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驭兽师》...

    君墨黑着一张脸,低着头颅,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君慕倾站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看着他。

    “哥哥,倾儿这不是没事了吗?而且五大家族的人也没为难倾儿啊。”君慕倾站得脚都酸了,灵机一动走到君墨面前,撒娇地摇晃着君墨的手臂。

    君墨面无表情地抬起头,起身往祠堂的方向走去,君慕倾心中一惊,立马跟了上去。

    君慕倾跟着君墨走到祠堂,看到祠堂的上面有四个牌位,都完好无损的立在那里,她微微一愣,不明白为什么。

    “倾儿,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父亲回来了,我该怎么向他交代。”君墨无力地叹气,看着属于君离的牌位,只有当他看到牌位的时候,他才能够相信父亲真的没事。

    君慕倾低着头,她知道大哥又在安慰她了,可就算父亲死了,去了地狱,或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她也一定会把父亲带回来!

    “大哥没有骗你,你知道这些牌位是用来做什么的吗?每个家族都会有一个祠堂,祠堂里面会为家里的每个人都放上一个牌位,一旦有谁死去,牌位就会断裂,父亲的牌位没有断裂,就说明,他没事,只是去了某个地方。”君墨本不想告诉君慕倾这些事情,他知道一旦她知道后,就会不顾一切去找寻父亲。

    君慕倾猛地抬起头,双眼呆呆地看着君离的牌位,父亲的牌位没事,那就是说,父亲真的没死!

    “大哥,那雷家是不是也会有这种牌位!”君慕倾猛地想起死去的雷颜雷逊雷颂,雷家祠堂的牌位一定会断裂,那雷家就会猜到杀死他们的人。

    君墨不明白君慕倾为什么会提起雷家,不过还是如实的点点头。

    “那雷家怎么到现在都不知道雷颂雷逊已经死了?”雷家一直平静,好像都不知道雷颂雷逊已经死了。

    “祠堂不是每天都进来的,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除非是有时间,才会进祠堂看看家中牌位。”君墨此时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雷家的牌位一定已经断裂了。

    “希望雷家不会这么早猜到他们是我杀的。”君慕倾也有几分担心了,换做以前她一个人,杀了谁她都不会担心,更不会皱一下眉头,现在不同了,她有家人了,她不能因为自己连累家人。

    君墨看着君慕倾脸上的担忧,所有的责备,都化成了一声长叹,“倾儿,下次别在让自己陷入危险了!”

    君慕倾微微一愣,担忧的情绪瞬间消散,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有事的,只是……我昨晚把君际父子烧死了。”君慕倾僵着笑容,低着头,等待着责骂。

    君墨嘴巴微张,不敢置信地看着君慕倾,她把君际烧……烧死了!

    “哇!主人,你真厉害,那个技尊师,你是怎么烧死的?怎么不叫上我一起?”水刃从梁上跳下来,它发誓,它一直都在这里,只是他们两个顾着说话,都没有发现它而已。

    君慕倾眉毛轻挑了一下,斜视了一眼水刃,它是不是嫌大哥还不够生气?故意来添油加醋?

    水刃赶紧跳开,往门外窜去,“主人,当我什么都没说。”

    君慕倾担忧地等待着君墨的发落,头顶却迟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她心中也越来越担忧,就怕大哥一气之下,再也不理她了。

    君墨无声的抬起手,抚了抚君慕倾的头发,宠溺地说道:“烧了就烧了吧,反正我们也已经脱离君家了。”倾儿是他的妹妹,有什么事情还有他这个当大哥的在。

    啊!君慕倾惊讶的抬起头,不明白的看着君墨,大哥不是应该骂一下她鲁莽的吗?

    “傻妹妹,哥哥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的,就算你将天捅了窟窿,哥哥也会站在你的面前。”君墨溺宠的看着君慕倾,这是他们一家人的宝贝,他怎么可能忍心指责她,况且她做的一切,不一直是他们想做,又不敢做的吗?

    “大哥真好!”君慕倾鼻子一酸,拥住了君墨,红色的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液体。

    君墨拥住君慕倾,脸上溺宠地笑容更深了,想起君心离开时给他的报名帖,“倾儿,你二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帮你找到的楠凝学院报名帖。”想必不是什么好办法吧,那个家伙什么就是爱面子。

    报名帖?楠凝学院?君慕倾满头问号地后退一步,看着君墨。

    君墨从怀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帖子,交到君慕倾手中,“楠凝学院是落寒城最好的斗技学院,君心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斗技。”他们离开后,他这个当大哥的,自然也不能落后。

    “可是……”

    “傻丫头,大哥不会有事情的,你是双系大技师,大哥自然也不会差。”君墨知道君慕倾在担心什么,为了不让她难过,他也一直没有透露自己的等级。

    君慕倾立马来了劲,赤红的双眸闪烁这光芒,她一直都不知道哥哥是什么系,是斗技师还是召唤师,或者是武士。

    “喏。”君墨指了指脚下,银剑周围的三行星在他脚下转动,还有那五颗深蓝色的五角星,均匀的排列。

    白色!白色的三行星,光系!“光系五级技灵师!”君慕倾惊叹道,风焱二十岁步入技灵师,就是家族的天才了,那她哥哥十八岁是五级技灵师,那不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比起倾儿,哥哥不算什么。”君墨想起君慕倾那天的斗技阵,就一脸的骄傲,那比他自己是六级技灵师还要开心。

    呃……

    君慕倾摸了摸鼻子,看了一下手中的报名帖,“大哥,还有一个月才开学呢,倾儿还能陪你一段时间。”君慕倾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她遇到莫相守的事情,她听吞刹说,莫相守是苍穹三大传奇之一,大哥要是知道自己拒绝了他,只怕他心脏受不了。

    至于这个什么楠凝学院,她没什么兴趣,既然大哥二哥都想让她去,她还是去好了。

    “好,这一个月,你就陪着哥哥。”君墨笑道,揉了揉君慕倾的头发。

    “小姐,小姐……”吞刹惊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题外话------

    甜甜这个月各种悲催…家里的网络又断了…悲催的跑到别人家里上传…求安慰…求虎摸…

    呜呜…晚了一个小时…么么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