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挑战……

    花千娆当场傻愣在了原地,这家伙是来真的啊?他扭头看向君慕倾,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只看到一面红色的纱幔。

    “我如果不接受呢?”君慕倾挑挑眉头,漠然地看着项羽,她就知道,遇到他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项羽严肃地走到君慕倾面前,双手抱拳,“赤君公子,我只是想试试双元素斗技究竟有多厉害,希望你能成全。”果然跟传说中一样,狂妄傲然,“他”是有傲的资本,苍穹大陆上,还没有谁是双元素。

    “我说过,我不接受!”说完,君慕倾就往前面走去,她没时间跟项羽在这里耗时间。

    项羽站在原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大步跟了上去,就算赤君再狂妄,他还是要挑战“他”,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自己的实力有多少?

    君慕倾并没有狂妄,不管她是君慕倾还是赤君,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的,但是身份不同,在别人耳中听的味道就不一样了。

    花千娆走在君慕倾的前面,时不时地看看身后,她如同在芙水镇的时候一样,没有丁点变化,看来在楠凝学院一个月时间,并没有改变她什么。

    “血木土兽的魔核炼药师最想要的东西,能不能拿到,就看你的了。”花千娆停在原地,指了指不远处,绿色的藤蔓将周围一切覆盖,被藤蔓缠住的生物,颓废枯萎,有些已经发黄了。

    “血木土兽,专门吸食其它生物,魔兽,草木,这都是它的食物。”花千娆淡淡解释,看到君慕倾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自觉地开口。

    “哦。”君慕倾并不关心血木土兽吃什么东西,她只要知道,蛟龙她没有拿到,就一定要把这颗半虫半草的东西给拿去卖了,黑森林里面那么多好东西,她怎么说也要拿一样。

    禽兽!花千娆在心里暗暗说道,君慕倾就是个变态,什么白痴,是变态才对!

    项羽疑惑地走到君慕倾面前,指了指对面张牙舞爪的血木土兽,“它十级灵兽,要不要我们帮忙?”

    花千娆白了项羽一眼,十级灵兽,就算是十级神兽,只怕在她面前,连跳的份都没有,他还记得在玲珑山的时候,君慕倾让十二级神兽臣服的场面,他跟风焱都以为她死定了,谁知道最后她不但没有死,反而真的让十二级神兽臣服,他一直在想,君慕倾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死人妖,你看什么看!”项羽看到花千娆就很不爽,一个大男人,打扮的像个女人,连说话也是,真够恶心的!

    “看你无知。”花千娆再次白了项羽一眼,当真是无知。

    “你才无知,你知道什么,这是十级灵兽,没有三五个人,怎么可能取魔核?”项羽担忧地说道,他都不敢轻易的对十级的灵兽下手,她就不相信眼前的人敢这么做。

    “怎么不可能?”红色残影闪过,君慕倾的身影已经走到了血木土兽的面前,她如同在玲珑山一样,狂妄地指着血木土兽说道,“听说你挺值钱的,要么就你自己乖乖的让我杀,要么我把你碎尸万段!”跟龙腾相比,血木土兽不算什么。

    狂妄的话语,让项羽当场石化,他指着君慕倾,脖子僵硬地扭向花千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身体维持着一个动作,久久没有回神。

    “他……他……”

    “怎么,这就吓住了,臭流氓,学着点,等你敢这样对十级灵兽说话的时候,她说不定会接受你的挑战也不一定。”花千娆郑重地拍了拍项羽的肩膀,这就吓住了,当时她对六翼青狼说那话,才叫吓人好伐,他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觉得惊颤,差一点点,她就没命了。

    站在花千娆身后的跟随,崇拜地看着君慕倾,眼中慢慢的都是激动。

    “吼!”沉静的血木土兽愤怒地大吼,全身的藤蔓不停的飞舞,原本被藤蔓缠住的树木,魔兽,瞬间变得粉碎。

    周围十米以内,只要是血木土兽的藤蔓能碰到的地方,都变得寸草不生,项羽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回神,他疑惑地看向花千娆,摇了摇他的手臂,“死人妖,为什么‘他’一点也不害怕?”魔兽都大怒了,他们不应该出手了吗?

    “你急什么,让你来,又不是为了打架。”花千娆轻轻笑道,就算他不可以,神情中也带着淡淡的柔情妩媚。

    “可是……”

    “你看着吧。”花千娆平静地说道,他从来没有认为君慕倾会将这小小的十级灵兽放在眼里。

    赤红的身影站在藤蔓的中央,帏帽将她的神情挡住,没有人能看到眼前的人此时是害怕,还是兴奋,倒是她周围的空气在慢慢下降,熟悉的纹路若有若无的慢慢现形。

    “寒冰潮!”冰冷的声音伴随着冰冷的气息,一涌而出,站在身后的三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项羽看着无数的冰块,飞速涌向血木土兽,惊讶地眼睛都瞪大了,这怎么可能!项羽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慕倾的斗技,那是冰,他只听说过水元素,那赤君从哪来凝聚的冰块!

    “吼!”血木土兽再次大吼一声,飞来的冰块,立刻消失的粉碎,变成细水落在地上,血木土兽满足的呻吟一下,得意地看着君慕倾。

    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它以为这样就能没事了吗?“火藤!”十几条火藤从斗技阵中涌出来,如同九尾狐的尾巴一样,在四处扫荡,所到之处,藤蔓立刻缩回,就是不敢去触碰那些火焰。

    蓝色的五角星,一下子也变成了火红色,不论是红色还是蓝色,三行星都紧紧环绕在银剑的周围。

    花千娆这下也愣住了,三级技灵师,双元素三级技灵师,她君慕倾未免也太逆天了吧!一个月以前,她不过是十级大技师,一个月后,再次想遇,她竟然晋升到了三级技灵师,这还是人吗?

    “三级……技灵师,双元素……”项羽不敢置信地说道,真的是双元素!

    “水之雨!”红色的五角星,再次变成了蓝色,天上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血木土兽原本缩回去的藤蔓,感觉到元素的波动,也慢慢伸出来,元素对它来说,就是最好的疗伤药。

    “她这是要做什么?”项羽拍打着身边的花千娆,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个世界上真有人可以做到这样,真的有人,赤君比传闻中还要厉害十倍,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传消息的,竟然把“他”说的那么弱。

    “我怎么知道。”花千娆白了项羽一眼,他们从跟这君慕倾来这里之后,就想局外人一样,就像在玲珑山的时候,她一个人对抗着六翼青狼,他跟风焱两个人自保都成问题,别说要帮她,这次,他更是无从下手,就怕自己出手,最后反而是害了她。

    漫天细雨纷纷落下,细雨落在血木土兽身上,水滴滴在地上,让藤蔓好像忘记了自己还在面对着一个敌人,一个要自己性命的敌人,它尽情的吸收着天上落下来的细雨。

    花千娆终于也忍不住了,他原本是想走到君墨身后,但是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原地问道,“小君君,你做什么?干嘛不用活烧死它?”还让它恢复旧伤,这是要做什么?

    “凝!”君慕倾没有回答花千娆的话,冰冷的字眼无情的从她嘴中吐出来,天上的细雨立马消失,散落在血木土兽身上的水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化。

    等到血木土兽看穿君慕倾的心思,知道她想做什么的时候,它已经被冰封在了厚厚的冰层里面。

    项羽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周围十米中,都是厚厚的一层冰块,他见花千娆走到君慕倾面前,才跟上去。

    “你又变强了。”这次她直接用自己的斗技,就将灵兽制服了,这么变态的人为什么会跟白痴两个字扯上关系的,他还真没有明白。

    “赤君公子,这样你是怎么做到的?”将水元素凝成冰,这怎么可能!

    “你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君慕倾冷酷回答,看了看血木土兽庞大的身体,这虽然没有龙腾大,要将它拿出去,还是要塞进空间,现在有他们三个在,她也不能这么做。

    项羽木讷点点头,从头到尾他都没看懂“他”在做什么,自己虽然不是水元素斗技师,还是听说过水元素攻击性不强,只能防御,可刚才的一幕,你叫攻击性不强吗?说这话,谁信!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好!”地上的震动,让君慕倾脸色一变,她没想到血木土兽会这么厉害,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是没有认输。

    “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死了可不管我事!”她轻轻一跃,身体漂浮到了空中,突然地上的冰块瞬间炸开,血木土兽全身颤抖,绿色的身体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霜,这让它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阳光渗透森林,周围却还是一片寒意,仿佛就在刚才下过一场大雪,雪融化了,可温度一直没有上去。

    血木土兽愤怒地看着君慕倾,它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没到一个地方,那都是寸草不生,不论草木,魔兽看到它都只想着逃命,但是眼前的人,不但对它那么说话,还让它吃了这么大的亏,它一定不会放过眼前的人类。

    “小君君!”还好花千娆拉着身边的人走的快,不然刚才在那声爆炸中,就要死在哪里了。

    “看来只能拿魔核了。”君慕倾喃喃说道,红色身影快速闪过,冲上还在吃颤抖的血木土兽,帏帽下无瑕的脸上,勾起了一个弧度。

    火红的刀刃从血木土兽头顶轻轻划过,褐色的魔核立刻被君慕倾挖出,原本还在颤抖的血木土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身体也没有在颤抖。

    君慕倾看着褐色的魔核,仔细打量,她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怎么会说这魔核比平常的要值钱一点?

    淡淡的绿色光芒在褐色魔核周围环绕,光芒不是很强,甚至不是每个时候都有,只是偶尔闪过一道光芒,很淡很淡,如果不仔细看,跟本不能发现这中间的特别之处。

    秒杀!

    怎么可能!项羽在君慕倾身上,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变态的力量了,但是将一只灵兽秒杀,这是人能够做到了吗?她怎么可能会做到,秒杀,将魔兽秒杀,就算赤君是双元素也不能做到这样。

    “小君君,恭喜你。”花千娆脸上露出妖娆地笑容,他挨着君慕倾,看着她手上的魔核,眼中露出一抹无奈,原来她只要一招就能将血木土兽杀死,会花那么多时间,就是想要将一整只魔兽从土里面拔出来,然后拿去卖,她真的有那么穷吗?

    花千娆再次深深怀疑,从她第一次遇到魔潮,拼命的攒积魔核的时候,他就很想问了,他们一家人,曾经好歹也是主家最疼爱一家子,没落了,也不会穷到要用魔核才能够维持吧,她这么拼命干嘛?

    君慕倾看了看,正想将魔核扔进空间,就传来一个叫嚣的声音,这声音,让君慕倾顺利的想起了那个刁蛮的公主,可这个时候,那个刁蛮公主是不会来这里的。

    “你这个魔核我用一万矿晶买下了。”王嘉眼睛直愣地看着君慕倾手中的魔核,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

    君慕倾漠然的收回魔核,转身往森里的里层走去,她没心情跟刁蛮的小姐在这里废话,上次那个公主,是因为她那个时候是君慕倾,她还有顾忌,现在她是赤君,赤君做事,从来都不需要理由,也没有顾忌。

    而她的顾忌也就是君墨和君心。

    “你这是什么态度,用一万矿晶买下你手中一颗灵兽的魔核,算是看得起你了。”王嘉不满君慕倾的态度,气冲冲的挡在君慕倾的面前。

    “火箭!”君慕倾看都没有看对面的人一眼,斗技阵瞬间展现,火箭飞向挡在她面前的王嘉。

    “土盾!”王嘉惊慌的凝聚斗技,两行星在银剑周围环绕,五颗褐色五角星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土元素。”花千娆的跟随突然明白了,这个小姐为什么一看到血木土兽的魔核,脸上会露出笑容,有钱人家的小姐,她们会把喜欢的魔核做成首饰,放在身上佩戴,这样不仅好看,还有提升斗技的作用。

    血木土兽的魔核,是土元素魔核中的极品,只怕这个小姐也是为了这只血木土兽来的,没想到,却被赤君公子给抢先了一步。

    “你太没礼貌了,我说过要卖你的东西了!”王嘉不满地瞪着君慕倾,抢了她看中的东西也就算了,还敢对她出手,如果不是她在出来的时候,答应不会出手伤人,眼前的人,早就死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君慕倾没有转身,慢慢地往前走去,“我不喜欢别人挡我的路,特别是打我东西主意的人。”

    萧棋风久久没有回神,他总感觉眼前的人有点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当他看到“他”的斗技的时候,他才想起来,眼前的人就是最近大家都传的沸沸扬扬的赤君。

    赤君出现不过才一两个月,但是苍穹大陆上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五大家族的人纷纷都想找到“他”,就是不见七踪影,没想到“他”会出现在黑森林里面。

    “本……”

    “阁下是不是赤君公子?”萧棋风恭敬问道,那完全是一个强者才有的态度。

    她有那么出名吗?君慕倾在心里问道,答案是肯定没有,但是那又要怎么解释是个人,看到她之后,就知道她的身份?

    君慕倾忽略了消息传播的速度,现在苍穹大陆上,每个人都知道赤君就是一个身穿红衣,头戴帏帽的公子,他是双元素天才,将火元素跟水元素,发挥的淋漓尽致,更重要的他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

    “萧棋风,你是眼花了吧,他会是赤君,你忘了,我们这一路,大扮成赤君的人还少吗?”王嘉不满地说道,她也想见见赤君,那样的一个天才,比寒傲辰还要出众的天才。

    项羽好奇地看着君慕倾,无语地极了,他怎么老是感觉眼前的人有些眼熟,还有那举手投足,就更像了。

    假扮?君慕倾走到花千娆的面前,冷冷问道,“是吗?”假扮她?有什么好处?

    “当然了,现在赤君两个字,那就是免费的午餐,很多人都一身赤红的打扮,然后头上再戴一顶帏帽,到处骗吃骗喝。”他们把自己打扮的再像,有一点那是绝对装不出来的,就是她身上若有若无冷意。

    “这样啊,早知道这个名字这么值钱,我就多用了。”君慕倾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含住下巴,她底图若有所思地说道。

    “砰!”项羽直接栽了个跟头,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花千娆脸部僵硬,脸上还是挂着三分笑容,四分妩媚,两分无奈,一分囧样,他怎么就忘了,君慕倾不仅仅是赤君,她还是君慕倾,把雷素祈祷吐血晕厥的君慕倾。

    萧棋风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僵住,他对眼前人的身份表示深深怀疑,赤君公子怎么会是这样的,好像也有那么一点像……

    “你别侮辱了赤君公子!”王嘉气红了脸,自从她听说过赤君的事迹以后,就想着怎么在赤君面前完美的出场,那颗魔核,也是为了准备见赤君准备的,没想到,竟然会被这个冒牌货给抢了。

    “我就侮辱了,你奈何我?”君慕倾挑挑眉头,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出现了那颗褐色的魔核。

    “那我就替赤君公子教训你这个冒牌货!土剑!”王嘉说着就动起手来,萧棋风像阻止都没有来得及。

    “教训我?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水之雨,凝!”君慕倾目光一寒,豆大的雨滴快速落下,没等看懂是怎么了,身体已经被冰封在了里面。

    “赤君公子,请你放过嘉嘉,她只是被宠坏了而已。”当萧棋风看到君慕倾的第二种元素斗技,就知道,他们是真的遇到赤君本人了,而且还硬生生的给得罪了。

    想到这里,萧棋风不禁叹息,这下赤君公子,就不会跟他们去佣兵工社了,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嘉嘉,她被冰封在里面,一定很冷,相传赤君公子能凝聚冰,果然不错,“他”是将水凝化成冰,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噢?宠坏两个字就可以让我不杀她了吗?”如腊月寒风的声音,幽幽传进萧棋风耳中,他顿时打了个冷颤,一丝寒意从心底涌出,久久不能散去。

    萧棋风突然想起雷素的儿子,曾经因为挡了赤君公子的路,就被杀了,他想到刚才王嘉的举止,心里就凉了半截。

    “赤君公子,嘉嘉的确不是故意的,她不是故意挡你的路的,请你放过她,不然佣兵工社,是不会就此罢休的。”萧棋风一心剁,还是将佣兵工社给搬了出来,这样至少还可以保住王嘉的一条命。

    “佣兵公社!”君慕倾走到萧棋风的面前,身上的寒意更重了。

    花千娆低头默哀,果然这些人还是不知道君慕倾的脾气,威胁她永远都得不到好处,五大家族的雷家,家族人被她杀了,他们现在还不是照样到处寻找赤君,就是希望赤君能进入雷家,帮雷家做事,佣兵工社总没有雷家在苍穹大陆的地位高吧?

    萧棋风脚下一踉跄,猛地后退一步,他怎么感觉赤君越来越恐怖?

    君慕倾没有因此放过萧棋风,她步步逼近,“佣兵工社又怎么样,本公子要杀的人,从来就没有不敢的!”她小手缓缓抬起,萧棋风脸色越来越白,身体已经在发抖了。

    真没用!

    项羽看着萧棋风,双手环胸,挂着属于他的坏痞笑容,心里早就将萧棋风唾弃千百次了,这样就怕了,那要是遇到别的高手,他是不是就腿软了?

    “赤君大哥!”激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君慕倾身体一僵,将手收回,无奈的在心里感叹一句,怎么最近会遇到这么多故人的?

    “依月,你怎么也来了?”萧棋风疑惑地看着来人。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萧大哥,我是楠凝学院的学生,你忘记了?”她会在这里,当然是来历练的,那他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有那个冰人……看着有点眼熟。

    “呀!嘉嘉,你怎么这样了!”尹依月大叫一声,将身后的队友抛在了脑后。

    花千娆撇撇嘴,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佣兵工社的人,其中一个还是尹弑杀的妹妹。

    萧棋风没有出声,眼睛时不时地看了看君慕倾,就是不敢出声,尹依月走到君慕倾身边,红着脸笑道,“赤君大哥,你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就先绕过她一次好不好?”毕竟他们都是佣兵工社的人,她不能坐视不理。

    “好。”君慕倾走到王嘉面前,“散!”她身上的厚冰立刻消失。

    凝,散两个字,在其它人眼中看起来是很简单,其实这凝和散,都需要极其强的精神力,也只有君慕倾才能做这样。

    项羽小声问道,“尹依月大哥是谁啊?”他也就知道尹依月是跟他一期进楠凝学院的学生,她也是风云榜上的一个人物,尽管没有他厉害,可还是不能小瞧。

    “青火佣兵团团长,尹弑杀。”花千娆好心解释,不得不说,君慕倾认识的人还挺多的,而且今天都差不多聚到一起了,相信他们也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的。

    没天理!他不认识的人,怎么赤君这小子全部都认识,火溶城,佣兵工社,五大家族,那还有哪些人她没有认识的?

    王嘉抱住身体,打着哆嗦地蹲在地上,嘴里面还冒着寒气。

    “你……你真是……真是赤君公子……”王嘉全身发抖,眼睛都翻白了,还是不死心的,就想知道眼前的人是不是真的赤君。

    “嘉嘉,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赤君大哥,他跟我大哥是好朋友。”尹依月开心极了,能在这里遇到赤君大哥,真是太好了。

    王嘉看了一眼尹依月,搓着双手,那一眼包涵了太多太多,正在兴奋的尹依月并没有看到这一眼,也没想过从小长大的好朋友,会在日后因为妒忌,而陷害自己。

    “你还是跟着学校去历练吧。”君慕倾看了一眼尹依月转身匆匆离开,她早该想到项羽会在这里,想必楠凝学院的历练队伍,就不远了,现在尹依月又出现了,她还是赶紧离开,要是被龙天那个老头知道了,一定死缠着不让她离开。

    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没有一个人跟上去,因为那速度快得,只看到一个红影,他们之中还没有谁能够追的上。

    “哎呀,君君又抛下人家了。”花千娆哀怨地说道,但是看到那个飞快离开的身影,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

    突然他眼前一花,看到另外一个身影快速追了上去。

    君慕倾飞速往前面跑去,熟人太多,她还是一个人行动比较好,就在君慕倾觉得没有人跟上来,打算休息一下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快速传来。

    “赤君公子!”项羽气喘的跟在身后,大声叫道。

    君慕倾脚下一踉跄,差点就摔倒了,转身看了身后一看,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紧紧的跟在自己的身后。

    “你怎么来了?”君慕倾看着项羽大步跟在自己身后,紧紧不放,也停下了脚步,项羽是个大麻烦,这点她深深的知道。

    “赤君……赤君公子……你,你还没接受我的挑战……”项羽气喘吁吁地说道,手撑着旁边的树,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太痛苦了,他们同样是跑,为什么赤君一点事情都没有,自己倒是气喘吁吁的。

    还想着挑战的事情?君慕倾有些无奈,她是不会接受项羽的挑战的,她的火系斗技,项羽再熟悉不过了,要是他从斗技上看出自己就是君慕倾,那之前做的不就全部都白费了吗?

    现在她还没有保护自己,和保护家人的力量,绝对不能将她双元素斗技师的身份暴露,否则找来的麻烦,绝对不是一点半点。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君慕倾冷冷问道,他已经输在了她的手上,那个时候一种斗技,他都拼的那么吃力,现在她用两种,那不是找打吗?

    项羽深吸一口气,走到君慕倾面前,露出戏谑的笑容,“赤君公子,你不会是怕了我,才不敢跟我较量了吧?还是因为我长的好看,你喜欢上我了,舍不得对我出手,我知道自己的魅力,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抗拒不了,你不用太害羞的。”说着说着,项羽学着花千娆说话的神态,妩媚地说道,嘴中还在说着自恋的话。

    “噢?是吗?那不知道你跟苍穹大陆第一天才,寒傲辰相比,谁更美?”君慕倾挑挑眉头,还来这招?可惜这招对她也没用,今天就算是说破了嘴皮,她也绝对不会答应跟他比试。

    项羽脸色一僵,表情也显得不自然了,“寒傲辰明明是楠凝学院的第一天才,什么时候变成了苍穹大陆第一了!”寒傲辰是他最想打败的一个人,不管是他在风云榜上的分数,还是跟寒傲辰本人的对战,他都想赢。

    “这样就生气了?呵呵……”君慕倾轻轻一笑,铃儿般的笑声在林中响起。

    听到君慕倾的话,项羽才知道“他”这是在故意刺激自己,让自己生气,“谁生气了,我没生气。”项羽别扭的说道,脸上的不服气,早就将他出卖了。

    “等你打败寒傲辰的那天,再来找我。”君慕倾双手环胸,帏帽下的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只怕他这一辈子都打不过寒傲辰,打不过最好,她也少了一个麻烦,项羽缠人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厉害,这一点,她可是深有体会。

    “你……既然赤君公子不愿意先出手,那项羽就不客气了,火之鞭。”项羽就像那次一样,为了阻止君慕倾回房间,凝聚出火系的斗技。

    火鞭如同灵蛇一样,摆动着自己的身体,快速往君慕倾那边甩去。

    君慕倾看着迎面而来的项羽,脸上一寒,“水冰刃!”蓝色的冰刃一眨眼间就已经凝聚好了,漫天的冰刃想倾盆大雨一样落下,不仅挡住了项羽的斗技,还挡住了他的视线。

    见项羽在拼命抵挡着冰刃,君慕倾后退一步,身上点点的绿光,带这她快速离开。

    火红的盾牌挡在项羽的面前,他只能愣愣看着火红的身影快速离开,连阻止都没有的办法都没有,漫天的冰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散,他目光灼热地看着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他一定要打败寒傲辰,一定要打败他,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挑战双元素斗技师,赤君会提起寒傲辰,那是不是说明他们两认识,而且还曾经对战过?不然赤君怎么会说这种话?

    冰刃不知何时在头顶消失,项羽挥散了手中的盾牌,精神抖擞地往回走,他一定要挑战赤君,一定要。

    不知道赤君真正身份的项羽,不知道自己曾经已经挑战过他一直想要挑战的人,而且自己还曾经伤在了她的手中。

    匆匆赶来的一行人,看着项羽精神抖擞地往回走,都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项羽不但没有事,反而一脸的发愤图强的模样,还有赤君去什么地方了?

    花千娆走到项羽面前,好奇地问道,“臭流氓,你这是脑抽风,还是吃错药了?人没有追到,还这么开心?”小君君又走了,相信他们还会见到了,小君君一定不会错过那样东西的。

    “死人妖,你说什么话,你见我没追到吗?你看到了吗?”项羽得意地对这花千娆说道,又恢复了他那副二流痞子的模样。

    “我就知道你还追不上小君君,一定是你叫了小君君,然后小君君停下来了。”花千娆就像刚才在场一样,将刚才的一幕,简单的说了出来,而且还分毫不差。

    项羽愣了一下,直接给花千娆一记白眼,“你一口一个小君君,我看赤君,从头到尾都没有理会过你,都是你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吧。”赤君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他今天回去,一定要用刷子好好的刷刷身体,不然满身的疙瘩,听膈应人的。

    “那总比你强,一知道人家叫赤君,就要挑战,要是你见过玲珑山那几幕,你不是要膜拜了?”花千娆若有所思地说道,回想起六翼青狼臣服前的一幕,他都忍不住会软脚,那个时候,他就差点像六翼青狼一样,趴在地上了,君慕倾身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玲珑山!对了,快跟我讲讲玲珑山的事情。”项羽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拉着花千娆就往前面走去,也不管身后人的反应如何。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现在也没有空跟你说。”花千娆淡淡拒绝,声音中也没有妩媚,尽管带着淡淡的娇柔,但是已经恢复了他男子本性,不再是娇滴滴的模样。

    尹依月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些人翻脸的速度果然够快,不过赤君公子在玲珑山的事情,也的确是让人惊叹,还有最后他们离开了玲珑山,那漫天的闪电,不知道是不是“他”弄出来的。

    萧棋风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神,玲珑山,赤君……连火溶城的少主都那么说,那就说明,玲珑山的事情是真的,赤君……

    远去的君慕倾见终于没有人跟上来了,不禁松了口气,“赤君”这两个字现在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这是君慕倾当时没想到的,她当时只想着,有另外一个身份替代君慕倾在外面行走,没想到还是惹出了一大堆事情。

    赤君,双元素天才,身份神秘,火红的衣袍,容貌被帏帽遮挡,没有人见过“他”的模样,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没有谁知道他多大年龄,对“他”的所有事情,只有一个字,“谜”,赤君在苍穹大陆,就好比一个谜一样的存在,出了知道名字,还知道“他”双元素斗技师,就没有人在知道“他”其它事情了,“他”就像突然从天上降下的人物一样。

    “黑森林中最近出现好多人,难道都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的吗?”充满疑惑地声音突然响起。

    “嘘!笨蛋!你找死啊,这件事情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你想让别人来分一杯羹吗?魔兽只有一只,我们来这里,都是靠运气。”另外一个人拍了一下那个人头,紧张地说道。

    只见那人憨厚地摸了一下脑袋,不满地嘀咕道,“你自己不也说了吗?我还没说是什么,你连是什么都说出来了,还好意思打我。”憨厚的人委屈走到一旁,双手塞进袖子里面,驮着背,靠在一旁的树干上。

    “好啦好啦,我们快走吧,要是那只魔兽提前出来了,我们就有机会当它主人了,那可是高等级的魔兽,要是认我们做主人,那以后我们在大陆上,就可以横着走了。”那人安慰走到憨汉身边,猥琐地笑道。

    “我不想去了。”憨汉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就是不肯走了。

    猥琐男子见憨汉不干了,一下子就急起来了,没有这个笨蛋的蛮力,他哪里还有机会赢啊,他们两个,那以后别说横着走了,连爬着走,那都没可能了,“你不想拥有魔兽了吗?一身的蛮力,难怪别人会看不起你。”猥琐男见憨汉真的生气了,眼珠子一转,使起了坏计。

    “不要!”憨汉猛地站起来,大声说道。

    看到憨汉的模样,猥琐男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每次只要用这招,这笨蛋就会中计。

    “你们刚才在说高级魔兽?黑森林有高级魔兽要出世?”如雪山寒泉般地声音冷冷在两人身后响起,赤红的身影慢慢走进两人眼帘。

    ------题外话------

    亲们很想知道男主是谁吧?甜甜小小的问个,亲们希望男主有神马性格?

    亲们的回复可以放到留言区的下面,前二十一条评论,甜甜会送币币,么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