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7 各取所需

作者:钰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满秀的话落,她就迈出了自己闹情绪的步伐,也没跟宋水文打声招呼就离开了。

    宋亮拿她没办法,也怕她继续留着会给他难堪,也就随她了。不过,宋水文这般招待确实显得太不周到了。他叫了一大家子的人,却只给两菜一汤,明显就不是很待见他们嘛。

    宋水春看着寒酸的这一切,对宋水文的处境就更加的担心了。虽说他们之间有过不愉快,但是终究是同根生,怎么能不心疼?

    “额……家里目前能拿得出手的就这些了,你们动筷子,吃吧。”

    宋水文跟宋水春长得有几分相像,跟宋水春不同的是,宋水文的脸上多了几分自卑,兴许是生活的不易将他摧残至此。

    沈欣对宋水文了解不多,几乎为零。对于简陋的晚餐,她也就没办法做出判定了。

    宋水文的声音落下后,还是没有人愿意抬起筷子,因为桌上的菜肴实在让人提不起任何想吃的**。

    宋水文很无奈,他拉来一条小木凳,往上面一坐,就开始说起自己的遭遇。

    原来,宋水文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游手好闲无业游民一个,二十五岁的他还是未婚状态;小儿子勤劳肯干,有了自己的媳妇,也生了娃。本来一家人过得挺不错的,却没曾想,小儿媳妇怕他还有他的大儿子会把他们拖垮,非得要分家。

    宋水文没办法,只好分家。家才刚分没多久,大儿子就带回来一个女人,说是两个人要结婚,聘金要两千元。宋水文心里是高兴的,终归还是有人愿意嫁给他那一穷二白的大儿子。但是,家里穷啊,去哪找那么多钱?无奈之下,只能去找自己的大哥。

    宋水文之所以会想到去找宋水春,也是听说沈欣在镇上开了自己的一家餐厅,生意不错,能赚不少,所以才敢厚着脸皮前去找宋水春。

    沈欣听到宋水文的遭遇后,对他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排斥感了。她首先拿起筷子,夹了块狗肉,“大伯,家里可有醋?沾些醋味道肯定更好。”

    宋水文连连点头,“有的,有的,我这就去给你拿。”

    说完,就三步并作两步进了里屋拿醋了。

    宋水春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真不知道自己的亲弟弟会过得如此的悲凉,自己的侄子竟这般不孝,侄媳不懂事也就罢了,他那侄子怎么能跟着对付自己的老父亲呢?

    等宋水文把醋拿回来,大家都已经拿起了自己的筷子,“真是不好意思,日子过得拮据了些,实在拿不出更好的菜来招待你们。”

    宋水文本也是好强之人,若是换做以前,他这种贫穷的处境是绝对不允许让其他人看见的。目前的形势是过于无奈,为了大儿子能够改邪归正,他只能拉下脸做着自己极不情愿的事情。

    “已经够好了,你自己也坐上来吃,他们其他人呢?”,宋水春面朝宋水文,话语中也给了他不少的安慰。

    宋水文搬来一条高低不平的凳子,往上轻轻一坐,尴尬一笑,“真是不巧,本来是要一起吃个饭的,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安排了。”

    宋水文给他们每个人的酒杯里都倒了米酒,“这是自家酿的米酒,味道还可以,你们多喝些。”

    宋水文憨憨地笑着,倒是一点大伯的架子都没有。

    可能是平常吃沈欣做的可口饭菜习惯了,现在面对如此简单毫无色香的饭菜,他们竟提不起任何的胃口。但是出于礼貌,他们还是意思地动了筷子。

    这顿饭吃的很是尴尬,就连平日较为调皮的宋亮都一言不发。

    总算熬过了一顿饭,大家纷纷下了桌,宋水文热情留他们下来泡茶,“你们,喝杯茶再走?”

    宋亮摆了摆手,“大伯,不用麻烦了,家里还等着一块赏月呢,不然随我们一起过去?”

    虽然对这个大伯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宋亮知道过去的事情是他们长辈的事情,跟他们晚辈的没什么关系,也就对他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

    宋水文很是高兴能得到邀请,“不用了,我对过节倒没有太多的讲究。”

    沈欣淡淡地笑着说道,“大伯,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谢谢你的晚餐。”

    看到沈欣,宋水文更多的是心虚。曾经,他因为她不佳的精神状态嫌弃甚至用扫帚打过她,现下沈欣却能不计前嫌,对他礼貌有加。

    “小欣,大伯能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

    沈欣看了看宋水文,再将目光转向宋水春,见他点头,沈欣回道,“可以的。”

    沈欣随宋水文到了里屋,她心里大概知道他单独找她的原因。

    宋水文愣了会儿,然后开了口,“小欣,大伯以前对你的态度不好,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心上。大伯知道自己以前做了挺多自私过分的事情,对你们一家人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大伯知道这些事情得不到弥补,但是还是希望你爸他们能够原谅大伯。”

    宋水文当初恨宋水春,就是因为对分家抓阄的结果不满,所以才会怀恨在心。如今想来,这都是自己的嫉妒心惹的祸,而且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实属不该。

    “大伯,你也不必太挂心,我爸本就是健忘之人,以前的不愉快,他都已经不记得了。”,沈欣知道送水春对宋水文这个弟弟的关心程度,也就实话实说吧。

    宋水文表示感激,也好在家人能够包容他,“小欣,有件事,大伯不知道该不该跟你开口。”

    “大伯,你有事就说吧。”

    宋水文思考了几秒,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气,“小欣,你也知道大伯现在的处境,真的是入不敷出啊,而且你堂哥准备结婚事宜,聘金就要两千,大伯真真是拿不出这么多钱。”

    “大伯,你小儿子那边呢?”

    沈欣其实是想能少一事就少一事,毕竟现在宋远弄矿厂正需要钱用。

    宋水文重重地叹了口气,“年轻不懂事,就像当初的我对你爸一样啊。他现在是有本事了,生怕我们把他拖累,甚至要跟我们脱了干系,哎,娶了媳妇忘了爹呀。”

    沈欣可怜他,但是不同情他,“大伯,你应该让堂哥自己想办法,这可是他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让你这般替他操心?到时候他若是赖账,岂不是借的钱都要你出面还?”

    在那个时候,两千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宋水文就应该想办法让他那游手好闲的大儿子自己想办法筹钱,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借钱的路上越走越远。

    宋水文听了沈欣的提议之后,不禁眼泪模糊了双眼,“小欣,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谁会借钱给他?就他那德行!我也是希望给他娶上媳妇,让他担家,让他改掉以往所有的毛病,我老了也好有个依托。”

    他说着抹了抹眼角,养儿防老,养儿防老,哎……

    沈欣不忍心,咬咬牙,“大伯,那你还缺多少?”

    宋水文伸出粗糙的手,比了一个一,“我东借西借,才借到八百块,还差一千两百块呢。想着过阵子天凉了,酿些米酒卖些钱,到时候钱就比较容易还上了。”

    宋水文酿的酒味道倒是还不错,沈欣虽然不太喜酒,但是稍微有些会品酒,味儿倒是恰到好处。沈欣听他这么说,倒是心生一计。

    “大伯,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你酿的酒卖给我,我按斤给你算价。这样一来,我们也算各取所需。”

    宋水文一听,欣然接受,“可以呀,我还藏了好些酒,有一定的年份的,味道更香。”

    “大伯,那我这边给你支付一千两百块,你这几天把酒整理整理,等你整理好了,我过来验货拉货,可以吧?”

    这样一来,钱不会白借,还能在其中赚点外快,对于沈欣自然是利大于大于弊的。

    沈欣提前预支酒钱,而且一给就是一千两百块,把他缺的钱都补上了,宋水文脸上不由地挂上了笑容,“好的,大伯这边给你算一斤一块钱,这个价可以接受吗?可以的话,我赶明天就把酒都搬出来,称好重量,然后帮你整干净,等着你过来拉。斤数不够,大伯后面再继续酿。”

    沈欣点了点头,表示可以接受,“大伯,那我明日就把钱给你送过来。”

    宋水文开心地笑了。聘金的事情总算得到了解决,而且不是借的,是他自己的劳动所得。这样一来,他在家人的面前也就抬得起头了。他这次可是打心里感谢沈欣的,“小欣,谢谢你替大伯想了这么好的一个办法,解决了我的困难。”

    “大伯,我们这也是各取所需。”,沈欣的餐厅开业至今都没有卖过酒,现在宋水文这边能供酒,她的想法也就出来了。这样一来,餐厅的生意兴许也会稍稍改进一些。

    “大伯,就这么说好了。”,沈欣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跟佳英说好一起吃月饼赏月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沈欣一边说一边走出屋,跟宋水春他们会合。

    宋亮好奇地看着他们面上的神情,进去的时候忧心忡忡,这出来倒是神采奕奕的,真让人觉得好奇,“你们在里面说什么呢?这般开心。”

    宋水文与沈欣相视一笑,都没有做出解释。

    “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去吧。”,宋水春抽了口烟,然后先开了口。

    “行,那你们慢些走,有空了就过来玩。”

    宋水文把他们送到门口,直到他们走远。

    宋亮回去家里后,心情也是因为晚餐受到了影响的,“妈,家里还有剩饭剩菜吗?”

    李素英抱着荣胜走了出来,她是听江满秀说宋水文给他们准备的饭菜是何其的简陋了,“妈吃的也是中午剩下的饭菜,你自己往厨房看看去,还有的话就热来吃,没剩的话就自己煮点面条来吃。”

    宋水文也真是的,难得请一家人过去吃饭,却是这般招待的方式。

    江满秀一回来就往厨房找饭吃了,李素英也管不着,所以到底还有没有剩饭剩菜,她也是不清楚的。

    “妈,我大伯他怎么那么穷啊,听他说准备要给堂哥娶媳妇,方才大伯跟大嫂单独聊了好一会儿,出来之后就笑容满面的,我想,会不会是大伯向她借钱了?”

    李素英瞪大双眼,宋水文怎么会穷?他那小儿子出息的很呢,钱有的是,怎么可能会向沈欣借钱?“你大伯不可能找她借钱的,他那小儿子出息得很,不缺钱。”

    “妈,大伯的小儿媳妇怕被拖累,就分了家,对大伯他们的事情已经是不管不顾了,好像闹得挺不开心的,甚至是要断了干系。”

    “阿?果真有此事?他也会有今天!”

    李素英心里是恨宋水文的,当初分家自己手气不好,却还能怪起宋水春他们来,而且四处说他们的坏话,让李素英这心里的火是越窝就越大。

    宋亮皱了皱眉,“妈,你今天闹的是哪出,干嘛想着要我跟哥两家人又凑一起过?”

    想到李素英中午闹的那出,宋亮还是觉得很是郁闷。

    李素英伤心过了头,对此也就一点都不想做解释了,“你大伯向她借多少钱?”

    见李素英找过话题跳过他的问题,宋亮也就不再追问下去,只好作罢,“不明白,我只知道堂哥娶媳妇聘金就要两千。”

    “她倒是好心,怎么就不见得对我这个婆婆好心?”,李素英想到沈欣,她心情又降到了极点。

    宋亮不想再聊下去了,准备进厨房找吃的,“妈,我进去弄点吃的先。”

    李素英看着宋亮走进厨房的背影,她咬了咬牙,这次她一定要吃透沈欣!

    沈欣他们一行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免不了对宋水文准备的那点菜评论一番。

    “大伯家的菜真的是不好吃,下次再叫请客,我都不敢去了。”

    “大伯公做的菜难吃,欣舅妈的好吃。”

    “你们都别说了,他也不容易,要是拿得出,怎么可能会只是给这些?他也是要皮要脸的人,传出去还不是让人笑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