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重的吼声从漩涡中传出来,掀起了王者罡风,天地骤然变色,天空逐渐染上一层血红,大地被血红笼罩。

    威压之力铺天盖地,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万物皆寂,三千魔兽纷纷颤抖,要不是有君慕倾在,只怕它们早就已经跪下了。

    红眸眯起,殷红唇瓣轻启:“王者临世,万兽相迎。”

    王者?

    寒傲辰疑惑注视着漩涡,喃喃问道:“倾倾,兽族除了三族之王,兽王,代管飞禽的火凤凰外,还有什么王者魔兽能让万兽相迎?”

    倾倾当然是不用说的,她是兽族帝尊,王者之帝,相迎的绝不只是万兽,但是除了他们,还有谁能做到如此。

    “我娘啊。”君慕倾轻轻一笑,扭头看着寒傲辰说道。

    “岳母自然可以。”寒傲辰认真点点头,倾倾的娘亲可是血狼王。

    “来了。”

    一股劲风从漩涡中冲击而出,三千魔兽全身颤抖,恐慌不已,双脚早就发软,急速的身影从漩涡中冲出,紧接着钟离茉就被漩涡反弹了出来,往地面坠落而去,她整个人掉落在地上,隐约还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人类,下次别再妄想走进兽域!”呵斥的声音隐约带着怒火,凶狠的目光瞪着地上脸色苍白的钟离茉,修长的身姿站在空中,犹如王者临世,傲视万物,俯瞰苍穹。

    钟离茉强忍着疼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半躺在地上,“域王,你别忘了,上古时期你们的承诺,我不想进兽域,只想让你帮我杀一个人。”

    “你说的是她?”域王眼带着笑意,看着红眸燃烧起两簇火焰的君慕倾。

    “没错!”就是她,君慕倾!

    “怎么每次见你,你都被人杀?”男子站在空中,褐色的发丝随着衣袍在风中摇曳,完美无瑕的轮廓让人妒忌不起来。

    君慕倾咬咬牙深吸一口气,指着空中的男子说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都是一脸欠打的表情!”

    又是他!尽管他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说过要杀了他!

    “敢这么说本王不多,你是第四个。”域王笑呵呵地说道,毫不在意刚才君慕倾的话,就像是没听到似的。

    钟离茉躺在地上差点喷血,她是请他来杀君慕倾的,不是让他们叙旧的,君慕倾怎么会连他也认识,兽族帝尊难道连兽域的魔兽也能号令,这不可能!

    “不是第一个还真对不住你!”君慕倾咬牙切齿的回答,当年就是他,在阴月城的时候戳穿了她,让所有人都知道赤君就是君慕倾!

    “哈哈,第一个可不行。”域王笑着说道,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

    “管你行不行,火焚天地!”血红火焰蔓延到空中,灼热将空气中的水分瞬间蒸发,火光如同巨网一般,往域王站着的地方急速飞去。

    三千魔兽拔腿就跑,脸色惊慌看了一眼往空中飞去的火焰,狂奔的速度更快,恨不得再回到娘胎多生两条腿。

    寒傲辰稍稍后退一步,脸上只有淡笑和宠溺,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域王,嘴角弧度稍稍上扬。

    当年他说倾倾太弱,甚至在那么多人面前,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把她的身份告诉了所有人,当时阴月城出现魔兽,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不过他们都没忘记他这个人,还有他做过的事。

    “盾!”无形盾牌挡在空中,飞来的火焰全部被挡在外面。

    “神器?”君慕倾轻啐,拿出神器有什么本事。

    “是神器,不过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才这么一点的时间,竟然超越了至尊。”那一步很少有人达到,她不禁达到,还用这么短的时间,要不是当年知道她的实力如何,他一定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超越至尊你就不敢跟我打了?”君慕倾挑挑眉头,双手抱臂,脸上的表情全是挑衅。

    君慕倾清楚知道他不弱,可能他也已经是鸿蒙级别,不过她好歹也是鸿蒙。

    域王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眼角稍稍弯起,那笑容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一般,君慕倾看到这个笑容不禁愣了一下,脑海中飞快闪过什么,有什么东西她正要抓住,域王脸上的笑容却已经消失,一切都恢复正常。

    “好啊,我们就来打一场,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域王含笑点点头,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在她面前还真是半点都不能松懈,差点就被发现了,不过,现在还不行。

    钟离茉双手握紧,咬牙切齿地看着君慕倾,在域王面前自己是那么的卑微,不只是拿着令牌还要万分讨好,才能让他出手,君慕倾她为什么总能这么好运,让所有人都认可她。

    阴毒的双眼看向寒傲辰,钟离茉变得更为疯狂,妒忌快要将她掩埋。

    两道罡风冲击而过,如同闪电从空中划过,无数的元素坠落而下,看到这一幕的,除了寒傲辰只怕也没有人看清楚他们其中的招式。

    猥琐的人影出现在峰顶,遥望着远方,当他看到远处剧烈的元素波动,还有那不停旋转的漩涡,转身大叫。

    “小月儿,小月儿,出大事了!”

    所有人匆匆从凤家走出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着急担忧,全部走了出来。

    “爹,你能不能别老是一惊一乍的?”啸月翻了翻白眼,都这么多年了,他这个毛病怎么还没改,好歹他也是血狼王。

    “现在还管什么,赶紧过来。”司徒烈拉着啸月往悬崖边走去,手指着远处,脸上扭曲的表情都不知道他是受到了惊吓,还是太过惊喜。

    啸月狐疑顺着司徒烈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当远处的元素波动映入眼帘,红色双眸不禁睁大。

    “怎么了?”凤夙走到啸月身边,她怎么也这么惊讶,那个地方好像是高手在对战,其中的元素波动好像是……倾儿!

    “儿子,儿媳妇,你们怎么都这个表情了?”纳兰琉不禁翻白眼,什么事情能让他们这么大惊吓。

    血红色身影在空中掠过,所到之处,万兽皆寂,血魇匆忙走去,看到涅槃之巅的身影,他才停下脚步落到啸月身边。

    “啸月王,你也感觉到了吗?”血魇皱了皱眉头。

    “嗯。”啸月点点头。

    “那家伙这么多年没有出过兽域,连你们去也不肯出来,真不知道能有什么事情能把他请出来。”血魇调侃笑道,为了小倾吗?另外一道元素波动,他能明显感觉到那是小倾的。

    “去看看。”啸月迈步往前面走去,眨眼间,她的身影已经在了百步之外。

    司徒烈仰头大笑,立刻跟上去,眯起的狐狸眼裂开一道缝,一丝红光从里面溢出来,血魇也立刻举步而去。

    “儿子,他们这是在说什么?”纳兰琉扯了扯凤夙,她怎么听半天都没明白,果然兽族的事情要是一如既往的很难明白是什么。

    “不知道。”他也是一头雾水,兽族的事情他很少去问。

    “嘿!凤夙,好歹你也是娶了血狼王!怎么连这么点事情都不知道!”他就这么没用,娶媳妇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媳妇在说什么,他还能再坑点吗?

    凤夙一阵无语,他扭头看向纳兰琉,“娘,我娶的不是血狼王,只是月儿。”

    “废话,当然是月儿,月儿不就是……”

    “爹!”凤夙伸手指着纳兰琉身后,大声叫道。

    纳兰琉立刻收起声音,转身看去,然而她的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凤夙!”一声巨吼震动了整个凤家。

    凤夙心有余悸拍了拍胸口,速度极快往啸月他们走去的方向。

    空中对战不分胜负持续着,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拿出的神器也是让人咋舌,可就是怎么样也伤不到对方。

    几道身影悄然出现在寒傲辰身边,很有默契地抬头看着空中,手指一齐摩擦着下巴。

    “寒公子,怎么还会有人是主人的对手?”火镰若有所思问道,奇迹啊奇迹,现在这里又多了个变态,竟然有人能拿出这么多神器,他们这么用神器,其他人知道吗!?

    “自然有。”又不是到了鸿蒙,就不会再有对手。

    “啧,尊主大人,你就这样把你家小倾倾放出来了?我还以为没有十天半个月,你们不会出房间。”相思嘿嘿一笑,笑容极为猥琐。

    寒傲辰没有回答,静静注视着交战,不是他不想,是倾倾不肯待也没办法。

    “相思,现在说这些,适合吗?”风刃满头黑线问道,她当现在是什么时候?

    相思不在意地挥挥手,轻笑着说道:“风刃,你没成亲,不会懂的。”

    风刃:“……”

    他没成亲怎么就不懂了,一定要成亲才能懂!?现在是说那些的时候吗?那就不是!

    “我想知道的是,你们怎么来的这么齐?”游子之有些迷茫,他们应该不知道钟离茉在这里。

    “我们刚好在附近,看到有打斗就过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尊主大人。”相思指了指寒傲辰笑眯眯地说道,和华阙两个人简直就是粘在了一起似的。

    “我没事情到处走走。”风刃轻描淡写回答,显然不想多说。

    “不过那女人怎么会在这里?”相思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钟离茉,这和第一次看到的样子还是一样,都高傲的像孔雀,好像世上再也没有谁能比过她,只是这次是只块掉光毛的孔雀。

    “送死。”寒傲辰不咸不淡回答,仿佛只是一件极小极小的事情。

    “送死啊,早说嘛,来,我们送她一程就好。”游子之摩擦着手掌,这女人连他们王妃都敢骂,活腻歪了!

    寒傲辰看向游子之,随即再次继续关注着空中对战。

    游子之打了冷颤,无声环住手臂,心里暗暗嘀咕,他怎么觉得刚才主子在说,你动手的话会比死还惨。

    “域王。”寒傲辰喃喃道,这个域王从第一次见面,到这一次,都没有任何杀意……

    几人从空中走过,看到交战中熟悉的男人,一脸惊奇。

    “还真是他。”

    “与世隔绝兽域,什么时候还留了一条走出来的路?”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听到熟悉的声音,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下面,冷声问道:“兽域域王?”

    “太不容易了,你终于正视我的身份了。”域王无声叹息,感情钟离茉叫他的时候,她根本就没在意。

    “你……”君慕倾还想再问什么,耳边却传来了司徒烈的声音。

    “啸穹,你敢伤我外孙女,老头子我第一个不放过你!”司徒烈大声吼道,见两人停下攻击,急忙走到君慕倾身边,极其威严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啸穹!?

    寒傲辰脑中灵光一闪,刚才的迷惑在瞬间消散,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

    君慕倾站在司徒烈身边,一脸的狐疑,“啸穹?”

    司徒烈嘿嘿一笑,眯起他本来就不见眼珠子的狐狸眼,指着啸穹说道:“我没告诉过你,你还有个舅舅吗?”

    舅舅!他什么时候说过!?

    ------题外话------

    唔,某甜最近反复感冒发烧,难受的差点想hi,所以今天的字数有点少,以后一定多更!

    嘿嘿,番外会说到血狼族的事情,亲们也想知道血狼族木有灭,可素他们去哪里了吧?

    ...

    ...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