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逆天驭兽师》...

    朦胧间,君慕倾发现自己在一片火海当中,奇怪的是,她面对这一片火海,并没有感觉到灼热,反而无比的舒适,仿佛这一片火海也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小倾。”纯稚地声音从远处传来,君慕倾往声音传来处望去,就看到娇小的婴儿,赤、裸着身体慢慢走来,银白色的短发披散在肩上,银色的双眼让这个火一般的世界,不觉的降低了温度,“他”的头上,还有一对火红色的耳朵。

    君慕倾挑挑眉头,赤红地双眼紧盯着婴儿,“你是魔兽?”那一对火红可爱地耳朵,君慕倾一眼就看出来小婴儿并不是人类。

    “太弱了。”小婴儿没有回答君慕倾的问题,反而皱着眉头看着她,稚嫩地脸上有着成人的成熟,身上回荡着王者霸气。

    “我叫血魇,是你的本命魔兽,奇怪,不该是这样的。”血魇霸道地阻止了君慕倾的再次开口,自顾自的介绍起来,不过后面的话,倒是让它面前的人,泛起了几分的好奇。

    “那你觉得是该怎么样?我的确很弱,这有什么问题?”君慕倾撇了撇嘴,还是真是个傲慢的家伙,君慕倾终于知道什么叫狂妄了,它现在才是个“婴儿”,就这么的狂妄自大,长大了,那不是不把所有人都放在眼里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只是唤醒了我,没有将我的封印解除,现在的我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冲破封印,这段时间你还是要靠自己。”血魇尽管是在交代事情,但是语气却从来没有变过。

    君慕倾耸耸肩,这件事情不用它说,自己也知道。

    “你的吊坠就是最好的纳戒,与其花心思得到纳戒,不如将自己的力量提高,这次是你的灵魂之力打开了吊坠,将我唤醒,那区区的元素火焰才没有伤到你,不过,不是每次都这么走运的。”说完,血魇抖了抖银发,转身往来时的地方走去。

    “吊坠?”君慕倾低头,看到赤血宝玉从脖子里面掉了出来,她摘下吊坠,轻轻抚摸,耳边再出传出了自傲的声音。

    “把血滴上去,你就可以看到里面了。”不同以往,这次血魇地声音中透着几分疲惫。

    君慕倾将手举起,仰视着如鲜血办红艳地宝玉,光束一闪,鲜血从手指滴落,掉在了吊坠上面,突然吊坠红光四射,那红艳的光芒盖过了火海的所有的烈火光芒,她闭上双眼,将精神力透进赤红的光芒当中,发现里面的空间竟然看不到尽头,空间的中央,有一片火光,她竟然不能探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君慕倾低头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精神力再次探入吊坠,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一件能穿的“衣服”,其实就是一块能挡住身体的树皮。

    “太弱了……”慵懒的声音轻轻传来,很快火海再次陷入一片宁静祥和,当然要事先无视这片赤红的火海。

    君慕倾猛地拉回了精神力,睁开血红的双眼,心中更加坚定要快点变强,再怎么样她也不能被一只幼兽级的魔兽小视了,将宝玉套回脖子,塞进颈内,没有发现宝玉里流动的光束,犹如鲜血缓缓延伸。

    窒息的疼痛拉回了君慕倾喜悦的情绪,脸色一僵,娇小地身体慢慢倒下,火海瞬间将她吞噬。

    “君君,君君……”委屈地叫声,让昏睡中的人儿小脸微皱了一下,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比女人还妖媚的脸。

    君慕倾愣了一下,猛地坐起身体,像防狼一样看着对面的“人妖”。

    “君君,你别怕嘛,你不记得人家了么?人家可是一眼几认出你了呢,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人家叫花千娆。”花千娆说完,“娇羞”一笑,用红色的衣袖挡住半边脸颊。

    君慕倾赶紧后退一步,她怎么可能不记得他是谁,不就是火溶城的“人妖”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君慕倾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开口问道。

    花千娆委屈地撇撇嘴,哀怨地说道:“还说呢,人家看到四大家族的人匆匆离开,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匆匆赶来没想到就看到君君躺在地上,君家人被烧成了尸体呢。”说着,花千娆“惊恐”地往君慕倾身上靠了靠。

    她是白痴?世上还会有白痴。

    君慕倾当然是不会让花千娆接近自己的,她跟“人妖”说话都觉得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别说让他碰到了,那她绝对会立马凝化水系技能,洗刷一下。

    君家人被烧成了尸体?君慕倾脑海中闪过一个……裸、体,明了的点点头。

    “难道这件事情……是君君做的?”君慕倾好奇地看向君慕倾,眼中闪烁着勾摄人心魂的秋波。

    君慕倾扫了一下手臂,一个闪身走出了软轿,“果然是人妖,有一副女人妖媚的容貌也就罢了,还一脸的妩媚样。”慕倾在心里嘀咕道,想着不禁打了个冷颤。

    躺在面前焦黑的尸体,君慕倾皱了皱眉头,这哪里是尸体,早就被血魇烧成了焦炭。

    “君君,人家好害怕的。”花千娆小家碧玉地走到君慕倾身后,双眼看着赤红的身影,脸上却没有一丝慌张。

    君慕倾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他害怕?鬼都不信,“我先回去了,再也不见。”说完君慕倾闪身快速离去,她可再也不想跟这个“人妖”待在一块了。

    花千娆并没有跟上去,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容,眼睛一直放在那抹赤红地身影身上,背影消失都没有收回目光。

    雷素怒火冲冲回到雷府,就见雷霜惊惊慌慌地从对面走来,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忧伤。

    “出什么事情了?”雷素沉着脸问道,今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他雷霜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老,刚才去祠堂,发现逊儿,颂儿的牌位断裂!”雷霜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的两个儿子都死了,谁害死的都不知道!

    雷素听完之后,熊熊燃烧的怒火差点没让他再次晕眩,牌位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来探知家人是否平安,牌位一但断裂,就说明这人已经死去。

    “到底是谁杀我雷家子嗣!”雷素张开双臂,愤怒地仰天大吼!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