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年夜饭

作者:梦果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你可是我老婆。”

    赵冬明宛如火山爆发,脸红到极致,整个人成呆滞状态。

    “噗嗤。”陈书突然笑出声,抬手揉了揉赵冬明柔顺的发,声音是几欲让赵冬明溺毙其中的温柔,“好了,再休息一会吧,再过几小时就到了。”

    没等赵冬明反应,陈书便顺势将赵冬明揽入怀中,轻轻的阖上眼。

    赵冬明静静的靠在陈书怀中,听着陈书有力的心跳声,闻着独属于陈书的清香,赵冬明听话的闭上了眼。

    废话,不听话难道还挣扎起来说不休息吗?!当然不可能了!刚刚,刚刚陈书说的那句话她还没消化好呢,不能那么说,她脑子要不够用了……

    还有,脸再烧下去她都要怀疑要着火了……

    陈书的怀抱很舒服,很温暖,让赵冬明感到了安心,这是一个适合睡觉的好地方啊……赵冬明临睡前这么想道,然后,又再次睡死了过去……

    赵冬明再次醒来是被陈书叫醒,不对被揪醒的。

    赵冬明睡眼朦胧的看着正揪着她的脸的陈书,意识渐渐清醒,随即一巴掌呼过去,拍掉了陈书的爪子,愤恨道:“奶奶的你就不能轻点吗?!”

    陈书笑眯眯的,“不重点怎么叫得醒你?”

    “妈的你当我是猪吗?!”赵冬明揉着自己的脸,不是她起床气大,而是陈书这丫的是真用了力在揪她!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陈书继续笑。

    “陈书!”赵冬明怒吼,正想说什么却被陈书打断道:“先下车吧,我爸可在车下等着我们呢。”

    “什么?!”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只见赵冬明一个鲤鱼打挺想站起来却忘了自己身上还有安全带,屁股才离开座位两厘米又猛地被安全带给拉了回去。

    陈书好笑的看赵冬明一眼,伸手帮赵冬明将安全带给解开,那喷在赵冬明脖子处的呼吸让赵冬明脸又是一红,该死的,怎么最近变得这么爱脸红!

    此时已经过了下午一点,赵冬明一下车就看到陈父的车停在不远处。

    还没走进,就见副驾驶座上出来一人,可不就是陈母吗?

    赵冬明脚步一顿,有些迟疑了,却陡然被陈书握住了手。

    赵冬明愣住,反应过来时已经被牵着走到陈父陈母面前,赵冬明心下一惊,微微用力想要甩开陈书的手,却听到陈书说道:“妈,你怎么也过来了?”

    赵冬明停下要甩开陈书的动作,要是这个时候甩开了是不是不太好?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太好了,手心直冒汗。

    陈母睨了陈书一眼,“怎么?我就不能来吗?你和你爸两人瞒着我瞒那么久,这会我知道了我还不能提前来看看我儿媳妇?”

    儿、儿媳妇?!

    赵冬明感觉自己有点像是要中暑了,虽然现在大冬天的,但是她现在有点晕乎乎的,不是中暑是什么?难道是穿太多闷坏了?

    “冬明,”陈母不再理会陈书,转头看向赵冬明,“快过来让阿姨看看。”

    一听到陈母叫自己,赵冬明稍微清醒了一点,但还是有些晕乎乎的,手心的汗一直在不停的冒着。

    陈书陡然捏了捏赵冬明的手,赵冬明回神,抬头看向陈书,却见陈书一脸带笑的看着她。

    赵冬明晃了晃眼,要不是陈母又喊了她一声,赵冬明真怀疑自己真要直接昏过去。

    朝陈母走过去,赵冬明心跳快了几拍,紧张的看着陈母。

    陈母抬手摸了摸赵冬明的发,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紧张,是不是因为瞒着阿姨这么久了心虚了?”

    额,阿姨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赵冬明被噎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回话,只是赵冬明还没想出要怎么回答时,她的肚子先她一步表达了赵冬明的意思。

    “咕噜~”

    赵冬明脸一红,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

    “噗呲。”

    愣了几秒之后,陈母没忍住笑出了声,又摸了摸赵冬明的头说道:“看来我们冬明饿了,既然这样我们赶快回去吧,小书的奶奶啊在我们出门的时候就开始弄吃的了,快走吧。”

    赵冬明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看着温和的笑着的陈母,在看一眼在陈母身后也带着笑容看着她们的陈父,最后视线又落回到陈书的身上,那个一直都专注的注视着她的人,赵冬明嘴角不自觉的牵起,这种感觉,真好~

    不过话说回来,赵冬明突然发现,怎么陈书家的人都很爱像摸狗一样的摸着她的头?

    本来以为陈书的爷爷奶奶肯定是很严肃的那种人,谁知道赵冬明来到陈书家之后,赵冬明招呼还没打热乎呢陈书的奶奶就端了两碗面给赵冬明和陈书,赵冬明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心翼翼的吃着,谁知竟引来陈书奶奶和蔼的摸头……

    赵冬明默,所以,陈书平时那么爱摸她头是遗传的?

    本来听着陈书的描述,赵冬明以为陈书的爷爷奶奶肯定是那种正正经经的知识分子模样,倒也不是说陈书的爷爷奶奶不正经,只是他们看起来虽然的确是知识分子的模样没错,但是啊,好像和蔼过头了?

    来到陈书家的赵冬明就已经不是属于陈书的赵冬明了,应该说暂时不属于陈书了,看着被自己的奶奶死拉着不放的赵冬明,陈书无奈的笑了笑,估计过一会,他外公外婆也要到了吧。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陈书的外公外婆就出现在陈书家,每年的年夜饭两家人都是一起吃的,更何况这次还多了个孙媳妇,两个老人来得比以往都要早上许多。

    陈书被陈书的爷爷叫到了书房,爷孙两人下着很久没下的围棋。

    “要不是你爸说漏嘴你小子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们?”陈爷爷落下一白子,微微冷哼着,对于自家孙子这个行为是又好气又无奈。

    陈书勾唇,手执一黑子,总揽全局之后落下,“倒也不会一直瞒着。”

    陈爷爷再冷哼一声,“你结婚前才跟我们说那也跟一直瞒着差不了多少。”

    “其实现在说跟结婚前说才是差不了多少的。”陈书微微思索着陈爷爷上一步的用意,并没有上当的将黑子落入陈爷爷绝对没有想到的一个位置上。

    陈爷爷一惊,手拿白子纠结着,最终落入的位置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陈书嘴角的笑越发邪魅,“我们也快结婚了。”

    将手中的黑子落下,陈书在陈爷爷的不可置信中说道:“爷爷,你输了。”

    陈爷爷看着棋局,有些懊恼,实在没想到自己精心布置的局陈书不仅没中,还故意将计就计的将自己引入死局中,陈爷爷将手里的白子丢开,“你这个小子也不知道让让你爷爷!”

    “让?”陈书好笑道:“我可不敢让您,一让怎么输的都不知道了,更何况,打从我小时候跟您下第一盘棋开始您就没让过我,这会我怎么会让您呢?”

    陈爷爷看着自己孙子,神情突然就变严肃了些,“婚姻可不是儿戏。”

    陈书也收起玩笑的样子,那认真的模样连陈爷爷都很少见到,“我跟她从来就不是在儿戏。”

    陈书是陈爷爷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后来陈书去了F市,可是每年陈书都会回来那么几次,陈书的性子陈爷爷也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陈书既然这么说了那陈爷爷也不会再说什么,陈书从很小的时候就不是一个需要他们操心的人。

    陈爷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却又有些愁绪的叹了口气。

    陈书看着自己爷爷那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好笑的收拾着棋盘,“再来一局?”

    陈爷爷瞥了自己孙子一眼,哼了一声道:“这局你不让我也会赢你的!”

    “好,”陈书笑,“我不让。”

    陈爷爷瞪眼,他这孙子的性子到底是像谁啊,这么欠扁?!

    这顿年夜饭估计是赵冬明活了这么久以来吃得最热闹的一次年夜饭了。

    赵冬明看着围着一大桌和和气气坐在一起吃着饭的人,突然就有些想自己家的太后娘娘和她老爸了,这个时候她家太后娘娘和她老爸不会是两个人孤单的吃着年夜饭吧?妈呀这也太惨了!

    赵冬明突然就觉得她太对不起她老爸老妈了,怎么有一种抛弃自家父母跟男人私奔了的错觉?

    一块鱼肉突然出现在赵冬明碗里,赵冬明抬头,就见陈母关心的看着她,“怎么了?想家了?”

    卧槽,赵冬明睁大眼,该说真不愧是陈书他妈吗?这都能这么轻易的看出来?

    赵冬明不知道的是,陈母一直都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人,在观察人的表情情绪上更是灵敏细致,而她这辈子猜不透的人也就是她儿子了,以至于她儿子跟冬明谈恋爱了她都不知道。

    所以说,其实陈父能瞒到现在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看着赵冬明睁大眼不说话的模样,陈母笑道:“其实我们也想过将你爸妈也接过来,但想想这样总归是不太好,最后便也只接了你过来,但这样做也是我们欠考虑了。”

    “没有没有,”赵冬明忙招手,“阿姨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她这样说赵冬明应付不过来啊!

    “都快要成一家人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沉默良久的陈爷爷突然出声说了这么一句话,一语惊醒所有人。

    桌子上的人除了陈书全都一脸震惊看着陈爷爷,后者则继续吃着饭,“都看着我干嘛?吃饭啊,待会春晚就开始了。”

    全家人一起看春晚,这是陈书家在除夕夜必做的事,这是老爷子强烈要求的,说是中国人就得看春晚。

    对此陈书一家都表示支持,毕竟每年大家都那样忙忙碌碌着,能这样坐下来一起看着电视的机会可不多。

    大家渐渐的都又再次和和气气的吃起了饭,流露着一抹喜庆,但赵冬明可不是,她现在还一直停留在那句“一家人”上面,脑子宛如录音机,录下陈爷爷那句“一家人”之后就一直循环播放着一家人、一家人、一家人……

    就连到了之后赵冬明最爱的收红包环节,赵冬明都恍恍惚惚的。

    赵冬明收红包收得有些不安,这估计是她收红包收得最不安的一年了。

    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赵冬明在厕所里打了个电话给她老妈,在得知她老妈去了外婆家过年才稍微心安了一些。

    “冬明啊,”赵母突然有些语重心长的道:“你现在也长大了,有些事自己也能做主了。”

    “妈!”赵冬明有些无措,“你突然说这个干嘛?”

    赵母叹了口气,“你陈阿姨跟我说了,你跟陈书两人如果要结婚,你妈我听了陈书那番话自然是同意的,但是关键在于你自己,你自己愿不愿意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我觉得你也没有什么理由不愿意。”

    “妈……”赵冬明几欲翻白眼,“你不觉得你最后那句话很多余吗?”

    赵母那边不知道在干嘛,不是一般的吵,赵冬明陡然就从听见她老爸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婆,你在干嘛呢?快点过来放烟花了!”

    ……

    赵冬明无语,她老爸什么时候也会狮子吼了,居然能在那么吵的环境中让赵冬明清晰无比的听到他说的话!

    还有!她爸说什么?!放烟花?!这两个老家伙居然去放烟花?!为什么她在的时候他们从来不去放烟花结果她一走他们就去放烟花了?!

    赵冬明磨牙,亏她还担心这两位老人家没有她这个乖巧可人(?)的女儿陪着会孤单,结果他们居然跑去放烟花了!不是亲生的,绝对不是亲生的!

    而赵母的反应再次让赵冬明几欲怒吼,赵母一听,立马说道:“冬明啊,你妈我还有要事要做就先不跟你说了啊,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啊,我先挂了。”

    她老妈当她没听到她爸的话吗?!明明是要跑去放烟花结果居然说是有要事要做?!

    只是还不等赵冬明反驳,“嘟嘟嘟~”声音便传了过来。

    几乎是赵母话音刚落下,电话便被挂断了。

    赵冬明拿着手机,抬头泪目问苍天:神啊,谁来告诉她到底谁才是她的亲生父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