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驭兽师》...

    “琪儿,小心……”

    “水剑!”

    “琪儿,后面……”

    “水盾!”

    “琪儿……”

    “闭嘴!”叫琪儿的少女一脸黑线,不仅要对付一只四级的幻兽,还要时不时因为同伴的叫唤而分心。

    君慕倾咱在草丛后面,无力的摇摇头,他是要害死自己的同伴还是怎滴?二级大技师对付一只四级幻兽,已经是一场赌博了,还被同伴扰乱心声,这真是找死。

    火镰蹭了蹭君慕倾的手臂,用眼神询问着君慕倾,要不要上前去救人。

    “拟态!”冰冷的两个字缓缓传出,火镰先是愣了一下,最后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在缩小,最后拟态成一只小猫咪大小。

    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弯身抱起火镰,无声的叹叹气,身体是变小了,但是这一身耀眼的金色,淡金色的眸子,无一不是在告诉其它的魔兽,它是灵兽级别的烈焱金虎。

    “水术!”琪儿的声音越来越细小,脸色变得苍白无力,鹅黄色的衣服被划开了十几道口子。

    “琪儿……”

    “你再叫下去,她就没命了。”寒泉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男子立刻转身,惊慌地看着慢慢走来的君慕倾。

    “你……”男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君慕倾,脸色微微泛红,看上去有几分害羞。

    “群火乱舞!”简单的四个字不紧不慢的从君慕倾的嘴中吐出,脚下熟悉的纹路显现,三行星将纹路衔接,一颗红星闪烁这耀眼的光芒,将她笼罩在一片火红当中,无数的火焰从她斗技阵中飞出来,猛然飞向那只四级风系的幻兽。

    男子惊讶的张开大嘴,呆愣地看着赤红的身影,泛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的红艳,叫做琪儿的少女,呆滞地看着无数的火焰涌向那只四级的幻兽,赤红的身影快速闪到她的面前,娇小的双手上出现一把红色的刀刃,轻轻划过幻兽的头顶,绿色的魔核被小手熟练的取出,高出他们半个身体的魔兽就这样倒地不起。

    “你……你……你。”

    “我只是想要这颗魔核而已。”君慕倾将魔核随意塞到怀中,不顾两人的错愕,转身离开,已经耽误的很多时间了,她最不喜欢迟到了。

    “等等。”如黄莺般的声音轻轻响起,语气中还带着几分羞涩。

    君慕倾缓缓转身,疑惑地看着身后的男子,“还有什么事?”话落,还不忘将身上冰冷的气息收敛了一下,这样纯洁的一个人被吓到就不好了,看到身后的男子,这是君慕倾心里唯一的想法。

    “你也是去楠凝学院的?”琪儿的少女抢过男子的话,凑到君慕倾面前,闪烁着好奇的双眸。

    “嗯。”君慕倾简单的回答,他们也应该是去楠凝学院的,应该跟自己一样因为来不及,才会冒险穿过玲珑山,遇到这只四级的幻兽。

    “太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吗?我们可以载你一程。”琪儿兴奋地问道,没想到会在这里会遇到同学,而且这个同学比他们还要厉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跟她一样厉害?

    君慕倾皱了皱眉头,载她一程?目光轻轻扫过不远处的男子,才发现他的身后站着一只一级幻兽,还浑身是伤,“它受伤了。”普通召唤师么?看来这只幻兽是刚才受的伤。

    “这……”琪儿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失望,这次错过楠凝学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资格再次进入,楠凝学院招生严格,绝对不会让迟到的学生参加报名选举。

    男子轻抚着魔兽,眼中透着几分心疼,召唤师只能依靠魔兽战斗,就算魔兽受了伤,他也没有办法医好。

    君慕倾叹叹气,手中出现半颗药丸,“给它吃吧。”半颗灵丹就能让十二级巅峰的火镰晋升,她也知道了灵丹的好处,也明白为什么炼药师在苍穹大陆这么受欢迎,不过有用的东西该用在该用的地方,她用不着。

    “这……”绿色级的灵丹!

    琪儿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慕倾,这么珍贵的灵丹,就算只是半颗,也很非常珍贵,她就这样给他们了?

    “我就这么半颗,相信应该足够治疗它的伤。”君慕倾慢慢走到魔兽的面前,不顾他们的惊愕,说着就将灵丹塞到魔兽的嘴中。

    “可是……”

    “它已经吃了。”

    “谢谢……”

    “不用,你是召唤师,应该是去圣兽山。”二哥也在圣兽山,她那个要强的二哥好像就在那里,不知道有没有晋升,有没有想着给她这个妹妹准备好防身的东西,楠凝学院的报名帖,他究竟是怎么得到的?

    “我,我只是送妹妹去学校,今年圣兽山已经停止招生了,只能明年再去。”男子抬起头,抬头直视着君慕倾,那血红的眸子让他愣了一下,当他触碰到眼中冰冷淡定的神情之时,脸颊再次变得绯红。

    妹妹?他不该是弟弟的吗?

    “咻咻~”亲昵的叫声在耳边响起,君慕倾扭头看向那只受伤的魔兽,发现它的伤口已经好了,而且,看它的样子,应该已经晋升了才是。

    “真是太好了!大哥,我不会迟到了!”琪儿激动地跑过来,眼中洋溢着开心的泪水,刚才她差一点以为自己不能进楠凝学院了,都快吓死她了,现在好了,她不会迟到了。

    “它目前只能承载两个人,你们先走吧。”风系鹰狮兽,这个少年还是挺幸运的,不是每个召唤师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契约兽。

    “白子凌,你叫什么?”白子凌含羞地看着君慕倾。

    白家?“君慕倾。”

    “你就是那个,呃……”白子琪快步走到君慕倾身边,惊讶的说道,话才说一半,她就住口了,刚才的一幕他们可都看到了,君慕倾要是白痴,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是白痴了,有这么彪悍的白痴吗?

    “我就是那个白痴君慕倾。”君慕倾没有因为白子琪的话而生气,反而大胆的承认。

    她怀中的火镰不满的嘀咕了一下,白痴,主人要是白痴,那天下就没有人是正常的,所有人都是白痴中的白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