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逆天驭兽师》...

    疯老师再次后退几步,僵硬地笑道,“小金虎,你看看,现在的你多好看啊不是,你还要谢谢我呢,你说是不是啊?”疯老师像糊弄小孩子一样,一脸欲哭无泪,心里不停嘀咕,无良的学生,无良的学生。

    “所以主人让我陪你聊天啊。”火镰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活像一个乖巧的小孩子一样,要听“妈妈”的话。

    “……你不能这样的,我说……小金虎……有时好商量……”

    寒傲辰站在远处,看着院中发生的事情,扬起一抹笑容,黑色身影快速闪过,挡在了君慕倾的面前。

    “你为什么会那么快就能到第九层?”这是他一直想问的,也是一直都好奇的。

    君慕倾眼前一花,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面前,“想知道?那就跟我去参加历练,到时候如果我收获不错,就告诉你。”她什么都没干,只是放了一把火而已。

    “好。”

    君慕倾愣了一下,没料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我先走了。”

    寒傲辰看着君慕倾一步步离开,再次开口,“以后就叫你倾倾可好?”

    离去的君慕倾脚下一踉跄,差点没摔个跟头,她立马转身,墨色的身影却早已离开,她眼角不停抽搐,倾倾……

    “君慕倾!”

    “你怎么在这?”他不是应该去历练了吗?

    “还说呢,快走吧,龙天大人可一直在等你。”说着项羽伸手拉着君慕倾的手臂,大步跑去,全校院新生,就等着她一个人,如果不是怕错过出发时间,他一定要先问清楚,她这几天去了什么地方,寒傲辰的挑战她是赢是输,要是寒傲辰输了,那今年风云榜第一就要换人了,那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等她?那老头不是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龙天大人不是说去皇城了吗?”她记得美其名曰,是送那个刁蛮公主回去,其实是不想待在学院里面,不然会忍不住帮她来着。

    “你惹出那么大的事情,就连皇上都惊动了。”项羽无奈摇头,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淡定,明明只有十岁,但是看起来,有三十岁,遇到事情,比任何人还不慌不忙。

    “哦。”什么事情皇上都惊动了?她没做什么吧?

    某人完全忘记,在进入古塔之前,把某个倒霉家伙的宝贝东东给切下来了。

    哦?就这样?

    项羽差点没有转身好好拍拍君慕倾的头,她伤了宁乾,还是重伤,没有收到处罚,已经很不错了,当然这都是某位领导的原因,她还能这么淡定的说“哦”,他当时都快吓死了,她还这么淡定,没天理!

    两道身影快速闪过,等他们离开后,寒傲辰再次出现,当他的目光接触到那只碍眼的手臂时,眼中露出一抹深沉,最后面不改色的离开。

    着急等待的龙天不停地扫视着周围,希望能看到那抹红色身影,每次却都是失望而回。

    都快到时间了,那丫头怎么还不回来,难道真的出什么事情了?不会的不会的,要是那丫头真是赤君,绝对不会有事的,寒傲辰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两个人像是失踪了一样,找到一个,他也不会这么担心了。

    “龙天大人,时间快到了。”离弦微笑着说道,他刚才看过了,并没有君慕倾,算她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我知道了。”龙天不耐烦地回答,心里却在呐喊,小丫头,你快回来吧,你再不会来,以后就都不能去历练了。

    可不管他怎么喊,红色的身影还是没出现,龙天失望地走到前面,刚扬起手,就见两道身影匆匆山来,悄声站在最后面,终于,苦逼了两天的龙天大人,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出发!”回来了……

    离弦不是没有看到那抹身影,他愤恨地看着君慕倾站着的地方,眼中闪过毒光,当他看到项羽站在她身边的时候,差点没有直接吐血,他最看好的学生,竟然跟君慕倾那白痴站在一起!

    注视着那赤红的身影,昨天的事情本来可以让君慕倾,离开楠凝学院,但是,龙天大人把这件事情竟然告诉了皇上知道,皇上都不追究这件事情了,其他人还敢说什么?

    匆匆赶到的两人,都松了一口气,还好赶上了。

    白子琪看到君慕倾的身影,也悄悄寻来,“小倾,我又见到你了,原来这里,学生是不能私自离开自己的院子的,而且这些天,罗老师教了我们好多东西。”白子琪又恢复了彪悍的模样,一派大姐大的语气说道。

    “那挺好的。”君慕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还是不习惯外人对她这么热情。

    “小倾,我听说宁霜也进入学校了,不过好像一进来,就受到了处罚,一定是她自作自受。”白子琪看了看周围,附在君慕倾耳边小声说道,这是她来楠凝学院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以后她都不怕宁霜了。

    “哦,走吧,我们两个一只鹰狮。”宁霜她并不关心,她敢让宁乾来害自己,就应该知道后果。

    白子琪是唯一她感觉好点的人,她不想跟别人共骑,如果可以她都希望站在风刃的背上,它的速度快多了。

    “好耶,走了。”白子琪很开心的拉着君慕倾往前面跑去,红红的脸蛋满满的都是兴奋。

    项羽愣在原地,他被遗忘了?而且还被两个小丫头给无视了,难道魅力有减退么?

    项羽无辜的扫视了一下周围,顿时周围一阵晕倒声,他疑惑地往前走去,看刚才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减退才对啊?怎么那两个丫头就是没有看到他呢?眼睛有问题?

    两人一组骑上鹰狮,就这样上百只鹰狮兽浩浩荡荡从楠凝学院出发,每当这个时候,大家就知道,楠凝学院又有学生出去历练了,大家又会好奇,他们每年都去历练,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历练的地点是什么地方。

    白子琪坐在鹰狮兽身上,脸色苍白的看着底下,虽然经常坐弟弟的魔兽,可从来没有哪次有这么高,好可怕。

    君慕倾站在前面,俯身看着底下山峦重叠,她很好奇他们是去什么地方历练,新生跟其它学生历练的地方不同,时间也不同,就算时间一样,他们也没有那么多鹰狮够他们去历练,上百只鹰狮兽再苍穹大陆来说,已经是很奢侈的了。

    “小倾,你不怕吗?”真厉害!

    “有什么好怕的。”她觉得这样才舒服,站在高处俯视着地上的一切,这种感觉很好。

    “我是怕了。”这点她不敢学小倾,太吓人了,她一想到自己飞的有多高,就有种要掉下去的感觉。

    “那你就睡觉吧,到了我叫你。”君慕倾没有回头,站在原地,看着远方。

    “不了。”睡觉,她才不敢,要是她一个翻身掉了下去怎么办,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随便你。”怕成这样,刚才不是一副雄心壮志的吗?

    鹰狮浩浩荡荡的在天上飞过,每年楠凝学院新生都会到坐一天一夜鹰狮,到达目的地后休息一天,之后便是三个月的历练时间,在历练的时候,老师会负责学生的安全,要是某个学生不听老师说教,执意去某个地方,做某件危险事情,就只会被直接取消资格,负责带队的老师用传音石告诉远在百里以外的龙天大人。

    齐飞的上百只鹰狮突然分散飞开,每组学生历练地方都不同,每三十人一组,三十个人由五个老师带领,这五个老师要负责将学生平平安安的带回学院,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君慕倾站在鹰狮兽脖子上,冷冷注视前方,寒傲辰说会去参加历练,应该不在新生这一批,他应的那么爽快,一定是知道龙天也会安排自己去历练,早知道她就不该用这个条件来跟他换了。

    不过她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熟人,剑飞竟然是负责他们这一组的老师之一,看他时不时地往自己这边看,他应该是早就发现了自己了。

    君慕倾想的没错,从一开始,剑飞就注意到了君慕倾,他很惊讶龙天大人会让她参加新生的历练,毕竟新生历练,不会有什么危险,而那个女娃绝对可以参加去年新生的历练。

    “大家小心!”领队老师惊慌大叫,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慌乱,原本新生历练的危险不是很大,只是为了让他们有个实战历练的机会,但是老师脸上会露出惊慌神情,那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发生什么事情了?”所有老师将学生围在一个圈里面,鹰狮不停的发出叫声,防备的注视着周围。

    “有高等级魔兽出现。”领队老师警惕地注视着一个点,眼睛从刚才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甚至连眼皮都不敢轻易眨动。

    围在圈里的学生脸上都出现了慌乱,害怕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嗡嗡盘旋,有些人更是叫唤着要回去,不要去历练了。

    君慕倾镇定的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高等级魔兽……灵兽级别就是高等级魔兽了,这些老师到底见没见过高等级魔兽?

    白子琪躺在鹰狮兽背上,脸色苍白的抬头,就看到君慕倾脸上若有所思的笑意,“小倾,你不怕吗?是高等级的魔兽。”她现在就已经很害怕了,就算是兽潮,她都已经淡定了。

    “为什么要怕?”不就是一只魔兽而已么?

    “……”白子琪顿时无语,她就没见过小倾什么时候怕,伤宁乾的事情学校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自己再不了解楠凝学院的事情,这些事情还是知道的,不过幸好最后小倾没有受到处罚,也佩服小倾当时有勇气挑战技灵师。

    “是寒傲辰!”领头老师惊喜的叫道,竟然是寒傲辰!他从不参加任何的历练,由校长亲自指导,没想到今天会参加新生的历练,这真是太神奇了。

    他来了?

    “速度还挺快的,不过太招摇了。”君慕倾喃喃自语道,也看着寒傲辰飞来的地方,他骑着灵兽级别的鹰狮兽,非常招摇地往他们这边飞来,正确的说是往她这里飞来。

    在君慕倾说完这句话后,五位老师的目光刷的一下就转移到她的身上,细小的声音学生们可能听不到,但是这些对于楠凝学院的老师来说,那就跟正常的说话没什么区别。

    她敢说寒傲辰招摇,她难道不知道就算寒傲辰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在所有师眼中,都不值得一提吗?

    这点,所有人都没有异议,曾经校长说过一句话:你们如果也想得到这种待遇,就冲破傲辰的分数,将他从风云榜的第一名上拉下来。

    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说一句寒傲辰的不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打破寒傲辰的分数,也没有人能做到将寒傲辰从风云榜第一上面拉下来。

    君慕倾感觉到几道目光射来,疑惑地看向其中一道,那里也是剑飞所站的地方,难道不是么?

    剑飞愣愣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今年新生的分数除了龙天大人就没有谁知道了,那个女娃前四关是八十七分,最后一关,是被他打伤了,就算扣分,也不会扣十分那么多,她是最有可能打破寒傲辰分数的那个人,剑飞,你要镇定。

    剑飞不断深吸气,用来平复心情,他庆幸那天有上台考验君慕倾,不然也一定像其他老师一样不知道她前面四场比赛,是八十七分,知道她前面四场有八十七分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记录分数的老师,一个是龙天大人,剩下的一个便是他,不过最后的分数,也只有龙天大人知道,但是他也已经很开心了。

    所有人看到寒傲辰来了,脸上都露出一抹兴奋,那个天才,楠凝学院第一的天才,竟然会出现在他们这一队里面,这说明什么?

    这三个月他们都不用担心有危险,五个老师在,学院的第一天才也在,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三个月他们都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君慕倾见寒傲辰是往她这边飞来,微笑着问道,“我还以为你会照那老头安排好的路线走。”现在算起来,交换的条件才值得嘛。

    “我答应过倾倾的,说到做到,是你来我这,还是我去你那?”寒傲辰不顾周围兴奋和呆滞的目光,指了指君慕倾,又指了指自己。

    “咳咳……”倾倾…

    领头老师本来想走到寒傲辰面前打招呼的,但是看到他竟然直径往红色身影走去了,差点没栽个跟头,从鹰狮背上摔下去。

    他们听到了什么?倾倾!谁能告诉他们,刚才的一切是他们听错了,不然楠凝学院的第一天才,怎么会跟一个白痴打招呼,把他们当成隐形人不说,而且还叫的这么亲热。

    君慕倾满脸黑线的注视着对面的人,也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他们很熟吗?

    “倾倾,看到我来了,你开心到不知道说话了是不是?”寒傲辰温和的问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袭白衣华而不实,那高贵优雅的举止,让人有种看到神明降临的错觉。

    红影瞬间闪过,君慕倾欺身到寒傲辰的跟前,浑身散发着冷意,她用刚好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仰头说道,“我们不熟,而且,我不想这一路除了被魔兽攻击,还要受他们的瞪眼!”这家伙没事长这么高做什么?

    “什么都不怕的君慕倾,会害怕别人的瞪眼吗?而且,有我在,谁敢对你怎么样?”寒傲辰稍稍俯身,附在君慕倾耳边悄声说道,他眼中洋溢着笑容,散发出阵阵暖意,为两人间的气氛添加了几分暧昧。

    君慕倾没好气的扭头,冷瞪着附在耳边的人,“不用太客气了!”说完,她才发现他们靠的有多近,她赶紧后退了一步,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本来是火味十足的一段交谈,两人说话的气氛也是像敌人一样,可这一切在别人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暧昧,暧昧到,已经有人立刻将君慕倾列为了楠凝学院的首位敌人。

    “倾倾说什么呢?你别生气,我知错了。”寒傲辰见君慕倾后退,没有跟上去,故意大声地问道,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这一句似暧昧,又透着几分其它意思的话。

    这让原本就误解他们之间有什么的所有人,更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闭嘴!”君慕倾气红了脸,但是这在旁人的眼中,却又为他们之间添加了几丝暧昧。

    “哎呀,不叫倾倾,那就叫小倾倾好了,狮子,走吧,小倾倾生气了,我们先走。”寒傲辰见君慕倾生气了,忍住笑意,继续调侃道,脚下的灵兽鹰狮挂着一脸黑线,咻的一下飞出了老远,把一群呆滞的甩在身后,久久的都没有会神。

    白子琪惊呆了,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害怕那回事,她眨了眨眼睛,呆滞地慢慢坐起身子,神情僵硬地伸出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剧烈的疼痛感传来。

    “这……这是真的?”白子琪吞了一口唾沫,不敢置信地说道,这是真的,她看到寒傲辰了,楠凝学院最出色的人物,人人知道的天才,而且是所有人的目标,不,他们都说不要想着超过寒傲辰,以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她看到了什么?小倾认识寒傲辰,看他们两个之间的举动,还很熟悉的那种,小倾什么时候认识他的,她真的很好奇,也对,小倾那么大胆,认识寒傲辰也许没什么,不像她,只怕永远都不敢跟寒傲辰说一句话。

    看着飞速离开两人的背影,所有人呆滞的愣在原地,君慕倾就被寒傲辰给带走了,慢着,听寒傲辰刚才的语气,这次会来这里,完全是为了君慕倾,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什么关系这么好,看他们之间的互动,那完全是已经非常熟悉了!

    剑飞当场愣在原地,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君慕倾连寒傲辰都认识,怪不得她敢伤宁乾,试问,寒傲辰的朋友,楠凝学院是不会处罚的。

    某老师纯洁的思想,完全没有想到那暧昧的地方,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曲解寒傲辰话里的意思。

    “出发!”领队老师沉声说道,脸上露出了不满的情绪,他听说过寒傲辰狂妄无礼,在学院里面,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今天做的最过分,明明这么多老师在这里他竟然跟一个白痴打招呼,而且关系还那么的暧昧!

    十几只鹰狮再次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经过刚才的那一段小插曲,就更没有人再说话,沉默的气氛在几十个人中散开。

    而此时,寒傲辰正带着君慕倾,往他们这次历练的地方飞去,两人间也是同样的沉默,但鹰狮的背上却散发着浓浓的冷意。

    鹰狮小心翼翼地往前面飞去,就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两位中的一位,它原本以为这个姑娘会比这个男子好那么一点,至少她不会把它打成重伤,还威胁它说,让它当几天的坐骑,谁知道……她更加恐怖!那冰冷的气息不断散发,它都快冷僵了!

    “你还是收敛一下,等下这只笨兽吓到掉下去了,我们可都是会被摔成肉酱的。”寒傲辰躺在鹰狮的背上,继续不怕死的调侃,刚才他还觉得不够呢,不过看在已经看到她怒了,他才带着她离开的。

    君慕倾赤红的眸子撇向寒傲辰,突然,她身上的寒意消失了,脸上也挂上了微笑,“你很想看到我被激怒的模样?”无聊至极的人,她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激怒的,就不是君慕倾了,不过她真的被雷到了,倾倾,他还真叫得出来,她这个听的人都觉得寒颤。

    寒傲辰并没有生气,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我当然知道那样不会激怒倾倾,只不过不想看到那些人。”他在楠凝学院是拥有特权的,不仅仅可以不用像其他学生每天都要学习斗技,而且还能自由出入学院,就因为他不想看到学院里人,看到他就露出那种,让他厌恶的目光,他才不喜欢出现在人前。

    “那个老头真的有给你设定路线?”那不过是她的猜测而已。

    “你想知道那路线是什么吗?”寒傲辰眨眨眼睛,用手撑起半个身体,好奇地看着君慕倾。

    “我早晚会知道。”君慕倾挑挑眉,斜视着寒傲辰,不说就算了,回去她去问问老头不就知道了,不过这三个月想必都不会太安宁了,她可没有忘记那些人看她的目光,简直就是要活吞了一样。

    “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古塔突然就不见了,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我就是在每层放了一把火而已。”君慕倾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她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干,就是到一层,放一把火,不就上去了。

    “……”寒傲辰无声的笑了,就是放了一把火而已……当初他就是懊恼自己不是火元素的斗技师,不然也不用三天时间,眼前的人做他一直想做,而又做不到的事情,真是畅快。

    “怎么了?”君慕倾好奇地看向寒傲辰,不就是放了一把火吗?不至于这么开心吧?

    寒傲辰笑道,“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不过你也知道我不是火元素,所以我一直没有做成。”一般的火是在里面无法燃烧了,只有火元素才可以,这也是他一直不能烧那里的原因。

    君慕倾点点头,沉默了一下后,平静地直视上寒傲辰的眼睛,“那你该怎么感谢我?”

    “你想怎么感谢?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寒傲辰把脸凑到君慕倾面前,墨色的眸子泛着点点光辉。

    好熟悉!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好像在什么地方也见过跟这一模一样的眼睛,是在哪里?

    “我们真的认识?”她怎么会没有印像?像寒傲辰这么出色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她怎么会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或是从来没有见过,刚才的一切不过也只是她的幻觉?

    “我从不说谎。”果然是把他给忘记了,亏得他三番两次帮她,没良心的丫头。

    君慕倾疑惑的看着寒傲辰,她的确是不记得了,如同那晚一样,忘记了发生过什么事情,她的记忆中的的确确是没有这号人物出现过,不仅是她,就连以前的君慕倾记忆里面,也没有他的身影,那为什么她会觉得那双眼睛很熟悉?真奇怪。

    见君慕倾还是没有想起来,寒傲辰躺回鹰狮背上,眼睛看着天空,“不记得就算了,我相信你早万有一天会记起来的,倾倾,你还没有回到我,要我怎么报答?是以身相许吗?”说着,墨黑的双眼再次看向君慕倾。

    “以身相许就算了,至于感谢嘛……现在没想到。”在楠凝学院这么久时间,总有事情要他帮忙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以身相许比较好,怎么办?”寒傲辰不死心的继续追问,他感觉这样子聊天,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嗯……不过好像也只有她才能正常的跟他说话。

    君慕倾将腿盘起,闭上眼睛,打算不再离身边的人,灵兽的速度就是快,比那些低级的幻兽快多了,要是风刃的话,只怕现在她已经到了。

    “唉!”寒傲辰叹了口气,伸手将君慕倾拉下来,躺在他身边,“在飞行这一段时间,你不好好休息,到了历练的地方,你就没时间休息了,信我一次,这是经验。”他没有跟学校的人历练,不代表他没有历练过,毕竟实战更能激发人的潜能。

    君慕倾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见寒傲辰闭上眼睛,没有再说话,张了张嘴,也跟着闭上眼睛,不一会均匀的气息缓缓传出,一双黝黑的眸子在同一时间睁开,闪过一丝笑意后,再次闭上。

    两人睡着了,飞行的鹰狮才松了口气,心里不禁嘀咕,他们到底要不要以身相许?一个问,一个没答,人类的世界还真是复杂,不像它们魔兽,看上了谁,直接说就好了,不答应也可以直接拒绝。(果然是单纯的魔兽……)

    空旷的山谷中时不时的传出几声怪异的叫声,这就是今年君慕倾他们一组人历练的地方——黑森林,这个空谷只是黑森林的一部分,他们历练的地方,是黑森林的外围,这里只会偶尔的出现一些低等级的魔兽,黑森林的内部从来没有人敢进去,传说里面有高阶圣兽。

    圣兽啊,在苍穹大陆上,神兽已经是高阶的魔兽了,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看不到一只神兽,神兽已经很是稀有了,而圣兽那是更加稀有的存在,听说有圣兽的地方,人类都会绕道而行,传闻圣兽的一声兽吼,就能让十几个技尊级别的高手,瞬间死亡。

    没有人敢进入黑森林的内部一探究竟,也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圣兽,听说内部有圣兽,大家都绕道而行了,别说去里面探探真假,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平坦的大石上,沉睡的人儿猛地坐起身体,抬头看着天空,赤红的眸子接触到这片魔兽的天空时,她才低头环视周围,就看到寒傲辰坐在面前,抬头瞻望着远处天空。

    “我睡了多久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君慕倾起身走到寒傲辰身边,同样看着寒傲辰瞻望地方,他们现在才到?

    “不久,而且刚刚好,这里是今年历练的地方黑森林。”寒傲辰总带着温和笑容的脸上,微皱了一下,心里突然觉得他们来的不是时候,她是被他们给吵醒的。

    “黑森林?听起来不错,看来那老头是故意让你来这里的。”老头曾经说过,楠凝学院有个小子跟她一样嚣张,当时她问是谁,老头并没有回答,现在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了,那老头那么期待她,不是,期待赤君进楠凝学院,就是为了让他们比比,谁更厉害,一个光系的技尊师,一个双系的技灵师,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曾经她也自信认为是这样的,但是从见到寒傲辰的那一刻,她就不那么认为了,寒傲辰是个不错的目标,她要超越的目标。

    “你猜到了?”寒傲辰抬起头看向君慕倾,脸上没有半点惊讶,好像早就料到,君慕倾猜到了一样。

    “老头还说过什么?”绝对不会是路线那么简单。

    “他让我确定一件事情,然后用条件交换来着。”不过那个答案他早就知道了,根本不用确定。

    “你已经猜到了,怎么不告诉他?”君慕倾低头直视上寒傲辰地眸子,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从寒傲辰挑战她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她就是赤君,没有告诉那个老头,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不觉得那老头很不顺眼吗?”他展开一抹笑容,缓缓起身。

    “的确。”她回敬他一个微笑。

    两人不痛不痒的对话,在外人听来,再简单不过,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彼此都确定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一件,那就是他们绝对不会成为敌人,至于会不会成为朋友,那就要看以后了。

    十几只鹰狮从天空落下,领队老师一到地面,就走到君慕倾面前大吼道,“君慕倾,这场历练,如果你不听话,我随时能让你回去!”他不能把怒火撒到寒傲辰身上,那就还有个君慕倾,一个白痴,怎么可以跟寒傲辰比,她就活该受气。

    君慕倾漠然转身,甩给领队老师一个酷酷的背影,就在领队老师要发飙的同时,冰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我无所谓,到时候回去的人,一定不会是我。”要告状她阻止不了,后果嘛,她更加不会阻止。

    “你!”领队老师被噎在当场,瞪大地双眼,显然是不相信,学院里面传的沸沸扬扬的白痴君慕倾,会敢这么说话。

    “蓝楚老师,龙天大人只是让你负责这批新生的安全。”剑飞走到蓝楚,也就是领队老师的身边,粗声说道,告状?这招对君慕倾没用,她伤宁乾的事情,蓝楚没有听说吗?看她最后有什么事情没有,君慕倾绝对不是传闻中那样的人,绝对不是!

    蓝楚脸色一僵,看着二十几个同学传来疑问的目光,脸上闪过一丝隐忍的怒火,“剑飞老师,按照以往,五位老师各带六名学生,保护他们的安全,君慕倾就分到你那一组了。”说完,蓝楚长袖一甩,走到一旁。

    “我要跟君慕倾一组。”白子琪忍住脚软,走到剑飞的面前,细声说道。

    “我们不要跟她一组。”其它的二十八个人,异口同声说道,这让蓝楚僵硬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你们自己分组就好,我负责她的安全。”温润地声音缓缓响起,一袭白衣的寒傲辰,宛若光明之子一样,给人一种温和的暖意,还有那无瑕白皙绝世的容颜,是人看了都会沉迷。

    “今年,你们组,所有人一起历练,不用分开。”严肃的声音从蓝楚怀里传出,蓝楚立刻将怀里的传音石拿出来。

    “龙天大人,这怎么可以……君慕倾……”

    “我说可以就可以,蓝楚老师有什么意见?嗯?”玉石中继续传出声音。

    “没有。”蓝楚就算有天大意见,也不敢忤逆龙天。

    龙天不仅仅是大家眼中的高手,更是唯一一个可以吼皇帝的人,而且校长曾经也说过,龙天大人的话,就相当于他的话,不管龙天大人说什么,你们照做就是了,这一切的一切,蓝楚怎么敢忤逆。

    “哼!”哼的一声,玉石的声音逐渐远处,蓝楚才惊惊颤颤地收回玉石,心里对君慕倾的厌恶有加深了几分。

    “现在休息,历练随时开始,这个空谷,这里就是黑森林,苍穹大陆南方唯一一个可能有圣兽存在的地方,你们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离开这里,要是你们不停管教,就会别立刻取消资格,由鹰狮送你们回学校。”一旦遇到圣兽,他们这一群人都不够它吃的。

    “是。”圣兽是什么?他们从来只听说过神兽,听上去应该很厉害。

    寒傲辰闪身消失在空谷上,他要去哪里,还轮不到这些老师来决定,想管他的事情,他们都没有资格。

    君慕倾扭头,就看到寒傲辰离开的背影,见大家走在原地休息,她也迈步,往周围走去,这个空谷还算空旷,站在这里也是站在这里还不如到处看看。

    “小倾!”白子琪大声叫道,老师不是说让他们别乱走吗?小倾这是要去哪里?

    “君慕倾!”蓝楚一个闪身,怒气冲冲的走到君慕倾面前,所有学生都一脸得意的笑看着君慕倾,现在寒傲辰不在,还有谁能庇护她。

    “你做什么?”君慕倾眼皮都没有抬起,不耐烦的问道,她已经一忍再忍了,姓蓝的就是不死心,想找她茬,看见寒傲辰不在了,他就更加嚣张了,也不知道寒傲辰做了什么,学院老师都惧他几分。

    “蓝楚老师……”剑飞不忍心的走到蓝楚身边,拉了拉他的手臂。

    “剑飞老师,领队是我,不是你,你要护着君慕倾,就让她别到处乱走,”蓝楚愤恨地看了一眼剑飞,往对面走去。

    剑飞无奈的叹口气,他绝对不是护着君慕倾,而是不想让蓝楚因为君慕倾受到处罚,他以为不得罪寒傲辰就没事了吗?真正不能得罪的人是眼前的这个女娃啊!寒傲辰可能当让你尸骨无存,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娃,却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有句话叫扮猪吃老虎,她君慕倾就是代表啊,宁乾的事情,他没看到么?

    “你话太多了。”君慕倾抬起眼皮,冷视了剑飞一眼,转身往身后走去。

    “……”剑飞愣在原地,这丫头怎么比寒傲辰还要冷酷,难道拥有极高天赋的天才,都是一样的吗?

    “小倾……”

    “同学,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剑飞挡住白子琪,不让她过去。

    “可是……”

    “她不会有事的。”有寒傲辰在。

    白子琪无奈地瘪了瘪嘴巴,被剑飞拉着往回走,其实她很想跟小倾去看看,小倾那么厉害,一定会保护自己的,不过老师不准她去。

    君慕倾独自一人,在空旷的谷中慢慢走动,这里只有一个入口,两个出口,他们是特意挑了这么个地方,就是为了防止高级魔兽攻击,又不保护不到学生,给他们逃命用的,这三个月只怕都是要住在这里了。

    “这里有圣兽?”她曾经也以为神兽已经是最高级别的魔兽了,结果风刃告诉她,神兽上面还有圣兽,圣兽比神兽更加厉害,但是在大陆上,神兽都很难看到,别说圣兽了。

    在圣兽的面前,神兽也只有屈服的份,唔……那只五爪金龙才是幼兽,就算是拥有高贵的血统,也只是比普通的魔兽厉害那么一点点。

    “真想去看看圣兽是什么样子的。”可是风刃再三跟她说,圣兽,是比它们还高级的存在,它们神兽见到圣兽,都只有臣服的份,所以让她看到圣兽的时候,有多远就走多远。

    脚边的骚动,拉回了君慕倾的思绪,她低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紫色的圆球趴在她的脚上,小圆球的上面,还有两把“闪电”。

    君慕倾好奇地蹲下身体,戳了戳圆球,突然,圆球动了,只见它傲骄的动了一下身体,仰起头,看到君慕倾的时候,露出一个很萌很萌的笑容,瞪着玻璃般的眼珠子,两道闪电在头上动来动去。

    “哪里来的肉瘤?”看起来怪怪的,她还以为那是两道闪电,原来是它的耳朵,两只耳朵都比它大。

    “吱吱,吱吱。”‘紫球’不满地叫道,好像是在抗议,它不叫肉瘤。

    “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赶紧离开,不然我就挖了你的魔核。”君慕倾威胁着说道,脸上却没有一丝杀意,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换成是谁,谁都不愿意杀的。

    “吱吱,吱吱!”‘紫球’不满的抗议,萌呆地眼睛里露出深深的不满。

    “看样子才幼兽,你还是赶紧走吧。”君慕倾说着就伸手去摸‘紫球’的身体,却感觉到一道强劲的闪电,从紫球的身上传来,手背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焦痕。

    “小家伙,你想做什么?”碰都不给碰?

    “吱吱,吱吱!”‘紫球’扭动了一下肥胖的身体,扔给君慕倾一个酷酷地背影,好像是在说,它生气了,你要来安慰我。

    君慕倾囧囧地看着紫球傲骄的背影,摸了摸手上的焦痕,起身打算离开,这家伙有点危险,她还是回去休息休息,这周围的环境,她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

    君慕倾刚走一步,脚边一紧,她皱着眉头底下头颅,就看到原本傲骄的紫球,正可怜楚楚用两道闪电似的耳朵拉着她的裤脚,黑晶黑晶的大眼珠子里面闪烁着泪珠,小巧的鼻子下面,委屈地噘着嘴巴。

    “……”君慕倾一阵无语,她确定她没做什么吧?这小家伙怎么就赖上她了?

    “哇!好可爱的魔兽!”惊呼地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紫球全身的毛发炸起,原本萌呆的表情不见了,凶狠地瞪着对面的人,龇牙咧嘴的模样,显得有几分狰狞,更刚才萌货模样,那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君慕倾,这只魔兽是你的吗?我出钱买下它了。”来人得意地看着君慕倾,眼中闪过露出了深深的嘲讽。

    “吱!吱!”紫球凶狠地叫道,全身毛发竖起,像个刺刺球一样,黑晶的大眼睛警惕地看着来人。

    君慕倾微微一愣,这个肉球竟然知道护主,知道别人打它的注意,它才会这么生气,那刚才她的话,它不是全听明白了?幼兽可以做到它这样吗?要是高血统的魔兽,也应该想五爪金龙一样,会开口说话,那它是个什么东西?

    “君慕倾,本小姐要这魔兽,那是抬举你,不抢你的已经是看着辰少爷的份上了,莫家的财富你是知道的,你出多少钱我一定给的起。”来人正是莫家旁系小姐,莫雪魅,她虽然只是旁系,不过因为天赋惊奇,早就被召回主家,天才没有哪个家族不想要,莫家虽然是以富豪的地位在大陆勉强得到一席之地,但他们还是想要像五大家族一样,不是以财富,而用实力,毕竟再多的财富,你实力不够,早晚有一天,也会被强者夺光。

    “莫家?”莫相守的家族?

    “怎么样?怕了吗?怕的话就乖乖交出来!”莫雪魅高傲的像只孔雀,将头高高扬起,从小她在家族中的地位就比同龄人高出很多,因为她有极高的天赋,家里人为了在家里的地位,将她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君慕倾挑了挑眉头,“就因为你们家有钱,我就一定要给你吗?”她是却钱没错,可是有个时候钱不一定要光明正大的拿。

    “你……”

    “你也知道我跟寒傲辰的关系不错,要是他知道你在我面前嚣张,你觉得他还会多看你一眼吗?”君慕倾双手环胸,既然眼前的人提到了寒傲辰,那她就不客气了,不过就算她不嚣张,寒傲辰都不会看她一眼的。

    “我……”莫雪魅声音突然软了下来,脸上闪过一片绯红,“我一定会得到它的。”却还是没有忘记要将紫球弄到手。

    君慕倾看着莫雪魅匆匆离开的身影,无奈摇摇头,寒傲辰的魅力果然不一样,她才提到,那人就脸红了。

    紫那人已经离开了,又恢复了刚才萌呆的模样,乖巧的拉住君慕倾的裤脚,就是不肯放她离开。

    君慕倾再次蹲下身体,冷冷说道,“你要是再电我,我就把你扔在这里,知道吗?”

    紫球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没等君慕倾伸手,开心的窜她的肩上,乖巧的用头摩擦着她的脸颊。

    “卖萌!”君慕倾斜视了一眼紫球,起身正打算回去,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倾倾拿我做了挡箭牌,有没有奖励。”白衣翩翩地身影出现,寒傲辰坏痞地看着对面的人,他才离开多久,就被人拉来做挡箭牌了,不过也只有她敢这么做,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成为养料了。

    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是应了那句话,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说什么来什么,“反正你名声那么响亮,借来用用,也没事。”她还打算继续用呢,刚才实验了一下,效果还很不错,那个姓莫的就立刻离开了。

    “不行,我要奖励,倾倾借用一次,就要给我一次的奖励。”寒傲辰厚脸皮地继续说道,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

    “大不了等你有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拿我做挡箭牌。”小气!不就是借他名字来用用,就硬要奖励,风云榜第一的人物,就他这样,这要是楠凝学院的人知道,有多少人会借用他的名声,来要奖励。

    “那好,一言为定,倾倾可不反悔,一次了。”寒傲辰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无聊……”

    “倾倾要记住了,以后你借用一次,我就会加一次,还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借用我的名字的,你嘛,我要奖励,其他人,我要性命。”温和的声音传来,明明说着凶狠的话,却一点都觉得突兀。

    “……”君慕倾顿时有种中计的感觉。

    他寒傲辰什么时候会借用到她的名字了,有个校长老师撑腰,再怎么样,也用不到她吧?

    没过多久,君慕倾就后悔了,她深深的知道了,所谓的第一天才,其实就是一个腹黑的主,最好别人他有任何的交易,否者一定是亏本的买卖。

    “紫球,看来你是这黑森林的,到时候我送你回家。”君慕倾脸上绽开笑容,往回走去。

    刚回到众人休息的地方,蓝楚就冒出来了,充满怒意的目光看向君慕倾,大声说道,“明天早上就开始历练,大家要听给位老师的话,不要到处走动,更不要学某位同学,该休息的时候不休息,黑森林里到处都是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没命,要是你们想把命留在这里,老师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是老师说话残忍,而是黑森林,就是有这么凶残。”蓝楚话中带刺,句句都是针对君慕倾的。

    所有学生都对君慕倾露出嘲讽的目光,有辰少爷撑腰又能怎样,老师不喜欢,那就等于半条命没有了,就算你遇到什么危险,老师也不会用心去救你,甚至巴不得你立刻就死。

    君慕倾不在意地站在一旁,她没有什么异议,反正她不会拖累任何人,也别想让她帮谁就行了。

    蓝楚嘲弄地看了一眼君慕倾,才走到一旁,继续这自己的事情。

    剑飞讪讪走到君慕倾面前,“君慕倾,希望你到时候……”

    “我只不过是会把命留在这里的人,所以,剑飞老师,你还是好好保护其它人吧。”君慕倾冷冷打断剑飞的话,并不打算为谁改变主意,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到时候别后悔就好了。

    几十个人中,又是一阵沉默,大家都安静的首饰这自己的东西,今晚是露营定了,白子琪走到君慕倾的身边,小声说道,“小倾,那个老师真的好讨厌噢。”她真想揍那个老师一顿,就是大不过。

    “我的事情,你别管。”她不想连累任何人。

    “可是……好吧,不过别忘了,有事情的话,你还可以找我。”白子琪很义气的拍了拍胸口,她总觉得自己比君慕倾大,所以要保护她。

    “好。”君慕倾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被无视的紫球见他们两个聊的这么开心,也发出了声音,“吱吱!”

    “哇!好可爱啊,小倾,这是什么魔兽?好可爱!”发现紫球的白子琪,看到它一脸的萌样,心都酥了,不止白子琪这样,其它在收拾的女生,听到白子琪的话,抬头就看到萌呆了的紫球,都感觉心的酥了。

    “不知道。”可爱,是危险才对吧。

    君慕倾碰了碰手背上的烧痕,皱了皱眉头,闪电还挺厉害的,现在还在痛。

    “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女人天生对萌货没有抗拒力,更何况紫球还是最萌的那个,那她们就更没抗拒力了。

    白子琪说着就用手去碰小紫球,一只小手赶紧拉住她,“别碰!”这个紫球也不知道什么品种,她碰了一下都皮开肉绽了,要是白子琪碰一下,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

    “为什么?”这么可爱的东西,怎么不可以碰?

    “你相信我的话,就别碰。”手背上烧痕抽痛了一下,因为疼痛,君慕倾的脸色也跟着苍白了不少。

    “小倾,你怎么了?”白子琪这才发现君慕倾手背上的伤口,像条蜈蚣一样狰狞吓人。

    “没事。”君慕倾斜视了一眼熟睡的紫球,它这个时候还能睡着,就不怕她把它仍在这里吗?

    白子琪拉着君慕倾受伤的手,往她整理好的地方走去,“来,我给你包扎一下。”看到君慕倾手上的伤口,她早就把那只萌兽跑道脑后了。

    “这不是普通的烧伤,擦药也没用。”坐下后,君慕倾收回了小手,打量着手背上的伤口,喃喃说道,她当时就拿出老头给她的药膏擦了,现在手背是越来越疼了,也不知道这小家伙在上面做了什么?还敢睡得这么舒服。

    白子琪见君慕倾把手收回去,听到她的话之后,也知道这伤不简单,擦药这事,小倾也会的,“那怎么办?不能疼这吧?”这是在哪里弄的伤口,这么奇怪?

    “所以才让你别碰它。”

    “你说……是它!”白子琪惊呼道,显然不相信这么可爱的东西,会伤害人。

    “嗯。”

    “可是它很可爱啊,这么可爱的魔兽,我第一次见到。”白子琪知道是紫球下的手之后,心里对触摸它的渴望也逐渐消失,她可没有小倾那么厉害,伤成这个样子,眉头都不皱一下。

    君慕倾狐疑地看了紫球一眼,可爱?它现在是挺可爱的,不过刚才它怎么样也跟可爱两个字没有关系吧?

    小黑瓶突然出现在身前,刚好掉进君慕倾的手中,她抬起头看了看,打开黑瓶,看到里面的黑色药丸,她就知道这东西是谁的了,他怎么知道自己受伤的?她没跟他说过吧。

    “这是什么?”白子琪抬头看看天上,好奇的问道,天上竟然会掉丹药下来,太神奇了。

    “疗伤药。”君慕倾扯出一个笑容,将黑色药丸扔进嘴中,不一会,她就感觉到伤口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的灼痛,这黑色的药丸还挺有效果的。

    “黑色的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是不是天上的神明知道小倾受伤了,特地送来的?”白子琪压着声音说道,她不想让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谁知道他们知道这种奇怪的药以后,会怎么想?

    君慕倾脸色一僵,冷冷说道:“我不信神,只信我自己。”信神,还不如信自己。

    白子琪见君慕倾一下子变得这么严肃,吐了吐舌头,赶紧扯开话题,让小倾生气就不好了。

    几十个人浩浩荡荡从山林中走过,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周围,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魔兽攻击。

    君慕倾漠然地跟在身后,镇定自如的模样,让人很怀疑,她是第一次历练,她不是不怕有魔兽攻击,低级魔兽还好,要是遇到高级了,那就麻烦了,而且高级魔兽出现的气场大,不用这么看,也能知道有没有高级魔兽。

    从昨天后,寒傲辰就像消失了一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君慕倾是不担心,不过某位想拍马屁的老师,就心急了,命令所有学生,在历练的同时,也要找寒傲辰的踪迹。

    这一点,学生们可乐意了,都想自己是第一个找到寒傲辰的人,这样,就能引起他的注视,这些在君慕倾的眼里,都以讽刺代替了语言。

    寒傲辰要是这么容易被他们找到的吗?这次历练,寒傲辰是因为答应了君慕倾才来的,他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限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在这里,没有谁可以阻止他,领队老师为了寒傲辰打乱了历练路线,这已经引起了其他四位老师的不满,要是在这其中,哪位学生受到了什么伤害,只怕蓝楚吃不了兜着走。

    剑飞走在君慕倾的身旁,时不时的抬起头看一眼,张了张嘴,最后又什么都没说,同样的动作重复了几次之后,君慕倾都烦了。

    “你有事就说。”他这样要说不说的,她看着都累。

    “你要是知道寒傲辰在什么地方,就麻烦你让他出来,这样下去,学生都会有危险的。”其实他知道她不会答应,不然也就不会衣服欲言又止的模样了。

    君慕倾冷冷的看了一眼剑飞,“老师,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能做到什么事情?你们五个是学校老师,连你们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这个白痴学生怎么可能做到。”她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怎么找?

    剑飞想说的话,立刻被噎在喉咙,“呃……难道你就不担心这些同学有事情吗?”

    “为什么要担心?”君慕倾无聊的耸耸肩,白了一眼剑飞,继续往前走去,他们的安全又不关她事情。

    “……”剑飞当场石化,只感觉一阵风中凌乱,他就不该跟她说这事的。

    君慕倾没有再说话,这种事情她帮不上忙,也没法帮,她也不知道寒傲辰去了什么地方,没办法找,这群学生更加不关她的事情,她也只是这批学生之一罢了,还没那个能力去管别人的事。

    可你是技灵师啊,这批学生里面最厉害的一个,剑飞不禁在心里嘀咕。

    “老师,我们好像不熟才是,你这样对一个学生套近乎,有人会眼红的。”君慕倾淡淡的说道,赤红的目光看到蓝楚愤恨的瞪着剑飞,脸上吃果果的全部都是妒意。

    眼红?剑飞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又不是跟寒傲辰说话,有什么好眼红的?

    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笑容,突然她神情一愣,站在了原地,是灵兽,还不止一只,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前世跟狼群相处的原因,对于魔兽的出现,她总能比别人多一份敏锐,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魔兽的出现。

    “怎么了?”剑飞见君慕倾神情不对,心里也跟着紧张。

    “没事。”君慕倾轻轻摇头,就算她现在说有魔兽,也不会有人相信,干脆不说的好。

    “没事?”他不信。

    “你可以当有事。”君慕倾面不改色地看着剑飞说道。

    “那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剑飞不死心地问道,没有看到慢慢靠近的魔兽。

    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剑飞身后,用手指头指了指,“你看看就知道有没有事情了。”

    “看看?”剑飞愣头愣脑的往身后看去,结果几头土猪兽就映入眼帘,褐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们,嘴角还不停地流淌着口水。

    “大家小心!有魔兽!”剑飞看到身后的魔兽,心中的警铃立刻拉响。

    刹那间,林中一片混乱,所有的学生都是第一次见到魔兽,胆小的已经开始哭泣了。

    “老师,这是什么魔兽?”有些女孩子因为受不了土猪兽的恶心,已经在一旁吐起来了,还有的忍住恶心,问着身后的蓝楚。

    蓝楚脸色一僵,没想到刚走出来就遇到了灵兽,土猪兽即使没有攻击性,不过它们爱吃,特别是人类,是它们最爱的一种食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土猪兽!

    “大家别怕,这叫土猪兽,没有什么攻击性的。”蓝楚尽量往好的地方说,其实自己已经吓到脸色发白了。

    “土猪兽,没有什么攻击性,不过最爱的食物就是人类,为了迟到人肉,它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对人肉的喜欢,超出了自己的生命。”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君慕倾双手环胸,满脸趣味的看着土猪兽,脸上一点的恶心寒颤。

    吃人!

    两个字在学生中炸开!它会吃人!还最喜欢吃人!

    剑飞脸色也很难看,要不是君慕倾提醒,他压根就不会发现身后出现的魔兽,而其他的四个老师也同样没有发现。

    然后蓝楚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一阵青一阵白,眼睛怒瞪着君慕倾,很明显是不满君慕倾说出真相,蓝楚本来是想打算将土猪兽吃人的事情隐瞒,大家同心协力击退魔兽,现在君慕倾把真相说出来,他的计划就全被打乱了,蓝楚怎么可能不气她。

    君慕倾耸耸肩,直接将蓝楚的脸色无视掉,“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她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没有必要这么凶狠的看着她,堂堂老师心胸都这么狭隘,不觉得丢了所有老师的脸么。

    “够了,蓝楚老师,这次虽然是你领队,但是,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禀报龙天大人。”站在蓝楚身旁一个稍微年长的老师,早就不满蓝楚对他们指手画脚,他更是为了自己,让他们去找寒傲辰,将他们推入险境。

    “洛绝星,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蓝楚脸色狰狞地说道,心里已经开始发颤了,他无法想象今天任何一个人被土猪兽伤到,后果会如何,龙天大人一定会狠狠处置他的,不能这样,一定不可以这样。

    “啊……魔兽!”终于,有个学生受不了这种压迫的气氛,蹲在地上捂着头,大声尖叫起来。

    “呜呜…我再也不要来历练了。”另外几个胆小的,见有人害怕了,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直接蹲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他们都是家族中天赋最高的人,大部分的人强行镇定,脸色苍白的看着对面蓄势待发的魔兽,他们平常都会有一定的历练,可那都会有专门的人保护他们,让他们不会受到伤害,而这次是他们单独面对魔兽,心里还是有几分的害怕。

    “哭什么哭,不就是几只魔兽!”还有几个学生强忍着害怕,吼着身边的同学。

    土猪兽走来走去,眼里的贪婪神情更深了,它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这次终于可以大饱一顿了。

    白子琪脸色苍白的看着土猪兽,心里直犯恶心,可见到君慕倾一年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她便强行将这种恶心感觉压在心底。

    君慕倾静静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好像在这次魔兽攻击里面,她只是一个旁观者,她也并不打算参与打斗,站在这里看着就挺好的。

    她肩膀的上的紫球,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黑色的大眼珠子在看见土猪兽时,眼中露出了一丝光芒,随后又立刻消散,黑晶的大眼珠子再次合上。

    “大家镇定一点,土猪兽虽然爱吃,但是蓝楚老师说的没错,它们的攻击性弱,我们齐心协力,一定会赶走它们。”剑飞见周围一片混乱,赶紧说道,他们这样,只会让土猪兽更快的攻击他们。

    土猪兽攻击性不强,不敢轻易的攻击人类,所以它们一般会观察一下对面的人有多强,然后才会发起进攻。

    “它们要进攻了。”君慕倾喃喃说道,像是跟自己说,也像是在提醒他们,再哭喊下去,他们都会成为土猪兽的食物。

    五六只土猪兽站在众人对面,一脸跃跃欲试的神情,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进攻,它们贪吃没错,可命也同等重要,命都没有了,还说什么吃?眼前的情形对它们不利,它们才六只兽,面前的是三十几个人。

    红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土猪兽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那个女孩身上没有元素流动,也没有对它们进攻的打算,看样子,她最好对付了,而且,她身上散发出的肉香,也是最浓郁的,是最好的美味。

    赤红的眸子几丝笑意,看样子,它们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正好她最近也缺钱用……

    君慕倾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并没有任何的打算。

    “你们看,它们的目标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学生中也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颤抖的手从身后指向前面火红的身影,土猪兽的目标是她,是君慕倾,不是他们!

    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往手指指着的方向看去,没错,它们的目标是君慕倾,不是他们,不是,那就是说,把君慕倾留在这里,他们就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了。

    “老师……”

    “闭嘴!”剑飞立刻吼道,在这里面不能少一个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君慕倾,若是她有什么事情,龙天大人一定会大发雷霆,不管是谁,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少!

    说话的人赶紧低头,后退了一步,呕吐不止的莫雪魅,眼中露出阴狠地目光,忍住肚中的翻腾,指着君慕倾说道,“老师!你这是偏心,既然魔兽的目标是君慕倾,那为什么不可以把她留在这里?牺牲她一个人,救了全部的人,有什么不妥?”她君慕倾不是认识寒傲辰吗?要是寒傲辰关心她,她有危险,寒傲辰就一定会出现,到时候不用他们找,他也会自动现身。

    “偏心?莫雪魅,要是土猪兽看中的是你,是不是也要所有人把你扔在这里?”剑飞粗犷强而有力的在林间回荡。

    莫雪魅的声音一下子就被塞在了喉咙,她愤恨地瞪了一眼君慕倾,转身走到一旁。

    有这个心思的学生,都惭愧的低下头,不敢去面对谁,不错,今天如果土猪兽看中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是不是都会将他遗弃在这里?

    “我没意见。”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这传到众人耳中,好比天籁,他们没有听错,君慕倾自己愿意留下!

    “不行!”剑飞立刻阻止,她不能留下。

    “她自愿留下的,有什么不行?”蓝楚狰狞地看着君慕倾,这样的白痴,留在世界上也没有什么用,再说,君家已经遗弃了她,就算她死了,君家的人也不会追究什么。

    土猪兽怒了,它们一而再的被这群人类无视,留下一个人?它们是那么好打发的吗?要留,就全部留下,这些人类,它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土猪兽终于忍不住了,人肉的香味阵阵扑鼻,它们能忍住这么久,是担心打不过这群人,现在看来,要怕的不是它们,六只土猪兽释放出兽威,在气势上就已经赢了眼前的三十几个人。

    君慕倾不在意的换了个站立的姿势,刚才让他们走,他们不走,现在一个都走不了了。

    土猪兽猛地扑了上去,所有老师立刻挡在面前,凝聚出斗技,将三十个学生保护在其中,土猪兽不死心的加重攻击,眼中满满的都是人肉的。

    站在最后面的君慕倾,双手环胸,没有帮忙的打算,一些大胆的学生,试着凝聚斗技,想将土猪兽击退,可是惊慌下凝聚的斗技,威力都大大的减弱,那一个个斗技,连土猪兽的毛发都没有伤到。

    剑飞手握着大剑,用力插在地上,空气中肉眼可见的气波在不停流动,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君慕倾,脸色一沉,双手拔出大剑,往六只魔兽中冲去,他是武士,在这些人中,是唯一一个可以近身攻击的人,土猪兽挨得他们这么近,斗技对它们根本没用。

    不知在什么时候,剑飞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君慕倾,他一直很尊敬龙天大人,也相信龙天大人看中的人,一定不会差,最后一场比赛,她的确是输了,但是最后的分数,谁也不知道,认输会扣十分,不过被打伤,那就要看受伤的程度,斗技场地的特殊设备,会自己扣分,当时君慕倾的分数出来,连记录分数的老师都没有看到,就被龙天大人给赶走了,她有多少分,除了龙天大人,没有人知道。

    而打伤了宁乾,这件事情有很多人证,错不在她,是宁乾主动挑衅,最后受伤,也害死宁乾接受了她的挑战,皇上知道这件事情,更是没有对君慕倾做出惩罚,就算宁家人追究,也无从追起。

    最让人最惊讶的,就是这个女娃,从宁乾挑衅,到伤了宁乾,竟然一直都没有用斗技!

    土猪兽拼命攻击,带着褐色光芒的攻击,在空中山洞,它们看到这群人中有武士之后,脸上贪婪的神情更甚了,对剑飞的攻击也越来越多,比起斗技师,它们更爱吃武士的肉。

    剑飞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心里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就算是自己死在这里,也不能让任何一个学生受到伤害。

    土猪兽越扑越勇,特别是在它们嗅到鲜血的香味之时,眼中的兴奋之色更深了,剑飞身上四处都摩擦出了伤口,他明显感觉到,这是土猪兽在戏弄他,要将他的血一点点的放干,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停止进攻。

    其他的四位老师,都是斗技师,不能近身攻击,况且还有其余的魔兽在,除了时不时的攻击一下,其余的都是防御。

    楠凝学院从开学到现在,他们是最狼狈一组,跟着学院设定的路线走,他们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不是蓝楚改变路线,今天根本不会遇上这几只出来觅食的土猪兽。

    “吱吱……”慵懒的声音,紫球不满的叫道。

    突然,六只土猪兽在听到这个叫声之后,身体立马僵硬,眼中满满地食欲也立刻消散,短小的尾巴夹在腿间,褐色的眸子四处张望,就在它们看到君慕倾肩上那个紫色身影时,撒腿就跑,六道褐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赤红的眸子露出惊讶,君慕倾看了紫球一眼,趁着所有人都在专注土猪兽离开的事情,转身离开。

    所有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对抗魔兽的几个老师,更是呆愣在了原地,不明白为什么,六只魔兽一下子就走了,最傻眼的就是离魔兽距离最近的剑飞,就在刚才,他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降临,就差一点点,土猪兽的爪子就踩到他胸口了。

    “耶!魔兽走了!”白子琪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兴奋到尖叫,呐喊,差一点,他们就被魔兽给吃了,她就见不到爹爹,娘亲跟哥哥了。

    走了?魔兽走了?

    久久的,所有人才全都回过神,大家都不停欢呼,开心自己从死神手中逃过一劫。

    剑飞严肃的脸上,也难得露出一抹笑容,目光不自觉的往那个最不起眼的角落看去,却猛地一惊,不过满是伤痕的身体,他激动的走到所有人面前。

    “君慕倾呢!”她刚才还在这里的!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脸的迷茫,漠然,他们刚才自己都顾不上,还管君慕倾去了哪里。

    蓝楚脸上闪过一丝笑容,神情严肃地走到剑飞的面前,“刚才她还在这里的。”蓝楚语气沉重地说道,其实在心里已经透着乐了。

    剑飞瞪了一眼蓝楚,走到一旁,别以为他不知道蓝楚在心里想什么,他想巴结寒傲辰巴结不了,而君慕倾又能跟寒傲辰聊的那么开心,这是其一,君慕倾当着所有人的面顶撞她,这是其二,蓝楚心胸狭隘,他现在都巴不得君慕倾死在这里。

    蓝楚脸色一黑,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闷声走到一旁。

    “老师,我们不是还要历练吗?刚才已经有了危险,要是为了君慕倾,让我们再次遇到危险怎么办?”莫雪魅含着笑容走到剑飞面前。

    “这……”剑飞为难了,这里有这么多学生,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让他们赶紧回到历练路线,要是再遇到什么危险,他们很难全身而退。

    “剑飞老师,难道你想为了君慕倾,害了这二十几个学生吗?”蓝楚看了一眼莫雪魅,继续说道。

    “我去找她。”温润地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所有人先是呆滞了一下,然后立马转身,只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匆匆远去。

    剑飞脸上露出安心的笑容,有寒傲辰在,君慕倾不会有事的,他也可以松口气了。

    几双愤恨的眸子,看见寒傲辰离开后,再次扬起毒光。

    莫雪魅双手紧握,眼睛紧盯着寒傲辰离开的背影,脸上带着淡淡温柔的笑容。

    ------题外话------

    唔……以后滴更新还是晚上八点,因为甜甜是上班一族,所以只有等晚上下班才能上传…么么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