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家大殿,所有人齐聚一堂,所有的目光纷纷落在司徒烈的身上,满是探究。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司徒烈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他怎么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还是很不好的事情,要不要先逃走?

    “父亲,大哥怎么会成为域王,这些年你可是一直跟我说,魔域是你在管。”啸月狐疑地看着司徒烈,可是兽域现在在大哥手里,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交给大哥的?

    所有人只知道血狼族拥有远古血脉,他们族更是让兽族敬畏,犹如王者般的存在,兽域的事情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兽域的魔兽,都是无法在兽族,甚至是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就会去往兽域,还有就是不想再看到这个世界,想过新的生活,经过不断的寻找,才能找到唯一通往兽域,那一条不定时出现的道路,兽域是血狼族创造出来的,最高的管治者,自然也就是血狼王。

    司徒烈轻咳一声,心虚地不敢去看啸月,“月儿,这是我跟你大哥的事情。”

    要逍遥当然要把所有的担子放下里,刚好他有一对儿女,不就各自管一样,这样多好,他也乐得自在。

    “啪!”啸月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血红双眸比以往更为红艳。

    “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带着几分怒火的声音响起,王者气势倾泻而出,大厅中顿时笼罩在一片无形的压力之中。

    众人纷纷看向啸月,看到她怒火冲冲的样子,殿中一下子安静下来,连呼吸的声音都消失了。

    “这个,小月儿,我有事情先走了,血狼族现在在你大哥手上,你不用管了,后会有期,后会有期。”司徒烈笑呵呵地站起来,一步步往门口挪动,看准时机,一个冲刺,飞身走出了凤家。

    看着司徒烈消失的身影,一帮子人纷纷傻眼,就这么走了?他们也想知道内幕,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好歹也要告诉他们原因啊!

    “父亲!”啸月满头黑线看着司徒烈逃走的方向,他真是够了。

    凤夙笑着走到啸月身边,明明怒火已经快将大殿烧尽,他却走了过去。

    “月儿,你明明不想当血狼王,为什么……”

    “被骗的。”啸月没好气打断凤夙的询问,脸上的怒火瞬间消失,仿佛刚才那怒火滔滔的人不是她。

    “被骗!”纳兰琉,北宫煌,凤逸轩几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三岁那年,父亲把血狼令给我玩,问我想不想要,我还没开口,他就塞到我手里,然后就不见人了。”啸月扶额说着当年的血泪史,当时她还什么都不懂,父亲就把血狼族交给她了。

    酒千醉嘴角抽动了一下,惊悚地看着啸月,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

    三岁,三岁就把那么重要的家族交给她!

    不愧是血狼王,还真是什么都敢,就不怕二嫂管不过来。

    君慕倾靠在椅背上,额角滑下一滴冷汗,果然,娘也是被外公骗的,那老头骗人真是一套一套的。

    “那你出血狼族是跑出来的?”北宫煌小心翼翼问道,她当时可不是那么说的。

    “算是,不全是。”啸月耸耸肩,反正当时在血狼族也无聊,刚好又有九重那么点事情,她就趁着机会出来,没想到会有后面的事情。

    北宫煌愣愣点点头,他发现自己现在才真正的认识了啸月,以前根本不知道她还会有这样的一面,所以他输给了凤夙。

    “爹娘,我和月儿还有事情,就要回遗忘蛮荒了。”凤夙轻咳一声,他不想让所有人都认识到真正的月儿,月儿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寒傲辰淡淡轻笑,立刻应和道:“无边黑暗直接也有事情,我和倾倾也要回去一趟。”

    所有目光纷纷落在凤夙和寒傲辰身上,有狐疑,也有鄙夷,一个有事情,两个就都有事,他们这是串通好的吧?

    “爹。”君慕倾从空间里面拿出一枚玉石,继续说道:“把这个放在屏障中间,这样被关在里面的变异凶兽,就会自动送入兽域。”

    永远把变异凶兽放在遗忘蛮荒也不是办法,神族,兽族,把他们分化出的异类都赶到了遗忘蛮荒,异类,他们不认可,就说对方是异类,这里容不下他们,总有他们的之处。

    “自动?”凤夙接过离夜手上的玉石,仔细端详。

    红色玉石,犹如一滴鲜红的血液,明明和赤血宝玉不同,可真要说出来,有说不出什么地方不一样。

    “以后爹就不用老是以自己的力量,巩固遗忘蛮荒,等一切稳定下来,我会让霸嚣去一趟。”君慕倾笑着说道,爹娘当年误入遗忘蛮荒,那个地方已经快崩塌了,正是他们用力量巩固了遗忘蛮荒,遗忘蛮荒到现在才能没事。

    他们一旦走出遗忘蛮荒,那个地方就会崩塌,所以当年他们才会把她送出遗忘蛮荒,他们两个选择留下来。

    “好。”凤夙把玉石放进纳戒里面,拥住啸月。

    两人瞬间被拉出了大殿,空中漩涡中旋转出一块别样的天地,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们两个走进那块天地中,随着那块天地消失。

    纳兰琉无语看着离开的两人,扭头看向君慕倾:“小倾儿,那是什么东西?”

    一块玉石有那么大的力量,巩固整个空间不会再倒塌?

    “好了,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去了,就不用在深究了。”凤爵一把拉住纳兰琉,看着君慕倾的目光带着一丝笑意。

    “我说凤爵,你什么意思?鄙视还是歧视!”纳兰琉双手叉腰,气势汹汹说道,他消失这么多年,一回来就要跟她唱反调,要是知道她还问吗?

    看着纳兰琉的神情,酒千醉和凤逸轩忍住拔腿跑的冲动,小心翼翼脚步往旁边挪去。

    凤爵笑盈盈看着纳兰琉,不慌不忙说道:“都有。”

    “凤爵,老娘跟你没完!”

    “我们两个当然不能完。”

    “你欺负我!”

    “只能欺负你一个,不欺负你欺负谁?”

    “我要回娘家!”

    “好啊,反正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岳父了。”

    “凤爵!”

    “在这呢。”

    ……

    众人满头黑线从大殿走出去,耳边还时不时传来斗嘴的两个人,一个暴躁如火,一个淡然如水,看起来相当的融洽。他们额角黑线不停抽搐,两个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斗嘴,这样真的好吗?

    谁说水火不相容?这不是融合的挺好的。

    “你们真的也要走?”酒千醉皱眉问道,他们都走了,那自己该去哪里?现在神族都知道他就是凤魂,去哪里都不自在。

    “自然。”寒傲辰微笑点头,早该走了,在无边黑暗之界没有他们打扰。

    “带上我吧。”凤逸轩急忙说道,他真的不想管凤家,可为什么这个任务会落到他身上,最主要的是,他根本不适合,再说,倾儿才是家主!

    “不行。”寒傲辰果断回答,脸上的笑容隐约有几分寒意。

    凤逸轩:“……”

    他就是开开玩笑,别这么冷……

    “凤家你就好好管着。”君慕倾笑着拍了拍凤逸轩肩膀,那九大长老该干嘛干嘛去,凤家家主以后就归他了。

    凤逸轩只感觉后背寒风阵阵,脑中一下子转不过来,他不是暂时管管吗?怎么就变成好好管着了?

    “以后让我去无边黑暗之界看看。”北宫煌轻咳一声,他决定沉默,什么都不说。

    “好。”寒傲辰面无表情点点头,后到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

    听到寒傲辰那么爽快的答应,北宫煌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一滴冷汗从额角滑落下来。

    “王,王妃,可以走了。”白色身影从暗处走出来,白晖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要去无边黑暗之界哪里有那么容易,王自从成亲以后,更离不开王妃,他怎么会让人打扰他们两个的独处。

    “好。”血红双眸溢出笑容,看了一眼还在大殿斗嘴的两个人,转身离去。

    三人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涅槃之巅,站在凤家外面的三人直到看不到他们,才收回眸子。

    酒千醉刚要离开,就被凤逸轩一把拉住,“三叔,为什么我有种被算计的错觉?”

    自从倾儿他们离开以后,这种感觉就越来越明显了,难道不是错觉?

    “怎么说?”酒千醉挑挑眉头,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晚了,倾儿他们都走了,他就算反应过来,也没人帮他了。

    “凤家倾儿是扔给我了?”凤逸轩再次问道,不要了吧,他现在实力还不够,还想着去历练一段时间,等过几百年上千年再说。

    “你答对了。”北宫煌笑着点点头,这次真的不是他的错觉。

    “九大长老都来了。”酒千醉指了指凤逸轩身后,这九个老头动作真快,倾儿才刚走,就追出来了,不过还是来晚了。

    凤逸轩猛地看向身后,九大长老大步走来,脸上还带着急切的表情。

    “三叔,我先走了。”凤逸轩撒腿就想跑,他还小,真的!

    酒千醉立刻拉住要走的凤逸轩,笑嘿嘿说道:“上了黑船,你就别想下去,凤家好好管着,我先走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涅槃之巅,留下凤逸轩和北宫煌站在原地。

    “逸轩,你要是不做家主,你三叔就要管凤家,你觉得他会让你走吗?”北宫煌微笑着拍了拍凤逸轩的肩膀,转身飘然离去。

    凤逸轩只感觉到一声晴天霹雳,整个人彻底呆在了原地。

    凤家就推到他这了!?

    ------题外话------

    木办法了,这一段只能写三千,下一段可能会写啸月和凤夙,么么哒

    ...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