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逆天驭兽师》...

    天衣无缝的两种斗技,将项羽的斗技减弱了不少,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五级巅峰的力量迎面扑来,她立马后退一步,看着狼牙锥迎面扑到。

    一系列事情在一瞬间发生,君慕倾的两种斗技,只将项羽的狼牙锥化去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没等她再次凝聚斗技,火牙斗技直扑到君慕倾的身上,火光没入君慕倾的手臂,灼热的疼痛逐渐散开。

    打伤君慕倾的项羽顿时傻眼了,他没想过要伤她,“你……”顿时,他又换上了风流花少的模样,戏谑地说道:“我都让你停下了,看吧,现在受伤了不是。”还真能忍,被火元素烧伤,还可以面不改色。

    项羽双手环胸,一脸的风流潇洒,静静等待着君慕倾的反应。

    凰茯苓嘲讽地看着君慕倾,得意地讥讽道,“呵!二级技灵师对抗五级技灵师,我看你啊,是拿着鸡蛋碰石头。”说完,凰茯苓一阵欢笑,之前心里的不愉快,一下子全没了,看到君慕倾手臂上嫣红的烧伤,眼中露出了一抹歹毒。

    一旁的罗寻无奈的摇摇头,项羽还是这个样子,他难道就不怕早晚会吃大亏吗?而且眼前的这个女子,远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不对,就算是看上去,她也一点都不简单,那全身的寒意,都能让人退避三尺。

    她,这是想做什么?

    “火锥!”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吓傻的时候,冰冷地声音再次传出,数十根火锥如流星划过,瞬间出现在项羽面前,划过他的身体,鲜血滚滚流下,伤口的边缘还带着点点灼伤,却有恰到的让血能够流出伤口。

    错愕,寂静,凰茯苓,罗寻当场愣在了原地,木讷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人,项羽好像忘记了自己伤口,呆愣地看着君慕倾,她依旧淡然地站在原地,不理会手臂上嫣红的灼伤,身上透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冷意。

    君慕倾稍稍动动手臂,火辣辣地疼痛从手臂处传来,原本红润的脸颊因为疼痛,苍白了不少,而她却依旧挺立着后背,傲立院中,面不改色的直视项羽,心中却泛出了一丝疑惑。

    “这是代价。”寒冰一般的四个字冷冷吐出,君慕倾漠然转身,丝毫没有理会手臂上的伤口。

    真酷!罗寻看向君慕倾的目光,露出一抹赞许,从来还没有哪个女子能伤到项羽,不仅是因为早在第一眼看到他就迷恋上,更是他的实力突出,没有几个人能伤到他,当他看到项羽被那个女子打伤,心里闪过一丝快意。

    项羽握了握手上的手臂,灼痛地伤口拉回了他的目光,飞快地瞄了一眼对面离去的君慕倾,拉起衣袖,手臂上狰狞地伤口渗着鲜血,周围的红丝,像是烧伤,却也像刀伤,伤口甚是奇怪。

    他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目光再次转向君慕倾,眼中透着几分深邃冷漠。

    凰茯苓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怒火冲冲凝聚斗技,“光箭!”

    “你们干什么!”强大的精神力突然从门外传来,凰茯苓刚凝聚的光箭,刹那间变成了细细小小的光点,最后洒落在地上消失,她惊慌地往身后看去。

    “龙天大人!”项羽猛地往身后看去,熟悉的身影让他微微一愣,龙天的脸色更是让他心中一颤。

    火系的元素在空中浮动,热气久久没有散去,凰茯苓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怯怯地走到项羽身边,摇晃他的手臂,希望这样能引起项羽的注意,心思一直放在那个突然出现人身上的项羽,并没有理会身边的人。

    火元素在空中浮动,还有院子内因为打斗还留下的狼藉,龙天的脸色越来越黑,他阴沉着一张脸,君慕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当他看到君慕倾手背上小面积的烧伤时,双眼目光更是深邃,隐忍怒火地声音沉沉响起,“项羽,学院不准私自相斗,你不知道吗?”

    项羽的表现一直排在学校的前五名,在去年的新生第一,所以不管他做了什么,其他老师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什么大事,老师便将事情拦下了,龙天也觉得偶尔打斗一下没事,就相当于切磋,以前就算在怎么比试,也没有一个人比君慕倾伤的重,今天她不仅是伤了,还伤的比任何一个人都重,可想龙天心里是多么气愤。

    “呃……龙天……”

    “龙什么天!项羽因为私自打斗,欺负新生,从今天起关禁闭三个月,今年的学校历练你不用去了!”龙天还黑着一张脸,大声吼道,那模样活像要把眼前的人吞了一样。

    关禁闭!不准去历练!

    项羽顿时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龙天大人也并不理会,今天怎么会这样,而且他没欺负人吧,刚才一直被欺负的是他才是,他就最后动了一下真格,就变成欺负人了?

    凰茯苓听说项羽要受处罚,也不管眼前人的身份,大声呵斥道:“龙天,本公主不准你罚他!”凭什么罚项羽大哥,要罚也是该罚那个女人,那个没大妹小的贱民才是最该罚的。

    项羽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赶紧闭上嘴,这个无知的公主早晚回害死他,希望龙天大人今天心情还不错,不会加重刑罚。

    龙天阴沉着脸,看着凰茯苓,“公主!楠凝学院什么时候允许外人进入了!老夫倒要去见见皇上!”龙天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就算君慕倾不告诉自己,她就是赤君,他也把她当成自己的学生了,自己的女学生受伤,心情能好?

    某人怕忘了,当初他可是差点立下誓言,说不收女学生,当时要不是有人拉着不给他立誓,他想让君慕倾当自己学生,只怕是没可能了。

    “你……”凰茯苓没有想到龙天根本不吃这套,本就燃烧的怒意,被龙天这么一吼,无非是让怒火把她最后的理智都给烧毁了,“龙天,本公主不管这是楠凝学院,还是什么地方,本公主不准你罚项羽,就是不准!”小小的贱民也敢对她这么说话,她回去一定让父皇拆了这座楠凝学院!

    罗寻闭上眼睛,皱着眉头,将头扭到一边,都不忍心去看这一幕了,他此时已经在心底呐喊:公主,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是龙天啊龙天大人啊!龙天大人,谁都不知道他已经到了哪个级别的斗技师,连皇上都不敢轻易得罪的人,今天居然被您得罪了,罪过!

    ------题外话------

    某公主找hi中……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