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八章 是水浒而非金瓶【求收藏,求推荐】

作者:汉风雄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更天里,明月依旧高悬,银色月光照撒,村落里静悄悄的。

    便是那张太公府上也一片寂静。

    陆谦三人回到住处,再给韩伯龙包扎了伤口后就都是一觉好睡。第二天陆谦便独自一人去上了张府,韩伯龙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蜈蚣岭上的那坟庵陆谦是瞄定了。

    太阳早就升过了三竿,张太公府上人来人往,丧事已在操办,然而张家父子内心却冷如寒冰。今日清晨,眼看那王道人还未到,对之非常信任尊敬的张家父子就遣小厮再跑了一趟蜈蚣岭,但人没有请到,小厮却给父子俩带回来了一个非常非常意想不到的消息。

    ——王道人被杀了。

    一瞬间里,张家父子都有种要窒息感。他们可不是祝家庄、曾头市那样的豪强,便是扈家庄、史家庄也远远不如,张家父子就是普普通通的乡绅地主,杀人这种事儿对于他们来说太过遥远了。

    惊恐之下,张家父子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报官,而是派出心腹悄悄地将尸首处理掉。

    民不告官不究么,然后父子俩就如那困兽一番在房中团团转,寻思着王道人是为何人所杀。

    陆谦就是在这个时候找上了门来。

    毫无隐瞒自己杀了王道人的事实。今日陆谦没有佩刀,而只带了一把剑。张家父子却如何不认得这是那王道人随身的两口宝剑之一。看着陆谦的眼光都是瑟瑟发抖。

    陆谦心里头也瞬间起了变化。这父子俩看起来都是胆小之辈啊。

    这张家父子与绿林江湖不是一条路,自己似乎没必要一定就要让他们相信自己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只不过是让刘唐、韩伯龙在蜈蚣岭上将养一阵,以势压之,张家父子又如何敢真的拒绝?

    “河北路上已经生出了多起灭门之事,王道人就是如此歹毒之辈,你等良善之家如何知晓这等恶道的心思?以某之见,怕老夫人之丧都与之大有关联。”

    陆谦话说的一本正经,一副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的表情。张家父子只维维做诺。

    “且这道人贪财好色,怕是贵府不仅钱财颇丰,还有一位佳丽在吧。”

    在陆谦的记忆里,那王道人就是董平董一撞的老前辈啊。后人评说董平杀翁娶妻,亘古未见;这王道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杀人之父母兄嫂而妻其女,人品一样的下烂。就是可惜了那一身武艺,昨夜陆谦砍杀了那道人,那属性栏就果不其然的再亮了来。其所留之物,除了一双宝剑和些许钱财、度牒等物外,就这个最让陆谦高兴。

    根本就没任何难度,张家父子被他吓的魂飞魄散,对于陆谦‘借’蜈蚣岭坟庵一用是无有半个推迟,更答应了按时向岭上送吃食一事。反正老太太是要在蜈蚣岭上安葬的,张太公的儿子要在岭上撘棚守孝,送食物上岭有的借口遮掩。

    至于这张太公一家敢不敢向官府通风报信,那就要看他们的胆量了。如是走脱了一人,日后报复起来,就这等人家,拿什么来遮挡?那后果张家根本就承受不起!

    “好汉放心,一切尽包在老汉身上,断不会委屈了救命恩人。”这张太公也是妙人,张口就顺着陆谦的话把‘救命恩人’四字按在了他们身上。

    “那某就拜谢老太公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下,陆谦不介意缓和一下气氛。反正他本人是不准备在蜈蚣岭上住下的。

    黄河渡口救了刘唐之后,陆谦赶赴清河的计划就被打乱,他都以为自己的一番盘算要落空了,陆谦不可能放着在身边的刘唐不管,执意去黄河之南看美女吧?

    可现在却是一个大好机会。让刘唐与韩伯龙在蜈蚣岭坟庵作伴养身,他打着去寻故人探听东京林冲之事的幌子,光明正大的暂且脱身。到那阳谷清河走上一趟,也用不了几时。

    而且他说的也非假话,黄河南岸处还真有他的一个老熟人。却是那西京的同乡,姓周,单名一个斌字,曾经同在殿帅府当差,受过林冲、陆谦的恩义,后做坏了事,被放到齐鲁当职。虽然只是地方厢兵的营指挥使,可他使了银子,又有殿帅府旧日同僚帮衬,倒是放了一个好去处。就在那梁山泊西北的巨野。

    梁山泊是一个“j”字型的大泊,这郓城就在泊的正北处,西北即便是阳谷、清河,阳谷在上清河在下,而从清河再往南就是巨野。位在梁山泊的正西位置,这里虽然不处在运河周旁,但靠着五丈河,且巨野乃属小县,即便是营指挥使,头上也没那么多婆婆奶奶,太平时间可是一个上佳的去处。【位置略作变动,水浒中的很多地点都是瞎掰的。把北宋地图上的郓州当做郓城,寿张作为清河,郓城县的位置做巨野,就如之前把博州做孟州一样。】

    接下半日时间,陆谦三人就带着牛马车重,先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庄子,行不几里,就在牛头一拐转到了蜈蚣岭。等到三人到了坟庵,就看到十几件草房已被收拾妥当,灶房中更被放了好些酒肉米面。

    陆谦与刘唐、韩伯龙说起南下一事。

    “哥哥,人心隔肚皮,那周斌可是义气?”

    陆谦杀的是高俅的干儿子啊,被高价悬赏,高俅恨他入骨。如果是撞在小人手中,陆谦岂不是自投罗网。

    陆谦做笑道:“周斌受过我与林冲哥哥的恩惠,不是贪利忘义之辈。兄弟勿忧。”可心底里却是一点也没有谱,就如刘唐所说的,人心隔肚皮,他是会走一趟巨野,可与周斌见面的时候,一定会小心再小心的。

    第二日一早,陆谦便背上干粮盘缠,提起兵刃,骑马下了蜈蚣岭。

    这次下山他不仅带了百多两金银,还多带了一套王道人的道服和这道人密藏起来的一些宝贝,就是那干胶、长须、石黛、细笔等。还有度牒和一口这道人的宝剑。

    而蜈蚣岭上,刘唐韩伯龙都是江湖上行走多年的老人,该怎么提防小心,自是心中有谱。

    陆谦这一路向黄河边去,路上再是遇到了三四拨兵勇差役,也不知道是这一块官府坐堂的是尤其的负责任,还是故作紧张忙碌,好在高俅面前邀功买好的?如果是后者,似刘唐这样的绿林好汉怕是多有会被殃及者。

    如此想着,这是一日就到了黄河边的王官镇。镇口张贴着陆谦与刘唐的通缉告示,可除了刘唐面目特征清晰,看着还有五分相似外,陆谦与那画上的猛张飞真的是差的老远了。

    不知晓得还以为李逵那厮上了榜文呢。

    打王官镇渡河,对岸乃是平阴,就挨着郓城。陆谦现在没有认识郓城豪杰的心思,策马游疆,一日便穿过运河,进到了阳谷地界。

    问了道路,此处距离县城不远,距离那景阳冈更近,只是这景阳冈上还未听到有猛虎出没的消息,而景阳冈上挑着‘三碗不过岗’的酒幌子的那家店,倒是口碑甚好,旦是说道,无不称赞。

    可惜啊,陆谦没那闲功夫去‘瞻仰’圣地。

    他直打马奔去了县城。不管那武大现在是否已经搬来了阳谷,西门庆这鸟厮却一定是在。

    就是不知道金瓶会不会乱入。如果金瓶真的有乱入,潘金莲就是死有余辜了。

    【只不过这片时空是水浒,而不是金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