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君慕倾感觉手上一送,慕容凤鸣的斗技瞬间消散,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到慕容凤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嘴中冒着黑烟,脸上一片黑漆,头发都被炸的直起来了,身体还一抽一抽的。

    君慕倾赶紧收回斗技,将飞出的斗技挥散,才看清楚,慕容凤鸣身上一蹦一跳的紫球,紫球用着看不见的“脚”,不停的踩着慕容凤鸣,脸上的神情那叫一个泄愤,嘴中还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

    看到不远处发生的一幕,君慕倾只感觉一阵风中凌乱,能有人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吗?

    紫球见君慕倾收回了斗技,轻轻一跃就蹦跶到了君慕倾的肩上,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颊,还讨好吱吱地叫了两声,黑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小闪电的耳朵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她能说她没明白这意思吗?

    “吱吱!”紫球不放弃的再次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叫的声音更大了。

    君慕倾一脸囧样,她真没明白来着,“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她有些无可奈何,她虽然对狼群有研究,可是对兽语,那是一窍不通,况且还是魔兽说的话。

    紫球不放弃的不停的指着自己的肚子,见君慕倾还是没有明白过来,颓废地叹了口气,不再发出声音,娇小的身体猛地窜出去。

    “喂!你去哪里!”君慕倾大声叫道,但是紫球依然头也不回的往里面跑去。

    “君慕倾,你没事吧!”剑飞着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君慕倾收回心思,慢慢转身。

    君慕倾看到剑飞一脸担忧的模样,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转而看向被紫球打到伤痕累累的慕容凤鸣,看他还在她面前得瑟。

    慕容城的人看到自己的主子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气势冲冲地指着君慕倾吼道,“你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们家主子会变成这个模样!”看样子是被雷击过,但是刚才万里无云,跟没有雷声,哪里来的雷击,一定是被这个小丫头给打伤的。

    “啧啧……你们主子的对我先下手,堂堂十级的技灵师,我不过一个身上没有元素波动的人,怎么可能将他打伤?还伤成这样?是他坏事做多了,天地法则都看不过去了。”君慕倾故意说的像真的一样,直接将中间那一段时间的打斗给忽略了。

    慕容凤鸣的随从脸色难看的瞪了一眼君慕倾,她说的没错,他们的主子已经是十级的技灵师了,一般的人想要伤到他,都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这个连元素波动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伤到主子,可刚才真的没有天地法则降临的预兆,那主子是怎么被天地法则伤到的?

    剑飞站在一旁,看到慕容城的人就这么相信了,当即石化当场,这些人都不知道有句话叫扮猪吃老虎吗?君慕倾说她没有元素,他们看了一眼,见身上没有元素的波动,就不验证了,这也太不负责了。

    其实君慕倾身上并不是没有元素波动,而是她最近都是在用火元素,而她原本身上就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冷意,就直接将火元素的热度给盖过了,这也是为什么在他们眼里,君慕倾并没有元素波动。

    “救命啊,救命啊!”蓝楚恢复了一点神智,大声叫喊,身上一大半都已经被腐化了,还有一点点完好的地方,要不是君慕倾把那朵花毁的及时,他现在已经没命了。

    所有学生恶心的后退了一步,看到蓝楚的模样,他们脸色苍白,比看到土猪兽的时候,还要觉得恶心。

    剑飞皱了一下眉头,蓝楚有今天的下场,都只能怪他自己,跟别人无关。

    “君慕倾,比以为我死了,你就会有好日子过,我就算是到了地狱,也要把你拉下去,一定会把你拉下去!”蓝楚眼睛凸出,狰狞地大声吼道,然后直直地倒了下去。

    就在他倒下的一瞬间,身体就变成了一滩血水,没入地底下。

    所有人听到蓝楚的这个诅咒,都露出了不一的神情,慕容城的人一副事不关己,照料着躺在地上的慕容凤鸣,而剑飞则是满满地担忧,其余的三个老师不关心,也不嘲讽,平静的站在原地,最开心的不过是楠凝学院学生,只有白子琪在担心君慕倾,其他人都开心极了。

    原本君慕倾和寒傲辰认识,这已经招人妒忌,能跟寒傲辰说一句话,这是楠凝学院多少学生的渴望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别说跟寒傲辰说话,就是见面的机会都十分的少,然而君慕倾竟然能认识到寒傲辰,两个人还这么亲密,他们都十分的妒忌她,都巴不得她就这样死了。

    “你们还是赶紧带你们家主子回去,晚了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只怕……”君慕倾好心提心道,眼睛时不时地往森林的里面看去,可那个紫色的身影却久久的没有出来。

    慕容凤鸣的随从,赶紧将他背起,往黑森林的外面走去,现在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

    “好了,我们也回去吧。”蓝楚死了,剑飞是这一队人里面最厉害的,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领队。

    剑飞现在心里毛毛的,这里离黑森林内部只有一点点的距离了,要是像传说中那样,黑森林中真有圣兽,那么他们今天就要全部交代在这里,他们这些老师出了事情不要紧,但是这些学生,任何一个人出了事情,龙天大人都会被家族围攻,到时候楠凝学院就麻烦了,

    “等等,老师,我想在这里历练。”君慕倾赶紧走出来说道。

    “不行!”剑飞果断的拒绝了,这是什么地方,是她胡闹的吗?即便是她天分再高,也不能留在这里,

    “为什么不行?”她又不会连累到谁,死了也不用谁负责。

    “这是规矩!你要是不听老师的话,我现在就让鹰狮送你回去。”剑飞冷冷说道,他不容许任何一个人有事情。

    君慕倾撇了撇嘴,回去就回去,鹰狮最后听谁的话,还不一定呢!

    “走吧,在这里多待,就多一分危险。”剑飞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了君慕倾一眼,她就不能听话一点,做个学生该有的样子吗?

    白子琪疑惑地走到君慕倾面前,指着她的肩膀问道,“小倾,你的小宠物呢?难道被慕容凤鸣给害死了?”那个慕容凤鸣长得还不错,要是让那只魔兽受到伤害,她就不喜欢他了。

    “没事,它回去了。”

    “君慕倾,你还在这里养宠物啊,我看你连自己都养不活,准是被你给饿死了吧?”说话的人,正是通行的学生,叫梁正,他此时嘲讽地看着君慕倾,完全不把她当回事。

    宁乾的事情闹的再大,还是有人不会相信,还是有人不知死活的会挑衅,讽刺,现在学院是没有人敢明说了,不过有些人表面是没什么,其实心里早就不服气了,再加上寒傲辰,他们心里就更加记恨了。

    君慕倾直接将那人无视,他们一个两个这样子,不就是因为寒傲辰吗?真是够无聊的。

    “你才饿死呢!”白子琪可受不了这样的话,不等老师们开口,她气呼呼地答道,君家是五大家族的人,还是为首的君家,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白家不欺负别人,也不代表没有脾气,更何况是看到一些名不见经传,白子琪跟君慕倾都是五大家族的人,他们敢不放在眼里,那也可以说是不将五大家族放在眼里,后果那就太严重了。

    梁正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见到白子琪是白家的人,也就咽了下去,君慕倾是可以欺负,反正他们一家人脱离的事情,已经沸沸扬扬了,白子琪毕竟还是白家的人,他们万万是不能够得罪的。

    “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从今天开始,你们中间要还有争吵,我也会通知龙天大人,将你们送回去。”剑飞看到这些就觉得头痛,他是一个粗人,平时说话就大大咧咧的,最受不了的就是汹波暗涌。

    “是。”所有学生都低声应道,心里对君慕倾的怨恨却越来越深刻。

    一行人摸索着从森林的内部地区往外面走,终于是在黑夜到来之前,回到了他们休息的山谷中,当他们看到熟悉的地方时,都松了口气,瘫软在了地上。

    这才是他们历练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而且还是楠凝学院从所未有过的,剑飞忧心的抚摸着传音石,正在想着要怎样将今天的事情告诉龙天大人,蓝楚死了,他也有过错。

    君慕倾担忧地看着回来的路线,明明知道紫球不会有事情,她还是会担心它遇到圣兽。

    寒傲辰又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所有老师都知道他一个人喜欢独来独往,也知道在这凶险的黑森林中,他会有一番跟他们不一样的历练,也没有像蓝楚一样,发疯的去找他,蓝楚那么做,也只是为了巴结寒傲辰而已,没想到反倒送了自己的命。

    “剑飞老师。”君慕倾走到剑飞身边,冷声叫道。

    “你过来。”剑飞不顾身上的伤口,走到一旁,看着逐渐降临的夜空。

    “你就让我回去吧,你也知道我不会有事的,再说还有寒傲辰在。”君慕倾轻声说道,她要离队的事情,最好越少人知道,不然这些人又要拿来做文章了,她受罚不要紧,不能连累剑飞。

    剑飞立刻转身,压着声音说道,“不行!”这件事情,他如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我要走,你也拦不住。”君慕倾撇了撇嘴,就像当初,她躲在斗技里面,他不也一样没有办法吗?

    “你!”剑飞一糗,没有说话,她说的没错,她要离开,谁也拦不住。

    “老师是不是要放我离开了?”君慕倾好奇地看着剑飞,结果换来的还是同一句话。

    “不行。”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答应?”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她只不过是去找宠物而已,这样也不可以吗?

    “我不会答应的。”剑飞一脸坚定,一副死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神情。

    “……”

    “君慕倾,你就消停会吧,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口都没好,要是你再出什么事情,龙天大人非得抽我不可,再说了宠物可以再找,你的命要是没有了,该怎么办?而且龙天大人要是知道你为了一只宠物,要离队,一定会生气的……”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怕那老头罚你吗?”君慕倾冷冷打断剑飞的话,她再被打断就有得唠叨了,剑飞在学院怕的,就是那个老头,也不知道那老头有什么好怕的,什么都是一个龙天大人,该死的老头!

    剑飞苦逼地点点头,“你是不怕他,可是学院里面没有一个老师不怕他。”任何一个老师知道龙天大人,君慕倾是龙天大人要护的人,都不会冒险为难她,只因为,龙天大人护短,非常的护短,护短到无耻下流的地步。

    啊,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

    “不能说。”剑飞捂住嘴巴,后退一步。

    就在君慕倾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洛绝星匆匆走来,“剑飞老师,有学生受伤了。”

    “什么!”剑飞赶紧跟上去,脸上露出一抹担忧。

    君慕倾站在身后,看着剑飞离开的背影,脸上闪过一抹狡黠,她走到大石块的面前,看着水中的细波,眉头微微皱起,天空慢慢开始乌云遮月,阴沉的天空让人有种不安的感觉。

    “怎么了?”所有人抬头看着天空,刚才还有那么大的月光,现在就出现了乌云,还那么一大块的。

    “不好!这是魔兽晋升的前兆,赶紧离开这里!”洛绝星是斗技师,所有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大声叫喊道。

    剑飞猛地转身,就看到那片乌云正盘旋在君慕倾的头顶,闪电发出了“嗞嗞”的声音,笼罩在那个深潭的上空,乌云越聚越多,将他们头顶的天空完全笼罩在里面。

    “君慕倾,过来!”剑飞大声喊道,脸色一片苍白。

    “剑飞老师,我们还是带着其他的学生,先离开这里,这是高级魔兽晋升先兆,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一旦魔兽顺利晋升,我们么个人都会有危险的!”洛绝星大声喊道,已经开始带着学生离开山谷了。

    剑飞着急地看着君慕倾,可她就是站在那里,没有挪动半分,仿佛是没有看到那乌云密集的地方一样。

    “君慕倾!”

    “剑飞老师,我们走吧。”洛绝星跟其它的两个老师拉着剑飞就走,也不管君慕倾有没有过来,认疯子做老师的学生,一个是天才,一个是废材,果然是够搭配的。

    君慕倾站在原地,她也想走来着,双脚却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她想走也走不了,看着闪电,应该是灵兽晋升神兽,可是把她扯在这里做什么?她很无辜的,在这里聊聊天,难道也会被雷劈吗?

    大石块旁边的深潭,开始出现强大的动静,深潭的水好像是被搅拌机在搅动一样,漩涡在慢慢变大,慢慢半大,君慕倾站在大石块上,都明显的感觉到了脚下的震动,她赶紧平衡了一下身体,吸了口气,现在她要是掉进了寒潭,那就是喂魔兽了。

    “小倾!你怎么了!”白子琪见君慕倾还站在原地,大声叫道,说着就要往君慕倾那里走,洛绝星赶紧拉住了她,牺牲一个君慕倾没事,但是白子琪是白家的人,一定不能有事!

    “老师,你放开我,小倾还在那里!”白子琪不停的扭动着手臂,但是掐在手臂上的大手,就是没有丝毫的松懈。

    “白子琪,你要知道,现在过去,就是死!”洛绝星大声说道,无情地看向君慕倾,没有一丝要过去救人的意思。

    “绝星老师,你放开我,君慕倾也是学生,我们不能放弃她!”他们一定会后悔的,君慕倾的天赋绝对不会差于寒傲辰,你们一定会后悔的,剑飞在心里呐喊,但是没有一个人听到。

    洛绝星冷漠地看着君慕倾站着的地方,“剑飞老师,难道为了一个君慕倾,我们要牺牲老师学生去救她吗?再者说,她君慕倾不过是一个废材,在测试石上,她是有火元素,但是这么久过了,她还是不能凝聚出斗技,那跟没有元素有什么区别!”死了一个君慕倾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情况,就算是龙天大人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他们。

    “不放开我,你们早晚会后悔的!”剑飞怒红了脸,他早就把君慕倾当成了自己的学生,虽然他老是说龙天大人,龙天大人,其实那里面还有他自己的意思。

    “我不会后悔!”洛绝星坚定的说道,就是不肯放手,手上的精神力暗暗加重,不然就凭斗技师的力量,怎么可能困的住武士。“让你们去我才会后悔!”洛绝星瞪大眼睛说道,拉着剑飞的手臂,就是不准他离开,他怎么会后悔,为了一个君慕倾,牺牲老师和白家的人,他才会后悔!

    白子琪不停的挣扎,扭动手臂,她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的,但是小倾绝对不能有事。

    莫雪魅走到白子琪旁边,温柔地说道,“子琪,来,跟我走吧。”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君慕倾时,闪过一丝冷笑。

    “莫雪魅,你放开我,放开我!”白子琪怒了,莫雪魅凭什么阻止她!

    莫雪魅有没说话,而是露出淡淡的笑容,纤手握住白子琪的手臂,加重精神力的枷锁,拉着白子琪就往后面走去,所有人都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开,就怕走慢一步,那闪电就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君慕倾站在原地,冷眼看着匆匆离开的身影,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漫天的乌云逐渐靠拢,楠凝学院的人也离开了山谷,君慕倾的身体一松,她感觉自己可以动了,绿色的风元素将她包裹在其中,瞬间走出了很远,却依旧在乌云之下。

    君慕倾不再动,脚下开始地晃山摇,巨大漩涡的水潭,一股水中强劲冲击,一股水柱直达天上,与乌云链接。

    就在这是,乌黑的身体盘旋着水柱,冲上云霄,在乌云下飞腾,但是乌云还是没有落下,君慕倾有预感,这黑蛟一定不是晋升那么简单,可能还有别的事情。

    乌云越聚越多,将半片天空覆盖,黑蛟神情严肃的飞腾在天上,眼中丝毫没有畏惧漫天的乌云,反而有点期待,它俯身往下看去,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原处,看到它晋升,也不走,更是不慌不忙。

    它不喜欢这个人类的目光,即便是如此,现在也没时间理会这个人类,时间就要到了。

    突然狂风大作,漫天乌云竟然紧紧所成了一团,将黑蛟的身体覆盖,第一道闪电落下,黑蛟直接被打到了地上,寂静的山谷中,发成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君慕倾没有丝毫的慌张或是害怕,比起这些,她更加好奇,这条黑蛟想做什么,别的魔兽想躲过天罚都来不及了,但是黑蛟竟然会应而直上,脸上没有半点的惧怕。

    “难道它是想……”君慕倾目光一沉,脸上闪过一抹兴奋。

    黑蛟仰头吼了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再次飞到天上,将自己放置在乌云下面,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坚定。

    “果然是这样。”君慕倾说着,语气中带着兴奋,这条黑蛟不仅仅是要晋升,还要蜕变,它想要变成蛟龙,蛟龙是龙最低等的龙,可一旦它成了蛟龙,就可以有机会蜕变真正的龙。

    黑色身影闪过,出现在君慕倾的身边,同样仰头看着天上努力支撑的黑蛟,“小倾倾,怎么,你也希望跟它一样?”他找了好久的东西,没想到还是小倾倾先找到了,看来这条黑蛟,注定不属于他了。

    “跟它一样?没这么想过。”君慕倾没有扭头,不用看她也知道是谁来了,寒傲辰还真是无处不在,想找他的人,死活都不知道,她不想见到他,偏偏就老是出现在她的面前,他是故意的吧?

    黑蛟全身不满了焦痕,但是还是没有放弃,而天地法则好像知道它的用意,丝毫的没有手下留情,也没有因为黑蛟已经过了晋升的闪电而离开,闪电不停落下,甚至一道比一道要粗,黑蛟并没有放弃,难得一次的机会,它绝对不会错过。

    它再次腾起身体,迎向天上的天地法则。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这黑蛟倒有点合她胃口,蛟不是龙,但也有一定的傲气,它们是唯一有机会变化成龙的魔兽,不会那么轻易的臣服于人,不过君慕倾也没想过要它臣服。

    “看来小倾倾是知道要怎么做了?”寒傲辰并没有因为君慕倾没看自己,而生气,反而他也很好奇,君慕倾想做什么,她做出的事情,有太多是出人意料的,比如上次在龙锁塔,她竟然敢知天骂天地法则,只怕从上古到现在,只有君慕倾敢骂天地法则。

    想到那天,寒傲辰就低声一笑,一脸的无奈。

    “你笑什么?”君慕倾疑惑地看向寒傲辰,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出声,黑蛟一旦蜕变成蛟龙,他们两还不知道会被踩成什么样。

    “我记得小倾倾,在龙锁塔的那一幕,只怕从上古至今,还没有人敢这样。”也只有君慕倾敢质疑天地法则,也只有她敢指着天地法则骂,不过她也的确很无辜。

    君慕倾收回目光,转而看着乌云密布的天上,黑蛟已经再次飞上去了,“它要经历几次天罚?”第五次而已,它已经去了大半条命了,蜕变果然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过为了更加强大,这个也不算什么了。

    “九次!”寒傲辰也看向天上,他找了大半个黑森林,就是在找它,结果它就在这里。

    “你找它?”君慕倾问道。

    “是。”寒傲辰答。

    “找到做坐骑?”她继续问。

    “不是。”他答道。

    一来一回的对答,没有其它的因素,就好像是两个陌生人问路一样,一问一答,完全不像是认识了几天的“熟人”。

    黑蛟奄奄一息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这两个人类是在看它的笑话吗?这个时候它也没有力气再对付这两个可恨的人类,它只是接下了六道闪电,就已经支撑不下去了,看来它是死也不能蜕变成蛟龙了。

    “你就放弃了吗?”红色的身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乌云的下面,君慕倾走到黑蛟的面前,冷眼问道。

    黑蛟高傲地轻视了君慕倾一眼,没有回答,灵兽级别的黑蛟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蛟是奇怪的魔兽,它们可以蜕变,但是却不是高级的血统,可他们只要到了灵兽级别,就能够拥有人类的话语。

    “黑元素的魔兽很难见到,这棵药丸,就当是我们的见面礼。”君慕倾淡淡一笑,手中出现了一颗黑色药丸。

    黑蛟没有料到,这个人类,不是趁火打劫,想要它的魔核,反而是要救它,但是它还是依旧高傲,魔兽的自尊,让它实在是不想对眼前的这个人类低头,刚才它感觉到岸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它在紧紧将它抓住,本来以为可以靠那股力量度过天罚,可后来突然消失了。

    “不用担心,这没毒的,再说了,你不吃这药丸,难道你想要死在这里不成?”君慕倾挑挑眉头,所有的魔兽都一个脾气,都看不起人类,可是召唤师,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召唤兽的?

    黑蛟低声呻吟,它不想死,可是也不想吃这个人类的东西,天地法则因为有君慕倾的介入,久久没有落下,反而紧紧的将黑蛟笼罩,天地法则是不能伤害晋升以外的人的,所以前两次,火镰晋升,君慕倾被闪电打到,她才会那么气愤。

    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温润地声音响起,“小倾倾,它不领你情,我们就走吧,还有两道闪电,它就没命了。”说着,寒傲辰拉回了君慕倾的手,大步离开乌云笼罩的地方。

    看着握住自己小手的大手,君慕倾满头黑线,要走她自己会走,他拉她做什么。

    “你可以放手了。”君慕倾冷声说道,漠然地抽回自己的手。

    “倾倾,你真是无情。”寒傲辰捂着胸口,一脸受伤的模样。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跟花千娆是兄弟。”她可以确定他们绝对不是兄弟,他们两个完全不像,就算是说同样的话,花千娆肯定是妖里妖气的,但是寒傲辰不管何时何地,身上都会散发出一种优雅,而且他不管做什么事情,举手投足中宗会带着优雅,她说这话是来调侃寒傲辰的。

    “花千娆?那个人妖?”寒傲辰皱着眉头,这丫头身边究竟有多少男人?连火溶城的少主她都认识。

    君慕倾噗嗤一笑,看来花千娆的确是人妖,连寒傲辰都这么认为,“他的确是人妖。”看来寒傲辰年纪虽然不大,但是认识的人,却很多。

    闪电再次落下,黑蛟咬牙承受,这两个人类实在是可恶,它在受着天地法则,他们竟然还可以聊天,可恶,实在是可恶!它一定要顺利的蜕变,然后吃了他们两个!

    “喏,有兽生气了,倾倾。”生气了挺好,还有两道闪电。

    “都是你干的,不是吗?”君慕倾撇了撇嘴,转身漠然地看着躺在原本他们休息大石块上的黑蛟,它已经奄奄一息了,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寒傲辰淡淡一笑,有几分无奈,她推卸的还真够快的,不过,她真可以忍住不出手吗?

    “小倾倾,它要死了。”寒傲辰提醒道。

    “嗯。”

    “你不救它?”

    “你觉得呢?”没营养的对话再次响起,此时若是有旁人在场,一定会满头黑线看着他们,再狠狠地鄙视!

    寒傲辰闭上了嘴巴,他自信,倾倾一定会救的,她好像又忘记了一件事情,不过挺好的,忘记了就忘记了吧,反正在他面前,她忘记的事情挺多的,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况且这件事,对他来说,还是件好事。

    黑蛟瞪着不远处的人,他们两个有必要说风凉话吗?它的死活不关他们两个人类的事!

    乌云再次降下闪电,无情地落在黑蛟的身上,这次的闪电,比前几次的来的都要粗犷,但这远远还没有结束,还有最后一道闪电,那也是最厉害的闪电。

    楠凝学院人在谷外看着这一幕,都惊呆了,他们不敢想象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八道闪电了,天地法则依旧没有离去的动向,反而酝酿的时间越来越久,他们直觉这一道闪电,一定比之前的八道还要来的恐怖。

    剑飞面如死寂地呆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天地法则的降落,那个地方正是君慕倾站的位置,天地法则不会伤到要受罚的人,可她离得这么近,说没事,谁会信。

    白子琪甩掉莫雪魅的手,冷冷地一眼瞪去,“莫雪魅,我的生死关你什么事!”小倾……

    “子琪,刚才太危险了。”莫雪魅并没有生气,脸上带着淡淡温柔的笑容。

    “我说了不用你管!”白子琪大声吼道,小倾是她唯一的朋友,从小她就被宁家的人欺负,被其它人欺负,只有小倾一个人不会那样对她。

    莫雪魅脸上闪过一抹怒火,却又很快逝去,她笑道,“君慕倾现在一定被天地法则打成了灰烬,你去了又有什么用?”要不是家族的人让她跟五大家族的人打好关系,她才不会对白家一个庶出一脉小姐这样。

    “闭嘴!”白子琪漠然地看着莫雪魅,双拳紧紧握在一起。

    “你们看,那一定是圣兽!”兴奋地声音从身后响起,楠凝学院的所有人,往身后看去。

    “嘉嘉,你走慢点。”宠溺地声音从紧跟着就传来了,就看到一男一女双双往他们这边走来,脸上还有不同寻常的兴奋。

    他们刚才说什么?圣兽?那个水潭里面有圣兽?

    对啊,能经受这么多次天罚的魔兽,不是圣兽是什么,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冒出了冷汗,他们竟然在有圣兽的地方住了这么久,还差点死在了那里,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圣兽的!

    洛绝星眼中闪烁着光芒,可惜他不是召唤师,要不然,他就可以看看能不能将这只圣兽契约,做他的召唤兽,那想想都是一件没好的事情,可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他永远都不会是召唤师了。

    是圣兽!剑飞脸上一沉,刚开始他心里还存在侥幸,要是里面的魔兽,是圣兽,那君慕倾就真的别想着能平安了。

    “剑飞!剑飞!”传音石突然传来声音,龙天急切的声音在楠凝学院响起。

    “龙天大人。”剑飞沉声应道,不知道该怎么说下文。

    “你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黑森林会那么不平静?”龙天着急地问道,历练的三百个新生,都在附近,他们这边出了事情,别的地方哪里还能幸免。

    “我……”

    “你们是什么人?难道也是为了圣兽来的吗?”叫嚣地声音响起,那一男一女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男子扯了扯女子的衣角,示意她别说了,能来黑森林的人,身份一定不简单,还有这么多年轻的人,说不定是哪个学校历练到了这里,嘉嘉要是说了,他们会不想要圣兽吗?

    “哎呀,你拉我做什么!”叫嘉嘉的女子不满地瞪了一眼男子,走到洛绝星的面前,叫嚣地说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这只圣兽是我们先遇到的,你们别想打它的主意。”说完,她满脸期待的看着谷内,和天上久久没有散开的乌云。

    “萧御风,为什么都降下八道闪电了,天地法则还没有散去?”就算是圣兽,也不用晋升这么久吧?

    “剑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天听到那边的声音顿时急了,心里不安的也慢慢扩散。

    “我们休息的谷中,有魔兽晋升,八道闪电过去了,天地法则还是没有散去。”剑飞沉声说道,他都不敢告诉龙天大人,君慕倾还在里面的事情,要是龙天大人知道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什么!你们先别动,我去查查。”这绝对不是魔兽晋升那么简单。

    “是。”剑飞松了口气,还好龙天大人没有问君慕倾,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希望她能平安出来。

    莫雪魅眼中闪过一抹阴霾,走到剑飞身边,“剑飞老师,我们要不要先离开?”

    “不用,龙天大人让我们留在这里。”剑飞沉声说道,没有发现莫雪魅的不对劲。

    莫雪魅从一开始就妒忌君慕倾,当天在测试元素的时候,那个讥讽君慕倾的人就是她,她没想到君慕倾会这厉害,元素竟然能将测试石照个透亮,后来学院里面又传出了君慕倾顺利进入楠凝学院的事情,之后就是打伤宁乾,这所有的一切,让她出尽了风头,她本来是光元素十二级大技师,在学校里面,出名的人不应该是那个连斗技都不能凝聚的君慕倾。

    所以来历练的这次,她知道跟君慕倾一组,她就跟同行的同学说,不用怕君慕倾,她伤宁乾,那只不过是宁乾轻敌,君慕倾不能凝聚斗技,就算是再厉害,他们二十几个人完全不用怕她。

    就是这样,才换来,这几天大家的讥讽,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怕,怕君慕倾一生气,就伤了他们,后来,君慕倾对他们说的,没有多加理会,他们的胆子才越来越大的,今天君慕倾死在这里,那今年新生,出尽风头的人,就可以是她了。

    莫雪魅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想到君慕倾会死在这里,也越发的得意。

    萧御风走到剑飞的身边,攻击的抱拳行礼,“请问,你们是哪个学院的老师?”这么大阵仗,还有传音石,这手笔也只有几个学院才有。

    洛绝星笑盈盈地走到萧御风的面前,自豪地说道,“我们是……”

    “咔嚓!”终于,最后一道闪电落下,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从谷内传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