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4.苏祁巧遇卫士祺

作者:燕居绿沙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却说那日南宫瑞带着祥云姑姑去让苏祁帮忙调试脂粉匀面,扮作那冷妃之时,苏祁总觉得那冷妃的面容似曾相识,但一时却无法想起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只以为是自己前世记忆的残存,也就未曾放在心上。

    这几日,苏祁已是基本恢复,在院子里闲得发慌,又见那宫中不知出了何事,南宫瑾竟已是三日未曾回府。她实在闲得无聊,便打算出去走走,一来年关将至,打算去采购些年货;二来盘算着这几日外祖舅父一家就要来京城了,也打算去备些礼物,免得临时挑不到好的;三来最近研制的梅花香膏,自己觉得效果还不错,因此也想去那胭脂水粉店里打听打听,看看是否有销路,好歹赚点银子,为自己以后的遁隐江湖探探路。

    因此,一大早用了早膳,苏祁便只知会了那初云初雨二人,看看她们中间哪一个有空,可以陪自己出门逛逛。那初云自上次出门没有保护好小姐自己还受了伤之后,心里就一直留着后遗症,害怕陪小姐出门。如今见小姐又要出门去逛,而且太子爷又不在府中,无情无恨闪电竟也一个不见,实在不敢贸然陪那苏祁出门,只担心道:“小姐,年关将至,我看这几日太子殿下已在宫中数日未归,无情闪电他们也多日不见了,恐怕不大太平,您……您还是不要去逛了,好生在家歇着……要什么礼物,等太子爷回府,自去库房里挑了送人便是……”

    苏祁哪里肯听:“那可不行,我是我,他是他,我送人礼物,怎可假借他人之手……走吧……走吧……你不去,我可是带初雨去了……如果初雨也不去……那我正好一个人闲逛,更开心了……”

    初云初雨对视一眼,初雨无奈,放下了手中的活儿,只道:“那好吧,奴婢陪小姐去吧?只是小姐出门,总得好好打扮一番才是……”于是,初云初雨两人,也不管那苏祁愿不愿意,自是给她重新梳妆打扮了一番,这才由那初雨陪着,出了门去。

    苏祁第二次逛这锦城,自然是比上次熟悉了不少,她一边走,一边看,最后看上了一家位于四方街南大街的脂粉铺子,看着三间门每间六开间的门面,络绎不绝的衣香鬓影进进出出,苏祁心下大喜。她掂了掂手中的荷包,小心翼翼地拽紧在手里,然后唤了那初雨,一起踏进了那家名为“花颜玉肌”的脂粉铺子。

    进得厅堂,早有那眼尖的伙计上前招呼,一路陪着笑:“不知小姐想要看些什么样的脂粉?是美颜、保湿还是遮瑕、柔肤、靓肤的……”

    苏祁一听,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与自己那个年代的广告语十分相似,一边看着那些取了“露华浓”“小香香”“雅诗”“兰黛”之类名字的各式胭脂水粉眉笔,心下愈发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你家主子取的这名字倒也有趣?不知可否引荐一下?”看着那小二面露难色,那苏祁想了想道:“无妨!麻烦借个笔墨,我写张条子,如果你家主子在的话,你不妨进去帮我把这张纸条给他,然后见与不见,就由他定夺吧!”

    那小二应了,取了纸笔,但见那苏祁提笔写了一行字:“Are you also from 21st century?”(你也来自21世纪?)小二看着那奇形怪状的几个字符,并不认识,觉得这字实在是写得莫名其妙,但瞧着眼前这姑娘倒是衣品不凡,似乎全套皆是那宫里出来的行头,又见那她身边的奴婢,倒像是那太子府里出来的,自然不敢小觑,只引了二人在那隔壁一间小小的雅室入座,另让人奉上茶点,自己这才拿了那纸条匆匆出了房去。

    苏祁喝着茶,一刻钟不到,果然那小厮匆匆地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这位小姐,我家公子有请,说是有缘人,想请您楼上书房一见……”

    苏祁也不客气,自是起身准备前往,一边的初雨却是不放心:“小姐,这……恐怕不大好吧?”

    苏祁淡淡一笑:“无妨,要不你就先待在这里,我自上去,一个时辰之后,你我在此相见。”

    初雨无奈,只好应了,在原地等候。那苏祁自是跟着那小二上了二楼一间靠东面的雅室,推门进去,见室内桌椅,皆是按着咖吧的模式摆设,当窗一男子,身长七尺,修长的背影,听闻那珍珠门帘挑开的一刹那,转身过来,端得朗目星眸,英俊潇洒。见到苏祁,展颜一笑:“ Welcome,my beautiful young lady(欢迎美女大驾光临)……”

    苏祁也微笑着回了一句:“Thanks for your meeting,sir(多谢先生赐见)……”

    “哈哈哈……”两人同时对视一眼,男子拱手一笑,这才将苏祁引进门内,正是自报了家门:“在下东丝国卫士祺,幸会小姐!不知可否赐教芳名?”

    苏祁也不见外:“在下苏祁,今名苏紫陌,幼时倒也在东丝国长大,刚来南珠国三年不知卫先生何时来此?”

    那卫士祺倒也爽气:“我已经来了快十年了,刚来的时候还是个七八岁的孩童,身在商贾之家,虽锦衣玉食,但无人可述我这奇遇,个中辛苦,真是一言难尽……如今得以继承父业,任我经营,倒也快意人生……”

    两人一见如故,自是一边喝着那卫士祺不知从哪里搞到的咖啡,一边各叙生前之趣事,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末了,那苏祁突然想起一事,她从荷包中取出自己研制的春粉、夏蓝、金秋、冬红四个小瓷瓶,递到了那卫士祺面前:“卫兄不妨帮我看看,这四个瓶子里的花露,当值几钱?”

    那卫士祺闻言,取了瓶子,依次打开,先闭眼一一嗅闻,再缓缓涂上手背,看着那花露瞬间被肌肤吸收,再对着窗外的阳光细细端详那涂抹后的四道肌肤印迹,口中赞不绝口:“极佳上品啊!不知各自有何功效?苏小妹不妨一一介绍一番?”

    苏祁将那四瓶花露的功效、主要原料都一一作了介绍,听得那卫士祺双眼放光:“我正愁着明年的主打产品,不想今日苏小姐就送上了门来,这样吧,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见了妹妹也是心下欢喜,不如你就一起入了股,我们对半分成,可好?”

    苏祁看他样子,也是爽快,况且,这事只要声明了配方权在自己手里,倒不愁拿不到银子,她爽快地点了点头!

    那卫士祺也是人精,怕她反悔,立马喊了掌柜的拿来纸笔,签了合约,又预先支付了纹银三千两的银票,笑道:“这算是三成的定金,妹妹回去之后,可再研发一下其他男士产品,贵族男士的化妆品,如今正是断货,还有那熏香之类,有了好的配方,不愁没有金山银山……我后日便要启程回东丝国去,估计要来年5月份才得空过来……如果妹妹有空回那东丝国,记得到那东丝国国都榕城的异宝斋总部来找我,我此次出来匆忙,未曾想到会遇见妹妹这样的妙人,下次一定把见面之礼补上……”说着,又取下身上荷包中一块刻了祺字的金镶玉棋子,交于那苏祁道:“匆匆一别,下次再聚!”

    苏祁自是满心欢喜地接了下来:“好!多谢卫兄!我最快明年5月,估计也会前往东丝国一游,届时,一定去探望卫兄!毕竟,我还等着卫兄的分红银子买脂粉呢……呵呵呵……”

    眼见时辰不早,卫士祺又约了他人商谈,故而苏祁自是知趣地退了出去,下楼寻到那坐立不安等在那里的初雨,两人这才相携前往隔了几条街的“锦绣阁”而去,想着帮外祖母挑些衣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