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逆天驭兽师》...

    君慕倾骑着水刃往君家飞奔而去,都已经离开家里三天了,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跟大哥说一声,他们一定很担心。

    想到玲珑山的种种,她就知道君际没有那么好对付,前两次,他都没有用处上技尊师的真正实力,就算是最后一次,他露出了自己的实力,最后因为她吞下五色玲珑果,他以为元素爆炸,才惊慌离开。

    现在君际就算是技尊师,她也不怕了,有风刃在,十级技尊师她也要斗上一斗。

    “主人,我感觉到你家中有几股很强的气息,好像是昨天树林那个人类。”风刃坐在水刃的头顶,拟态之后的它那叫一个可爱,就算现在它一脸的凝重,大街上不少的女子还是惊呼不已。

    君慕倾轻轻扫过周围一片惊呼,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她两只魔兽的杀伤力还是挺大的,拟态了之后“杀伤力”更大。

    “水刃,加快速度。”君际,她不找他,他倒是主动找上门了。

    君墨冷颜注视着强势闯进家中的君际,浑身散发着怒意,好歹他们也是直系一脉,君际就这么闯进来了,这算什么?

    “君离呢!”君际同样怒火冲冲地瞪着君墨,从来了芙水镇之后,他就一直不痛快,先是被君离的无视,现在五色玲珑果也没能带回君家,回去主家,一定会被家主责骂,但是在这之前,他要让君离知道,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是主家的直系一脉了。

    君墨没有理会君际,心里最担忧的莫过于君慕倾,隐隐约约他能猜到妹妹去了什么地方,可是去玲珑山的人都已经回来了,现在还没有看到倾儿的身影,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君际的理智被君墨这么一无视彻底的崩溃,他大步走到君墨的面前,揪起他胸前的衣服,“再问一次,君离呢?”

    “君际,我想就算我们被家主赶出了主家,我们还是直系一脉,你这样,是不是以下犯上?”君墨冷漠地说道,怒火同样的处于在了爆发的边缘,他们一直忍让,换来的却是他们一次次的欺辱!

    君墨的话说完之后,君际笑了,笑得特别得意,“以下犯上,从你们来到了芙水镇之后,下的就是你们了!”君际松开紧握的衣领,得意嘲讽的笑声在君家大院响起。

    “就是,你们早就被主家遗弃,谁上谁下,难道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跟随君际而来的另外两个君家人,也同样狂妄的笑了起来。

    “你们……”

    “哦?既然已经被遗弃了,那从现在起,我们与君家再无任何瓜葛,君离一家从此与君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冷酷地突然地就响起在了几人的身后,狂笑的几人,唰的一下往身后看去。

    一个赤红如火的少女盈盈走来,嘴角虽然带着笑容,却感觉不到半分的暖意,怪异的是,这个少女,头发眼眸都是赤红色的仿佛是从烈火中走出来的人儿一般,说是从烈火中走出,倒不如说是从冰山中走出的,她一出现,周围的温度立刻下降了几分。

    “你是何人?”君际回想着族中记录君离一家人,里面并没有一个红发少女。

    “君、慕、倾。”鲜红的唇瓣轻启,冷冽如冰的声音再次传出。

    “倾儿,你回来了!”在场的五人中,最高兴的就是君墨了,他心中的大石头也随之落地。

    君慕倾带着微笑走到君墨的身边,亲昵地叫了一声,“大哥,我没事。”她之所以来晚了,是特地回去换了身衣服,之前的男装早就变成布条了,还有不能让君际现在就认出她是赤君。

    君墨溺宠的揉了揉君慕倾的头发,又恢复那仙人之姿的气质。

    君慕倾看着自家大哥洁白平整的衣领,出现了几条皱痕,她皱起了眉头。

    “君慕倾,哼!你就是那个孽女!果然是妖孽!”君际讥讽地说道,正常人怎么会像她这样一身火红,连眼珠子都变成了血红色,红色的眼瞳就像一滴鲜红的血滴一样,不是妖孽是什么!

    “闭嘴!”君墨身上的谪仙气息瞬间逝去,浓烈的戾气充斥的全身。

    君慕倾嘴角弯起嗜血的弧度,今天她才知道,她除了煞女,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孽女,君家人真是看得起她。

    “君墨,你让老夫闭嘴,还不够资格。”君际高傲的抬起头,斜视着一白一红的两个身影。

    君慕倾悄悄拍了一下君墨的手背,慢慢走向君际,“怎么?君家堂堂一大长老要趁我父亲不在,以大欺小么?”

    “谁说……”

    “没有吗?那方才你君长老说的话难道是我幻听了?你们没有说我们离开主家以后就是下?没有说我们被主家遗弃?那遗弃不就是说不是君家人了么?”君慕倾垂下眼帘,谁眼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君际突然感觉到背后凉风阵阵。

    “我们君离一家脱离君家都是被逼无奈的,君长老的话就一定是君家家主的意思,君离一家不会让君长老难做的,相信君长老也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小辈,是吗?”君慕倾无辜地眨着眼睛,看着被她的话噎住了的君际。

    “你……你……”君际“你”了半天,都没有你出个下文。

    君慕倾刚才那番话的意思很明白了,都是他君际逼着他们脱离君家的,他们本不愿意,可是长老的意思,想必也是家主授意,他们只是顺从了主家的意思,君慕倾故意曲解意思,就是要找一个最合适的理由,脱离君家。

    阴谋,赤果果的阴谋!

    “君长老还想说什么吗?难道家主还有其它的旨意?”君慕倾皱了皱眉头,故意露出了一副伤心的模样。

    “哼!”君际长袖一甩,大步离开。

    跟在君际身后的君家人立马跟上去,无声的擦拭着脸上的汗珠,那个小丫头也太厉害了,一两句话就把强迫族人脱离的罪名扣在了长老的头上。

    “君长老慢走,记得告诉家主,君离一家从今天起与君家再无瓜葛!”见君际走了,君慕倾还不忘“好心”提醒脱离的事情。

    君墨看得一愣一愣的,倾儿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一两句话就把君际给打发了。

    ------题外话------

    《末世第一丧尸女王》/意之幻,http://。./inf/496386。htl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