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六章 比死更难受的(一更)

作者:六月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温夜遥把粥放在床边小桌子上,顺手就揉了揉安小池刚才被她哥弹的地方。“现在轮到谁了?”

    “我我我,阿遥帮我扔。”安小池连声喊道:“开个六点秒杀!我还好几架飞机没起飞呢!”

    温夜遥把色子握在手里,然后把手伸到安小池面前,满眼笑意:“宝宝亲一下。”

    安小池不明所以亲了一下他紧握的拳头,接着就看到温夜遥往地图上一扔,色子在上面咕噜咕噜转了两圈,最终六点朝上。

    “哇!六点六点!起飞起飞!阿遥好棒!”要不是身上还有伤,安小池简直都能跳起来,她开心之余还不忘嘲笑她哥,“我都说了是你手气太臭,你看看阿遥!唰一下!六点!”

    温夜遥笑的很谦虚,“因为我刚才有胜利女神的吻啊。”

    听到这句话安小池耳根都红了。

    其实这句话并不多出格,平时私下里温夜遥说的甜言蜜语多了去了,更让人害臊的都有呢,但是这次是在自己哥哥面前,这就让安小池难免有点小害羞。

    安青溪满脸黑线:“麻烦你们照顾一下无辜围观群众的心情好吗?”

    安小池冲他做个鬼脸,然后心满意足的起飞了。

    温夜遥替她起飞后才重新拿起粥碗坐在床边,安小池很乖的探出头让温夜遥喂她喝粥。

    她受伤的这半个月里,凡是她的事情温夜遥事必躬亲,从不假手他人,有时候安青溪兄爱大发想照顾下妹妹都插不进手去,更加不要那几个特地高薪请过来,各有所长的护工了,最多也就是在旁边指导指导,还有就是在温夜遥有事需要走开时临时看护一下,一般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而安青溪和右怀也必定是有一个会守在安小池身边的。

    温夜遥和安小池一个仔细喂一个认真喝,所有绵绵情意都尽在偶尔眼神相对的相视一笑里,巨型电灯泡安青溪坐在房间另一边沙发上眼不见为净的刷手机,一时间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电视播报新闻的声音。

    【……据悉,跳楼的是半个月前塞岛车祸案中参与追车的其中一位粉丝,目前自杀原因尚在调查当中……】

    安小池被塞岛车祸这几个字吸引了,一抬头就看到一张打了马赛克的脸出现在电视上,她有点惊讶的“咦?”了一声。

    对她的一举一动都非常关注的温夜遥看她表情有异,立刻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跳楼了。”其实安小池不太记得她的脸,但是当时追车的四个人当中,只有这个人是短头发的,所以她才能从打了马赛克的照片认出来。

    温夜遥心中一动,知道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认得的话安小池不会是这种反应,他假装若无其事的问道:“宝宝对她有印象?”

    安青溪也有点惊讶,“你竟然还记得这些人的脸?打个马赛克你都认得?”

    “当然记得啊。”安小池想到那天的情景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当时我让她们别追了,她还用空矿泉水瓶扔我呢。”

    温夜遥拿着汤勺的手一紧,“她拿东西扔你?扔哪儿了?”

    安青溪也放下手机皱着眉看她,明明知道医生已经说了没事,还是忍不住会担心。

    “扔到我额头上了。”安小池怕他们担心,这几天她已经见识过这几个大男人在她伤势方面的大惊小怪和小心翼翼了,生怕又被推去给专家做检查,连忙补了一句:“当时也没多疼,就一个空矿泉水瓶。”

    安青溪冷哼一声,“按照你们当时两辆车的速度,对方就算只朝你扔个瓶盖都有你受的。”

    温夜遥没说话,只是沉默的摸了摸安小池的额头,眼神暗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现在医生检查过不是没事了嘛。”安小池还挺乐观的说:“说明我福大命大啊,而且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没准我很快就红遍全宇宙了呢。”

    安青溪被她逗的笑了一声,站起身来伸伸懒腰,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先把骨头养好再来想其他的吧。我告诉你啊安小池,你这要是一天没完全恢复好,一天都别想工作,听到没有?”

    “知道了。”安小池拉长声音,等安青溪走了之后才对一直笑着没说话的温夜遥扁扁嘴。“那我不是要无聊好长时间。”

    “怎么会无聊呢?”温夜遥收敛起眼中的情绪,笑着亲亲她,“我不是陪着你吗?”

    安小池想想也是,反正只要有阿遥在,自己就不会无聊。

    她看着温夜遥近乎完美的侧脸,还有他面对自己时总是异常温柔的眼神,非常满足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粥不合胃口?”温夜遥把最后一口喂进她嘴里,然后伸舌舔舔她水光柔亮的嘴唇,“咸淡应该还可以啊。”

    安小池最近总是被他用这种方法尝咸淡,已经习惯了,而且现在也没外人,所以她只是笑眯眯的说道:“我只是觉得阿遥实在是太好了,可以跟阿遥在一起我太幸福啦。”

    温夜遥把碗放在一边,俯下身把两只手撑在她两边,把人完全的圈在自己怀里。

    “宝宝觉得我很好吗?”

    “嗯!”安小池笑的眉眼弯弯,“阿遥是世界上最温柔,最好的人了!”

    ++

    安小池最近作息非常规律。

    每天早上八点醒来,在温夜遥伺候她洗漱和吃过早饭之后,就会有医生过来检查她的恢复情况,然后如果天气好的话,温夜遥会推着她去外面花园转一圈,天气不好她就跟温夜遥,安青溪或者右怀在房间里玩玩小游戏或者看看电视。

    中午12点吃饭,吃完饭之后雷打不动午睡一个小时,下午她可以有机会看看钱浩荡送过来的,暂时不着急开机的剧本。用钱浩荡的话来说就是,要好好打响复出第一炮,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做好准备。

    顺带一说,吴茂学最终还是决定停机一年等安小池和温夜遥,对他来说与其将就,不如等待。

    当然,因为停机而带来的损失已经由温夜遥主动承担了。

    晚上6点半吃饭,吃完饭之后温夜遥会抱她到浴室去洗澡,洗完澡之后就是她跟温夜遥的黏糊时间了。

    不过鉴于她还是个伤患,所以温夜遥最多也就是亲亲她,实在忍不了的时候就去浴室冲冲冷水或者自己解决,反正一到晚上对安小池来说就是甜甜蜜蜜,对温夜遥来说就有点考验身体素质了……

    所以这天她喝完温夜遥的爱心粥没多久就困了,温夜遥半靠在床头,像平时一样等她睡着才走出房间。

    他刚出来,一直守在外面的护工就轻手轻脚的进去了。

    而温夜遥原本温柔的神色也在走出房门后彻底冷了下来,他走到外面的阳台上拿出电话按了几个键,对方很快就接起来了。

    温夜遥没有说很久,只是低声交代了几句。

    等挂了电话之后,温夜遥看着今天有点阴沉的天空,轻笑一声。

    “让我最后再送你一份大礼吧,就当是你扔的那个空矿泉水瓶的回报。”

    ++

    夜京娱乐的办公室里,康政恒刚刚砸坏了一台电视。

    崔承看着原本作为装饰的马踏飞燕现在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挂壁上的电视也破了个窟窿,叹了口气。

    “康董,算了。”

    “你让我怎么算了?”康政恒狠狠的捶了一下桌面,“你难道相信粉丝的这次报复行动真的全都是自发的?”

    崔承没说话。

    也许在外界看来,这次秦鸣粉丝的报复行动全是粉丝情绪激动之下自发组织的,可是他们这些熟悉娱乐圈运作的人却知道并不是。

    或者说,并不单单只是如此。

    在这次的报复行为当中,肯定有‘专业人士’混在群情激奋的粉丝当中,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煽风点火,将盲目的粉丝引导到他们想要的方向。

    因为不管从什么方面看,这次粉丝的情绪都太过激动,也太过不合常理了。

    一般来说像这种偶像退圈,粉丝要迁怒也应该第一时间先撕经纪公司才对,可是这次秦鸣粉丝却是从一开始就将矛头对准了造成车祸的那几个私生饭,而且还非常有组织有计划,目的性相当强的报复。

    最神奇的是,这场报复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粉丝失控伤人的情况。要知道像这种情况下,又是一群十几岁的少年人,只要稍微被激怒或者被挑拨就很容易造成伤人事件,可是纵观整个报复事件,所有粉丝都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冷静,而且当中做的很多事情都正好打了个擦边球——所有人都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不构成犯罪,警察也拿她们没办法,最多就是教育两句。

    能将粉丝控制到这种程度,引导到这种程度,说背后没人“指点”谁信?

    而到底是谁让人混入粉丝当中完成这项“指导工作”,康政恒和崔承也是心知肚明。

    “他到底想要做到什么程度?”秦鸣已经被他逼到退圈,现在连正常人的生活都过不了,四个私生饭其中一个生死不明,难道他还想把剩下三个也逼死不成?“难怪当初那三个人那么容易就被保释出来了,原来是还有后招等着……”

    崔承叹道:“他想做什么难道我们还拦得住吗?这次他没迁怒到公司已经让我意外了。”

    崔承是夜京娱乐的艺人总监,康政恒知道的事情他基本也知道,对于因为温家二少爷的雷霆一怒而搅的娱乐圈天翻地覆他也觉得很能理解,同时也更加清楚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避其锋芒,不要跟他硬碰硬。

    斗不过的。

    他见康政恒脸上仍有不甘,知道他既是可惜秦鸣,也是心疼公司之前为了秦鸣而大量投入的人力物力。

    更重要的是,觉得自己被温夜遥当众扇脸。

    这口气他过不去。

    崔承犹豫了一下,还是劝道:“康董,算了,我们斗不过的。等温二少把气出完了估计也就没事了,他本身再大也不可能把娱乐圈翻个个儿。我看他也就是只对付那几个粉丝,跟公司关系也不大……”

    “跟公司关系不大?”康政恒怒道:“他逼疯秦鸣,逼得公司不得不答应让秦鸣永久退圈,他现在还暗中操纵粉丝,借刀杀人,这些你以为真的没人知道吗?是,外人看来好像是跟公司没关系,但是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夜京娱乐就是他温二少手中的玩物!只要他指向东,我们就不能往西去!”

    康政恒气的把身后的椅子用力一踹,椅子猛地往后撞到落地窗上,发出巨大的“哐”一声。

    秘书在外面有些害怕的敲门询问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康政恒大吼一声:“滚!”

    “不然呢?我们有什么办法?”崔承紧紧皱着眉头,“现在最重要的是避其锋芒,等事情过了就好了。秦鸣固然可惜,但是比他好的也不是没有。”

    而且,当初决定屈服,最终放弃秦鸣的不也是你吗?

    这句话崔承没有说出口。

    康政恒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沉的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崔承离开办公室前回头看了一眼,落地窗外乌云密布,暗沉沉的天空翻滚着让人不安的气息。

    风雨欲来。

    ++

    在这个世界上,再大再轰动的事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们慢慢遗忘,尤其是在娱乐圈更是如此。

    一个月后,秦鸣退圈所带来的影响和热度已经完全消退,也没人再去注意那四个以吕丹晴为首的私生饭最后究竟如何,还有跳楼自杀那个最终怎么样,她们的家人最后有没有恢复过去那种平静的生活。

    只不过,没人关注不代表事情就是解决了。

    有些人的噩梦才刚刚开始而已。

    吕丹晴是在浑身发痒和疼痛中醒过来的。在这一个月当中她已经习惯每天都在疼痛中入睡,然后在疼痛中清醒了。

    她痛苦的呻吟一声,只是那微弱的声音被氧气罩完全隔绝。

    她艰难的转动着眼珠子,白色的病房里一如往常般的空无一人,只有耳边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提醒着她,她还活着。

    可是她最近经常觉得,现在这种活着可能还不如死了好。

    因为她每天都很疼,非常疼,浑身上下没有地方不疼,很多时候连呼吸都疼。

    每次当她疼的受不了,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房间里就会涌入很多医生和护士,她想跟那些人说快救救她,快让她不要那么疼,可是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太疼了,太难受了,痛苦到简直想马上死了算了。

    除了身体上的疼痛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很多时候都让她觉得比疼痛还难以忍耐。

    她虽然对车祸当天的事情印象已经不是很深了,但是她知道,自己应该住院很长很长时间了。

    可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从来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

    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伤情太重所以要在特殊病房,可是后来她发现似乎不是这样。

    是真的没有人过来看她。

    最疼爱她的大伯,她的父母,她的朋友,没有一个人出现。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

    就连偶尔出现的医生和护士也几乎从来不跟她说话,总是穿着隔离服,戴着厚厚的口罩,埋头做完自己的事情就走。

    有好几次她都想开口叫住她们,可是她只要一想说话,胸腔就传来一阵剧痛,让她根本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最可怕的是,那些医生和护士偶尔跟她四目相对,看着她的目光也是冷漠无情,就像她不是一个人,而仅仅只是一块烂肉。

    吕丹晴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的病房隔壁,护士们时时刻刻都关注,监视着她的身体状态,生怕她一不小心就熬不过去了。

    有个刚来的小护士看到监视器里包的严严实实,因为各种并发症浑身上下几乎没几个地方是健康的吕丹晴,有点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这个人,这个人病的好重,她这样还能痊愈吗?”她小小声跟身边负责带她的护士说道。

    那个护士冷漠的瞥了一眼,淡淡说道:“谁知道呢,可能就这样一辈子病下去了吧。”

    ------题外话------

    ++

    谢谢小天使给我投的深夜票,哈哈哈,爱你们=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