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4:不怕?很好!(一更)

作者:澄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池若菱见此也不好意思再笑了,沉吟了片刻还是将真相说了出来。

    “宸君就是宸宸。”

    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简直犹如一记闷雷砸在了池若腾心口,让素来成熟稳重杀伐果决的池若腾当场就懵了。

    池若菱知道这个消息太震撼,所以很是好心的给了自家哥哥缓冲的时间,不过看着池若腾的眸光明显带了看戏的意味,很是无良。

    池若腾到底不是普通人,很快就回过了神,冷漠的眼睛泛起层层暗涌,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才开口确认。

    “你确定没有说错话?确定你所说的宸宸是我的侄女?”

    沉着冷静的声音带着一贯的冷漠,只不过不似对外人那般冷厉严酷,一连两个询问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池若菱认真的回道:“第一个问题,妹妹我肯定没有说错话,第二个问题,我所说的宸宸就是你池若腾的亲侄女,薄奚宸。”

    静,空气中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默,池若腾看着池若菱半响都没有说话,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思想早已飘飞,脑海里浮现一张干净美丽的小脸,软萌萌的纯真无比的叫着自己大舅舅。

    现在这个惹人怜爱的孩子居然好了,恢复了,而且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信息量太大,幸福来得太突然,他突然有些不能消化和适应怎么办?……

    看着自家妹妹脸上无良的笑意,池若腾很想翻一个白眼,只是这有些不符合他的脾性和作风,最终没能翻出来,只是有些怨念的瞪着池若菱道。

    “怎么现在才告诉我?爸知道了?”

    看宸君的模样明显不像是才恢复的样子,想到去年宸宸出事后受了惊吓被送出国去静养的事情,池若腾又道:“莫非是去年送宸宸出国后她就恢复了?”

    池若菱点点头,想到去年宸宸受伤的事情,面色有些不太好的道:“是上次薄奚流将宸宸带到天使魔域回来后,宸宸就恢复了正常,薄奚流的脚也是宸宸故意弄的,后来宸宸想要暂时的远离上京去杭城上学,我们只好编造出一个出国静养的名义为她遮掩行踪了。”

    池若菱并没有说出薄奚宸有一个师傅的事情,一个是因为她自己都还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师傅是谁,另一个是自家女儿的秘密没别要事无巨细的都告诉别人,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哥哥。

    她虽然相信池若腾,可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既不会让池若腾无意中招惹了麻烦,也能为薄奚宸挡去秘密暴露的几率。

    池若腾听了,心中的迷雾顿时散去,前前后后想了一遍,总算是将事情彻底想通了。

    当初他就觉得妹妹将宸宸送出国的举动有些奇怪,毕竟真要送出国静养也不会等到现在了,一早就送出去了。

    没想到真正的原因竟然是这个,自家小侄女不仅好了,而且还很聪明,脾性性格也很好,知道将别人欠下的讨回来,有仇必报这才像是池家人的风格。

    再想到昨日薄奚宸面对薄奚林柔等人的表现,池若腾唇角渐渐蔓延起一丝浅显的弧度来。

    小侄女真是太给力了,这脾气实在叫他喜欢的紧。

    因为池若含是个没什么心计的,所以整个池家也就只有池谦和池若腾知道了薄奚宸的身份,接下了的两天,池家可谓是温馨又热闹。

    池老爷子和池家大少爷对宸君的喜爱和关怀也一度成为池家人暗自惊奇的存在,不过大家也没有多想,只当是为了还在国外静养的薄奚宸。

    而薄奚宸要的星徽草也到手了,那三大包药打开后里面是一小包一小包一次性用量的粉末,可以直接冲服。

    薄奚宸拿了一包冲泡好,以极快的速度洒了一点星徽草粉在里面,然后大大方方的对着暗处影子藏匿的地方搅拌了一下,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就在薄奚宸喝药的当口,暗处的影子想到上头昨日突然下达的命令,尽职尽责的拿出手机关闭了声音,无声的拍了几张薄奚宸喝药的照片,以及喝完药后的表情,然后将照片传送到了季言手机里。

    虽然影子不知道上头为何要看薄奚宸喝药的样子,可他还是多少能猜到上头让他特意送的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看着薄奚宸平静淡定的将被子里的东西喝完,那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变化,就仿似和普通的营养品一般,看得影子心中一阵疑惑。

    而另一边的君都,因为是过年,季言等人都被放假回家陪父母过节了,而季君渊则和自己的父母一家团圆,所以季言收到照片后看了看,突然有些不确定自己若是将图片发送给老大,老大会不会当即摔桌!

    那药是什么他是知道的,姬少出品的东西绝对没有不坑只有更坑的,可看到图片上薄奚宸淡定从容的模样,就是季言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姬少一个‘不小心’配错了药?……

    犹豫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秒季言就果断将照片发送到了季君渊的手机里。

    而此时季君渊正和自家的兄弟们在湖边钓着晚上吃的鱼,收到消息后,季君渊就一手抬着鱼竿,一手慢悠悠的掏出了手机翻看起来。

    在看到图片上薄奚宸从容的脸,甚至唇边也有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顿时让季君渊看得沉了脸色,果然季言猜测般当成就压制不住火气的摔了——鱼竿。

    “这只狡猾的小蚂蚱!”

    季君渊气息阴郁,声音冷沉的低骂一句,妖冶精美的脸那叫一个漆黑。

    他早该想到这只狡猾的小狐狸不会那么轻易被他恶整,这傢伙确实是喝了,可却没有让他看到想看到的东西,那般从容淡定,反过来气到了他自己!

    旁边躺在垫子上双手枕着头好不惬意的姬白炎见季君渊脸色臭的可以,眼底划过一丝流光,脸上顿时溢满了笑意道。

    “君渊这是怎么了?谁这么大能耐居然把你气的跳脚?”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跳脚,明明是丢了鱼竿而已。”季君渊目光淡淡的瞥了姬白炎一眼,瞬间恢复了正常,就仿似刚才黑脸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一般。

    可在场不止姬白炎看到了,旁边穿了蓝色针织毛衣长的酷帅的少年好奇的转头,用那双深邃暗含精芒的黑眸探究的看着季君渊。

    “哥,你在看什么呢?居然这般喜怒形于色的,还真是不容易,也给弟弟我看看呗~”

    说着,原本坐在凳子上钓鱼的习夏突然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季君渊身边,伸手就朝着他手里的手机抓去。

    可习夏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季君渊,只见他轻松的抬手一挡就挡下了习夏伸过来的手。

    习夏不甘心的左手接着袭击而出,动作之快,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可季君渊仿似早有所料一般,侧身以避,轻松的避开后,抬手就轻松的揪住了习夏的衣领随意一丢,就将人丢了出去。

    习夏在空中敏捷的一个翻转,就安稳的落在了十多米之外。

    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习夏兴致勃勃的道:“哥,你有秘密喔~”

    季君渊挑眉,一副小孩别管大人事的模样道:“好好钓你的鱼,若是晚上的鱼没着落你就自己跳下去抓。”

    习夏嘴角抽了抽,埋怨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

    “你可以去问爸爸们。”季君渊慢悠悠的道了一句。

    习夏立即缩了缩脖子,他要真去问了估计会被揍得一个月下不了床……

    那四个男人战斗力实在太可怕,小小的他还不敢挑战喂!……

    河边安安静静坐着的白衣少年,目光专注的看着河面的浮萍,开口的话语却是对着季君渊说的。

    “哥哥难道真如小白哥哥所说的谈恋爱了?”

    平淡的声音缥缈无常,冰冰凉凉的就好似雪花一般剔透,不会让人觉得冷,却会让人觉得有些虚无缥缈。

    季君渊暗自瞪了姬白炎一眼后,才慢悠悠的看向说话的许倾凰。

    若是兄妹几个中他长的最妖孽,那么许倾凰长的就是最为倾国倾城的那一个。

    谁让这小子有一个长的倾国倾城的爹,而他刚好遗传了他爸的完美基因。

    只见许倾凰一身白色修身毛呢大衣,十六岁不到就长的绝滟天成,静静的端坐在那里就好似即将羽化的谪仙一般,美得倾国倾城梦幻虚无,毫无真实感。

    那样的绝世独立之姿已经足以摄去时间万物的魂魄,偏偏他还有着一身超脱世俗矜贵雍容的气质,贵气的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是一种亵渎。

    季君渊慢悠悠走到许倾凰身边,看了看靠在他身上睡的跟死猪一样的麟皇,缓缓道。

    “别听小白乱说,你觉得这世间有能够让我心动的女孩?”

    季君渊慵懒的挑眉睨了许倾凰一眼。

    许倾凰蔚蓝的眼眸似有光碎散漫,看了季君渊半响才淡淡道:“除非这世间有另外一个姐姐。”

    在许倾凰眼里最美最好最厉害的女子除了妈妈就是姐姐了,能够配的上哥哥的,怎么也该是姐姐那般绝滟天下的人物。

    季君渊好笑的勾起唇角:“你还真是个姐控。”

    什么都是月月最好,这小子面对他的时候都是一副淡薄的模样,只有在月月面前才会笑得如同孩子一般。

    不过……

    季君渊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张纯美精致的脸庞,那般干净纯碎,可下一刻,想到这张脸的主人是怎样一个与外表不符的狡猾奸诈,季君渊黑亮的凤眸就深如黑洞一般,危险莫测。

    手段,心性倒是真能和月月一较高下,就是实力差了些,人也比月月还要薄凉无耻了些。

    季君渊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故意抹黑薄奚宸,要知道季君月可也不是一个善类,与薄奚宸比起来两人简直半斤八两。

    可谁让季君渊是个妹控,本就惹他气不顺的薄奚宸,就成了一个被冤枉的了。

    想到薄奚宸唇角带笑的可恶嘴脸,季君渊就觉得自己的气血越发不顺了,他现在真恨不能冲过去将那小蚂蚱揉捏在手心搓圆捏扁!

    不过好在季君渊还是理智的,也就想想而已,一只小蚂蚱,若是他真这般激动的跑去找她,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在意?

    他才不会让那小蚂蚱得意,不怕苦是吧?

    或许他该想一想小白前些日子正在研究的药了……

    想到这里,季君渊转头看向姬白炎道:“你前段时间研究的变性人的药成功没有?”

    姬白炎一听季君渊的问话,心下顿时就乐了,原本还只是开个玩笑,可现在看季君渊这般上心,他倒是真的留了两分心眼儿了。

    莫不是这傢伙真看上谁了?……

    虽然心中暗自猜测着,不过姬白炎面上并没有忘记回答季君渊的问题。

    “还差一点,估计还要几天吧。”

    “嗯,弄好了给我送一点来。”季君渊平静的道了一句。

    那小蚂蚱不是不怕嘛,他倒要看看等她发现自己变成一个男人后,还能不能面不改色淡定从容!

    ------题外话------

    哈哈,这回太子爷和宸宸是干上了,二更晚上八点半见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