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逆天驭兽师》...

    六翼青狼轻哼一声,发动了攻击,水刃只能险险躲过,平静的树林深处,两只不同等级的魔兽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打斗。

    水刃在六翼青狼的面前,也只有逃跑的份了,这就是等级的差异,一个等级的差别都很大,更别说是一个层级的差异,水刃的攻击对六翼青狼来说,那只是挠痒痒而已。

    君慕倾看着六翼青狼,坚定地迈出了一步,小手指着六翼青狼,冷酷地声音漠然响起:“两条路,臣服,死。”

    轰!风焱跟轿中人脑中顿时响起了雷鸣的声音,这小子太狂了,要知道,‘他’面前的是十二级巅峰的神级魔兽,“他”敢说:两条路,臣服,死,逆天了,谁给“他”的胆子,连巅峰级神兽都不放在眼里!

    风焱终于知道眼前的“少年”为什么不怕五大家族了,“他”在十二级神兽都这么狂妄,只怕“他”连低调两个字都不会写。

    “狂妄的人类,今天吾就让你知道,小看魔兽的下场。”六翼青狼彻底恼怒了,自从进入神级之后,不论是魔兽,还是人类,看到它躲还来不及,今天这个人类敢对它这么说话,找死。

    “青狼,何不听主人的话,立下血誓,永远跟随主人。”水刃一边逃窜,还不忘“苦苦”相劝。

    “闭嘴!”让它臣服,除非打败它。

    君慕倾没有再说话,她知道魔兽有魔兽的骄傲,更何况还是十二级巅峰的神级魔兽,她不敢保证能够让青狼臣服,但是在魔兽的面前,它狂,你要比它更狂,这样,在气势上就已经赢了一半。

    她再次伸出小手,风焱跟轿中人都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这种情况,他们半点忙都帮不上,神级魔兽不是他们所对抗的,可是她却嚣张地让魔兽臣服,她会有什么办法?

    红色的光芒从君慕倾闪过,赤红的笛子出现在她的手中,在阳光的照耀下,笛子中间仿佛有红色的液体在流动。

    君慕倾也微微一愣,不明白她的狼笛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还变得这么的诡异,她还记得那天晚上,吹动狼笛之时,明明还是水晶色,从她昏迷了之后醒来笛子就没有用过,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什么?

    四道目光从君慕倾唤出水刃的时候,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当她拿出血笛之时,满脸疑惑。

    君慕倾双眼紧紧盯着六翼青狼,快速将血笛凑到嘴边,随后优美的笛声在树林中响起。

    她吹奏着笛子,笛身周围慢慢散发出红色的光晕,在君慕倾的周身环绕,树林间除了两只魔兽追逐打斗的声音,只剩下这优美的笛声,站在原地和坐在软轿中的人,仿佛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都闭上眼睛,享受着美妙的乐曲。

    “人类,你以为本神兽是普通的魔兽吗?”六翼青狼也不在跟水刃追逐,这笛声中让人顺服的力量,对它来说还是有些影响力,不过这力量却不能让它顺从臣服。

    君慕倾皱着眉头,笛声的节奏越来越快,周围的树叶因为笛声的节奏,都发生了抖动,但是对于六翼青狼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心中也有了几分担忧,那晚明明还有用的,难道对高级的魔兽没用吗?

    “可恶的人类,去死吧!”六翼青狼低吼一声,无数的绿色刀刃如疾风往君慕倾这边飞来。

    “风之柔盾!”风焱突然睁开双眼,脚下深绿色的光芒闪过,一道无形的风盾挡在了三人的面前,绿色风刃无情飞来,将风之柔盾撕裂,风刃的速度没有丝毫减弱,所有风刃都往君慕倾一人身上飞去。

    “寒冰坚盾!”君慕倾停止了吹奏,就在风刃离自己只有三步距离的时候,脚下淡绿色的光芒闪过,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一面冰墙挡在了她的面前。

    “砰!”风刃跟冰墙相撞,风刃再次穿透冰盾,君慕倾使出怪异的身法逃离,她躲过了大部分的风刃,却还是有小部分的风刃从她身上擦过,还有一道风刃从她头上擦过,帏帽的顶端出现了一丝裂痕。

    君慕倾目光一寒,在地上狼狈的打了几个滚,暗暗松口气,就差一点,闪神间,一把更大的风刃往她胸口处飞来。

    “小心!”风焱惊呼道,这个少年给他太多的惊讶,怎么可以就这么陨落了。

    “海妖之力。”撩娆的声音及时的响起,风刃飞来的速度明显变慢。

    君慕倾快速起身,她手的双手紧紧握着血笛,赤红的双眼闪烁出血红的光芒,心中不禁惊叹,这就是实力的差,她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连站在这里,都是靠别人的帮忙。

    她再次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想要变强的想法,无限地在心底蔓延。

    身上细小的伤口流下的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流下,血笛疯狂的吸收着血液,君慕倾不甘心地注视着六翼青狼,身上的发出了光芒,将她围裹在其中,迎面飞来的风刃立刻消失,赤红的光芒刺痛了身边两人的眼睛,他们不得不闭上眼睛,用袖子挡住光芒的照耀。

    “这是什么?”水刃停止了打斗,气喘吁吁地看着主人身上散发出的光芒,要不是主人的笛声削弱了六翼青狼的力量,只怕现在它已经被打趴下了。

    红色光芒将六翼青狼笼罩在其中,强劲的力量把它从天上直接摔倒在地下。

    “臣服否!”一声出,强劲的气波在周围形成了一个龙卷风,而他们此时正处于龙卷风的中央。

    此时君慕倾身上环绕着赤红的光芒,点点红光在她周围环绕,她俯视着趴在地上的六翼青狼,眼中透着寒光。

    “你……”六翼青狼仰着头,看着走到自己身前的红色瘦小的身影,全身发颤,“他”此时仿佛就是昂首天下的王者,强大的王者之气其实透着冰寒,六翼青狼全身都受到压抑,一点力气都没有。

    一旁的水刃双腿早就发软,赶紧扶住身旁的大树,才没有跪下去,那股力量真的太可怕了。

    六翼青狼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被股无形的力量勒住,只要它说一个‘不’字,就能随时要它的命,“服。”它艰难地吐出一个字,能不服吗?还有别的路可以让它选吗?

    “反悔,知道后果!”话落,红色龙卷风瞬间消散,君慕倾身上的光芒也随即消失,她抚着额头,突如其来的晕眩,她赶紧伸手扶住了身旁的树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