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驭兽师》...

    玉锁猛地看向君慕倾,脸色越来越差,现在是跳进黄河也难以洗清,魔潮将至,龙天大人的学生身上洒有他们家独特的魔草粉,龙天大人让他闻,就一定是嗅出来这是玉家的药粉,玉锁心里涌出一股寒意,直冲脑门。

    莫家人见玉锁没有说话,走到他们中间,“魔草粉!”莫流疑惑地看着玉锁,心里也有几分震惊。

    “魔草粉!”宴会上哗然一片,魔潮来袭,将魔草粉洒在人的身上,这不是要人性命吗?

    玉锁只感觉头如千斤重,全身无力,不但是魔草粉,更是他们玉家的魔草粉,怎么会这样?

    龙天“愤怒”瞪着玉锁,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这味道想必玉镇长特别熟悉吧?”能不熟悉么?他就这么一点,不过用一点点魔草粉换一个学生,值了!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落到玉锁的身上,今晚来的都是芙水镇重量级人物,这魔草粉的事情,心里也有了几分明了,谁都知道,只有玉家独特的魔草粉带着淡淡的香味。

    玉璞脸色僵硬地看向雷素,身体开始颤抖,脑中一片空白:不可能的,不可能,他明明没有下令,绝对不会是他们家的魔草粉,今天的事情除了他,就只有雷素知道,难不成是雷素要陷害他们家族?自己被人利用了!

    雷素将脸挪到一边,不再去看玉璞,他早就为自己想好了退路,成功了,杀他儿子的凶手就死了,没有成功,还有一个垫背的,怎么样也不会扯到他们雷家的身上。

    宴会场上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大家都注视着玉锁,等着他的说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紧张的气愤久久没有散去,大家就像被点了穴一样,站在原地,看着同一个地方。

    “逆子!还不给我滚出来!”玉锁大口吸气,从闻到这个味道,他就知道家里只有一个人会做这种事情,除了那个逆子,会去惹上赤君。

    玉璞身体僵硬,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了,扫了一下周围,撒腿就往门外跑去,一个身影速度比他还要快,瞬间就挡住了他的去路,风焱脸色带着薄薄的一层怒意,站在玉璞的面前,放在背后的手握住拳头,才忍住没有出手揍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罪魁祸首。

    “玉少爷这是不打自招了吗?”君慕倾冷冷地抽回自己的手,没想到玉璞这么胆小,脸色这么苍白,不就明摆了告诉人家是他做的了吗?笨点也好,她省了不少事情。

    龙天脸色一僵,差点就笑出来了,却被君慕倾的一个眼神,让他把笑容硬塞了回去,纠结表情让他的脸都变得扭曲抽搐,在这在众人眼里,就是龙天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谁都知道龙天护短心极重,玉璞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玉璞见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立马跑到玉锁面前跪下,“爹,不是我,我没有,我明明没有下令,一定是他们故意陷害,我没有下令啊!”玉璞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现在的他只想快点脱罪,却没想到越抹越黑。

    没有下令……

    那就是打算这么做,就算赤君身上的魔草粉不是玉璞洒的,只怕那个少年也不会罢手。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君慕倾,心中猛然大悟,世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赤君刚被洒了魔草粉,龙天大人就发现了,恰巧玉璞正想这么做,这明明就是有人知道玉璞的计划,将计就计出来的一场戏啊!

    阴谋!宴会上的人都悄悄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自觉地后退一步,打算以后都离赤君这个少年远远的,谁招惹上他,一定会倒霉,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是没人敢说一个字,因为这场“阴谋”还有一个主角,而那个人,是他们不能招惹的。

    君慕倾平静地站在原地,扫视周围众人看她的目光,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她当然知道这个小小的计谋,谁都能想到,毕竟一切都太过巧合,而玉璞做贼心虚,惊慌中一定会说出自己的计划,这才是她的目的。

    玉锁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跌坐在身后的大椅上,瞬间仿佛苍老了不少,良久以后,“龙天大人,这个逆子就交由你处理,玉某……绝不偏袒。”没有下令,没有下令,那就是想要这么做,赤君一定是知道了计划,才会将计就计,玉锁无力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龙天的学生是一般人可以动的吗?他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愚蠢的儿子。

    “玉少爷就是承认了?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楠凝学院不欢迎你这样的学生,当然,为了补偿我学生赤君,玉镇长就随便拿个十万矿晶就好了。”后面的那是君慕倾的意思,前面的自然是护短的老头加上去的,他没有当场杀了玉璞,已经是看在玉锁的面子上了。

    十万矿晶!这是来打劫的吧!但龙天大人亲自开口,这能不给吗?众人纷纷咽下一口唾沫,不禁又后退了一步。

    君慕倾抿着嘴巴,看了一眼龙天,他才是最无耻的那个!

    “我没有下令,是雷素,一定是雷素!”玉璞惊慌地摇着玉锁的手臂,大声说道,不能进楠凝学院,那意味着什么?笑柄?

    刹那间,所有的目光往角落看去,齐聚在准备一脸镇定的雷素身上。

    老姜就是老姜,雷素坦然地从角落里面走出来,用行动来告诉大家,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所有的一切不过是玉璞的胡言乱语,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相信了,但是他遇到的是君慕倾。

    “不知道雷长老怎么解释?”君慕倾含着笑容,冷冽的声音,让所有人有种掉入冰窖的感觉,寒意直上心头。

    姜还是老的辣,雷素这般镇定,只怕是早就想好了退路了,要是玉璞再聪明一点,镇定一点,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所有人静静地看着雷素,都等着他的解释,这件事情雷素如果也有份,那就不这么简单来了,雷家人陷害楠凝学院的学生,还是龙天大人的学生,这么重大的罪名,只怕就是雷家也难以承担。

    ------题外话------

    撒泼打滚,耍无赖,收藏,留言,呜呜…甜甜跪求…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