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看到君慕倾勾起的嗜血笑意,寒傲辰脸上的阴沉立刻一扫而光,双臂收紧,紧紧搂住君慕倾,绝世轮廓映出足以倾倒苍生的笑容。

    “倾倾想去?”这点小事虽然他不想插手,但若倾倾有兴趣,他这个做夫君的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你不觉得最近有点太过无趣了吗?”刚好有点事情做,不然他总想着每天呆在床上!

    寒傲辰额上滑下几条黑线,收紧的双手,嘴角勾着邪魅笑意,双唇贴在君慕倾耳边:“看来是为夫的错,让倾倾这般沉闷,不如……”

    “不用了!”君慕倾立刻打断,一滴冷汗从额上滑落,她可不想再来个几天几夜。

    白晖脸上维持着笑意,眼睛往四面八方看去,就是不去看君慕倾和寒傲辰站着的地方,仿佛无声的在说,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白晖。”君慕倾从寒傲辰怀中走出,双手负在身后,侧身看向白晖,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如飓风肆意翻滚。

    白晖微微一怔,立刻回神,双手抱拳面向君慕倾:“在。”

    “在神族发出天下之召,现在我不管谁维护钟离茉,三天,三天后,再有人维护钟离茉,便是她的陪葬品!”君慕倾面无表情道,不论是谁,她不会再放过,钟离家的事情也该有个落幕!

    “是。”白晖稍稍转身,身影已经走出了十几丈外,很快消失在了空中宫殿。

    寒傲辰面带微笑,走到君慕倾身边,淡笑道:“倾倾,你以无边黑暗之界下天下之召,这得吓坏多少人?”

    “不总有不怕死的,既然他们不怕死,那不如成全他们。”君慕倾不在意回答,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帮钟离茉陪葬足够了。

    “倾倾还是那么善良。”就不知道这些人承不承受住这个成全。

    君慕倾笑而不语,注视着一脸笑意的寒傲辰,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她便不再是一人。

    黑亮双眸闪烁着笑意,无限宠溺将怀中人包裹住,再也无法多容一人。

    空中飘浮的宫殿在云雾下渐渐消失,宫殿中央相拥而立的两人慢慢模糊,最后随着天宫消失不见。

    酒楼中一片喧哗,肆意的议论着任何的事情,只要不是故意挑衅,没有人会理会议论事情的内容。

    “你们听说了没有,无边黑暗之界尊主娶了凤家家主。”

    “什么凤家家主,凤家不是又换家主了吗?我就不信凤家会舍得把家主嫁出去。”

    “你管她是嫁是娶,总之人家两个人就是成亲了。”

    “不是最近神族传言,说凤家家主怎么怎么样吗?”

    “都说是传言了,你们还不知道吧,无边黑暗之界传来诏令,说神族要是谁维护钟离茉,那就给她陪葬,你们也悠着点。”

    “陪葬……”

    酒楼中的人纷纷一阵惊悚,转而想到自己没有收留钟离茉,也不认识叫钟离茉的,又松了口气,继续着刚才的对话,他们殊不知,这些对话早已经传入了楼上两人的耳中,而且还是一字不落。

    寒傲辰一身白衣,温和之气,他整个人仿若谪仙下凡,优雅之姿,如天神临世。

    “倾倾,消息已经传遍神族,还是不见钟离茉的踪影。”只能说护着钟离茉的人实在是勇气可嘉,在无边黑暗之界的威压下,还敢收留她。

    “急什么,才过去两天,不到今晚子时,这第三天就还没有过去。”白衣少女倾城绝世,一袭白衣,三千墨丝简单束起,墨色双眸中透着王者锋芒。

    “听说对方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就等着我们去。”寒傲辰打趣着说道,准备,有准备就有用?

    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双眸含着笑意,最后无边黑暗之界,还是找到了钟离茉,甚至知道是谁这些天护着她,就是要和无边黑暗之界作对。

    “你都知道了,那就走吧。”君慕倾起身站起来,还想着在这里听听消息,现在他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听的。

    寒傲辰放下酒杯,骨节分明修长手指拉住君慕倾的手,两人并肩正要离开,楼下传来更大的声音,两人不禁停下脚步。

    “前几天王家公子不是娶亲了吗?王家在北境之地,好歹也是二流势力,怎么娶亲都没有请各方势力?”

    “也许请了,没谁去。”

    “说不定是新娘见不得人,这才没有……”

    “轰!”

    元素光束从二楼上面飞下来,飞速坠落而下,只见那人话还没说完,斗技已经到他头上了,他只能险险躲开。

    说话的人狼狈倒地,一脸怒意,火速从地上爬起来,齐呼大叫,“是谁!敢暗算老子!”

    “下次说话前,最好洗干净自己的嘴巴。”修长身影走到走廊旁,俯身看着气呼呼大口叫骂的男人。

    男人看到来人,先是一愣,随即仰头大笑:“我当是谁,原来是二公子王显,老子可是听说了,你大哥娶的那女人,原本是你喜欢的人,可惜人家看不上你选择了你大哥。”

    此话一出,酒楼中的人纷纷低笑不止,这件事情北境的人都知道了,碍于王家的面子,才没有人挑破那层窗户纸,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胡说!”王显脸色赤红,恼怒吼道。

    明明就是大哥抢了他所爱的人,用卑劣的手段抢走,她爱的是他,不是大哥!

    “啧啧,这么激动,难道是我戳到你痛脚了,恼羞成怒不成?”男人继续说道,眼中隐约还带着几分怒火。

    酒楼畅所欲言,谁也不会约束谁,他娘的王显竟然背后暗算!太不要脸了!

    “你的舌头,本少爷要了!”王显纵身跃下,脚下斗技阵一闪而过,双掌之中闪烁出的褐色元素。

    “尘沙万丈!”

    “老子怕你啊,狂风千刃!”

    “轰!”两种斗技相撞,罡风席卷横扫,酒楼中一片混乱。

    “王家?”君慕倾收回目光,嘴角勾起淡淡弧度。

    寒傲辰自然而然搂过君慕倾,邪魅笑道:“看到还没有到三天,就有好戏看了,倾倾,你说我们要不要坐下来好好看戏?”

    “不用了。”君慕倾摇摇头,这种还算不上什么好戏,只是没想到,钟离茉不但躲进了王家,而且还嫁给了王家的人,王家这次是想甩掉钟离茉也甩不开了。

    没有请各大势力,王家也要敢请才行,虽然不知道钟离茉用什么办法嫁入王家,但是她已经给过王家机会,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交出钟离茉,王家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有不怕死的。

    寒傲辰手拉着君慕倾,两人并肩走下楼去,土元素和风元素两种斗技在酒楼中冲击闪逝,却没有人出来阻止,反而像是看好戏一般围观在周围。

    白色两道身影并肩走过,对于那激烈的打斗,仿佛没有看到,镇定自若迈步走过。

    看到两人走来,对战的两个人依然没有停下手中斗技,反而是在发泄,不顾任何人的生死。

    四周的人看到寒傲辰和君慕倾,先是一阵呆滞,宛若天人的两人,走到哪里必定是一阵唏嘘喧哗,紧接着就是鄙夷。

    “他们是谁,是不是疯了?”

    “一定是疯了,这两个人可是在对战,他们也走过去!”

    “这么好看的两个人死了,还真是可惜。”

    ……

    斗技飞射,在酒楼中飞散,离去的两人步伐照旧,在众人鄙夷嘲讽的目光下,斗技几次从他们身边擦过,又恰好没有碰触到他们。

    旁边的围观人的目光已经不在交战人的身上,看着镇定自若,毫发无损的两人,鄙夷的目光逐渐被惊奇取代。

    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诧异地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他们清楚发现,不管那两个人的斗技如何的飞射,如何凶猛,连碰都碰不到走过的人,别说伤他们,就连衣角都碰不到。

    “这……这怎么会!”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句。

    是啊!这怎么会,即便是再厉害的高手,也不能预料斗技下一刻会飞向什么地方,而且他们的步伐不曾移过半分,一直是笔直往门口走,斗技就是碰不到他们!

    这绝不是运气好,一定是高手,他们会是什么人!?

    激战中的两个人明显也发现不对劲,激烈的交锋逐渐停顿下来,两人的目光落在君慕倾和寒傲辰身上,还没有收起的斗技在酒楼中继续飞闪。

    所有人屏住呼吸,注视着离开的两人,只是不管他们怎么看,斗技就是碰不到他们半分,仿佛那斗技就是由他们在操控,他们想让斗技到什么地方,斗技就会去什么地方。

    面对众人的注视,君慕倾和寒傲辰两人,始终冷眼相待,步伐稳健走出酒楼。

    “我靠!这是什么人!?”

    “太牛叉了!”

    “他娘的刚刚谁说他们两个死定了!”

    “放他妈的狗臭屁,这叫死定了!”

    就这样的高手,会死!瞎了谁的狗眼!这可是高手!

    谁能从斗技中走过去,斗技连他们衣角都碰不到,这样的高手,他们居然说人家死定了,谁死定了也不会是他们!

    空中是晴空万里的天气,在王家上空却显得死气沉沉,仿佛对外界的事情毫无所知,一点都没有惊慌着急,想出该有的对策。

    “啪!”

    杯子摔破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响起一声怒吼,三人相对而立,谁也不打算退让半分。

    “孽子!你当真为了这个女人,要置王家的生死于不顾!”两鬓斑白的男人怒吼着,指着挡在面前的青年男子,痛心疾首的注视着他。

    “爹,什么叫这个女人,她是你的儿媳妇,即便是她君慕倾来了,我也不会把她交出去。”茉儿是他的女人。

    王航脸色苍白,踉跄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身后椅子上。

    钟离茉得意勾起嘴角弧度,双手环胸从王举身后走来,“爹,您老人家就安心在家里面待着,您要是还想着把我交出去,最后王家就算君慕倾不灭,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存在。”

    君慕倾,无边黑暗之界王妃,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嫁给他,她配不上他!

    “你,你放肆!”王航伸手颤抖地指着钟离茉,儿媳妇,有这样的儿媳妇,是王家的不幸,王家的不幸!

    钟离茉脸色一沉,推开身边站着的王举,直径走王航面前,“放肆,爹,你别忘了,王家有今天一直都是依赖着我们钟离家,我有完全的准备,君慕倾若是敢来,我会让她粉身碎骨!”

    无边黑暗之界的诏令又怎么样,比起天才,她自认不会输给君慕倾,她也是钟离家的天才,要不是钟离家出了这种事情,她就会是下一任钟离家家主,凤家算什么,在上古时期,凤家也不过是被他们家踩在脚下!

    王举担忧地走到钟离茉身边,忧心忡忡问道:“茉儿,真的不会有事情吗?听说君慕倾能号令魔兽,就连兽王的都因她一声令下走出兽之界。”

    从来不出兽之界的兽王,君慕倾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就把兽王叫出来了,这样他们不得不畏惧,对手毕竟是君慕倾。

    “那又如何!”钟离茉脸色阴沉看向王举,继续说道:“你要把我交出去吗?”

    “不,茉儿,我绝对不会把你交给君慕倾。”王举额上不停溢出冷汗,急忙点头哈腰道,那模样,一点不像是一个丈夫,更像是钟离茉身边的一个奴才。

    “召唤魔兽,她君慕倾以为只有她会?天才,天下不只是她一个天才!”钟离茉冷哼一声,不屑着说道,她会比君慕倾更天才,钟离家不在,就没有人能掩去她的光华,谁挡在她面前,她就要扫清楚谁,君慕倾就是第一个。

    “是是是。”王举笑呵呵应道,脸上却是一脸的疑惑,他不知道钟离茉说这话的意思,更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王航狠狠叹息一声,抬起步伐,语气沉重说道:“从今天开始,你王举不再是我的儿子,你和钟离茉要做什么事情,与王家无关,这座旧宅留给你们。”

    他们两个想要对付君慕倾,她是能对付得了的吗?

    光明顶,黑暗域,天星岭,现在是什么下场,他们有目共睹,彻底在神族消失,在神族除名,他不能把王家置于险地。

    “爹,你就那么害怕君慕倾,茉儿都说她有办法对付君慕倾,你还怕什么!”王举转身看着王航离开的脚步急得跺脚,父亲怎么就是不相信茉儿,茉儿比君慕倾还要厉害百倍,神族的人怎么就看到君慕倾的好,看不到茉儿的好。

    王航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往前面走,他决不能让王家就这么毁了。

    “王航,你现在才想着打退堂鼓,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做吗?”钟离茉手上凝聚出元素,破空一道绿色箭羽飞出,如破竹之势往前面飞速射去。

    “噗。”利刃刺破血肉的声音响起,王航喷出一口鲜血,绿色箭羽插在他背后,一寸寸没入他的身体,从前面的胸膛飞出去。

    “爹!”王举双眼睁大,大步走过去。

    王航全身抖着,也不知道是痛的厉害,还是因为激动。

    “我也不想这么做,只是,我要对付君慕倾,还需要王家的人,也需要王家的势力,放心,我会让王家站得比凤家,比帝神更高!”钟离茉慢步走到王航面前,得意着说道。

    王航双眼睁大,不敢置信看着钟离茉,竟然感觉不到空中半分的元素波动,钟离茉的实力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他已经到了巅峰的尊帝王都没感觉她的实力!

    “茉儿,怎么可以……”

    “王举,你别忘了,你娶我是为了王家家主之位,现在我就让你坐上这个位置,只要杀了君慕倾,天下都是你的。”君慕倾兽族畏惧,无边黑暗之界人族畏惧,她就偏偏不信,那个男人,只能是她的,不会是她君慕倾的!

    王举脸色一阵苍白,慢慢放下奄奄一息的王举,“天下!”

    他要这天下!

    “呵呵,爹,你放心,儿媳妇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君慕倾派人暗算王家,你为了抵挡受伤的事情,很快神族都会知道,你不会白死。”钟离茉那若天仙的轮廓,变得狰狞可怕。

    王举阴沉大笑,“不错,爹,我们会替你报仇。”

    得意中的两人,殊不知一切都落入暗处的两人眼中,把他们做的事情,他们没有落下一点。

    “倾倾,你说怎么办?”寒傲辰冷笑着问道,语气冰冷却依旧透着三分溺宠。

    君慕倾指尖缠绕着乌黑的发丝,脸上露出嗜血的弧度,骇人的气势涌动着,让平静的一角变得汹涌沸腾。

    “辰,她说我杀了王家的人?”君慕倾突然问道,犹如地狱修罗。

    “是说了。”寒傲辰点点头,他听的很清楚。

    “那我们该不该把这个罪名坐实了?不然多对不起他们费的这些心思?”君慕倾歪着头看向寒傲辰,眼中的情绪越来越冰冷,黑眸中透着赤红。

    “倾倾说什么,就是什么。”寒傲辰一脸妻奴样,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王家没必要留在这个世上了。”君慕倾喃喃说道,声音很低很低,不仔细听都听不到她刚才有说话。

    寒傲辰搂住君慕倾,脸上同样露出嗜血笑容,黑暗元素将他们两人笼罩,站在暗处的他们,消失在了原地。

    ------题外话------

    昂昂!抱抱亲们,有段时间木有更新了,因为去年家里发生了很紧急的事情,某甜还在上班,就急急忙忙被叫回老家了,所以都木有存稿,么么哒…

    新文的话,某甜还在存稿,等字数够了就会更新,一定不会弃坑,到时候会通知亲们的噢!

    ...

    ...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