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舅舅!?

    舅舅!

    君慕倾顿时抽搐,黑线不停从额上滑落,站在她面前的啸穹,还是那一副欠扁的表情,显然是早就知道她的身份。

    游子之他们阵阵凌乱,看着这一家人,无语到了极点。

    感情你们就是一家,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好打的?早点说清楚不就得了,让他们这么紧张。

    “噗。”钟离茉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越发的苍白,欣喜不服的表情,变得惊慌起来,冰冷气息寸寸渗透心底,她整个人如同掉进冰窖一般。

    舅舅,兽域域王竟然会是君慕倾的舅舅,怎么会,君慕倾到底是什么人,难道除了兽族帝尊,还有什么其它的身份?

    兽族帝尊,钟离茉脑中阵阵空白,她曾经以为,兽域,即便是帝尊也管不了,兽域和兽族不同,即便是见到帝尊,也不会听从帝尊的命令,所以她才会冒险,冒险打开兽域,结果没想到,反倒是成全这一家人见面!

    君慕倾,君慕倾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不,不会的,怎么会这样!”钟离茉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呐喊。

    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才落到她的身上,一时间,她成了所有人注视的焦点,残破的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随时就会倒下。

    “君慕倾,怎么什么好事都摊在你的身上,我也是钟离家的天才,为什么我事事不如你!”钟离茉大声吼道,这是为什么,比起天赋,她不比君慕倾差,君慕倾也不过王者级别!

    相思不屑地看了钟离茉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她讥讽说道:“你这女人,什么都不知道就和人家比,君慕倾岂是你能比的。”

    “你居然和我们王妃比,你比不了。”游子之摇头说道,她只知道王妃多天才,一点都不知道王妃这一路上有多辛苦,有多艰难。

    “与吾主相提评论,尔配?”风刃冷声轻哼,她还真是看得起自己,钟离家的天才。

    天才岂是说说而已,她又何曾知道,主人能有如今的实力,靠的不止是天赋。

    “蝼蚁。”血魇不屑说道,他的契约者,她如何能比得上。

    “钟离茉,从现在开始,死是你这一辈子最奢求的事情!”君慕倾冷声说道,赤红双眸闪烁着杀气,王者威压倾泻而下,肆意在天地之间。

    钟离茉身体一僵,全身不停打颤,她惊恐的看着君慕倾,仿佛看到了地狱恶魔,而她还偏偏去招惹这个恶魔。

    “帝尊侄女,不如让我把她带到兽域?”啸穹笑盈盈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他的笑容总带着几分狐狸的气息。

    “人交给你可以,不过要是跑了,或者是死了,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君慕倾嘴角勾起完美弧度,是她舅舅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穿她,还不告诉她一切就走了。

    啸穹额角划下一滴冷汗,后背阵阵发凉,笑容有些僵硬。

    他就说能给他危险感觉的人不多,她是第四个,倾儿不愧是帝尊,隐约间的王者威压,连他有个时候都抗拒不了。

    不得不说,钟离茉太过天真,她以为兽域就可以不归帝尊管,她可知道,只要是魔兽,不管是什么地方,多强,势力有多大,见到帝尊,都要俯首听令!兽域也一样。

    “一定。”啸穹擦了擦额上冷汗,对钟离茉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钟离茉看着啸穹的脸色,心里越来越不安,突然她觉得,请出兽域域王,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慢着,啸穹,你真不打算离开兽域?”司徒烈着急问道,他这些年在兽域待了那么长时间,该出来了。

    “没必要。”啸穹冷淡看向司徒烈,脸上没再有笑容。

    “什么叫没必要!?”司徒烈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儿子,整天呆在兽域,他是不是都呆傻了,怎么就是不肯出来!

    “父亲,你要是不想让血狼族族人知道你还活着好好的事情,最好就不要管我的事,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啸穹嘴角勾起淡笑,笑容之中还带着几分危险。

    司徒烈嘴角一抽,轻咳一声,淡然地看着啸穹说道:“你走吧,赶紧走赶紧走。”

    君慕倾看着司徒烈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阵无语,他就那么不想当血狼王,居然对族人宣布,自己已经死了!就把位置甩给她娘。

    “小倾儿,什么时候去兽域坐坐?毕竟族人还要见见他们的公主。”啸穹笑眯眯地说道,心里已经有了另外一番算计。

    坐坐?见见公主?他会这么好心?

    “舅舅,域王的位置你坐的挺好,别想着推给我。”君慕倾终于知道什么叫有其父必有其子,老狐狸带着小狐狸,两只狐狸!

    啸穹哭笑不得注视着君慕倾,他这还什么都没说,她就看出来了。

    黑色身影从空中划过,犹如一道闪电,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腰,双眸注视着啸穹。

    “舅舅,我们家小倾倾就不用你操心了。”寒傲辰霸气十足说道,不满地看着啸穹,脸色非常不好。

    他们之前的帐还没算,现在就想拐走小倾倾,就算是倾倾的舅舅,他要这么做,自己也不会客气!

    啸穹:“……”

    他就是说说而已,用不着像看仇人一样吧?不过这个男人还真是强大,隐约间的气势,连他都要压迫了,小倾儿看上的人的确不错。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小倾儿,血狼王,域王,你要是想坐着玩玩,就到兽域来找舅舅。”一声狼嚎,黑色漩涡旋转的速度慢了下来,最后停下,还没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停下的漩涡,又往相反的方向旋转。

    啸穹俯身而下,飞速抓过地上的钟离茉,两道身影没入兽域之中。

    君慕倾无语的看着逐渐消失的漩涡,想坐着玩玩,就去找他,谁那么无聊,没事找事做,去当血狼王和域王,两个都不是好差事,要是自在,他还想把这个位置推出去?

    “这小子,现在连老爹都敢威胁。”司徒烈脸上堆满了笑容,还不忘瞪了一眼消失的漩涡。

    “爹,你这都多少年没见大哥了,你们就不能说点其它的?”啸月无奈走到司徒烈身边,当年把血狼族送进兽域果然是对的,有大哥在,没有谁能伤害到血狼族。

    “能说什么,他差点拐走我家外孙女!”好好的域王,他推来推去想干嘛?好好当他的域王就行了。

    啸月斜视了司徒烈一眼,拉着凤夙转身离开,不再理会气呼呼的司徒烈。

    “我们也走吧。”寒傲辰搂过君慕倾,柔声在她耳边轻喃。

    君慕倾笑看了司徒烈一眼,转身和寒傲辰走出了很远,外公当年把域王的位置给了舅舅,血狼王给娘亲,不就是不想管那些烦心事。

    相思戳了戳华阙,手指摩擦着下巴:“阙,我们是不是也走?”

    本来还以为有好戏看,结果是他们一家人相认,只是没想到域王和血狼王还能分开,域王黑眸,血狼王红眸,分开管着两个不同的地方。看来兽族还有很多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好。”华阙笑着点点头,十指交错,两人并肩离去。

    风刃冷冷扫视了一眼周围,转身离开,留下游子之一个人站在原地。

    司徒烈仰天哈哈大笑,嘻哈地离开,儿子女儿都有了自己的归宿,他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当初还担心他们做不来,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他可以继续到处走。

    “嘿!你们一个个都走了,那我呢?”游子之郁闷的看着一个个离开,他们这一个个的算什么意思?

    大家都走了,好歹也叫他一声,风刃也是,他们两个一样的孤家寡人,还一个人离开。

    “喂,子之,你在这里嘀嘀咕咕干嘛?”红彤彤的脸凑到游子之面前,还没靠近,一只大手立刻把她拉住。

    “暖暖,不用靠这么近。”涙城满头黑线说道。

    “我说涙城,你以后就防着吧。”调侃的声音传来,两道身影飞速闪过。

    “白絮,冰,你们两个也来了?”游子之鄙夷地看着面前的四位,他们这是来秀恩爱的吧?

    一个个出双入对,在他面前晃悠。

    “主人呢?”冰冷淡问道,目光扫视着周围,没有看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

    “你们来晚了,各自回家吧。”游子之转身离开,刚走几步,他停下脚步扭头说道:“涙城,主子说,你也该回无边黑暗之界了。”

    黑色身影轻盈的飘然而去,速度极快,一眨眼已然消失。

    无边黑暗之界……

    涙城眉头紧皱看着暖暖,要把暖暖带回无边黑暗之界,还让她没有心甘情愿回去,是他最新的问题。

    古老磅礴宫殿屹立在顶峰之巅,到处都弥漫着古老的气息,无处不是庄重威严,一道光芒从空中划过,四面八方传来浩瀚的声音。

    “恭迎域王回宫。”

    “恭迎域王!”

    啸穹站在宫殿顶端,俯瞰着脚下,成千上万的魔兽匍匐在地,恭迎着他的回归。

    “起。”啸穹大袖一挥,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在身体周围肆意。

    脚步划一的动作响起,所有跪在地上的身影站起来,他们形态各异,魔兽,兽人,都有在其中。

    “砰!”

    宫殿中传来剧烈晃动,钟离茉从空中坠落而下,早已经血迹斑斑的身体,又加重了伤痕。

    站在地上的魔兽,兽人看到地上躺着的钟离茉,眼中露出疑惑。

    “王,这个人类是谁?她怎么会有资格进入兽域?”众多魔兽中的一只走出来,疑惑问道。

    兽域是除了兽族,魔兽的另外一块天地,这里除了魔兽就是魔兽,兽族还容许人类进入,而兽域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类靠近一步,王很多年都不曾出过兽域,今天不但出去了,还带回来一个人类。

    “她没资格进入兽域。”啸穹不屑地看着钟离茉,妄想用当初兽域送出的令牌,让他做事,他是域王,兽域的所有事情,都是由他说了算,谁也不可忤逆!

    “可是……”

    “蒙赫,血狼族进入兽域多少年了?”啸穹打断那人的话,转而问道。

    站在另外一边的男人迈出一步,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回答:“兽域无岁月,即便如此,属下记得应该有将近百年。”

    从兽族到兽域,就是有这么长时间,血狼族在这里面待了这么长时间,这还要多亏九重,让他们有家不能回。

    “那也就是有将近百年,你们没有见过啸月了?”啸穹回想着刚才的画面,以及站在啸月身边的男人。

    蒙赫迟疑了一会,才缓缓应道:“血狼王离开血狼族不止百年,在我们到兽域以前几十年,她就已经离开了血狼族。”

    钟离茉口吐鲜血注视着站在宫殿顶端的男人,双眼充斥着血丝,他这算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所以,你们就连啸月嫁人了?还生了一个女儿也不知道?”啸穹笑眯眯地问道,笑弯的眼睛,活像是一只狐狸,而不是狼。

    嫁人!

    宫殿周围所有魔兽一片沸腾,“嫁人”两个字重重击打在所有魔兽心里,他们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血狼王看上?

    “王,你究竟想说什么?”宫殿下方的位置,身穿紫衣的男子柔声问道,他今天好好的,干嘛说到啸月,还把这么多年都不告诉血狼族的事情说出来。

    “不想说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们前几天知道了帝尊的存在,可要是有人对帝尊不敬,还让兽域去斩杀帝尊,你们会怎么做?”啸穹挑眉问道,这些家伙知道了以后,就算他不动手,这个人类也会死的很惨。

    不,不能死,小倾儿说了不能弄死她!

    “不,不,域王,我可是有令牌的人,你们兽域曾经欠下我们钟离家的恩情,你怎么可以杀我!”钟离茉急忙叫道,她还不能死,她不想死!

    君慕倾,君慕倾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有域王的舅舅,凤家嫡女,兽族帝尊!她还是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是让兽域去杀君慕倾,而不是自己去招惹大祸!

    “什么?”又一个惊人的消息击打进所有魔兽心里。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传说兽域欠下人类一个恩情,所以只要持有令牌的人找到兽域,他们就要无条件的帮助这个人,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他们一直以为是传说,没想到会是真的。

    “蒙赫,你们是兽域的魔兽吗?”啸穹冷笑着问道,兽域的魔兽,很不巧,他是兽域域王,更不巧的是,他不属于兽域魔兽。

    紫绯嘲弄地看着地上口吐鲜血的钟离茉,这个人类还真是天真,兽域欠下的恩情,那是兽域的事情,啸穹刚回来乱七八糟扯这么多事情,她以为啸穹是在做什么?告诉她兽域有多少势力吗?等会她就会知道自己会死的很惨。

    不过能让啸穹花这么多口水,要整死的人类,她也算第一个,她该知足了。

    “属下是血狼王的护卫!”蒙赫铿锵有力回答,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职责,也没忘记血狼族的大事。

    “身为护卫,要是血狼族公主被人算计,差点没命,你会怎么做?”啸穹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若有所思地问道,心里不禁一阵叹息。

    要不是小倾儿说,不能让人死了,他也不用说这么多话,弄死一个人很容易,不能弄死,还不能让她好过,那是真难。

    想到这里,啸穹不禁捂住胸口自问,他干嘛要拦下这么一个烂摊子,他也没想过这个人类会这么难弄。

    “算计公主!”蒙赫双眼睁大,显然是被惊吓到了。

    域王刚才不是说帝尊,现在怎么又说到公主了?

    “回答本王,你们会怎么做?”啸穹大声问道,丝毫没有理会钟离茉苍白的脸色。

    “杀了她,杀了她!”

    “杀了她!”

    “敢算计我族公主,必须杀!”

    ……

    血狼族所有魔兽一齐呼喊,语气中全都是杀气沸腾,即便他们没有不知道公主是谁,但是血狼族公主,岂能让一个人类算计,伤害!

    一时间,兽域一片沸腾,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会回荡着一句话,“杀了她,杀了她”。

    “我说啸穹,你不会告诉我,就是这个女人想杀血狼族公主吧?看起来也不怎么样?”紫绯撩娆一笑,脸上依旧是那温柔的笑容。

    不会有人会想到,在这温柔笑容之下,便是无尽的杀机,紫绯越是撩娆迷人,就说明他的杀气越重,死的人也就越惨。

    “不就是她,不过公主说了,这个人不能死,得让她生不如死。”啸穹头痛说道,面对好友提问,他也只能如实回答。

    紫绯脸上笑容扩大,轻笑着说道:“这个公主还真想见见。”

    让敌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才是最狠的,这才是血狼族公主,又或许应该叫帝尊。

    “域王,把她交给我们。”蒙赫粗声说道,愤怒看着地上躺着的钟离茉,那眼神恨不得一口直接把她吞下腹中。

    “我们必定会听从公主命令!”另外一个血狼族的魔兽说道。

    “必定听从!”

    “听从!”

    钟离茉脸色苍白往身后退去,她无法想象自己招惹了什么人,面对站在眼前所有魔兽的怒火,深深的绝望将她笼罩。

    她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君慕倾总是这么幸运!同样是家族的天才,君慕倾为什么就可以做到如此!

    “好啊,就交给你们,总之一句话,不能让她死了,其它随便你们。”啸穹挥了挥手,笑眯眯说道,把人交给他们,总比他自己想办法来的好,他也省得麻烦,相信血狼族族人也会很乐意做这些事情。

    “遵命!”蒙赫双手抱拳,迅速飞身闪过,走到钟离茉面前。

    “就是你想杀我们公主,哼,我们先让你知道什么叫死!”说完,蒙赫抓过钟离茉,闪身离开宫殿。

    所有血狼族族人全部更上去,宫殿周围的魔兽顿时少了一半。

    啸穹耸耸肩,眨眼之间身影已经走进了宫殿,紫绯看了一眼远去的身影,嘴角勾起弧度,跟着走进宫殿。

    “啸穹,他们也知道你从不出兽域,这次出去,一定是有事,所以,立刻就信了你的话。”血狼族,比兽域的魔兽还难管,毕竟他们认可的王,只有血狼王一个。

    “那个人类该死!要不是倾儿不让她死,她早就粉身碎骨了。”啸穹冷声说道,双眸之中杀气沸腾。

    紫绯嘴角勾起弧度,淡淡说道:“几年前那个人类,只是有想杀你侄女的想法,你就让他粉身碎骨。”

    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啸穹不会做的,这一家子护短的主,自己可是随便算计自家人,可是绝不容许外人碰触半分。

    “你知道就好,所以那个人类,你也要多多照顾。”啸穹微笑着转身,折磨人的方法,整个兽域都比不上他紫绯一个人。

    “当然,域王有令,属下不敢不从。”紫绯打趣说道,心里同时感叹一句,果然护短!

    “嗯。”啸穹点点头,目光嗜血看着宫殿外。

    谁也不能伤害他的家人一分一毫,触碰者,必定挫骨扬灰!生不如死!

    ------题外话------

    亲们想看谁的番外,都可以提出来,情节允许的话,某甜会写到的说…么么哒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