千娆暧昧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一直觉得君慕倾穿女装好看的他,突然觉得她穿男装还不错,至少能挡掉不少的桃花,君君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你这话要是被花城主听到了,该多气愤?堂堂火溶城少主喜欢赤君,哈哈……”项羽忍不住再次大笑。

    花千娆这次没有再解释,他要认为赤君是男的,就认为吧,这样最好,君君的身份就他一个人知道,不对,好像风焱那家伙也知道,希望他不要出现在这里,那就没有人跟他抢君君了。

    “救命啊,救命!”连眦气喘着跑到三人面前,大声叫喊着救命。

    “发生什么事事情了为什么要叫救命?”项羽皱了皱眉头,这里已经是黑森林内部了,出点事情,他们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吧?

    “有人被大蛇带走了,你们快去救‘他’,晚了就来不及了。”连眦赶紧说道,他能做的事情就这么多了,要是那个家伙命短,也不能怪他,他已经在第一时间找人救命了。

    项羽不在意地说道,“黑森林里面死人是常有的事情,没有本事那就当然会被魔兽当成食物,我劝你们两个还是赶紧回去吧。”心里不禁好奇,他两个人怎么会这么顺利的来这里,而且比他们两个还早到。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们还是赶紧回去吧。”项羽看着炯牛匆匆走来,迈开步伐往前走去。

    “连眦,那个红衣服的人不见了,我到处找!”炯牛跑到连眦身边,他刚才顺着大蛇爬过的痕迹跟上去,可是才走到一半,痕迹就消失了,那个人一定出事了。

    红衣服!

    “她是不是带着帏帽!”花千娆立马问道,君君不是离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嗯。”炯牛赶紧点头,希望着眼前的人能够赶快去救那个人。

    “君君!”红色身影闪过,花千娆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眼前,随从也赶紧追上去。

    “不是吧,连赤君都遭毒手了,靠之,老子都没有挑战过‘他’,‘他’还不能死!”走出去几步的项羽听到是赤君出事了,也赶紧追上去。

    赤君,赤君,赤……“炯牛,我好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连眦喃喃说道,瞪大双眼,呆滞地看着前方。

    “谁啊?”炯牛摸了摸后脑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还有谁,不就是刚才那个人!你知道‘他’是谁吗?赤君,他就是赤君。”不过赤君是谁啊?没有听说过,很厉害的人吗?

    “哦,是赤君啊!那赤君是谁?”炯牛憨厚地问道,连眦这么惊讶,难道他认识赤君,是他们家亲戚吗?

    “我怎么知道,走,去看看那个人死了没有。”连眦摸了摸鼻子,转身跟上去,赤君,赤君,他就记得赤君两个字,最近到处都在说赤君两个字,偏偏他不记得赤君是干什么的了。

    花千娆匆匆赶到君慕倾消失的地方,就看到一个硕大的痕迹划过,他顺着痕迹找过去,到了半路,痕迹突然就消失了。

    “少主,这是怎么回事?”花谷,也就是花千娆的跟随问道,痕迹怎么会不见了?

    “不知道,有可能她就在这里遇害,也有可能,这附近就是大蛇藏身的地方。”花千娆仔细地看着周围,不停地在找循着什么。

    “人妖,你找到了没有?”项羽从后面匆匆赶来,见花千娆蹲在地上,在找些什么,也没有在出声音,这个时候要是害了赤君就不好了,那是他未来的对手,他可不希望她有事情。

    花千娆面色凝重地指了指周围,“我们分开找,你们要小心,大蛇说不定就在这周围。”这里都是一片荒草,连颗树都难见到,难怪蛇会选择在这里藏身了,可这里这么大,君慕倾会在哪里呢?

    “我们可不可以不分开?”连眦小声说道,刚才的那一幕,他还心有余悸。

    “随便。”项羽无奈应道,赤君为什么会跟这么两个人在一起的?“他”要去里面,可以跟他们一起,那不就没事了吗?

    “好,我们……”

    “火之舞!”冰冷地声音从不远处方向传来,之后就是一片大火焚烧,白烟往空中飘去。

    “那是……”

    “赤君!”项羽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就知道赤君不会有事,那家伙怎么会有事呢!

    “火箭!”

    “火雨!”

    “水冰刃!”斗技飞射,空中闪出出红蓝叫错的两道光芒。

    项羽囧囧地愣在原地,他们听到赤君被掳走,该担心的,应该是那只魔兽,而不是赤君,“他”那么厉害,被掳走“他”的魔兽才会有事,“他”怎么可能会出什么事情。

    花千娆擦了擦额角滴下的冷汗,他为那只魔兽默哀,什么人不好找,偏偏找君慕倾,这不是往刀口上撞吗?

    “少主……”花谷张了张嘴,还是决定不说了,看来赤君公子是不会让少主他们帮忙的,不过这也太恐怖了,连巴蛇那么巨大的魔兽,赤君公子都敢一个人对付。

    “火刃!”红色的光芒闪过,只听到“砰”的一声,草地一片震动过后,红色身影慢慢走出来。

    君慕倾手上身上都是带着刺鼻的味道,刚才对付那只巴蛇的时候,它的血都溅到她身上了,现在感觉全身黏糊糊的,一点都不舒服。

    “君君……”花千娆看着君慕倾手上硕大的魔核,蹲了口唾沫,君君还真不是一般的穷……

    君慕倾看了一眼手中的魔核,不顾连眦贪婪的目光,随手塞进怀里,“你们是为了来找魔兽的?”她挑挑眉头,也不再拐弯抹角。

    花千娆和项羽相视一看,都纷纷点头,他们都受到家族的命令,说黑森林中有幼兽即将出世,是高级魔兽,还拥有高级血统,是不可多见的幼兽。

    “君君是怎么知道的?”花千娆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从那红色帏帽下,散发出的冰冷气息了。

    “听说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有多少?”火溶城跟皇城项家都知道了,五大家族的人不用说也知道了。

    “不多,就我们,还有佣兵工社,五大家族而已,五大家族应该赶不及了,君君放心好了。”花千娆同样不希望五大家族的人来这里。

    “你也想要魔兽?”项羽皱了一下眉头,那是家族特别命令要带回去的东西,可是赤君想要的东西,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妥协,那是不是就说明,不用他打败寒傲辰也可以跟赤君打一场了?

    君慕倾摇摇头,“我对魔兽不感兴趣,我只是进来找我的宠物的,你别想着跟我打,我是不会跟你动手的。”有这么多人在,不会只有她一个人想要那只魔兽,再说了,她对那只所谓的高级魔兽没有兴趣,之所以会进来是想看看那个紫球怎么样了。

    宠物?

    “就是宠物啊,你们不信?是紫色的。”她不像养宠物的人吗?

    花千娆提起头,他好像看到君慕倾的宠物了,不过那彪悍的“宠物”,长着血盆大口,完全跟可爱沾不上边。

    “你在想什么?”君慕倾冰凉地声音幽幽响起,花千娆打了个冷颤,立刻回神。

    “我们该走了。”花千娆轻咳一声,往前面走去。

    “厉厉厉害。”连眦吞了一口唾沫,呆愣地看着前面黝黑的身体,那就是那条掳走那家伙的大蛇啊,这也太恐怖了,魔兽在“他”手里像切豆腐一样,太逆天了!

    “连眦,走吧,那是幻级巴蛇。”炯牛愣愣解释,心里对君慕倾也有了一点敬佩了。

    尽管是幻兽级别,但是力量也不弱,“他”好厉害!

    一行人往前面走去,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君慕倾才发现,小湖的旁边已经来了不少人了,五大家族的人倒是没有来一个,果然跟花千娆说的一样,五大家族的人赶不及来这里。

    赤红的眸子轻轻扫过他们,君慕倾心中也有了几分了然,能进入黑森林的人,不是接近了技尊师级别,就已经是技尊师了,炯牛跟连眦两个人的到来,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区区幻技师也能进入黑森林,来到黑森林内部,难道也想分一杯羹不成?”高傲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讥讽地看着炯牛和连眦两个人,看他们两个人的眼神都是轻蔑。

    “呦,这位大爷,我想到这里的人,都有资格分一杯羹,不过最后这杯羹,一定不会到你手上。”连眦堆起笑容,畏畏缩缩地说道,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嘴里面却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你……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那人袖子一挥,走到一旁,眼角突然就看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君慕倾。

    “阁下是……”好眼熟。

    “你没资格知道。”冰冷的声音,充满了傲然,那人先是一愣,眼角看到连眦脸上得意的笑容,尴尬地远离他们。

    “小君君,这样你会得罪他的。”花千娆满脸笑意地看着离开的人,严廷出了名的小心眼,今天小君君给他难堪,来日他必定会抱这个仇,而且还会不择手段的报复。

    这些对赤君来说,只是不足为患的小喽啰才是,花千娆心里担心的根本不是严廷要对付君慕倾,而是担心自己看不到严廷自作孽的下场,那场面一定会很畅快。

    君慕倾看都没有看花千娆一眼,大步往小湖边走去,这里会有高级魔兽出现?她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像。

    脚边的骚动,让她低头一看,熟悉的紫色身影便落入了眼帘,君慕倾随意将紫球抱起,放到帏帽的下面,“好好待着。”它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吱吱,吱吱……”紫球不满地叫道,脸上带着薄薄的怒意,此时如果换成别人这样抱着它,那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哪里可以像君慕倾这样,它只是小小的生气而已。

    “生气?”君慕倾随手将紫球扔到地上,双手附在身后,不再看它,“你走吧。”

    “吱吱……吱吱!”紫球噌到君慕倾脚边,不明白她为什突然就翻脸了,黑晶的眼睛不停的眨动,就那么一站,都能让所有人的心都融化了,可这并不包括君慕倾。

    君慕倾没有理会紫球,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湖中央,心思也移到了那上面。

    “吱吱!”紫球愤怒地叫了一声,显然是不满意君慕倾这样对待自己,它嘴巴一嘟,扭动这屁股,甩给君慕倾一个酷酷的背影,只可惜,这一幕君慕倾一点也没看到。

    “呀!哪里来的小魔兽,好可爱!”王嘉的声音传来,就看到她已经走到了君慕倾的面前,蹲下身体眼中露出了占有欲。

    “吱吱!吱吱!”紫球叫道,将身体移开,不想看到王嘉,某人就是不死心,伸手去碰触。

    “啊!”王嘉大叫一声,洁白的手背,被烧的焦黑,中间还出现一道口子。

    “赤君公子……”王嘉脸色苍白,泪眼婆娑可怜楚楚地看着君慕倾,希望能引起“他”注意。

    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王嘉,转身离开,冰冷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怜惜,紫球见君慕倾离开了,赶紧挪动身体追上去,它的小步伐哪里能追的上君慕倾,但是见她没有停下的意思,紫球再次嘟了嘟嘴巴,一道紫光闪过,火红的帏帽出现一丝波动后,紫球就这样消失在了众人的眼球底下。

    王嘉见君慕倾没有蹲下来安慰自己,反而转身就走,气呼呼地站起来,“赤君公子,你怎么可以那么无情,我都是受伤了。”说着,王嘉还不忘跺一下脚尖,嘤咛一声。

    君慕倾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只是静静地往前走,可偏偏有人就喜欢往钉子上碰,“赤君公子……”王嘉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用最哀怨的目光看着君慕倾。

    花千娆双手环胸,站在原地,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有人要倒霉了。”他就不信君慕倾会忍住不对眼前的人下手。

    萧棋风脸色惨白的看着王嘉,正想走到前面去,却被人给挡住了。

    “你急什么,你不是喜欢她吗?赤君伤她,那不就是帮了你,让有些人,别痴心妄想,想不该想的人,想不该想的事。”有朝一日君慕倾是赤君的身份被揭穿了,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子碎了芳心。

    项羽戏谑地笑道,“死人妖,你说那么多干嘛,看戏不就好了。”不过他怎么感觉花千娆刚才那句话有点耳熟,好像他曾经也说过同样的话。

    “我……”萧棋风咬咬牙,停住了脚步,他们说的没错,要嘉嘉死心,就必须让赤君伤了她的心,不然她整天直呼想着赤君,这样下去,怎么可以,一定不可以。

    “哼!”项羽讽刺地轻哼一声,这样的男子,如果有人看上的话,那就当真是眼瞎了。

    “伤了又如何,关我何事?”君慕倾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她没有承认过自己是男的吧,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这一点没有什么错吧?

    王嘉见君慕倾依旧冷漠,学起了花千娆的模样,妩媚娇羞地说道,“赤君公子,你终于肯理人家了。”说话间,她还不忘低头,脸上泛开了片片红晕。

    “喂!我怎么看着她,有种看你的感觉?”项羽捅了捅花千娆的身体,诡异地笑道。

    “噢?怎么眼熟了?”花千娆脸上露出危险的笑容,他学着君慕倾的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嘴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

    “嘘!继续看,继续看。”项羽虚伪地笑道,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诡异。

    “可是,是你……”

    “我伤了你?”君慕倾挑挑眉头,脸上闪过一抹讽刺,她真是无语了,如果这个时候寒傲辰在就好了,眼前的这个人就会去缠着寒傲辰,不会缠着自己了,寒傲辰别的她没看出来,那容貌可是让不少人都倾心,只怕楠凝学院男子都为他倾心也不一定。

    想到男子会倾心寒傲辰,君慕倾不禁噗嗤一笑。

    “赤君公子……”王嘉娇羞地转身,以为那一声笑意,是对她发出来的。

    寒颤的声音让君慕倾想起来,现在是在黑森林,不是在楠凝学院,而她正面对一个非常非常难缠的人!

    “我说过,不喜欢别人挡我的路,水潮!”海浪的翻腾声在响起在小湖周围,一道蓝色的潮水从天上飞过,王嘉的身体狠狠地被甩到了萧棋风的面前。

    君慕倾淡漠侧身,冲着萧棋风说道,“下次,记得让她吃了药再出来。”说完君慕倾面朝着小湖,孤傲地背影,还有刚才的一幕,让所有人不敢轻易的跟她靠近。

    “噗……”

    “咳咳……”

    “砰!砰!”几个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

    项羽没有注意,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他没想到赤君看上去冷漠孤傲,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能气死人,他算是见识到“他”嘴巴的功夫了,那比他斗技还要厉害。

    花千娆笑得那叫一个妖娆妩媚,五体投地,他就说有人要倒霉了,王嘉不是给脸不要脸么,君慕倾已经给过她很多次机会了,可是某人就是不懂得珍惜,硬要送上门讨骂,让她吃了药再出来,这话果然是君慕倾说的,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

    连眦呻吟地站起来,囧囧地看了一下周围,看到同样摔倒的花谷,他心里才平衡了一点,他才是幻技师的身份,已经很丢人的,现在轻易的就摔倒了,那就更丢人了,这个赤君嘴巴也太毒了!

    王嘉被狠狠地摔倒萧棋风面前,原本手背裂开的伤口,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将她的衣裙都给染红了,萧棋风这下也慌了,因为等会副会长就要到了,要是看到嘉嘉受伤了,一定会杀了他的!

    “嘉嘉,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带药丸,带了就赶紧吃了。”萧棋风后背稍稍的留下了冷汗,后悔刚才没有走上去,说不定嘉嘉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还被人这样侮辱。

    王嘉艰难地爬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君慕倾,“我没事,有事也不用你管。”她低头看着手背的伤口,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受伤的手掌慢慢握在一起,手背上的伤口裂地更大,伤口流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赤君,我会让你乖乖的对我道歉的,等会爹到了,看到她手上的伤口,就一定会问原因,到时候,她就不信,赤君敢得罪佣兵工会的人,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了,赤君,她也一样会得到!

    “可是,还在流血,嘉嘉,你还是乖乖的吃药。”萧棋风担忧地说道,他担心的不是王嘉有事,而是王嘉如果有事情,他就会有大事。

    “滚!”王嘉冷漠的看了萧棋风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毒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