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你还知道怕黑啊

作者:四时清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溪去的身边时候只带了枫桥,她不太想让蒋熠琛知道自己来见顾霄隼,只是,她想瞒过去,也是不太容易的。好在蒋熠琛因为查内鬼的事情回了国内,近期应该也不会留意到她这里。

    苏溪和顾霄隼约在了工作室,顾霄隼一身休闲西装,头发剪短了,整个人更加利落成熟了许多,顾霄隼周围还有许多工作人员。金姐和大霖是旧识了,除此之外还有专业的律师和其他的工作人员。

    苏溪穿的白色小裙子,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裙子了,只有偶尔需要出席的酒会会穿穿长晚礼,工作和日常生活里,她已经不太习惯女孩子气的打扮了。这条裙子她挑了许久,但也是线条简单,干净利落的裁剪样式。她许久没有见顾霄隼了,今天是好好特意打扮过得,她不想让顾霄隼看到现在的她,每个人在不同的人面前都有不同的样子,而苏溪在顾霄隼面前时,心理上永远是那个等着被照顾被宠溺的小孩子吧。那种天然依赖的弱势苏溪自己也想不明白。

    就算在这几年里她见过无数心思深不见底的魔鬼,哪怕和蒋熠琛那样的人长期相处,她最多的时候也也就是会想逃离。但她从不会觉得自己弱势,饶是对方再强,她只会想大不了拼着命去和你试试。

    而顾霄隼不一样,顾霄隼稍稍沉默着不说话她就要害怕了,怕他生气,怕自己让他伤心,怕自己做了过分的事情,一如现在,顾霄隼只是这样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她都要哭了。

    顾霄隼面上一言不发,可心里依旧是忐忑的,今天一大早就到了工作室,摆弄摆弄这,摆弄摆弄那,焦急不安的像是等待成绩公布的孩子。只是苏溪终于到了的时候,他一切的不安都被更复杂的情绪代替,直到门被打开的前一刻,他都有一丝的不确定,直到苏溪走进来,所有的顾虑都烟消云散了。顾霄隼直直地望着苏溪,苏溪以前也瘦,可是无论怎么瘦脸上都是有肉嘟嘟的婴儿肥,可是苏溪现在不知道是长开了还是遭了太多罪,脸上瘦的哪里还有肉,尖尖的下巴,轮廓分明的下颚骨,颧骨和鼻子也更立体显现了出来。中长发被她在后面扎成了一个小辫儿,白色的裙子简洁而大方。苏溪整体的气质变了很多,以前是大方优雅,小家碧玉,现在整个人身上多了几分自信,沉稳和肃杀。这不是可以掩盖或是隐藏掉的,几年的时间里,苏溪出落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不再是那个认生怯场的小女孩了。

    苏溪站在门口,看着顾霄隼,只看着顾霄隼,一眼一眼似要忘穿似的。顾霄隼也看着苏溪,二人这一刻里似乎看不见周围的人一样,比起苏溪,顾霄隼的思念更甚,苏溪至少可以通过各种媒体网络了解他的消息,而顾霄隼,能解相思之苦的只有手机里寥寥的照片和馒头安安。

    顾霄隼的眼睛是发红的,最后低下头去的那一刻,苏溪分明看见顾霄隼眼神里分明有委屈和怨。

    “溪姐!人家在跟你打招呼呢!”枫桥不知道她崇敬的溪姐今天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很不在状态,对方的经纪人打招呼都没听见。

    “你好,Sooky!”这时候顾霄隼也站起来,伸出手和苏溪打招呼。

    苏溪把自己生了茧磨了疤的手怯怯的捱过去,“你好,顾霄隼。”

    顾霄隼很快将苏溪的手松开,“代言的事情没想到您真的会亲自过来,真是不胜荣幸。”顾霄隼一番客气礼貌的话说到苏溪似从头到脚般的被泼了一盆冷水,越客气的人越陌生,亲近的人是不需要这样客气的。现在,她于顾霄隼而言已经太疏远了吗?

    “顾先生的影响力海内外都不容小觑,架子大点也是应该的,只是我们溪姐也非常看重与顾先生这次的合作,不然确实也不会亲自跑一趟的。希望这次和顾先生合作愉快。”枫桥话里有话,她也想不明白,一个演员而已,就算是很重要,就算是这次的发布会缺他不可,但也配溪姐千里迢迢的亲自跑过来谈?

    顾霄隼看向笑的无可挑剔语气却别扭的枫桥,似是看见了当初和金姐斗法的苏溪,绵里藏针的个性一看就知道是苏溪带出来的。

    “是的,苏溪小姐这么给面子,我们也一定会全力配合的,不如我们坐下来谈?”金姐打着圆场。说真的,当金姐看见苏溪进来的时候一瞬间是没有认出来的,只是看着顾霄隼两人之间气氛微妙,再一细看才认出是苏溪来。金姐当时的震惊不亚于一次小型地震,当初苏顾二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苏溪一走了之,顾霄隼颓唐了好一阵子,又结合顾霄隼这位祖宗的前后表现马上也就明白了。现在的苏溪是Iris 的老大,不是顾霄隼的女朋友,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她很清楚也很明白。

    双方进入工作状态后苏溪反而放松了些,其实这样小的谈判,枫桥一个人就可以做的很好了,所以苏溪只是靠在椅子上听着,没有说话,偶尔枫桥会就利益关系征求一下苏溪的意见,两人的默契程度苏溪眨下眼,枫桥也就明白苏溪的意思了。总而言之,苏溪这次把条件放的很宽,顾霄隼是得到了所能得到的最高利益的。

    枫桥不是很理解苏溪这么做的用意,但是一切还是按苏溪的要求办的,毕竟“老大”从不打败仗,从不吃真亏,或许有更深的打算吧。

    顾霄隼全程没有说两句话,全场最沉默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所有的人都感到了压抑的气氛。

    “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今天就把合同签了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溪从椅背上直起身子来说到。

    “好!”金姐还没来得及开口,顾霄隼双臂撑在双腿上先说到。

    枫桥将准备好的合同一式两份递给了苏溪和顾霄隼,两人在合同上签了名,又交换了文件又签了一遍。

    顾霄隼看着苏溪在甲方处的签名Sooky,转了转手里的笔,盖上笔帽道:“合作愉快,Sooky小姐。”

    “合作愉快,顾先生。”苏溪将那句顾先生叫的和当初初识顾霄隼的时候一样。顾霄隼眼神里暗了一暗,接着道:“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苏溪微微笑了笑,“好。”

    枫桥和苏溪离开的时候,一肚子的疑惑,“老大”看起来心情很好,又不是那种谈生意成功的开心,是一种面若桃花的心情好。

    “老大,顾这边给我们安排了酒店,我们是直接过去还是有别的安排?”枫桥问。

    苏溪看着枫桥笑道:“先过去吃点东西吧,对了,这两天不急着回去,没事的时候你的时间可以自由安排。”

    “真的?谢谢溪姐。”枫桥笑的开心,她也确实是很久没有回来了,想去的地方也很多。

    苏溪没什么行李,只有从澳洲穿过来的皮草占些地方,一处盛夏,一处寒冬,苏溪突然就有些想檬檬和泠泠,平常打打视频,真正的见面却是好久没见了。苏溪想逗留几天,她忍了太久的思念,把她缠在了这里,寸步难移。

    下午的时候,苏溪带着枫桥去喝咖啡,枫桥看着一直都心情很好的老大,还是没忍住问:“溪姐,你今天怎么心情这么好啊?就像是……”枫桥欲言又止。

    “就像是什么?”苏溪问道。

    “就像是谈恋爱的小姑娘似的……”枫桥弱弱的说。

    苏溪笑出声来,“怎么?我不能有喜欢的人?”

    枫桥歪了歪头道:“也不是不能,只是平常看你不像是会在感情上花时间精力的人。要是有个人能被你喜欢,那要有多优秀啊?”枫桥说的都是真话,她完全想象不到自己老大谈恋爱的样子,她崇拜苏溪,感觉她一切都尽在掌握,遇山开路,逢水搭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像一个铁腕帝王,带领这她们这些兵卒,开疆辟土。她冷静,睿智,机变,冷血,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枫桥有时候看着苏溪也会想,即使她崇拜苏溪,可是真的让她变成苏溪她愿意吗?付出那么多才能得到的回报她会觉得值得吗?她觉得自己放不下一切,也不能那么狠心,所以,她选择成为一个苏溪的帮手,她想尽自己的努力,稍稍保护一下老大不要那么拼了。

    苏溪看着认真说话的枫桥笑道:“我喜欢的人啊……”苏溪眼睛望向窗外,炙热的阳光焦灼着大地,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安静而空旷。苏溪的眼前就浮现起顾霄隼的影子来,笑的甜甜的,“优秀其实无所谓了,但是他啊,是一个温暖道可以融化寒冰的人,他一笑你就觉得天都晴了,路上有什么艰难险阻都不怕了。”

    枫桥毕竟还是个小女生的心性,眨巴着眼睛追着问到,“那长的好看吗?”

    苏溪笑笑接着道:“我喜欢的人,剑眉星目,唇红齿白,肩膀很宽,个子很高,沉稳中带着孩子气,聪明又善良,人很好,对我也很好。”

    枫桥看着这些年来杀伐决断一直冷血又残酷的苏溪,在提起这些时,突然露出了一些天真孩子气,一些温暖和一些幸福,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似乎这才是苏溪本来的一面,温温柔柔,甜甜静静,她从这些痕迹中窥到了一些苏溪之前的影子。

    下午的时候,枫桥接了个电话,“溪姐,那边说让您准备好就过去,晚宴的地点我刚才给您发过去了。你看看要不要换件衣服什么的?”

    苏溪打开手机看了看地址,是家西餐厅,于是道:“随便换件长裙吧。”

    枫桥去买了件连衣裙回来,磨磨蹭蹭的说到:“溪姐,我晚上可不可以去见见我的同学啊?”

    苏溪看着枫桥亮晶晶的眼睛道:“没事,事情都谈的差不多了,去吃个晚饭,你不用去也行。”

    枫桥得到允许,乐呵呵地跑了。

    晚上的时候苏溪穿了一身白色的轻礼,简单的连衣裙样式,布料是缝满了珍珠的蕾丝,裙子有些贴身,苏溪从膝盖向下开了一条线直到裙边,看起来又有些像旗袍的感觉。

    苏溪到了的时候,有些疑惑,整个餐厅的灯都暗着,苏溪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一边又看了看地址,确定无误,只好头皮发麻地试探往里走了两步。

    “有人吗?”苏溪问到。可是没有人应声。

    苏溪想要稍出去的时候,门不知道为什么却打不开了。

    苏溪打开手机里的照明灯,急急要走,几步不稳,就撞到了桌角。

    苏溪正慌乱的时候,被一个人拽住了手腕,苏溪只听见头顶有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道:“你还知道怕黑啊,小苏溪?”

    苏溪听着顾霄隼的声音不管不顾的扎进了顾霄隼怀里。顾霄隼感觉到苏溪一直在发颤,也就不再捉弄她,按了按手里的遥控器,开了几盏餐厅里的灯。

    苏溪见周围亮起来,害怕的情绪退去,只是还是挂在顾霄隼身上不肯下来。

    “小苏溪,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顾霄隼心里有些不痛快,语气不善,苏溪当然知道他在闹情绪,但活生生的顾霄隼在面前,她才不要放手呢。

    于是撒着娇道:“不行,吓得我腿软,站不住呢~”

    顾霄隼依旧隐隐有怒气,只是还是由了苏溪,嘴上揶揄道:“我以为你现在有多厉害了呢!就这么点本事啊!”

    苏溪道:“我哪里有本事了?我可没说,别造我谣啊。”

    顾霄隼道:“都成了Iris 的老大了还没本事?”

    苏溪挂在顾霄隼身上嘻嘻的笑:“你怎么和杨二嫂似的,‘都娶了四房姨太太了还说不阔’?”苏溪学着杨二嫂的调子说话。

    顾霄隼忍了忍笑道:“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

    苏溪卖萌:“哎呀呀,你不要生气了嘛,你也就是仗着我喜欢你,不然才不敢这么欺负我!o>_<o”

    顾霄隼把苏溪一把抱起来放到吧台上:“我欺负你?一声不吭的跑了三年的是谁?小苏溪,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得吗!”

    苏溪坐的高,看顾霄隼的时候还要微微俯视一点,虽然如此,苏溪气势上还是很弱。苏溪快速转了转脑子,哄不好怎么办?对了!翻他旧账!

    苏溪坐直了身子道:“我走还不是因为你和范文琪的事!你和你初恋……”苏溪把到嘴边的出轨咽了回去,因为顾霄隼本来和缓的眼神越来越凶了。于是声音弱下去低着头:“我那时候病况不好,范文琪又铁心找我麻烦,我想着相信你,不要给你添麻烦,结果又出来那样的事。偏偏那天家里晚上停电,我打你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后来在檬檬那里等了三天,你一个回信没有,我以为……我以为……”苏溪说着就想起来当初的委屈,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顾霄隼听着声音不对,连忙弯腰低头去看苏溪,苏溪弯着腰,头也垂的很低,看着委屈巴巴的样子可不是要哭!

    顾霄隼一下就顾上自己生气了,轻声细语的道:“真哭啦……你别哭啊!”一边又给苏溪从吧台那边扯了纸巾给苏溪:“不哭了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顾霄隼把苏溪揽进怀里,轻轻的抚摸苏溪的后背,苏溪下巴窝在顾霄隼颈窝,心里暗笑,“成功!”

    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